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八岐大蛇

131.6万浏览    5316参与
今天有70了吗

今天也是抽不到未收录的一天呢3

闷骚霸道强势八岐大蛇×花心爬墙非洲晴明

正是自从抽到八岐大蛇之后再也没抽到未收录的我。

鬼切&巫女大蛇:大人我快坚持不住了。

八岐大蛇:哦?来求我??(坏笑)

严重私设警告⚠️

~~~~~~~~~

御魂塔内,鬼切杀的眼红。他已经砍了一晚上了,手有些酸,身后的晴明大人时不时发出惊叹的声音,纵使他是训练有素的武士,但体力也终归是有限的。


“晴明殿,有比我作战方式更快的式神,他们或许更适合攻打御魂塔。”来之前鬼切就这样说。


“不用不用~就你来陪我。”晴明低头仔细研究协战式神的技能牌,完全没注意到房间一角气场冷的像冰块的八岐大蛇。


八岐大蛇微微苦笑,晴...

闷骚霸道强势八岐大蛇×花心爬墙非洲晴明

正是自从抽到八岐大蛇之后再也没抽到未收录的我。

鬼切&巫女大蛇:大人我快坚持不住了。

八岐大蛇:哦?来求我??(坏笑)

严重私设警告⚠️

~~~~~~~~~

御魂塔内,鬼切杀的眼红。他已经砍了一晚上了,手有些酸,身后的晴明大人时不时发出惊叹的声音,纵使他是训练有素的武士,但体力也终归是有限的。


“晴明殿,有比我作战方式更快的式神,他们或许更适合攻打御魂塔。”来之前鬼切就这样说。


“不用不用~就你来陪我。”晴明低头仔细研究协战式神的技能牌,完全没注意到房间一角气场冷的像冰块的八岐大蛇。


八岐大蛇微微苦笑,晴明这个花心包子,自从鬼切入住庭院后,就没怎么和他说话。他攥紧拳头,而那近日的新宠,偏偏又是一副恭恭敬敬的模样,深得晴明偏爱。


八岐大蛇轻哼一声。“我就不信你不会来求我。”



巫女大蛇同样熬红了眼睛,他的上司在傍晚时突然下达了紧急任务。“晚上来的那位和鬼切一起的阴阳师,见到他就把压箱底的四星御魂拿出来。”原本以为只是临时调整一下掉率,阴阳师应该不会逗留太久,可没想到眼前这位阴阳师似乎越打越有新鲜感。手里的低星御魂不多了,他也快熬不住了。巫女大蛇觉得自己牺牲了太多,前阵子上司亲自在对面佯攻时,他迫不及待地就交出库里最棒的御魂。上司总在给他提各种高难度的要求,还要像现在一样陪着阴阳师深夜加班。


“我太难了。”巫女大蛇对天发出一声哀嚎。


鬼切也逐渐觉得脱力,手上的刀,好像已经不是自己的了,他就是一台无情的砍蛇机器。可晴明殿似乎很喜欢自己拔刀收刀的潇洒动作。


“晴明殿喜欢的话,多做几次也无妨。”


一直惨遭剥削的巫女大蛇终是被困意打败了,他朝对面轻轻甩了一鞭,却没想到刚才还潇洒利落的武士突然捂住头,似乎暂时失去意识,他又轻轻用头一戳,那武士竟当场倒地,化作一缕青烟。


“啊啊鬼切!鬼切啊!”


反应过来的晴明高声大吼着,鬼切突然的倒地是他没想到的,难道鬼切不会像八岐大蛇那样给自己加血吗?


他默默开了一个结界,形势逼人,他今天真的恐怕是要命丧御魂塔。邪神还在的时候,套一个蛇魔似乎就能解决一切问题。


巫女大蛇张牙舞爪,他太想结束这场鏖战了。上头只说不给好御魂,没说必须让着挨打。况且对面这位阴阳师如果是很重要的人物的话,邪神大人应该会一道陪同。


在巫女大蛇一轮猛攻下,晴明呕出一口血,只觉得身体逐渐变轻,两眼开始发黑。


“要是八岐大蛇在的话。。唔。就好了。。”


正当巫女大蛇欢呼着可以结束工作的时候,晴明突然感受到腰间一阵冰冷,大腿被几条黏糊糊的东西缠绕着。有些异样的触感自背后传来,他竟觉得有些安心。


“哼。你还是老样子,就这么离不开我。”那熟悉的声音在耳边轻轻说道。

~~~~~~~

这节奏。。完惹想开车。

笔:不,你不想。

(我还没写过车呢 理直气壮发言)


说是没时间又挤出一点23333



不想☀牧羊人的羔羊不是好羔羊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完整图点...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完整图点这儿

以前画蛇蛇太阳过很多人,于是今天阿爸带着受害者们来搞事了。对,蛇攻是我吃的,后果是蛇蛇自己买单(就不讲道理)。

艹,我明明吃 *蛇all* 和 *我蛇*,为什么画自己被绿还tm这么兴奋……

**********************

锅哥甭想了,被太阳就是白太阳,他在我这儿别想翻身做攻。
连连心善就不加入了(其实是因为来晚没地了……蛇蛇全身都被用♂上了呢)。
吞吞嘛……还是主吃酒茨酒的,偶尔父子play一下,今天还是放过爸爸吧。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完整图点这儿

以前画蛇蛇太阳过很多人,于是今天阿爸带着受害者们来搞事了。对,蛇攻是我吃的,后果是蛇蛇自己买单(就不讲道理)。

艹,我明明吃 *蛇all* 和 *我蛇*,为什么画自己被绿还tm这么兴奋……

**********************

锅哥甭想了,被太阳就是白太阳,他在我这儿别想翻身做攻。
连连心善就不加入了(其实是因为来晚没地了……蛇蛇全身都被用♂上了呢)。
吞吞嘛……还是主吃酒茨酒的,偶尔父子play一下,今天还是放过爸爸吧。

夜鸣悲

今天抽到了插秧婆,发个沙雕脑洞庆祝一下(还有蛇崽你的关注点不对吧。。。)

今天抽到了插秧婆,发个沙雕脑洞庆祝一下(还有蛇崽你的关注点不对吧。。。)

誉奂

舔狗,舔到最后应有尽有(论坛体)

失踪人口诈尸系列

是憨憨论坛体,后续缘更(被打)


【求助】身为狗的我怎么样才能勾搭上热衷于吸猫的他!


  我喜欢他好久了,但是他就是不理我……


  他喜欢猫,不喜欢狗QAQ


  


  如题,这个问题困扰我好久,跪求各位帮助


  #1


  提问:楼主你是什么狗啊


  #2 楼主


  回复一楼:舔狗


  #3


  哈哈哈哈艹,舔狗可还行


  #4


  我居然真的以为楼主是条狗……


  #5


  hhhh楼上好单纯


  另外,舔狗舔狗,舔到最后一无所有,楼主你还是早点放弃吧


  #6 楼主


  ...

失踪人口诈尸系列

是憨憨论坛体,后续缘更(被打)





【求助】身为狗的我怎么样才能勾搭上热衷于吸猫的他!


  我喜欢他好久了,但是他就是不理我……


  他喜欢猫,不喜欢狗QAQ


  


  如题,这个问题困扰我好久,跪求各位帮助


  #1


  提问:楼主你是什么狗啊


  #2 楼主


  回复一楼:舔狗


  #3


  哈哈哈哈艹,舔狗可还行


  #4


  我居然真的以为楼主是条狗……


  #5


  hhhh楼上好单纯


  另外,舔狗舔狗,舔到最后一无所有,楼主你还是早点放弃吧


  #6 楼主


  噫呜呜噫,可是我真的真的喜欢他很久很久了,不甘心就这样放弃


  #7


  楼主愿不愿意讲讲你那个吸猫男神的故事


  #8


  前排围观,瓜子爆米花准备好了


  #9 楼主


  唔,让我想想从哪里开始


  #10


  请务必吹个八百字彩虹屁让我们见识见识


  #11


  来了来了又是喜闻乐见的情感栏目


  #12 楼主


  其实我……喜欢他好几年了。


  #13


  哇,前排(搬小板凳)


  #14 楼主


  我们从小就住的挺近的,我小时候还趁他不注意给他扎了双马尾(咳)当然事后被追了三栋楼……我们幼儿园是结伴一起上的,甚至到了小学还是同班。


  #15


  哇~没想到还是青梅竹马哦~


  #16 楼主


  不过上高中的时候我出国了,我们俩联系也少了,直到前几年他出国参加一个活动,我才重新和他联系上……一开始还是偶遇的来着。


  #17


  偶遇?不简单哦~


  #18


  这就是“阔别多年后他乡遇故知”?!这什么偶像剧套路?!


  #19 楼主


  当时他一个人站在站台边,我还不敢确认。等我好不容易认出来了,就看见一个女生朝他那里跑过去。


  #20


  ?!竹马干不过天降系!


  #21


  代入了一下……手里的奶茶它怎么突然就不香了


  #22


  心疼地抱抱楼主……


  #23 楼主


  倒还不至于。那个女生我也认识。主要是刚开始满脑子都是他,直到他俩上车了我才想起来那女生是谁……


  #24


  事情陡然变得有些复杂(推眼镜)


  #25


  掏出瓜子小心地磕了几颗(?)


  #26 楼主


  其实我在国外的时候有从长辈那里听说他俩的事,虽然他俩看着挺般配(啧),但我就是有自信他俩没情况。


  #27


  楼主你这么肯定……你俩真的只是纯洁的邻居关系吗(斜眼笑)


  #28


  盲猜楼主颜值巨高!(颜控的眼神闪闪发亮)


  #29 楼主


  咳咳,不敢当。但是他的确是我见过最好看的男生了。


  #30


  (舔狗感应雷达启动中)


  #31


  hhhhh楼上点题


  #32


  被你们提醒了一下看了一眼标题,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突然笑得好大声


  #33


  喂,楼主颜值那么高还得当舔狗,我心塞塞,笑不出来(躺尸)


  #34


  ???楼上从何得知?


  #35


  悄咪咪瞅了一眼楼主的空间……我流lui了


  #36


  ???


  ……好的我回来了,我的眼泪止不住地流下QAQ


  #37


  楼上都是啥情况,不就是个空间……我去!好吧对不起不是我想哭是我眼睛里进砖头了……


  #38


  我傻了都,楼主这个颜值,那那个传说中的小哥哥得是什么神颜?!


  #39


  突然跑题,楼主你要不放弃那棵歪脖子树吧,森林那么大呢……


  #40


  在线蹲一个小哥哥照片!


  


  


  


  


  


  


  


  


乙卯巽
这次百绘的青蛇,改一下之前没画...

这次百绘的青蛇,改一下之前没画好的图_(:з」∠)_

这次百绘的青蛇,改一下之前没画好的图_(:з」∠)_

冷酷的鸽手
有点意外啊、、虽然给靠了,我更...

有点意外啊、、虽然给靠了,我更想要抱抱。正直

有点意外啊、、虽然给靠了,我更想要抱抱。正直

水母大魔王

【阴阳师乙女向】【式神×你】恃宠而娇

*食用说明*


生贺,祝小彩虹生日快乐呀(((o(*゚▽゚*)o))) @不会画画的彩虹


内含:*八岐大蛇/鬼切*


小公举写不动了orz非常抱歉。


放飞自我流ooc+烂文笔,注意避雷,是还债


以上ok→


*八岐大蛇*


你为神明所宠爱,你被神明所垂怜。


你仗着神明的宠爱胡作非为。


“今天是我的生辰,向你许愿你能实现吗?”


你趴在邪神大人的双腿上,手指把玩着垂落的绛紫长发,两条白皙的小腿有规律地交替起落晃动,漫不经心地向他提问,面上丝毫没有向神祈愿的虔诚。


“呵呵...向我许愿可是要付出代价的,你能付出什么代价?”


“邪神大人...

*食用说明*


生贺,祝小彩虹生日快乐呀(((o(*゚▽゚*)o))) @不会画画的彩虹


内含:*八岐大蛇/鬼切*


小公举写不动了orz非常抱歉。


放飞自我流ooc+烂文笔,注意避雷,是还债


以上ok→


*八岐大蛇*


你为神明所宠爱,你被神明所垂怜。


你仗着神明的宠爱胡作非为。


“今天是我的生辰,向你许愿你能实现吗?”


你趴在邪神大人的双腿上,手指把玩着垂落的绛紫长发,两条白皙的小腿有规律地交替起落晃动,漫不经心地向他提问,面上丝毫没有向神祈愿的虔诚。


“呵呵...向我许愿可是要付出代价的,你能付出什么代价?”


“邪神大人怎么不听听我想要什么再考虑代价问题?”


你换上了“邪神大人”这个称呼,话语间带着揶揄的神色,故意摆出神神秘秘的氛围。


“那阴阳师不妨说来听听。”


你扑腾着从八岐的身上坐起,将双臂撑在他的两侧向他逐步逼近,八岐大蛇倒是不为所动,饶有兴趣地看着你,嘴角噙着似有若无的弧度,心脏的搏动一如既往沉稳有力。


当双方的距离近到几乎快要面贴面时你却忽然止住了动作,漆黑如墨的眼眸中映出八岐俊美却略带邪气的神祗之貌。


“我可以向『尊贵的蛇神大人』讨要一个吻吗?”


幽紫的蛇瞳微微收缩而后放大,目光的尽头紧锁住伴随着字词吐露而翕合的两片唇瓣。


“代价呢?”


“可以无偿吗?”


你耍滑头一般对他眨了眨眼,双臂顺势环住了他的脖颈,开始像个小孩子一样撒起娇打起人情牌来,“反正我们认识这么久了,你是我的式神真的点小小的要求你也要计较报酬?”


其实你心里开始疯狂吐槽八岐不解风情,这一看就是恋人之间的调情环节他反倒真的一本正经地向自己索要代价。


这倒让你想起与他初见时的场景来。


妖气汹涌,衣炔翻飞,赤红的灵蝶散尽,昔日邪神从阴阳狭间重返人世。


锐利蛇瞳凝视面前跌坐着的少女,灵力外泄散出的莹蓝光芒倒映在那双墨色瞳仁中,他看见了少女眼中的自己带着些邪气的面容。


“阴阳师,你也想得到神的力量吗?”


柔弱的人类少女,绵软的力量,唯有那双眼睛有光芒和火焰。


蛇神垂下眼眸,审视着召唤出他的人类。


八岐觉得,人类是一种非常有趣的生物,越是畏惧力量,越是贪求力量。


“获得神的力量,可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那时他将你视为窥探人间的镜子,从未想过有朝一日会让你如此僭越,甚至将自己的身体拿来当纳凉午休的床垫。


“我现在就实现你的愿望。”


蛇信游走柔软唇腔,尖利的獠牙刺破唇瓣,一丝血腥气味逐渐在交缠中蔓延开来。


“你报复心真重。”


你摸了摸被轻微咬破的下唇,忿忿不平地控诉八岐大蛇的恶行。


“我只是提醒你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



*鬼切*


这并非一个良夜。


夜凉如水,月色淡薄,星光稀疏,并不是一个非常浪漫的夜晚,不值得吟诗作对,也不适宜幽会诉情,总之这并不是一个花前月下的良夜。


庭院的亭子里,一位身着素色单衣的少女卧趴在石桌纸上,面前摆着一壶已经空了的清酒,手里还紧紧攥着一只酒杯。


迎面吹来一阵晚间凉风,初冬寒意已能蚀骨侵髓,不禁打了个寒颤,倒是让已经醉醺的你神识从昏睡中清醒了几分。


只身出了卧房在庭院里独酌,只随手披了件羽织,身上未免穿得单薄,不过好在酒精暖身,身上皮肤甚至热得有些发烫,如此被风一吹,温差刺激倒是一时有点强烈。


酒醉后悠悠转醒,你慵懒地伸了个身,只是堪堪披在双肩上的羽织随之滑落坠地,你也懒得俯身去捡,仰头看着被浮云掩住大半的月亮,目光的焦点越过那散着惨淡光辉的天体不知落在何处。


不捡也没有关系的,因为你知道他一定会来找你。


“主人。”


从身后传来的熟悉低沉声线将你的意识从虚无中拉回,你半眯着眼尾酡红的美目,微微向后仰去看向身后声源。


是鬼切。


“您又在深夜偷跑出来了。”


他用了肯定的语气,似乎是对你反复无常无人能摸清规律的行为颇有无奈。


鬼切扫视了一眼你掉落在地上的羽织和夜晚冷风中微微瑟缩的身子,叹了口气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你的身上,宽大的白色羽织还带着他的体温和气息,一瞬间将你覆盖。


他俯身拾起你脚边滚上灰尘的冰凉羽织,一边像哄诱一个难缠的孩子一般说着“回去吧。”


你凝视着武士打扮的黑发青年片刻,须臾对着他笑了起来,像是瑰丽娇艳的花在他眼中绽开。


“鬼切。”你软软地唤着他的名字,被酒精馏过的嗓音带着一丝不同往日的甜腻娇柔,转过身去,眼神依旧锁定在他好看的面上,“靠近点。”


他被你看得有些异样,微微撇过脸去,耳根微红,但仍旧凑近了几步,蹲下身子,将视线与你端平,动作间三把佩刀碰撞发出金属铮鸣。


“抱我。”


你向他打开双臂,温顺乖巧的像只幼猫,只有鬼切知道你的任性妄为多让人头疼无奈。半晌传来一声微不可闻的叹息。


“您喝醉了。”


鬼切这么说着,却依旧顺从地环住了你的身子,他向来拒绝不了你的请求,何况是这种容易让他带上私心的请求。


黑发的武士拥着你,怀中少女的身躯纤细而柔软,娇憨的表情惹人怜爱,属于你的馨香带着清酒的味道让人沉醉意乱。


心猿意马,情难自禁。


事情的发展像是顺理成章,又像是刻意的诱导,直至浓云散去,月亮的清辉落在身上,覆在唇上的柔软触感才眷恋不舍地离开。


“喜欢吗?”


“...您总是这样捉弄我。”


“我却对您毫无办法。”


 


Sparrow.

改了脸纹((私设

第二张半身图。

改了脸纹((私设

第二张半身图。

恸
我就知道!!!

我就知道!!!

我就知道!!!

三岁岁岁爷

阴阳师之守的活动,终于肝到24000了!是一只八岐!
给他配了一套伤魂鸟御魂。✧٩(ˊωˋ*)و✧我的肝没白碎,我的头没白秃!!!

阴阳师之守的活动,终于肝到24000了!是一只八岐!
给他配了一套伤魂鸟御魂。✧٩(ˊωˋ*)و✧我的肝没白碎,我的头没白秃!!!

Yamata no Orochi

大半夜的我在想什么peach




想☀儿子想疯了(亲妈鉴定无误)


大概是gb?


蛇嘛,有发/情期的嘛,所以当你某天回寮表示受到了惊吓


原皮蛇:平时拉不下脸去找你,一般自己忍着,结果这次让你给撞见了。索性帮他一把,结果被他缠着要了好几次。你觉得自己的肾又离家出走了


“我没想到他这么磨人,真的”(来自某阴阳师)


觉醒蛇:最放得开的那个,可能咳……那啥太强烈了。你没回来满寮找你,一回来直接挂你身上了,看了眼某条蛇散开的衣领,你觉得今天可能又要被榨干了


“每次看到他,我的肾就隐隐作痛”(来自某被榨干的阴阳师)


白绯:最小的蛇,自从第一次哭着喊疼之后你就没碰过了。这次来的突然,等你回来已...































想☀儿子想疯了(亲妈鉴定无误)


大概是gb?


蛇嘛,有发/情期的嘛,所以当你某天回寮表示受到了惊吓


原皮蛇:平时拉不下脸去找你,一般自己忍着,结果这次让你给撞见了。索性帮他一把,结果被他缠着要了好几次。你觉得自己的肾又离家出走了


“我没想到他这么磨人,真的”(来自某阴阳师)



觉醒蛇:最放得开的那个,可能咳……那啥太强烈了。你没回来满寮找你,一回来直接挂你身上了,看了眼某条蛇散开的衣领,你觉得今天可能又要被榨干了


“每次看到他,我的肾就隐隐作痛”(来自某被榨干的阴阳师)




白绯:最小的蛇,自从第一次哭着喊疼之后你就没碰过了。这次来的突然,等你回来已经站不起来了,难受的抓着你的袖子直哭,后来直接上手扯你的衣服,你无奈只能帮他这次。鬼知道你第二天早上起来看旁边躺着的人为什么会有种会被三飒起步最高天翔鹤斩的感觉


不怪我,他看着太嫩了,下不去手啊(仍然来自某不愿透露姓名的阴阳师)


佩佩iiii

是不是咱们小槿最好看了呢~


附自家阿崽们的靓照

是不是咱们小槿最好看了呢~


附自家阿崽们的靓照

Yamata no Orochi
儿子……身价真高(全套cos下...

儿子……身价真高(全套cos下来大概要900了。没算化妆品算了估计就要一千了)我觉得这是我第一套也是最后一套cos服了,太TM贵了

儿子……身价真高(全套cos下来大概要900了。没算化妆品算了估计就要一千了)我觉得这是我第一套也是最后一套cos服了,太TM贵了

山有扶苏木有枝

【平安京婚恋介绍所】(一)

平安京最出名的婚恋介绍所(表面)。

老板是你名贯平安京的哥哥晴明和神秘的舅舅玉藻前。

刚刚成年而又母胎单身的你被迫逼走上了相亲之路(划掉)。


本期含源赖光、八岐大蛇。

【搞事很多的一组】


源赖光

 

平安京三大财团之首源氏集团的总裁。和安倍家世交,通过晴明介绍认识,但是玉藻前很不满。

 

身材高大挺拔,长相俊美无俦,年轻有为而头发茂盛,虽然阴恻恻的眼神可以吓哭一群小孩(以及个别成年人划掉)。

鹰派作风,野心勃勃,以强硬的做派不断扩大源氏规模,甚至还会做一些违法犯罪的事(当然没人敢管划掉)。

虽然他独断专行的样子真的很欠揍但是对你还是...

平安京最出名的婚恋介绍所(表面)。

老板是你名贯平安京的哥哥晴明和神秘的舅舅玉藻前。

刚刚成年而又母胎单身的你被迫逼走上了相亲之路(划掉)。


本期含源赖光、八岐大蛇。

【搞事很多的一组】




源赖光

 

平安京三大财团之首源氏集团的总裁。和安倍家世交,通过晴明介绍认识,但是玉藻前很不满。

 

身材高大挺拔,长相俊美无俦,年轻有为而头发茂盛,虽然阴恻恻的眼神可以吓哭一群小孩(以及个别成年人划掉)。

鹰派作风,野心勃勃,以强硬的做派不断扩大源氏规模,甚至还会做一些违法犯罪的事(当然没人敢管划掉)。

虽然他独断专行的样子真的很欠揍但是对你还是很放纵的。

(做|ai的时候也很放纵呢划掉。)

 


——————————————————————


“总裁,夫人又在茶水间和其他员工一起骂您了。”

“让她骂。”

 

“总裁,夫人又在私底下打听您和鬼切先生的关系了。”

“让她打听。”

 

“总裁,夫人又开始写您和鬼切先生的R18监禁play了。”

“让她——什么?”

 

 

 

又是无聊的一天,你躺在源家为你准备的1500平方米的大床上,翻来翻去的思考源赖光的事情。

 

 

火速结婚完就把我丢在这里,说好来恋爱呢?我的甜甜的恋爱呢???

整天就安排鬼切干这干那996还不加工资,一天到晚泡办公室,看着也不像搞gay的?

说好的“女人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女人你这是在玩火强”台词呢?

那种小说里拿个手铐拷在床上X到怀孕的戏码都是骗人的吗??

 

 

最后你得出了一个结论。

 

“源赖光是不是不行?”

 

 

 

“要不写切光吧……换个设定?”

你趴在床上,支起手打开平板准备码字。

 

一缕头发垂在你睡衣不整半露的肩膀上,属于男人独有的吐息落在你的耳边。

“先婚后爱?骗婚基佬?霸道总裁?强制生子?”

“不举?性冷淡?”

 

!!!

呕吼,完蛋。

 

 

“看来你对我的误解很大。”

“几日没陪你,没注意到你的寂寞,让你萌生这些不入流的想法是我的责任。”

喂!你的表情可一点歉意都没有啊喂!

 

 

——————————————————————

 


 

“赖光……不要了……真的……”

仍然一身整齐的男人压着你,不知道这已经是第几次的进攻。

 

“你这么急,不如就提前吧?”

“什么……”你噙着泪花,看着他的身体离开了你,抽出腰间松开的皮带。

 

“监禁,强制|怀孕?”

 

“不要!”

你眼角的泪急得溢了出来。

你伸出双手搂住他的脖子将他拉下身,手扎进他浓密蓬松的发里,用脸蹭着他的下颌。

 

他把手里本就没打算用的皮带放到一边,单手撑在床上,另一只手在两人紧贴的身体间寻找空隙解开他的西装。

 

 

他认真地吻在你额上。

“再等两天。”

“等处理完所有事情,就陪你。”

 

 








八岐大蛇


从事神秘职业的皮肤惨白的男子,嘴唇泛着一点病态的紫色,声音细弱,一副病体缠身的样子。

你深切怀疑哥哥和舅舅给你介绍这种人是不是想让你早早守寡。


性格怪异,但是忍不住被吸引。平时着看透一切的老成,讲话声音虽然弱气但十分好听,无欲无求和弱气都是假象。生气的样子很可怕,不过知道的人应该都死了。似乎很喜欢观察别人的行为,尤其是你的。


家里养了很多蛇,而且好像都听得懂他说话,曾强烈怀疑他会不会跟你🐍play但是实际上他连蛇的醋都吃。



——————————————————————



“八岐先生,你在哪里?”你接起电话,里头传来男人低沉的声音。

你小心把自己塞在路灯旁边,不想在这个治安不好的街区上引起别人的注意,揣揣不安地等着等着。

你脸上带着甜甜的笑容,乖巧地听着话筒里他的每一句话,直到下一刻被人用迷药捂住嘴,你睁大眼睛,试图看清袭击你的人,眼睛却撑不住了。



彻底沉睡之前,你似乎听见了他的怒吼和不知名的男人的尖叫。

“如同樱花一般散落吧!”




你醒来的时候,躺在一间宽敞的夜景房里。没有一点照明的房间,玻璃外是充满生机的平安京。高挑的男子背对着无声站在落地窗边。



你轻轻地叫了他的名字。

他走了过来,坐在床边。

“八岐先生,我是不是被人绑架了?”


你似乎听见他冷哼了一声,他随即开口说到。

“已经送进警署了。”


虽然你有点怀疑,送进警察局的话不用录口供吗?

但是你有点累,还是明天再说吧。

 


“你上次说的夜景房,很不错。”

你嗯了一声,看了一眼窗外。

他在你身边躺了下来,随手拿遥控器打开了电视。

热乎乎的小东西带着困意钻进他的怀里。

本地新闻的女主播毫无起伏的声音吸引了他。

“最新消息,一蒙面男子街角离奇死亡 身体扭曲 案发现场……”


“哼。”

不自量力。


他关掉电视,瞥见两条缩小了的蛇魔悄悄地溜上了床,乖巧地盘在你的被子上,仿佛不久前将人缠绕致死的家伙不是它。



——————————————————————



早晨起来,落地玻璃前已经拉起了遮光窗帘,八岐先生那么白可能也和不喜欢晒太阳有关吧。


“八岐先生,你在准备早餐吗?”


你有点怀疑地凑了过去,男人眯得细长的眼睛盯了一眼。


“进食难道不是人类生存的第一步吗?”

也是饲养人类的必备技能呢,呵呵。

你蹭了蹭他的后背,乖乖地去客厅等他。


你逗弄着他养的那群小蛇,指腹轻轻地在蛇鳞上滑动,任由着他们盘上你的腿,卷上你的小臂。



“它们好像很喜欢你。”


八岐走了过来,小蛇们纷纷从你身上退了下来。当然,你没有看见他凌厉的眼光里充满了警告。



——————————————————————



你也不知道为什么吃个早餐吃着吃着就吃回床上去了。



八岐大蛇脱下了将自己遮得严严实实的衣服,白皙到仿佛没有血色的皮肤因为你染上了淡红。


“八岐先生,好/棒……”

你攀着他的肩,意乱/情迷/地说着动/情的话。


“今天的你看上去……有点不同呢。”

他稍稍退了出来,满|溢的液|体因为他的动作流了|下来。

你难|耐地呻|出声,主动地把|腰往下沉迎合他。


他紫色的瞳孔暗了暗,亲了亲你的嘴角,又开始填补你的空虚。


人类脆弱而渺小,却又将短暂的寿命活得如此绚丽,就如同樱花一般开即凋零。

他吻上沉睡的你,在你的嘴上轻轻一吻。

我可爱的小樱花啊。



——————————————————————


是时候该见见面了。

八岐大蛇随意地披上衣服,不紧不慢地打开门。

一向风度翩翩的晴明站在门口,手里的手机仿佛要被捏碎。


“晴明,怎么了?”

“你是不是篡改了她的记忆。”

捏造了两人的相遇,捏造了他和玉藻前与他相熟的背景,甚至说不定捏造了她的爱。


“小樱花现在很喜欢我呢。”


“不要再用那个名字叫她。”

“她好不容易转生,你还想看她为你再献祭一次吗。”


因为你纯白灵魂献祭而填补完整的魂魄,在发怒的邪神大人体内蠢蠢欲动,恨不能把眼前的人撕裂。





他回到卧室,看着恬静乖巧的你。


从人类身上学会的谎言和欺骗,

最终只是用来哄骗另一个人类共度一生罢了。

 


KANOSE

痒痒鼠的一些图,时间跨度挺大的忘记发了

痒痒鼠的一些图,时间跨度挺大的忘记发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