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八一七稻米节

35376浏览    2475参与
戎征百里

“我们的庭院里有苔藓,他的庭院里有我们和四季”

  

  

  

  //在学校出的cos  专门挑了人少的时间和地点555  

“我们的庭院里有苔藓,他的庭院里有我们和四季”

  

  

  

  //在学校出的cos  专门挑了人少的时间和地点555  

鹿知之

2025十年之约2

        这一夜睡得酣甜。

         第二天我们一众人起了个大早,外面已经人声鼎沸,好不热闹。

      吃了早饭出门,走在街上,小哥的颜值还是太引人瞩目,路上时常有“迷妹”发出惊叹的声 音,听到了她们的聊天“哪家的 coser这么帅?”我在内心沾沾自喜,当然是我家的。......


        这一夜睡得酣甜。

         第二天我们一众人起了个大早,外面已经人声鼎沸,好不热闹。

      吃了早饭出门,走在街上,小哥的颜值还是太引人瞩目,路上时常有“迷妹”发出惊叹的声 音,听到了她们的聊天“哪家的 coser这么帅?”我在内心沾沾自喜,当然是我家的。

      长白山上人山人海,不少人已经买不到票上不去,只能在山下眺望,漫山遍野的蓝帽衫,随处可见的“黑金古刀”场面震撼人心,不少人举着横幅“盗摹笔记,十年之约”“十年盗墓,初心不改”等等,条幅和画报几乎铺满了半个山路,此次的稻米节也成了一个大型的面基现场,

 我们几个从来都没觉得我们的故事对他们的影响如此之大。

       我随手拦住了路过的一家三口的“稻米”问道:“你们喜欢他们多久了?”这位抱孩子的妈妈感觉眼前这群“coser”气质和其他人及其不同,也热心回答:“我直欢他们十二年了,从高中就开始了”。吴邪一边逗孩子一边问:“这位是你的先生吗?”“对的,我和我先生也是因为盗墓笔记结缘在一起的,2015 年的今天我们相遇,今天也是我们相识的十周年,所以我们一家三口也来到这里见证我们的青春和爱情。”小姐姐幸福的回答。 祝你们幸福。”吴邪满脸温柔。“谢谢你,你们也会幸福的。”小姐姐像是看出了什么,微

 笑着挽着先生的手抱着宝宝走开了。

     天色渐渐的有些阴沉,稻米们不约而同的打开了闪光灯,不一会儿,整个长白山像是一片星河,“小哥,看到了吧,当年不止我在等你,他们都在照亮你回家的路”不知是谁起了个头“光,是谁燃烛照亮,时间设下的迷藏”一句歌词引发了大合唱,“有最奇岖的峰峦,成全过你我张狂”。

     胖子感叹:“十年人间呐,天真,不山十年了吧,二十年都得有了吧,我们都老喽!”

     我的好闺蜜小花不太适时地煞风景:“都这么多年了,吴那你的账还没还青,别以为你年纪大了就能逃过去,你死了我也把账单烧给你。”

 “你可真是我好闺蜜”。

      此次活动从早上举办到了晚上,徐磊也来亮了相,他说代“铁三角”向大家问好,这是我让他说的,感谢这么多人喜欢我们,爱是相互的。

      其实我们也只是普通人中又不太普通的一部分,这辈子我最不平凡的事就是碰见了小哥胖子 这些人,他们造就了我精神和生活不平凡的绝大部分。没想到,这些年书中的“我们”也成为了 大家的信念,现在的我们过得很开心,是和普经下地摸金不一样的快乐,享受平凡是我们当下最重要的时光。

     今天,也视大家节日快乐哦!我们一定还会有下一个十年,二十年。不见不散。

蛇叔_SHESHU

#2022.8.17


八一七稻米节快乐!


“泥炉煮酒共君享,万家灯火故事长。”


其实也是我和小哥的四周年

小哥,欢迎回来,我会永远爱你

#2022.8.17


八一七稻米节快乐!


“泥炉煮酒共君享,万家灯火故事长。”


其实也是我和小哥的四周年

小哥,欢迎回来,我会永远爱你

鹿知之

2025十年之约

脑洞是我的ooc致歉


      2025年8月15日,我和小哥还有胖子还在雨村养老,一边喂鸡,一边钓鱼,农家乐的生意时常不温不火,也乐得自在。我们的故事在很多年前就被一个叫徐磊的胖子写在了书中,叫什么《盗墓笔记》,里面把我们几个写的如神似鬼,引得不少人要追寻我们的脚步,去走一走我们经历过的故事,但是,忠告一句,可以迷恋哥,但是不要盲目崇拜哦!其实书中也有一部分是徐磊夸大其词,每个人还是要过好自己的人生最为重要啦,喂!小哥,你再喂鸡就要被你撑死啦!......


脑洞是我的ooc致歉


      2025年8月15日,我和小哥还有胖子还在雨村养老,一边喂鸡,一边钓鱼,农家乐的生意时常不温不火,也乐得自在。我们的故事在很多年前就被一个叫徐磊的胖子写在了书中,叫什么《盗墓笔记》,里面把我们几个写的如神似鬼,引得不少人要追寻我们的脚步,去走一走我们经历过的故事,但是,忠告一句,可以迷恋哥,但是不要盲目崇拜哦!其实书中也有一部分是徐磊夸大其词,每个人还是要过好自己的人生最为重要啦,喂!小哥,你再喂鸡就要被你撑死啦!

       十年前的八月十七号,我和胖子一众人齐聚在了长白山,那时可不是旅游,我是在接我心爱之人回家,浩浩荡荡的车辆铺满整个山路,那时候我就大喊,闷油瓶,你今天要是不出来,对得起我这满山头的人吗?其实内心在小声嘟囔,这些年,没有你的日子,我过得挺难的,但是胖子瞎子小花秀秀他们帮了我不少忙,我也不再是以前的吴邪了,当然,这些话我不会真的说给小哥听,自己嘟囔几句就算了。

       这么快就过去了十年,喝茶泡脚不亦乐乎,一个电话打了过来,竟然是徐磊这胖子,“有何贵干?”徐磊笑着问:“你们看没看电视新闻,长白山的票都要卖爆了!托你们的福啊,天南海北的人都往这赶。”我笑了笑:“怎么,纪念他们逝去的青春?哈哈”

       “怎么说都是因为你们,铁三角已然成了他们的信仰,我已经给你们订好了机票,这么盛大的场面你们一定要亲眼见证!”徐磊很激动地挂掉了电话。

“胖子,小哥,你们也听到了,怎么着,什么想法?”

       “听你的。”嗯。。小哥还是这样。

“还想什么?出发吧!铁三角!”这句话从胖子嘴里说出来,依旧那么中二热血。

机票是明天的,今晚准备收拾收拾行李,再打电话问问小花他们,要不要一起。

       第二天,我们三人站在飞机前,被面前的景象震惊的目瞪口呆(主要是我和胖子),彩绘的二次元铁三角占领了整整一个飞机,现在的稻米都这么有钱了吗,十几年前听徐磊说他们还是一本书全班借着看的小屁孩呢,哎,白云苍狗,物转星移啊!

      很快,飞机落地,我们的打扮在一众稻米里并不突出,到处都是“铁三角”,倒是来接机的徐磊,墨镜,帽子,口罩一个不拉,生怕有人认出他来,那我是怎么找到他的呢?还真是多亏了王胖子!非要和徐磊搞什么暗号,出门我们就看见一个鬼鬼祟祟的发福男人举着一个硕大的接机牌,上面写着,“小哥养了多少只鸡”,胖子很是激动,飞奔过去,冲着徐磊大喊:“二十七只!”,然后两人在众目睽睽之下相拥在一起,我和小哥觉得甚是尴尬。但我还是出于礼貌,给他打了招呼。

     虽然我们的过去的行踪都有迹可循,但是我们并不想暴露真身,所以徐磊这么多年来一直守口如瓶,让大家的信仰一直寄存于书中的“铁三角”,今年的817不仅仅是我们的一个纪念日,更是稻米们对自己青春的一个答卷和符号,看着大家脸上喜悦的笑容,我想,大家心中也是开心的吧!

        入住的酒店也是盗笔主题,这俨然有了一种过年的气氛。徐磊给我们定了顶楼的套房,里面有两个卧室,我和小哥一间,胖子乐得自己一间。

       刚躺下想休息一会儿,就听见外面的敲门声,开门,映入眼前的便是一幅黑色的眼镜和一身纯黑色皮衣,“瞎子!来的挺快啊!小花秀秀他们呢?”

      “臭小子,叫师父”黑瞎子一副酷帅牛炸天的样子,我白了他一眼。

      “花儿和秀秀他们忙晚上到,我早就到了,来这跑跑出租,这几天真是大赚了一把。”我这便宜师父得意洋洋的说。“怎么,小花是缺你吃还是缺你穿了?”“我这么个大男人还能靠老婆养活?笑话!”

     瞎子他们的房间在我们隔壁,晚上小花他们到了,这人也算是凑齐了,订了外卖烧烤酒类满满一大堆,这群人偏要去外面露台上吃,说这样有氛围。

      胖子是第一个喝大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喊:“这他妈也是老子的青春啊!”

楼下还有稻米举办的前夕派对,听着《十年人间》,眼眶不由得发酸。

     都说人到中年会发福,我看这几个人里除了胖子一直是发福的状态,其他人几乎都没变,我也就被小哥喂胖了几斤而已,小哥瞎子不用说,小花和秀秀也只是有了一点点年纪上的变化,不得不佩服金钱的力量啊!

       怕喝的太多,观看不了明天的稻米节盛况,便结束了这场酒局,我和小哥拖着不省人事的胖子回房间,回到了我们自己的卧室,洗漱完,和小哥相依躺在床上,外面的音乐时而热闹,时而柔和,但并不觉得吵闹,大概,里面诉说的都是我们的故事吧!

      听了一会儿,我开口:“小哥,十年前的这个时候,你在想什么?”小哥静静地,没有说话,像是在思考。等了一会儿,终于开口:“忘了。”“忘了??”小哥再次缓缓开口:“记得没那么清楚,只记得,那十年,我一直在想你。”

       我这几十年的老脸瞬间就红了,“知道了小哥,睡吧,明天庆祝属于我们的纪念日。”

    

 会有第二篇的,希望大家多多点赞哦!

十年灯
  哈哈哈,看我发现了什么!花...

  哈哈哈,看我发现了什么!花爷的鞋子好像貌似应该大概是增厚的(手动狗头)

  U1S1,他们的腿都好长啊๑乛v乛๑嘿嘿

  

  

  

  对不起花爷,下次还敢(๑>؂<๑)

  哈哈哈,看我发现了什么!花爷的鞋子好像貌似应该大概是增厚的(手动狗头)

  U1S1,他们的腿都好长啊๑乛v乛๑嘿嘿

  

  

  

  对不起花爷,下次还敢(๑>؂<๑)

WISg0739-

  “他是张家起灵,是祭坛上的圣婴”。

  “他是张家起灵,是祭坛上的圣婴”。

你的花花子在你畅家里等你

有间奶茶店

  小花是昨天到的福建,今天早上打电话来说要和我们聚一下,于是我们开车去了市区,大约下午三四点钟。

  小花约我们在一家奶茶店里。这几年奶茶这东西还蛮流行的,我是喝不惯,感觉甜腻腻的,胖子却很喜欢,这不意外,另我意外的是,闷油瓶竟然也喜欢。

  隔的老远,就看见了标志性的粉红色衬衫。旁边围过来很多小女生,都一脸害羞的偷偷瞄小花。小花讲完电话,看到了我们就向我们招手,那样子还真是帅气(风骚)啊!瞬间空气里飘满了来自周围广大妇女老少的粉红爱心小泡泡。呵,男人。

  胖子一边跟我说着敲敲话,什么大花不去做变性当女人可惜了。我心说,这话要是小花听见了非把你拉去当人妖不可。

  进到店里面,就看...

  小花是昨天到的福建,今天早上打电话来说要和我们聚一下,于是我们开车去了市区,大约下午三四点钟。

  小花约我们在一家奶茶店里。这几年奶茶这东西还蛮流行的,我是喝不惯,感觉甜腻腻的,胖子却很喜欢,这不意外,另我意外的是,闷油瓶竟然也喜欢。

  隔的老远,就看见了标志性的粉红色衬衫。旁边围过来很多小女生,都一脸害羞的偷偷瞄小花。小花讲完电话,看到了我们就向我们招手,那样子还真是帅气(风骚)啊!瞬间空气里飘满了来自周围广大妇女老少的粉红爱心小泡泡。呵,男人。

  胖子一边跟我说着敲敲话,什么大花不去做变性当女人可惜了。我心说,这话要是小花听见了非把你拉去当人妖不可。

  进到店里面,就看见一个大墨镜呲着一口大白牙坐在桌边。胖子上去嫌弃的扒拉扒拉瞎子的皮衣,嘴里只嘟囔:都什么年代了,瞎子你怎么还这么土。

  我们随便的聊着天,一会儿前台的小姑娘就把小花点的饮料端了过来。小姑娘一直盯着闷油瓶看,直勾勾的,闷油瓶好像察觉到了什么,他竟然冲着小姑娘微微点点头。

  和奶茶一起送过来的还有五个蛋糕,做成了小人的样子。我正在感叹资本家就是nb,这么精致的蛋糕得花多少钱啊?却听见小花在一旁说:我没点蛋糕啊?小姑娘说:这是我,啊不,是我们老板送的,祝你们用餐愉快。所以送蛋糕是因为看上闷油瓶了了?看闷油瓶也挺主动的,还跟人家点头了,要不要撮合一下?原来是个男人都喜欢年轻漂亮的小姑娘啊,我还以为闷油瓶这个年纪的喜欢的是跳广场舞的大妈呢。

  “其实那个小姑娘就是这里的老板。”黑眼镜在一旁懒懒的说,“我之前接活受伤的时候就是那个小丫头帮忙包的。小丫头还挺纯情的当时还脸红了呢。”

  听瞎子这么一说,我有点蒙了,就是年轻小姑娘都喜欢老的吗?怎么放着我,胖子,小花这几个年轻的不看,非得去聊扯那岁数大的呢?我看向那小丫头,她正坐在吧台的转椅上看小说,好像是那个什么派什么叔写的小说,不是新书,是好几年前的了。“哎哎哎,”胖子眼尖,发现了蛋糕的不寻常“这蛋糕咋做的和咱们这么像呢?你看那个蓝精灵像不像小哥?”胖子指着闷油瓶面前的小蓝帽人蛋糕说。是很像,不仅是小蓝帽,还抱着个小胡萝卜,是黑金古刀那个便宜刀?我好像明白了,我再次回头看那个小姑娘,她正好也抬头看向我,她笑了,抬手做了一个嘘的动作,我也笑了,因为我看见了她的唇语“吴邪呀,你要笑。”

  

在说咕的佐々木

 开学最后一天,一直想要画的,之前没时间,来迟了 。

  迟来的祝福,八一稻米节快乐•ᴗ•

   

 开学最后一天,一直想要画的,之前没时间,来迟了 。

  迟来的祝福,八一稻米节快乐•ᴗ•

   

微语故梦深

2022稻米节杭州场

画包包展区墨脱酒馆


有一说一,这个转经筒的设计还是不错的


2022稻米节杭州场

画包包展区墨脱酒馆



有一说一,这个转经筒的设计还是不错的




没事这个账号必不可能被扒到
所以小篆在哪里才能打出来啊,我...

所以小篆在哪里才能打出来啊,我找不到,每次都是自己写,好麻烦噢  

所以小篆在哪里才能打出来啊,我找不到,每次都是自己写,好麻烦噢  

风起长林
我要穿最艳丽的裙子,唱最风情的...

我要穿最艳丽的裙子,唱最风情的歌;

用最柔软的骨骼,打破最牢固的规则;

用最温和的沉默,迎接走向我的山河。

今年的这首歌太绝了!

我要穿最艳丽的裙子,唱最风情的歌;

用最柔软的骨骼,打破最牢固的规则;

用最温和的沉默,迎接走向我的山河。

今年的这首歌太绝了!

十年灯
一些雨村小甜饼~灵感来源于今年...

一些雨村小甜饼~灵感来源于今年的图

  (在波澜壮阔的冒险之后,每一个平凡的日子都显得弥足珍贵)

  

  快到817了 吴邪看着披一身霞光巡山归来的小哥,问道:“小哥 你知道快到什么特别的日子了吗”


    张起灵微微摇了摇头


  吴邪:“就知道你是不记得,快到我接你回家的快第八年啦。”


  张起灵眼神盈满斜闯窗台的余晖,缓缓说到:“我不知道,原来这算特别。”


  吴邪笑起来,岁月似乎对他格外优容,笑时宛然还是当初那个清新脱俗小郎君:“当然是特别的 ”


  张起灵的唇角悄悄勾了起来,又很快被他抚平...

一些雨村小甜饼~灵感来源于今年的图

  (在波澜壮阔的冒险之后,每一个平凡的日子都显得弥足珍贵)

  

  快到817了 吴邪看着披一身霞光巡山归来的小哥,问道:“小哥 你知道快到什么特别的日子了吗”


    张起灵微微摇了摇头


  吴邪:“就知道你是不记得,快到我接你回家的快第八年啦。”


  张起灵眼神盈满斜闯窗台的余晖,缓缓说到:“我不知道,原来这算特别。”


  吴邪笑起来,岁月似乎对他格外优容,笑时宛然还是当初那个清新脱俗小郎君:“当然是特别的 ”


  张起灵的唇角悄悄勾了起来,又很快被他抚平。


  吴邪不觉:“那我们那天把小花瞎子都叫来一起吃个团圆饭好不好?”


  张起灵定定的看着他: “好,吃团圆饭。” 


  等吃晚饭时,先跟胖子提了一嘴,胖子拍手叫好:“是有些日子没见他们了,这次来非让他们尝尝你胖爷我新学的手艺!保管让他们吃一次惊艳,第二次想念!”


  小花在北京忙的脚不沾地,但听说吃饭还是说来,吴邪正愁怎么通知那个见首不见尾的师傅呢,便随口问到:“你知道黑瞎子哪去了吗?他这人一贯不着调,找起来都难。”


  听了这话,小花却不知为何,半天没回话,过了一会儿才稍显尴尬的说到:“没事儿,我会通知到他的”


  吴邪:“那敢情好。原来他去哪儿都告诉你,就我们不知道啊,没义气。”


  听筒那段却传来阵放肆的笑声,黑瞎子吊儿郎当的声音传来:“徒弟背后说师傅坏话,是谁理你?哎呀花儿爷你干嘛打我!”


  吴邪大吃一惊:“你怎么会在小花旁边?你们为什么在一起?小花你怎么都没跟我说?!”


  没等他一连串的问题问完,小花努力克制的声音就传来:“吴邪我们那天都会去的,先挂了”


  带着一肚子问题的吴邪听着那边传来的的忙音陷入了迷惑。


  八一七那天下午,小花和瞎子就开着车来到村口,吴邪和胖子招呼他们进了屋,小哥还在忙他的那群小鸡。


  胖子说到: “你们先坐,我去泡茶。“吴邪就陪两个人坐在沙发上说话,无意间瞥到小花的腰侧微露一端指节,左看右看发现原来是黑眼镜的手扶在小花腰上。

 

       极强的好奇心让吴邪脱口而出:”你俩现在究竟怎么回事!” 小花的脸微微红起来,黑瞎子倒还是一脸痞笑:“小三爷,就像你看的这样”说着手还绕到前端直接牵起了小花的手。

 

       张起灵正在此刻入门,黑瞎子倒是很开心的喊道:“哑巴,管管你家的木头,别把我们花儿爷羞走了。“ 张起灵闻言看着吴邪,眼里有点无奈,还有点宠溺。

 

       说笑间几人吃完了饭,天色还早。胖子提议说:“咱们屋后头有个很近的湖,现在这时节正可以去摘莲蓬!”


       大家都觉得好,走到岸边正有一个小舟被草绳牵着泊着,黑眼镜说:“呦,胖爷这是还搞了艘船来迎接咱们呢。”胖子笑道:“哪儿呢,这是村西头王家的,隔三差五往咱们这儿跑拔藕,说咱们这儿藕长得特别好,还嘱咐只要他不在,咱随时可以用他的船。”

 

        黑瞎子于是跨上去,小花也利落的挽起裤腿踏上,胖子走在后头,吴邪看张起灵还不动,说:“小哥,你不上船吗?” 张起灵走上去踩住踏板,手却伸向吴邪:“拉住。” 黑眼镜放肆的笑声传过来,吴邪低着头握着他的手上了船:“小哥我自己也可以的。” 张起灵只是回到:“嗯。”

 

       晚间的风带着阵阵荷香传来,摘了几捧莲子,就任舟往前漂。

  

  黑瞎子不知从哪掏出几瓶酒来,给小花一瓶,吴邪也抢过一瓶。

       胖子笑道:“小天真现在也会抢酒啦。”吴邪:“当然!我现在酒量可好着呢。”胖子边拨弄着船头的挂着的渔灯点燃了灯芯,边感叹道:”真好啊现在。“ 

  

  吴邪被晚风吹的舒服的眯上眼,看到眼前的黑眼镜和小花对视一笑,又转头望向小哥:“小哥 你是不是也觉得很好呀!”

  

  张起灵将目光从湖面转向被霞光映照的温柔的吴邪的脸,道:”嗯,好。”

阿宇好吃嘛

  浅浅发一波前段时间的合照集劳斯们真的泰泰泰泰泰泰泰泰泰泰泰泰泰泰泰泰泰泰帅了救命

p1小哥是小拽老师wb是:偷偷上网的小拽(lof账号好像找不到)

p2瞎瞎是@余七晨 老师

p3里的花爷微博:刺猬shadow-(还是lof好像找不到)

p456的小哥和小白和丧丧是在qq一个工作室里认识的老师

  浅浅发一波前段时间的合照集劳斯们真的泰泰泰泰泰泰泰泰泰泰泰泰泰泰泰泰泰泰帅了救命

p1小哥是小拽老师wb是:偷偷上网的小拽(lof账号好像找不到)

p2瞎瞎是@余七晨 老师

p3里的花爷微博:刺猬shadow-(还是lof好像找不到)

p456的小哥和小白和丧丧是在qq一个工作室里认识的老师

十年灯

 今年一些很戳我的字句~

  上酒真的太好听了!!!古风江湖的设定和盗笔简直是双厨狂喜了!

 今年一些很戳我的字句~

  上酒真的太好听了!!!古风江湖的设定和盗笔简直是双厨狂喜了!

南翥 (开学暂退)

开开心心去识别,骂骂咧咧走出来

当我看到这个本子后,非常心动,非常想要

于是,当我去拼夕夕识别ƪ(˘⌣˘)ʃ

[图片]

[图片]

他弹出了这个衣服!!!

[图片]

虽然天真的衣服我也很喜欢!!!  

原篇在这
盗墓笔记本子图片  

当我看到这个本子后,非常心动,非常想要

于是,当我去拼夕夕识别ƪ(˘⌣˘)ʃ

他弹出了这个衣服!!!

虽然天真的衣服我也很喜欢!!!  

原篇在这
盗墓笔记本子图片  

乱绪"

盗笔bg【这行城不能再有异象了,我要归属于我的世系!】

我小时候一直很好奇明明可以机器翻译为什么会有翻译家这种生物的存在,直到我用QQ的自动翻译翻译了一下这篇文章…………

(先翻译成别的语言再翻译回中文。)


这是原文盗笔bg【贺岁版】 


这是英文版,比较正常。

“来吧,来试试我的工艺!”“我做的那个蛋挞怎么样?”我兴奋地拿起一个,把它递给了那只闷热的瓶子。“试一试,弟弟!”他咬了一口,轻轻地点了点头,尽管脸上仍然没有表情。“哥哥,你应该多笑一笑!”我戳着他的两根手指,拨动他的嘴角,看着他那滑稽的笑脸,忍不住笑了起来,先是笑了笑,胖子又向我们打招呼,问吴邪:“天真,他们来了吗?”吴翼看了看莫比的电话,叹了口气:“小华公司...

我小时候一直很好奇明明可以机器翻译为什么会有翻译家这种生物的存在,直到我用QQ的自动翻译翻译了一下这篇文章…………

(先翻译成别的语言再翻译回中文。)


这是原文盗笔bg【贺岁版】 



这是英文版,比较正常。

“来吧,来试试我的工艺!”“我做的那个蛋挞怎么样?”我兴奋地拿起一个,把它递给了那只闷热的瓶子。“试一试,弟弟!”他咬了一口,轻轻地点了点头,尽管脸上仍然没有表情。“哥哥,你应该多笑一笑!”我戳着他的两根手指,拨动他的嘴角,看着他那滑稽的笑脸,忍不住笑了起来,先是笑了笑,胖子又向我们打招呼,问吴邪:“天真,他们来了吗?”吴翼看了看莫比的电话,叹了口气:“小华公司很忙,不能来。黑眼镜上说有很多除夕清单。恐怕我不能来。秀秀也被困在家里和她的长辈们一起吃饭。”有那么一会儿,气氛有点微妙,或者那个胖子打破了沉默的第一声:“没关系。我们还好吗,姑娘?你要试试我的肋骨了。你不是说过你已经贪心很长时间了吗?他们没有来是他们的损失!”我尝了一尝,立刻放弃了拇指。“是的,胖子,那个被严重盗窃耽搁的厨师!”“嘿,姑娘,你跟着我,我每天都给你做好吃的食物!”那个胖子微笑着看着我。“胖子,你想干什么?”吴翼瞪着他。“不,我说你太惊讶了。我向我祖父保证,我是那个女孩的纯兄妹。天真,你怎么会像一个不想娶你女儿的老父亲,兄弟?”啊,有一种年龄的感觉。“我听他们的谈话,捂住肚子,前后微笑。”我的兄弟姐妹,我的侄子是完全一样的。吴翼又看了他一眼。我一出声,门铃就突然响了。我从椅子上跳了起来,说是谁在敲新年的门。一开门,我就冻僵了:“螃蟹,螃蟹老板?”杰玉珍微笑着站在门口,抚摸着我的头。“好孩子,叫小花哥吧。”有一点,我要打电话给螃蟹先生。.“我喉咙里有个奇怪的声音”所以这盒意大利大师手工定制了限量版的巧克力。.“他拖着嗓子,按了一下手指,让保镖送一个精致的礼品盒,微笑着看着我。”小花哥,小花哥!爷爷花儿能做到!“我想我有点厚颜无耻。当他伸手去拿礼盒时,他举起手说:”不,我给你一顿好饭。““我打我的嘴,我的心说我不再是一个孩子,但我与它无关。”除夕夜的晚餐由于于陈的到来而更加热闹,胖子叫喊着要喝一杯,在我过去几个人都严格的阻止了我。我的心也不情愿,也突然“砰”一声,我吓了一跳,忙着看声音从哪里出来。“惊讶~”盲人突然冒出稀薄的空气出现在门口:“主人,你家里的门不是很好。”“他咬着嘴唇,冷笑着。”你来的时候把它搞砸了。“你他妈的拿我的门干什么?”胖子咒骂着。他走到桌子前,嘴角挂着这意味着未知的微笑,弯下腰来看着我:“小女孩一定会的。”“”我悄悄地从一个看不见的角度塞了一瓶东西,然后挺直身子,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似的。“黑师父,我今天放弃了点菜的机会,陪你吃饭,别太荣幸了。”“去你的,我们不想要!”胖子对他大喊大叫。我想到了那个盲人刚刚塞进我肚子里的东西,转过身去,把它从我怀里拿了出来。玻璃瓶似乎是用法语写的。我不明白,但这应该是一瓶饮料,疑惑地皱着眉头看着那个盲人黑人。他向我挑出他的眉毛,我认为他无论如何也不能毒死我。苹果。味道不错。刚才的肉吃得太多了,有点油腻,我一口气都喝光了,只是觉得有点辣喉咙。但我不太在意。我真的开始意识到,错误的事情是看到了黑人奇怪的笑脸和朦胧的意识。小弟弟紧皱着我手里的瓶子。“这是一种高级的水果酒。”“这是我完全失去知觉之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当我再次醒来时,我感到奇怪,好像拿着什么东西,直到我昏昏欲睡的眼睛看着你,一个放大的油瓶出现在我面前,我从床上跳了起来,门被打开了,是秀秀:”你昨天喝醉了,包住了弟弟,不能把它拉下来。“”她用嘴笑了笑。惊慌地走下楼,握紧拳头,看着沙发上那个放荡的布莱克盲人。他还没来得及开口,就注意到沙发上一排人的表情几乎是一样的:狂笑。莫名其妙地跟随着自己的视线,我看到整个人在电视上挂在弟弟身上,嘴上有壮丽的山川,却说得够让人目瞪口呆:“张起灵,你是我的上帝!”兄弟!我今生给你留的短发!“嗯,这个星球不能再呆下去了,我要回到我自己的世界去了。”



这是韩文版,逐渐不对劲

“要吃饭了,快来吃我的胳膊吧!“我做的是什么馅饼!“我兴奋地拿起一个,递给沉重的油瓶嘴边,说:”哥哥尝尝吧!“他咬了一口,面无表情,却微微点了点头。“哥哥,再笑一笑!“这么说着,我伸出两根手指抚摸嘴角,看着他那滑稽的笑颜,我没想到自己先笑了起来。戴夫叫了我家,问吴邪:“天真无邪,他们几个人来了,又来了两次,我们先收下吧!“吴邪看着手机,叹了口气。“小花工作很忙,所以不让他来。黑色眼镜在正月的晚上说李斯托很多,也不会来的。秀秀被关在家里,和长辈一起吃饭也很辛苦。“虽然这是一种微妙的气氛,但戴夫先打破了沉默。“没事的。我们家也不在啊。大小姐要试着吃一下我做的备用菜。让我说一句吃了很长的零食吧。他们来的是他们的损失!“我试着吃了一口,大拇指立在水壶上。“好了,粗壮的大叔,我的坟墓被偷了。大小姐从现在开始和粗壮的大叔一起来,每天都会创作出自己的东西!“戴夫看着我,露出一副温柔的表情。“戴夫!真的你在想什么啊“吴邪把他给骗了。我答应过父亲,但大小姐是纯兄妹。天真的你现在不惜和女儿结婚,和老父亲一样吗,哥哥。“”是,年龄感出来了。“我听到了他们的对话,我笑了起来。“原来是兄妹啊,大叔真的很像。“吴邪把他弄白了。喧闹的时候,朵亚的铃声突然叫了起来,我从椅子上飞下来,想着是谁在过年来敲朵亚的,于是打开朵亚,吓了一跳一声。!!!“解雨臣笑了起来,站在门口,看着它,把我的头放了出去。我要和卡尼的奥娜申请...“我把声音张大了,令人毛骨悚然。“那么,这位意大利大师亲手制作的限量版巧克力蛋糕……...“他不带声音,手指叫着,保镖拿着精美的礼物,好像笑着看着我。“小花哥哥!小花你也陪我吧“我认为我真的很骨气。他伸手准备去接那礼物波克丝,他抬起手来,说:“不行,我吃完饭再给你。“用平淡的嘴巴说话,说他不是小孩子也是没办法的。正月饭因为雨解除臣的到来而热闹起来,胖子想喝一杯就闹得沸沸扬扬,当我走过来的时候,有几个人用严厉的话制止了我。我心里有些不满,但突然传来“呵呵”的巨响,我吓了一跳,急急忙忙地看着声音发出的地方。“Surprise~”黑盲人突然现身门口,说:“小三爷,你家的朵亚不行啊。“他拉着唇角,怀着恶意笑了起来。“该死的家伙来了,你要踢我家的朵亚做什么!“粗壮的老头说坏话。他对着桌子,说着含糊不清的笑容,弯下腰看着我。“是谁都看不见的角度,有什么东西进来了,若无其事地站起身来说道:“黑爷,我今天放弃了点菜的机会,一起来吃饭了,不是太光荣了。”“去母亲那里,我很荣幸,所以还是算了吧。“戴夫说坏话。我关心这个黑盲人被我按下的东西,背对着他们,试着从怀里拿出来,加拉斯瓶上写着像法语一样,对我来说是好的,但应该是喝的东西,但是看着黑盲人奇怪地皱着眉毛,他对我皱起眉头,想着反正他不应该被我下毒,于是张开嘴吃了一顿。苹果的味道,很好吃啊。我吃了一顿肉,吃了一点饱,一口一口地喝了一口,感觉喉咙太辣了。但是我不太在意。真正发现事情不同的是,看到黑盲人奇怪的笑容和朦胧的意识,哥哥看着我手中的瓶子,说道:“用度数高的果酒。“这是我在意识完全丧失之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当我再次意识到我的眼睛时,我觉得我抱着什么东西,睡着的眼睛突然抬起我的脸,扩大的油瓶出现在我面前,我吓了一跳,从贝德飞了出去,德亚被打开的是秀秀。“昨天喝醉了之后,一直缠着哥哥,就算拉了也不让他去取。“她捂着嘴笑了起来。看着惊讶地下楼梯,握着拳头在沙发上笑着的黑盲人,在发作的时候,他注意到索法上面摆出一副笑容满面的表情。莫名其妙地看着他们的视线,在电视上看到我跟哥哥在一起,嘴里说着一句堂堂正正的话,却在现场被石化了。哥哥!哥哥!在这个生活中,我的短发会留在你的眼睛里!“这颗行星已经不在了,我会回到自己的世界。



这是日文版。。。

於是我發起興怒、取一個來、伸到油瓶口上、到油瓶口上、就是喫飯、就站起來、喫我手的味、就是我所造的他、烤焦的時候呢“”牛哥,你吃吧!於是“他用無表情的面頭割了一口、就把狗咬了肉.”孩子、要笑笑“我伸出双手角,扒开他的嘴角,看见他那滑稽的面庞,好像不笑,我忍不住笑,自己先笑了。胖子又叫我们,就问五恶。“天真年,他们中有多少人来了?我們若不再來、就是先前五恶看见休大殿祸,就喘了一口气。“小火会师业无业,不能来。剑眼目,雪夜多,日也难来。高粱困在屋里,伺候众人,也吃饭。“有一段分分的器器很妙、不是胖人先醒了床、就是、我們的幾個人也不介意、婦女、我所作的加比、就喫喫吧你难道不贪恋吗?他们虽不来,却要动手。“我吃了一口,就竖起大拇指的指头。“格拉约。被掳地约利沙亚。“嘿嘿嘿,丫头,你以后要跟一个胖胖的男丁来,天天给我做好吃的。“胖子看见他,就用和蔼的面相笑。“死了的胖子又有什么歪念呢!”五恶瞪了他一眼。“”不是。我也吓了一大跳约我做地父亲。他被娘娘养地人穿。你為何喜愛女兒、像年老的父親、要娶女兒呢、是的“哈,我这感觉上来了。“我听见他们的大祸,在捂着肚子笑之前,就俯首俯首。”男妹说。宿疾是差不多的“俄撒又一次看见他白了。人的聲音、是一個窗鼓、初人的聲音、從自己的聲音起來、我從衣子上跳下來、誰打了這門呢、門開了“螃蟹,蟹大师?!“海鬼笑,站在门口,要摸我的头发,说:”乖巧说,小花五快吧。约索快叫作祭司.。“我的颈口是尖的、羊羊是怪怪的.”他以塔利亞瑪以斯特羅的手祭主門、作定判初科勒。於是他喊了聲音、喊叫敬护院打發正巧的先物商、望我、好像不笑、就是小花五子小花爷爷都行了他举起手来,说:“我好像有点消沉,伸手去接那善物的桌子。吃完饭再给你。於是說、我是小孩子、也不能作甚麼、就是使口放開了日夜的饭、就是解牛鞋的事、變得更烂了、胖子喝了酒、就攻擊了牛城、我聚集的時候、有幾個人严待我我心不在焉,却发出自己“恶”的大声音,惊惶失措,急急忙忙地寻找发出声音的地方。”Surprise~“剑是瞎眼人在甲自己门前显现的:”牛参爷,你们家不成这门。“他作了口唇、笑了不是何人的仇敵.”母親來、就毀壞我們的家內、作甚麼事呢“胖子咒骂,他走向食浊,嘴角带着不明其美的笑声,弯着腰望我:”小丫头高大。“在無人看見的各省、將甚麼事帶到我身上、就站起來、如同無論甚麼.”黑野、我今日将领受地基会抛下,来吃饭。不要沾沾自喜~“去严酷的,我們的万年。“胖子撒了脏话。我记起这幕剑是神赐给我的,就背起他们,从怀中取出来,好像用在油利瓶里,是普朗斯语。我看不清楚,但必是一瓶阴凉。皱着眉头,心里愁容的,盼望着黑凤师。他给我挑了米干。我思量,无论如何,他也不能毒害我,于是我打开,尝了一口。沙果味很美味。刚到前,肉吃多了,有点慢,我一口气喝完,野木有点辣。虽有甚大地神经,却没有用。眼睛看著工作不好的事、就是黑奉使怪笑的面面、和蒙動的食物小哥看见我手里的病,就勾起了眉间:“高寿的,一昼夜。“這樣祭的食物、全然失了、就是所聽見的馬末穿上了又从睡梦中醒来地时候,我受了伤。就好象抱着什么。睡眼蒙蒙,提着狗看,明显的油瓶在我眼前显现。我忽忽忽地从床上起饼来房门开了,是绣花的。“於是我喝了酒、不能帶出來、帶到世界的小兄兄那裡“她捂着嘴笑。胸有兩近兩近、下楼、拉住主的食物、觀看所看見的放浪的黑蜂、在起來的時候、就常在小波子上起來人地表征,就如居的一样,就知道了:广牛。不知何故,跟随他们的诗仙,一望所望,看见从电视上出来的人被小哥绊住,嘴里满是山川,所吐地话,在他地地方,充溢在平安中。“长记灵,你就是我的神。干妈呀!平生地坛脚,留在你身上。“好,这行城不能再有异象了,我要归属于我的世系。

Zero

😳迟来的发文,但还是要纪念一下

😳迟来的发文,但还是要纪念一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