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八纮稣浥

10.4万浏览    1539参与
蜜糖鱼头八味稣
  又是爱皇稣的一天,皇名从菜...

  又是爱皇稣的一天,皇名从菜单中剔除,不是不上只是时候没到

  又是爱皇稣的一天,皇名从菜单中剔除,不是不上只是时候没到

秋月白—Qlu
海境女子双人组合出道🥳🥳?...

海境女子双人组合出道🥳🥳🥳

海境女子双人组合出道🥳🥳🥳

秋月白—Qlu
爱工作的都市丽人一枚呀🥰🥰

爱工作的都市丽人一枚呀🥰🥰

爱工作的都市丽人一枚呀🥰🥰

来一个弹幕

  皇渊,你太痴迷了!

  ◐

  ——你就不愿意为我死吗?

  ——我愿意为你死,但你,要为我活!

  ◐

  ——这一切,值得吗?

  ——一生只为一场雨,雨中有你,有我,不负韶华。

  

  (他不直接说值不值得,因为在他心里,为自己心爱的人付出一切本就是应当的啊,就像吃饭睡觉那样自然)

  

  本来皇稣两个退场的时候,我只感觉到酸涩心碎💔,但看到千岁回去看铅老,铅老给他批衣时,我是真的忍不住了,哭成狗😭😭,年纪大了,看不得这种😭😭。

  皇渊,你太痴迷了!

  ◐

  ——你就不愿意为我死吗?

  ——我愿意为你死,但你,要为我活!

  ◐

  ——这一切,值得吗?

  ——一生只为一场雨,雨中有你,有我,不负韶华。

  

  (他不直接说值不值得,因为在他心里,为自己心爱的人付出一切本就是应当的啊,就像吃饭睡觉那样自然)

  

  本来皇稣两个退场的时候,我只感觉到酸涩心碎💔,但看到千岁回去看铅老,铅老给他批衣时,我是真的忍不住了,哭成狗😭😭,年纪大了,看不得这种😭😭。

不語書空

【梦虬孙中心】名锋

*半原剧向,相关人物部分私设多,cp看个人理解(不是主要)。

*梦虬孙和剑的故事,时间线止于梦虬孙出场之前。


梦虬孙喜好品剑。


早年流落江湖时,他在鳍鳞会认识了一些人,他们有不少是精通冶炼之术的波臣工匠,被地方的藩王召集起来专门为王室烧制用品:常见的有酒器、食器、炊具;也有供王孙们赏玩的瓷器、香炉、灯、镜等。负责兵器铸造的人数量虽然不少,但他们工作的地方位置隐蔽,有宝躯的侍卫负责看守,常人难以接近。


八纮稣浥之父是当时最杰出的兵器铸师之一,深得藩王赏识。家中独子体质特殊,难以习武,自其母丧后便常常带在身边,以免受人欺负。待独子年满十岁,铸师便也恳求藩王破例让儿子进入...

*半原剧向,相关人物部分私设多,cp看个人理解(不是主要)。

*梦虬孙和剑的故事,时间线止于梦虬孙出场之前。




梦虬孙喜好品剑。


早年流落江湖时,他在鳍鳞会认识了一些人,他们有不少是精通冶炼之术的波臣工匠,被地方的藩王召集起来专门为王室烧制用品:常见的有酒器、食器、炊具;也有供王孙们赏玩的瓷器、香炉、灯、镜等。负责兵器铸造的人数量虽然不少,但他们工作的地方位置隐蔽,有宝躯的侍卫负责看守,常人难以接近。


八纮稣浥之父是当时最杰出的兵器铸师之一,深得藩王赏识。家中独子体质特殊,难以习武,自其母丧后便常常带在身边,以免受人欺负。待独子年满十岁,铸师便也恳求藩王破例让儿子进入兵窑,不过要比一般的学徒多看少做,饷银更加微薄而已。


梦虬孙是八纮稣浥一次随父外出时遇到的乞丐。因为护着半块干饼死不撒手而被一群家境殷实的跋扈子弟围殴。自从稣浥的父亲救下这满脸脏污、浑身是伤的流浪儿后,他就成为了八纮稣浥很长一段时间的同伴。那一年,八纮稣浥十二岁,梦虬孙约莫八岁。


如何挑选趁手的兵器?如何区别精铁与粗铁?如何分辨好剑与劣剑?


对于梦虬孙总也问不完的问题,八纮稣浥向来耐性十足,不吝解答,也从不藏私。身为工匠之子,一个肢体完整却也不掩缺陷的人子,八纮稣浥幼时就明白这一事实意味着什么。他一直以来的安然若素,是不让周围人轻视,是不让父亲担心,是不让躯体的羸弱掩盖他心性的刚硬。他知自己绝非生就了一副习惯吞忍的性格。


十四岁时,他代替父亲前往王府贺寿,自那之后,他的心事更多了些深沉,心底盘算也变得更为复杂。但有一点他始终坚信:他所想的并不只是为了自己,他的骄傲不只在于将父亲精湛的铸术看在眼里、记在心底、再付诸笔墨。他觉察得出父亲的体力精力都开始不如以往,而过去饿坏了肚子,养臭了脾气的梦虬孙也不再是那个深更半夜溜进伙房,被抓包后把残羹剩菜都洗劫一空的小饿死鬼。他收敛了胃口,个头反倒蹿得急,大把精力不必耗费在觅食上,便在其他方面分外活跃——他每日四处走跳,有空便寻人切磋,再有就是仗着结实又敏捷的胳膊和腿,一次又一次顺利躲过侍卫的巡视,在锻造兵器的窑炉边敛声屏气,等候八纮稣浥与学徒们前来上工。


其实,梦虬孙于冶铸一途无甚兴趣,也不比修习武学那般容易开窍,他三番两次私自跑去兵窑却非是来找八纮稣浥说话。理由他本不欲讲,不防被八纮稣浥套出话,听上去颇有些孩子气。


——他说,自己喜欢听匠师们捶打铁片时叮叮当当的锐响,喜欢听淬火时窑炉中轰隆翻滚的热浪,喜欢听铁水灌入模具,听成型的铁块甫遇冷水,表面发出“滋滋”沸腾的爆破声。


他形容那些声音,就像一首有条不紊的乐曲,伴着炽热的气味和温度,让人不知不觉就痴痴入神,百听不厌。


在八纮稣浥十六岁那年,发生了三件大事。


其一是他的父亲积劳成疾,在这一年年初病逝了。藩王派人送来吊唁的挽金,八纮稣浥辞拒不受。过了一月,藩王口称奉王上之命,派兵搬空了武库内所有积放的良兵利器,甚至模具、待用的铸材也让沙骑一并运走。大批波臣工匠或被遣回原籍,或被派往别的藩地,余下留在原地的人,守着窑炉土坯,不肯让宝躯的兵士再近前一步。


有很多个夜晚是铸师们聚在一起过的。他们大多数尚在壮年,有一双皮肤黝黑、粗糙有力的手。这一双双手捡回炉边随处可见的铸坏的铁,拾起残品、次品的刀、枪和剑,围坐在熄灭后依然隐隐散发出余温的炉外,放在膝头,抱在怀中。起初像是一小撮的窃窃私语,渐渐地,就连年高德劭的也加入其中,一大把唱不成曲调的嗓子,夹杂着稀稀落落的“叮当”“锵啷”“砰砰““梆梆”的金属声,竟奏成了一首字句囫囵、音声却十分清晰的歌。


八纮稣浥推开灵堂的门,身上齐衰单薄,嘴唇与面色一样惨淡,除了一头乌黑的以粗麻束起的长发,在梦虬孙茶晶色的瞳仁里映不出其他颜色。


“你还没吃晚饭。”梦虬孙说着,从怀里掏出两个栗米饼,还是温热的,都递给他。


“我不饿。”八纮稣浥没接,他半点食欲也无,尽管胃里已有一阵饥饿的闷痛,“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梦虬孙把饼塞进他手里,五指牢牢抓住他冰凉的手掌:“你都听到了,他们唱的那是啥?”


“《弹铗》。”


“没听过,为啥唱这个?”


“因为做不了想做之事,”八纮稣浥袖中的手指攥紧,语气也多几分切齿的恨意,“有人夺走了他们原本拥有的权利。”


梦虬孙脱口接道:“是指挥那群穿甲的兵,自己却缩在轿子里不出来的人对吧。宝躯?鲛人?哼,管他是谁,咱们都要夺回来!不,只是这些还不够,咱们之后还要加倍讨回!”


八纮稣浥不言,一双眼却多出些神采,似看到了远处的光。


歌声犹未歇,他的丧期也远远未满,现在的他又岂能用一个“是”或“不”字来肯定抑或反驳?


梦虬孙不知他沉默背后的思量,依旧自顾自地说道:“放心,等我武功更好,一定帮你打败他们。到那时候,我想要一口像伯父铸造过的那样的宝剑。”


“好。”八纮稣浥说。



到了这一年岁末,从王城那边传来消息,说是丞相大人奉王上旨意,向民间寻找有着上古四龙血脉的堂弟。旨意中说他虽为鲛人、宝躯混血所生,却对海境意义非凡,乃天佑鳞族之吉兆,当封为“龙子”,享真龙所属之荣耀。


鳍鳞会自然也听到了这则传闻。梦虬孙在这一年中外出造访高人,回来后的几个月便一直在一处坎地勤加练武,旦夕不辍。


八纮稣浥来寻他时,梦虬孙正用砺石打磨他的剑。这口剑因为多次与硬物相击,剑锋一线尽是细小的缺口,裂纹虽然不显,剑身却已轻薄了一层。任凭他再如何细心打磨,也将承受不住日复一日的耗损。


“我该走了。”梦虬孙停下动作,站起身。


他比八纮稣浥矮了半头,周身却散发出一股蓬勃的武者气质。都说习武能可淬炼筋骨,潜移默化中改变一个人的精气神。也不过大半年时间,眼前的梦虬孙就已褪去年初时那股烂漫的稚气,个子又高了些,眼神也沉敛许多。


八纮稣浥把一个布包递给他,梦虬孙待要接过,八纮稣浥的手腕一凝,却是用力将布包攥住了,手背上透出细长的青筋。


“八爪的,你?!”梦虬孙不解。


八纮稣浥看着他,直视者他:“还记得你问过我的问题吗?”


“什么问题?”


“你问我,什么样的剑才算好剑,宝剑,甚至绝世之剑?”


“当然。用最上等或是最稀有的材料,以最棘手最苛刻的工艺锻造,配以上乘的心法与武功,可削金断玉、削铁如泥的剑。”


闻言,八纮稣浥忽地笑了,梦虬孙很少见他展颜,只觉出他笑声中的轻嗤。


“不对,”他缓缓摇头,“欠缺两个条件,再好的剑也不过是块材料而已。”


“那你告诉我。”梦虬孙不忿。


八纮稣浥深深看了他一眼,开口:“第一,剑为扬名天下者所有,其名在,剑亦彰。”


“第二,剑不轻易出锋。一旦出锋,必一击致命,一招索魂,一剑封喉。”


“而你,从没杀过人,你的武功也不配让你的剑出鞘。”八纮稣浥说罢,猛地将那长条形的布包掷出。梦虬孙陡地接住,打开来,只见一根乌中带蓝的铁棍,表面纹路虬结,如荆棘,又似乱流。


“这不是棍?”他掂了掂棍的重量,比寻常的铁棍略轻,七寸处有一凸起的环隙,形似剑鞘与剑柄相接处。


“这是剑,你要的宝剑。”八纮稣浥淡淡地道,“我答应过的事情,便会做到。”


“现在,你可以离开了。恕八纮稣浥,不送。”


梦虬孙不动,眼睁睁看着对方的身影远去。回过神时,手里的棍已有了些温度。他将它包好负在身上。布是粗麻布,和八爪的孝服是同样的材质,但方才他注意到,那孝服之下已不再是一身素服,如果他没看错,那是一袭紫衫,只有三脉贵族才会穿的锦衣华服。



梦虬孙见到了鳞族丞相。


丞相的眼线散步于海境各处,早在梦虬孙离开鳍鳞会,尚未到达皇城之前,他的行踪和一举一动便尽在掌握之中,若梦虬孙不来,丞相的人便会行动,若梦虬孙来,丞相便会在浪辰台亲迎,接见这位在民间失散已久,族中却议论多年的血亲。


丞相名叫欲星移,出身公子苏所在的鲛人一脉,长他十余岁,宽袍大袖刺绣繁复,相貌清俊端庄,手持碧色如意。周身尽显尊贵之余,一双凤目光华流转,狡黠中有些不见底的幽深。


梦虬孙下意识后退一步。


此人表露出的亲近并非真正的亲近,哪怕他安排的住所、饮食是梦虬孙前十二年从未体验过、也无法想象出的一切。


夜里做梦,梦虬孙下意识地踢开那床轻柔若无物的被褥,抱着他的铁棍,麻布的粗糙磨蹭着他的下颌,挠痒似的挠得他安心。


他在北冥氏的王宫里懵懵懂懂,那些立在架上、案前,阶下,大小形状不一的瓶瓶罐罐有些是他在窑炉见过的样式,有些则不曾。宫中侍卫所佩的刀兵,也有不少是他眼熟的。但在受封龙子之前,他未曾见过有人佩剑。不论王孙公子还是宫中侍婢,人人皆是香囊玉佩挂于腰间,行走间发出响动,无外乎娇贵的金玉铮瑽声,听多了腻烦。


梦虬孙想念匠师们用锤敲打铁器的叮当声。


当他情不自禁地挥舞起铁棍,一只两只三只釉瓶也终于发出铁器敲打的震荡,只是不长,它们碎开时是一摊狰狞,张牙舞爪的瓷片把梦虬孙的手心割伤,让他握不住棍。欲星移看见那条血口时皱了眉,随即恢复如常,好像瞬间的厌恶也只是梦虬孙的错觉一样。


丞相吩咐一名太医令小官:“砚寒清,你替他包扎。”


小官低眉顺目,得了令,便迅速履行职责。他用清凉的药膏敷满绷带,朝梦虬孙吹出一声清凉的叹息:“怎么弄成这样啊,龙子。”


砚寒清的手手指修长,指下有不明显的茧,看不出是怎样形成。梦虬孙出神去想,这名小官已收拾好好医箱准备离开。梦虬孙顺势抓住他的手,问题几乎挠破他的喉咙:你练过剑吗?这难道就是剑茧?


可他没问。


他不相信这名恭顺的小官不会把他今日之举呈报给教授他礼仪的礼官。相比起直呼“梦虬孙”这个名字,宫里上下更愿意称呼他那个随时能够提醒他现在以及往后处境的称号。


龙子,龙子,困于笼中的祥瑞之子。


然而到真正受封那日,梦虬孙却意外地看到了一口剑,在偌大的王宫之中,一口真正的好剑,却也另作他用的宝剑。


宝剑名唤沧海珍珑,由欲星移手中的如意所化而成。朝官们皆知那是丞相的佩剑,海境相权的象征,锁在华丽的剑鞘之中,出鞘时光华粲然。欲星移双手捧上宝剑登上丹阶,站在鳞王身侧,为典礼作最后的祈福。


那也是梦虬孙头一回知晓欲星移用剑。


只可惜,在后来的许多年月里,他再未能目睹这把剑在欲星移手中出鞘。据说,欲星移剑术在海境首屈一指,却极少有人见过欲星移用剑,便是鳞王北冥封宇、欲星移的结义兄弟蜃虹蜺,三人年轻时比试武艺,也不见欲星移持剑来攻。于他而言,剑是权力与权利,梦虬孙的棍也几近成为龙子行走人间的一张凭证。直到出海境,游中原,这棍才算有了属于它的名字——因剑锋出鞘时宛如洞庭湖水在月色笼罩下一抹皎洁的深蓝,故而得名“洞庭轁光”。


梦虬孙怀抱洞庭轁光卧在船舱,三更之时,泊岸的船被微涨的湖水拍击着,将梦拍醒,让醒来的人忍不住和着潮水起落,弹剑而歌。


“长铗归来乎!食无鱼。”


“长铗归来乎!出无车。”


“长铗归来乎!无以为家。”


梦虬孙在中原的书册里找着了《弹铗歌》的典故,这与八爪的昔日所说有所出入,斯情斯景却也冥冥之中有所类通,只不过自己当初年少,未能细思分明。


他蓦地想起鳍鳞会,义愤之下面对八纮稣浥作出的一番承诺。


他会为波臣工匠们拿回本属于他们的权利,讨回他们失去的公道……吗?


宝剑既已出鞘,必许来日功成,使其臻于名锋。


fin.

我不会写文

【皇稣】认错鱼头了

   真的是皇稣,一场美丽的误会。 

  

  

  

  

  

  “我喜欢你。”

  

  “你对我的了解有多少?”

  

  “大部分情况都知道。”

  

  “那你应该知道,我喜欢北冥封宇。”

  

  话音甫落,北冥皇渊手里的方糖坠进了咖啡里,八纮稣浥以为这是他手滑的原因,毕竟这是他加的第四块糖,直到他看见皇渊喝下去的动作没什么犹豫,表情也没什么变化,让章鱼大吃一惊。极度嗜苦和极度嗜甜都是让人难以理解的类型,上一次这么难理解的还是爱喝苦茶的梦虬孙。

  

  北冥皇渊喝了口咖啡冷静一下,然而微微颤抖的手暴露了他内心的崩溃,想铅老在家看了那么多豪门爱情......

   真的是皇稣,一场美丽的误会。 

  

  

  

  

  

  “我喜欢你。”

  

  “你对我的了解有多少?”

  

  “大部分情况都知道。”

  

  “那你应该知道,我喜欢北冥封宇。”

  

  话音甫落,北冥皇渊手里的方糖坠进了咖啡里,八纮稣浥以为这是他手滑的原因,毕竟这是他加的第四块糖,直到他看见皇渊喝下去的动作没什么犹豫,表情也没什么变化,让章鱼大吃一惊。极度嗜苦和极度嗜甜都是让人难以理解的类型,上一次这么难理解的还是爱喝苦茶的梦虬孙。

  

  北冥皇渊喝了口咖啡冷静一下,然而微微颤抖的手暴露了他内心的崩溃,想铅老在家看了那么多豪门爱情狗血连续剧,他都一笑置之,没想到艺术取材于现实。豪门,他,北冥皇渊,钻石王老五;爱情,他爱上了一个男人;狗血,这个男人喜欢的是他哥哥。皇渊内心的防线有一点稍微被击溃,他能接受追了八纮稣浥这么久不成是因为他心里有人,但他没成想这个人,这个人是他亲生哥哥,北冥封宇。稍微了解一点老鲲家的爱恨情仇都知道北冥家剩下的两兄弟互相看不顺眼,起源还是流君与北冥封宇一同出差,路上车祸只回来一个,皇渊伤心之余不得不怀疑这个大哥,北冥封宇没办法,他说:“你要这么想,我也没办法。”

  

  ……也不能怪他毕竟北冥封宇性格就是这样的性格,虽总裁但摆。话说回来,八纮稣浥这种上进型的工作狂怎么会喜欢北冥封宇这种——难道这就是他们,他们常说的互补?北冥皇渊蔫了,浇水都起不来的那种。

  

  八纮稣浥握着咖啡杯,指腹摩挲杯壁,觉着对面的人失落的神情有点眼熟,就有点,嗯,像他大哥,别误会,是以前的大哥。再见之时北冥封宇与他是竞争对手的关系,断不能在谈判的时候露出这种神情,这个呢,是他年少时的动心。章鱼爱上了鱼头,在一个阴沉的下雨天,带着善意的一把雨伞遮到他的头顶上,稣浥侧目看去,是覆着鲲鳞的脑袋,把他吓得退后两步,那人赶紧拉住他,他又得见藏在袖子下的手也覆着坚硬的鲲鳞,硌得他皮肤疼。鱼头拘谨地收回手,问他无恙否?八纮稣浥想,声音挺好听的,但在深山老林里,凭空出现一个长得像山妖一样的人,论谁都会害怕。彼时他还不知道北冥家的特征,是后来在报纸上看见同为鱼头的总裁,才顿悟。鱼头见他绷紧了身体,把伞递过去匆匆跑了。八纮稣浥不解,他跑什么?该跑的是他吧。但是没法,他得还伞,你说万一,万一哈,这把伞是媒介,他拿了,从此以后被山妖缠上,那就不得了了,小说里都是这么写的。于是山里诡异的一幕出现,清秀的少年抓着伞猛追鱼头,一路追到了山间小屋里,出来个慈眉善目的老人,把他迎进去,一开始他以为山妖变了形态,直到他坐在屋子里烤火的时候,看见鱼头怯怯地藏在墙壁后面偷看他。

  

  ——太阔爱咯。

  

  八纮稣浥来此也非偶然,他是来取材的。一群学生结伴前来,山顶空气清新,沁人心脾,八纮稣浥听见流水声,顺着山坡往下走,底下的林间郁郁葱葱,浓荫蔽天,飘着淡淡的雾,越往里,越看不清周围环境,还是不往里走了,他想折返,在无数次兜转到原地之后他悲催发现,迷路了。迷路了,指南针也不好使,快速而无规律地乱晃着,在这时还下起了雨,高大的树盖会为他形成天然的遮蔽,然而雨越来越大,没有停的趋势,铺天盖地的水滴冲击下来,把他砸得七荤八素。就是在这时,一把伞足以让他感动。说不出来是什么感觉,真正的动心还是他们俩对坐烤火,无声地观察着对方,老人端着热腾腾的汤过来,气氛才缓和了一点。

  

  少年人总是有纯粹的心性,在稣浥发现他无害之后,主动挨过去问他:“你叫什么名字?”

  

  鱼头愣了一瞬,没有说话。稣浥主动释出善意:“我叫八纮稣浥。”

  

  他张了张双唇,学着念:“八纮,稣浥?”

  

  “八纮,稣浥。”他又重复了一遍,用带着湿润水气的指腹在木质地板上一笔一划地写。“是这四个字。”

  

  坚硬的鳞片把地板划出深色的痕迹,他也写下了这四个字。

  

  八纮稣浥又问他:“那你呢?”

  

  说出一个名字似乎需要用他很多气力,鱼头啜喏交代了一句:“铅老叫我小少爷。”

  

  哦,他叫铅老,他叫小少爷。

  

  过云雨来的快去的也快,八纮稣浥背上行囊,他得赶紧在天色暗下来之前找到自己的同伴。他与他道别,鱼头不舍地拉住了他的手,轻轻托起来,在掌心里放了一个小金鱼挂坠,八纮稣浥深深看了他一眼,在一层层鳞片之下,包裹着一双清澈的眼睛,足以让他窥视柔软的内心。他带着礼物走了。

  

  回忆到前不久与鱼头重逢的场景,举手投足皆有领导人的风度,是八纮稣浥乐见的模样。

  

  北冥皇渊见到他陷入回忆里浮现那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有点按耐不住了。

  

  不是,是他先来的吧,就在,就在他还是鱼头的时候,两个人就见过。彼时北冥皇渊站在院里,看着那个少年人来来回回地走,就是找不到出路,他太久没见过同龄人了,于是好奇地目不转睛看着他,直到天劈头盖脸下了场雨,他才急忙钻回屋子里去,站了会反应了片刻他又抓着伞跑出去了。

  

  北冥皇渊想,他这副模样有点吓人,至少没见过鲲帝的人都会觉得可怖,对上少年人惊讶的双眼,他做不出什么澄清,辨认自己无害的动作,只好把伞往他手里一塞,跑了。

  

  让他没想到的是,少年人冲开雨幕追过来了。

  

  八纮稣浥说,你别怕。

  

  北冥皇渊说,你别怕。

  

  咱俩到底谁怕谁。

  

  说不准,最后还是因为淋了雨,被铅老赶着去烤火。他们观察着对方,六臂金肢让人一眼就辨认出物种,皇渊无端思考,那剩下两条呢。少年人吸溜吸溜把汤喝完了,沉寂了片刻挪到他身旁。

  

  “你叫什么名字?”

  

  “……”

  

  “我叫八纮稣浥。”

  

  ……

  

  雨停了,八纮稣浥离开了,他望着他的背影,才想起来,哦,剩下两条在这里。

  

  他没有告诉他的名字,他叫北冥皇渊,因提前到来的鲲鳞覆体让父亲厌恶,皇渊想,那个遥远生疏的父亲会承认他姓北冥吗?于是话到嘴边,又说不出口。

  

  他拧身回去看,留在地上的水痕早已风干,什么痕迹也没留下,只有刻在木板上的字提醒着他,八纮稣浥曾经来过。

  

  愁,愁得皇渊把整杯咖啡都喝进去了,一开始只是装模作样点一杯,喝了一口之后被苦到了,他苦巴巴加糖,整个一个愁眉苦脸的俊脸,不能啊,他到底看上北冥封宇什么啊,论相貌,北冥封宇现在是个鱼头,自然不如他,论智商,他只听欲星移的话,也没他聪明,关键是北冥封宇还离异过,单身寡夫带四娃,还有一个是给别人养的,哪哪都不如他,怎么就看上他了呢,皇渊想不通。八纮稣浥起身道别,就推开咖啡店的玻璃门走了。

  

  北冥皇渊回到家,铅老迎上来问,他不说,他只说:“我要吃八味酥素心软玉粉翠……”

  

  最早知道八纮稣浥喜欢北冥封宇的是欲星移,没有什么能瞒过智者的眼睛,就算是八纮稣浥淡淡又有些冷漠的态度,也让他品味出一点不一样的情感。欲星移想,北冥封宇第二春要来咯,诶,他是不是不喜欢男的来着。

  

  对此北冥封宇的看法是:啊?他喜欢我,我怎么不知道?

  

  “你要知道也是奇了。”欲星移说。事实上大家都难看出来八纮稣浥心里在想什么,说最了解他的还是曾经的同班同学欲星移。

  

  “你怎么想?”欲星移问。

  

  “你知道我不喜欢男的……。”

  

  嗯嗯那确实。北冥封宇还惦念着贝璇玑。

  

  “那要这事之后他追你呢?”

  

  啊这个。北冥封宇开始为难。

  

  欲星移围着他啧啧称奇。鱼头也有人看得上啊,鳍鳞会总裁真是个奇人。

  

  “皇渊喜欢他吧?”北冥封宇话锋一转。

  

  “这你怎么就看出来了?”

  

  “……上次开会的时候他摸鱼在笔记本上写写画画我瞄到的。”

  

  “……哦。”

  

  “哦?”欲星移反应过来。“所以是,他爱他,他爱她,他又爱上他的那个他?”

  

  北冥封宇说不对,是他爱他,他爱他,他又爱上他的那个她。

  

  欲星移说你们豪门关系真乱。

  

  “呃……我觉得,为什么不撮合他们俩呢是吧?”北冥封宇这样想,万一八纮稣浥真的追他,那尴尬的就是他,不如让皇渊追八纮稣浥,把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里,那尴尬的就是对方。

  

  欲星移说,你小子。

  

  可行。

  

  北冥皇渊就不是很开心,他说凭什么连爱情都是你让给我的,北冥封宇你xx

  

  北冥封宇说你要不要?

  

  北冥皇渊说要。

  

  此时的八纮稣浥正在安排行程,梦虬孙坐在沙发里吃薯片,他看了看八纮稣浥认真工作的侧脸,慢慢坐直,他说:“我想不通你怎么想的?”

  

  “什么怎么想的?”

  

  “虽然北冥封宇人很好,但他现在鲲鳞覆体,还比你大近十岁,你为什么会喜欢他啊?”梦虬孙比划比划。

  

  八纮稣浥不说话。

  

  梦虬孙又慢慢躺回去。“不过他三十岁前还是挺好看的,等他六十岁鲲鳞覆体过了之后……”

  

  “什么三十岁?”八纮稣浥眉头一皱。

  

  “你不知道吗?鲲帝这个种族一到三十岁就会变成鱼头,就是鲲鳞覆体。”

  

  “……那他以前不长这样啊?”八纮稣浥隐隐觉得不对。

  

  “不长这样啊,你看。”梦虬孙打开百度翻出他照片递过去。

  

  好像,好像哪里不对,时间线对不上,北冥封宇今年四十一,十六年前还不是鱼头呢,那八纮稣浥之前遇见的也不是他,这——这——但鲲帝一脉本就稀缺,总不能再跳出另一个鱼头。

  

  “北冥皇渊不也三十六吗?他怎么没有那个鲲鳞覆体。”

  

  “哦,这是北冥家的秘密啦,北冥皇渊周岁就开始鲲鳞覆体了,他的夭寿老北觉得太提前,还把他藏了一段时间。”

  

  “藏在山里?”

  

  “你怎么知道。”

  

  对啊,我怎么知道。八纮稣浥想。因为我他妈好像认错鱼头了我操。

  

  八纮稣浥深吸一口气,强行冷静下来,事情还有转圜的余地:“既然是北冥家的秘密,你怎么知道?”

  

  “呃……我在北冥公司打过工。”

  

  “竞争对手派来的?”

  

  “不是啊早辞了!”

  

  行吧,好像真的,认错了。

  

  就是啊,谁知道呢。八纮稣浥写字的笔尖一顿,后背慢慢渗出汗来。认错了就认错了吧,他还和北冥皇渊说喜欢的是他哥,啊,嗯,一句话,堵死自己的路。

  

  就很丢人,很丢人,他不能和皇渊说,啊,我认错人了,我们重新开始吧,显得他很蠢。

  

  八纮稣浥决定保守这个秘密,不如等两个月后说北冥皇渊人好他回心转意,爱上了这个,别的鱼头是吧,这个还好谅解一点,反正——。他转头看了一眼美滋滋叼吸管的鲲帝。

  

  北冥皇渊,好骗。

  

  

病来勺舀药

皇稣OOC日常生活片段

上坟


这座坟在这已快三年了,每年这个时候他都会来扫扫墓,说说话。有时候八纮稣浥觉得很荒谬,明明当初是他亲手将匕首刺进北冥皇渊胸膛的,而现在他却觉得难过,愧疚得每年都要来看一看。

有什么可看的呢,一座坟而已全是灰土累成的土包而已,不会笑不会说话,更不会拉着他絮絮叨叨。

一张张的冥币烧过去,外带一盘八味酥,让他在那边吃好,玩好。


“稣浥!为什么要烧了那盘八味酥!”猛然的怪喊让稣浥蹙眉揉了揉耳朵。北冥皇渊趴在他身后可怜兮兮地看着那盘八味酥,“稣浥。”八纮稣浥无奈叹口气捻起一小块送到他嘴边,北冥皇渊一口吞了,捧着下巴眼里闪闪发光,“好吃!”

瞧着他的模样八纮稣浥由心地笑了起来,这样也......

上坟


这座坟在这已快三年了,每年这个时候他都会来扫扫墓,说说话。有时候八纮稣浥觉得很荒谬,明明当初是他亲手将匕首刺进北冥皇渊胸膛的,而现在他却觉得难过,愧疚得每年都要来看一看。

有什么可看的呢,一座坟而已全是灰土累成的土包而已,不会笑不会说话,更不会拉着他絮絮叨叨。

一张张的冥币烧过去,外带一盘八味酥,让他在那边吃好,玩好。


“稣浥!为什么要烧了那盘八味酥!”猛然的怪喊让稣浥蹙眉揉了揉耳朵。北冥皇渊趴在他身后可怜兮兮地看着那盘八味酥,“稣浥。”八纮稣浥无奈叹口气捻起一小块送到他嘴边,北冥皇渊一口吞了,捧着下巴眼里闪闪发光,“好吃!”

瞧着他的模样八纮稣浥由心地笑了起来,这样也挺好的。


他杀了北冥皇渊的时候他用秘术将他的魂拘在身边以血喂养,这个世界上只有他能看见,摸到北冥皇渊,而皇渊只能依赖他离不开他。


“稣浥,你每年都来给一座无名空坟扫墓,这里面的人对你很重要吗?”

稣浥低头烧着黄纸,火光照红了脸颊,他柔和的笑笑,“重要。”

皇渊有些不甘,还有谁比他重要,他趴到稣浥的背上亲亲他的耳朵,“稣浥,我是不是最重要的。”

稣浥偏头看他凑了上去,低喃的话语消融在相接的唇之间。


拘魂之术,以血养魂;人死魂散,魂亡人灭。

皇渊,就让我们这辈子好好相守,毕竟下辈子有无未知。


一只飞碟UFO✓

祝宗宗生日快乐ww这次画了两个坑里很喜欢的章鱼系角色的(非CP向)同框联动。


前段时间在重温銧,忽然惊觉自己在两个坑里喜欢的角色都有章鱼属性,于是就产生了把他们放到一起的想法,虽然两个角色差别巨大甚至根本不在一个次元(?)但总之还是在这几天画完了,姑且作为给宗宗的生贺_(:з」∠)_

祝宗宗生日快乐ww这次画了两个坑里很喜欢的章鱼系角色的(非CP向)同框联动。


前段时间在重温銧,忽然惊觉自己在两个坑里喜欢的角色都有章鱼属性,于是就产生了把他们放到一起的想法,虽然两个角色差别巨大甚至根本不在一个次元(?)但总之还是在这几天画完了,姑且作为给宗宗的生贺_(:з」∠)_

病来勺舀药

记皇稣OOC生活片段

分手快乐


北冥皇渊决定和八纮稣浥分手,说干就干北冥皇渊一口气从一头爬到18楼,累得有些站不稳,敲开办公室的门北冥皇渊边喘边说:“稣浥,我们……呼……分手……吧。”

八纮稣浥头都没抬继续办公,“好,今天记得把你的东西搬走,有些占地方。”

北冥皇渊抓过对方的马克杯喝了一大口,感觉活了过来忙不迭的点头应好。


今天他和八纮稣浥分手了,北冥皇渊开心的蹦起来,终于不用再禁糖,禁火锅了!终于不用在早起上班,爬那该死的18层楼!滚蛋吧该死的键盘搓衣板!

点开电梯,终于能坐电梯上下楼了,离开办公大楼,北冥皇渊直奔奶茶蛋糕店。

“老板,今个我要吃个够,每样甜点来一份!”


终于分手了,八纮......

分手快乐


北冥皇渊决定和八纮稣浥分手,说干就干北冥皇渊一口气从一头爬到18楼,累得有些站不稳,敲开办公室的门北冥皇渊边喘边说:“稣浥,我们……呼……分手……吧。”

八纮稣浥头都没抬继续办公,“好,今天记得把你的东西搬走,有些占地方。”

北冥皇渊抓过对方的马克杯喝了一大口,感觉活了过来忙不迭的点头应好。


今天他和八纮稣浥分手了,北冥皇渊开心的蹦起来,终于不用再禁糖,禁火锅了!终于不用在早起上班,爬那该死的18层楼!滚蛋吧该死的键盘搓衣板!

点开电梯,终于能坐电梯上下楼了,离开办公大楼,北冥皇渊直奔奶茶蛋糕店。

“老板,今个我要吃个够,每样甜点来一份!”


终于分手了,八纮稣浥叹口气揉了揉眼角揉了揉腰,该死的北冥皇渊滚蛋吧,终于不用白天监督,晚上陪睡了,他要马上下班睡他个昏天地暗!


分手第三天北冥皇渊很快乐,吃遍海境大小甜点,火锅店。八纮稣浥睡得很舒坦。


分手半个月北冥皇渊有些无所事事,但还是敞开了肚皮吃。八纮稣浥的996日常作息终于正常了。


分手第四十五天,北冥皇渊看着多出来的三十斤体重捏了捏质感绵密的肚皮。八纮稣浥终于涨了两斤肉。


分手两个月,北冥皇渊买了搓衣板。八纮稣浥开会开小差。


北冥皇渊拖着搓衣板有些不好意坐电梯,悄悄咪咪的走了楼梯,以前五分钟的楼梯这次活生生走了15分钟。靠着独立办公室大门北冥皇渊想就此躺下,内里的人听到动静悄悄凑耳朵在门板上。听到外面呼吸匀称了木着脸猛的拉开大门。

皇渊吓一跳接着动作迅速拉过搓衣板乖乖跪好,“稣浥,我错了,我们和好吧。”说着拉拉对方的衣角。

稣浥垂眸看他,“还敢不敢?”

“不敢了。”

“听不听我的?”

“一切都听你的。”

“‘五禁,十不许’,遵不遵守。”

“遵守。”

“很好。”说着掏出一张纸递了过去,“签字画押。”

北冥皇渊苦着脸一笔一划写着自己的名字,再见火锅,再见甜点,再见一切有糖的零嘴!


八纮稣浥收起纸,嘴角扬起一抹笑意,“现在去上班。”

“哦。稣浥……”皇渊眼神瞟了瞟他,稣浥看着他有些娇羞的模样轻笑一声,弯腰在他唇上轻轻一碰,“好好工作。”

“是!稣浥!”满血复活的人抱着搓衣板风风火火回到公司,惹得一群人八卦之火熊熊燃烧。



一缕烟和一捧灰

北冥皇渊的生活随笔(十五)

改写自清少纳言《枕草子·卷三·秘密去访问》

————————————

很久以前偷偷去找稣浥的时候,夏天是特别有情趣。非常短的夜间,真是一下子天就亮了,一点都来不及睡。压低了声音互相说笑着,这时候在屋子的前面,听见有哗啦啦的水声,觉得两个人的事是明白的给看了去了,往往被吓得不轻。


在冬天很冷的夜里,同了稣浥很深的埋在被窝里,卧着听变得沉闷的水声。打更的人起初是稍微压着声音的,所以声音闷着,像是离得很远的样子,到了第二次三次,便似乎近起来了,这也是很有意思的。

改写自清少纳言《枕草子·卷三·秘密去访问》

————————————

很久以前偷偷去找稣浥的时候,夏天是特别有情趣。非常短的夜间,真是一下子天就亮了,一点都来不及睡。压低了声音互相说笑着,这时候在屋子的前面,听见有哗啦啦的水声,觉得两个人的事是明白的给看了去了,往往被吓得不轻。


在冬天很冷的夜里,同了稣浥很深的埋在被窝里,卧着听变得沉闷的水声。打更的人起初是稍微压着声音的,所以声音闷着,像是离得很远的样子,到了第二次三次,便似乎近起来了,这也是很有意思的。

一缕烟和一捧灰

北冥皇渊的生活随笔(十四)

改写自清少纳言《枕草子·卷二·使人惊喜的事》《枕草子·怀恋过去的事》

———————————————

门前树上的小雏鸟会飞了;逛街的时候突然跑过来一个小孩子冲着我们笑;调出了气味很好的薰香;气宇轩昂的人来我们家做客,客气地站在门口等我们出来迎接;穿了稣浥补好的衣服,虽然并没有人看着,自己的心里也自觉得愉快。


令人怀念过去的事情是,翻看到散页的《诗经》;在书本中见到画在书签上的铅老画像;没来得及交给砚寒清的食谱;摘录情诗的小册子。月光明亮的晚上。这都是使人记起过去来,很可怀恋的事。

改写自清少纳言《枕草子·卷二·使人惊喜的事》《枕草子·怀恋过去的事》

———————————————

门前树上的小雏鸟会飞了;逛街的时候突然跑过来一个小孩子冲着我们笑;调出了气味很好的薰香;气宇轩昂的人来我们家做客,客气地站在门口等我们出来迎接;穿了稣浥补好的衣服,虽然并没有人看着,自己的心里也自觉得愉快。


令人怀念过去的事情是,翻看到散页的《诗经》;在书本中见到画在书签上的铅老画像;没来得及交给砚寒清的食谱;摘录情诗的小册子。月光明亮的晚上。这都是使人记起过去来,很可怀恋的事。

Doctor Doom

  稣浥!!!!!!

  

  (老婆想的梗,原视频p2)

  稣浥!!!!!!

  

  (老婆想的梗,原视频p2)

蜜糖鱼头八味稣

  继续上次的摸鱼,我愿称之为双皇蛋,下次继续慢慢摸

  继续上次的摸鱼,我愿称之为双皇蛋,下次继续慢慢摸

杳无音信积拉奶

鰭鱗会宗酋大头证件照(不是

鰭鱗会宗酋大头证件照(不是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