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全球崩坏

18187浏览    71参与
游离态的鱼群

段子3

(1)一个鬼故事 

   

  “顾眠来了!” 

  …… 

  至今吓活了无数没有见过顾眠的鬼。 

  见过的都没了。 

   

(2)有时戏精上身 

   

  “楚长歌,你不要逼我了!我是不会和你在一起的!我和王胖相恋已久,我就是死也要和他死在一起!” 

  王胖:“……医生,别闹。” 

  楚长歌:“……”(内心思索:或许应该给顾眠找个女朋友了,老这么单身下去不行) 

   

  顾眠:不,不需要,真的。 

  顾眠:我...

(1)一个鬼故事 

   

  “顾眠来了!” 

  …… 

  至今吓活了无数没有见过顾眠的鬼。 

  见过的都没了。 

   

(2)有时戏精上身 

   

  “楚长歌,你不要逼我了!我是不会和你在一起的!我和王胖相恋已久,我就是死也要和他死在一起!” 

  王胖:“……医生,别闹。” 

  楚长歌:“……”(内心思索:或许应该给顾眠找个女朋友了,老这么单身下去不行) 

   

  顾眠:不,不需要,真的。 

  顾眠:我有副本就够了。 

   

(3)大家眼中的顾眠 

   

在售票厅工作人员眼中: 

  顾眠:“我来了,我看到,我征服。”(霸道) 

  顾眠:“我从来不记得我崩过的副本的名字。”(冷酷) 

  顾眠:“不给我票?呵呵。”(电锯警告) 

   

在众多NPC眼中: 

  顾眠:“只有你不敢想,没有我不敢做。”(电锯警告) 

  顾眠:“我要的东西,扛也扛回去。”(绿先生亲身经历) 

  顾眠:“做什么鬼?我们来谈谈人生。”(电锯警告)(死亡警告) 

  顾眠:“人有多大胆,副本多大产。崩掉完事。” 

  顾眠:“从来没有我崩不掉的副本。” 

  …… 

   

在守护者眼中: 

  顾眠是一个娇小柔弱的男子。要好好保护。(小乔) 

  有人要害顾眠?全部杀掉。(小乔) 

  我死没关系,顾眠一定要活下来。(楚长歌) 

  纵然有着爆表的战斗力,他还是个孩子啊……(柳如烟) 

   

在王胖眼中: 

  大腿。 

  粗大腿。 

  纯金大腿。 

  必须抱大腿。 

   

在哥哥眼中: 

  我的妹妹娇小柔弱单纯善良,可总是有鬼要害她。我要保护她。 

  我的妹妹特别没有生活自理能力,我得照顾她。 

  我的妹妹怎么可能喜欢男孩子! 

  我的妹妹怎么可能是男孩子! 

   

(4)别人家的队伍 

   

别人队伍: 

  “坦克顶住!奶妈快来,坦克顶不住了!快点加血!” 

我们队伍: 

  “医生快来,胖子已经往你的位置撤退了,目前满血,不需要加血,尽情输出吧医生!” 

   


游离态的鱼群

段子2

(1)如果全球崩坏是一场宫斗剧……2

  楚楚可怜的王胖,历尽千辛万苦,终于凭借出众的厨艺打动了皇帝顾眠的胃,然而……皇帝的贴身暗卫哥暗卫,闲游心有不满,于是推荐了同族的小红入宫……小红拥有着沉鱼落雁的美貌,同时有着看家护院的本领,很快就收到了皇上的宠幸……同时,楚美人也在暗地里谋划着一场惊天动地的阴谋……

  究竟,王胖的命运会如果……

  欲知后事,请看下回分解。

  

(2)你们啥关系?

  

  “楚小哥,你和医生啥关系?”

  “发小。”

  “医生,你和楚小哥……”

  “青梅竹马。”

  王胖:“!”

  楚长歌:“……”

  

  论发小与青梅竹马的...

(1)如果全球崩坏是一场宫斗剧……2

  楚楚可怜的王胖,历尽千辛万苦,终于凭借出众的厨艺打动了皇帝顾眠的胃,然而……皇帝的贴身暗卫哥暗卫,闲游心有不满,于是推荐了同族的小红入宫……小红拥有着沉鱼落雁的美貌,同时有着看家护院的本领,很快就收到了皇上的宠幸……同时,楚美人也在暗地里谋划着一场惊天动地的阴谋……

  究竟,王胖的命运会如果……

  欲知后事,请看下回分解。

  

(2)你们啥关系?

  

  “楚小哥,你和医生啥关系?”

  “发小。”

  “医生,你和楚小哥……”

  “青梅竹马。”

  王胖:“!”

  楚长歌:“……”

  

  论发小与青梅竹马的区别。

  

(3)顾眠的后宫

  

  冷酷忠犬楚美人

  单纯可爱林小雅

  贴心棉袄小王胖

  情深似海俏哥哥

  怪力乱神大力乔

  沉鱼落雁小红鬼

  神秘妇女柳如烟

  ……

  未完待续

  

(4)特殊名称

  

  “楚小哥,你真的不觉得你的匿名很变态吗?”

  楚美人:“……”

  楚美人:“其实还好。毕竟顾眠还有颜色。”

  医生:“……”

  医生:“呵呵。”

  

  头顶一片呼伦贝尔。

  

(5)顾眠抓鬼诗

  

  大锯换新装,吉他包里藏。

  医生绿油油,大褂潇洒洒。

  知我所来意,逃窜皆惊慌。

  谁比谁更皮?来世再相论。

当米虫多好啊

【恐怖屋&全球崩坏】半日友谊

有点沙雕。友谊向。

陈大锤和顾崩崩真是俩大宝贝。

————

顾眠莫名其妙被投放到了一个副本里,在他根本没买票也没同意的情况下,看来这个副本应该会很危险,不然生活也不至于突然掏出这个大宝贝轧他脸上。

他正了正背上的吉他包开始在附近游荡,和以前的副本不同,这个世界阳光灿烂,人来人往很是热闹,而且这里应该是游乐园,他面前正好有座恐怖屋。

【副本:我有一座恐怖屋】

【内容:这是一座位于九江的恐怖屋,冥婚,鬼校,第三病栋,荔湾镇……这一个个恐怖场景获得了无数人的恐惧与尖叫,而这些场景的背后,究竟隐藏着怎样的惊天秘密……】

【玩家人数:2位】

【主线任务:认识鬼屋老板并且挖掘他的秘密。】...

有点沙雕。友谊向。

陈大锤和顾崩崩真是俩大宝贝。

————

顾眠莫名其妙被投放到了一个副本里,在他根本没买票也没同意的情况下,看来这个副本应该会很危险,不然生活也不至于突然掏出这个大宝贝轧他脸上。

他正了正背上的吉他包开始在附近游荡,和以前的副本不同,这个世界阳光灿烂,人来人往很是热闹,而且这里应该是游乐园,他面前正好有座恐怖屋。

【副本:我有一座恐怖屋】

【内容:这是一座位于九江的恐怖屋,冥婚,鬼校,第三病栋,荔湾镇……这一个个恐怖场景获得了无数人的恐惧与尖叫,而这些场景的背后,究竟隐藏着怎样的惊天秘密……】

【玩家人数:2位】

【主线任务:认识鬼屋老板并且挖掘他的秘密。】

【难度:?】

【副本奖励:根据任务完成度而定】

咦?还有一位玩家,看来是被自己连累了。

“先去逛逛鬼屋。我这是在完成任务,我没有想玩。”顾眠自我催眠般想,希望这个鬼屋能给他带来感动。

————

陈歌一大早就被吓了一跳,黑色手机突然给他颁布了一个奇怪的任务,而且是必须完成的那种。

【噩梦难度:你的恐怖屋迎来了一个神秘的客人,你需要去接待他,并且知道他的秘密。】

(警告!此任务必须完成!)

陈歌揉了揉脑袋,大清早就呆在了鬼屋门口等人,但是一早上也没什么特别的人来,日近正午,游客越来越少,正准备暂时关门去吃个饭的陈歌远远地看见一个呆呆地站在鬼屋门口的人,那人身上穿着件染了血白大褂,背着一个吉他包,在这个充满欢声笑语的游乐园里显得格外出挑。

陈歌敏锐地察觉到这应该就是那个神秘客人了,嗯,穿着白大褂,可能是个医生,但是白大褂上又染着血,背上还有吉他就很奇怪了,说不定是我需要的人才!

陈歌兴奋地想。

————

顾眠正想去鬼屋玩一圈然后再借机接近鬼屋老板,可他发现一个很严峻的问题——他没钱。

这就尴尬了啊!也不知道老板收不收积分。

正当顾眠决定向某位幸运游客“借”钱去鬼屋玩的时候,鬼屋老板带着阳光灿烂的笑容主动走向了他。

“小伙子,不进来玩玩?”

看着顾眠尴尬的表情,陈歌恍然大悟,这小伙子很懂礼貌啊,没带钱不好意思进去玩,陈歌看顾眠越看越满意,这年头什么资源最稀缺?人才啊!什么资源更稀缺?有品德的人才!我一定要让他当我的员工!

顾眠被看得有些不舒服,鬼屋老板的眼神好像要吃了他,但又没有恶意,难道他……看上自己的美色了!顾眠啊顾眠,你真是个罪恶的男人。

两个思维根本不在同一个频道的人相谈甚欢,决定由陈歌带领玩一圈鬼屋。

“我是这儿的老板,陈歌。”

“陈老板好,我是顾眠。”

“顾眠啊……你是做医生的?”

“啊……算是吧。”

“还背着吉他呢,喜欢音乐?”

“也算喜欢。”

“我和你说,我有个员工也喜欢音乐,是一挺精神的小伙,他生前喜欢弹吉他,改天我给你介绍认识认识。”陈歌很热情的领着顾眠直奔第三病栋。

生前……顾眠一方面抓住了这个关键词一方面又警惕陈歌为什么会透露这个给他,难道想鲨了他?

虽然他很想把鬼屋老板吊起来抽,然后问出答案,但是直觉告诉他最好别这样。

他俩一路聊聊聊,忽视了层出不穷的鬼和陷阱,看着顾眠淡定的脸,陈歌真是又欣赏又担忧,小伙子很强啊,这都不害怕,可要是对方不愿意当员工,他该怎么让对方心服口服地留下来呢?他都告诉对方一个重要信息了,不能就这么放他走。

陈歌带着顾眠走到了员工换衣间,一边展示着各种服装和道具,一边说:“小顾啊,想不想来试试我们鬼屋的一大特色,来个角色扮演啊?等会儿就该来不少游客了,要不要玩玩?”

顾眠,顾眠兴奋了!答应,肯定答应。

他和陈歌一样选了碎颅医生的衣服,虽然他自己也有穿白大褂,但是跟精心设计的恐怖道具服还是有差距的,陈歌拿起他的碎颅锤,随口问道:“你想要什么样的道具选一……”

一转身,没想到看见了顾眠正从吉他包里拿出了一个狰狞的电锯。

“……”

“……”

顾眠看着陈歌手里的碎颅锤,陈歌看着顾眠手里的大电锯。

确认过眼神,是同一类人。

“哎呀,没想到啊!小顾你是人!”

“我也没想到,陈老板你也是个人啊!”

两人纷纷发出感概。谁都没注意没注意周身飘过的鬼怪们复杂的眼神。

“这锤子,充满了复古的味道,精心设计的沟壑唤起了人对死亡原始的恐惧,脊椎般的锤柄给他人带来心灵上的震慑,秒啊!”顾眠看着碎颅锤发出声声感叹。

“这电锯,完美地体现了工业时代机械化的美感和人们对强大工具不可抵抗的恐惧,这是时代的结晶,是男人的浪漫,妙啊!”陈歌看着无限电电锯忍不住赞美。

一见如故,相识恨晚的情绪从两人的心底油然而生,就差在坟头拜把子了。

————

两人很是顺利地告诉了对方自己的任务。

顾眠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原来另外一个玩家就是陈歌,不知道系统是怎么判定的,这里明显是不同于他的另外一个世界,可陈歌拥有的黑色手机和他那边所谓的系统很是相似……

而陈歌其实是有些惊讶的,他本来以为世界上只有他一个人有类似黑色手机这样神奇的东西,没想到顾眠也有!等等,一个人有可以说是天命所归,但是两个人有说不定会有第三个,第四个……甚至全人类,难道这是大势所趋,自己只是内测人员?

两个人若有所思,但是没多少时间考虑了,有游客要进入第三病栋了。陈歌顾眠相互打了一个暗号,各自向计划好的地点走去。

“这里好可怕啊,我们快回去吧……”

进来三男两女,其中一个女孩子拉着类似她男朋友的人的手紧张地看着四周。这里我们叫他们女a和男a。

另一个女孩子(女b)拍了拍女a的肩膀安慰道:“别害怕,不行的话你也拉着我。”

男a好像有点不满女b,说:“我会保护好她的,你管好你自己。”

女a好像有点不开心自己男朋友这么说女b:“别这么凶,她是我最好的朋友!”

这时候女a没看到女b向男a发出挑衅的眼神。

男b和男c和另外三个人并不熟,他俩手牵手在后头走也没管前面两女一男的争吵。

而躲在暗处的陈歌和顾眠震惊地看着这一台大戏,忍不住吃了一会儿瓜才出来吓人。

陈歌突然出现,一锤狠狠地抡在了他们面前,巨大的声响一下子锤爆了他们有些放松的心脏。

“啊啊啊啊啊——”

看着男a发出一枝独秀的尖叫吓呆了,女b眼疾手快地拉着女a疯狂奔跑,男b和男c也双双离开,男a才后知后觉地逃跑,只是他逃跑的背影看上去有些孤单和狼狈。

男a很快就迷路了,为了躲避拿着碎颅锤的陈歌,他迅速躲进了一间手术室,没料到眼前的画面差点让他就地飞升。

一个医生拿着把电锯在分尸!

“请勿靠近,手术中。”顾眠被面具闷住含含糊糊地说道,可理智的话语在疯狂的场景烘托下显得更加可怕。

手术台上的衣服有点熟悉……是女a的围巾!

看到女朋友被分尸男a没有冲冠一怒为红颜,只是平静地躺倒在了门前。

虽然你逃跑的样子很狼狈,但是你装死的样子真的很靓仔。

————

傍晚,恐怖屋即将关门,陈歌和顾眠都默认没有追究对方最深的隐秘。

陈歌目送着顾眠消失在夕阳中,半日友谊也值得铭记。

当米虫多好啊

女体顾崩崩。

他真的好可爱。

突然发现一个大宝藏😂

低胸热裤高跟鞋,大概是我的x癖☺️别管他方不方便运动,骚就够了

女体顾崩崩。

他真的好可爱。

突然发现一个大宝藏😂

低胸热裤高跟鞋,大概是我的x癖☺️别管他方不方便运动,骚就够了

游离态的鱼群

段子的总结

  

(2)队伍趋势

  

  楚长歌表情严肃:“如果不制止,我们的队伍将会……”

  奶妈带头往前冲,疯狂输出收人头

  智者扛刀随后走,近身肉搏不手抖

  又有坦克后排躲,家居厨艺样样通

  更有猛鬼压电机,解谜破密皆在手

  ……

  

(3)独特的避鬼法门

  

  “楚小哥,怎么样才能像你和医生那样不怕鬼啊?”

  “你且拿好。”

  “这是?!”

  “拿着这本红宝书,同时在心中默念富强民主文明和谐效果更好。”

  “?!”

  

  楚•社会主义接班人•长歌。

  确认无疑。

  

(4)龙舟节的河里

  

  “楚小哥掉下去了!...


  

(2)队伍趋势

  

  楚长歌表情严肃:“如果不制止,我们的队伍将会……”

  奶妈带头往前冲,疯狂输出收人头

  智者扛刀随后走,近身肉搏不手抖

  又有坦克后排躲,家居厨艺样样通

  更有猛鬼压电机,解谜破密皆在手

  ……

  

(3)独特的避鬼法门

  

  “楚小哥,怎么样才能像你和医生那样不怕鬼啊?”

  “你且拿好。”

  “这是?!”

  “拿着这本红宝书,同时在心中默念富强民主文明和谐效果更好。”

  “?!”

  

  楚•社会主义接班人•长歌。

  确认无疑。

  

(4)龙舟节的河里

  

  “楚小哥掉下去了!”

  “哥哥小红快去营救!”

  然而晚了……

  

  “年轻的顾眠啊,你掉的是这只清纯可爱楚萝莉呢,还是这只情窦初开楚美人呢,还是这只湿答答的,面无表情的,冷酷无情的,楚长歌呢?”

  顾眠:“……”

  顾眠:“正常人才做选择,我顾崩崩全都要!”

  

(5)龙舟节的河里,2

  

  “靠!医生掉下去了!”

  “没有动静。顾眠应该游到别的水域追杀鬼了。”

  “……”

  

  “年轻的楚长歌啊,你掉的是这只……”

  “王胖小乔柳如烟哥哥小红,抄家伙,做了它。”

  

(6)如果全球崩坏是一场宫斗剧……

  

  王胖,一个楚楚可怜,弱不禁风的……在深似水的宫廷里艰难求活。他要面对的,是蛇蝎心肠楚美人楚长歌,还有怪力丫鬟小乔,还有神秘少妇柳如烟……而皇上心心念念着他的白月光林小雅……

  

(7)关于守护者的分析

  1,杀人癖

  目前已知的守护者,楚长歌,柳如烟。

  小乔很可能是。

  守护者应该有一些心理上的问题。比如说楚长歌在林小雅(顾眠的另一个儿时小伙伴)死的时候,笑了;柳如烟有一项身份是杀人犯;小乔对于死人表现出兴奋,杀人表现出淡定。

今天依旧没有长高

[歌眠]不要乱搞

深夜摸鱼

无脑糖,信我!

所以还是感觉像老夫老妻相当清水呢


1.

车外的气温直线下降,冷得像个冰窖。

身娇体弱的胖子裹着被子缩在车厢的角落里,一边吸溜鼻涕一边惊恐万分的看着零下四十度的温度计。尽管他并没有把自己缩成理想中小小的一团。

楚长歌照旧顶着他那副金丝眼镜,黑色的毛衣看上去非常单薄。好在他维持住了自己的逼格,没有像胖子看上去那么……那么……像个傻子

路上的雪已经积攒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程度,街上没有一个人——也许是有的,等冰雪消融后他们自然会为人们所发现。大部分人都躲在自己看上去很安全的家里,也有一部分人不能忍受严寒的折磨,悄无声息的死在自己看似安全的家里。

现在随便...

深夜摸鱼

无脑糖,信我!

所以还是感觉像老夫老妻相当清水呢


1.

车外的气温直线下降,冷得像个冰窖。

身娇体弱的胖子裹着被子缩在车厢的角落里,一边吸溜鼻涕一边惊恐万分的看着零下四十度的温度计。尽管他并没有把自己缩成理想中小小的一团。

楚长歌照旧顶着他那副金丝眼镜,黑色的毛衣看上去非常单薄。好在他维持住了自己的逼格,没有像胖子看上去那么……那么……像个傻子

路上的雪已经积攒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程度,街上没有一个人——也许是有的,等冰雪消融后他们自然会为人们所发现。大部分人都躲在自己看上去很安全的家里,也有一部分人不能忍受严寒的折磨,悄无声息的死在自己看似安全的家里。

现在随便翘开一家,肯定会发现几具冻僵的大体老师❶吧。顾眠手搭在灵车的方向盘上,漫无目的的想到。

顾眠的衣领大敞着,白大褂下摆上沾了几点不可描述的液体,毛衣领低到几乎能看见他的锁骨。偏偏本人还没有什么作为,任凭它就这么敞着。

楚长歌张了好几次嘴没发出声音来,索性幽幽叹了口气,走过去轻柔的给顾眠戴上了围巾。

胖子不服,胖子想哭,胖子也想要这待遇。


2.

寒冬之后是万物复苏的春季。

厚厚的积雪几乎瞬间就融化成了春水,紧接着绿色的藤蔓缠绕起来,交织纵横,像童话里的魔豆一样迅速长了起来,牢牢覆盖住了严冬最后一点影子。

那藤条生长极快,几天的时间已经开出了花朵,大朵大朵艳丽的花,聚在一起竟久违的看出了云的效果。

仗着天气稍暖和一点儿了,顾眠就开始放飞自我:今天是白大褂配衬衫,明天是白大褂配T恤。总之一天比一天神奇。

那天顾眠终于忍不住了打了个喷嚏,楚长歌就抓到了医生的把柄。以“现在是春天,你身娇体弱多病,不能吹风”为借口勒令顾眠听从组织安排。

顾眠是什么人呐,那是和鬼都能干起来的奇男子!于是他不甘寂寞,去跟小楚同志理论。

理论没成功,美人计倒是很有效果。



“嘶,楚长歌你是属狗的对吧。”

“不是啊。你最好趁现在思考一下待会儿怎么跟胖子交代。”

“……”

“你下次再这么乱搞我就真下手了啊。“



❶:因为怕被和谐掉啦


小红:唉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

哥哥:妹妹妹妹妹妹妹妹妹妹妹妹嘤!

喵老板

我太难了我竟然把吉他包记成小提琴盒了嘤嘤嘤小提琴吉他傻傻分不清

曾经有一次做副本

顾眠正和他心爱的电锯一起

让一只鬼欲仙欲死

并发出了销魂的娇媚的喘息

突然他想到

胖子似乎还在被另一只鬼追杀

再不去营救

可能就要歇菜了

他想到这里

打了自己一个巴掌

锯鬼的时候怎么可以想其他无关紧要的东西呢!

曾经有一次做副本

顾眠正和他心爱的电锯一起

让一只鬼欲仙欲死

并发出了销魂的娇媚的喘息

突然他想到

胖子似乎还在被另一只鬼追杀

再不去营救

可能就要歇菜了

他想到这里

打了自己一个巴掌

锯鬼的时候怎么可以想其他无关紧要的东西呢!

今天依旧没有长高
冬天是戴围巾的日子! 话说我画...

冬天是戴围巾的日子!


话说我画的真的一点也不像啊

(对不起我有罪)

冬天是戴围巾的日子!




话说我画的真的一点也不像啊

(对不起我有罪)

喵老板

标题这玩意儿太难了 我竟然会错别人的意了 好尴尬怎么办怎么办有的救吗

1、健身

胖子一脸愁苦的蹲在地上

皱着一张肥嘟嘟的如盆大脸

“其实我以前是试过减肥的

我也办过一张健身卡

可是整整7个月

我的体重一点下来的意思都没有

也许我应该亲自过去看看 到底除了什么问题”

顾眠打了个响指

“你还想减肥吗?”

胖子:?

顾眠手指搭上吉他包

“我去抓只鬼来 让它在后面追你”


2、嘴瓢

顾眠曾经和楚长歌拌嘴

他一边拉吉他包的拉链一边说

“楚长歌你个日狗的 

我今天就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楚长歌面无表情

“你...是狗?”

事后楚长歌坐在病房里

脸色深沉 

“真不是我打不过 ...

1、健身

胖子一脸愁苦的蹲在地上

皱着一张肥嘟嘟的如盆大脸

“其实我以前是试过减肥的

我也办过一张健身卡

可是整整7个月

我的体重一点下来的意思都没有

也许我应该亲自过去看看 到底除了什么问题”

顾眠打了个响指

“你还想减肥吗?”

胖子:?

顾眠手指搭上吉他包

“我去抓只鬼来 让它在后面追你”


2、嘴瓢

顾眠曾经和楚长歌拌嘴

他一边拉吉他包的拉链一边说

“楚长歌你个日狗的 

我今天就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楚长歌面无表情

“你...是狗?”

事后楚长歌坐在病房里

脸色深沉 

“真不是我打不过 

只是我不能打自家媳妇而已”


苗老板碎碎念

有没有人啊有没有人啊我太无聊了这是什么绝世冷坑

这个坑坑里有水水里有钉钉上抹毒毒里又蛊蛊中有屎屎里有糖(有病病?)

太太们我就靠你们过活了

生活不易沙雕续命 那么问题来了 

哪个好心人能给我推几本沙雕小说呢?

要男频最好是灵异类的 QwQ

朱雀桥

长歌未眠

非典型哨向AU


战国背景及幼年双实验体设定


cp楚长歌×顾眠,有轻微的逆向因素

指挥员总督楚长歌×敌方战争兵器顾眠


非典型预警,向导×哨兵

意识流,以及很雷,真的很雷


鹊咕咕专用龙卷风文笔,错字是个人特点!

和和气气憋生气,能鸽善鹅鹊咕咕


链接评论请

非典型哨向AU


战国背景及幼年双实验体设定


cp楚长歌×顾眠,有轻微的逆向因素

指挥员总督楚长歌×敌方战争兵器顾眠


非典型预警,向导×哨兵

意识流,以及很雷,真的很雷


鹊咕咕专用龙卷风文笔,错字是个人特点!

和和气气憋生气,能鸽善鹅鹊咕咕



链接评论请

三杯
医生 说起来最近看的小说主角都...

医生


说起来最近看的小说主角都姓顾欸!(揍

医生


说起来最近看的小说主角都姓顾欸!(揍

鶴泽
一个是咕咕一个是鸽鸽,鸽子组。...

一个是咕咕一个是鸽鸽,鸽子组。确信

是难得一见的,不让当头像的图。

一个是咕咕一个是鸽鸽,鸽子组。确信

是难得一见的,不让当头像的图。

子浔

Flower(上)

 #养花人顾眠和偷花贼楚长歌的故事

#激情写文,勿讲究

#全部都是私设

这是顾眠最后一次巡视自己的方寸领土。它被笼在通透的四方穹顶之下,在他的感官里,委屈得像鸟折断的羽翼。

花长在这片血肉上。

它是祸乱的根源,是战争,饥荒,疾病,是浸在颓败迷乱中的某些东西,烂在骨子里。但人类却认为它能开出花开,在神明的注视下建起盈着生机与希望的乌托邦,像他们同样认为腐殖质中隐藏着貌不惊人的养分一样。

所以沟通神明的通天塔被搭造出来,连同他这个世间不幸的象征也被抓了进来,成了花的饲者。

这是一个巧合。以前以自身灾厄闻名于世的养花人足有十几人,可大多没养几天就死于厄运带来的飞来横祸,最后只剩下他还活着——于是不愿意也...

 #养花人顾眠和偷花贼楚长歌的故事

#激情写文,勿讲究

#全部都是私设



这是顾眠最后一次巡视自己的方寸领土。它被笼在通透的四方穹顶之下,在他的感官里,委屈得像鸟折断的羽翼。

花长在这片血肉上。

它是祸乱的根源,是战争,饥荒,疾病,是浸在颓败迷乱中的某些东西,烂在骨子里。但人类却认为它能开出花开,在神明的注视下建起盈着生机与希望的乌托邦,像他们同样认为腐殖质中隐藏着貌不惊人的养分一样。

所以沟通神明的通天塔被搭造出来,连同他这个世间不幸的象征也被抓了进来,成了花的饲者。

这是一个巧合。以前以自身灾厄闻名于世的养花人足有十几人,可大多没养几天就死于厄运带来的飞来横祸,最后只剩下他还活着——于是不愿意也好愿意也罢,他被安了个美其名曰神圣的职分,在这座高塔里被好吃好喝地供着。

只是为了养花。

他收回视线,眼睛在幽暗中映出窗外稀薄的万家灯火,或者说也许是灯火的光点,只不过是他一厢情愿。他盯着那扇唯一的天窗,风从这里经过,那是日夜和四季潜进的地方——

他在等一个人,一个从不失约的人。


——

第一次见到楚长歌时,他从那扇天窗外落下来,动作干脆没有惊动任何人。顾眠下意识地认为他是个贼。

偷花贼。

尽管顾眠对这朵花一点尊敬的意味都没有,但这并不代表其他人对这朵象征神赐的花没有想法,偷花贼数不胜数,除去被门外的护卫干掉的以外,顾眠自己就解决过不少想要对他下黑手的偷花贼——那把搁在中庭的电锯可不是摆设。

但行动这样利索的,楚长歌是第一个。

顾眠下意识就抡起了自己的锯子,但楚长歌不为所动,他瞥了一眼那朵待放的花,对着染血的电锯,脸色没什么变化。

鬼使神差地,顾眠觉得他不像是来偷花的。

“我不是来偷花的。”

像是看破了顾眠的心思,楚长歌这样说道。

偷花贼当然不会说自己是偷花的。顾眠刚生出这个念头,试图从他的眼睛里看出一些什么来,都说眼睛是心灵之窗,顾眠只在窗后看到了一堵封死的墙。

“我叫楚长歌,以后是你的守护者。”

那双眼睛无机质地沉淀在那里,像一潭掀不起波澜的死水。顾眠在里头琢磨着挣扎了几下,不知不觉地陷了下去。

没由来的,顾眠放下了电锯。


——

楚长歌知道很多事情。

他是掐着点到的,大约是傍晚的时候,他会准时地从天窗上落下来,捎来几个城里用来消遣的故事见闻,楚长歌的语气是很淡的,顾眠要听得很仔细才能听出来他说的到底是肯定句还是疑问句。所以每到楚长歌讲话的时候,顾眠总是听得很认真,他侧着头,下巴倚在手背上,眼睛眯起来仿佛缀着光,有时候听着听着就笑了。

并不是因为讲的事情很有趣,楚长歌讲故事的水平着实不高,再精彩的绯事从他的口中转述出来都像是在背诵某种既定公式。

只不过是因为有人与他聊天而已,以前从来没有人愿意离他这么近。高塔里他的所有要求都会被满足,除了让别人进来,所以满打满算,他已经接近三年没跟人正常地聊过天了。

他有时候也会跟楚长歌说起自己的事情,讲起那些不例外以他人死亡结尾的故事,以及那条比故事还要戏剧化的人生轨迹。楚长歌比起做说书人更适合当听众,尽管他只是静默着坐在那里,虽然没什么反应,但顾眠知道他在听。

他半枕在自己的臂弯里,发丝柔软顺从地贴在脸上,他通过这些缝隙看到楚长歌的样子,好让自己的打量不那么明目张胆。但楚长歌明显注意到了他的视线,顾眠从这个眼神中品出一丝问询的意思,这是他最近才掌握的新技能。于是他偏过头不再看他,迷迷糊糊间阖上了眼睛。朦胧的睡意在谈话声中滋生,他恍惚间梦见了他无暇顾及的春暮,填充着奢侈的蜜色,甜腻地化在地上。

顾眠睡了个安稳觉。没有厄运灾难横行的土地,一夜好梦。



恶意程序
是顾医生 。。我尽力了 医生太...

是顾医生


。。我尽力了


医生太惨了我好难受啊啊

是顾医生


。。我尽力了



医生太惨了我好难受啊啊

曼达曼达呀
顾眠:来呀,造作呀 鬼:虽然我...

顾眠:来呀,造作呀

鬼:虽然我不是人,但你是真的狗

顾眠:来呀,造作呀

鬼:虽然我不是人,但你是真的狗

学什么习滚去画画

看了新章把之前摸的放出来

我好菜啊.jpg

p2是看恐怖片看哭的梗

看了新章把之前摸的放出来

我好菜啊.jpg

p2是看恐怖片看哭的梗

鶴泽

冷酷无情楚美人

高岭之花顾崩崩

皇家御厨王胖子

冷酷无情楚美人

高岭之花顾崩崩

皇家御厨王胖子

凤小钰

最新一章里,说医生最后一个朋友没了的时候,楚长歌洋溢起了发自内心的笑容,会不会是觉得碍事的电灯泡终于熄了,医生只有他一个朋友了,不由自主的笑出声,我这样想会不会很变态,毕竟楚美人也是被人推出去救了的
[图片]

最新一章里,说医生最后一个朋友没了的时候,楚长歌洋溢起了发自内心的笑容,会不会是觉得碍事的电灯泡终于熄了,医生只有他一个朋友了,不由自主的笑出声,我这样想会不会很变态,毕竟楚美人也是被人推出去救了的

喵老板

上小学的时候

曾经有一道语文题是这样的

照例子写词语:琴棋书画 梅兰竹菊

楚长歌侧头 

只见顾眠在卷子上写了

吃喝嫖赌

魑魅魍魉

妖魔鬼怪

牛鬼蛇神

还有另一题是这样的

一()不()

例:一丝不苟

楚长歌又侧了侧头

只见顾眠在卷子上写了

一丝不挂


上小学的时候

曾经有一道语文题是这样的

照例子写词语:琴棋书画 梅兰竹菊

楚长歌侧头 

只见顾眠在卷子上写了

吃喝嫖赌

魑魅魍魉

妖魔鬼怪

牛鬼蛇神

还有另一题是这样的

一()不()

例:一丝不苟

楚长歌又侧了侧头

只见顾眠在卷子上写了

一丝不挂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