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八木勇征

19.5万浏览    2841参与
长安一日_过往千年

【芬达】恋爱修行10

*全员恋爱:主辉慧、97,微世界树、黎飒(但本章未出现)

——————————————————————

生活好像什么都没变,街道还是那条街道,建筑还是原先的建筑,洁白的云依然在上空自由地漂浮,但生活又好像哪里都变了。


有记忆以来,木村慧人没有和泽本夏辉冷战过这么久,很多时候慧人的气都不需要去哄,过一会儿自己就散了,甚至是忘了,但这次慧人记得很牢也很久。


与其说冷战,不如说木村慧人在夏辉面前像变了个人,变得礼貌又疏离。


又是一个周末,泽本夏辉在家里做了炒饭,加上父母应该三个人的量,夏辉一不小心做了大约五人份,饭都出锅了,才想起慧人不会再来蹭饭了。


在泽本夏辉的心里,木...

*全员恋爱:主辉慧、97,微世界树、黎飒(但本章未出现)

——————————————————————

生活好像什么都没变,街道还是那条街道,建筑还是原先的建筑,洁白的云依然在上空自由地漂浮,但生活又好像哪里都变了。


有记忆以来,木村慧人没有和泽本夏辉冷战过这么久,很多时候慧人的气都不需要去哄,过一会儿自己就散了,甚至是忘了,但这次慧人记得很牢也很久。


与其说冷战,不如说木村慧人在夏辉面前像变了个人,变得礼貌又疏离。


又是一个周末,泽本夏辉在家里做了炒饭,加上父母应该三个人的量,夏辉一不小心做了大约五人份,饭都出锅了,才想起慧人不会再来蹭饭了。


在泽本夏辉的心里,木村慧人好像永远是那个长不大的小孩子,需要他去关注,需要他去保护,毕竟他确实是从小不点儿的年纪就追着夏辉跑了,虽然现在的木村慧人都在逐渐褪去少年的稚嫩了,首因效应致使夏辉直到现在依然这么认为。


木村慧人还是夏辉的笑容开关,不光是慧人故意耍宝会逗得夏辉乐不可支,在看不到慧人的地方,只要想起他,夏辉也会忍不住笑出声,只要用慧人来攻击夏辉,夏辉一定无法完成憋笑挑战。


看着多出来的炒饭,夏辉生硬地扯了扯嘴角,还是那个理由,因为他把慧人当做小孩儿,他自以为恋爱研习社就是他陪慧人玩的过家家游戏,他自顾自地判定小孩只是喜欢新奇,不懂得喜欢,他真的没想到慧人会选他,而他跟随自己的预设没有选慧人。


面对当前的情况,现在这个束手无策的自己,终于让他意识到也许比起慧人需要他,他更需要慧人,可现在他的小孩带着他的笑容一起出走了。



八木勇征的童年一直辗转在各个亲戚家,升入初中后终于和母亲一起居住,但母亲为了赚取家用,经常不在家。


幼年时的朋友总是受地缘影响,一离得远了,友谊很轻易地就破碎了,所以他一直没能拥有长期稳固的朋友关系,来到青春期之后,他发现了一种新的关系,也许也不比友谊稳固,但是比友谊更亲密。


成长中的寄人篱下,让吃饭对他而言成了一件尤为重要的事情,如果有人能带他品尝美味,他就会把对方当作特别的人,那个时候的他还分不清对方究竟是友善还是别有所图,短短几年生命里确实路过了很多人。


遇到堀夏喜已经是初中三年级的事情了,彼时他已经知道了自己有美丽作为利器,会吸引到形形色色的人,堀夏喜也不例外。


但被人喜欢、喜欢别人和相互喜欢因为堀夏喜的出现,第一次重叠在一起,即使最后没有欢喜收尾,八木勇征再回想那一段日子,依然觉得他和堀夏喜拥有过一段很好的时光。


那个时候,他非常喜欢在堀夏喜写作业或者看书的时候,甚至是堀夏喜斜倚在沙发上小憩的时候,蹲在堀夏喜身边假装成一只猫咪,用毛茸茸的脑袋去蹭堀夏喜,蹭到堀夏喜不得已停下来按住他的脑袋,被固定住脑袋的他会努力仰起脸,冲堀夏喜皱着鼻子笑。


于是这只“小猫”会得到他应有的待遇,被主人一把捞进怀里,主人还会假装威胁又带着哄骗地要求他学几声猫叫听听。


“にゃあ、にゃあ~”


每次他都会乖乖照办,微微沙哑的嗓音任谁都会难以自持。


只不过这样的日子实在是短暂得有些可怜,没过多久,他们就分开了,直到木村慧人重组研习社,八木勇征才再次见到堀夏喜。

小糖罐

表面是黄金筋男,实际上是笨蛋美女

表面是黄金筋男,实际上是笨蛋美女

玄淤卿
当知道要和清居一起去参加安奈婚...

当知道要和清居一起去参加安奈婚礼时的平良.

有模板.

——————

平良: 

不可以!

清居是国王,安奈是国王的朋友,而我只是侍奉国王的士兵而已...

去参加(皇室的)婚礼绝对不可能!

清居请快点打消这样的念头吧!请告知安奈我一定不会去的......

清居:

烦死了!让你去你就去!(气得堵嘴)

安:怎么样,来吗?

清:当然来了,已经搞定了(得意脸.jpg

安:笑)到底是谁被谁搞定了...


哼,笨蛋。

区区平良......

——————

(一开始写的中文 但觉得不对劲

最后换成了日文果然有内味了😌

用翻译软件翻得 不用太在意...

当知道要和清居一起去参加安奈婚礼时的平良.

有模板.

——————

平良: 

不可以!

清居是国王,安奈是国王的朋友,而我只是侍奉国王的士兵而已...

去参加(皇室的)婚礼绝对不可能!

清居请快点打消这样的念头吧!请告知安奈我一定不会去的......

清居:

烦死了!让你去你就去!(气得堵嘴)

安:怎么样,来吗?

清:当然来了,已经搞定了(得意脸.jpg

安:笑)到底是谁被谁搞定了...


哼,笨蛋。

区区平良......

——————

(一开始写的中文 但觉得不对劲

最后换成了日文果然有内味了😌

用翻译软件翻得 不用太在意🥺)

长安一日_过往千年

【芬达】恋爱修行09

*全员恋爱:主辉慧、97,微世界树、黎飒

*害得稍稍修行个一阵子,骚瑞。

——————————————————————

对于重选,每个人似乎都在等待意外的发生,但这个意外太过于意外了,互选环节中没有任何人得以成功组队,空气中连尴尬都难以弥漫,空气在此刻凝固了。


濑口黎弥在最后一个名字公布的半分钟后,开口打破了僵局,因为他实在是太惊奇了,他控制不住地一边比手画脚一边直呼:“你们怎么……你们不是……你们不应该……不对啊……你们……我们……”


他看向中岛飒太,希望飒太能给他合理的解释,但是飒太白了他一眼,示意他不要说话,濑口黎弥只好吞掉了后面的话,任由这些字句在自己内心咆哮。...


*全员恋爱:主辉慧、97,微世界树、黎飒

*害得稍稍修行个一阵子,骚瑞。

——————————————————————

对于重选,每个人似乎都在等待意外的发生,但这个意外太过于意外了,互选环节中没有任何人得以成功组队,空气中连尴尬都难以弥漫,空气在此刻凝固了。


濑口黎弥在最后一个名字公布的半分钟后,开口打破了僵局,因为他实在是太惊奇了,他控制不住地一边比手画脚一边直呼:“你们怎么……你们不是……你们不应该……不对啊……你们……我们……”


他看向中岛飒太,希望飒太能给他合理的解释,但是飒太白了他一眼,示意他不要说话,濑口黎弥只好吞掉了后面的话,任由这些字句在自己内心咆哮。


中岛飒太依然谁都没选,濑口黎弥和山本世界依然选了佐藤大树,大树还是坚定地选择了泽本夏辉。


木村慧人也选择了泽本夏辉。


泽本夏辉却选了八木勇征。


堀夏喜和泽本夏辉一样,选了八木勇征。


而八木勇征选的是濑口黎弥。


全都对不上。


抽签结束以后,木村慧人特意等了等泽本夏辉,泽本夏辉也不再似平日那般淡定,神情中的急切显而易见,但此时的木村慧人没有办法留意这些,他佯装轻松地说道:“果然,夏辉君喜欢温柔型的啊。”


“keito……”夏辉试图向慧人解释,但慧人说完就没再等待,转身和堀夏喜离开了,没错,抽选的结果还是他和堀夏喜组队。


平常不发脾气的人生起气来是很可怕的,他不需要多大的火气,骤然变脸就足以让气氛紧张了,说的就是堀夏喜,堀夏喜沉默了很久,木村慧人也没有打破他的沉默。


直到二人走上了天桥,夕阳的余晖不偏不倚地洒在他们的脸上,堀夏喜的脚步才停了下来,他用力推了一把栏杆,伴着栏杆哗哗作响的声音,他咬着牙,脖颈的青筋隐隐可见,一字一句都像从牙缝里挤出来的:“我真的……真的……很讨厌笨蛋。”


木村慧人很佩服自己,还有力气和堀夏喜说笑:“你不是在说我吧?”


慧人的发问终于让堀夏喜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他看向慧人的神色写满了抱歉,不过似乎不只是为刚刚的发言而抱歉:“不是……”


木村慧人和他几乎是同时开口的:“不是对吧,是yusei吧。”


堀夏喜的眼睛陡然睁大了,慧人笑了笑说:“我看到了。”


游乐园之行的第二天,木村慧人看到了八木勇征打着的伞,伞柄上写着natsuki,木村慧人非常清楚这把伞属于哪个nastuki,更清楚又是哪个natsuki拿给八木勇征的。



更意想不到地,佐藤大树和八木勇征分到了一组,这一次世界没有阻拦,在他眼里这些高一生都是小孩,他也不知道这些小孩在玩什么把戏,他只是陪同大树来陪小孩们胡闹。


其实佐藤大树也没有比世界多知道多少,只是他对很多事情都有着理解的同情。


在参与恋爱研习社之前他和八木勇征只是脸和名字对得上的关系,但关于八木的传闻很多人都听过,佐藤大树交友甚广,自然也有所耳闻,特别是一些不堪入耳的绯闻。


但是现在八木勇征一直神情恹恹地跟在他的身边,他能强烈感知到八木勇征的难过,于是他问:“yusei,要不要吃点什么呢?”


佐藤大树和八木勇征去吃了寿司,和传闻中一样的是,八木的食量真的很大,虽然心很痛,大树还是全款拿下了这个账单。


安抚了胃,才有可能安抚到心灵,不等佐藤大树来问,八木先开口了,一个简单的问题,让八面玲珑的佐藤大树突然不知如何作答。


八木眨着圆圆的眼睛看着大树,整个人看起来可怜又可爱:“お兄,我可以叫你お兄吗?”


在大树发愣的时候,八木解释道:“老家的哥哥总是会请我吃很多东西……所以……”


随后也没有等到大树许可,他就自顾自叫了起来,并且又问了一个让大树哑口的问题。


“お兄,我是个坏孩子吗?”


当然大树还是那个大树,不出一会儿佐藤大树便在心里推演出了个大概,他用很认真的口吻说——


“不是哦,你是个还在学习如何去爱的孩子。”

小糖罐

性感与可爱的完美结合

性感与可爱的完美结合

懒丁丁sunshine

【九八现实向】雨城22

我的蓝光终于从团长那里发货了

那就代表31号之前还能看回放

我要好好的再次审判见面会

九八这对小情侣!!!


已经一周的时间了,自从勇征从医院落荒而逃之后。北野那天在回去的路上也稍微问了一下情况,但是只收到勇征的四个字:说清楚了。然后就一副不想再谈的表情,北野也没有办法,本来还寄希望于大树他们能稍微打探出来一点什么情况,结果回去之后,他们就问了一句:谈完了?勇征就回答一句:谈完了。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不是,他们几个是不是背着自己有什么交流的暗语,就这么几个字,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喂!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不对不对,这什么鬼形容,反正北野在着急了两三天后,看着每天都照......

我的蓝光终于从团长那里发货了

那就代表31号之前还能看回放

我要好好的再次审判见面会

九八这对小情侣!!!

 

已经一周的时间了,自从勇征从医院落荒而逃之后。北野那天在回去的路上也稍微问了一下情况,但是只收到勇征的四个字:说清楚了。然后就一副不想再谈的表情,北野也没有办法,本来还寄希望于大树他们能稍微打探出来一点什么情况,结果回去之后,他们就问了一句:谈完了?勇征就回答一句:谈完了。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不是,他们几个是不是背着自己有什么交流的暗语,就这么几个字,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喂!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不对不对,这什么鬼形容,反正北野在着急了两三天后,看着每天都照常排练的这群人,野武那边也没有什么新的动静,利久那边的点赞也停了,终于放心了一点,看来这是双方达成一致了,对吧,什么恋爱什么的,专心搞事业才是王道!

 

野武倒也想让自己的艺人专心搞事业,但是奈何小狗不听话。没错,从医院出院之后,一连几天的休息日,野武为了照顾病号,每次去公寓送吃的时候,就看到利久窝在客厅,边上凌乱的散落着一堆书,什么《如何做一个合格的粉丝》、《如何追回前男/女友》、《恋爱招数三十式》、《孙子兵法》……不看书名,还以为这位大佬是有多专心的在研读什么剧本!结果呢,沉迷恋爱无法自拔,不对,沉迷单恋无法自拔。

上次写的结婚计划,直接被推翻了,改成了追人计划,看着对着电脑沉迷写计划的利久,野武实在不是很想打击他,但是他还真的没有见过靠写计划书就能把人追到的。

闭关了一个星期,利久终于完成了他的计划,其实写计划是一部分,另外一部分利久也在好好的思考现在的情况。三年前的自己只凭一腔的真情追到了勇征,但是又傻乎乎的把最爱的人弄丢了,被丢下的勇征凭什么再次信任自己,把心在交给他!

勇征说的对,两年的时间确实会改变很多,比如勇征和之前不一样了,现在正处于上升期,芬达发展越来越好,受到的关注越来越多,那勇征的顾虑也会越多,自己要把这个考虑在内。至于自己,虽然比较自由,但是毕竟是公众人物,自己的一举一动可能都会影响到勇征。

所以,一切都要慢慢来,自己之前太急躁了,遇到勇征的事情总是脑子发热,完全不考虑现实,不能重蹈覆辙!

 

那就从最最基本的开始,做一个合格的粉丝!

第一步,小号点赞

大号不能点赞,那就用小号,野武看着自己家艺人骄傲满满的输入小号的名字:勇征家的小狗。然后交代自己如果在拍戏来不及的时候,自己要替他去给勇征点赞。

??????这是什么鬼?自从影帝落选后,野武觉得自己家的艺人智商也整个落选了,就靠点赞追人?而且人家都不知道是你?

第二步:现场追星

作为合格的粉丝,怎么能不去听现场!

马上到来的蛋巡,必须要去,一个都不能拉下来,但是自己要想想怎么伪装,不至于过于明显。啊,对了,门票,当时弟弟有买的,终于,自己也亲自去现场了!

“喂,芬达的蛋巡门票买到了是吗”

“啊,哥,你终于舍得给我打电话了,我说你前一段时间什么操作,补赞777条,几个意思,是我想的哪个意思吗?你要把勇征追回来了吗?”

“你管那么多干嘛,门票给我”

“啊咧,你竟然要自己去看?这两年是谁,每次都只让我买票,结果自己去也不去!现在想看,不好意思,对不起,没票了”

“什么意思?你没买到”

“我怎么可能没买到,但是我买了我自己当然要去看,没有多余的给你”

“这票给我,你再去买”

“哟,您这是瞧不起谁?你是不知道芬达的票有多难抢吗?这次还是七周年特典,黄牛想收票都收不到,哪里来的再去买”

“给我,下次想买什么东西,你随便挑”

“偶像面前无兄弟!对不起了,哥,没办法,谁让你一开始让我替你去看演唱会,都怪你老婆的团吸引力太大,我现在可是团粉世界担,您就自己找黄牛吧!”

利久看着自己被挂的电话,竟然被自己弟弟摆了一道,这条路走不通,那就换条路。

“野武,你认识黄牛吗?”

“哈?”

“帮我买勇征蛋巡的门票,不管用什么办法,多少钱都可以”

“这还不简单,哪里用找黄牛,我直接问北野那边”

“不要问北野,不要打扰到勇征,你问北野,北野肯定会猜到是我,那他肯定会告诉勇征的”

“…….”这个时候怎么又聪明了?

第三步:借花献佛

演唱会还要给勇征送花,但是不能以自己名义送!

对了,神尾!

远在拍摄现场的神尾,莫名的打了一个喷嚏,正想着是谁又在骂他了,电话就响起了,哎呦,自己的冤种兄弟。

“利久啊,怎么样,你的结婚计划”

“神尾,我需要你帮忙”

“没问题,你说,为了兄弟那我必须两肋插刀,什么,送花篮呀,那没问题的,到时候随便署我的名”

 

利久安排好所有的事情,心理终于安稳了一点,时隔两年,自己终于可以有勇气站在下面,看那个在舞台上闪闪发光的勇征了。

但愿这是一个好的开始,那自己就会有更多的勇气,继续的往前冲!

再等等我勇征,我会好好的证明自己,一步一步的,慢慢的,穿越山川人海走到你面前,把自己的链条再次交到你手里,你愿意,我就陪在你身边,不愿意?不愿意的话怎么办?利久不敢想,也不愿意想,那就允许自己逃避一下吧。

在东京巨蛋做最后的排练的勇征,并不知道,这次的演唱会不仅仅是七周年,还有有更多的惊喜等着他。

 

-未完待续-

我也好想看那个在舞台上闪闪发光的林森森

好想自己有任意门,打开就是芬达的演唱会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颗咸鱼丸

剧外这么A!

剧里怎么这么怂?

夫纲不振🧐

剧外这么A!

剧里怎么这么怂?

夫纲不振🧐

巫女御子
妹宝🥺🥺🥺 (衣服是bt...

妹宝🥺🥺🥺

(衣服是bttm2魔改

妹宝🥺🥺🥺

(衣服是bttm2魔改

长安一日_过往千年

【芬达】恋爱修行08

*全员恋爱:主辉慧、97,微世界树、黎飒

——————————————————————

校园文化祭终场演出正在上演,木村慧人和八木勇征的班级节目在舞社表演之前,舞社表演的时候他们已经可以得空看演出了,木村慧人和八木勇征来到观众席,发现观众席里有个戴着耳机看电子书的人,怎么看怎么格格不入。


“sota!”中岛飒太旁边还有位子,木村慧人急忙拉着八木勇征坐了下来。


中岛飒太几乎是被慧人吓了一跳,把他的方言腔调都吓出来了:“干嘛啊你!”


坐下来的木村慧人发现中岛飒太真的在看书,不解地问道:“干嘛在这里看书啊?”


八木勇征倒是不觉得异样:“因为也能看人啊。”


“哦!”木...

*全员恋爱:主辉慧、97,微世界树、黎飒

——————————————————————

校园文化祭终场演出正在上演,木村慧人和八木勇征的班级节目在舞社表演之前,舞社表演的时候他们已经可以得空看演出了,木村慧人和八木勇征来到观众席,发现观众席里有个戴着耳机看电子书的人,怎么看怎么格格不入。


“sota!”中岛飒太旁边还有位子,木村慧人急忙拉着八木勇征坐了下来。


中岛飒太几乎是被慧人吓了一跳,把他的方言腔调都吓出来了:“干嘛啊你!”


坐下来的木村慧人发现中岛飒太真的在看书,不解地问道:“干嘛在这里看书啊?”


八木勇征倒是不觉得异样:“因为也能看人啊。”


“哦!”木村慧人这才醍醐灌顶,立刻追问:“sota要看的是谁?”


一向伶牙俐齿的中岛飒太此刻突然舌头打结:“没谁……”


幸好此时,熟悉的音乐响了起来,谁也顾不上闲聊了,木村慧人最为激动,一手抓着中岛飒太,一手抓着八木勇征:“开始了开始了。”


随即就被二人“狠狠”甩开。


比起练习室,正式舞台表演给木村慧人的震撼更大,他已经等不及堀夏喜当时说的下学期,他不禁问道:“你们说,我去求世界桑给我开个特例提前选拔,是会被踹飞还是打死呢?”


“作为朋友,还是建议你挑大树君在场的时候问,不管世界桑踹你还是打你,他应该都会稍微拦一下。”飒太在舞社表演的时候就没再看书了,热门hit曲目着实感染人,虽然他仍不遗余力地吐槽着慧人,但情绪肉眼可见地兴奋了许多。


无视飒太的吐槽,慧人还延伸出一个新的想法,迫不及待告知飒太和八木:“要是咱们研习社可以集体表演个节目就好了!诶,你们俩个还可以唱歌,咱们可以……”


“你先选进舞社再说吧。”飒太目光不移,嘴上接着慧人的话。


见飒太不怎么搭理自己,慧人又戳戳八木勇征的胳膊,“你说呢?”


八木倒是转过来看他了,却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而是问:“明天的重选,你们想好选谁了吗?”


一时之间,三个人仿佛和欢呼的观众形成了结界,直到演出结束,谁也没有再讲话。


伴随演出的结束,整个文化祭就此落幕,研习社第一次的恋爱配对也要终止了,这是也许会迎来重新洗牌的暴风雨前夜。


刚热舞过的舞社成员们个个气喘吁吁、汗流浃背,山本世界一下场就对今天台上的问题稍作了总结,因为舞社表演是最后一个节目,所以他们休息不了多久就要再次上台谢幕,佐藤大树示意世界下次再讲,世界瘪了瘪嘴,还是就此打住了。


各个班级的演职代表返场参与谢幕,木村慧人和八木勇征也跟着上了台,结束谢幕再散场的时候,人群便三三两两散开了。


泽本夏辉说自己骑了车,木村慧人立刻附和了句:“我刚好也骑了车!”


自从研习社开始活动,这还是木村慧人第一次和泽本夏辉一起回家,八木勇征刚刚的问题虽然他没有回答,但一直盘旋在他的脑海里,他很想问问泽本夏辉,可他无法从夏辉的言行举止看出什么特别的情绪,他几次张嘴,最后在遇上红灯的时候才找到机会,他故作兴奋地说:“啊,不知道明天会是什么样的组合呢!”


夏辉总算有了反应,转过头来看他:“你很期待?”


“对啊!”木村慧人不假思索地说道,“大家都很有意思啊,上次和na酱去鬼屋,原来他胆子比我还……”


话还没说完,绿灯亮了,泽本夏辉的车抢在木村慧人前面骑出去了。


谢幕的人群散尽之后,堀夏喜才慢慢跟上了八木勇征,早就平稳的呼吸又有些急促,手心微微的汗意也只有他自己能清楚感受,下一秒他抓住了八木勇征的胳膊,当然也只是虚空着捏了一下就松开了。


八木勇征又是疑惑地看着他,他的话绕了两个圈,终于回到主题:“明天,你会选谁?”


这次八木勇征似乎一点都不意外,反而像早有准备等着堀夏喜来问一样,并且极具压迫地反问道:“那么,你会选我吗?”


在堀夏喜思考之间,八木勇征已经走出了一段距离,所幸八木没有走太远,堀夏喜也没有想太久,八木听见堀夏喜在他身后说:“我会。”

ShiptheNow

克制与沉溺 04

4.


直到跟着萩原抵达地下停车场找到他的车,打开车门在副驾驶座上坐定,八木才回过神来,明明是该刻意跟对方保持距离的状态,可是“永远无法拒绝利久”的自带buff在不可抗力下启动了,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变成二人独处的状态。


八木有些懊恼自己的顺从,但眼下的气氛也实在无法重新打开车门逃跑,只好手足无措的顾左右而言他:“那个……Y桑不一起来吗?”


驾驶座上的萩原转身靠向八木,一边从二人座位中间的缝隙探身到车后座,一边向他解释道:“Y桑今天下午正好有其他艺人的工作要处理,我这边的试戏工作已经进行了一周,工作流程与环境都比较熟悉,所以他没有全程陪同也无妨……”萩原从后排的车载冰箱内取出一罐...

4.


直到跟着萩原抵达地下停车场找到他的车,打开车门在副驾驶座上坐定,八木才回过神来,明明是该刻意跟对方保持距离的状态,可是“永远无法拒绝利久”的自带buff在不可抗力下启动了,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变成二人独处的状态。


八木有些懊恼自己的顺从,但眼下的气氛也实在无法重新打开车门逃跑,只好手足无措的顾左右而言他:“那个……Y桑不一起来吗?”


驾驶座上的萩原转身靠向八木,一边从二人座位中间的缝隙探身到车后座,一边向他解释道:“Y桑今天下午正好有其他艺人的工作要处理,我这边的试戏工作已经进行了一周,工作流程与环境都比较熟悉,所以他没有全程陪同也无妨……”萩原从后排的车载冰箱内取出一罐可乐,缩回前排,拿着可乐抬起手自然的向八木的额头贴去,“来……”


“我自己来就好!”八木的嗓音突然拔高,伸手夺过萩原手里的可乐,慌忙的按住额头,对于身体接触的抗拒感以相当不礼貌的方式暴露无遗。从伤处传来的突如其来的冰凉刺激,和萩原眼神中的瞬间暗淡,让八木意识到自己有些紧张过度了,尴尬得半晌才挤出了一个营业笑容补救道,“谢谢你……”


萩原没有接话,车内一时间变得异常安静,静得能听到对方的呼吸声,仿佛周围的气温也跟冰可乐一般降至了冰点。握着可乐的手被冻得有点僵硬,但八木也不在乎了,索性维持这样的姿势低下头去,装作在认真感受伤处的样子闭上眼睛,做起了自欺欺人的鸵鸟。他知道这只是一些孩子气的无效逃避,但无论如何,在萩原无比清澈的眼神凝视下,明摆出逃避的姿态总比被发现自己真实的阴暗面强,反正也不是第一次这样幼稚的逃避了……


“请看着我。”萩原的声音终于率先打破了沉默。


啊,又是这个无法抗拒的声音,说着让人无法抗拒的指令,甚至还带了一点令他无限心动的暧昧沙哑。八木自暴自弃的皱了皱眉,像仿生机器人被按开了开关一样,顺从的缓缓睁开眼睛,转头与萩原对视。“八木勇征永远无法拒绝萩原利久”,在八木内心深处不可告人的阴暗面里,就包含着这个buff最原始的触发脚本——被萩原命令的欲望。


“会不会太冰?”萩原倒是没觉察出他的异样,只是一面小心翼翼的观察着他的额头,一面体贴的关心道。


八木的神智完全陷入了对方黝黑的瞳孔里,只会呆呆的摇头,比起疼痛或冰冷这些表层的体感,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被更深层的满足感侵袭了,那是他不敢宣之于口的欲望。


年轻的时候,八木也跟随大流的发展过许多段亲密关系,对象的性别男女皆有,从外表到内在也是形形色色,但每一段关系中的他,所渴望扮演的角色都是一样的。这角色便像是八木的本我,表达他最真实的欲望。在倡导人格独立的当今社会,八木的本我显得相当不正确,虽然遇到的每一个对象一开始都会夸他可爱之类的,可时间一长总会显露出不解甚至厌烦。而八木自己也一样,无法完全互相理解的话也就无法得到欲望的精确满足,甚至还可能会给自己带来现实的麻烦,久而久之,他也懂得了要好好的把欲望掩藏起来,不要造成自己与他人的困扰。


而萩原是八木的内心阴暗面中第一缕主动照进来的光,虽然仅仅是曾经从缝隙中无意漏进来的微光,却留下了深深的烙印,对八木而言,那是他的欲望所得到过的最独一无二的回应,是快乐与苦涩的双重阈值,无论之前还是之后都不会再有了。


萩原此时轻咳了一声,系好安全带,打开手机导航问道:“八木桑的地址是?”


八木才恍然回神,规规矩矩的答道:“在xx街xx公寓……麻烦你了。”


一路上,二人又恢复到不熟同事的状态,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生疏的天。


直到萩原随口说道:“我其实很不喜欢开车呢。”


“啊,我记得,你说过一拿到驾照就决心再也不开车了。”八木说完才意识到自己又逾矩的提起了“往事”,懊恼的咬了咬唇。


“对啊,现在也还是不喜欢,但是有时候工作需要不得不开。”萩原倒是没什么表情变化,自然的回应。


“也是,现在坐电车的话一定会被人认出来了吧。”八木紧绷的心绪也跟着放松下来。


“是的,我想八木桑应该也是一样吧,无法自由的四处走动还是挺困扰的……不过偶尔我也会全副武装的去乘电车,玩挑战不被人认出来的游戏!”


“哈哈……不愧是利久……”八木忍不住笑出了声,作为一个总被认识的人们指出笑点很奇怪的人,萩原的单纯洒脱却总能任意戳中他的笑点。


萩原依旧保持着直视前方的驾驶姿态,像是对着挡风玻璃柔声的自言自语:“又听到八木桑叫我利久了,真开心。”


“……”利久其实也长大了很多呢,八木想着,不再坚持乘电车通勤,称呼方式也有在温柔的注意分寸……但转念一想又觉得自己的想法可笑,人怎么可能会不长大呢……更何况萩原本就是那么优秀又积极的人,倒是怯懦的自己总想着逃避,一味的围着过去打转。八木放下手中的可乐,诚恳的回道:“那么,也请利久像以前一样叫我勇征就好。”


“没问题。”


直到车停至公寓楼前,萩原才像鼓足了勇气似的,转头看着八木说道:“勇征今天的表演非常棒,相信一定能接到A导的offer,到时候就让我们再次一起努力吧。”


“谢谢利久。”八木有些感动,作为artist一路跌跌撞撞的走来,无论是从自己还是他人口中总能无数次的听到“努力”这个词,可是只有出自萩原之口时最为触动。因为他们都心照不宣,不管时空如何变换,彼此一直是最无条件支持对方的那人。


八木下车,在关上车门前终于对萩原坦诚的说道:“还有,不管我能否接到角色,我都想说……其实从一开始读到A导的剧本大纲时,我就认为没有人比利久更适合小王子这个角色了,这是真心话……再见了哦,利久!”


……


如萩原所说,八木很快就接到了A导的offer,经纪人与队友们都为他感到开心。八木有点庆幸当年跟萩原之间的刻意疏远并没有公之于众,只有当事人感知到发生了些什么,所以现在不至于引发经纪人或队友们的担忧。萩原的公司同样没有提出什么异议,也让八木松了口气。A导的作品的确令他十分憧憬,现在只想全力以赴的演好这出舞台剧。


第一次正式见面时,A导表示,看了八木与萩原的表演后获得了新的灵感,想让他一人分饰玫瑰与狐狸两个角色。对于在表演上充满进取心的八木而言,这的确是个意外之喜,自然是一口答应下来,跃跃欲试的接受了新的挑战。


在剧场的工作中,八木与萩原已经能做到情绪相对平稳的共处了,除了八木偶尔能瞥见萩原的经纪人Y桑会在角落看着他俩,流露出一些复杂又担忧的情绪外。看来还是有人察觉到了什么啊……八木知道Y桑是一个相当为艺人着想的经纪人,尤其对萩原是很亲近的家人般的存在。萩原正是一直被好好的保护着,才能成长为那么纯粹又强大的人啊,反过来也正是他这份世间稀有的纯粹光芒,才能吸引身边的人甘愿为他守护。八木必须承认,自己也是那心甘情愿的守护者联盟中的一员,如果有机会的话,他愿意待在这个联盟里默默的侍奉终身。


比如在所有演员一起参加的剧本围读会时,八木可以虔诚的近距离欣赏萩原扮演的外星人Prince与Pilot的对话。


Prince空降在Pilot家的阳台,不着边际的问道:“羊,要是吃小灌木,它也要吃花咯?”


“它碰到什么吃什么。”


“连有刺的花也吃吗?”


“有刺的也吃!”在新剧本中设定为摄影师的Pilot,正在为他的胶片相机快门报错而发愁,心不在焉的回答。


“那么刺有什么用呢?”


“刺么,什么用都没有,这纯粹是花的恶劣表现。”


八木心想:不,花不是恶劣,而是害怕,害怕自己不够完美,害怕被人无视和抛弃,所以先用刺来掩饰,装出一副满不在乎的姿态。


“我不信!花是弱小的、淳朴的,它们总是设法保护自己,以为有了刺就可以显出自己的厉害……”Prince的台词说出了八木的心声。


“这问题根本就不重要!”


“如果有人爱上了在这亿万颗星星中独一无二的一株花,当他看着这些星星的时候,这就足以使他感到幸福。他可以自言自语地说:‘我的那朵花就在其中的一颗星星上……’,但是如果羊吃掉了这朵花,对他来说,好象所有的星星一下子全都熄灭了一样!这难道也不重要吗?!”萩原伴随着Prince的情绪嗓音轻颤,同时将最后的台词念得掷地有声。


八木沉浸在身临其境的声音表演中,感到自己只是做一名萩原的忠实观众就很幸福。那么光明而健全的活着的萩原,就像八木人生的混沌深海里突然降临的灯塔,而他只需沐浴到灯塔的一丝光亮,就足够拥有生活在光明中的动力。

善良一点又开始了是吗
嘿嘿新的饭,断头饭变流水席 美...

嘿嘿新的饭,断头饭变流水席

美彼人的愿望都可以实现

嘿嘿新的饭,断头饭变流水席

美彼人的愿望都可以实现

懒丁丁sunshine

【九八现实向】雨城21

昨晚重温芬达19年的演唱会

想想去年的利久竟然看过现场

我一整个就是羡慕嫉妒!!!

舞台上的歌手八木勇征

简直太有魅力了

谁能不爱他!!!!!


利久刚睁开眼睛,还没有反应过来自己是在医院,就被野武一把子抱住:“利久利久,真是因祸得福,北野君说八木君要来医院看你,快快快,让我看看”利久的脸被野武掰着看了一圈,“不错,很苍白,一看就是病弱的模样,这样子八木君看到肯定会心疼的。”

“什么?勇征要来?什么时候的事情?”利久完全没有野武想的惊喜,不如说是惊吓。

“正在来医院的路上,怎么了?你不是一直很想见他吗?这不是好事吗?”

“不是,完全不是这样子见啊,我的西装呢?车......

昨晚重温芬达19年的演唱会

想想去年的利久竟然看过现场

我一整个就是羡慕嫉妒!!!

舞台上的歌手八木勇征

简直太有魅力了

谁能不爱他!!!!!

 

利久刚睁开眼睛,还没有反应过来自己是在医院,就被野武一把子抱住:“利久利久,真是因祸得福,北野君说八木君要来医院看你,快快快,让我看看”利久的脸被野武掰着看了一圈,“不错,很苍白,一看就是病弱的模样,这样子八木君看到肯定会心疼的。”

“什么?勇征要来?什么时候的事情?”利久完全没有野武想的惊喜,不如说是惊吓。

“正在来医院的路上,怎么了?你不是一直很想见他吗?这不是好事吗?”

“不是,完全不是这样子见啊,我的西装呢?车里是不是还有一套常备的西装,拿过来,我马上换上”

“不是,你在医院就好好的穿病号服啊,你白演那么多剧了吗?这个时候正是博取同情推进剧情的时候啊!”野武看着一脸紧张地利久,实在是不理解,这点恋爱的常识都没有!

看着利久沉下来的脸,野武没办法,忙跑下去去取西装。

利久在床上坐着,看着旁边的点滴,自己这不争气的身体,关键时刻掉链子!自己预想的见面场景是通过队友的层层考验,打扮的帅帅气气,把自己的一颗真心,捧到勇征的面前。而不是这样,被一碗面直接送到医院,只要想想夏辉君说的失去味觉的勇征,利久就觉得自己连进医院的资格都没有,就应该活活的受着,让肠胃的疼痛时刻提醒自己当时犯下的错。

怎么办,只是想想心就开始疼了,等下见到勇征要怎么办?自己控制不住怎么办?要怎么开口说,要怎么开口问,要怎么才能离勇征更近一点点!

 

北野开着车,看着默默看着窗外风景的勇征,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本来想说出口的那些话又咽了回去,感情这种事情个中滋味只有当事人才懂,说清楚也好,本来两年前的分手就仓促,人在年轻的时候总是急于证明什么,容易把当时的爱情推的太远。这么久了,也该有个了断了,这样勇征也能继续向前走,自己和队友也都放心一些。

通过VIP通道走到病房的时候,北野在门前停下,帮勇征敲了敲门,示意自己在门外等,就走去旁边了,顺带着把开门的野武也拉走了。

勇征进门后视线就往床上看去,但是意外的却没有人,视线往右边转,看到了沙发上那个一身西装革履的病号。还真是利久能做出来的事情,勇征低头笑了笑,朝沙发走去。

“勇,勇征”利久连忙站起来,苍白的脸色,更衬得眼睛亮晶晶的。

“你坐,身体怎么样”勇征坐在单人沙发上,看着直愣愣站着的利久问到。

“没事了已经,野武总喜欢小题大做,我等下就可以走了,没事的。”

“嗯”

然后诡异的沉默……

“你……”

“我……”

“勇征你先说”

“对不起,那个,之前大家做的事,我今天才知道”

“不不不,不需要道歉,本来做错事情的就是我,他们都是为了勇征,所以完全不需要道歉,要道歉的话也是我……我不知道勇征这两年经历的那些事,我”

“都过去了”

利久抬起头,看着在对面的勇征一脸平静的样子。自己最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太平静了,平静代表着毫无波动,平静代表着不在乎……拜托,任何的表情都好,不要这样平静,不要这样一脸无所谓的告诉我都过去了!

看着对面眼眶发红的利久,勇征忽然就释怀了,可能是因为在医院这样的环境?所以人总是会格外的宽容?和之前晚上那个家里久违的见到利久的感觉完全不一样,不再想猜测他的目的,不再想纠结谁对谁错,不再想为什么分开,不再想有所期待……这难道就是解铃还须系铃人?

“利久,都过去了,时间会改变很多东西,你我都是。年轻时候大家都不成熟,都比较任性,所以可能都有做的不对的地方,但是没事,时间会治愈的,当所有的事情都蒙上回忆的面纱的时候,就会发现其实都是朦朦胧胧,不论是好的,还是坏的”

“所以,点赞什么的,如果可以的话,就不要继续了”勇征说完,看着对面愣住的利久,这样子说他应该能理解意思吧,其实今天见到利久的瞬间,看着他眼睛中熟悉的光亮,再联想到每天的点赞,和成员的见面,勇征其实可以大概猜出来利久要干嘛,这熟悉的追人的套路,和之前一样,粉丝都说小狗的心思很好猜,确实很好猜。

但自己不是那个时候的勇征了,那个时候的勇征,纯真、勇敢、温柔、坚定、自信……

现在的勇征,争取过,知道没结果,所以会放弃。

现在的勇征,期待过,知道多煎熬,所以会拒绝。

现在的勇征,受过伤,知道有多痛,所以会害怕。

 

“利久,利久,那个没什么事情的话,”

“有,啊,那个,对了,还没有请勇征喝茶,对,喝茶,稍等,我去拿”

“不”勇征看着逃一样推开门出去的利久,剩下的“用”字又咽了回去。

利久拉开门冲出去,吓了两个经纪人一跳。这是聊完了,但是利久的脸色不对劲。野武走过去,就听到自己家艺人念念叨叨“冷静,冷静,冷静”,这怎么回事?

“利久,利久,怎么你自己出来了,勇征君呢?”北野问到

“对,勇征要喝茶,要喝茶,我要去买茶”

“你买什么茶,这是医院”看着自己家艺人明显六神无主的情况,野武捂了捂自己的额头,把利久拉到旁边的凳子上,然后去自动贩售机那里买了瓶可乐递了过去。

手拿到可乐的瞬间,利久忽然稳定了下来。看着北野投过来的疑惑的目光,野武一脸别问我,我也不知道,反正可乐可以让他瞬间冷静下来。

看着手里的可乐,想着刚才勇征的话,利久闭上眼睛,陷入了沉思,一定有办法的,不要着急,一定有办法的。

两个经纪人眼睁睁看着利久在门口坐了5分钟,也不敢打扰,问题是门内的勇征也没有出来,所以这两个人搞什么?在北野等不及,准备冲进去找勇征的时候,利久有动作了,把可乐瓶拧开,然后一口气干了,接着就像给自己打气一样,把门打开又走了进去。

看着去而复返的空手回来的利久,勇征觉得自己还真是猜对了,哪里什么喝茶,明显就是被自己的话吓到了,至于自己为什么还在这里等这么久,毕竟是前男友,还在医院,自己刚又暗示的拒绝了他,所以自己多等一下,给他一点缓冲的时间,也是合情合理的,作为成年人对吧,这点体面还是要给的。

“勇征,不好意思哈,没有买到你爱喝的茶”

“没事的,我等下还有事情,那我就”

“勇征,我认真想了下你刚才的话”

“嗯?”

“我不是很同意你的观点,但是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

“哈”什么鬼?勇征被这句话直接搞蒙了,这是什么台词吗?

“我没过去,我也过不去,我也不想过去,两年前的我不够成熟,两年前做错的是我,那我就要把这个错误纠正过来。”

“时间能治愈你,但是治愈不了我,我脑海里关于你的记忆,全都是清晰的,清晰的不能在清晰,可以直接导出来刻盘那种,我已经白白浪费掉了两年的时间,错过了你的两年,之后的每一分每一秒我都不允许自己错过。”

“我会用自己的方式,不打扰到你的方式,就远远的看着你可以吗?任何时候,任何地方,你都可以拒绝,你有绝对的权利和自由,我尊重你的所有的决定,但是如果,我是说如果,我的方式没有打扰到你的话,还请你允许可以吗?”

“你就当我是个陌生的粉丝,我不需要你任何的回应,我就是个透明人,可以吗?”

被利久的发言搞蒙的勇征,局势为什么是这样,明明自己都说的很直白了,但是完全没想到利久可以这样子操作?明明自己打出的是直球,对方只要接受就好了,但是现在是对方接受了,紧接又抛了一个高速球过来,自己措手不及!

“勇征可以吗?”

“这个”自己是可以拒绝追求自己的人,但是不代表可以决定一个人的行为啊,如果不答应好像限制了别人的人身自由一样,而且自己明明没有这个权利。但是答应的话,又很奇怪啊!

“勇征?”利久忐忑不安的等着回复

“随便你,我没有什么权利答应或者不答应,总之,我的意思已经表达了很清楚了,那再见”

这次落荒而逃的变成了勇征。

 

-未完待续-

未开口就被拒绝

没有困难的事情

只有勇敢的狗狗

我们的狗狗终于要崛起啦

以退为进这一步

走的不错!哈哈哈哈哈哈哈

长安一日_过往千年

【芬达】恋爱修行07

*全员恋爱:主辉慧、97,微世界树、黎飒(但本章未出现)

——————————————————————

木村慧人最近都有在留意泽本夏辉进出家门的时间,一个随身包里杂七杂八什么都装还有些许纸屑残留的人按理说不该有这种强迫行为,但等反应过来时,木村慧人就又去确认了一遍。


这天是周末,一早醒来房间里就充满了阳光,往外看去,整条街道都染上了夏天的明亮色彩,上一次探看时,泽本夏辉的窗帘还没拉开,这次确认已经打开了,但从窗户望进去的空间里并没有人影。


木村慧人吞了一大口水,咕噜咕噜地漱起口来,嘟起的脸确实有点像进食中的短尾矮袋鼠,他停下来端详了一会儿,含着水还是努力地扯出了一个笑容。...


*全员恋爱:主辉慧、97,微世界树、黎飒(但本章未出现)

——————————————————————

木村慧人最近都有在留意泽本夏辉进出家门的时间,一个随身包里杂七杂八什么都装还有些许纸屑残留的人按理说不该有这种强迫行为,但等反应过来时,木村慧人就又去确认了一遍。


这天是周末,一早醒来房间里就充满了阳光,往外看去,整条街道都染上了夏天的明亮色彩,上一次探看时,泽本夏辉的窗帘还没拉开,这次确认已经打开了,但从窗户望进去的空间里并没有人影。


木村慧人吞了一大口水,咕噜咕噜地漱起口来,嘟起的脸确实有点像进食中的短尾矮袋鼠,他停下来端详了一会儿,含着水还是努力地扯出了一个笑容。


虽然天气已经热了起来,但是木村慧人穿了一件长袖的连帽卫衣,帽檐很大,走出家门,他将帽子戴起来用来遮阳,就在他戴帽子抬头的瞬间,看见了露台上的泽本夏辉,夏辉正仔细地给他养的花花草草挨个儿浇水。


原来他没出去啊。


木村慧人正想着,夏辉似乎注意到了他。


“要出门啊?”夏辉将水壶往上提了提,停下动作俯视着木村慧人。


“啊……”夏辉突然的对视,让慧人有点不知所措,本来打算一本正经地“胡言乱语”,不过他今天用不着胡言乱语。


“我和na酱约好去游乐园玩呢。”


可能是阳光太耀眼,木村慧人看不太清泽本夏辉的表情,只听见夏辉说:“你没带伞吧?今天应该会下雨。”


天气预报木村慧人看了,出门的时候在玄关也看到了自己的伞,但他今天笃定不打算带伞,所以此刻对着夏辉他也如是说道:“天气预报经常不准呢,万一不下呢?”


说话间,泽本夏辉已经放下了水壶,从露台消失了,木村慧人整了整自己的帽子,让帽檐尽可能遮住更多阳光。


走出几步,却听见后面的开门声,他不由地转过身去看,泽本夏辉还穿着居家的拖鞋,看见他转了过来,夏辉便停下了脚步,只是遥遥地将伞柄的一头递向他,说着:“一定会下。”


不知道和泽本夏辉接触过的其他人,特别是八木勇征有没有感觉到,总之木村慧人成长的数年里有很多次感受到夏辉微妙的威严,比如此时,木村慧人终于还是倒回去接过了伞,才出发了。


到游乐园的时候堀夏喜还取笑了木村慧人,说他像个小学生一样乖乖带雨具出游,等到下午四五点的时候,天色一转,确实是快下雨的样子了,慧人立刻毫不留情地反过来调侃堀夏喜。


堀夏喜为了此行特意搭配的衣服鞋子,眼看着都要泡汤了,二人当即决定回家,堪堪赶在抵达地铁站口,大雨瓢泼一般落了下来。


地铁上的一路,木村慧人都显得很高兴,活脱脱一个小学生看到下雨下雪都兴奋到不行,堀夏喜打算和木村慧人一起出站买把伞,没想到出站口,慧人将手中的伞塞进堀夏喜怀里,一阵风似的跑了出去。


堀夏喜抱着伞愣在原地,木村慧人却在雨里朝他挥手告别,很快就转身跑开了,雨雾迷蒙中只能看见他的影子越来越小。


泽本夏辉似乎也预料到了,即使勒令木村慧人带上伞,他依然会变成一只落汤鸡回来。


木村慧人可怜巴巴地来敲门,夏辉佯装不想给他开门的样子,但其实暖身汤已经坐在火上了,洗了澡出来的木村慧人头发都没有吹,先坐下来喝了一碗汤。



大雨里同样有人没有带伞,背包顶在头上也完全挡不住雨水的冲刷,整个人还是被从头到脚淋了个遍,一路走来竟没有遇到一个卖伞的便利店,这个时间点家里也没有人,即使有他也不会请家人来送伞,所以他干脆淋着雨走回家。


不过他还是没能淋着雨走完全程,在一个丁字路口,他和撑着伞缓缓归来的堀夏喜打了个照面。


堀夏喜在他面前向来话少,而今天的他也确实说不出什么话来,于是堀夏喜无言地帮他撑着伞,沉默着一起走回家,终于到了公寓门口,他问了一句:“你要上来吗?”


堀夏喜的表情明显愣了愣,只听他又说:“今天不会有人回来。”


泽本夏辉的伞在八木勇征家的玄关处淌着水,流出一道蜿蜒的水痕。


如果雨伞有灵,它应该能听到房间里的对话,只不过它可能无法理解对话中的情绪。


“我看到你们出去玩的照片了,你好像很开心。”前者说。


“与其说很开心,应该是很轻松。”后者几乎没有迟疑地对答。


“哦。”前者冷淡回应道。


“和你一起就不轻松。”似乎有衣物摩擦的声音,说话人可能抱在了一起,后者的脸埋在了前者的肩颈处,所以后面的声音闷闷的。


“一点都不轻松。”

梦呓

◎ 是爱 是救赎 是双向奔赴|那一刻心动|美丽的他

字母站:https://b23.tv/QRqYK6Z 

◎ 是爱 是救赎 是双向奔赴|那一刻心动|美丽的他

字母站:https://b23.tv/QRqYK6Z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