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入江奏多梦女

102浏览    28参与
浅田幸

*入江奏多梦女注意避雷,可屏蔽tag

吃我一口盒饭🍱

*入江奏多梦女注意避雷,可屏蔽tag

吃我一口盒饭🍱

浅田幸

新年快乐🥳🥳🥳

*这里忘发了(跪)

bug很多不想改了

背景是素材

新年快乐🥳🥳🥳

*这里忘发了(跪)

bug很多不想改了

背景是素材

浅田幸

《当男朋友睡着时我在干什么》

摄影:入江美惠

用模版做个饭

《当男朋友睡着时我在干什么》

摄影:入江美惠

用模版做个饭

浅田幸

2023の新衣服🥳

元素是毛衣+棋盘格

本来想的元素是火烈鸟来着,但是我画不来

2023の新衣服🥳

元素是毛衣+棋盘格

本来想的元素是火烈鸟来着,但是我画不来

浅田幸
🥳邀请大家来看 辣辣的我 试...

🥳邀请大家来看 辣辣的我

试了单图层

🥳邀请大家来看 辣辣的我

试了单图层

浅田幸

【入江奏多梦女】纪念日

‼️梦女向注意避雷,可屏蔽tag

▪️同居已交往设定,私设有

▪️入江奏多✖️浅田幸

▪️是向文手花镜辞约的稿,已获得二传许可

▪️如果可以就⬇️

————————————————————

“奏多——快点啦——”女孩拖长了音调催促着,挑选了许久终于卡上了最满意的一枚发卡。身后日历牌上25这个数字被画了红圈,旁边用漂亮的字体写着“纪念日”三个字。

“一年一度的纪念日诶——”小姑娘似真似假地抱怨着,一面摸出手机来查看时间,“再不快点的话上午就浪费过去啦!”

下楼的脚步声传来,伴随着少年无奈的声音:“知道了小幸,可现在太阳才刚出来不久,离中午还早呢。”他刚刚洗漱完毕,一头卷毛被随意地...

‼️梦女向注意避雷,可屏蔽tag

▪️同居已交往设定,私设有

▪️入江奏多✖️浅田幸

▪️是向文手花镜辞约的稿,已获得二传许可

▪️如果可以就⬇️

————————————————————

“奏多——快点啦——”女孩拖长了音调催促着,挑选了许久终于卡上了最满意的一枚发卡。身后日历牌上25这个数字被画了红圈,旁边用漂亮的字体写着“纪念日”三个字。

“一年一度的纪念日诶——”小姑娘似真似假地抱怨着,一面摸出手机来查看时间,“再不快点的话上午就浪费过去啦!”

下楼的脚步声传来,伴随着少年无奈的声音:“知道了小幸,可现在太阳才刚出来不久,离中午还早呢。”他刚刚洗漱完毕,一头卷毛被随意地梳了几下,眼底的困倦将将扫尽。

浅田幸忙不迭迎上去,臂弯里挂着一条浅灰色的围巾,正衬少年今日穿的米白色的大衣。

她仔仔细细将围巾围上入江奏多的脖颈,抚平褶皱,确定围巾严丝合缝地贴上恋人的皮肤才作罢,转而牵起人的手,却被凉了个激灵。

浅田幸蹙了蹙眉,歪了歪脑袋望向入江奏多。后者则无辜地摊了摊手,笑道:“刚刚洗漱完,手经了冷水的。”

“唔……那我捂会儿就暖和了。”小姑娘沉吟片刻,主动凑上前去捧起入江奏多的手。她的手要比入江奏多的小上些许,得两只手才能包住人的一只手。入江奏多略显无奈地低头看着恋人,恰好捕捉到她抬头时眼底闪过的狡黠。

“十一月了诶,天气冷了,要做好准备再出门。”浅田幸笑眯眯地说,漂亮的红眸里尽是惬意。

 

说起在一起的纪念日,必不可少的当然是约会。只不过入江奏多这家伙虽然口上说着什么“和你在一起的每天都是约会”,却还是认认真真在纪念日这天打理好自己、同恋人一起出门逛街。

分明是往日里走过无数次的街道,浅田幸拉着他走过去时,却仍像是第一次光顾似的,瞧着什么都新奇得很。

她在一家服饰店门前驻足,选了顶贝雷帽在入江奏多脑袋跟前比划,不一会儿又嫌颜色不称,换了一顶递到入江奏多面前,“奏多!看这顶帽子怎么样?”

入江奏多见她纠结半晌,心道她应该是想买的,但嘴上仍要坏心思地逗她:“家里不是有挺多帽子了吗?这顶是不是和其中一顶撞色了。”

“是吗?”于是便见小姑娘垮下脸来,看了看手上的帽子,又打量其他挂着的贝雷帽,小脸皱成了一团,尽是纠结。

入江奏多哼笑一声,接过帽子自己戴上,继而半蹲下身与浅田幸齐平,道:“小幸,我戴起来怎么样?”

见得恋人重重点头,眸光一瞬间亮起来,“好看!”

小姑娘又小声补了一句:“奏多人好看,穿什么都好看的。别人是佛靠衣装,你是衣装靠人。”

入江奏多忍俊不禁,揉了揉浅田幸的头:“喜欢的话就买,哪有那么多纠结的——再给自己也选一顶吧。”

这便见恋人又欢欢喜喜地转身去挑选,全然没了将才的纠结与低落。入江奏多浅浅笑了一声,转身去找店主结账。

 

浅田幸向来喜欢甜点,在街上也一直是瞧见甜品店就走不动道。近日入冬,各大甜品店也纷纷开启了冬日活动,推出的新品甜点更不用说,皆是浅田幸没见过的新式样。

浅田幸挑挑拣拣,最后还是拽着入江奏多去了二人常去的甜品店。老板与他二人早已熟悉,打趣他们总见你们两个形影不离的。

入江奏多本以为恋人会不好意思,没成想她这次大大方方地挽起他的手,顺势靠上了他的肩膀,笑得欢喜:“当然啦,我们是恋人嘛。”

“好——那这对甜蜜的情侣,请问你们想要用些什么呢?”老板也笑眯眯地回复。

这次该浅田幸犯了难,从前的甜点她大都尝过,但依旧没试完,而新推出的甜点又瞧上去极吸睛,小姑娘也想尝尝。她下意识咬着手指,纠结地看着价目表,又求助性地看向入江奏多。

入江奏多伸手不轻不重地拍了一下小姑娘正咬着指尖的手,示意她放下,又警告性地瞥了一眼她。一向温和的入江奏多少有地露出警告的表情,倒让浅田幸觉得新鲜。

但她不敢再去尝试,毕竟入江奏多不大爱看到她咬手指,从前也一直管制着她。

小姑娘只悻悻地埋下头,就差举起双手说我错了。

最后入江奏多还是选了几种当期甜点,量不算多,足够浅田幸慢慢品尝;又点了两杯饮品,好叫人腻时换换口味。

甜品店中暖气开得足,等候上甜点的间隙,浅田幸没一会儿就热得摘了围巾。出门前再三叮嘱他好好保暖的小姑娘此刻全然将自己的话抛到了脑后,甚至抬了手一个劲地扇风。

入江奏多蹙了蹙眉,直觉这样容易感冒,索性换了位置坐到浅田幸身边,按下她的手,又好好地把围巾围了回去,露了前颈,方便她透气。

面对浅田幸指责的眼神,入江奏多熟视无睹,轻车熟路地忽视了人的控诉,还好整以暇地把着人的手腕瞧着人赌气时撅起的嘴。

入江奏多慢悠悠地俯身在人唇上亲了一下。

浅田幸的脸霎时间涨得通红,第一时间四下张望,发现没人看向这边才松了一口气,又张嘴要控诉入江奏多,直见入江奏多又要亲下来的模样才肯作罢。

不多时甜点便摆满了一桌,浅田幸攥着叉子不该从何下口,入江奏多无奈地瞧着恋人的神情,擅作主张替她挑了一块蛋糕,推到她跟前。

继而收到了恋人感激的目光。

入江奏多无声地笑,恍神间唇间一凉,一回神发觉是恋人递过来的一块蛋糕。

入江奏多下意识张嘴,下一秒甜腻在口中化开,奶油的清香四散。他想,确实是小幸会喜欢的口味。

甜品店里暖气蒸腾,热饮的雾气氤氲了浅田幸的视线,她刚刚跟恋人交换了一个稍纵即逝的吻,在二人口中尽是甜甜的清香后。

她转身搂住入江奏多的腰,少年身上皂角香萦绕在她鼻尖,熟悉而安宁。

她想,就这么一直走下去,就挺好。

Fin. 

感谢阅读💖

 

浅田幸
不是情头的情头,因为我只会左侧...

不是情头的情头,因为我只会左侧脸😵

不是情头的情头,因为我只会左侧脸😵

浅田幸
翻出了之前画师送的模板小兔子,...

翻出了之前画师送的模板小兔子,感觉可爱🤤🤤🤤

翻出了之前画师送的模板小兔子,感觉可爱🤤🤤🤤

浅田幸

*入江奏多梦女注意避雷,可屏蔽tag

发一点存货🥰

莫名觉得这张色调有点像老照片

*纸牌&不遇此间老师的免服

*入江奏多梦女注意避雷,可屏蔽tag

发一点存货🥰

莫名觉得这张色调有点像老照片

*纸牌&不遇此间老师的免服

浅田幸

*入江奏多梦女注意避雷,可屏蔽tag

当小幸觉得奏多刘海挡眼睛…

奏多:😧


大家国庆快乐!!

*入江奏多梦女注意避雷,可屏蔽tag

当小幸觉得奏多刘海挡眼睛…

奏多:😧



大家国庆快乐!!

浅田幸

*入江奏多梦女注意避雷,可屏蔽tag

性转paro,p2是男版的我🤤

帅哥香香😍😍

*入江奏多梦女注意避雷,可屏蔽tag

性转paro,p2是男版的我🤤

帅哥香香😍😍

浅田幸

*入江奏多梦女注意避雷,可屏蔽tag

搞一点点设定,以后可能会拿这个约稿,线稿是我约的…!

奏多的大部分设定参考公式书,部分私设有

(好像又有新衣服的灵感了✨🤤

*入江奏多梦女注意避雷,可屏蔽tag

搞一点点设定,以后可能会拿这个约稿,线稿是我约的…!

奏多的大部分设定参考公式书,部分私设有

(好像又有新衣服的灵感了✨🤤

浅田幸

【入江奏多梦女向】骨折这件小事(下)

中秋节快乐!

‼️‼️梦女向注意避雷

‼️可屏蔽“三生有幸▪️请多指教”tag

上篇  ←

▪️同居已交往设定,私设有

▪️入江奏多✖️浅田幸

▪️是向文手花镜辞约的稿,已获得二传许可

▪️如果可以就⬇️


——————————————————————

自从入江奏多的腿骨折以后,浅田幸便强制停止了他的一切出门活动,只准人在家静养。入江奏多左右拗不过恋人,只好顺着她的意,安安分分地待在家里养伤。

只是入江奏多惯来不是个闲得住的性子,让他十天半个月不摸网球拍简直是要了他的命。况且网球这东西最需要每天练习,一天落下都有可能失了手感。因此尽管被恋人耳提面命不...

中秋节快乐!

‼️‼️梦女向注意避雷

‼️可屏蔽“三生有幸▪️请多指教”tag

上篇  ←

▪️同居已交往设定,私设有

▪️入江奏多✖️浅田幸

▪️是向文手花镜辞约的稿,已获得二传许可

▪️如果可以就⬇️


——————————————————————

自从入江奏多的腿骨折以后,浅田幸便强制停止了他的一切出门活动,只准人在家静养。入江奏多左右拗不过恋人,只好顺着她的意,安安分分地待在家里养伤。

只是入江奏多惯来不是个闲得住的性子,让他十天半个月不摸网球拍简直是要了他的命。况且网球这东西最需要每天练习,一天落下都有可能失了手感。因此尽管被恋人耳提面命不准进行体育运动,入江奏多依旧瞒着浅田幸悄悄挥拍、练习击球。

二人家里的庭院配备了一台发球机,专供入江奏多平日里练习网球用。细心的浅田幸在入江奏多受伤之后就将发球机挪上了家里的阁楼积灰。入江奏多没了发球机倒也不恼,只趁着浅田幸出门的时候抛着网球自顾自地接球训练。入江奏多不愿浅田幸担心,若是小姑娘瞧见他接球训练,免不了又是一阵担心与唠叨。索性摸清了浅田幸出门回家的时间,趁着不长的一小时练习久未上手的网球。

若是满头大汗遇上小姑娘回家,便用出门晒了太阳来搪塞。入江奏多理直气壮地对上小姑娘将信将疑的眼神,笑眯眯地问怎么了。浅田幸左右也找不着证据,只能半信半疑地应了入江奏多的鬼话。

直到浅田幸那日提前回家,刚巧撞上了坐在轮椅上也要挥拍击球的入江奏多。

浅田幸在院门外便能听见挥拍击球的声音,小姑娘皱紧了眉,心下已经有所思量。她轻手轻脚地开了门,又转身朝入江奏多惯常练习网球的地方瞧去,果不其然瞧见了轮椅上金发的少年正用力挥着球拍,他面前不远处的网球刚击上墙面,复又弹了回来。

浅田幸静静地看,只见入江奏多挥拍时打着石膏的腿下意识用力抬起,复又落下,霎时眉头蹙得更紧,抬脚就往入江奏多的方向走。而那厢入江奏多刚刚停下手中的动作,正准备歇息片刻,却听见了身后不轻不重的脚步声。少年人脸色微微变了变,微不可闻地叹了声气。

“还是被抓到了呀,小幸。”入江奏多将球拍搁在大腿上,双手举起作投降状。

浅田幸转到入江奏多身前,蹲下身来与他对视,眼里尽是责备与不悦:“我们约好的,奏多。”

“哎?是约好不在危险的地方吹萨克斯吗?”入江奏多弯着眸子冲着浅田幸笑,开始插科打诨。

然而浅田幸根本不吃他这一套,只伸手轻轻敲了敲他的额头:“是约好不在休养期间做锻炼。”

入江奏多叹了声气,扶起因汗水而滑落的眼镜框,歪了歪头:“小幸,这真的是难为我了。”

“但是奏多的腿也得好起来不是吗?”浅田幸抿了抿唇,敛下眸子,“如果一直这样的话,奏多的腿好不了了怎么办......而且万一落下什么毛病...... ” 

“小幸。”没等浅田幸说完,入江奏多便打断了她,“我知道了,以后不会了。”他抬手揉了揉小姑娘的头,轻声说,“以后不会让你担心了。”

说是不会再让浅田幸担心,但当天晚上还是难免发生了一个小插曲。

入江奏多沐浴的时候不慎滑倒,在浴室里跌出了不小的动静。当时浅田幸正在距浴室不远的卧室中,当即起身去敲浴室的门,想查看入江奏多的情况。

然而传来的只有隔着门的入江奏多闷闷的声音:“小幸,我没事。”

“怎么可能没事!”浅田幸才不信,敲门的频率更急促了些,“我都听到了!奏多,开门让我看看!”

入江奏多哼笑一声:“小幸,这个时候开门进来会让我以为你在发出邀请哦。”

浅田幸一怔,继而反应过来入江奏多的意思,后知后觉意识到不对,面上发燥。她咬了咬后槽牙,瞧着浴室磨砂半透明的门,低声道:“好吧,那你能站起来吗?”

“能——”那厢入江奏多拖长了声音,实则疼得直冒冷汗,尾音尚有些颤抖。他怕浅田幸担心,索性深吸了一口气,压住隐隐的痛意,高声道,“小幸先回房间等着我就好。”

“好。”浅田幸应声,然而仍站在浴室门口不肯离去,她瞧着里头晃动的黑影,不依不饶道:“那你先站起来让我看看你有没有事。”入江奏多叹了声气,心道小姑娘真是难糊弄。他撑着面盆缓缓站起身来,费力地挪到门口。黑影覆盖了大部分磨砂的玻璃,浅田幸比划着自己与入江奏多的身高,确定人没事,才犹犹豫豫地离开了浴室门前。

不多时,浴室门响,浅田幸一个跃步冲出卧室门,正对上入江奏多拄着拐杖慢吞吞往这边来。少年的头发湿淋淋的,仍滴着水珠,顺着脖颈淌到锁骨,又流进松松垮垮的睡衣里去。浅田幸忙迎上前去,上上下下打量着人,确定在外没有明显的伤才稍稍松了一口气,又问:“腿疼吗?”

入江奏多心知待会肯定瞒不过去,索性先一步交了底:“膝盖磕青了。”看着小姑娘骤然睁大的眼睛,他忙补充道,“不是骨折的腿。”这句解释并未让浅田幸好受些,小姑娘扶他到卧室躺上床,又匆匆下楼去寻跌打损伤的药膏。入江奏多躺在柔软的被窝里,心道真是让小姑娘担心了。

入江奏多生得白,那抹青紫在他腿上便更加刺眼。膝盖上一大团淤青触目惊心,浅田幸为他上药都是小心翼翼的,生怕弄疼了人。

入江奏多只是笑:“没那么娇贵。小幸,速战速决吧。”

不料他得来了小姑娘难得的一个白眼。

浅田幸闷声道:“刚刚问你有没有事,你又逞强说没事。”

入江奏多想起浴室那一遭,不禁闷笑。复又道:“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嘛......嘶——轻点,乖。”

fin.

感谢阅读💖

浅田幸

p2梦设自行避雷

*入江奏多梦女注意避雷,可屏蔽tag

看到了可爱滴捏人🥰于是捏之

这个捏捏好萌

p1我翻了一下

p2梦设自行避雷

*入江奏多梦女注意避雷,可屏蔽tag

看到了可爱滴捏人🥰于是捏之

这个捏捏好萌

p1我翻了一下

浅田幸

*入江奏多梦女注意避雷,可屏蔽tag

私设甜品鉴赏家奏多

p2为梦向内容

恭喜入江先生收获一只成功被坑蒙拐骗的小幸🎶🥳

回到对称尺舒适区(躺)

*背景为素材

*入江奏多梦女注意避雷,可屏蔽tag

私设甜品鉴赏家奏多

p2为梦向内容

恭喜入江先生收获一只成功被坑蒙拐骗的小幸🎶🥳

回到对称尺舒适区(躺)

*背景为素材

浅田幸

*入江奏多梦女注意避雷,可屏蔽tag

新pa~

甜品鉴赏家奏多✖️草莓蛋糕精小幸

觉得小人很可爱所以p2单独截了一张🤤

我主页好粉啊哈哈哈但我喜欢😍

*背景为素材


*入江奏多梦女注意避雷,可屏蔽tag

新pa~

甜品鉴赏家奏多✖️草莓蛋糕精小幸

觉得小人很可爱所以p2单独截了一张🤤

我主页好粉啊哈哈哈但我喜欢😍

*背景为素材


浅田幸

*入江奏多梦女注意避雷,可屏蔽tag

各位七夕快乐!✨✨✨

某个时间线里166的小幸和165的奏多,感觉好萌😍

p2是没画完滴新pa图透(扭捏)

*入江奏多梦女注意避雷,可屏蔽tag

各位七夕快乐!✨✨✨

某个时间线里166的小幸和165的奏多,感觉好萌😍

p2是没画完滴新pa图透(扭捏)

浅田幸

【入江奏多梦女】夏日祭

‼️‼️梦女向注意避雷


‼️‼️梦女向注意避雷


‼️‼️梦女向注意避雷

▪️同居已交往设定,私设有

▪️入江奏多✖️浅田幸

▪️是向文手花镜辞约的稿,已获得二传许可

▪️如果可以就⬇️

一年一度的夏日祭向来是少年少女们最钟爱的庆典,约上心悦之人一同出门游赏更是少年人们心照不宣的事实。

至于对入江奏多与浅田幸而言,他们一同在月色下度过了许多个夏日祭,“今夜月色真美”也早已说腻。今年的夏天索性留在了家中,准备依靠往日的爱好消磨时间。

但在浅田幸的强烈要求之下,入江奏多还是换上了浴衣。按女孩的话来说,是“这样才有夏日祭的氛围嘛”。

入江奏多向来不会拒绝浅田幸的请求。...


‼️‼️梦女向注意避雷


‼️‼️梦女向注意避雷


‼️‼️梦女向注意避雷

▪️同居已交往设定,私设有

▪️入江奏多✖️浅田幸

▪️是向文手花镜辞约的稿,已获得二传许可

▪️如果可以就⬇️

一年一度的夏日祭向来是少年少女们最钟爱的庆典,约上心悦之人一同出门游赏更是少年人们心照不宣的事实。

至于对入江奏多与浅田幸而言,他们一同在月色下度过了许多个夏日祭,“今夜月色真美”也早已说腻。今年的夏天索性留在了家中,准备依靠往日的爱好消磨时间。

但在浅田幸的强烈要求之下,入江奏多还是换上了浴衣。按女孩的话来说,是“这样才有夏日祭的氛围嘛”。

入江奏多向来不会拒绝浅田幸的请求。

 

浅田幸将换上浴衣出房间时,毛巾仍搭在湿哒哒的脑袋上。小姑娘下楼环顾了一遭,没见着入江奏多的影子。

甫一思索便猜想到人的所在地,小姑娘趿拉着凉拖往外跑,意料之中地在院中见着了入江奏多。

少年穿的仍是去年的浴袍,深蓝色意外地很适合他。他本就是温和的,深蓝一衬,坐在石桌边的少年愈显沉静。

浅田幸心想,这人刚刚才说自己对夏日祭没什么兴趣,如今倒是候在庭院里等待烟花了。

她于是放慢了步子,轻手轻脚地靠近入江奏多。少年似在假寐,眼镜搁在桌上,对她的靠近毫无觉察。

不曾想刚近了入江奏多的身,女孩的恶作剧还未开始,便先与转过身的人对上了视线。入江奏多一双笑意盈盈的眸子直直地注视着她,唇角一点点上扬。

“小幸,是要给我一个惊喜吗?”少年温声打趣着,握住浅田幸稍稍抬起的手腕,手指不动声色地摩挲着女孩的皮肤,激起恋人的阵阵颤粟。

浅田幸才不肯承认真实企图,瘪了瘪嘴,顺势在入江奏多身边坐下,“是呀。不过被你发现了,现在惊喜没有啦。”

对面的少年故作失落,眸色也暗淡了几分,似乎真是那么回事。他长叹了一声,正欲继续调笑,忽的发觉女孩披散的发丝在滴着水。

水滴从雪白的发梢滑落,在粉色的浴衣上晕染开深色的痕迹,因此也足够显眼,借着月光瞧得一清二楚。

入江奏多蹙起眉,倏地起身,旋至浅田幸身后,抚上人的发丝,果不其然摸得一手湿润。

“怎么不吹干了再出来?”入江奏多沉声道,事实上,这般语气很少出现在他口中。少年似乎永远都是温和的,嘴角一直挂着笑意,偶尔的腹黑也让人生不起气来。

浅田幸张口想要辩解,入江奏多却先一步敲了敲她的脑门。不轻不重,只是一个稍作惩戒的小动作。

“吹了夜风明天没准会头疼。”他说,“现在进屋,我帮你吹。”

浅田幸“哦”了一声,肉眼可见地委屈起来。入江奏多方才察觉到小姑娘情绪的变化,轻轻叹声气,转而把人拥住怀中。

他知道,小姑娘最是好哄,每每委屈了气恼了,抱一抱就不闹了。

果不其然,浅田幸非常受用,女孩回抱住恋人,下意识地把脑袋埋进人胸前蹭了蹭,后知后觉地在人胸前的衣襟蹭上了大片水渍。

抽身便见入江奏多无奈地望着她,浅田幸笑嘻嘻地凑过去在人面颊贴了一个稍纵即逝的吻,罪魁祸首总是让人生不起气来。

入江奏多想,她上辈子大概是只垂耳兔,否则怎么这么招人疼。

 

手指在发丝间游走的感觉对二人来说都非常奇妙,浅田幸总是忍不住去捉弄身后的少年。入江奏多防不胜防,还得防着吹风机将人烫着。

最后也只是吹了个半干,吹风机声一止,浅田幸便起身要往外跑,却被人揽住腰身,轻缓地揉了把头发。

“烟花要开始了!”小姑娘颇为不满,扭头含嗔带怒地看着恋人,后者安抚性地吻了吻她的额头。

“还没开始——先看看你头发吹干没。”

最后二人在庭院里站定,刚巧赶上了烟花的开场。入江奏多虚拥着人,少年的身高优势使得他可以轻而易举地将下巴搁在女孩的肩上。金色的发丝搔着浅田幸的耳畔,有些痒。

她不自觉侧头去看入江奏多,下一刻轰鸣炸响,她恰好在入江奏多的眸子里瞧见了第一簇烟花。

在漫漫苍苍的夜空里,只有烟花是唯一的亮色。而入江奏多的视线从天空转向恋人,眸子里于是只映了一个浅田幸。

“我有那么好看吗?”入江奏多轻笑一声,打趣着放弃烟花只盯着自己瞧的浅田幸,“年年都看,还没看腻?”

“烟花倒也年年都看呢。”浅田幸转身搂住人的脖子,笑吟吟地与他对视,“只是没有你好看。”

 . end

感谢阅读💖

浅田幸

*入江奏多梦女注意避雷,可以屏蔽tag

“好痛QAQ小幸能不能轻一点?”

“…知道痛就不要摔那么多下啊…!”

某个人其实是故意的也说不定✨

感觉奏多演(?)一场比赛要摔好多下哦👉👈

*入江奏多梦女注意避雷,可以屏蔽tag

“好痛QAQ小幸能不能轻一点?”

“…知道痛就不要摔那么多下啊…!”

某个人其实是故意的也说不定✨

感觉奏多演(?)一场比赛要摔好多下哦👉👈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