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兔秃

18676浏览    152参与
晓桤⊙▽⊙󾓭️

大家新年快乐!!!

鼠年大家要继续努力啊!!!

注意:兔秃元素有


(粗糙……呜呜呜尽力了)

大家新年快乐!!!

鼠年大家要继续努力啊!!!

注意:兔秃元素有




(粗糙……呜呜呜尽力了)

您往这边滚

“来,大过年的,笑一个嘛”

“滚犊子”

“来,大过年的,笑一个嘛”

“滚犊子”

您往这边滚

我tn还真是个天才(?)

靠b站弹幕吃糖的可能只有我啦!


我tn还真是个天才(?)

靠b站弹幕吃糖的可能只有我啦!


sAnn S安🇨🇳
他们好可( ´▽`...

他们好可( ´▽`)

至今画不好兔子

他们好可( ´▽`)

至今画不好兔子

您往这边滚

本来想画个女孩子结果又画成了小受

都是私设小受和兔子。

兄弟情真香啊😃

本来想画个女孩子结果又画成了小受

都是私设小受和兔子。

兄弟情真香啊😃

栀晚鸢乱

【兔秃】be三十题:比起你来说,他更重要

菜鸡又来啦~

⚠️注意!

前面是一些和历史书一样无聊的东西,建议直接跳到第二段阅读。

“秃子。”

“嗯?”

“你和我最近...好像有点......不对劲?”

我思虑良久,终于还是开口问道。

“嗯?有吗?你都问过我好几次了。”

又是这个回答。

秃子最近,的确怪怪的。

在最近几次演讲上,你总是有意无意的表露出亲鹰的意向。虽然没有明说,但是,我的直觉告诉自己,你,有问题。

可能只是错觉罢了。我这样安慰自己。我和你好不容易关系缓和点了,可不能因为自己的错觉导致关系破裂呀。

“亲,鹰酱对脚盆鸡侵略种花家的事

总...
菜鸡又来啦~



⚠️注意!

前面是一些和历史书一样无聊的东西,建议直接跳到第二段阅读。



“秃子。”

“嗯?”

“你和我最近...好像有点......不对劲?”

我思虑良久,终于还是开口问道。

“嗯?有吗?你都问过我好几次了。”

又是这个回答。

秃子最近,的确怪怪的。

在最近几次演讲上,你总是有意无意的表露出亲鹰的意向。虽然没有明说,但是,我的直觉告诉自己,你,有问题。

可能只是错觉罢了。我这样安慰自己。我和你好不容易关系缓和点了,可不能因为自己的错觉导致关系破裂呀。

“亲,鹰酱对脚盆鸡侵略种花家的事

总是不承认......可恨至极!还装模作样的援助...”

“可...援助就是援助,再少也是援助啊...”

又来了。

你总是向着鹰酱说话。鹰酱给的小钱钱,实在太少了,而且必须是我们撑不下去时才援助一点。

“你没看出来吗,鹰酱就是想让我们拖住脚盆鸡!鹰酱是利己主义的援助啊!”

“他们是在利用我们,可援助这东西,不管出于怎样的原因,它就在那里,难道你能看着援助不拿?”

“我知道啊……”

可我就是觉得......

“你总是质疑我,我当然知道鹰酱想让我们拖住脚盆鸡,你以为我不知道么,比起种花家来,他们更怕触怒脚盆鸡!约翰牛还有鹰酱,他们的态度都很暧昧,取消了军火援助协定,却还要将战机伪装成救援机,借道运来。他们的目的当然没有那么简单,不就是因为脚盆鸡侵略我们影响了他们在种花家的利益么?!”

我也只好闭嘴。

像这样大大小小的冲突,在我们之间,绝不是第一次,也绝不是偶然。

我们就像一对型号对不上的齿轮,努力包容对方却还是磕碰不断。

我有时候忍不住想,如果我们,从未遇见过,也许,你我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



这一切都是始于那天———



最可怕的事还是发生了。

1946年11月4日。

你冷冷地望着因为从延安赶到南京而气喘吁吁的我,没说话。

我急急地走来,抓着你的手腕就往外走。

但你却一把甩开我的手,转身回到桌前,签下了协议。

那一刻,我似乎看到了你的眼角泛着红色。

现在想来,不过是用来安慰自己的幻觉罢了。

但当时,我还真就信了。

并且深信不疑。

“我知道,我知道!你是被迫的,你不是自愿的对不对?”

我的眼前变得模糊,有什么冰凉的东西划过脸颊。但我并没有注意到。

我只是不停的说着“你一定不会的,一定不会....”

我的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已经完全听不见了。

我突然咬咬牙,对你对面的鹰喊道:“一定是你逼迫他的!他怎么可能.....”

...背叛我呢?

但我没有说出这后半句话。

因为我看到鹰对我轻蔑的笑笑,而你却转过来对我说:

“没有人强迫我,是我自愿的。”

我心中残存的一线希望就这么被硬生生掐灭了。

我听到自己颤抖的声音,问他为什么。

但我下一秒就后悔了。

因为我听到你说,

“比起你来说,他更重要。”

我从没见过你对我这么冷漠的说话。

好像鹰还说了什么,但我听不到了。

我的耳朵里充斥着巨大的嗡嗡声,视线也被泪水所模糊,所见只有一个模糊的背影。

这背影是那么决绝。

我还是不死心:“哥!”

我似乎看到你的身影顿了一下,但很快又恢复正常。

“别走...和我回家吧……”

“...从今以后,我不再是你哥。”

我感到一阵强烈的窒息感,仿佛被锤子重重的砸到胸口。

我好像是被别人拖回去的,不然我怎么会不记得我是怎么回来的呢?



...又想到以前的事了。

事到如今,又有什么好怀念的?

从那一刻开始,我就已经下定决心忘了你。

但我不知道的是,也是从那一刻,你对我的愧疚就从没有停止过。

也是在那时候,你轻轻的说了一声“对不起”。

也是在那时候,你眼角的那一抹红不是我的幻觉。

可是那又怎样?

错过了就是错过了,没什么好可惜的。

这世上没有什么“假如”。

我能做的,只有向前走。

没法回头,也不能回头。





兔子从那里走后,鹰笑着拍拍秃子的肩道:“表现的不错吗,那兔子真的信了。”

秃子拍开鹰的手,嫌恶的望着他:“这种事,我以后再也不会干了。”

鹰不置可否的耸耸肩,脸上笑意不变,似乎并不在意:“兄弟分离,误会重重,哎呀,真是感人.....”

“我警告你,别拿我和他的事开玩笑。”

然而下一刻,一直保持着笑脸的鹰换了一副嘴脸:“怎么?还敢和我这样叫嚣?你以为你是谁,你以为,你还是以前那个强大的秃子?”

秃子脸色暗下来,抿紧了嘴沉默着。

鹰又恢复了笑容,道:“这才对么。记住,你只是我养的一条狗。”

秃子罕见的没有反驳,只是拉紧了外套的领子,快步走出门去。

鹰在他背后坐下,笑容更甚:“不知道兔子心中强大的好哥哥的形象,现在变成什么样了?”

————END









我的一点无聊的bb:

写的时候用了兔子视角,因为上一篇be三十题用了秃子视角。

嗯。又是刀。be三十题当然是刀了。(理直气壮)

最后,欢迎各位大大配图啊!(写的时候就觉得画成条漫什么的更能表现出这种感觉!)

注:1946年11月4日,国/民/党/政/府同美/国签订《中/美/友/好/通/商/航/海/条/约》
栀晚鸢乱
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我懂了!我...

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我懂了!我懂了!我今后也能发图片了!也能走上人生巅峰了!(误)

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我懂了!我懂了!我今后也能发图片了!也能走上人生巅峰了!(误)

ā

我字丑,但我眼泪不值钱啊

我画技烂,所以拿原图充数啊

giao「滑稽」

我字丑,但我眼泪不值钱啊

我画技烂,所以拿原图充数啊

giao「滑稽」

那年那兔那些事儿投稿墙

投稿人: @左浅谈临时小号
r18g兔秃向摸鱼注意
评论抽几个人画无偿所以请一定要发评论(算是满足一下我的虛荣心吧呜呜呜
【9】

投稿人: @左浅谈临时小号
r18g兔秃向摸鱼注意
评论抽几个人画无偿所以请一定要发评论(算是满足一下我的虛荣心吧呜呜呜
【9】

那年那兔那些事儿投稿墙

投稿人: @左浅谈临时小号
p1~3是辫秃兔的魔法医生
p4、5是兔秃
p6是第五季第一集的作画失误相关
p7是西塔家的恶魔兔
p8是自家oc的good day
   
【7】

投稿人: @左浅谈临时小号
p1~3是辫秃兔的魔法医生
p4、5是兔秃
p6是第五季第一集的作画失误相关
p7是西塔家的恶魔兔
p8是自家oc的good day
   
【7】

ā
我真的是一边看视频一边听四面楚...

我真的是一边看视频一边听四面楚歌一边画的

我真的是一边看视频一边听四面楚歌一边画的

东阿子

共国—怀忆(二)初战—初叛

他搁下笔,起身走到窗前。

虽寒风凛冽,窗外绿荫仍如盖,茫茫天色下,深而幽。

只可惜南面而望,不见琉球。

1926年7月9日,国儿正式誓师北伐。他亦带着部下参与其中。

这一场仗注定打得艰难,但他坚信,一定会被载入史册。

他的人随少,却英勇善战,两边配合的非常好。

先锋们浴血奋战,至8月,先后攻克铁路线上的军事要隘汀泗桥、咸宁、贺胜桥,击溃军阀主力,并在10月10日攻占武昌。

12月间占领福建全省,同盟也控制了西北地区。

这时北伐军已发展到20个军,拥有兵力25万人

1927年2月下旬,中路军东进,24日攻占南京。

2月底,东路军占领了杭州及浙江全省

报喜的时候,国儿笑得分外...

他搁下笔,起身走到窗前。

虽寒风凛冽,窗外绿荫仍如盖,茫茫天色下,深而幽。

只可惜南面而望,不见琉球。

1926年7月9日,国儿正式誓师北伐。他亦带着部下参与其中。

这一场仗注定打得艰难,但他坚信,一定会被载入史册。

他的人随少,却英勇善战,两边配合的非常好。

先锋们浴血奋战,至8月,先后攻克铁路线上的军事要隘汀泗桥、咸宁、贺胜桥,击溃军阀主力,并在10月10日攻占武昌。

12月间占领福建全省,同盟也控制了西北地区。

这时北伐军已发展到20个军,拥有兵力25万人

1927年2月下旬,中路军东进,24日攻占南京。

2月底,东路军占领了杭州及浙江全省

报喜的时候,国儿笑得分外开怀。

那个时候,国儿的笑还是不少的。

待到3月21日,便占领了松江和龙华。

这期间,他领导上海工人第三次武装起义解放了上海。至此,长江下游全由北伐军占领。

北伐过程中,他自知实力不济,便积极组织运输、救护、宣传、联络等工作,提供有力保障。

国民革命军北伐仅半年时间,就取得了惊人的进展,控制了南方大部分省区。

似乎真如他所说,名垂青史,统一中国。

其实是三月下旬,南方还有些倒春寒,他裹紧大衣,大步走进国儿的书房,从后面揽住劲瘦的腰肢,将下巴搁在国儿的肩头。

国儿微恼:“你做什么?”

“我好想你。”他撒娇似的蹭蹭国儿的脖颈,“你不想我吗?”

“有什么可想的,仗还打不过来,哪来的时间折腾儿女情长。”

“是吗?”他的眼神在国儿看不见的地方暗淡下去,突然低低一笑,扳过国儿的头便吻了下去。

吻的有些深,缠绵悱恻,索取无度。

待到松开,两个人都滚在地毯上了。

国儿面色酡红,嘴唇鲜艳欲滴,又羞又气地正要推开他,突然顿住,又慢慢放松了力道,任他为所欲为。

好一阵颠鸾倒凤后,他在国儿的耳畔极轻极轻的叹了口气。

其时他的处境,已极艰难。

国儿对他的忌惮,明摆无疑。

4月12日,国儿撕毁盟约,转而逮捕、屠杀他的部下。

7月十五日,又来了一次。

史称“四一二”“七一五”反革命政变。

他仓皇逃走,东面而望,自嘲自己不切实际的退让和妄想。

他恨国儿薄情寡义,毫不顾念旧日情谊;更恨自己当然弱小无能,哪怕并非毫无所觉,依旧无还手之力。

他始终都是没有主动权的那一个。

夏暮天凉,铜云酿雨。

他冷冷地笑了笑,扬手给自己一巴掌

所以,他要有兵,他要有地。

东阿子

共国-怀忆(一)初见—初恋

依世人之见,中南海很漂亮,也很神秘。

幸运的是,他就住在里面。

坐在窗侧,便能透过玻璃看向南方。

他的眼神平静。

59年了。

你才愿意和我说话么?

那年,是2008年。

他想,都老了啊。自己今年87岁,国儿也103岁了(按同盟会成立时间1905算)。

自己这个年下,也早就不被16岁的年龄差束缚了。

他还分明地记得,第一次正式与国儿相见,自己还不到三岁(1924)。

他睁着黑白分明的眼睛,小心翼翼地,装着成熟稳重,掩饰着对那个沉稳大气青年的憧憬。

青年一头浓密的黑发不长不短,非常好看。

青年注意到他的目光,回头冲他一笑。

84年过去了,他始终没有忘掉那个笑容。

惊鸿一...

依世人之见,中南海很漂亮,也很神秘。

幸运的是,他就住在里面。

坐在窗侧,便能透过玻璃看向南方。

他的眼神平静。

59年了。

你才愿意和我说话么?

那年,是2008年。

他想,都老了啊。自己今年87岁,国儿也103岁了(按同盟会成立时间1905算)。

自己这个年下,也早就不被16岁的年龄差束缚了。

他还分明地记得,第一次正式与国儿相见,自己还不到三岁(1924)。

他睁着黑白分明的眼睛,小心翼翼地,装着成熟稳重,掩饰着对那个沉稳大气青年的憧憬。

青年一头浓密的黑发不长不短,非常好看。

青年注意到他的目光,回头冲他一笑。

84年过去了,他始终没有忘掉那个笑容。

惊鸿一瞥,一见钟情。

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那年他俩的感情迅速升温,一发不可收拾。

他组织的起义屡屡失败,代价惨重。巧的是,青年也差不多。

他们同病相怜,又都急需相互扶持的同伴,可不是目的一致,力往一处使,情往一处去么。

——至少当年,表面如此。

他建立政权,他帮着出力;他兴办学校,他率先学习。

他的积极主动,从来不加掩饰。

青年看他一眼,笑靥如花,隐隐的嗔意迷得他晕头转向

然后一切,便水到渠成。

那一夜,他抱住怀中人,感受着坚实的肌肤、起伏的胸膛、隐忍的叹息,温柔地吻上那泛着水花的眼角的时候,只觉腾云驾雾,如在梦中。

抱得美人归,实乃人生之幸。

……虽然美人,似乎比他强大的多。

有兵有钱有粮,有智谋有决断,有经验有底气,有许多朋友,唔,还有颜。

他在拥着青年的时候,当然只会说最后一个。

青年正在处理文件,闻言手一顿,抬头羞恼地瞪他一眼。

一如初见。

栀晚鸢乱

【兔秃】无可奈何花落去

花吐症的梗,文笔废,就将就着看吧

红。

一大片,一大片的红。

灼烧感蔓延开来,秃子弓起腰,重重咳了两下。

“居然是...木棉花?”

秃子摇摇头。

不知怎的,秃子脑中浮现出一个身影。

---------------------------------

木棉花,又称红棉,攀枝花,英雄花。

花语是:深藏心底的爱。

深藏心底的爱...?

秃子苦笑。

合上书,秃子随意的看向窗外。

窗外,一树橙红。

那不就是木棉树么?

秃子走出门,来到木棉树下。

“几树半天红似染,居人云是木棉花。”

满树都是木棉...
花吐症的梗,文笔废,就将就着看吧



红。

一大片,一大片的红。

灼烧感蔓延开来,秃子弓起腰,重重咳了两下。

“居然是...木棉花?”

秃子摇摇头。

不知怎的,秃子脑中浮现出一个身影。

---------------------------------

木棉花,又称红棉,攀枝花,英雄花。

花语是:深藏心底的爱。

深藏心底的爱...?

秃子苦笑。

合上书,秃子随意的看向窗外。

窗外,一树橙红。

那不就是木棉树么?

秃子走出门,来到木棉树下。

“几树半天红似染,居人云是木棉花。”

满树都是木棉花,像一片红云覆在树干上,看的秃子晕晕的,满眼都是红色。

“咳咳......”

又开始了。

一朵朵木棉花从秃子口中倾泻而出,在空中盛开,又很快消失。

花吐症。

只要暗恋别人到了一定程度,就会从嘴里吐出花来,持续几周后,就会“盛放”———忽然吐出大片大片的花来,最终在花丛中死去。

浪漫的死法。

而治疗方法,就是和自己所暗恋的人接吻,之后就会自愈。

不过,花吐症被认为只存在于文章中,是虚构的病症。

可它确确实实发生了。

还发生在自己身上。

————————————

秃子很清楚,自己心中那个人是谁。

兔子。

自己的弟弟。

也是斗了半辈子的敌人。

和他接吻...?

秃子光是想想,就觉得好笑。

“不过,大概已经...八九天了呢。”

扶着树干的手不由握紧,明明已经是春天,秃子的指尖却是一片冰凉。

所以...自己只有死路一条了么?

我不甘心啊! —————————————

秃子知道,今天是第七天。

自己可能,撑不过去了。

视线变的模糊,脑海中却无比清晰。

现在是和兔子谈判的时间啊。

他应该没看到我咳出花吧…?

还说什么“要同仇敌忾,对抗脚盆,建立一个和平、民主、团结的种花家......”



我当然知道,我们都是一类人。

个人自尊心极强。从不会低头的那种人。

一山不容二虎,我们没有共存的可能。

所以,我们之间,没有和平发展,只有成王败寇。

啊...和平、民主、团结的种花家,还真想看看呢。

不过可惜,我是看不到了。

【珍惜你眼前的幸福,不要在失去后才追悔莫及,那时一切为时已晚。】

——————————————

10分贝,

是花开的声音。

很奇怪,到了生命的最后关头,脑内反而前所未有的清晰,一片片画面闪过,这就是走马灯么?

感觉不到自己在咳嗽,甚至感觉不到自己的存在,也控制不住花的涌出。

只觉得自己好累,就像是长途跋涉的旅人终于找到了归宿,是那种一直绷着的一条线突然松下来的那种疲劳。

慢慢的,涌出的花将秃子的身体盖住了。

厚厚一层,就像一个坟墓。

——————End———————





后记————

兔子看到秃子时,是在他的葬礼上。

秃子安详的躺着,就像睡着了一样。

有那么一瞬间,兔子甚至感觉秃子还活着。

鬼使神差般的,兔子拨开人群走上前,俯下身吻了尚在棺材里的秃子一下。

这一下只是蜻蜓点水,连兔子都不确定自己有没有碰到他。

幸好没人看到。兔子这么想着,转身正欲离开,却又被众人的惊呼声拉了回来。

“诈尸啦——!!!”





关于花吐症,我加了一个私设。就是因为花吐症发作而死的人,在死后10小时内如果被暗恋对象主动亲到的话,又会再次“复活”,之前的状态类似于假死(关于假死时的状态可自行百度)。



因为我总是写刀,所以这次想写糖,但是实在控制不住自己,写了个前刀后糖的......



本文的题目是“无可奈何花落去”,本意是隐喻秃子的死。但是它的后半句是“似曾相识燕归来”。故人重逢,也算是孤寂中的一点慰藉,对应甜回来的结尾!





555我好菜...点文还没有写完就摸鱼......(好慌好慌)
山田君与七人魔女

那兔动画是漫画来的,这是漫画

那兔动画是漫画来的,这是漫画

晓桤⊙▽⊙󾓭️

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诡异的笑容)

轻微兔秃?

啊不好意思图中的不应该是做卧底呀d(ŐдŐ๑)

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诡异的笑容)

轻微兔秃?

啊不好意思图中的不应该是做卧底呀d(ŐдŐ๑)

晓桤⊙▽⊙󾓭️

兔秃!注意避雷!ooc有

这个cp太冷了1551这么渣的我都看不下去了来产粮

真的没人磕吗怎么粮这么少


兔秃!注意避雷!ooc有

这个cp太冷了1551这么渣的我都看不下去了来产粮

真的没人磕吗怎么粮这么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