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八爷

43750浏览    2004参与
hachi
惊到我了《M八七》热度超了《打...

惊到我了《M八七》热度超了《打上花火》

两首都很好听的,没有踩什么的哈,只是单纯的惊讶

从这里也可以看出从来不存在米津玄师江郎才尽一说,巅峰会一直存在的

惊到我了《M八七》热度超了《打上花火》

两首都很好听的,没有踩什么的哈,只是单纯的惊讶

从这里也可以看出从来不存在米津玄师江郎才尽一说,巅峰会一直存在的

hachi
ETA - 米津玄師

再次芜湖~

再次芜湖~

Esersssy

僕らは進む 

何も知らずに彼方のほうへ

僕らは進む 

何も知らずに彼方のほうへ

loser
是米津桑和坏人先生的脑洞 两个...

是米津桑和坏人先生的脑洞

两个人凑不齐一双眼睛

是米津桑和坏人先生的脑洞

两个人凑不齐一双眼睛

橘猫
😷😷😷速度乱摸了一发

😷😷😷速度乱摸了一发

😷😷😷速度乱摸了一发

人间正道
自己搞的M八七罗马音,听了好几...

自己搞的M八七罗马音,听了好几遍,可能不准

自己搞的M八七罗马音,听了好几遍,可能不准

人间正道

晚了,祝新歌M八七

献上摸新歌今天凌晨熬夜听了一个小时。。。

晚了,祝新歌M八七

献上摸新歌今天凌晨熬夜听了一个小时。。。

我是某人

八爷上的新歌《M八七》真的超级好听啊!

B站搜索:BV1ia411J7uD

八爷上的新歌《M八七》真的超级好听啊!

B站搜索:BV1ia411J7uD

Hell Angel Stars✨

是自截的m七八mv里的八爷~

后期裁剪编辑不容易,自己用抱图的话吱声,禁止🚫二转

是自截的m七八mv里的八爷~

后期裁剪编辑不容易,自己用抱图的话吱声,禁止🚫二转

Ripe玩命不玩心

八爷,下次咱们狠点,不然受欺负。还有,我已经好久没吐槽尹某月了,她老是把八爷当外人,把副官当下人,我都服了,这贱狗还把佛爷家当她自己家了,就挺贱的😅️😅️

八爷,下次咱们狠点,不然受欺负。还有,我已经好久没吐槽尹某月了,她老是把八爷当外人,把副官当下人,我都服了,这贱狗还把佛爷家当她自己家了,就挺贱的😅️😅️

岷

第七章:阿姐误会

  马车上。

  “若灼,你和若曦真的是胞胎吗?”十爷无厘头来了这么一句。

  没等若灼回答,若曦抢先道:“怎么不像?”

  十爷认真地看了看吹胡子瞪眼的若曦,又看了看脊背挺得笔直正安静地坐在马车上含笑望着他们的若灼,点了点头。

  “确实不像啊,你俩不光长的不像,性格也不像,你单看你俩的穿着,你总是穿着鲜艳的颜色,而若灼穿的永远颜色淡淡的。”十爷说道。

  若灼倒是觉得其实她与若曦和若兰长的是像的,只是气质不同,给人的感觉不同罢了,可能是马尔泰家的遗传基因好,三个...

  马车上。

  “若灼,你和若曦真的是胞胎吗?”十爷无厘头来了这么一句。

  没等若灼回答,若曦抢先道:“怎么不像?”

  十爷认真地看了看吹胡子瞪眼的若曦,又看了看脊背挺得笔直正安静地坐在马车上含笑望着他们的若灼,点了点头。

  “确实不像啊,你俩不光长的不像,性格也不像,你单看你俩的穿着,你总是穿着鲜艳的颜色,而若灼穿的永远颜色淡淡的。”十爷说道。

  若灼倒是觉得其实她与若曦和若兰长的是像的,只是气质不同,给人的感觉不同罢了,可能是马尔泰家的遗传基因好,三个人都有着精致且立体的五官,若曦长的是那种明媚的女儿家的样貌,若灼长相则带有些女孩子少有的英气,而若兰浑身则是清清淡淡的气质,好似九天误入人间的仙女。

  但若是单拿出三人的任一五官,都能找到彼此相似之处。

  八爷看若曦一时有些语塞,正想开口解围,却听到一阵轻轻柔柔的声音传来,带有少女独特的娇憨。

  “十爷,且不说龙生九子,九子不同,单说您与八爷,不论是性格还是相貌,也都各有不同,各有特色,不是吗?”若灼笑着看向十爷。

  十爷挠了挠头,不好意思道:“好像真是诶,是我少见多怪了,嘿嘿。”

  望着十爷憨憨的笑容,若灼心底顿生好感,十爷不像这里的其他人,什么事情都当面说,什么感受都摆在脸上,和这样的人相处,感觉真的很好。

  若曦这时轻轻拽了拽若灼衣服的下摆,若灼向若曦那看去,只看若曦对若灼努了努嘴,若灼转头望去,就见八爷含笑的眼睛。

---

  八爷府邸内。

  若灼正与身边的丫头宝珠研究怎么用蜂蜜牛奶等,制作些护手霜,送给姐姐和若曦,姐姐若兰就推门而入。

  “夫人。”宝珠急忙起身行礼。

  若兰淡淡笑了笑:“宝珠,你先出去吧,我与若灼说说话。”

  宝珠微微俯身,应了一句:“是。”就轻轻退了下去,还不忘将门带上。

  若灼这时也起身,走到姐姐面前,亲昵地拉住姐姐的手:“阿姐,你怎么来了,是想我了么?”

  若兰笑着点了点若灼的头,将若灼拉到桌椅前。

  两人双双落座。

  “若灼,你平时与若曦总黏在一起,若曦是不是…”若兰斟酌着措辞。

  “什么?”若灼却有些不明所以。

  若兰望着自己幼妹清澈的眼睛,顿了顿:“你知道最近十爷经常来八爷府找若曦玩吗?”

  若灼并不笨,一见姐姐这说话的语气再结合姐姐说的话,有些哭笑不得:“阿姐觉得二姐姐心悦十爷?”

  若兰看着幼妹的表情,有些疑惑:“难道不是?”

  感受到姐姐确实忧心若曦,若灼笑了笑:“阿姐,你想多了,二姐姐与十爷就是好朋友而已,无关男女之事。”

  若兰望着幼妹笃定的眼神,终是无奈的摇了摇头,语重心长道:“若灼,阿姐不是不让你们有心悦之人,阿姐明白,你们这个年纪有心悦之人是很稀疏平常的,但选秀在即,阿姐怕…”

  若灼摇了摇姐姐的手臂,头靠着姐姐的肩膀,撒娇地说道:“我与二姐姐都知晓,阿姐不用为我们操心,倒是姐姐,无事之时应多出来走走,若灼一时不见阿姐就想念的很呢~”

  若兰看着自己肩头,幼妹像个小猫耍赖皮的样子,实在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岷

第六章:赛马饮酒

  策马飞奔,若灼只是手握缰绳,并未鞭打马儿,给予马儿足够的信任。

  十爷望着身前那一人一马,狠了狠心,一鞭子抽在马上,马儿因为疼痛,一声嘶鸣,奔跑的速度也快上几分。

  身后的八爷与若曦早就不自觉望向远处马背上英姿飒飒的女孩,女孩用一根绳子随意将头发高高束起,发丝随着风儿随意飘动,女孩单薄的背影却给人一种坚毅的感觉。

  若灼看了看身旁追赶上来的十爷,将手中的缰绳紧了紧,大声叫道:“再快点!他们要追上我们了!”

  马儿好似能听懂若灼说话般,身体一跃,避开了地上的泥坑,随后好似不觉疲...

  策马飞奔,若灼只是手握缰绳,并未鞭打马儿,给予马儿足够的信任。

  十爷望着身前那一人一马,狠了狠心,一鞭子抽在马上,马儿因为疼痛,一声嘶鸣,奔跑的速度也快上几分。

  身后的八爷与若曦早就不自觉望向远处马背上英姿飒飒的女孩,女孩用一根绳子随意将头发高高束起,发丝随着风儿随意飘动,女孩单薄的背影却给人一种坚毅的感觉。

  若灼看了看身旁追赶上来的十爷,将手中的缰绳紧了紧,大声叫道:“再快点!他们要追上我们了!”

  马儿好似能听懂若灼说话般,身体一跃,避开了地上的泥坑,随后好似不觉疲累般,又生生又快了几分。

---

  十爷气鼓鼓的下马:“喂!你赢了,说吧,要什么!”

  若灼看着好似孩童般的十爷,笑了笑,走上前去,从怀里好似变魔术般拿出酒囊,仰头灌了几口,在现代时若灼是一枚纯纯的“社畜”,每天熬夜加完班,便会喝上几口酒,解解乏,不知不觉就养成了小酌的习惯,若灼特别喜欢微醺的感觉,前几日若灼特意让身边的丫头宝珠,出府,去买了这京城顶好的蜜酒,少了酒的腥辣,多出几分甜爽。

  若灼随手摸出纸袋,丢给十爷,十爷看着女孩一系列动作有些发懵,又看了看纸袋中的蜜饯,有些哭笑不得,这个比自己还小几岁的女孩子,真真将他当成小孩子了。

  “酒?”一道声音从若灼身后响起,若灼被惊了一跳,转身,看到八爷牵着被若曦骑着的马儿站在她身后。

  不知怎得,若灼有些许心虚,毕竟她这个身体才十三岁,喝酒被发现有点尴尬起来。

  八爷将若曦扶下马,又走到若灼身旁,将酒囊从若灼手上夺下,凑鼻闻了闻:“蜜酒?”

  若灼有些无措地捏着衣服下摆,轻微点了点头。

  八爷见若灼这般模样,笑了笑,将手中的酒囊递到嘴边,仰头一饮,有些酒水顺着嘴角没入衣领。

  八爷看着有些呆愣的女孩,微微一笑:“好酒。”

  阳光撒下,微风拂面,空气中弥漫着泥土清新的味道和一丝清浅的酒香,八爷就这般平和且坚定地站在微风下,嘴角还带着温柔的笑意。好似画般美好,若灼却不知,在八爷眼中,女孩稍许稚嫩的面庞,高高束起的辫发,单薄却挺拔的身姿,也如同壁画般美好。

岷

第五章:徐风驭马

  刚到别院,若灼就被一匹红棕色的小马驹吸引了目光。

  小马驹嘶鸣着,好似要拼了命挣脱驯马师手中的缰绳。

  若灼老家是内蒙那边的,儿时祖父还在世时便经常带她骑马,而她人生中第一匹认主的马,与眼前这匹小马驹不论是外貌亦或者是个性皆一般无二。

  若灼下意识向马儿走去,却被八爷一把拉住:“若灼,这匹小马性子太烈,你若实在喜欢,等它被训好,再骑也不迟。”

  若灼回头望了眼八爷:“八爷,我想试试。”

  八爷看着若灼的眼睛,看着眸中的坚定,下意识松开了拉住若灼的手,顿...

  刚到别院,若灼就被一匹红棕色的小马驹吸引了目光。

  小马驹嘶鸣着,好似要拼了命挣脱驯马师手中的缰绳。

  若灼老家是内蒙那边的,儿时祖父还在世时便经常带她骑马,而她人生中第一匹认主的马,与眼前这匹小马驹不论是外貌亦或者是个性皆一般无二。

  若灼下意识向马儿走去,却被八爷一把拉住:“若灼,这匹小马性子太烈,你若实在喜欢,等它被训好,再骑也不迟。”

  若灼回头望了眼八爷:“八爷,我想试试。”

  八爷看着若灼的眼睛,看着眸中的坚定,下意识松开了拉住若灼的手,顿了顿:“小心。”

  若灼朝八爷微微笑了笑,点了点头,随后便大步朝小马驹走去。

  八爷屏退一旁牢牢牵住马的驯马师。

  若灼动作麻利地翻身上马,迅速将缰绳牢牢抓住,小马驹一声嘶鸣,剧烈摇晃起来,似要将若灼生生甩落。

  若灼将身体重心放低,身体也随着马驹的摇晃而晃动。

  半个时辰后马儿逐渐力竭,若灼拽了拽缰绳,马儿又猛烈地摇晃起来,又过了半个时辰,小马驹彻底安静下来,若灼拉动缰绳,小马驹垂头丧气地往前走了几步。

  若灼兴奋地跳下马,望向正担心地注视这边的八爷,十爷和若曦。

  朝他们笑着跑了过去:“你们怎的没骑马?”

  十爷没好气地说道:“我们要去骑马,到时候谁去帮你收尸。”

  一块干净的手帕递了过来,若灼抬眼望去,八爷微微笑道:“若灼,擦擦脸。”

  若灼这才感觉到脸上满是灰尘和汗水,举起衣袖,往脸上随便抹了两下,又想起来,八爷的手中还递着手帕,慌忙从八爷手中接过,又象征性的往脸上抹了抹。

  见三人都看着自己,八爷眼中还带着笑意,若灼赶紧道:“你们也快去骑马吧!别管我了!”

  三人见若灼没事,也纷纷放下心来,向马场走去。

  三人各自挑好马,若灼看到若曦的犹豫,想起若曦其实并不会骑马,眼睛一亮,她本就是想撮合八爷与若曦,电视里是十爷帮忙牵的马,一会儿让八爷教若曦骑马,两人的感情不就迅速升温了?

  想到这,若灼向他们那边快速跑去。

  “你还骑不骑了?”十爷望着若曦。

  “我…我不会骑马。”若曦有些局促。

  “哈哈哈哈哈哈,马尔泰将军的女儿竟然不会骑马!”十爷大笑到。

  若曦狠狠瞪了眼十爷:“不会骑马又怎样!”

  十爷看着若曦有些恼羞成怒的表情,缩了缩头:“那…那我帮你牵着咯。”

  就在这时,若灼突然打断:“十爷,听说你马术极好,可否赏脸我们赛一场,你若是赢了,我将蜜饯都给你。”

  八爷这时望了过来,看了看若灼,对若曦说道:“那若曦,你过来,我教你骑马。”

  若灼听到这话,颇为开心,抬头却看到八爷似笑非笑的目光:糟糕,不会被发现了吧。

  若灼对站在不远处的小马驹吹了个口哨,小马驹慢悠悠来到她身旁,若灼看了眼小马驹,翻身上马:“十爷到底比不比!”

  十爷一咬牙,也翻身上马:“怎得,我还能怕你个小女子不成?比就比!蜜饯准备好!”

  若灼爽朗一笑:“自然!”

岷

第四章:马车趣事

  几日后。

  若灼静静地看着正在逗蚂蚁的若曦,看着若曦的笑颜,想到多年后被世俗磨平棱角却依旧坚定的若曦。

  又想到那个温润如玉的八贤王最后的结局,若灼眼里尽是悲凉:也许我可以做些什么,让八爷能与他心爱的若曦甜美幸福,至于那些阴暗面,不该由似明月般的八爷承受。

  突然,在若灼眼前冒出张大脸,若灼着实被吓了一跳。

  与若曦一起给身前的十爷,与一旁站着的八爷行礼。

  “八哥,你看,你看!我就说这丫头神神秘秘的,那般的眼神,哪是十二三的小姑娘能做出来的!这般年纪...

  几日后。

  若灼静静地看着正在逗蚂蚁的若曦,看着若曦的笑颜,想到多年后被世俗磨平棱角却依旧坚定的若曦。

  又想到那个温润如玉的八贤王最后的结局,若灼眼里尽是悲凉:也许我可以做些什么,让八爷能与他心爱的若曦甜美幸福,至于那些阴暗面,不该由似明月般的八爷承受。

  突然,在若灼眼前冒出张大脸,若灼着实被吓了一跳。

  与若曦一起给身前的十爷,与一旁站着的八爷行礼。

  “八哥,你看,你看!我就说这丫头神神秘秘的,那般的眼神,哪是十二三的小姑娘能做出来的!这般年纪的女子,本就该与若曦般,活泼好动。”十爷说道。

  若灼实在忍不住白了十爷一眼,想了想,突然想逗逗这个草包老十,将手探入衣袖,从衣袖中拿出一个小纸包,将纸包展开,露出几块蜜饯。

  “十爷乖,不淘气哦,叫声姐姐,姐姐给你糖糖吃。”若灼玩味地看着十爷。

  十爷一脸不可置信,呆愣了许久:“马…马尔泰若灼,你…你!我比你大这么许多,况且…况且我可是皇子,你竟然…你竟然胆大包天要我叫姐姐!”

  若灼这才反应过来,这里不是现代,偷眼看了看站在一旁也是有些茫然的八爷,想找个土坑把自己埋了。

  若曦看状况不对,赶紧打圆场:“八爷,十爷,你们怎么在这里。”

  果然十爷一下就被转移了注意力:“我与八哥要骑马去,想来你们也无事,于是过来问问你们,去不去骑马。”说完后还幽怨地看了眼若灼:“谁知八哥府上还住了个女流氓!”

  若灼尴尬的挠了挠头,快速说:“那好那好,我们在这府上大门不出二门不迈都快发霉了,谢二位爷就我们于水火之中。”又看了眼若曦:“走吧若曦,去骑马!”说罢就拉着若曦往远处跑去。

  十爷笑到:“这马尔泰若灼倒也是个有意思的主。”

  八爷想着若灼刚刚那番话也笑着摇了摇头。

  ---

  马车上,因为四个人,马车显得有些拥挤,八爷与十爷坐在马车的一方,若曦与若灼坐在另一方。

  若曦好奇的拉开窗帘,往外面望去,先是皱眉,后是疑惑,最后是想明白后笑着摇了摇头。

  十爷好似的凑上前来:“若曦你在笑什么?”

  若曦看了眼十爷,故意摇了摇头,不告诉他。

  “诶呀!若曦!快说快说!”十爷着急的说道。

  若曦斜倪了眼十爷,伸出一双干净的手:“好处呢?”

  “你…你怎得如此市侩!”十爷叫到。

  “此言差矣,是我发现了有趣的事,十爷若想在我口中得知这有趣的事,不该给点报酬嘛,说书先生还收说书费呢!”若曦一本正经地说道。

  十爷看了看若曦,恨的直咬牙,却终是无奈地从衣服里摸出张银票,递到若曦手里:“喏,可以说了吧!”

  若曦则不屑地看了眼银票,扔了回去。

  十爷有些急了:“怎得!你还嫌少了不成!”

  若曦笑了笑:“这样吧十爷,我也不是什么贪图小便宜之人,就不要什么银票了,日后,你答应我个要求吧,当然我保证一定不会强人所难,况且您可是皇子,答应我个小丫头的请求,没什么难的吧!”

  十爷一咬牙:“好!爷就应了你!快说吧!”

  若曦笑着说:“你可不许反悔,我可是有两个证人的!”

  一旁一直闭眼的八爷这时睁开了眼,与若灼的视线下意识交汇,随后移开眼,笑着说:“记住了,可以说了。”

  若曦此时笑了下:“街上人虽很多,可马车行得很平稳,看见的路人都老远就让开了,但我们并没有表明贝勒爷坐在里面,我当时有点疑惑这是怎么回事,所以就皱了皱眉,后来又想,这样的马车,绝非一般人能坐的,这又是在天子脚下,市斗小民也是多有见识的,所以即使不知道究竟坐的什么人,可知道让道总没有错的。至于说笑了下,只是因为我想到自己成了狐狸而已。”

  “狐狸?”十爷满满的疑惑。

  这时两道声音同时响起,“狐假虎威。”

  “好哇,若曦,你竟然就这样从堂堂大清皇子这里骗来一个承诺!”十爷恨的牙痒痒。

  若曦则得意的扬了扬头。

  若灼下意识看向对面的八爷,八爷也看向若灼,两人这般彼此注视了许久,就在这时,马车停下,车夫在外面禀报:“八爷,到别院了。”

  若灼猛地反应过来,迅速低下头。

  对面的八爷望着女孩像个小鸵鸟似的动作,笑了笑,率先下车。

岷

第三章:饭桌风云

  回到若兰的庭院,便看到若兰,八爷,九爷和十爷已经坐在餐桌旁。

  若兰看着若曦和若灼有些嗔怨:“若曦,若灼身子刚好,你该早点将妹妹领回来的。”

  若曦有些悻悻,看着若曦的样子,若灼不禁莞尔,替若曦说道:“阿姐~别怪二姐了,都是灼儿贪玩,一直缠着二姐的。”

  若兰看着这对欢喜冤家无奈一笑。

  “若兰,别责怪她俩了。”八爷温润的声音响起,又说道:“来吧,你俩也别愣着了,吃饭吧。”

  若曦若灼向各位阿哥行礼后便入座,席间八爷时不时为若兰布菜,若灼有些感叹,若是...

  回到若兰的庭院,便看到若兰,八爷,九爷和十爷已经坐在餐桌旁。

  若兰看着若曦和若灼有些嗔怨:“若曦,若灼身子刚好,你该早点将妹妹领回来的。”

  若曦有些悻悻,看着若曦的样子,若灼不禁莞尔,替若曦说道:“阿姐~别怪二姐了,都是灼儿贪玩,一直缠着二姐的。”

  若兰看着这对欢喜冤家无奈一笑。

  “若兰,别责怪她俩了。”八爷温润的声音响起,又说道:“来吧,你俩也别愣着了,吃饭吧。”

  若曦若灼向各位阿哥行礼后便入座,席间八爷时不时为若兰布菜,若灼有些感叹,若是若兰当时未有心上人,以八爷待若兰的态度,他俩一定会婚姻和美。

  就在若灼胡思乱想之时,十爷筷子掉下的声音响起,若灼知道是十爷偷看若曦被发现,被若曦一瞪,惊吓之下,筷子才落下。

  若灼下意识将茶杯往若曦那一递,未出两秒,若曦被呛到咳嗽的声音响起,若曦拿起若灼递来的茶杯,猛灌一口,才顺过来。

  这时若灼突然反应过来,感受着一道目光向她这边射来,僵硬地微微抬头,就看到八爷充满探究的眼神。

  “若曦怎么搞的,怎么做事毛毛躁躁。”若兰关切地为若曦顺背。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十爷爽朗的笑声响起。

  大家不约而同地望向十爷。

  “十弟,若曦被呛到了,有什么可笑的?”八爷望向十爷,九爷则在一旁玩味地看着各位的一举一动。

  十爷见众人都看向他,微微脸红:“我…我只是觉得若曦呛到比我呛到好看。”

  若灼一个没忍住,噗嗤一笑,随后感觉众人目光又转向她,猛地低头扒饭。

  “若灼慢点,别也如若曦般…”若兰的话还未说完。

  “咳咳咳…”一阵咳嗽声响起,没错,若灼也不幸被呛到了。

  若兰急忙倒水,给若灼递去:“你说你们姐妹俩,真不愧是胞胎,一点也不让人省心。”

  若曦见到若灼刚刚的窘态不禁大笑起来。

  八爷,九爷和十爷也不禁笑起来。

  若灼这下闹了个大红脸,偷眼望向八爷,只见八爷满是笑意的眼睛,脸更红了,猛地站了起来:“阿姐,各位爷我吃好了,那个…那个我先出去了,这太热了!对!太热了!”

  若兰满眼无奈,就在若灼尴尬到,快用脚趾扣出三室一厅之时,八爷出声解围:“这屋内确实有些闷热,去外面凉快凉快也好。”

  若灼感激地看了眼八爷,微微一拜,便快步出屋,屋内这时又响起一阵笑声,若灼却已无心再管,满脑都是八爷那双含笑的眸子,将手微微搭在心口:为何会跳地这般快。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