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34912浏览    1732参与
流浪马戏团新增队员

《疯子》by小妖子

变成狐狸吃掉我吧。

找到在雪地上一蹦一跳的我,张开充血的眼睛追我吧。

我逃跑,为了让你追赶;我不时回头,确认你的身姿。

轻轻跳跃,轻轻跳跃,心脏怦怦跳。

耳朵直竖,我满心欢喜。

你想要我呢,这么专心致志地追赶着我。 

我的耳朵听见你的脚步声,你的心跳声,你的嚎叫声。

我的身体感觉到你高涨的体温,高涨的食欲,飞散的汗珠。

 你千万别放弃。

脚皮磨破掀开了也好,撞上残干跌倒了也好,振作起来追我。

想想我的肉多么好吃,想想隔了三天才捕到的猎物之味。我的肉美味异常。 

冬日的山上,白雪满覆。 

彻彻底底只剩下我们两个。

 我逃......

变成狐狸吃掉我吧。

找到在雪地上一蹦一跳的我,张开充血的眼睛追我吧。

我逃跑,为了让你追赶;我不时回头,确认你的身姿。

轻轻跳跃,轻轻跳跃,心脏怦怦跳。

耳朵直竖,我满心欢喜。

你想要我呢,这么专心致志地追赶着我。 

我的耳朵听见你的脚步声,你的心跳声,你的嚎叫声。

我的身体感觉到你高涨的体温,高涨的食欲,飞散的汗珠。

 你千万别放弃。

脚皮磨破掀开了也好,撞上残干跌倒了也好,振作起来追我。

想想我的肉多么好吃,想想隔了三天才捕到的猎物之味。我的肉美味异常。 

冬日的山上,白雪满覆。 

彻彻底底只剩下我们两个。

 我逃跑,你追赶。我一定会被你捉到。

边哭边笑,边笑边哭,终于被你追赶上了。

你猛扑过来。

温暖的手臂,激烈的心跳,飞溅的汗珠,贴耳的喘息。

我一直在等候着呢,这一刻,等了一千年。

你可要痛快咬住我的脖子,那里是我的要害。

白毛飘舞,红血滴落。

雪脏了。

天近了。

两颗眼珠上映现出彩虹,我淡笑着,死了。

我一直等候着呢,等待着这一刻。


——平田俊子《兔》


文案


一不小心,

他与疯子达成了“交换杀人”的协议。


后悔了,

害怕了,

被威胁了,

无法逃脱了。


喜欢上了,

上瘾了,

爱上了。

崩溃了。


疯了。

疯了。

疯了。


强烈安利,原文双疯,我看完后三疯

肆和酒

捅了兔子窝(×)纸质烘焙(√)?


强行扭正,顺便夹带私货


回礼是歪七八扭没调整的原图和透明底的(我就试试)反正没人


当表情包√未经允许二转×


没了,我哔哔赖赖完了

捅了兔子窝(×)纸质烘焙(√)?


强行扭正,顺便夹带私货


回礼是歪七八扭没调整的原图和透明底的(我就试试)反正没人


当表情包√未经允许二转×


没了,我哔哔赖赖完了

琉贰系大冤种咧
随手一摸,不会画画… 轻点喷…...

随手一摸,不会画画…

轻点喷…

对不起阿兔,孩子把你画丑了…


随手一摸,不会画画…

轻点喷…

对不起阿兔,孩子把你画丑了…


鱼没头没脑🐟

别人有的,阿梓和兔也得有🙏😡👊

别人有的,阿梓和兔也得有🙏😡👊

是短腿叔叔哒!

是这位朋友点的兔子@炭笔 

p1越画越像爷孙、(✖️

很早之前就有画烈士遗骸归国的想法

刚好这次画了一起放出来

彩蛋是记仇爹爹(耶比

是这位朋友点的兔子@炭笔 

p1越画越像爷孙、(✖️

很早之前就有画烈士遗骸归国的想法

刚好这次画了一起放出来

彩蛋是记仇爹爹(耶比

一只蝙蝠

羊x兔,画了小羊肉串

羊x兔,画了小羊肉串

花里胡哨

变成狐狸吃掉我吧

     想要为你写歌,想用画笔描绘你的模样,初见你的模样,你躺在雪地里的模样,鲜血流淌消失的模样,你在夕阳下的模样,走向大海获得永生的模样。

      变成狐狸吃掉我吧


   兔,你是年轻的温柔的,要和阿梓在永远永生的世界好好生活

     想要为你写歌,想用画笔描绘你的模样,初见你的模样,你躺在雪地里的模样,鲜血流淌消失的模样,你在夕阳下的模样,走向大海获得永生的模样。

      变成狐狸吃掉我吧





   兔,你是年轻的温柔的,要和阿梓在永远永生的世界好好生活

CHRONICLE—ALICE「爱丽丝」
『人间的「烟」火气息「熏」陶着...

『人间的「烟」火气息「熏」陶着万物生灵,对此,我黑「眼」定心。因此,我刑单「影」寡。』

————————

『人间的「烟」火气息「熏」陶着万物生灵,对此,我黑「眼」定心。因此,我刑单「影」寡。』

————————

小玲画画日记
明年是兔年哦🥳 兔兔这么可爱...

明年是兔年哦🥳

兔兔这么可爱怎么可以吃兔兔呢

咱们开画✊✊

明年是兔年哦🥳

兔兔这么可爱怎么可以吃兔兔呢

咱们开画✊✊

JessinLee

原创插画《多肉的夏天》完稿了...

咦?TuTu藏哪了?

🈲商稿禁止转载、使用❗

原创插画《多肉的夏天》完稿了...

咦?TuTu藏哪了?

🈲商稿禁止转载、使用❗

猫猫猫茶茶

疯子(he结局向)

原著向,剧情自创,有些狗血,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时间线:叶梓从梦中醒来


1.

“叶先生,您醒来了啊,您目前情况好多了,看来新配的药起效了,彻底痊愈指日可待,您的弟弟说下午四点过来看您,说起来您的弟弟对您可真好啊,这十年来……”

剩下的叶梓没有听清,他只感到有些耳鸣,他怎么忘了,他一直如此,反反复复的陷入一次又一次的梦境中,反反复复去见那个人,反复的经历一次又一次的悲剧

“咚!”一声巨响将叶梓从思绪的深渊中拽过来,护士听着动静,连忙给叶梓解释“抱歉,隔壁空置好久了,我们院里新转来了一位与您病情相同的病人,那人也陷入梦境许久,不久前刚醒过来,现在那间房间再重新整理,偶尔会有些吵人的动...

原著向,剧情自创,有些狗血,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时间线:叶梓从梦中醒来


1.

“叶先生,您醒来了啊,您目前情况好多了,看来新配的药起效了,彻底痊愈指日可待,您的弟弟说下午四点过来看您,说起来您的弟弟对您可真好啊,这十年来……”

剩下的叶梓没有听清,他只感到有些耳鸣,他怎么忘了,他一直如此,反反复复的陷入一次又一次的梦境中,反反复复去见那个人,反复的经历一次又一次的悲剧

“咚!”一声巨响将叶梓从思绪的深渊中拽过来,护士听着动静,连忙给叶梓解释“抱歉,隔壁空置好久了,我们院里新转来了一位与您病情相同的病人,那人也陷入梦境许久,不久前刚醒过来,现在那间房间再重新整理,偶尔会有些吵人的动静”

可惜,叶梓对这些并不感兴趣,从梦境中苏醒后,那人不在的世界竟然如此的孤寂凄凉

不久,门被推开,进来的是一位容貌俊秀,身形挺正的男人,背后跟着差不多五六岁的稚嫩小姑娘,叶梓看过一瞬间,心中只闪过一道熟悉的字眼“兔”可抬头对上眼眸的一瞬间他知道,不是兔,是叶城汐。

“哥,你醒了”

不一样,不是他,连声音和称谓都不一样

“医生说情况好的话明年就能接你回家了”

叶梓嗤笑道“家?什么家?”

“哥……你别这样,我知道你怨恨我,可我……我依然喜欢你,我们可以回到从前那样,我们……”

“你不是他”

“他?”

“兔,你不是兔”

“哥,你怎么不明白,他只是你臆想出来的,他不存在,我才是真实的”

“叶先生,外面有一位病人硬说着要进来,我们拦不住……”进来一位护士的话语打断了两人僵硬的氛围,叶城汐压抑着怒火,没等“滚”字说出口门就被推开,缓缓走进来一个人,叶城汐看到那人的脸,脸上的怒火消失殆尽,转而变为惊异,亦或者是惊悚,他感到后背渗出些许冷汗,而叶梓却并没有看向那人,他的眼神空洞,除了那人,这世间一切他都不再留恋,直到进来那人

轻声唤起“阿梓”

这声音是!叶梓猛然回过头,他不敢相信自己眼前的一切,因为,穿着病号服站在叶城汐旁边的是……叶城汐!不,不是叶城汐,是兔!

兔没有理会身旁的叶城汐,他只温柔的将目光定在叶梓一个人身上轻声再一次唤起“阿梓”,他张开双臂,缓缓向叶梓走去,可没等兔过去,叶梓一把扑进那人的怀里,双臂收紧,像是要把眼前人溶于骨血,再也,再也不放开,他此刻不想在思索任何什么他怎么会在这里,他如何来到这里的,这是不是真的之类的问题,现实也好,梦境也罢,此刻,他不想放手,不想看着那一人再一次在自己眼前风消云散……

一旁的叶城汐在短暂的停顿过后,他反应过来,想试图去拉开那人,可隐约看到那人投过来的尖刺的目光,仅仅只是一眼,他就感到这人的危险,因为那目光里包含着满满的杀意,恐怕自己过去拉开他,真的会被这人杀死,这一次叶城汐又一次退缩了,他收回悬在半空中的手,只能任由他们抱着,等过了一会儿,他们才分开来,可两人的手紧紧的握着,不知何时,叶梓的脸上早已爬满泪痕,嘴里不停的喃喃着“兔回来了,兔回来了”

后来赶到几位医生和护士,劝说着将两人分开,叶城汐也在一旁安慰着哥哥,余光打量着另一位“叶城汐”,心中止不住的存疑,难道兔真的存在?他难道不只是一个梦境里虚幻的人吗?为什么会跟我长的那么像?

佑不过两人固执的不想分开,医生护士只得暂时将隔壁的床位搬到这里来

叶城汐向医生询问“他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

被方才的一番闹剧吓到的老医生这才醒过来,耐心的解释,而叶梓也回过神听着老医生的话,身旁兔的目光自此没有离开过叶梓“叶先生,这位是从别的医院来的病人,叫顾城汐,早年间家里出了些事,他杀了人,杀了虐待他的继母,后来被诊断出有精神疾病,就没有再追究责任,一直在治疗,刚进医院时有强烈的焦虑,自闭和自残症状,可是没多久就跟叶梓先生一样陷入沉睡,在那期间他的父亲得了癌症去世,将所有财产转到了他的名下和一部分给医院当做治疗费用,听说我们医院研制出了针对这一疾病的这才转到这里没多久”

叶梓听着这一切,眉头皱起,那么……他不是叶城汐,没有他们从小一起的经历,那这个人还是兔吗?一旁的兔感受到叶梓心中的疑惑,靠近他的耳边轻声说:“我的秘密,只告诉你一个人,而且,我就是兔”

眼前人的那份温柔,那个声音,不管怎样都与梦境重叠,无可否认他就是兔,而自己想要的不就是兔吗?叶城汐?对叶城汐的爱早就在一次又一次的抛弃中消失殆尽了,可兔不会。

叶城汐还有许多疑问,比如为什么他们会认识,叶梓到底梦见了什么,为什么这个跟他长的一模一样的男人浑身散发着危险的气息,而对叶梓却有那样炽热的目光,可在护士提醒的探望时间结束,要让病人多休息的邀请下只得带着女儿回家,可他一人不放心,雇了几个人守着,让那个男人对他的哥哥一有什么危险的举动就马上阻止


医生没能将两人拉开,为了安抚病人的情绪,只能将两人暂时安排在一个房间里,等所有人都出去,兔才出声

“我的名字叫顾城汐,父亲是个商人,也姓叶,不过是个十足的混蛋,母亲因为压迫患上了抑郁症,小的时候就自杀了,因为恨他,我跟了母亲的姓,后来父亲带回来一个女人,看着也不比我大多少,她并不待见我,但是当时不会打骂和折磨我,可不久她怀上了孩子,却因为自己背着父亲的花花性子,把孩子玩没了,父亲自此也不再待见她,总是早出晚归,时常回来拿她出气,她觉得这一切都是我向父亲告状才引起的,毕竟当时家里的佣人都被她吓得不敢多说话,除了我没人敢这么做,自那以后她打骂折磨我,后来父亲彻底不回来了,在外买了房,不跟我们一起住了,她就更加肆无忌惮,将自己所有的怒火发泄在我身上,但是因为她在外面的情债,有一次晚上喝醉酒回来,半醉半醒间她拿起了刀,我害怕的躲开她,越跑她追的越急,走投无路我来到厨房也拿起了刀,她看我拿了刀,嘲讽的刺向我,我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被吓到了,我疾速的手起刀落,她的刀没有刺进我的身体,而我的刀稳稳的刺进她的胸膛,那时我感到没有害怕,反而是兴奋,或许那一刻我等了有十年,我没有停下,我三番两次的狠狠刺进她的心脏,直到血液流干,而后就是被警察带走,后来诊断了有精神疾病,一直待在疗养院里,那几个月我很想就这么走掉,可有一次在被医生注射镇定剂后,我不知怎的感到很疲惫,只想躺下来睡一觉,那次的梦境里,我遇见了你,或者说是你和你弟弟的小时候,而我的目光只停留在了你身上,在那个梦里,我是你的弟弟,你保护我,照顾我,陪我长大,后来我们分离,我急切的想要找到你,我看见你被人欺负,背叛,看到那些人我就想到那个恶心的继母,所以在梦境里我一次又一次的杀了那些人,但最后每次你都要离开我,选择财富和自由,醒来后医生告诉我,那些只是梦,而你,阿梓是虚幻的,我偷来安眠药,在梦里我想看到你,即使只是梦,我也想与你一同在一起,可每次我都总以悲剧结尾,最后一次,我选择吞下过量的安眠药,如果不能与你在一起,那么永远沉浸在梦里,一次一次的与你重逢也好,可是被医生发现将我救回来,转到了这个医院,我听护士说隔壁间的病人叫叶梓,没想那么多,我就只想见你,所以直接找来了”

滚烫的泪珠从叶梓脸颊再一次滑过,到底,到底有多幸运,他才会碰见一个简直像是为他而生的人,二十多年受的一切仿佛都在等着此刻命运的安排

兔看着爱人落泪,轻轻抚摸他的脸庞:“是不是我话太多了……”

“我们走吧”叶梓抓住抚摸在他脸庞上的手坚定的说,“我相信你是兔,只有兔才会这么温柔”

“去哪里?”

“去哪里都可以,离开这里”

“好,我陪着你”

或许对一个心理患者来说,爱才会超过一切,重于一切,他们不需要思虑物质、世俗、眼光、利益,能救赎彼此的只有爱,他们眼中只有彼此。

“在父亲的遗产里留了不少房子,逃出去后,我们可以去那里,不过逃走后这里可能会留下麻烦”

“那些就留给叶城汐处理”

护士再次敲门进来,诧异的发现门锁不知什么时候坏了,忙走进房间里,空空荡荡。


2.

叶城汐是在第二天才得知消息的,他暴怒的吼着两个留下的保镖

“不是让你们好好看着我哥吗?那疯子带着我哥跑到哪儿了?说啊!”

两人不敢抬头,来来回回穿梭着人里穿病号服的人太多,也不知怎的,两个人怎么就困的不行,睡了那么一会儿就……

这时秘书敲门进来“叶总,警方那边有消息了”


一座郊外靠海别墅将呼啸的寒风隔绝在外,明艳的灯光显着别墅异常有着生机,似乎也在为着新来的两位主人和不再有的常年孤寂而欢呼雀跃着

“阿梓,饭快好了,你先洗手准备”

“好”叶梓慵懒的从床上爬起来,凑到一旁在厨房忙碌的爱人身边,从背后抱住他,将脑袋搭在爱人的肩膀上

“好闻,跟梦里的一样”

“噗,快去洗手”顾城汐转头亲了亲叶梓的脸庞,宠溺的催促他。可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打破了温暖的氛围,二人神色一顿,叶梓放开手,主动去开门,而顾城汐也停了厨房的火,跟在叶梓后面

叶城汐风尘仆仆的站在门外,身后没有任何人,他望着屋内的两人,脸上的表情逐渐从淡漠转为愤怒,他拉过叶梓的手:“跟我走”,叶梓挣脱开他,只平淡的回复一句:“不”,而身后的兔更是蠢蠢欲动,好似猛兽紧盯着猎物,马上就要扑上去咬破眼前人的喉咙,可叶梓牵紧的手让他放松下来

叶梓冷淡的看着眼前的人:“进来说吧”


“哥,跟我走,我一直在担心你,我知道你在生我的气,我们回去把话说开,我不会在向以前一样对你了,他只不过跟我长的像,他……”

“我不喜欢你,叶城汐”叶梓的话打断了叶城汐。

“不喜欢?医生说你在梦里的时候也会喊我的名字,他跟我长的那么像,你不过是认错了人而已”

“那是最初得病的那几年,后来我梦里的从来都是兔,不是叶城汐,我没有认错人,他就是兔”

“兔?小时候陪你长大的是我,带兔子面具哄你开心的是我,你说过喜欢的也是我,他呢?他只是梦里出现过的家伙,现实中你能保证他还是那个人吗?至于为什么会做同一个梦,经历同一件事,这些事情专家都会给出解释,梦和现实是不一样的”

“那些确实是你,可抛弃我的是你,我苦苦哀求你回来的时候始终无法接通的难道不是你吗?捅下那一刀的不也是你吗?聂海霞的事情,你应该清楚了吧?现在呢,现在你还有脸跟我提你所谓的爱吗?你知道我在被张涛差点害死的时候那个苦苦挣扎的绝望吗?或许这些事情不该怪你,但是叶城汐,我不喜欢你了,我对你的喜欢早就消失殆尽了,兔在梦里保护我,他保护我免受伤害,他只相信我,我不希望杀人,可我只想得到一个人的信任和保护,你懂吗?”

“可我……我等了你十年,我真的喜欢你……”

“十年?呵,那我呢,我苦苦哀求你的时候,你没有给我想要的,区区十年就要让我忘了这二十年来经历的一切伤痛原谅你,给你想要的爱吗?你说的没有错,我是你哥,从前是,现在是,以后也只会是,不,以后我们应该没有任何交集了”

“那我要怎么做,怎么做才能弥补?”

“父亲的遗产里,应该有我的一部分吧”

“有”可叶城只给叶梓留了一套房子,叶城汐不自觉有些面容难堪

叶梓嗤笑到“怎么?难道只是像打发他以前的小情债一样只给我留了一套房子吗?”

叶城汐的面容更加难堪,许久他开口:“还有公司股份,我把自己的百分之七十,不,九十给你”

“不用了,我不留恋这些,我只要百分之五十和那套房子,因为这是你们父子欠我的,至于剩下的……我希望叶城汐先生能帮我们在医院那里打个招呼,此后,我不希望再见到你”

这一句话让叶城汐脸上哀求的表情彻底僵住,他目光悲凉的看看对自己眼神空洞的叶梓,曾经那里满含爱意,那么明亮,那么炽热……

“好”


看着离去的人,叶梓收回视线,望着身旁的爱人,突然有些许想调侃的心思涌上心头

“顾城汐先生,怎么办呢,我好像有些相信他的话了,你要怎么证明你就是那个只爱我的兔呢?”叶梓满含笑意的看着他,对上爱人幽深的,仿佛能把人吸进去的瞳孔

“慢的话,那就用余生,快的话……”兔带着些许痞笑凑近叶梓的耳旁,“我跟兔一样,精,力,旺,盛。”

顷刻间,叶梓的耳朵后仿佛跟烧了起来一般红,而兔在说完话后,即使强装镇定,可烧红的耳朵也出卖了他。


在冰冷的世界他们再一次相拥,最后,狐狸没有咬开兔子柔软的颈脖,它们在雪地相拥,也许,最原始自然的爱可以超越一切,即使外人不理解,可他们的心中只有彼此,只要有爱,不就足够了吗?







刚看完小妖子太太的《疯子》有很大的后劲,更多的是为阿梓悲痛的一生惋惜,也为他最后得偿所愿,与爱人永生相伴而感动,而“兔”的存在,在作者的解释中,他是存在的,他是拥有独立思想的个体,作者给出的结局是最好的,而我自己想写的也是把作者给的爱人永不分离在现实中具体化,虽然不比太太文笔好,但也尽力了,希望阿梓和兔能在平行宇宙,永远平安喜乐!





兔

《疯子》

“我生而为你认识你,喊出你的名字——阿梓”

“我生而为你认识你,喊出你的名字——阿梓”

七

求和《疯子》一样的 bl 文

,漫画也行,

最好是两人一起疯掉然后还能 he 的,当然,在我这两个人一起 si (硅元素)也算 he 。

叶梓没有疯,兔很爱啊梓,阿梓爱的不是叶城汐是兔,叶城汐是兔的本名但他不是兔,兔也没有疯。好吧,是我疯了

求和《疯子》一样的 bl 文

,漫画也行,

最好是两人一起疯掉然后还能 he 的,当然,在我这两个人一起 si (硅元素)也算 he 。

叶梓没有疯,兔很爱啊梓,阿梓爱的不是叶城汐是兔,叶城汐是兔的本名但他不是兔,兔也没有疯。好吧,是我疯了

兔梓

疯子——自创番外(2)

叶梓在梦中看到了那个穿着兔子玩偶服拿着花向叶城汐表白被拒绝的自己,真的好狼狈啊!


叶梓想要在梦中找到兔的一丝痕迹,他刚想挪动脚步,才发现自己的腿已经废了。


他找不到兔,再也见不到那个满心满眼都是自己的人了。


眼前的画面不知不觉中转变,他看到曾经自己在被上司侵犯的时候,自己想要打电话给叶城汐向他求救时绝望的样子。


眼前不断有画面闪过,画面里展现的场景都是叶城汐对自己的伤害,他恨!明明自己所有悲剧的源头都是他,可是他却娶了门当户对的小姐,继承了家产,有了孩子,而自己却失去了所有,孤身一人着,连自己爱的人都不能在一起。


凭什么老天对他那么不公!凭什么!他恨,恨所有把害成...

叶梓在梦中看到了那个穿着兔子玩偶服拿着花向叶城汐表白被拒绝的自己,真的好狼狈啊!


叶梓想要在梦中找到兔的一丝痕迹,他刚想挪动脚步,才发现自己的腿已经废了。


他找不到兔,再也见不到那个满心满眼都是自己的人了。


眼前的画面不知不觉中转变,他看到曾经自己在被上司侵犯的时候,自己想要打电话给叶城汐向他求救时绝望的样子。


眼前不断有画面闪过,画面里展现的场景都是叶城汐对自己的伤害,他恨!明明自己所有悲剧的源头都是他,可是他却娶了门当户对的小姐,继承了家产,有了孩子,而自己却失去了所有,孤身一人着,连自己爱的人都不能在一起。


凭什么老天对他那么不公!凭什么!他恨,恨所有把害成这样的人。叶梓崩溃地蹲坐在地上,只能依靠无用的泪水宣泄自己的情绪。


叶梓哭了很久,直到整个人无力晕倒。


叶梓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房间布局和曾经梦里和兔生活的那个房间一模一样,他好想兔,好想好想!他要去找兔,兔不会丢下他一个人的,他说过他们会永远在一起的。


想着,叶梓掀开被子,向外面爬去,出去就好了,出去了就能找到兔了,叶梓爬得更快了,他想快点到外面去,去找兔。


“叶先生,叶梓先生不见了。”

“什么,你们怎么看的人,他怎么走的。”叶城汐听到这个消息,急上心头,哥他不是走不了路了吗?怎么会不见的。

—————————————————————

第一次写文,写得不好请见谅



不知道叫什么的悠然

学生控和严谨学习的学生

大概是熊兔向 自行避雷 第一次画那兔拟人 请多包含TT


假装能截出俩头像^^重拾早期丑陋画风复健产物

之后可能会把过程发b站

瞎抓个人 虽然还不知道要干啥 也许可以点图(?

学生控和严谨学习的学生

大概是熊兔向 自行避雷 第一次画那兔拟人 请多包含TT


假装能截出俩头像^^重拾早期丑陋画风复健产物

之后可能会把过程发b站

瞎抓个人 虽然还不知道要干啥 也许可以点图(?

安厌卿

《拍摄月兔犯罪现场》不知道能不能过审唉,素材有参考

《拍摄月兔犯罪现场》不知道能不能过审唉,素材有参考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