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全职法师

89945浏览    559参与
一世安然

不是Alpha 又如何!3

安然我又回来了!

刚快递过来的手机……

ABO类型,随心更。

以下正文!

————————————————

      这次世界青年大赛以中国夺冠而告终。


       不过,据曾经面对莫凡的国家表示,他们极度不服!现在Beta是被世界极为看重的,他们要是真把莫凡打残了,最终还是他们遭秧!


      当然,具体到底是根本打不过莫凡,还是真想手下留情就是后话了……实际上...

安然我又回来了!

刚快递过来的手机……

ABO类型,随心更。

以下正文!

————————————————

      这次世界青年大赛以中国夺冠而告终。




       不过,据曾经面对莫凡的国家表示,他们极度不服!现在Beta是被世界极为看重的,他们要是真把莫凡打残了,最终还是他们遭秧!




      当然,具体到底是根本打不过莫凡,还是真想手下留情就是后话了……实际上,也没几个人相信他们的话。你怕不是在逗我!为啥我们从比赛中压根没看岀来?怜香惜玉呢?(……这家伙不需要吧?)




      这世界上总有一些不要命的人,对于莫凡,各个国家都商量了一下,最终觉得,这样的人才干嘛不拐?莫凡毕竟是个Beta ,将来一定会寻找一位Alpha 做伴侣的,还不如先下手为强!




       有句话叫做“理想很丰满,现实很残酷。”虽然有这想法,但没有一个国家成功。所有想要拐人的,无一被中国国家队人员,以队长为首给轰了出来。连莫凡的人影都没有见到!




       中国队:呵,当我们这些Alpha 是摆设吗?更何况,莫凡怎么可能同意!只要一提到他的性别,莫凡身边的温度就会急剧上升,隐隐还有雷光闪烁……如果你不想找死,请立即停止当前话题!赶紧跑路!说不定还有一条命……




      赵满延算得上近水楼台了。之前他便跟莫凡一个宿舍,Alpha 和Beta 在同一个宿舍挻少见的,更何况像莫凡这种性知识极其缺乏的!赵满延发誓,要不是这家伙实力足够强,没人感追求他,那么,莫凡早就被人稀里糊涂的上了!而且还是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的那种!



 

      当然 ,其实赵满延也有这想法的,但他还没这胆子……尤其在了解莫凡的实力之后,他仔细揣摩一下,觉得还是小命重要……也不知道为什么莫凡会认为中国国家队中没有人对他有想法!




       









       

      


白竹公子

全职法师阅读体1

   在圣裁院风波后,莫凡打算好好的休息一下,修修炼,耍耍虎,调戏调戏自己貌美如花的老婆,小日子过得无比幸福。至于赵满延和穆白这俩货也在凡雪山住下了,每天见个面喝个酒。剩余时间么也在各干各的。

  下午阳光灿烂,莫凡躺在一块草坪上,他用手拔了一根草叼在嘴上,看着自己的小闺女和老狼玩成一片。他笑了笑用手遮住了太阳,就这么睡了过去。

  过了不知多久,一个如同谷歌生硬的声音在莫凡耳边响起

【全职法师下载完毕……是否阅读】

莫凡猛然睁开眼,发现自己处在虚无之中,他尝试去链接星轨,可是发现这里根本没有办法使用。他强迫自己冷静...

   在圣裁院风波后,莫凡打算好好的休息一下,修修炼,耍耍虎,调戏调戏自己貌美如花的老婆,小日子过得无比幸福。至于赵满延和穆白这俩货也在凡雪山住下了,每天见个面喝个酒。剩余时间么也在各干各的。

  下午阳光灿烂,莫凡躺在一块草坪上,他用手拔了一根草叼在嘴上,看着自己的小闺女和老狼玩成一片。他笑了笑用手遮住了太阳,就这么睡了过去。

  过了不知多久,一个如同谷歌生硬的声音在莫凡耳边响起

【全职法师下载完毕……是否阅读】

莫凡猛然睁开眼,发现自己处在虚无之中,他尝试去链接星轨,可是发现这里根本没有办法使用。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对这一片虚无,道:“你为什么把我抓到这里来”。 

  原本虚无一片的空间里多了一个大屏幕,上面映着一本书。莫凡看了书名倒是没什么,不过当他看到自己带着俩媳妇当封面的时候,他大大的震惊了,这那不成是写自己的??

  【为了庆祝全职法师动漫第四季即将开播,所以作者乱决定让您了解一下自己】

  “了解个毛线,我会不清楚自己的故事?”莫凡骂道,神他母亲的了解一下故事自己的故事自己记得最清楚。

  【正在传送……】

  天空中忽然出现了一道裂口一大堆人从上面掉了下来,莫凡定睛一看,这掉下来的有穆白,赵满延,张小候……这这这这是把自己身边的人全搞过来了吧!

“woc,这tm搞什么呀”老赵捂着自己的脑袋说

“这里是........”穆白皱着眉看了看四周。

“老赵,绿茶!这里!”莫凡朝他们挥了挥手。

  随着人越来越多,整个地方都吵起来了,人们有疑问的,有谩骂的……

这时冰冷的女声传来。                                     【请各位安静,接下来我要给大家看一本小说,这里的时间相对于外界是静止的,大家可以不用担心,看完小说,我就送你们回去】

说完这番话,银色的屏幕中翻开了这本小说。

“这不是你吗你看封面。”老赵凑到莫凡耳边道

“woc,我也不知道是咋么回事。”莫凡炸毛道

1

穆白看着这些字,眼睛瞪大了,这好家伙不是自己初中那会事吗,完了完了黑历史啊草。

  莫凡忽然想起,这时自己刚刚才掉到魔法世界,摸底考了个6分那时候。

   看着当时自己说的话,穆白静静的扶了扶额,当时的自己如果知道莫凡26岁当上禁咒法师,自己会不会直接自杀。  

  “莫凡模拟考你你你才6分!”赵满延一脸诧异,他知道莫凡魔法理论差,可是也不至于差成这样吧。

  听到这番话,莫凡只想呵呵他一脸。你试试你前一天还在语数英物化中当学霸,第二天就被送入魔法学校中,你看看你能考几分。。


“你真的是从别的世界过来的。”穆白惊叹道。

“我说了,你们不信啊。”莫凡大大咧咧的说。

“你的意思是你没有学过任何魔法直接上的高中?”老赵问。

  这真是搞笑了,自己这九年义务魔法教育是白学了吗,为什么从别的世界来的直接轻轻松松吊打自己啊老天不公平啊。

(未完待续)

作者有话说:这是作者第一次写阅读体,文笔全废,懒得一批,请各位大佬给一些建议,另外就是作者是初三学生,放假可以更,平日里要上课,所以请大家多多包涵,再次感谢大家白竹,会更加努力的。

一个爱挑事的小号

佳句积累

乱叔写过的那些佳句——


《联盟之谁与争锋》中:


余竟:

“爸爸这一生都是失败的,失败的让我绝望,但唯独有了你......你一直都是......一直都是......都是爸爸最大的骄傲!!”


余洛晟:

“宁愿做诚实的坏人,也不做虚伪的君子。”


“赢,荣华富贵,完美逆袭;输,继续接受异样目光,重新开始。”


“你现在是我们中国的选手你知不知道!”

——“所以我更不能向他们低头哈腰!!”


“it is not game, is war.”


《全职法师》中:


莫凡:


“...

乱叔写过的那些佳句——



《联盟之谁与争锋》中:



余竟:

“爸爸这一生都是失败的,失败的让我绝望,但唯独有了你......你一直都是......一直都是......都是爸爸最大的骄傲!!”



余洛晟:

“宁愿做诚实的坏人,也不做虚伪的君子。”


“赢,荣华富贵,完美逆袭;输,继续接受异样目光,重新开始。”


“你现在是我们中国的选手你知不知道!”

——“所以我更不能向他们低头哈腰!!”


“it is not game, is war.”





《全职法师》中:



莫凡:


“要么安于现状,要么改变现状,改变总是要付出的,在那个层次都一样。”


“面目可恨的人绝对不是那些去嘲笑弱者的人,而是已经在卑微,服从,自闭中根深蒂固,要挤出一点点骨气都没有的废人!”


“人的心理往往就是那样,一旦被虐到一定低的程度,若是稍有一点进展都会得到慰籍。但是认真想起来,这和他们的初衷的想法已经离了十万八千里。”


“每个人都有贪生怕死的权利,可是在这样一个校园里根本没有任何生命危险,居然连一点点骨气都挤不出来,没有一个面对不可能而去挑战和突破的决心......这是一种无比自私的表现,跟懦弱,跟自卑毫无关系。”


“人真正感受到惶恐的不知所措时,看到别人逃走,似乎有一条自觉安排好的逃跑路线,而你没有,不知道去哪又眷恋不想离开,于是慌张的失去自我。可一旦看到那么多人不愿意走,都要拾起武器与敌人抗争,那么惶恐不安反而会渐渐消失,不需要去做过多的思考,要做的就是捍卫,战斗到筋疲力尽,有的时候触及内心深处的事情,人反而会变的简单,执着。”



穆宁雪:


她姓穆,就是姓穆,与那个穆氏世族可以没有任何关系,但这个姓她是堂堂正正拥有的, 不需要更改,更没有理由要更改!她会澄清的!向所有人澄清!”



赵满延:


“不散的人心,才是雄厚之力。”








你的点赞是对我积累的认可

糕死了

重置老图第三弹

魔王凡哥

不是原著的恶魔化是自设AU的魔王凡哥

其实压根儿没画完就是个草图,但我真的懒得画了,有时间细化吧【呆滞脸】未完摸了

重置老图第三弹

魔王凡哥

不是原著的恶魔化是自设AU的魔王凡哥

其实压根儿没画完就是个草图,但我真的懒得画了,有时间细化吧【呆滞脸】未完摸了

莫名喜欢受
魅魔凡,画的很快乐,就是不敢妄...

魅魔凡,画的很快乐,就是不敢妄图上色

魅魔凡,画的很快乐,就是不敢妄图上色

秀儿中的战斗机

全职法师阅读体

第三章


往下


再往下


加油马上就翻到了


啊一声,作者被一刀砍死了


本文太监


等到什么时候我回来,在更新,作者要换号了,拜拜


原因是:魔道太乱了,受不了,如果有一天你在别人的号里看见我的文...



第三章














往下











再往下




















加油马上就翻到了



















































啊一声,作者被一刀砍死了



本文太监



等到什么时候我回来,在更新,作者要换号了,拜拜



原因是:魔道太乱了,受不了,如果有一天你在别人的号里看见我的文,别激动,那个很可能就是我




这个是我小号的封面


略略略




占tag致歉

白夜松

对于穆白

看动漫的时候:啧,也就那样吧,屌什么屌,切


看小说的时候:啊啊啊穆白,好帅好帅好帅啊啊啊,好喜欢


看同人的时候:啊~白白和老赵嘿嘿嘿嘿哈哈哈

看动漫的时候:啧,也就那样吧,屌什么屌,切


看小说的时候:啊啊啊穆白,好帅好帅好帅啊啊啊,好喜欢


看同人的时候:啊~白白和老赵嘿嘿嘿嘿哈哈哈

七伪-学习使我快乐使我学习

【全职法师】脑了一下凡哥的灵火灵雷魂火魂雷能变成人的话……

ooc预警


为啥我不会画画呢??我咋就不会画画呢!!!


私设凡哥177左右,所以凡哥多高啊?


本来还想脑了夜煞的人设,贪财(精魄)小哥哥,做什么都要交易,不过……不打架交易个鬼……下(咕)次(咕)再(咕)说(咕)


暴君荒雷刚开始脑的是暴君,一言不合就噼里啪啦火花带闪电(其实就是打架狂魔),但是刷b站的时候我关注的一个up主读的总裁语录,然后就脑偏了(甚至想找个机会全用上)


小炎姬打着大大的哈欠从契约空间里飞出来,准备坐在莫凡爸爸的肩上。


咦?


小炎姬的小短胳膊努力伸长揉了揉眼睛,一脸懵逼的看着她的“王座”上坐着一个比她还小一点的小娃娃。...


ooc预警


为啥我不会画画呢??我咋就不会画画呢!!!


私设凡哥177左右,所以凡哥多高啊?


本来还想脑了夜煞的人设,贪财(精魄)小哥哥,做什么都要交易,不过……不打架交易个鬼……下(咕)次(咕)再(咕)说(咕)


暴君荒雷刚开始脑的是暴君,一言不合就噼里啪啦火花带闪电(其实就是打架狂魔),但是刷b站的时候我关注的一个up主读的总裁语录,然后就脑偏了(甚至想找个机会全用上)




小炎姬打着大大的哈欠从契约空间里飞出来,准备坐在莫凡爸爸的肩上。


咦?


小炎姬的小短胳膊努力伸长揉了揉眼睛,一脸懵逼的看着她的“王座”上坐着一个比她还小一点的小娃娃。


玫红色的头发,和她基本上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脸,褐红色的小裙子,晃荡着的小腿。


“呤呤呤!!!”小炎姬发出了愤怒的声音,你个小娃娃离开宝宝的地盘!!


莫凡伸手摸了摸小炎姬的头:“好好认识一下。小炎姬以后要罩着玫炎小妹妹。”


小炎姬:“???”


玫炎抬头看了小炎姬一眼:“莫凡,一个话都不会说的小孩儿而已,我照顾她才对吧。”


板着一张瓷娃娃一样的嫩脸,用着成年人的口吻,连小炎姬都看不下去了。


“呤呤呤呤呤~~~”哈哈哈你比我还小呢,还说我。


“叫哥哥。”莫凡弹了一下玫炎的头。


“我只是长得比较小而已。”撇嘴。


“莫哥哥~~~~”甜度五十个+的声音传来。


莫凡无奈:“劫炎姐姐,您大人有大量,放过小人吧。我上次差点就准备去雪雪面前剖腹谢罪以示清白了。”


一簇簇褐红色的火焰在莫凡面前汇成了一个高挑又性感的御姐。她火焰般跳动的头发扎成单马尾,虽然是冬天,但仍然是火红色的短袖短裤,光是靠近她,就能感觉到温暖。


“哈,不是你先口花花的吗?我帮你老婆们管管你,小凡凡~”莫凡1米7多的身高在劫炎1米85下也不够看。


“别玩了,小心心夏用她楚楚可怜的眼神看你……”烈霞的头在天上飘着对劫炎发出了嘲笑。


“闭嘴!”


“……然后你再次保护欲发作把莫凡隔离开十万八千里……”


“混蛋烈霞!!!”劫炎飞起来。


“……所以你被莫凡锁了半年没能化人。”烈霞的大波浪发型在空中飘来飘去,劫炎连根头发丝都没碰到。


“你俩玩个鬼啊,都是火焰化的,连实体都没有,怎么可能碰到啊!!”玫炎吐槽。


……说实话这画面够诡异的,一个人头在天上飞,后面追个人。


“莫凡,你这是在玩火。”暴君荒雷突然在莫凡身边出现。


“大哥,我最佩服你的就是你每次都能把总裁语录说得一本正经,有的时候还很有道理。”莫凡扶额。


暴君荒雷歪头。


“别卖萌了,赶紧让两个姐姐停手啊。”


暴君荒雷抬手,空气噼里啪啦的闪着电火花,在烈霞和劫炎身上留下了不知多少的荒雷之痕。


“等等等等,手下留火!”


晚了。


暴君荒雷握拳,空中一道粗大的雷劈下,两个魂火精直接给劈散了,成了一坨坨的火焰。


“她们是你的同事啊!同事啊!”


“莫凡,我还从来没有尝试过被人拒绝的滋味呢,很好……”


“对,我又成功地吸引了你的注意力是吗?你叫暴君,不是霸道总裁好吗!!”


“哥哥别生气。”千钧瓷娃娃揪了揪莫凡的衣角。


“还是千钧……???千钧小混蛋你给我回来!!回来!来!”


千钧一个空间震荡把吃瓜看戏的玫炎荡了下来,抱着就跑。


“我好累……魂火是不省心的御姐,魂雷是脸盲的憨憨总裁,灵火灵雷一点都不顾及身边没有女友的主人,绯火还不会化形。小炎姬来让爸爸抱抱,还是你贴心。”


“呤呤~~”现在想起宝宝的好啦?哼,宝宝吃醋了!宝宝找老狼叔叔玩去啦!



秀儿中的战斗机

我又回来了

[图片]
[图片]本来都清除了,看到有人话我又重新发了一遍,并且把我之前重做的也发了


@陈情 


账号即将搬迁,搬迁完了之后就恢复更新,最近实在懒得更


本来都清除了,看到有人话我又重新发了一遍,并且把我之前重做的也发了


@陈情 


账号即将搬迁,搬迁完了之后就恢复更新,最近实在懒得更

流壑风张.

全法.白凡.恒长.

  不知道是什么产物。

  本想写是个全员都在的仙侠长篇,然后莫名就成了这个。

  大概是个古玄仙侠之类的世界观,也有妖魔。

  设定请尽量自行体会。自个儿也不知道是什么系列。

  人间迷惑行为之你也不明白你在写什么。

  可能算废稿。缺了很多剧情。可能打算以后开个连载补补???

  我可能真的不喜欢写人名儿。沉思。

  ooc归我。这儿什么都废,基本不能看,还短。慎入。

  _______________

  穆氏为仙门望族,但旁支子弟并不受大族关照,更何况旁支庶出。他虽深居修行,修为确也愈发精深,且通药理。然亦不能为族之所重,后便离开族地周游寻方,最后于一临海之城作一画师度日。

  这城相对是建的晚的,厚重坚...

  不知道是什么产物。

  本想写是个全员都在的仙侠长篇,然后莫名就成了这个。

  大概是个古玄仙侠之类的世界观,也有妖魔。

  设定请尽量自行体会。自个儿也不知道是什么系列。

  人间迷惑行为之你也不明白你在写什么。

  可能算废稿。缺了很多剧情。可能打算以后开个连载补补???

  我可能真的不喜欢写人名儿。沉思。

  ooc归我。这儿什么都废,基本不能看,还短。慎入。

  _______________

  穆氏为仙门望族,但旁支子弟并不受大族关照,更何况旁支庶出。他虽深居修行,修为确也愈发精深,且通药理。然亦不能为族之所重,后便离开族地周游寻方,最后于一临海之城作一画师度日。

  这城相对是建的晚的,厚重坚稳城墙拒妖魔千米于之外。

  城主则是个平日不见影的,城中人大多并不识他,只坊间传闻至少应活了上百年,可驭万象而最善控火。

  他来时便已是深冬,再过了些时便至新年,天命际会识得一少年。

  他并不知道少年去过哪里,也不清楚他到底做什么事。仅知其名姓,但四海与之同名者必也甚多,不好妄断。而少年也说兴许萍水之缘而已,倒不必那么清明。

  但那日初逢之时,他确也从少年眸色中窥见了些许类似于失而复得的惊喜,想来兴许是一时错认,空欢一场。

  少年名唤莫凡,恰与那城主也是同名。不过他听闻城主虽极少露面,却也是一勇猛无双所向披靡的,不应如此模样。

  后来少年同他讲他游荡四方,极少停留在一地。于他想象之中,少年必是披星月泛舟于山海之间,水波漾过冷夜耿耿,也曾沐暮色晨光走马于古道,长剑扫落杏花的。

  少年来信断断续续,似乎都为一时兴起所致,也常寄他些许应属各地的四时风物。而至风雪又临人间之时,一年随华焰乍起之时,万籁吹奏笙歌之时,少年便真正乘一狼兽自雪夜归来,丝毫不沾染晶莹霜色。

  有一年也不知从哪里携来一副冰笔雪砚,似含一汪秋水清湛如凝,周身皎皎浮汇流光,但那笔那砚都是极冷的,他也生而体极寒凉似坠冰窟,少年的掌心指间却都温热至极。交递仅一瞬,刹那失神随隐于眼底的流光转瞬即逝。

  有一年末他又听闻哪方君主帝王大妖被除大块人心,待少年归来时,他方才明白少年为何行于四方,也方知晓他身居城主之位。他不为山水,亦并非玩乐,而为斩尽祸患。却又从不同人谈起,总让人误觉其过分松散浪荡少年心性。

  此城归属于他,他自然也有尽心。海妖威胁虽大,然暂且可缓,他实亦不擅长这些个管理事宜,倒不如交予几个平日亲近信任的来理,可更井井有条,而他以游逛之名四处奔波。

  少年面容略显苍白,还非作一漫不经心样冲他笑,见他明显起了怒意后不由得又习惯性嘟囔着颇顶了几句,尾音渐低终抿唇垂首再不语。深冬海边城池的气息本就冰冷又杂潮湿水气,而此时又隐约泛血腥。

  少年身上的伤口数不胜数,最重有一深疤形似枯枝狰狞攀附于脊背,似结痂未久又渗出腥脓。

  他强行把人拘了下来。

  那也许是少年在他身边停留的最长的一次。

  柔风过眼睫,停云亦掠眼,目之所及皆为弛景。流年暗换,恍惚已新枝缀绿,片刻又春去夏长。云海吞落日,又囚月锁星,也隐去远离人的身影。

  而后又是各循己道。他提笔无意描摹,苦笑而止。

  大雪未落,华焰不起,妖魔袭城欲踏碎城的安和,不料人群早散到别处城池,仅余了些修士随与抗争。血流汇河蜿蜒绵亘涌贯长街早分不明源自何物,雨落倾盆不淡腥色,反让那腥气弥漫四方冲鼻。

  混乱之中他挥毫泼白墨,铁马冰河随笔锋所指而至。

  他闻听长啸一声,低抑带怒,扬颔正见一巨大狼兽斜里奔出。

  少年抬眼眸色疏狂戏谑如同既往,仍是猩红细长发绳松拢了发在脑后。那长缨与发交织落肩头,尾末却已带焦痕。

  长风绕指出怀袖,指间骤有星点火燃,几缕随意弹指抛远,烈焰随即蔓延全城,焚尽魑魅魍魉,却护着人亦不损楼。

  也拥着他。

  火燎肝胆肺腑,却是一股温和热意。

  风起又欲携其焚天阙,然只照天明如昼,破云遮雾锁,逐清月染就赤霞光。分崩离析的城也在此复苏,危楼由烈焰烧熔浇铸而起,亭台自火舌燎卷勾勒而出。

  很快这座城便又会车水马龙人来人往如初。

  烈焰渐渐平复归来,簇拥着少年瑰丽灵幻似天边烈霞,又细心收敛光辉仅映亮小小一隅。少年向他走来,灼热气息扑面,有些莫名的缠绵缱眷。大雪又临人间,却不得落至他肩头,融于少年褪去血性后眉间沉淀下的一丝宁静温柔与烈火赤诚之沸。

  而这些也便成了此间的片刻恒长。

  _______________

  END.


枉渡途川(高考随机掉落)

【十七岁生贺】蓝蝙蝠

  #第N遍重温全法,蓝蝙蝠真的是我特别佩服的女人了。乱叔永远会在既定事实里做出你想不到的翻转。

  #致这位从来不曾丧失初心的审判员

  #文笔渣渣,人物ooc,私设颇多

  #原著:全职法师,乱 著

  #祝自己十七岁生日快乐呀!

  

  

  01

  她在小镇上长大,热爱这个世界。


  

  

  

  02

  她没有名字,住在村长家里,吃百家饭长大。

  镇上的人纯良,看到她一个小娃娃或多或少会给点吃的,富足的家里会给面饼,贫穷的家里也会让家里的小孩陪着她说上两句话。

  她就这样安安稳稳地长大。

  

  直到一场大雨落下,雨...

  #第N遍重温全法,蓝蝙蝠真的是我特别佩服的女人了。乱叔永远会在既定事实里做出你想不到的翻转。

  #致这位从来不曾丧失初心的审判员

  #文笔渣渣,人物ooc,私设颇多

  #原著:全职法师,乱 著

  #祝自己十七岁生日快乐呀!

  

  

  01

  她在小镇上长大,热爱这个世界。



  

  

  

  02

  她没有名字,住在村长家里,吃百家饭长大。

  镇上的人纯良,看到她一个小娃娃或多或少会给点吃的,富足的家里会给面饼,贫穷的家里也会让家里的小孩陪着她说上两句话。

  她就这样安安稳稳地长大。

  

  直到一场大雨落下,雨水浑浊,伴着电闪雷鸣显得有些不清不楚,但是她却颤栗着身子缩在原地。

  她怕下雨怕打雷,她怕这漫漫长夜。

  

  那是她一生最黑暗的时候。

  

  不到十岁的孩子能够做些什么?

  可以卖了换钱、可以把器官拿去匹配、可以……杀人!

  越是和蔼可亲的人,露出狰狞面容时才更让人觉得心冷。

  她缩在原地不敢动,腿软了,身体也是冰凉,胳膊擦了擦眼睛处的雨水,然后就看到了那不知道什么时候清晰的刀芒。

  银白色泛着冷光雨水落在上面更是发出“嘀嗒”的脆响。

  她闭上了眼,已经认命。

  

  没有痛感传来。

  她颤抖着眼睫睁开那水亮的眸子,看到了那对和蔼的夫妇,那是把她养大的村长和他的妻子啊!

  

  “孩子……别怕……”她被妇人搂着,而村长却把她们两人都护在怀里,失了神一般喃喃道,“我早就猜到了……”

  “他们……都变了啊……”

  她“呜呜呜”地想要出声,却被村长用魔法封住了嘴,“孩子……好好活下去。”

  然后便是天雷落下,水浪袭来。

  生命便如此陨落。

  刀芒落在他们身上像是没有痛感一样,她疯了一般拍打着柔软的保护膜,看着那些人把那对夫妇环绕,他们没有还手,没有使用本能够屠戮所有人的魔法,而是坦然地接受了一切。

  哪怕是满身伤痕,也是坦然。

  

  她迷迷糊糊地见到了红色的印记,那是血一样的红,是那些人眼睛的颜色。

  

  她被审判员捡到了。换上了干净的新衣服,她缩着身子安安静静地呆在角落,不哭也不闹,乖得不像个半大的孩子。

  “小妹妹……能不能告诉姐姐,为什么出现在那么偏僻的街道啊?”

  问她问题的是一个温柔的大姐姐,有一头漂亮的长发,脸上也带着笑容,只是看着就让人平生亲切感。

  她张了张嘴,很认真很清晰地吐露出每一个字眼,“我要活下去。”


  “……好,你会好好活下去的。”温柔的大姐姐摸了摸她的头,她却只是蜷曲着身子不肯再发声。

  

  她不信任何人了。

  


  

  

  03

  她开始学习魔法了,初次觉醒便是元素魔法——水系。审判会里的魔法师自然不会目光短浅觉得水系怎样,反而是觉得这孩子在知道自己觉醒的是水系时那坦然的神情,格外珍贵。

  许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捡到她的审判员成了她名义上的监护人,经常会告诉她一些关于魔法修炼方面的知识,她修炼的格外认真。似乎是太过于认真了,她几乎没有什么门槛的就直接进入了中阶法师,没有耗费任何天材地宝,也没有受到任何痛苦反噬。

  审判会这才反应过来,他们捡到宝了。

  

  这是属于她的天生天赋,与生俱来而不可剥夺的本领,审判会命名为——龙门。

  

  她开始变强,开始接受审判会颁布的命令,开始……杀人。

  她杀的第一个人,是一个老人,两鬓斑白,眼球浑浊,老人斑布满了整张脸,家里儿女双全,三代同堂,怎么看都不会是那个资料里说的窃密者。

  她下不了手。

  这个老人让她想到了将她养大的村长夫妇,她没办法对他下手。

  巡查者发现了不对劲,立刻用心灵电波对她发送讯息,“动手!你在做什么!五号,动手!!!”

  “我欠他们一条命……”她闭上了眼。

  “愚蠢!”巡查者冷嗤,“收起你无用的愧疚,你该愧疚的人早就死了,你现在,是在对着一个恶盈满贯的人愧疚!”

  “简直是对那些人的侮辱!”

  

  “闭嘴!”她跪倒在地,崩溃的大喊出声,原本波澜不惊的眼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卷起来了惊涛骇浪。

  “觉……觉醒了!”

  她身上的气息开始变了。就连意识之海里也不再是中阶的星云,开始变成了高阶的星河。

  “真是……得天独厚啊……”独厚到……让人嫉妒。

  

  高阶法师杀中阶法师简直是轻而易举,她选择了最血腥的一种,挖心。

  就好像这么多年来一直压在心头的事情随着手心里那一颗还有余温还在跳动的心脏渐渐散去。

  她,杀人了。

  


  

  

  04

  审判会将她带到了一个秘密的地方。

  那里有一个最神秘又最强大的人。

  

  “您找我。”

  她已经换上了一套感觉的衣服,双十年华的意气风发在她身上没有半点体现,反而带着一股子暮气。

  “从现在起,你的代号为“蜂刺”,任务就是潜入黑教廷中找到教员的名单。”

  “你的身份资料已经全部销毁,只有我一个人知道。如果任务失败,将被抹杀。”

  她抿了抿唇,“为什么是我?”

  “因为,你所在的小镇上的惨案,便是黑教廷所为。”

  她的声音已经嘶哑了,“黑教廷……”

  “收养你的那对夫妇一直都是在做着不正当的生意,而镇子上有人和黑教廷勾搭到了一起,村长……也就是收养你的那个男人拒绝了黑教廷的提议,于是镇子上的人都被控制着发了疯,想要把你带回去。”

  “如果我没猜错,是因为你这特殊的天赋。”


  

  “我接受这个任务。”她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泪流满面,就连声音都沙哑的不像样子。

  “我去黑教廷,作为审判会的卧底。”

  “好。”那人的嗓音也沙哑了,“那么世界上,便只有蜂刺了。”

  

  她是蜂刺,是审判会安插进黑教廷的卧底,没有名字。

  

  


  

  

05

  多少年了,离红海事件多少年了。

  她穿着蓝色长裙站在沙滩边,怎么看都是娴静温柔的女孩,又有谁知道这次红海事件,她也是参与者之一呢?

  蜂刺……不对,应该是蓝蝙蝠。

  

  这个世界上没有审判会的蜂刺,只有黑教廷的蓝蝙蝠。

  

  人啊,都是这么的愚昧无知。她敛眸黯淡着神情,这样的世界,真的应该守护吗?这样的人,真的应该守护吗?

  审判会的选择,真的是对的吗?

  地中海旁的人们笑得多开心啊,孩子不晓世事,大人不愿理会那些世事,正是这些人,让那么多本应该辉煌的人黯淡成了尘埃。

  如果有一个人,可以如烟火如流星,划破这片黑暗,一直绚烂地燃烧,那该多好。

  

  

  当初她看到斩空的时候,或者说祖星毅的时候,以为他们能够改变这个腐朽的世界。可是随着秦羽儿长眠天山,昔日的天才也颓废了,成了一个小地方的军官,从此再没有什么消息。

  直到莫凡一次又一次破坏了撒朗的计划。

  那个人,是一颗跳动的心脏,火热的,发着光的。

  

  没有人比她更了解那个疯子了。她的老师,智多近妖,偏偏有着最完美的犯罪天赋,如果不是圣子文泰入了黑暗位面,那他们应该是最般配的夫妻,而叶心夏,也会是最尊贵最幸福的孩子。

  这就是世事。

  无法预料。

  

  


  

  06

  “你是梵墨?”她看着那个脸上伤痕累累被那些啄食腐肉的秃鹫当做尸体的人,眼底有一丝涟漪。

  莫凡很痞,快死了也还在和她插科打诨,不露半点痕迹。

  很像她,很像曾经的她。


  要不着痕迹,要抹去自己的一切信息。

  


  

  

  07

  在把姜斌的眼睛挖走的时候,她就做好要消失的准备了。

  所谓消失,便是世界上再无蓝蝙蝠,也再无蜂刺。

  

  这个世界上,她不信任任何人。

  除了莫凡,除了跟着他一起的人。

  

  审判会已经脏了,比之黑教廷只是没有那么惨无人道,但是那些暗地里滋生的腐败,更是可怕。

  所幸莫凡给了她一丝希望。

  这个世界上,还有这样的人,还有和她一起努力的人。

  还有,可以把那些腐坏的东西一把火一道雷烧得干净的人。

  

  

  

  08

  莫凡,我是蜂刺,也是蓝蝙蝠。

  是审判会潜入黑教廷的卧底。

  我想拜托你,毁掉黑教廷,把审判会和那些冠冕堂皇的地方里坏掉的东西,都毁得干净。

  眼球里有我想给你的信息,以你的聪明,一定能够发现的。

  拜托了。

  

  

  

  09

  我是蜂刺,也是蓝蝙蝠。

  我在这个世界上,没有名字。

  

  我这一生血腥无数,只求下辈子,做个干净的人。

  



PS:在我生日这天我纠结了很久究竟写什么,写cp又因为坑太多没办法一一顾及,所以我思来想去选择了给蓝蝙蝠也就是蜂刺写了一篇文。

整部《全职法师》里让我难受的情节太多太多了,但是真正让我连哭都没办法哭出来的还是穆白解剖蓝蝙蝠尸体的那一章。她失去了太多太多,本该属于她的荣耀,本该幸福平凡的生活,但是全篇下来,莫凡甚至不知道她的真名。

她是一个值得敬佩的审判员,也是一个值得敬佩的女角色。

我的文笔没办法把她的故事描写出来,只能这么粗糙地写出自己想写的故事,之后会修改的,也希望她在天国能安好。

题目是选择蓝蝙蝠还是蜂刺我纠结了很久,选择蜂刺那就是选择了她应受的荣耀,选择蓝蝙蝠那就是选择了一个手上无数生命的人。可是蓝蝙蝠才是那个在凡哥快要死的时候帮忙的女人,可是蓝蝙蝠才是那个在不暴露自己身份的前提下给了无数线索的女人,可是蓝蝙蝠才是那个承受了无数罪恶甚至没办法得到正名的女人。

我感谢她,是她让莫凡知道这个世界上他从来不孤单,他所走出的每一步,都是先辈们的血路,他的理想的信念从来都不是一场空。

有这样一个人,她只有代号,无名无姓地活在世上,在尘埃里挣扎,最终开出了花。

花是血红色的,像心脏一样。

请把三七鸽抓去炖汤喝

突然脑了一下HP pa 全法

·⚠️ooc预警⚠️

·私心莫雪和白延白无差,目前先写写铁三角啦~其他人之后可能会补上~

以后可能有莫夏灵蛇等各种奇怪cp

·目前只是个初想法,可能有遗漏设定,以后还会补哒,如有撞车纯属巧合

·为了迎合一下HP世界观调整了一下人物设定

·遗漏设定欢迎补充,不喜左上角,勿喷

以上OK?

·发布半天发现自己打错人名了orz赶紧修改

go↓


————————————


莫凡:


格兰芬多大魔头,行走的扣分机。不过也是法师界盛传的黑巫师的克星——也是因为经常能阻止黑巫师的阴谋所以每学期都能...

·⚠️ooc预警⚠️

·私心莫雪和白延白无差,目前先写写铁三角啦~其他人之后可能会补上~

以后可能有莫夏灵蛇等各种奇怪cp

·目前只是个初想法,可能有遗漏设定,以后还会补哒,如有撞车纯属巧合

·为了迎合一下HP世界观调整了一下人物设定

·遗漏设定欢迎补充,不喜左上角,勿喷

以上OK?

·发布半天发现自己打错人名了orz赶紧修改

go↓


————————————


莫凡:


格兰芬多大魔头,行走的扣分机。不过也是法师界盛传的黑巫师的克星——也是因为经常能阻止黑巫师的阴谋所以每学期都能把分挣回来。


在毕业之前追上了从小到大都在追的拉文克劳院花穆宁雪,羡慕的整个霍格沃茨的穆宁雪粉都想追杀他。


奇怪的是除了黑魔法防御外大部分课程没什么天赋,倒是攻击类的咒语还有神奇生物学学的贼快贼好。


12岁时目睹家乡被黑巫师摧毁而下定决心要将他们赶尽杀绝,尤其是在之后的许昭霆事件中迫不得已将被黑巫师虐待将死无以可救的许昭霆杀死后仇恨更加深厚了。


二年级时因骨骼惊奇被魁地奇狮院的队长艾江图挖去当了找球手,垄断狮院冠军直到毕业,搞得斯特莱林就算气也没有办法。


据说父亲是麻瓜,母亲未明。


有一只名叫小炎姬的橘猫,被当做女儿一样疼。

还有一只在他三年级救的一条名叫阿帕丝的蛇,经常睡懒觉,也不知道什么品种的。


猫头鹰虽然黑不溜秋但是性能很优秀。


(不是我不想写老狼,是我发现貌似插不进来orz,写成猫头鹰是不可能的: D)



赵满延:


格兰芬多著名没心没肺骚渣男(×),兼著名龟壳巫师,攻击咒语的学习天赋不高倒是防御类的贼通,尤其是黑魔法防御类的。经常被莫凡拉着打击黑恶势力(误)从而被动成为格兰芬多第二大扣分机。

据说跟同为格兰芬多的穆白有神奇关系,据某匿名大魔头所说某天晚上回格兰芬多休息室的时候撞见了他俩零距离接触,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当然,与穆白双向暗恋这倒是真的,并且在毕业前可喜可贺的结束了暗恋正式上路。


出身是麻瓜世界最有钱的世族的二公子。

四年级时被麻瓜哥哥赵有乾暗算请巫师暗杀,差点就死了,幸亏被养的宠物龟霸下突然横出救下而得以存活。后来在毕业前一直住在学校和莫凡以及穆白家,之后毕业了才回去找赵有乾物理报复

——不过因为母亲的原因饶了他一命就是了。


和莫凡同样是魁地奇队员,是守门员。


据说他壕气地在毕业之前的每一届魁地奇都会给队员买新品扫帚骑。


宠物只有霸下一个。

有一只非常能吃的青毛猫头鹰。


穆白:


格兰芬多的著名学霸。是狮院某扣分铁三角里的唯一的真学霸,精通各种学科理论甚至涉猎过黑魔法相关知识,魔药学满分的恐怖存在。

这让他们在扣分的路程上少扣了不少分。


魔咒也大都会,不过因为分心魔药学,在三年级前并不算太过精通。


据说和同为格兰芬多的赵满庭有神奇关系,因为某些原因导致全格兰芬多甚至其他院都知道了,最后因为驳回解释无效干脆破罐子破摔当做没听见,忽视了这条传言。

一开始比较烦老赵,后来因为无数次共同出生入死倒也不烦了,再后来……就大家都懂的喜闻乐见的喜欢上了老赵。

在毕业前可喜可贺的结束了双向暗恋状态。


因为某些原因经常被莫凡称作绿茶,后来倒变成老赵经常叫了。



是纯血巫师,但是据说这一分支大部分都是黑巫师的卧底,而和穆宁雪等博城穆族分支被穆族除名,不得不自己闯荡让自己生活下去,暑假经常在对角巷打各种工。


因为穷所以并没有宠物,只有一头老赵送的飞的贼快的猫头鹰。

(其实是我不知道怎么写穆白的宠物orz)


——————

讲真在没有把具体人设铺开的时候觉得老赵穆白一股子罗恩和赫敏味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D


以及末尾感谢您能看下去这雷人的东西: D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