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八寻宁宁

79608浏览    3107参与
20061124

P2 ,是wx,,

誰都可以! !快來找我聊天! !


P2 ,是wx,,

誰都可以! !快來找我聊天! !


小乪
完成辽!是水下的宁宁!(我为什...

完成辽!是水下的宁宁!(我为什么要把暖色调宁宁画在水里??)

完成辽!是水下的宁宁!(我为什么要把暖色调宁宁画在水里??)

轩za啊啊啊啊!!!

某情人节的特别福利传闻(1)

    我觉得我最适合写沙雕文啦!!!

    这是最近一直被网课疯狂压榨之后写出的成品

    可能会有些ooc……

    但是绝对会甜!!!我粉的cp必须结婚!

    冲吖!!!!!

                 ...

    我觉得我最适合写沙雕文啦!!!

    这是最近一直被网课疯狂压榨之后写出的成品

    可能会有些ooc……

    但是绝对会甜!!!我粉的cp必须结婚!

    冲吖!!!!!

                                                                                        


    “你知道吗,学园第七大不可思议和……”“哎呀,姐姐,这故事你都讲烂了。”故事还没开始,就被一个黄色头发的男孩打断了。“苍井赤根!别人说话的时候就不要插嘴。”苍井葵子不满地瞪了一眼破坏她美好传言开头的弟弟。“不就是第七大不可思议厕所里的花子嘛,再不然就是他的恋人第八大不可思议花圃边的人鱼小姐嘛!这些故事爸妈不也都讲了好几遍了嘛!”弟弟不以为然。“不。这是全新版本。”苍井葵子神秘一笑。“第七大不可思议和第八大不可思议在几乎不可能的情况下,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并且一直在尽心尽力的守护并帮助学园里的师生。某一天,他们得到了神明大人给予给他们最好的礼物……”“是什么!”苍井赤根已经完全被这个故事所吸引。“嘿嘿,就不告诉你!谁让你刚才和我顶嘴。”女孩双手抱臂,故意卖了个大关子让弟弟着急。

                                                                                       



“你 你知道吗?在情人节那天,如果有两个互相暗恋的人在转角碰到,那么第二天他们在未来共同珍视的宝物就会降临。如果,第二天没有见到宝物,二人之中必会有一个死在那个曾想遇转角边。所以,还请多加小心哦~”绿色头发的女孩,关上录音机,轻轻拿起手边泡好的水果茶,抿了一口。“话说,为什么要传波这个传言?”樱转头看了一眼趴在她肩膀上的司。“嘿嘿!当然是情人节福利啦!!!所以也请樱在转角碰见我吧!”司笑嘻嘻地抱住樱说着。装作听不见的樱,红红的耳根却出卖了她。

                                                                                        



     “妈妈,今天你怎么回事啊?这么勤劳的准备那么多食材!”身上配有骷髅头挂件的女孩十分不解地看着同样佩戴骷髅头挂件忙里忙外的妈妈。“你难道不知道今天是情人节吗?”有着人鱼尾巴的年轻女人停下手中的忙碌望着女孩说道。“我是知道啊!往年你不都是送给爸爸一些甜甜圈就了事嘛。今天你怎么看都是要去二人约会的样子啊?那我该怎么办啊?”女孩还是很疑惑。“嘿嘿,这个嘛……”“花宁酱的话今天要去完成一个特别任务。”宁宁刚想解释,话就被丈夫打断了。

   “啊?!难得的情人节,为什么偏偏是今天啊…”女孩鼓起嘴巴抱怨道。“没办法呀,花宁酱,这个任务你就是不想完成也要完成啊。”宁宁抱歉似的摸了摸女孩的头。“什么任务这么特殊啊?”女孩不解的问。“这个任务叫…回到过去转角的爱之恋爱助攻并改变传言大作战!”“什,什么?”女孩明显被漂浮在半空的爸爸取的任务名给弄蒙了。

    “哎呀!你现在就站到学校转角边等着,时机一到你就可以去完成任务了。”花子君笑眯眯地把女孩推到转角边,寥寥草草的解释完,自己立刻转身就牵起宁宁的手乐呵呵的去约会了。“喂……倒是先解释一下为什么啊!!!”女孩无奈地望着前面父母甜蜜的身影叫道。

                                                                                        



    “宁宁酱,你听说了那个转角遇到宝物的传闻了吗?”葵笑着问旁边正在苦恼着该怎么送情人节礼物给心上人的女孩。“啊?”女孩明显没有认真听好朋友的话。“那个传闻吗?我听过了哦,但未免也太老套了吧。转角遇到爱什么的,怎么听都是电视剧里面演烂的场景吧?”宁宁回忆着那天她听到的广播。“但是,会得到两人未来的宝物哦。宁宁酱有喜欢的人吧?冒险去试一试,说不定会有惊喜哦。”葵浇着窗台的花提议着。

        “试一试吗……”宁宁托着腮,情不自禁的想到了那个黑衣黑帽一直在守护着她的人。“啊啊啊!我怎么又想到他了!”宁宁甩了甩头,试图把脑袋的想法甩出去。“怎么了嘛,宁宁酱?”葵疑惑的看着反常的宁宁。“没,没事!我就走啦!再见,葵!”宁宁飞似的逃出了教室。“啊啦,果然是有了一个很重要的心上人啊。”葵望着宁宁离去的残影笑着说。

       “啊!”跑到转角边正准备减速的宁宁刹不住车地撞到了对面也正在跑步的花子君。“八寻?你没事吧?”花子君赶忙把在地上摸着脑袋的宁宁扶了起来。“花子君真是的!怎么能在学校里面奔跑呢!”宁宁吃痛的抱怨道。“我可是幽灵啊,一般不会撞到人的。再说,八寻你不也……”“啊啊啊啊!!!撞…撞到了…!”宁宁的惊叫打断了花子君的解释。

        “什么?”花子君十分疑惑的望着她。“情人节传闻…传闻啊!!!”如果第二天不出现二人未来的宝物的话,第二天就会有其中一个人死在转角边……花子君已经死了,这不就是冲着我来的吗?!早就在担心自己寿命的宁宁顿时被吓成了萝卜。

       “啊…你指的是那个情人节特别传闻吗?”花子君轻轻抱住受惊的宁宁说道。“放心吧!你绝对不会死的!明天一到,我们就可以知道结果并改变传闻。”毕竟我…一直喜欢着你啊……“真的吗?花子君?”抹了抹眼泪的宁宁问道。“放心放心!绝对没事!”花子君轻轻在女孩脸颊边留下了一个印记,惹得女孩满脸通红。“这是类似于打起精神的魔法!所以你就不用担心啦!”花子君安慰道。“真…真是的!”宁宁捂着脸蛋说道。

        “对了,这是我亲手做的情人节礼物!”宁宁鼓起勇气把装着甜甜圈的纸袋递了过去。“诶诶!原味甜甜圈!我超喜欢!!!谢谢你啦!!!”花子君拿到礼物后,开心的在女孩身旁绕来绕去。“喜…喜欢就好。”宁宁低下头微微地笑了。“但!是!”“嗯?”宁宁听到花子君语气的转折抬起头望着花子君。“即使送了情人节礼物,也要打扫厕所哦,八寻!”花子君调皮地笑了笑。“诶,我知道啦。”宁宁认命似的被花子君拉到厕所打扫卫生。

       但是八寻,还是要谢谢你。毕竟要为你实现活到90岁的愿望嘛,所以这可能就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收到礼物了……


未完待续………(在写了在写了!)

南小街
之前鸽了好久的私设宁宁。

之前鸽了好久的私设宁宁。

之前鸽了好久的私设宁宁。

渔者seven
水彩,八寻宁宁,复健用

水彩,八寻宁宁,复健用

水彩,八寻宁宁,复健用

核桃蛋奶霜

又做了一个跳跳宁宁ovo

(p2跳得比较快,但是发在QQ里的话p2的速度好像比较合适?我的手机QQ会吞帧数)

又做了一个跳跳宁宁ovo

(p2跳得比较快,但是发在QQ里的话p2的速度好像比较合适?我的手机QQ会吞帧数)

镜蝶

p1是以前的上完了色

最后两张有孩子

p1是以前的上完了色

最后两张有孩子

为什么我的昵称改不回来
还有一个花子君要画(╥ω╥`)...

还有一个花子君要画(╥ω╥`)  我快不行了呜呜呜


还有一个花子君要画(╥ω╥`)  我快不行了呜呜呜



迫真幸运

勿怪们:给你糖! 原本画了当情头的 结果五个人都画了

勿怪们:给你糖! 原本画了当情头的 结果五个人都画了

晚冬°

【花宁】来赌一场吧 02

*赌馆保镖普X赌馆老板宁


*含巨型ooc 


*全甜无虐 可放心食用


*撞梗算我抄


#陆.


   这天店里人不多,阿普说他下午有事,晚上会回来帮忙,就跟八寻请了个假。


   话音刚落,店门就被打开了。走进来的是一个漂亮姑娘,肤如凝脂,唇若点樱,一双碧绿色的眸子楚楚动人。她看见站在厨房前的阿普,微微勾起嘴角朝他走去。


   “阿普,要走了。”她笑得灿烂,声音像银铃一样悦耳。


   “好。”...




*赌馆保镖普X赌馆老板宁


*含巨型ooc 


*全甜无虐 可放心食用


*撞梗算我抄


#陆.


   这天店里人不多,阿普说他下午有事,晚上会回来帮忙,就跟八寻请了个假。


   话音刚落,店门就被打开了。走进来的是一个漂亮姑娘,肤如凝脂,唇若点樱,一双碧绿色的眸子楚楚动人。她看见站在厨房前的阿普,微微勾起嘴角朝他走去。


   “阿普,要走了。”她笑得灿烂,声音像银铃一样悦耳。


   “好。”


   阿普和那个姑娘一起走了。


   八寻看着他们的背影,心里有种说不清的酸涩感觉,好像被什么给堵住了一样。


   是啊,阿普也不小了,已经到了交女朋友的年纪。她苦笑着叹了一口气,又摇摇头转身回厨房里准备食物。


   她不断催眠自己。



   也许之前的心动,都只是错觉吧。


#柒.


   城里入夜了,皎洁的月光从窗外洒进来。赌馆里的人都走光了,只有八寻还留在店里清点冰箱里库存的酒。


   “两瓶伏特加,五瓶威士忌,三瓶红酒...”


   她在本子上记下这些数字,然后把围裙解下来挂在厨房门后。抬头看了看时钟,已经是晚上十点了。


   “姐姐。”


   熟悉的少年的声音伴着门前的铃声传入耳中,八寻知道那是阿普。她转过身去,看见阿普笑着向她走来。


   “怎么这么晚,客人全都走了。”八寻没有再看他,反而板着脸收拾自己的东西。


   阿普看着八寻的身影,没有答话,只是轻笑了出声。晚上的城市很静谧,爽朗的笑声倒是显得格外突兀。


  “她不是我的女朋友。”

  “?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

  “吃醋两个大字都写满你的脸了。”

  “我、我才没有吃醋!”

  “那你的脸怎么红了?”

  “...这几天很热啊,我浑身都出汗了。”

  “现在是冬天。”


   八寻的唇轻颤,不自然的红晕爬上她的脸颊。她还想再辩解一下,却蓦地被眼前的少年一把抱住。八寻的心脏猛地跳动,颈窝处少年温热的吐息酥酥麻麻的,她的耳尖瞬间红透。


   “?!干嘛干嘛干嘛?”

   “别动。”


   阿普把下颚抵在她的肩上,双手环住她的腰际。

  

   “她只是一个小时候的玩伴,父母让我们两家一起吃个饭罢了。”

   “要是你不想她来找我,我就再也不见她。”

   “只要是你的要求,我都答应。”


   八寻听着阿普说的话,心里压抑着的情绪顿时释放。


  夜深人静,两人皆不发一语,只能听见彼此心脏扑通扑通的跳动声。


  这次,不是错觉。


#捌.


   星期天赌馆不营业,八寻也闲来无事的,便去市场购买之后要用的食材了。


   买完的时候已经五点多了,夕阳的金辉镀在城市里。八寻懒得走大路,就打算抄小路回去。


   虽然说是小路,但也不是什么特别偏僻的地方,只是一条不起眼的巷子而已。何况八寻以前也走过很多遍了,也就不怕会遇上什么小混混之类的。


   她哼起好听的曲子,提着菜篮子慢慢地走着。本以为会和之前一样顺利地走过这条小巷,谁知偏偏就让她碰上了一个烦人精。


   “哈哈哈哈哈!!终于让老子逮到你了!”


   粗旷的男声在背后突然响起,八寻被吓得整个身子都颤了一下。她转身看去,只见是上次那个无理取闹的大叔和几个凶神恶煞的男人。他们都攥着拳头,邪笑着向八寻走来。


   “上次在你那妈|逼赌馆里丢了那么大的脸,这次老子可得跟你算清这笔账啊!!”


   八寻看着这一个个浑身肌肉的男人,脑子里一片空白。这巷子平时就没多少人走过,现在还快入夜了,叫人来帮忙是不可能的。逃跑更是天马行空的想法,估计跑不了多远就被抓回来严惩了。

   

   早知道就不走这里了,现在可怎么办啊?


  “你可别想着跑了!!”


   大叔的拳头一下子打在了八寻的肚子上,激烈的痛楚使她痛叫一声,倒在了墙上。大叔又跑过来一拳揍在她的脸上,疼得她不能动弹。


   “那天你不是很嚣张的吗?现在要死了吗!?”


   男人的狂笑声很刺耳,似乎是要刺破八寻的耳膜。她急忙摁着自己的双耳,豆大的泪水一滴一滴地落下,浸湿了她衣服的领口。


   我...真的要死了吗?


#玖.


   “看起来好可怜啊,要老子对你温柔点吗?求我啊,哈哈哈哈哈哈!!”

   “大哥,你看这小妞长得还不错,不如...”

   “去去去,要的话你自己上。”


   男人谈论的声音在身前响起。


   好后悔啊。不该走这里的。


   腹上和脸上的疼痛不容忽视,八寻的视野逐渐模糊,最后漆黑一片。

   

   她昏过去了。


   朦胧间,八寻似乎听见了一些打架和痛呼的声音。还好像听见了...阿普的声音?


   不会的,他不可能在这。


   “...八寻!八寻!”


   八寻听见有人在喊自己的名字,睁开了紧闭的双眼。她细长的睫毛颤了颤,映入眼帘的是她刚刚所想的那个少年。他的神色惊慌,看见她清醒过来之后才松了一口气。


   “阿普...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父母让我过来买菜,刚买完就听见这里有人打架,我就过来看看了。”

   “啊...谢谢你。”

   “先别说话,我给你包扎一下。”


   八寻难受地坐起来,方便阿普为自己包扎。她瞥了一眼他的身后,发现刚才还狂笑着的男人此时都一个个倒在了地上,昏迷不醒。


  阿普...救了我啊。


#拾.


  八寻看着阿普从口袋里拿出药膏,轻轻把药涂抹在她的脸上。毕竟还是少男少女,相触的那瞬间两人还是红了脸颊。阿普指尖炽热的温度传遍全身,苏苏痒痒的,使得八寻不好意思地缩了缩头。阿普又把创可贴小心地贴在她的伤处,脸部的处理才宣告结束。


   因为下一个要包扎的地方是腹部,男女授受不亲的,阿普就挠了挠头把药膏和创口贴给八寻自己处理,转过头去背对着她。


   “...好了。”


   阿普听见八寻的声音,才又转过身去看着她。


   “下次别再单独一个人出来了,没人的时候可以喊我陪你。”

   “你就这么一张脸,被刮花了怎么办啊。”


   阿普撩起八寻的一缕碎发,手指抚摸着她脸上的创口贴,眼底满满是担忧和心疼。


   “现在没事了,真的很谢谢你...”


   八寻低头看着地上,心情复杂。既是对自己懒惰的愤怒,也是对阿普救助的感激。


   阿普见她这么低落的样子,也不再提这事了。


   “来赌一场吧。”

   “欸,跟你吗?可以啊,怎么个赌法?”

   “赌你会不会心动。”

   “??什么心动—”


   八寻不解地看着眼前的阿普,却措不及防地被他吻住了自己的唇。他的舌头轻轻撬开了她的牙齿,品尝她口腔里的一切美好。不时又与她的舌尖相缠,牵扯出连连银丝。这个吻如猛兽般的来势汹汹,却又如春天般的温柔醉人。


   好一会儿,阿普才肯放开八寻。他舔掉嘴上残留的津液,看着脸红得不像话的八寻,耳尖也染上了一点红。


   “你输了。”


   阿普笑得开怀。


   “刚才忘了告诉你,输了要做我女朋友哦。”


   八寻听见这话,忙抬起头来看着他。


   “你...你这是霸王硬上弓!”

   “那又怎么样?”

   “......我服输。”




   你,赢了我人生的赌局。

—————————————————————————


   “话说你刚刚是不是叫了我八寻?你是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

  “从小就听闻赌馆家的千金赌博战无不胜,长得还是如花似玉的,我又怎会不认识你呢?”

   “那...那你来应聘那天怎么会那么惊讶啊?”

   “装的啊。”

   “??那在市场的第一次相遇呢?!”

   “我故意上来搭你的话啊。”

   “???”

—————————————————————————

完结撒花!!!

这算是高产了吧(⑉• •⑉)‥♡

解岁荣
【早安】 初等部三年级的八寻宁...

【早安】


初等部三年级的八寻宁宁前辈很受后辈的欢迎,但是本人似乎不太喜欢小鬼类型的男生。


画了初中时期的宁宁!!!我好快乐!!!

是铅笔稿,阴影都没涂完的那种,大家看看就好。

【早安】


初等部三年级的八寻宁宁前辈很受后辈的欢迎,但是本人似乎不太喜欢小鬼类型的男生。


画了初中时期的宁宁!!!我好快乐!!!

是铅笔稿,阴影都没涂完的那种,大家看看就好。

云琅多笑鸭

【花宁】此际偏思汝(2)

  he预定,毕竟初衷是想有一个大圆满的结局

  有联系漫画的情节,看过或者不介意剧透的

  前文见合集!

  开始→ 

  

  ——————————————————————————————

  

  2 、不能离开的原因是?


  

  

  正如之前梦里发生的一样,料理课后是理科课程,不过老师还是之前的没变,也没有那个叫柚木普的大哥哥来给宁宁课外辅导上课内容。

  

  “要是我也能把梦里的学习方法给记住就好了……”宁宁趴在桌子上继续无精打采地想着。

  

  


  “花子君!花子君!”宁宁下课之后拿着食袋就直奔天台。

  

  自从...

  he预定,毕竟初衷是想有一个大圆满的结局

  有联系漫画的情节,看过或者不介意剧透的

  前文见合集!

  开始→ 

  

  ——————————————————————————————

  

  2 、不能离开的原因是?


  

  

  正如之前梦里发生的一样,料理课后是理科课程,不过老师还是之前的没变,也没有那个叫柚木普的大哥哥来给宁宁课外辅导上课内容。

  

  “要是我也能把梦里的学习方法给记住就好了……”宁宁趴在桌子上继续无精打采地想着。

  

  



  “花子君!花子君!”宁宁下课之后拿着食袋就直奔天台。

  

  自从上次的合宿结束之后,为了安全起见宁宁上交了自己的课程表,以及课后的社团活动时间。因为这些比较的时间之外,她都得来找花子报道以防万一。其中还有几节体育课,又恰好要么是和光君一起上,要么是和光君的哥哥源前辈一起。可谓是面面俱到?真正的公主般的待遇。

  

  “料理课的话是不是会有好多好吃的小甜品呀!八寻以后每节料理课之后都直接来天台吧!!”当时花子是这么说的。

  

  果然这次花子早就在那里等着她了。

  

  趴在栏杆上的花子身体是透明的,好像栏杆就是摆设一样,随时他往前一步就会突破束缚。周围什么都没有,只有两团鬼火围着他。身上的制服也是一成不变的,就好像,时间真的定格在了某个瞬间,无法继续……死了,就是生命停止了是吗?

  

  宁宁摇晃脑袋努力把自己的胡思乱想甩出去,“花子君!”听见她的呼唤他会转过头,会对她笑着回应。这不就可以了吗。“来,这是给你的,上次没吃成甜甜圈这回我又做啦!”

  

  “哇!是甜甜圈耶!!”

  

  “花子君这么开心嘛!”那就好了,正好梦里没吃着,现在补上好像也不错嘛。


  

  

  

  所以当人鱼的说客们找到宁宁并且再次劝说想要带她回去的时候,宁宁表示“是不是甜甜圈被诅咒了呀?为什么每次出现甜甜圈的时候,你们都会出现然后说要带走我呢?”

  

  “啊!不是的不是的,我们不是故意要打扰公主大人的!!”这回领头的是一条五彩小鱼,听见宁宁这么说它赶忙摇摆着自己的大尾巴否认道:“只是,大人说,公主殿下最近会有危险,喊我等来询问一下,公主殿下要不要跟我们一起走换个环境试……”

  

  捧着甜甜圈的花子稍微调整了站姿,只是这个动作却吓得小鱼儿们哆嗦一阵哆嗦。

  

  “啊嘞,原来我快死了的事情已经有那么多人知道了呀。”宁宁显得很遗憾的样子,“虽然之前鱼伯伯也说了我去可能会更适合我啦,比如会有很多……美人鱼?说会很喜欢我的,想收几个收几个……”

  

  这是有在好好考虑的意思吗?鱼爷爷您的在天之灵听见了吗!!!

  

  五彩小鱼决定趁热打铁,赶忙凑上去想进一步劝说他们的公主宁宁。然而因为突然靠近,水也弥漫到了宁宁脚下。


  “诶!!!”


  宁宁慌乱地躲避往她脚边凑来的小鱼,他们带来的水飞溅到了女孩的皮肤上,本来很光滑的皮肤瞬间长出了坚硬的鳞片来!毕竟一直以来都很抗拒变成鱼,宁宁回头向花子君投出求助的目光,不过花子君恰好低着头没在看她,好像在思考什么问题一样。


  察觉到女孩的躲闪,小鱼们觉得有些委屈和不理解:“公主殿下为什么要拒绝我们呀!要知道之前鱼爷爷……鱼爷爷就是因为来找公主,然后就……呜呜呜呜……”


  “什么?鱼爷爷出事了吗?”


  小鱼不像爷爷那么会劝人,被这样问一句之后也就全盘托出道:“嗯……爷爷被,被一个长得和……和七号怪异很像的家伙捉住了,然后还丢了性命……”


  啊嘞,是……那个孩子吗?花子君的弟弟阿司。


  花子君明显也听见了他们的对话,抬头看了眼面前的场景。宁宁还在慌乱地安慰着比起她渺小许多的怪异,但是又不能靠的太近,太近会浮出鱼鳞“……你们先别哭啦,鱼爷爷的事情我知道了!那个孩子……我也让我很头疼呢。”


  女孩弯下腰靠近他们以示尊重,努力让自己显得更加诚恳一些:“不过实在是对不起,我在这里还有很多事情要做,都是些离开了就完成不了的事情。”


  “而且啊……”宁宁看了看手里的甜甜圈,笑了笑,转身看着花子站的方向道:“要是真跟你们走了,有些人可能就一辈子都见不到了呢!”


  听见有明确的原因,带头的五彩小鱼连忙摆摆尾巴追问:“是喜欢的人吗!”如果由这个人拒绝公主的话……


  “嗯!是的哦!我有喜欢的人呢!”附带八寻宁宁的招牌笑容,男孩与女孩对视,“是吧,花子君。”


  

  


  花子君不能离开学校,但是宁宁他们可以,所以每次回家以及后边的上学,路途上的陪伴兼保护的任务就由源光揽了下来。光君十分嘚瑟地看着花子失去高光的样子,拿着前辈的书包假装稳重走出学校。


  然后……刚过转弯,局势就被扭转!可爱的八寻前辈一脸凝重地摆手示意他别继续走了。“怎……怎么了前辈?”


  “光君,你应该知道不少关于怪异的说法没错吧?”


  “嗨!知道一些,前辈这是……”


  宁宁十分认真地抓着光君的手腕:“我们……和花子君,是朋友吧!”当然,这个问题得到了肯定的回应,“那么光君,你能不能告诉我关于你所知道的花子君呢?”毕竟梦里的事情实在太过真实,既然不是花子君本人干的,那就应该是和他相关的怪异?总之在发生事情之前做好准备总是没有错的!


  “啊嘞这个我们家只有奶奶知道耶……不过奶奶只是说了在厕所里有被她封印的花子,是十分危险的恶灵什么……啊!就是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说的那样,其他的我也知道的不多耶。据说好像是不太好的事情,还是有些复杂什么的……奶奶当做是在对我的锻炼,或许哥哥会知道的更多些!”


  哥哥……源前辈嘛……


  “啊,不过我后来也有研究过,大概能知道一些关于缚地灵的事情。八寻前辈是想听哪些内容呢?”


  想知道的内容啊……宁宁显得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脸颊:“那当然是越多越好了!!”经过梦境宁宁有一种很强烈的感觉,不仅仅是将要发生大事前的第六感!


  感觉,事情或许会有转机,毕竟她的未来就算时限不长,但所有的有关花子君的事情都可能会有所改变,不再是书本上明确的事情。就像是之前看见的第一次约会并且嘲笑她的约会对象一样,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出现过这样的一个人,隐隐约约她的未来已经是脱离原本轨道的了。


  “那好吧,事情比较多我先大概和学姐你说下我知道的内容好了!”


  就这样,在花子不晓得的地方,一直被他保护着的两个人开始了对花子君本人的信息共享。当然,基本上都是光君一个人在说啦,宁宁几乎全程是一种:“原来是这样啊!”的状态听科普的。


  “前辈你知道吗?花子是缚地灵,而缚地灵本身其实是一种守护幽灵哦!”


  

  


  被束缚在某地不愿意,也不能够离去,而束缚他的仅仅是死前的愿望。这种愿望可能是某件事情,一种态度,也可以是一个人,而且通常都是自己最爱的人。为了守护这些,甘愿放弃轮回变成幽灵,留在不属于他们的此岸世间并且徘徊。


  所爱隔山海,山海皆可平。


  “当然啦!按照花子君的样貌,他死的时候估计还没我大,搞不好就是因为不甘心就这么死了也有可能的!谁能猜得到几十年前他是怎么想的嘞!”


  结合到梦里的场景,宁宁突然想到柚木老师在最后说的期望……虽然肯定不是花子变成幽灵的愿望啦!毕竟期望看见她学习进步什么的,理科实在是让人头大!“守护这个词听起来感觉没什么危险耶,甚至还有些浪漫啊!”


  “这就是我要重点说的啦!”光君回忆着自己看到的书本,“我之前有听说过在很久以前,有一个富人,他的妻子在他婚后生下长子不久后就去世了,之后富人再娶……大概是因为担心吧?害怕自己的孩子被继母虐待了?反正妻子的灵魂不愿离去变成了缚地灵,并且还在长子也成家的时候还现身过一次。但是这样这一次现身是平安无事的。”


  光君看了看听故事入神的八寻,“自那之后这家人就总是会发生一些意外,原本安安稳稳的日子也变得一团糟。长子为了让自己将要生产的妻子平安,还专门建立了一个祠堂来供奉自己已故的生母,祈求能得到她的保佑。结果妻子的灵体再次现身的时候,也是那对母子一并丧命的时候……”


  “为什么??”宁宁不解,“是遇到了什么其他的怪异作祟吗?还是用了什么不该用的道具?就和我的人鱼鳞片一样!”


  “不,变故这么大是因为时间过去的太久了。待在已经不属于她的地方是很寂寞的,守护的时间久了缚地灵们有时候会忘记自己守护的初衷,没有办法实现愿望就会陷入死循环不得离开,然后幽灵就会变异,甚至是变成伤害亲人的凶灵。”


  “但是花子君没有伤害过我们呀!”宁宁迫切的反驳着,但是因为这方面的知识匮乏,支吾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光君哂笑道:“随便啦,我就说说这么个故事,或许变异的是他那个弟弟也不一定……现在我和我哥哥不也没再说过要驱逐他嘛!毕竟缚地灵是很难处理的,要想完全消灭,最好的方法就是知道他变成这样原因,然后帮他完成。等他对此岸完全没有留恋了,不就直接转世了……”


  “你是说,花子君有可能可以转世?是这个意思嘛!”八寻前辈显得有些兴奋。


  “理……理论上是这样没错!!”看来他们两个都想到一块去了。


  

  


  然而想象很美好,现实却很骨干。


  “啊嘞?八寻你问我有没有什么愿望?”花子状似很认真的想了想,随后整只幽灵都散发出一种很渴望的样子说:“希望能做一些ss的事情?这个算吗!”


  ……为什么我不去直接问土笼老师要柚木普的书,而是在这里和这个家伙浪费时间呀?


  宁宁正视自己的内心发出灵魂拷问:难道还指望他能想起来什么有用的信息嘛!


  “呐呐!八寻你那是什么表情呀!你想听我说什么愿望啊?你要帮我实现愿望吗?”见宁宁不理他,花子飘在空中滚来滚去耍赖道:“八寻你是不是想用愿望抵消愿望?你是不是不想和我一起扫厕所啦!是不是少年告诉你可以这样做的??!”


  啪!打扫完的宁宁果断关门,把那位“厕所里的花子君”,校园七大怪异之七,关在了旧校舍厕所里。然后飞快跑走去和光君汇合。


  开什么玩笑!为什么每次花子君的反应要那么大呀,她很不擅长撒谎的,再这么待下去万一说漏嘴了怎么办呀!!


  

  


  光君这边进行的也不便利,无论他怎么喊土笼“臭蜘蛛”“好蜘蛛”“蜘蛛老师”都没有用。


  “为什么不给我呀!看了书就肯定可以知道花子为什么变成缚地灵的原因啦!难道臭蜘蛛你不想让花子转世吗!!”


  “转世?小鬼你想的还真美了,想让他转世为什么不直接去杀个人接替他的职位当花子,那样他一样可以离开啊。”土笼在他的书库里悠闲地东翻翻西看看,周围全是白色的书本,黑色的那些基本上都被他收起来了。毕竟已经死去的生命,就算一生再过精彩也只是一段过去,没有惊喜看过就丢过只会占地方。“而且不当花子了他也不一定就能转世的,哪有那么便宜的事情啊。”


  “我知道没有那么简单!所以我们得去尝试啊!不试试怎么能知道不行嘞!”光君看着土笼还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着急坏了,“而且万一,万一解决的过程中还能知道,怎么能让前辈活下去的方法呢……”


  不能什么都靠花子想办法啊!那个家伙,那个家伙毕竟是怪异,不是想把前辈关在画里,就是想些别的方法,目前来看都是些奇奇怪怪的方法!不能放任那个家伙继续这么试下去了!!


  “想法不错,积极向上,继续加油。”


  “臭蜘蛛!!!”


  “那个家伙当幽灵的时间不长,可是记忆却缺的厉害。无论是当人还是当怪异,都太寂寞了……应该早就无所谓最初的愿望了吧?”


  


  


  


  --ENT--

  ———————————————————————————————

  

  作者有点话:

  本章有不少我个人对剧情的猜测以及设定,基本上都努力靠近原著的逻辑了,供以一笑吧!本来还有很多想法的,想把人物写的丰满一点……可是原作向的有些难把握呀QAQ

  

  依照我所查到的资料,形成缚地灵的原因大概是三种,一是受到诅咒或者是外因的禁制强行拘留灵体在某个范围,其他的就是我文中说的那两种啦!我私心是直接带入了缚地灵本身就是一种守护幽灵的说法啦,这样才好接上后头的形成原因啥的……要是有披露,那,那我就看看后头能不能圆上吧!


  好了,我屁放完了,谢谢大家来看我的文~~

  


梓欣欣欣欣
好久没画同人了。超级喜欢宁宁!...

好久没画同人了。超级喜欢宁宁!!眼睛有参考漫画(•͈ᴗ•͈ૢૢ)❊⿻*

好久没画同人了。超级喜欢宁宁!!眼睛有参考漫画(•͈ᴗ•͈ૢૢ)❊⿻*

牧镜白–关注看置顶

电影

  我来交党费。

  通宵看完漫画快司PTSD了,他一出来我就忍不住发抖真的很害怕,为数不多的恐怖氛围全是司撑起来的。还是第一次对一纸片人有退避三舍的想法。

  关于那场“周日的电影”。是约会吧。

  是甜饼——无意义的那种。


  在旧校舍三层的女厕所,从里面数第三个隔间,花子同学就在那里。

  呼唤他的话,可以实现来访之人的愿望。呼唤的方法是敲门三次,然后——

  “花子同学,花子同学,你在吗?”

  午后阳光慵懒地从窗外漫进狭窄的空间,八寻宁宁看着它们逐渐淹没了自己,又奔向隔间紧闭的门从缝隙里挤进去。

  她看见一只手伸出来,五指扣住门板缓缓将门推开,少年帽檐上落了些灿...

  我来交党费。

  通宵看完漫画快司PTSD了,他一出来我就忍不住发抖真的很害怕,为数不多的恐怖氛围全是司撑起来的。还是第一次对一纸片人有退避三舍的想法。

  关于那场“周日的电影”。是约会吧。

  是甜饼——无意义的那种。


  在旧校舍三层的女厕所,从里面数第三个隔间,花子同学就在那里。

  呼唤他的话,可以实现来访之人的愿望。呼唤的方法是敲门三次,然后——

  “花子同学,花子同学,你在吗?”

  午后阳光慵懒地从窗外漫进狭窄的空间,八寻宁宁看着它们逐渐淹没了自己,又奔向隔间紧闭的门从缝隙里挤进去。

  她看见一只手伸出来,五指扣住门板缓缓将门推开,少年帽檐上落了些灿金色的生灵,同他的眼眸一样引人注目,温和的笑意一瞬间溢满眼眶,脸颊上红字白底的“封”丝毫不因花子的笑容有什么变化。

  花子就这样把门推到全开,漂浮在半空中冲八寻宁宁一笑,习惯性地伸手去抱住她,下巴搁在女孩肩上埋首往她脖颈处蹭了蹭,迷迷糊糊地和她说话。

  “八寻这个时候来找我做什么?午睡时间刚闭眼没多久就被叫醒了,听见‘花子同学’还以为你又看上了哪个帅哥,要来向我许愿谈场恋爱呢。”花子打着哈欠逗八寻宁宁,白杖代围在他身边打了个转儿拧成一团,出卖了主人内心所想。

  “一时兴起啦。突然想起来和花子君第一次见面时是这么说的。”八寻宁宁接住了被花子一系列动作闹得摔下来的帽子,把缠人的小猫从自己身上扒拉下来叫他老实站好,帽子给他戴好扶正。

  花子不明所以地被摆弄着,抬手扶了扶帽檐去看八寻宁宁,她正在兜里翻找着什么。

  “八寻在找什么?”花子凑过脑袋贴在她手臂上好奇地看着。

  “唔,我记得来的时候还在呀……”八寻宁宁没理会花子,嘟囔了几声后抽出了两张色彩鲜艳的长方形纸片,“啊,在这里!”

  “什么?”花子想拿到手里看看却落了个空,八寻宁宁退后一步直视着花子,把手里的纸片递出去,花子望见上面有水彩笔画出来的三只小小的仓鼠,有两只甚至还抱着挺机枪,几个大字跃然纸上:“哈姆太郎宇宙大作战”。

  好熟悉的名字哦。花子垂眸不语,认真想了想自己在什么地方见过这个名词,无果。他又去看八寻宁宁,眼里满满的都是困惑。

  “是八寻美术课的作业吗?”他笑嘻嘻的,“这个名字逊爆了啦!”

  “是手绘的电影票啦!”八寻宁宁跺跺脚,纸片直往花子脸上怼,“在四号的境界里你说要请我看的电影!”

  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花子又问:“怎么了吗,特地把他画出来?你居然还会记一张电影票长什么模样。”他边说着边接过了一张“电影票”,翻来覆去地看了又看。

  “因为是花子君给的嘛……虽然那时候你自称普君,但我记住了电影的名字,后来去查了查,照着真的电影票画的,废了好大劲呢!”八寻宁宁背着手,浅粉色的眸子里泛起一阵涟漪,她似乎是有些难以启齿,但还是说出来了:“花子君,我拿到了双人票,要不要一起去呢?”

  花子愣住了。他下意识往窗外瞟了一眼,在脑海里想象电影院是什么样的,然而几十年以来作为七大不可思议之七的怪异存在,他已经在学院滞留了那么久,对人类的娱乐活动都快忘得差不多了。

  可是八寻宁宁在邀请他一起去看电影。花子咬着唇,“周日?”

  他这么问她,眼里藏着深不见底的情绪:“可是八寻,我去不了电影院。我离不开学校。”

  八寻宁宁原本是笑着的,看见花子这副模样突然手足无措起来,赶紧把手机翻出来上下摇晃:“我,我知道,我去问过其他的怪异了。”

  她解释着:“我查过了,这部电影可以在网上付费观看的……这样的话就算去不了电影院也是能看电影的吧?”

  花子盯着那部手机壳颇具少女特色的智能手机发呆,眨了眨眼似乎明白什么了。

  “你该不会是在邀请我去约会吧?”

  诶?八寻宁宁之前没想到这个,恍然间想起来在四号的境界里,普君给自己电影票时她也这么问过。那时候普君是怎么回答自己的呢?

  八寻宁宁转移视线去看手机,手指滑动,找到了已经提前付过费的电影页面,一声不发地选择播放,又别扭地挪步到花子身边把手机举高到与视线平齐。

  得不到回答,花子撇着嘴仿佛不太高兴,但还是和女生亲密地贴在一起准备看电影,可他又在回荡在这个小空间里电影音乐声中听见了别的声音。

  “是在邀请你啊。”

一只菜鸡哥哥
把这几天画的传一下咯。。。 (...

把这几天画的传一下咯。。。

(很潦草了)

把这几天画的传一下咯。。。

(很潦草了)

Beee"

都是最近用画世界摸的鱼

那个,我想扩列(...)

都是最近用画世界摸的鱼

那个,我想扩列(...)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