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八一七

5577浏览    404参与
DM .DNA

第一章――聘礼(贺817)

       今天是8月14日,距离8月17日还有两天时间。

       新的一年里,祝各位稻米每天都开开心心平平安安。稻米节是属于我们的节日,现在是以后也会是。

――――――――――――――――――

吴邪视角

ooc警告

人物归三叔,OOC归我

第一次写文,新手勿喷

瓶邪,黑花已捅破纸窗户

内含私设

――――――――――――――――――

       清晨,我被一...

       今天是8月14日,距离8月17日还有两天时间。

       新的一年里,祝各位稻米每天都开开心心平平安安。稻米节是属于我们的节日,现在是以后也会是。

――――――――――――――――――

吴邪视角

ooc警告

人物归三叔,OOC归我

第一次写文,新手勿喷

瓶邪,黑花已捅破纸窗户

内含私设

――――――――――――――――――

       清晨,我被一通电话吵醒,心中莫名的烦躁感油然而生。拿起手机一看,我赶紧接通了电话。

       “吴邪,你是猪吗?我都给你打了几个电话了?”电话那头小花的声音响起。

       “对不起啊小花,怎么有什么事吗?”我连忙回到

        “你看看今天几月几号了”

        “八月十三啊,等等八月十三!”

        “亏你吴小佛还记得,今年有什么打算?”小花问道

        “要不……去长白山吧?”我犹豫了一下回答到

        “行,你们先来北京,收拾收拾一起去”

        “好,小花再见”说罢小花那头便挂了电话

――――――――――――――――――         胖子和小哥早就起床了,我喊了一声小哥

         “吴邪”

         “小哥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八月十三”

         “还记得2015年八月十三,我和胖子准备接你回家了”

         “吴邪,我在”

         “嗯,我们从今往后都不会再分开了”

         “好”

         “小哥你和胖子准备一下吧,下午我们去北京”

          这次小哥没说话只是点点头

――――――――――――――――――我出来的时候胖子嘴里还念叨着817,胖子看到我出来就开始调侃我

         “呦,天真可算醒了啊,你这一睡我还以为昨天小哥干了什么呢”

         “胖子!”

         “好了好了,胖爷我不闹了,怎么小天真,这次去长白山?”

         “先去北京,等小花瞎子他们一起”

          “胖爷我这就开始收拾东西”

          “快去吧,快去吧”

――――――――――――――――――我们坐着下午两点的航班,去了北京。一出飞机场就看到瞎子站在一辆车旁向我们招手。

          “呦,大徒弟你们可算来了,可让师父我好等”

          “你少贫赶快开车”我对着黑瞎子说道

          “行行行,徒弟长大了不认师父了”黑瞎子调侃道

          “你再说你信不信我让小哥揍你”

          “唉,有了老公忘了师父,徒弟长大啦,留不住了” 黑瞎子再次梅开二度调侃道

           “小哥,揍他!”我拉着小哥,指着黑瞎子说道

           “诶诶诶徒弟你这样可不行啊,哑巴你也是有了媳妇忘了兄弟,怎么说吴邪也是我徒弟,你这叫欺师灭祖!”瞎子赶快叫道

           “好了小哥,停下吧,现在是法治社会一会儿,警察来了不好收场”在他们两个即将爆发出一场大战前我出声阻止

           “唉我说几位,咱到底走不走了”在一旁看戏的胖子终于发话了

           “走走走,花爷还在家等着呢”黑瞎子肉眼可见的急了

           “小花又不什么洪水猛兽,瞎子你急什么?”我边上车边说道

           “唉,肯定是害怕回家跪搓衣板呗”胖子也在旁边调侃说

           “一物降一物啊!道上大名鼎鼎的南瞎,竟然是一个妻管严”胖子继续说道

           瞎子终于回怼说“你懂什么?这是好男人的基本守则”

           我看不下去了,想着再不阻止一会儿又有一场嘴炮大战,于是赶紧发话“行了,瞎子你赶快开车,你是真想跪搓衣板吗?”

           瞎子闻声也认真开起了车

――――――――――――――――――

         “花儿爷!我们回来了”

         “你们是去银行抢劫了吗?怎么回来这么晚”

          “小花你这话说的可不对啊,我们要去银行抢劫还得你捞我们,到时候还得你花钱,我们几个这么会给你省钱的人肯定不会干这事儿啊”

          “你们几个?省钱?吴邪你怕不是对省钱这个词有什么误解?”

          “行了,大花,你们收拾好了吗?咱什么时候走啊?”

          “明天早上九点”

          “小花你看我们刚来,什么东西也没吃,所以你看……”

          “行,想吃什么?”

          “咱大花是谁啊?当然得去新月饭店啊”

          “哥几个都挺给我省钱啊”

          “嘿!这不实在想不起来吃什么吗”

         “行,今天日子特殊,就请你们去新月饭店”

         “还是咱花爷大气”

         “还不赶快走?”

         “走什么走?你们忘了新闻饭店的规矩?先去买西装”

         “都听花爷您的”

―――――以下是南瞎北哑对话――――

         “哑巴你真想好了?”张起灵闻言点了点头“那行吧,我先跟你说啊,今天新月饭店可都是好东西,二爷他们几个也都在,九门能到的可全到齐了,这排场可够大,你得提前做好心理准备啊。花爷已经让他的人去长白山布置了,你这可比我当时的排场大多了”张起灵听了瞎子的话依然只是点点头。

        “想想我亲手教的徒弟竟然被你拐走了,唉真是可惜。现在啊这道上除了吴邪可都知道这事了,这次来的人肯定很多,你这聘礼不给个几亿可不行啊”“有钱”这次张起灵终于回答了黑瞎子

――――――――――――――――――

          “小哥,走了”张起灵闻言跟了上去。黑瞎子在后面小声嘀咕了一句“有了媳妇儿,忘了兄弟,徒大不中留啊!”

         “瞎子,你还不快点跟上?”

         “诶,这就来花爷!”

         “一个二个的都有家室了,就剩下胖爷我一个单身狗喽!”

         “死胖子,你能不能走快点?”

――――――――――――――――――

         “小邪,你过来看看这身怎么样?我提前定制的”

         “还不错啊,给我了?”

         “嗯”

         “诶小花你怎么会想到给我们定制衣服?”

         “早就猜到你们一定会来新月饭店啊”

         “还是小花你了解我们”

         “吴邪”

         “小哥,你真是蛮帅的嘛”

         “嗯”

         “我说徒弟,难道我这身就不帅吗?花儿你评评理”

         “帅帅帅,你最帅”

         “花爷你怎么能这么敷衍呢?你是不是不爱瞎子了?”

        “嗯,不爱了”

        “想我堂堂黑瞎子竟然失宠了”

        “逗你的”

        “我就知道花儿你最好了”

        “诶,两位收敛点啊这还在外面呢”

       “怎么胖爷嫉妒了?”

       “胖爷我才没有嫉妒呢”

       “行了别贫了赶快走”

――――――――――――――――――

       “今天新月饭店的人怎么这么多?”

       “谁知道呢?估计是有哪家要下聘礼吧?”

       “谁会没事来新月饭店下聘礼啊?”

       “谁知道呢?反正肯定是个大户人家”

       “唉我怎么感觉你们几个今天就跟知道什么事情瞒着我一样?”

       “谁知道呢?反正我不知道”

       “你们三个发烧了?”

       “谁知道呢?反正我和我家花儿没有”

      “???”   我感觉我此刻一定满脸问号,“他们几个是发烧了吗?”我在心中默默的想

       “几位,还不进去吗?”

       “尹老板,好久不见!哥儿几个这就进去”

       “小佛爷,张爷,胖爷,花爷,黑爷” 一进们一群人就在那喊我们,我点了点头,道了声都坐下吧

       “族长好,族长夫人好”来人是张日山

         小哥点头应了一下,但就在我们准备去二楼时,张日山却拦着不让小哥一起,我的心情顿时不悦起来

       “张日山,你什么意思?”

       “抱歉族长,族长夫人,族长今天必须去张家的位置落座”

       “你……”我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一个熟悉的声音打断

      “妖妃,族长今日必须跟我们去张家的位置落座,你拦不得,别想着拿不给我批条子这事威胁我,族长已经同意了”来人正是张海客

      “张海客?小哥你什么时候同意的?”

       “没事的,吴邪”

       “小天真,你就放心吧!有胖爷有看着小哥,绝对不会有事”

      “这……”

      “吴邪”最熟悉的声音,二叔!

     “二……二叔”

     “吴邪哥哥”

     “秀秀?”

     “小邪让张起灵去吧”

     “小花怎么连你也?”

     “这你就不懂了吧徒弟?让哑巴坐张家的位置自有我们的道理”

     “可他……”

     “吴邪,难道你连我的话也不听了吗?”

     “二叔……行吧,胖子你看着点”

     “小天真你就放心好了”

――――――――――――――――――       上半场派卖会几乎都是饰品了什么的也没有价值的东西,倒是秀秀女孩子都爱美,拍了很多

       二楼没有别人全部都是熟人,我坐在吴家的包间,小花自己坐在一个包间,瞎子则是代表齐家 (注意此处私设,当然了三叔也说过,瞎子虽然不是齐家后人但似与齐家有交集, 而且瞎子和齐羽都是旗人,同个家族)二叔自己在一个包间里,秀秀也是,小哥在张家的包间里落座,最让我惊讶的还是胖子,胖子竟然也自己一个包间,要不是现在我都快忘了胖子原来也是潘家园里的有名的人物。

       下半场拍卖会终于开始了

    “接下来这件拍品,是从一个唐墓里出土的画轴,其保存完整,是一件不可多得的佳品,起拍价5000万,每次加价不可以少于1000万”

      “7000万”看来二叔很喜欢这个画轴开口便是7000万

       “既然二爷要了,那我们就不拍了,等着看下一件吧”说这句话的人是小花,我很疑惑虽然这画轴,二叔喜欢,但如果小花喜欢的话,就算拍了二叔也不会怪他的。我有点摸不着头脑

        “8000万”是小哥!小哥也喜欢这画轴?难道这画轴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吗?我看到二叔笑了一下

        “9000万”我无法形容我现在的惊讶,虽然这是一幅唐代的画轴,保存的也很完整,但是9000万?我心里疑惑这画轴值这个价钱吗?等等小哥你这是干什么?!他居然点灯了!你们是张家虽然有钱但是也不是这样霍霍的!再说了张家有钱管你张起灵什么事?我心道他是疯了吗?这幅画轴是真的不值一个亿,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本以为这幅画轴最多只会拍到8000万,现在看来是我小瞧了它。最后小哥成功的拿下了这幅画轴,过了一会儿便有人送到了他的包间,可小哥竟然把这幅画住让张日山给了二叔。小哥难道你是害怕我二叔花钱,所以就把这幅画轴拍下来送给二叔了?我心里大大的疑惑,大大的不理解

终于到了下一件拍品

“接下来这件拍品,年限不详,推测在隋唐之前,这是一个由满玉雕刻而成的平安锁,上面雕刻的是一只踏火麒麟,雕工细致,而玉的本身的颜色也是帝王绿,玉本身质地细腻,乃玉中极品,所以这件拍品起拍价1亿元,每次加价不得少于2000万”看得出来这个平安锁确实是个好东西,拍到2亿肯定不是问题,重要的是这件拍品没有一丝裂痕,完全不像在地下埋了几千年的东西

“一亿五千万”是小花

“怎么小花,你也喜欢?”

“当然了,可惜了今天被哑巴张包场了,所以我不得让他吃吃亏”

“既然花儿想让哑巴吃亏那我不得帮一把,正好我也想看这平安锁到底能拍到多少钱,一亿八千万”说话的是黑瞎子,不知道为什么我现在就特别的想爆粗口

“二亿二千万”二叔?!您又凑什么热闹啊,当然了这话我不敢说

“既然这样那我也玩一玩好了,两亿六千万”秀秀,你们都这么想看小哥吃亏吗?

“三亿”胖子!你怎么也去凑热闹?!你也想看小哥吃亏?他不是我们的瓶崽了吗?还有每一次家不是不少于2000万就行了吗?你们这每次加4000万要干什么?

“三亿五千万”二叔!你是不是不等疼你侄子了?!

“二叔……”

“三亿五千万还是便宜他了,你以为你就这么不值钱吗?好歹也是我们吴家当家”

“啊啊?”

“那个小哥?”

“聘礼”

好吧我承认,我呆住了。他说什么?聘礼?

――――――――――――――――――好家伙 ,我是万万没想到,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他们都已经把嫁妆准备好了。最后小哥以五亿两千万,拿下最后一件拍品。令我没想到的是,拍卖会结束后,人更多了!全部都是道上的人,黎簇他们三个小子也来了,合着道上的人都知道就我一个人不知道?我本以为这些拍品就是所谓的聘礼,但这个时候一堆张家人,带着一大堆东西进了新月饭店

“族长您要的聘礼到齐了”张海盐说着而小哥也只是点点头,他走到我二叔面前,对我二叔道,“这是吴邪的聘礼,笑纳”,所以说这些拍品不是你所有的聘礼,合着还有几大箱?你们是把东北老家的斗都给倒完了吗?我二叔看了看点点头。“把东西抬上来”“我们几个的东西也一并抬上来吧”二叔和小花说。但是我还是想不明白你们是什么时候说好的?“徒弟,这次师傅可是给你准备了不少好东西”“小天真你别忘了还有胖爷我呢”“吴邪哥哥这些就当是给你随的份子钱和嫁妆了”“嗯,谢谢啊”我虽然到现在都没搞明白是怎么回事,但是应付答一下也是可以的

我拉着小花瞎子还有胖子,喊上小哥走到一边“你们什么时候商量好的?”

“上次回长沙”

“不是你们怎么不跟我说?”

“徒弟,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我们不是想给你准备个惊喜吗?”

“你们这是惊喜吗?这明明是惊吓”

“下次不会了”

“张起灵你还想有下次?”

“没有”

“这还差不多”

“小天真你二叔叫我们了,我们三个先过去,你俩先聊”

“啊?哦好”

“吴邪”

“嗯?”

“从今日起,道上人都会知道,张家的族长夫人,是吴邪,吴家的小三爷。张家族长张张起灵,是吴家姑爷”

――――――――――――――――――

这篇算是完了,第二篇我争取在8月16号之前赶出来,第二篇呢剧透一下吧。在长白山,他们见证了一场盛大的祝福,而接受祝福的人正是他们

不喜勿喷,私设过多哈。写的不好或不对的地方各位提点一下。拜




       

       





           


                     

         



          

栗梓。

张起灵归来

盗墓笔记·那些令我惊艳的评论

来自快手评论


·三叔说过: 盗墓笔记从来都不只是一个故事,只要你相信,这个世界就是真实存在的,相信的人越多,这个世界就越真实。他们存在,我信便信一生(吾王起灵归来日,尔等俯首称臣)


·以后吴家小三爷吴邪走了就少一角就没有“铁三角了”其实长生也是一种痛苦世人皆饰张起灵,可世人皆不是张起灵“我沉溺于他们的故事”


·时光是公平的,却唯独忘了张起灵


·麒麟从此年年常在,无邪无忧岁岁平安。


·你老了。我们只是,好久不见


·“我...

盗墓笔记·那些令我惊艳的评论

来自快手评论



·三叔说过: 盗墓笔记从来都不只是一个故事,只要你相信,这个世界就是真实存在的,相信的人越多,这个世界就越真实。他们存在,我信便信一生(吾王起灵归来日,尔等俯首称臣)


·以后吴家小三爷吴邪走了就少一角就没有“铁三角了”其实长生也是一种痛苦世人皆饰张起灵,可世人皆不是张起灵“我沉溺于他们的故事”


·时光是公平的,却唯独忘了张起灵


·麒麟从此年年常在,无邪无忧岁岁平安。


·你老了。我们只是,好久不见


·“我做了一个梦,那个梦啊,始于西湖,止于长白,终于青铜巨门,麒麟竭生麒麟劫,十年别来思无邪。”


·“带我回家;待我回家;代我回家”


·如果你去一次长白山,叫你在那里驻定两天,那里有一场离别,一别十年


·我有四个挚爱,一个困于长白山,未归。一个失去挚爱独守巴乃,不悔。一个天真以散不在无邪,只为约定。一个永远停留在张家古楼,已逝。


·“我的那个梦始于杭州西湖,止于吉林长白,后来福建雨村,直至雨落千载,整个青春,整个余生。”


·他姓张,名为起灵,身纹麒麟纹身,背着黑金古刀,一袭黑衣,一脸淡漠,他是世间神明,世人信仰,虚张年华声渐起也空灵


·小哥走了 潘子没了 三叔不见了 这一切都是因为一场局 一场让九门重新洗牌的局 如果可以 谁不想干干净净的做人    到底要吴邪多强大 老天才会放过他和他身边的人啊


·用我一生,换你十年天真无邪!


·我将永远忠于南派三叔笔下的盛世


·“我是一个没有过去和未来的人,即使消失了也不会有人发现”

“至少我会发现”  

“你的事情早就是我的事情了”

  “去有我记忆的地方”  

如果世间有神灵,那一定就是张起灵  西湖最温柔的水融化了长白山最冷的冰,北京的太阳照在他们身上


·一切都是意难平,一切都是遗憾,可正是这些意难平,才构成了他们的情义,是过命之交,是彼此的依靠,或许他们之间的种种过失是遗憾,可正是因为没有结局,才有等下去的希望


·长白山没有青铜门,西湖没有吴山居,世上没有他们,这些我都知道。但爱与存在并不冲突。”当你开始寻找他们已然存在


·长白山冻不住他的柔情,青铜门关不住我的神明.


·北京最烈的太阳温暖了西湖最柔的水,西湖最柔的水融化了长白山最锋利的冰


·“我做了一个梦,一梦十年。”


·十年期 青铜启 终极闭 故人离  雪缥缈 风尘扰  约未了 他不晓 带我回家 待我回家 代我回家 吾王起灵归来日 尔等俯首称臣时  他是所有人的张起灵 却只是吴邪一个人的闷油瓶  。


·故事的开始是在七星鲁王宫互相救命的三个人,故事的最后是雨村互相依靠共度余生的铁三角山水一程,三生有幸 就此别过 ,莫问前程 山高水长 ,江湖莫忘 在广袤的空间 和无限的时间中 能与你们共享一颗行星 和同一段时光 是我的荣幸 尚未佩妥剑 转眼便江湖 愿历尽千帆 归来仍是少年,纵有千古横有八荒,前途似海 来日方长 从此一别 ,隔世经年山长水阔 唯愿君平安喜乐 不知流年前途似海,我们以梦为马 不负韶华 一篇诗一斗酒 一曲长歌 一剑天涯“西湖最温柔的水融化了长白最锋利的冰 从此我的神明走下了圣坛染上了人间烟火”


·十年沙海天真丧,为灵沦落一身伤,十年长白神明复,天真胖子皆己老,再忆沙海此前事,终归一人走尽头


·我看到过人间无数的奇景,我有着世界上最神奇最有故事的伙伴,我们在峭壁高歌,在雪山诵经,在戈壁对酒,在海上看月。


·我这一生只有5个挚爱 起灵万代千秋山河不朽, 吴邪青铜门外十年痴候, 瞎子对花对酒落雪成愁, 花儿三千水袖解语依旧, 胖子独守巴乃忆云彩。


·长白又欲飞雪,一别经年,吴山居下一人望明月。初见历现眼前,少年沉默寡言。回首间,又一个十年。青铜门开,故人竟眯了眼。未曾抬首,只听得一句,好久不见。


·“我不以最深的城府去面对我所应该面对的一切,而他们却以最深的城府揣测我的一切。变化的不是自己,而是旁人的眼光”


·“从山东到秦岭,从西沙到昆仑从广西到新疆,从青海到长沙,从墨脱到杭州,最终到长白的茫茫白雪 我们一步一步渴望追随他们的脚步 却忘记了隔着的那页纸”


·胖子是太阳,小哥是神明,吴邪是人间。如果没有人间,太阳的光辉再无人看见,神明也失去了与这尘世的唯一羁绊。


·2015是十年之约 2025只是“重逢之约”


·吴邪做了一个梦,梦叫张起灵,一梦便十年,我们做了一个梦,梦叫盗墓笔记,一梦便一生


·从杭州到长白山,短短的1486公里,他竟走了十年


·“想听《盗墓笔记》的故事啊?我来给你讲这个故事很长很长有许多遗憾有许多欢乐有…他们真的真的存在”


·如果你去一次长白山 一定要在那里驻足两天 那里有一场别离 一别十年 

如果你去一次长白山 请你务必要看一看雪深处的地方 那里会不会有一位蓝衣少年 他是一种淡然的沧桑

 如果你去一次长白山 请你在雪山上留下一朵红花 也许2015年那花早就绽放成枯骨 也请让他知道,有人接他回家 

如果你去一次长白山 请将那里的云淡风轻都记下 如今的长白也许不是十年后的景色 那里也许象征着欢聚 也许象征着阔别 

如果你去一次长白山 请你带去一存诗经 为这一场十年的轰轰烈烈 满怀澎湃的埋下这一本 思吴邪!

·十年弹指间执念系长白


·曾经,我在白熊山种下我的童年,如今我来长白山收获我的青春;曾经,我看到的是团子和熊二的生离死别,如今,我看到的铁三角的十年之约。


·“他强大如神袛却找不到回家的路,他温暖如阳光却寻不回天真如故”


·他

“是被拉下圣台的圣婴.” 

“也是张家末代的起灵.” 

“明明是副人的躯壳.” 

“却身负神明的事情.”

祭坛上的圣婴,张家的末代起灵,从未有一次为自己而活,无尽的生命却孤身一人守着家族的秘密,无人记得,无人等候,直到那次青铜门开,那个等候着的吴家小三爷”

那一年 你留我一人 说用你一生换我十年天真无邪 可是 

十年后 你已归来我却不愿让你记起 那个天真 早就跟随着你的脚步葬进了雪山 现在留下的 仅仅是吴邪了


·吴邪是西湖的水,胖子是北京的太阳,张起灵是长白山的冰。北京的太阳温暖了西湖的水,融化了长白山最锋利的冰。


·盗墓笔记是一个盛世,一个永远存在于稻米心中的盛世;亦是一段传奇,一段无法复刻的传奇。


·十年之约,故人心归,重启征程,跨越山水,只为久别重逢


·羡慕张起灵和吴邪的友情,张起灵替吴邪承受十年痛苦,吴邪因张起灵10年再没笑过。有句语录写过,人的成长往往发生在不经意的时候,我并不愿意变成现在这样,但是,有些时候自己的决定还是会让自己大吃一惊。我不以最深的城府去面对我所应该面对的一切,而他们却以最深的城府揣测我的一切。变化的不是我自己,而是旁人的眼光


·杭州到长白山有多远,有一个人走了十年。


·吴邪是一个温柔的像水的男孩子,可别忘了,在最冷的冬天最没有形态的水也会变成坚硬的冰。


·看到过这样一句话,小哥在,无人敢动吴邪;胖子在,无人能动吴邪;黑瞎子和小花在,动了吴邪得死;但,潘子在,无人敢有动吴邪的想法


·梦醒长白一跪三叩首,一愿大梦一场不休,二愿起灵百世无忧,三愿热血难凉书外人,不负初心,护他永久。


·我只是看书人,却入戏太深,用尽十年,终只剩下一句天真无邪。


·我宁可记住他的名字是麒麟,张起灵的意义太沉重,我不愿让他来背负。


·我已来到茫茫长白雪山,青铜门前赴你十年之约

·隔一扇青铜门,一人守一孤城。


·最最崎岖的峰峦是秦岭,最孤傲的雪山是长白,海上清辉与圆月是西沙,最残破的书简是战国帛书,最清瘦的字迹是瘦金体,而世人惊羡的桥段,是盗墓笔记.


·世上本就没有第二个鬼玺,我不过是想给你十年,让你忘了我。


·十年. 胖爷独守故坟. 忘掉依然人. 十年. 潘子尸骨无存. 得不到安稳 十年. 吴三省浮海迷沉. 解不开疑迷. 十年. 你我本是听书人. 却奈何. 入戏太深.


·“我本无关紧要某个听书人,却酌满了青春敬一纸文,敬耗尽天真,换谁余生单纯,敬书中人霜雪满身。”


·待我思念成海,必将水淹长白


·十年一瞬如沧海,谁认还逝藏海花。十年白沙葬无邪,大漠风起埋天真。谢语迎风花舞城,一曲唱罢又一曲。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等一场千年雨歇,候一人如遇而至。再回。


·总要去趟长白山吧,吹吹天池的风,走走二道白河,见证一场离别后的重逢


·这十年他化作沙漠一道烟,地下室的十七道伤疤是他成长的足迹。他的名字叫吴邪,是我穷极一生都无法见到的人


·“是不是长白山太美.” 

“你忘了回家的路.”

 “是不是沙海太残酷.” 

“你忘了天真不负.” 

“是不是戏台太虚假.”

 “你忘了霓裳水袖.” 

“是不是十年太漫长.” 

“你忘了…” 

“跟我回家.”


·“长白天池破冰,少年从光中走来.”


·“待花又开时,到长白山寻一位故人”


·“我要守护的秘密,就在这扇青铜门后面,我会进入青铜门之后十年,等待下一个接替者。我已经是张家最后的张起灵了,以后所有的日子都必须由我来守护,不过,既然你来了这里,我还是和你说,十年之后如果你还能记得我,你可以打开这扇青铜巨门,来接替我。”


·2025年8月17日我们共赴重逢之约

















Apart   分离,分开


张起灵从婴儿时期出生第一天到他现在一直在不断经历分离。从西藏墨脱的经幡到吉林长白的风雪,从三日静叙到十年之约。他知道分离是必然的,所以他以为他的心已经在过去的一百年里麻木了。但是在长白山看到吴邪拼命跟过来还是会心疼一下。因为他没有想过,他的母亲给他的心,吴邪能让它跳动起来。



Belong    属于,归属


张起灵在遇见吴邪以前其实认为自己这辈子都不会有家。他觉得自己长到令人厌倦的人生比影子更虚拟,而最后也不会有一个好下场。比如自己可能会死在下墓的过程中或者被人计算到死无全尸。所以他给吴邪十年想让他忘了自己。但是吴邪却用那十年给了他一个家和一条通向未来的路。

“我们会永远记得你。”


Childhood   童年,幼年


张起灵对他童年的记忆贫乏到连片段都剩不下几个。有的是真的想不起来,有的是刻意忘记。但他有时候会突然想起来一点,比如在古楼里那个在新年时给他一颗糖的人。糖果的颜色很鲜艳,在张家古楼里从来没有这样的东西,除了血。


Depend   依靠,信赖


很奇怪,他总是可以给别人一种异样的安全感。有信赖他的有怕他的,怕他的比相信他的多不知道几倍。随着旧人都渐渐入土和张起灵的逐渐遗忘。好像所有人都开始防着他,后来他遇见了吴邪。所以当他看到霍仙姑时条件反射一样只想让吴邪带他回家,从小的生活环境让他不会信赖别人,吴邪和胖子是例外。


Elder   年纪较长的


张起灵一直觉得自己年龄不怎么大,旁边有个一样的瞎子就更不觉得了。虽然这年龄可以当吴邪的祖爷爷。他以前一直不过生日就是因为他并没有考虑到自己几岁几岁要干什么,也没有平常人对未来的规划。后来被吴邪吐槽老不死的才反应过来自己原来比吴邪大这么多,而且还是从吴老狗就开始认识吴家了。


Forever   永远


张起灵对永远这个词很模糊,一是因为他没上过学(不致于是文盲),还有就是他自己的记忆。他有过一个朋友,是个女孩子。虽然后来她也死了,不过骨灰是张起灵亲手洒在雪山上的。对于张起灵来说,永远的意义就是遗忘。


Galactic  星系的,银河系的


张起灵常望着天发呆,倒也不是刻意,就是想发呆,如果在屋里就看天花板。熟悉他的人知道他只是在发呆,不熟悉他的总以为他在计算自己。有时候他夜里会坐到院子里的树上看看星星,雨村的天气晴朗的时候星星会连成一片又一片。他年轻的时候也看过星空。不过大多是在一次一次的大难不死后不经易抬头看看,星星映在眼里,好像他的眼睛也是一片银河。


Hold  拥有,抓住


张起灵很少有想要的东西。他就像一个机器人一样,既然什么也记不住,还不如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他也很少有情绪,平常人的喜怒哀乐和他都没有关系。只是他在雷城里毫不犹豫的割开动脉恨不得放干血救吴邪的时候,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他想抓住吴邪所剩无几的未来和生命。


Invisible   隐藏的


从小张起灵就知道要隐藏。只有隐藏他才能获得活下去的机会,没有哪个正常的孩子会从小就不喜欢表现自己。但是他却生生地把自己禁锢在那个姓氏里,他也许恨过自己的命运,不断消失的记忆也许是对他的保护,让他忘记过去才能勉强活的像个人。


Junior   年少的


其实张起灵年轻的时候和现在长的并不太一样。吴邪见过一张照片,张起灵自己忘了。如果黑瞎子见过他肯定也会记得,吴邪有时会梦见年少的他遇见年少的张起灵。他也曾猜想过张起灵年轻时在干什么,张起灵总是对他的猜测摇摇头,然后想起来从前的另外一些事,除了暗无天日的墓道。他至少还记得西藏的日升日落,和那个女人三天的心跳声。


kindness   仁慈,善良


张起灵觉得他不算是个好人,可是他不像吴邪那样善中带恶,或解雨臣那样恶中带善。更不像黑瞎子一样相互制横。按理说他这种从小到大不断接受恶的人来说长成黑瞎子或解雨臣那样并不奇怪,可是他偏偏能救人就救一个,越来越像是本能。

他见过这个世界最深的丑恶,却仍用最干净的灵魂面对人间。


luminous  发光的,光明的


吴邪觉得他是光,吴邪知道这样说很矫情,却就是这束光让他撑过了这十年。所以他才能在2015年8月17日去接他,后来有一天张起灵一不小心看到了吴邪的十年历。虽然已经破破烂烂但是大部分还完完整整的贴在墙上,还有吴邪好看的瘦金体;

“我等你回来”


machinations   阴谋


他活在阴谋下。或者说,他生于黑暗。

阴谋来自各种各样的人。所以在很多时候他不得不杀人。

他第一次手握着刀并把刀捅进那个人的身体时,他看见他的表情从哀求到痛苦。最后冰冷呆滞,溅出的腥红色液体喷射出来,还带着滚烫的温度。

后来他杀了很多人,他都不记得他杀过哪些。但是,

让本热爱生命的人去杀人,本身就是残忍的事。


张起灵


"请成为永远疯狂永远浪漫永远清澈的存在。”



__________________

配图源于lofter画手@西十三呀 (不好意思忘记哪位了,知道的家人评论区告诉我一下谢谢~),侵删。



栗梓。

又是一年八一七

“长白山没有青铜门,西湖没有吴山居,世上没有他们,这些我都知道。但爱与存在并不冲突。”

——摘自《杭州报纸》

“长白山没有青铜门,西湖没有吴山居,世上没有他们,这些我都知道。但爱与存在并不冲突。”

——摘自《杭州报纸》

栗梓。

关于张起灵的碎碎念


“长白山没有青铜门,西湖没有吴山居,

世上没有他们,这些我都知道,但爱与存在并不冲突。”

——摘自《杭州报纸》


我记得我那年第一次翻开盗墓笔记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闷油瓶”


我还在想是什么可爱的人才会有这种外号,所以我就从第一页开始看。断断续续从七星鲁王宫看到沙海四和一些短篇用了一两年,对于我来说算长的。


也不知道为什么,在一开始看的时候就莫名对这个叫张起灵的人有种信赖,每一次看到吴邪和胖子被困的时候只要小哥突然出现就瞬间觉得没事了稳了。后来小哥告别吴邪去长白山守门,但是藏海花里看到小哥雕像那一段的时候甚至也有那种感觉。只要有他的地方我就会安心。...




“长白山没有青铜门,西湖没有吴山居,

世上没有他们,这些我都知道,但爱与存在并不冲突。”

——摘自《杭州报纸》




我记得我那年第一次翻开盗墓笔记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闷油瓶”


我还在想是什么可爱的人才会有这种外号,所以我就从第一页开始看。断断续续从七星鲁王宫看到沙海四和一些短篇用了一两年,对于我来说算长的。


也不知道为什么,在一开始看的时候就莫名对这个叫张起灵的人有种信赖,每一次看到吴邪和胖子被困的时候只要小哥突然出现就瞬间觉得没事了稳了。后来小哥告别吴邪去长白山守门,但是藏海花里看到小哥雕像那一段的时候甚至也有那种感觉。只要有他的地方我就会安心。


我没有想到那次在吴三省楼下他与吴邪的那次擦肩不仅让吴邪跟他一辈子也让我沉沦一辈子,在海底墓是我见他第一次笑,我时常在想他笑起来是什么样子,我也想见他多笑几次,“他是人间见不到的绝色”

我后来知道了他的身世他的童年,我一开始的时候特别恨姓张的人,为什么要他来代替圣婴,为什么偏偏张起灵是他。我多想看他也有一个正常的童年,很多人喜欢张起灵连带喜欢张家,但是我不喜欢,我不喜欢他们视他的命如草芥,我不喜欢他们强行改造淘汰一代又一代的孩子,我更不喜欢他们把几千年的罪孽和血腥气的记忆强压在他身上,刻进他骨肉里妄图使他一辈子喘不过气来。


他本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名字啊。


“而张起灵,就像佛一样,如果天地间不需要他,他就在哪里,就连思考的欲望都没有。

但是上师说张起灵不是佛。

先有了,然后没有了,才是佛,而生来就没有欲望的,是石头。”


“三天之后,张起灵来到了那块石头的跟前,他习惯性的拿起凿子,开始凿起来。

他以前不知道自己凿这个东西,是为了什么。

他凿了几下,忽然发现了自己手里的凿子,意识到了自己正在做什么。几乎是同时,心中一股难以抵御的痛苦,涌上了他的心头。

大雪中,他坐了下来,蜷缩成了一团。”


――《三日寂静》


我在三日寂静里看他可能是第一次落泪,我开始明白他是普通人。我知道了他也会痛苦,我知道他也有感情。他不是神也不是佛,他是人。

2015的贺岁篇叔也提到过,当年关于新年这个节日的记忆,已经被无数次的记忆覆盖成了碎片,他好像记得一枚糖果,是谁给他的糖果,五根一样长短的手指,糖果的颜色好鲜艳,在内楼,看不到这样鲜艳的颜色,除了血迹。

我多想在新年的时候,也给他一颗糖。


他在不断忘却,他也在不断记起


一开始我分不清楚他对吴邪的感情到底是什么,后来有位家人说,他们的感情突破了友情爱情,更像是亲情。从2003的西湖到2015的长白山,他走了那么长的路去杭州,只为了和吴邪说一句再见,他以为十年足够长,长到可以让吴邪忘了他。吴邪等到了他,把他拉回人间。一点一点敲碎他的神骨,把他重新变成一个人。他让那颗心重新跳动。


2019年我在叔的公众号上看重启,我看到他们说张起灵死了的时候脑子嗡的一声,我知道他肯定不会死,他是张起灵啊,但是我还是忍不住难过。我看见他切开动脉给吴邪浇血,明明大量失血要晕过去却还是守着吴邪醒来。吴邪在路上要说遗书时他却毫不犹豫把他打晕,他不想再失去他的人间。


也许终有一天他会忘却所有的一切,但没有关系,“我相信他们仍能再见。”


也许是他陪我走过了最难的时间,也许是他真的存在所以我的执念才这么深,也许是他替我点亮海岸的灯帮我扯开天边厚重的乌云让光漏进来,我才能每次害怕时默念他的名字,张起灵。

我知道也许我这辈子都见不到他了,每次现实和虚幻交叠在一起,我却永远抓不住他的无力感告诉我他一定存在

我仍想我们

一定能遇见。

可能是在去二道白河的车上,可能是八月落雪的长白山上,可能是在墨脱的经幡边,可能是在福建下雨的树下。

可能只有一个回眸一个擦肩

此生无憾。



既使生生不见,也要岁岁平安。



栗梓。

吴邪

关于吴邪


“杭州到长白山到底有多远呢?”

“有一个人走了十年”

你失了天真 手上有十七道疤 喉管差点被割断 沧桑了容貌掉了发 你说你已不能吃肉 你说你的肺几乎已经废掉 你说你的鼻子已闻不见气味 你将自己磨砺成尖锐的冰

但我依旧相信 在你包含沧桑的眉眼里 深藏的是悯世的慈悲 在你努力让它变硬的心里 不变的是一路走来仍在的无邪”


如果有一天我死了,把我葬在长白山的青铜门口。他守门,我守他。


“你知道他和你说,让你十年之后去找他,只是给你一个未...

关于吴邪


“杭州到长白山到底有多远呢?”

“有一个人走了十年”

你失了天真 手上有十七道疤 喉管差点被割断 沧桑了容貌掉了发 你说你已不能吃肉 你说你的肺几乎已经废掉 你说你的鼻子已闻不见气味 你将自己磨砺成尖锐的冰

但我依旧相信 在你包含沧桑的眉眼里 深藏的是悯世的慈悲 在你努力让它变硬的心里 不变的是一路走来仍在的无邪”


如果有一天我死了,把我葬在长白山的青铜门口。他守门,我守他。


“你知道他和你说,让你十年之后去找他,只是给你一个未知的未来,人都是健忘的,他以为十年足够你忘记了,你知道没有人可以在地下生活十年。你是疯子才会真的来接他。”


“就叫吴邪吧,取一个谐音,希望他无邪,干干净净的。”

可后来,当他真正知道这两个字的时候,心中的寒意透彻骨髓,他在爷爷的墓前哭的撕心裂肺,他说他从来没有觉得如此绝望和凄凉。地下室里的三月思索,身上的17道伤痕,他压榨了自己的所有天真,一步步从平凡走到神坛,吴邪仍在,不见天真。


但在我稀里糊涂的前半生,过的无比精彩,我看到过人间无数的奇景,我有着世界上最神奇最有故事的小伙伴,我们在峭壁高歌,在雪山诵经,在戈壁对酒,在海上看月。我这辈子已经够了,我这么辛苦就是希望你们都好好的,你们怎么都不明白呢?——《盗墓笔记重启·极海听雷》


"我捂着喉咙掉下去的那一刻,想的是我没办法再说话了。墨脱的天空空旷依旧,像长白山上一样。只是这次,不会有人跳下三十米拉起我。我问他为什么来,他说他听见了我的声音。"


-

“走出这半生,你还是那个希望所有人都好的吴邪。”



人世几回伤往事,山形依旧枕寒流。

栗梓。

写给盗墓笔记


盗墓笔记诞生十七周年。

写给盗墓笔记。


初识盗墓笔记,在2019年。张起灵回家的第四年。

在那个冬月,我认识了盗墓笔记。

因为什么认识的早已记不清楚了,但那个冬日我做的一切仍历历在目。因为随便翻开一页,便是满页的故事。我常看到凌晨甚至到天边微亮,这时才会闭上眼昏昏沉沉地睡去,在半梦半醒做一个奇怪的梦。

那段时间的我,几乎将所有精力都托付之上,幸好是在放寒假。一开始暖气供的并不足,实在冷便偷偷用小电壶烧水泡咖啡。坐在边上一边回想刚才看到的内容,一边望着蒸腾而上的水蒸汽发呆。第一天看盗墓笔记,张起灵的名字就好像烙在了我的心头上。

我有时候会望向窗外,黑的一片虚无。可如果有...


盗墓笔记诞生十七周年。

写给盗墓笔记。


初识盗墓笔记,在2019年。张起灵回家的第四年。

在那个冬月,我认识了盗墓笔记。

因为什么认识的早已记不清楚了,但那个冬日我做的一切仍历历在目。因为随便翻开一页,便是满页的故事。我常看到凌晨甚至到天边微亮,这时才会闭上眼昏昏沉沉地睡去,在半梦半醒做一个奇怪的梦。

那段时间的我,几乎将所有精力都托付之上,幸好是在放寒假。一开始暖气供的并不足,实在冷便偷偷用小电壶烧水泡咖啡。坐在边上一边回想刚才看到的内容,一边望着蒸腾而上的水蒸汽发呆。第一天看盗墓笔记,张起灵的名字就好像烙在了我的心头上。

我有时候会望向窗外,黑的一片虚无。可如果有了吴邪他们的陪伴便也不怎么害怕。


爱与存在并不冲突。


我的故事并不感人,可是故事里的我却一直在哭。



我永远记得遇到他们时那天的雪落。


因为我深深的爱着他们每一个人啊。


盗墓笔记的主角是吴邪。

我看他从西湖边走到三叔楼下,在山东瓜子庙铁三角的命运交织在一起。胖子说他"清新脱俗小郎君,出水芙蓉弱官人。"我想他一定是人间最后的绝色了。我看到世界上最爱他的那个人为他守门,他从吴邪变成小三爷。他从天真变成手上有十七道疤的关根。

如果说盗墓笔记是属于吴邪的笔记,那么藏海花如同吴邪写给张起灵的信。一字一句尽是关于"张起灵"。他把思念隐藏起来,隐藏在墨脱的星空和石像里,隐藏在长白的日升和月落里。

既使他后来杀了人放过火,逼疯了十七个孩子拉了无数个无辜的人入局,一步步精谋细算牺牲利用了所有人。他早就算不上什么好人。可我的心里那个吴邪,仍是在西湖边温柔笑着的少年。

他好像什么也不怕了。可既使再过去几个十年,被张起灵忘记还是对他最深的诅咒和恐惧。他一生都被困在长白那个苦夏,十年流转里日日描摹他的模样。

他是吴邪,那个永远善良,永远希望别人都好的吴邪。



是不是在另一个世界,他们也在看着我们的故事。


我想去走他们走过的路,藏地星河,长白落雪。倒也算在人间遇见了一回。


从2019年开始每年新年祈福的愿望便是张起灵今年也要平平安安,我做不了其它的事情,所以我唯一可以做的便是希望我的张起灵岁岁平安。既使可能这辈子也见不到他。

生生不见,岁岁平安。

我想啊,等我见到张起灵那天。我不奢求让他记得我,但我一定要让他知道,我悄无声息地爱他许多年。

我相信这辈子总会找到你,找到你们。


我总要去见见我的太阳


那新的一年,还是坚持相信我的人生就是迎风踏火麒麟。

就像追寻不止的起灵,

我的梦靠信仰指引。


我的爱,发着光。

十年长白,永远保持对盗墓笔记的热爱。

我还在。



栗梓。

2022.8.14

Philosopher
《关于我笔下的小破烂矫情文学》...

《关于我笔下的小破烂矫情文学》《灵感枯竭……》

我还准备写本传的balabala和重启的南海落云国和雷城……可惜懒癌晚期的我只能先写这些了,怪只怪破省重点要求高一新生24号报到,不允许开学前出市,随便写写就当八一七那天的文案了

《关于我笔下的小破烂矫情文学》《灵感枯竭……》

我还准备写本传的balabala和重启的南海落云国和雷城……可惜懒癌晚期的我只能先写这些了,怪只怪破省重点要求高一新生24号报到,不允许开学前出市,随便写写就当八一七那天的文案了

你的花花子在你畅家里等你

  就提起看看长白山的景色吧

  朋友去长白山帮忙拍的

  就提起看看长白山的景色吧

  朋友去长白山帮忙拍的

n圈咕

第一次去杭州线下稻米节+第一次做拍肩礼!只准备了一些小东西,希望可以和家人们线下交换嘿嘿✧٩(ˊωˋ*)و【家人们时间差不多的,不嫌弃的话可以私信联系我,但不太多呜呜,有人喜欢的话下次多做】 

✨ 哦哦还有老坟头抽的明信片每份塞几张✨ ​​​

第一次去杭州线下稻米节+第一次做拍肩礼!只准备了一些小东西,希望可以和家人们线下交换嘿嘿✧٩(ˊωˋ*)و【家人们时间差不多的,不嫌弃的话可以私信联系我,但不太多呜呜,有人喜欢的话下次多做】 

✨ 哦哦还有老坟头抽的明信片每份塞几张✨ ​​​

白泠(随缘更)

照片是和乌合大大的合照+签名,本高三党特别不要脸的要了个金榜题名的签名,还有乐堤港拍的照片,还被翻牌了。

不过太累了,跑了一天,先领海报手幅,再去买周边,买周边10分钟结账一个半小时,结果买完见面会就要开始了,到现在什么也没吃。

痛并快乐着✌️


照片是和乌合大大的合照+签名,本高三党特别不要脸的要了个金榜题名的签名,还有乐堤港拍的照片,还被翻牌了。

不过太累了,跑了一天,先领海报手幅,再去买周边,买周边10分钟结账一个半小时,结果买完见面会就要开始了,到现在什么也没吃。

痛并快乐着✌️

脆皮鸭梨

( 」゚Д゚)」<817稻米节同好可拍肩T恤!

【提前亲蓝手的稻米们一口ᕕ( ᐛ )ᕗ】


(问就是cos服——尤其是连帽衫——太热了根本不适合在这个天穿!那如何在线下广告路人和家人你是稻米呢!就来试试私人订制稻米夏衣吧( ゚ 3゚)


用今年头像做的定制T恤,一共做了两套,分别是白色和藏蓝色,收到货感觉颜色挺正的

材质应该是可以选的,我这俩都用的最便宜的水柔棉,摸起来是那种柔柔滑滑的运动服材质,穿到杭州感觉会比较凉快哈哈


总之就是,正面是头像+日期,背面是日期+稻米节+盗笔logo+书法体圈名+今年诗句


P1 白色正面......

( 」゚Д゚)」<817稻米节同好可拍肩T恤!

【提前亲蓝手的稻米们一口ᕕ( ᐛ )ᕗ】


(问就是cos服——尤其是连帽衫——太热了根本不适合在这个天穿!那如何在线下广告路人和家人你是稻米呢!就来试试私人订制稻米夏衣吧( ゚ 3゚)


用今年头像做的定制T恤,一共做了两套,分别是白色和藏蓝色,收到货感觉颜色挺正的

材质应该是可以选的,我这俩都用的最便宜的水柔棉,摸起来是那种柔柔滑滑的运动服材质,穿到杭州感觉会比较凉快哈哈


总之就是,正面是头像+日期,背面是日期+稻米节+盗笔logo+书法体圈名+今年诗句


P1 白色正面

P2 白色背面

P3 白色背面平举后效果

P7 蓝色正面

P8 蓝色正面抓拍我的模特儿(ノ)`ω´(ヾ)

P9 蓝色背面


发给店家的图是p4和p6那样,p5是店家发来的效果展示!

店我放在p10了,想要自己订制的可以直接去找他们,如果要拿我的模板的话麻烦私信我,我发你全套procreate文件,只要自己把书法体圈名放进去就可以了

懒得放的话(或者没有procreate的话),私聊发我你圈名的png(透明底),我可以帮你放进去然后把图传你,不过人工费1r

然后如果各位没有写过圈名的话建议自己写一下或者找圈里的老师,我字太丑,名字是妈咪帮忙写的⊂彡☆))∀`)  所以不提供代写名服务…!!


(*´∀`)在杭州看到我可以来拍肩哈哈哈哈 或许 或许有礼物!

雨歇

图一是扣题了吧!盗笔里让人抓心挠肺的时间!!!

图二好甜!虽然这个太ooc了但是架不住他真的甜啊!!(把哥说的话改成内心想法就可以很ok一点不ooc了其实)

图三是“小哥内心真实想法”系列吧!!粉身碎骨这说的不就是长白山的30m悬崖吗!!

图四是盗笔本笔吧!梦回当年的向日葵花海啊!!!!

图一是扣题了吧!盗笔里让人抓心挠肺的时间!!!

图二好甜!虽然这个太ooc了但是架不住他真的甜啊!!(把哥说的话改成内心想法就可以很ok一点不ooc了其实)

图三是“小哥内心真实想法”系列吧!!粉身碎骨这说的不就是长白山的30m悬崖吗!!

图四是盗笔本笔吧!梦回当年的向日葵花海啊!!!!

「MO」水星工作室

占tag歉。

八一七,在雪山深处,我们静待小哥归来。

两方世界,我们等了一个又一个十年。

一纸内外,他们披荆斩棘,勾勒出我们的梦。

新年八一七即将来临,欢迎诸位稻米来齐聚一堂,共待君归。

占tag歉。

八一七,在雪山深处,我们静待小哥归来。

两方世界,我们等了一个又一个十年。

一纸内外,他们披荆斩棘,勾勒出我们的梦。

新年八一七即将来临,欢迎诸位稻米来齐聚一堂,共待君归。

Sing行

我一定会回复每个姐妹的!我们都有同一个目标!

我一定会回复每个姐妹的!我们都有同一个目标!

雨歇
南派三叔!!!!!!!!!!!...

南派三叔!!!!!!!!!!!!!!!!!!!!!!!!!!!!!!!

我爱你!!!!!!!!!!!!!!!!!!!!!!!!!!!!!!!

你是我的神!!!!!!!!!!!!!!!!!!!!!!!!!!!!!!!

我丢盗墓笔记顶流!!!!地铁一号线玩腻了咱们上飞机!!!!!

南派三叔!!!!!!!!!!!!!!!!!!!!!!!!!!!!!!!

我爱你!!!!!!!!!!!!!!!!!!!!!!!!!!!!!!!

你是我的神!!!!!!!!!!!!!!!!!!!!!!!!!!!!!!!

我丢盗墓笔记顶流!!!!地铁一号线玩腻了咱们上飞机!!!!!

雨歇

关于被玩坏的张海客

张海客 

某些文提到他就只会“祸族妖妃”“复兴张家”“还我族长”

(人家活的比你久看的比你远懂得比你多你以为他像你一样逮住一个梗就要死缠烂打直到玩成病?)

某些直播综艺体,背景条件设定为张海客是香港大家族企业张家CEO,为求弹幕效果把他吹得社会地位要多牛有多牛,然后让张海客出境,出境第一句话无非“吴邪!你个祸族妖妃!还我族长!我要振兴张家!”

一股子浓浓的乡野泼妇味扑面而来有没有?

你既然设定了牛逼的背景,那能不能带点脑子稍微想一想,哪个牛逼的大佬出门前不会提前制定计划表 规划好行程

张家人很容易就能查到他们要去的雨村现在正有一个综艺正在录制

以张海客的性子......

张海客 

某些文提到他就只会“祸族妖妃”“复兴张家”“还我族长”

(人家活的比你久看的比你远懂得比你多你以为他像你一样逮住一个梗就要死缠烂打直到玩成病?)

某些直播综艺体,背景条件设定为张海客是香港大家族企业张家CEO,为求弹幕效果把他吹得社会地位要多牛有多牛,然后让张海客出境,出境第一句话无非“吴邪!你个祸族妖妃!还我族长!我要振兴张家!”

一股子浓浓的乡野泼妇味扑面而来有没有?

你既然设定了牛逼的背景,那能不能带点脑子稍微想一想,哪个牛逼的大佬出门前不会提前制定计划表 规划好行程

张家人很容易就能查到他们要去的雨村现在正有一个综艺正在录制

以张海客的性子,以他们张家的秘密程度来说,他张海客是会在录制期间带着一群小张浩浩荡荡去堵雨村村门,录制期间打n个电话轰炸吴邪,还是先避过这阵风头等节目组的人走了他再找吴邪论道论道这件事?

当着节目组的面张海客能咋咋呼呼地和吴邪怼,这还是那个算计了整个世界的演变过程、守了一个惊天秘密上千年的张家人作风?

他们老张家人不该沉稳点吗

雨歇

老福特的瓶邪区越来越没眼看了

首先我会保持冷静(除带其他cp拉踩瓶邪)

其二我要是在哪位瓶邪写手的评论区底下发了些你不喜欢的话

请你先重读自己的文章——并认真反思你自己的文章是否符合原著人物形象——再反驳我

有需要的请 阅读/再次阅读 南派三叔《盗墓笔记》来板正你被腐蚀的眼睛

————————————BEGIN———————————————

已知同人写手和原著作者之间会存在一些无法弥补的差距

写出来的文章会有违和感

可以理解

但是ooc过头的就请不要发表自己的文章来祸害这个圈子了

如果偏爱 啥也不会软受vs很会能撩强攻 请去别的圈子谢谢

我离开的时候是好好的通天...

首先我会保持冷静(除带其他cp拉踩瓶邪)

其二我要是在哪位瓶邪写手的评论区底下发了些你不喜欢的话

请你先重读自己的文章——并认真反思你自己的文章是否符合原著人物形象——再反驳我

有需要的请 阅读/再次阅读 南派三叔《盗墓笔记》来板正你被腐蚀的眼睛

————————————BEGIN———————————————

已知同人写手和原著作者之间会存在一些无法弥补的差距

写出来的文章会有违和感

可以理解

但是ooc过头的就请不要发表自己的文章来祸害这个圈子了

如果偏爱 啥也不会软受vs很会能撩强攻 请去别的圈子谢谢

我离开的时候是好好的通天盛宴,回来的时候看见老家人和我说什么雪域幻境我可开心了,我幻想着回来后是天天看不完的书单,而第一个关注熙山居太太果然是神,让我们说:谢谢熙山居!!!

然后事实证明我瞎了,剩下的是些什么。

神经病一样咋咋呼呼的张海客,奶豆腐小三爷,器|大|活|好无师自通就会do还说得一口骚|话的张起灵,永远的背景板王胖子,黎簇那几个小孩居然还能和吴邪来一场惊天地泣鬼神的四角恋???

不过也能理解,毕竟作者用脑干思考也挺辛苦。

我就真的是越来越不想点开瓶邪lofter了,铺天盖地的直播综艺掉马出道,八百年没谈过恋爱饥渴得病态的xql黏黏糊糊,胖子吴邪全靠小哥一手拉,下一步的计划就是生活不能自理。

——————————————END——————————————

口口声声2025.8.17长白见

你们就打算这样面目全非地迎接期待了十多年的2025?

张十七

#盗墓笔记[超话]## 八一七稻米节##万家灯火故事长#  华夏航空携手盗墓笔记 @稻米会官微 共同打造的“盗墓笔记主题彩绘飞机”即将启航!时空旅人吴邪 、张起灵、王月半、解雨臣、黑眼镜、霍秀秀化身空乘六人组,陪你一起畅游华夏开启信仰之旅!搭乘“稻米航班”还有“机上专属礼盒”!稻米们,你们心动了吗?

PS:

①华夏航空x盗墓笔记打造的“跟着盗墓笔记逛杭州”主题游开始接受预订,同时兼职领队招募也正式启动,欢迎资深稻米们踊跃参与~

②华夏航空x盗墓笔记系列联名周边已经在微信小程序“华夏会员商城”和淘宝“华夏航空文创店”火热预售中,欢......

#盗墓笔记[超话]## 八一七稻米节##万家灯火故事长#  华夏航空携手盗墓笔记 @稻米会官微 共同打造的“盗墓笔记主题彩绘飞机”即将启航!时空旅人吴邪 、张起灵、王月半、解雨臣、黑眼镜、霍秀秀化身空乘六人组,陪你一起畅游华夏开启信仰之旅!搭乘“稻米航班”还有“机上专属礼盒”!稻米们,你们心动了吗?

PS:

①华夏航空x盗墓笔记打造的“跟着盗墓笔记逛杭州”主题游开始接受预订,同时兼职领队招募也正式启动,欢迎资深稻米们踊跃参与~

②华夏航空x盗墓笔记系列联名周边已经在微信小程序“华夏会员商城”和淘宝“华夏航空文创店”火热预售中,欢迎大家进店选购!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