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八麻

195浏览    52参与
八麻

#鹰兔#《幼化》

鹰兔避雷

真的要避雷

一方变小

极度OOC慎入

傲娇小鹰酱预警

脾气不好,不接受小睿智


白头鹰变小了

哦,不,当然不是指变成雏鹰或者蛋的那种

是变成小孩

外表和正常孩子没什么两样

就是多了对小翅膀和羽毛的耳朵

至于心性?

喂饭喂到暴怒边缘已经把勺子卡在小鹰酱嘴里的兔子表示

还要观察

对,兔子在带他

昨天晚上他和鹰酱在一起

干什么事保密

第二天发现自己旁边躺了一个小朋友的时候,兔子的心情是微妙的

在默默观察许久后,兔子确认,这就是鹰酱

当然,他完全可以把不知情的熟睡小鹰酱关进笼子然后放到飞机的宠物舱寄回去

再回家喝口茶看看书修身养性

但他没有...

鹰兔避雷

真的要避雷

一方变小

极度OOC慎入

傲娇小鹰酱预警

脾气不好,不接受小睿智




白头鹰变小了

哦,不,当然不是指变成雏鹰或者蛋的那种

是变成小孩

外表和正常孩子没什么两样

就是多了对小翅膀和羽毛的耳朵

至于心性?

喂饭喂到暴怒边缘已经把勺子卡在小鹰酱嘴里的兔子表示

还要观察

对,兔子在带他

昨天晚上他和鹰酱在一起

干什么事保密

第二天发现自己旁边躺了一个小朋友的时候,兔子的心情是微妙的

在默默观察许久后,兔子确认,这就是鹰酱

当然,他完全可以把不知情的熟睡小鹰酱关进笼子然后放到飞机的宠物舱寄回去

再回家喝口茶看看书修身养性

但他没有

原因是在他思考着到底要不要用绳子绑住小鹰酱的翅膀防止醒来后乱扑腾的时候

他的电话响了

是鹰酱的助理打过来的

他没有打通自家老板的手机,无奈之下只好拨了兔子的号码

在兔子一通胡乱且完全没有科学依据的解释下

助理明白了当下的情况

呵,鹰酱的助理不是白当的

在助理的恳求下兔子还是答应了照顾鹰酱,直到助理找到让他变回来的办法

光是恳求是不够的

一天五百美元的保姆费

得乐,亲

前有天价切糕,后有高价保姆


-------------------分割线----------------------


兔子以为这不是什么难事

他带过孩子,还不错

可惜的是他忘记了对方是白头鹰

是哪只讨嫌的要死的帝国鹰

对兔子来说阴险狡诈的鹰酱

桀骜的习性在鹰酱小时候就已经表现的淋漓尽致

看着儿童椅上气鼓鼓扔开勺子的小鹰酱

兔子觉得自己要提前步入脱发的中年行列了

他要把自己的头发揪秃了

“你到底要吃什么----”

来自兔子的灵魂拷问

他已经把家里所有适合这个年龄阶段的幼儿食品都试了一遍

甚至连完全不符合的婴儿奶嘴都弄过来了

他脑子里所能想到的,书上提到的

就差去x娘上提问了

兔子感叹着小孩不懂他的用心良苦

遗忘了一件事情

鹰酱不是本土的小孩

NTMD

最终兔子用儿童拉面给他拌了一碗炸酱面

还贴心的配上了叉子

尽管没有在脸上表现出来

但是小孩亮起的眼睛和背后欢快扑腾的小翅膀早已经深深地出卖它们的主人

兔子轻笑一声

转身清洗沾满酱汁的玻璃碗

吃完饭要干什么?

答案是散步

“你会走路嘛,还是会飞?”

兔子有点担心他的行动能力,该不会还要先教他走路吧?

那得加钱

不过他的顾虑是多余的

“喂,去哪“

对方抬头问他

“你会说话“

兔子愣了一秒

“我又不是哑巴“

小孩生气的皱眉,俨然是一副小大人模样

“带你去逛街”

当然,一切费用由你的账户报销

兔子牵着他一路走去中心广场

“你没有车吗”

小鹰酱质问他

“你没有脚吗,穷兔子桑不起知不知道”

“嘁“


-------------------分割线----------------------


在扯淡中小鹰酱得知了。大楼

硬要拉着兔子去看

非常巧的,他们在路上碰见了脚盆鸡

“赤兔?!你在这里干什么“

脚盆鸡冲他大喊

“喂,这只鸡谁啊“

小鹰酱不满的扯住他的衣摆

“是鹤啦,八----父亲大人???“

“不不不,这不可能,父亲大人没有这么小,该不会…“

脚盆鸡震惊的指着兔子

“难道他是你和父亲大人的私生子!!!“

深信不疑的模样

兔子的笑僵在脸上

亲,我推荐一家不错的眼科医院给你怎么样?


八麻

#鹰兔#《信仰》〈完〉

避雷,架空OOC

含背弃信义注意

无逻辑可言

神父和无神论者(大概)


鹰酱是一个小镇的神父,兔兔是从外地搬过来的,在星期五祷告的时候就他没有去

第二天鹰酱登门拜访他,传教,兔兔表示自己是无神论者,唯一的信仰就是自己的心

鹰酱一直是个诚恳的基督教,小镇人也是,所以他对于兔兔这种想法很震惊,从那以后他一直试图让兔兔信教,不厌其烦,兔兔拒绝了很多次,一次说话重了点,气的鹰酱觉得他不可理喻,几天都没有来

却在夜晚辗转难眠,他对兔兔感到新奇和一丝异样的情绪,但是他心中的信仰告诉他那是罪恶

就这样过了一个星期,又一次祷告日,鹰酱显得有些心不在焉,无意中停读了圣经,身旁人提醒他才意识...

避雷,架空OOC

含背弃信义注意

无逻辑可言

神父和无神论者(大概)



鹰酱是一个小镇的神父,兔兔是从外地搬过来的,在星期五祷告的时候就他没有去

第二天鹰酱登门拜访他,传教,兔兔表示自己是无神论者,唯一的信仰就是自己的心

鹰酱一直是个诚恳的基督教,小镇人也是,所以他对于兔兔这种想法很震惊,从那以后他一直试图让兔兔信教,不厌其烦,兔兔拒绝了很多次,一次说话重了点,气的鹰酱觉得他不可理喻,几天都没有来

却在夜晚辗转难眠,他对兔兔感到新奇和一丝异样的情绪,但是他心中的信仰告诉他那是罪恶

就这样过了一个星期,又一次祷告日,鹰酱显得有些心不在焉,无意中停读了圣经,身旁人提醒他才意识到,读着读着突然想通了,自己可能真的喜欢他

当天晚上鹰酱去教堂请罪,祈求主的原谅,结果被路过的兔兔听到了,鹰酱发现他,兔兔本来想跑,鹰酱抓着他回了教堂,在挣脱中兔兔的衣服被扯坏了,然后鹰酱精虫上脑当着祭台把他给〈bi——〉了

从那以后他们就开始了禁忌的关系,有时候是在兔兔家里,有时候鹰酱会把他带到教堂里,两个人心里都清楚这种关系不可能一直下去,但都没有明说

又一次结束后兔兔问他“你就不怕下地狱吗” 鹰酱没说话 只是在心里默念 “在决定爱你的那一刻,我就已经放弃了我前半生的信仰”

最后他们被镇民发现了兔兔为了保全鹰酱的名声,在鹰酱不知情的情况下说是自己勾引的他,被烧死了,又过了几年,鹰酱以祷告的名义将镇民聚集在一起,在场地用油画了一个倒五芒星〈撒旦教的典型标志〉一把火烧死了他们,还把台上的十字架倒了过来:圣伯多禄十字




〈为了最后的撒旦教去搜了百度,结果发现它们信念那里写的是:

1.没有神,人就是神;

2.神不过是世界上的一般能源,人可以取为己用;

3.神就是我自己;

4.神是虚无;

5.虚无是本我。


兔子就是鹰酱心里的魔鬼


美丽象征着诱惑,是谁在诱惑你?是魔鬼,他阻挡了我望向天国的视线

         ——取自音乐剧《巴黎圣母院》

〈我吹爆巴黎圣母院的音乐剧!副主教声音真的好听!〉

全篇BUG众多,不要在意

八麻

#鹰兔#《拐角处的奇怪老板和他的宠物鹰》

一个脑洞

架空OOC

避雷

魔幻设定(?)


兔子设定:

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美人老板

兴趣爱好是摇玻璃罐里的眼珠,因为很喜欢它们碰撞的声音

店里有各种稀奇古怪的东西,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他拿不到

有一本很厚的红皮书用来记录交易

代价未知,他也无法决定

在没有笔的时候会从鹰酱身上拔羽毛

性格恶劣〈?〉

鹰酱恨他


鹰酱设定:

多数时候是以鹰的形态示人

时常被兔子派出去打探情况

爱好是看兔子受挫,和用爪子在兔子肩膀上留下抓痕

未知的恩怨

非常爱惜自己的羽毛

对食物异常挑剔,使得兔子倾家荡产〈bmy〉


以下是片段:


摆放在货架上的骷髅头和稀...

一个脑洞

架空OOC

避雷

魔幻设定(?)



兔子设定:

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美人老板

兴趣爱好是摇玻璃罐里的眼珠,因为很喜欢它们碰撞的声音

店里有各种稀奇古怪的东西,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他拿不到

有一本很厚的红皮书用来记录交易

代价未知,他也无法决定

在没有笔的时候会从鹰酱身上拔羽毛

性格恶劣〈?〉

鹰酱恨他


鹰酱设定:

多数时候是以鹰的形态示人

时常被兔子派出去打探情况

爱好是看兔子受挫,和用爪子在兔子肩膀上留下抓痕

未知的恩怨

非常爱惜自己的羽毛

对食物异常挑剔,使得兔子倾家荡产〈bmy〉



以下是片段:


摆放在货架上的骷髅头和稀奇古怪的罐子

————————————————

眼珠在玻璃罐里咕噜噜的滚了个圈,最后又停在瓶底,兔子满足的笑着,拧上瓶盖

右边架子上的白头鹰抖了抖翅膀,翻了个白眼,似乎是在对兔子的这种幼稚行为表示鄙夷

“别板着一张脸,客人会被你吓跑的”

兔子把桌子上的折扇打开,笑眯眯的转向鹰酱的方向

鹰酱用爪子勾了勾脚下金丝楠木制成的栖杠,没有鸟笼的原因是他的体型对于一般的鸟笼来说过于庞大,此外是他用爪子抵着兔子的脖子威胁,抵死不要

“客人?”

————————————————

“杀了我吧,你这个混蛋”

白头鹰哑着嗓子

“杀了你?”

兔子翻书的手顿了一下,他纤长的手合上那本用暗金纹路装饰的红皮书

“才不要,养着你比较好玩”

————————————————

兔子用手背拨开前面的交织在一起的枯树枝,他的目光从那块歪倒的墓碑移至另一块上

“嘿,鹰酱,你知道嘛,我觉得我就像在逛糖果店的孩子”

“我真是头一次听有人把尸体比作糖果”

————————————————

“你永远不知道明天和死亡那个先来”

————————————————

“她割开那些妓女的喉咙”

八麻

憨憨游戏

我决定做一个憨憨游戏,在我睡之前看见一位幸运观众喜欢咱作品的通知会在ta的私聊中发一句早睡

别慌,接受迫害
[图片]还会给文章点赞!
[图片]

我决定做一个憨憨游戏,在我睡之前看见一位幸运观众喜欢咱作品的通知会在ta的私聊中发一句早睡

别慌,接受迫害
还会给文章点赞!

八麻

什么时候我变成了那种一看电视(p)就犯困的人
[图片]刚才戳老福特点了
[图片]

什么时候我变成了那种一看电视(p)就犯困的人
刚才戳老福特点了

八麻

人设——鹰酱

昨晚改了下鹰酱的人设,眼睛还是采用的原来的绿色,发色在原本的白色和棕色挑染白色间选择

服装暂定是黑色高领毛衣和大衣或西装

[图片]最后犹豫了下加了一颗泪痣(本来是想加嘴角或者鼻子上的)

[图片]

昨晚改了下鹰酱的人设,眼睛还是采用的原来的绿色,发色在原本的白色和棕色挑染白色间选择

服装暂定是黑色高领毛衣和大衣或西装

最后犹豫了下加了一颗泪痣(本来是想加嘴角或者鼻子上的)

八麻

#鹰兔#《枪与玫瑰》车

避雷

非常规AO配对

非常庸俗的发情设

非自愿性行为

无合理性可言


鹰酱是在会议桌后发现兔子的

当时他折返回来是为了找落在桌子上的钱包

却惊奇的发现兔子蹲在桌后

他把头埋在膝弯处,手机放在桌上

鹰酱可以清晰的听见他粗重的呼吸声

不知名的香味飘散在空气中

鹰酱嗅了一口

像兔子常年带在身边的瓶子的味道,一瓶泡好的茶

鹰酱走近他,擦的程亮的皮鞋踢在兔子身后的桌子上,发出沉闷的碰撞声

兔子抖了一下,却把头埋得更低,手圈的更紧了

“起来”

鹰酱开口

见兔子没有动作,他抓着兔子的胳膊,将他扯了起来

鹰酱冷笑着拍拍兔子泛红的脸颊

“看看,兔子,明明是个 ALPHA...

避雷

非常规AO配对

非常庸俗的发情设

非自愿性行为

无合理性可言


鹰酱是在会议桌后发现兔子的

当时他折返回来是为了找落在桌子上的钱包

却惊奇的发现兔子蹲在桌后

他把头埋在膝弯处,手机放在桌上

鹰酱可以清晰的听见他粗重的呼吸声

不知名的香味飘散在空气中

鹰酱嗅了一口

像兔子常年带在身边的瓶子的味道,一瓶泡好的茶

鹰酱走近他,擦的程亮的皮鞋踢在兔子身后的桌子上,发出沉闷的碰撞声

兔子抖了一下,却把头埋得更低,手圈的更紧了

“起来”

鹰酱开口

见兔子没有动作,他抓着兔子的胳膊,将他扯了起来

鹰酱冷笑着拍拍兔子泛红的脸颊

“看看,兔子,明明是个 ALPHA,发起情来却像个柔弱可怜的OMGEA”

兔子睁大眼,一脸被惹怒的模样

“怎么,生气了?说真的,你该不会被OMGEA扑倒过吧”

“闭嘴!”

兔子怼了一句

“哦——被我说中恼羞成怒了?”

鹰酱不慌不忙的扯开自己的蓝色领带

——————————微博随缘见 ———————————

八麻

来一波鹰兔的假孕梗如何?

来一波鹰兔的假孕梗如何?

八麻

有些歌听着听着版权就没了

半夜胃绞疼
[图片]

有些歌听着听着版权就没了

半夜胃绞疼

八麻

追小说,接下来几天不会更新补档

追小说,接下来几天不会更新补档

八麻

#鹰兔#《预谋》

ABO梗

双A

有孕梗

和开头那句话没有狗屁关系

只是个穿插


’我想要吻你,不是酒精作祟,而是蓄谋已久'

当鹰酱反应过来的时候

他已经和兔子衣不蔽体的滚到了楼梯口的隔间

鹰酱的脸有点发红,不过比起害羞,那更像是酒精造成的结果

他咬住兔子的下唇

彼此的信息素冲撞在一起

兔子忍着恶心与他接吻

双臂环住他的脖子

鹰酱搂住他的腰,一脚踹开了隔间的门

抱着兔子去了主卧

   ———————分割线———————

几天后,鹰酱接到了一个电话

“有事?”

他推开身边攀附过来的OMGEA

“我怀孕了”

“那就流掉——”

鹰酱不耐烦的...

ABO梗

双A

有孕梗

和开头那句话没有狗屁关系

只是个穿插



’我想要吻你,不是酒精作祟,而是蓄谋已久'

当鹰酱反应过来的时候

他已经和兔子衣不蔽体的滚到了楼梯口的隔间

鹰酱的脸有点发红,不过比起害羞,那更像是酒精造成的结果

他咬住兔子的下唇

彼此的信息素冲撞在一起

兔子忍着恶心与他接吻

双臂环住他的脖子

鹰酱搂住他的腰,一脚踹开了隔间的门

抱着兔子去了主卧

   ———————分割线———————

几天后,鹰酱接到了一个电话

“有事?”

他推开身边攀附过来的OMGEA

“我怀孕了”

“那就流掉——”

鹰酱不耐烦的回他,兔子那不带感情且机械化的声音让他心生厌恶

他几乎毫不留情,尽管他知道一个ALPHA受孕是极其困难的事情

“我出钱”

他补充了一句

当晚

鹰酱做了一个梦

兔子脸色惨白的躺在他的床上

他们滚过的那张

鹰酱站在门口

兔子侧过头,没有血色的嘴唇扯出一个并不好看的笑容

“我把他搅碎了”

红色的液体从被子里流了出来

有什么东西勒紧了鹰酱的心脏

像是一圈圈的钢丝线

把他那颗红色的,跳动着的心脏划分开来

  ———————分割线———————

一个月后

鹰酱再次把兔子拖到床上

从额头一路吻下去

停顿在柔软的小腹

兔子的手搭在他的头上

“FUCK”

鹰酱抬起头

“怎么回事?”

他提高了分贝

那里有一个隆起的幅度

不太明显

鹰酱直起腰,把兔子拉倒眼前,重新问了一遍

“肚子怎么回事?”

兔子不说话,只是笑

“谁的?是那个杂碎还是你的亲卫?又或者——我的?”

“猜猜看”

兔子把手附在他的脸颊上

“如果你敢怀着别人的孩子……”

鹰酱比出一个枪的手势,抵在他的肚子上

“我就让你们一起死”

“如果是你的呢”

“你知道的,我最讨厌有人骗我”

鹰酱笑了笑,接着说道

“我们可以等他再大一点”

八麻

#鹰兔#《脑洞记载》

避雷

一段话

架空OOC

上下剧情无衔接

虚线分割含义


Ⅰ:

鹰酱是个亿万富翁,娶了兔子他觉得自己可爱的男孩非常好玩这位美艳的伴侣一直在试图杀死他并且获得遗产但他没有告诉兔子


他永远不会死


——————————————————————————

Ⅱ:

如果你的手敢在下去一点,我就咬掉你的舌头


——————————————————————————

Ⅲ:

“你父亲?” 兔子一声冷笑 “一个疯狂的资本主义者,一个自以为是的自大狂,一个顶着和平名义开战的制裁者”

“你的身体里流淌着的可不止是红色的鲜血,还有他那让人作呕的偏执狂基因”

避雷

一段话

架空OOC

上下剧情无衔接

虚线分割含义


Ⅰ:

鹰酱是个亿万富翁,娶了兔子他觉得自己可爱的男孩非常好玩这位美艳的伴侣一直在试图杀死他并且获得遗产但他没有告诉兔子


他永远不会死


——————————————————————————

Ⅱ:

如果你的手敢在下去一点,我就咬掉你的舌头


——————————————————————————

Ⅲ:

“你父亲?” 兔子一声冷笑 “一个疯狂的资本主义者,一个自以为是的自大狂,一个顶着和平名义开战的制裁者”

“你的身体里流淌着的可不止是红色的鲜血,还有他那让人作呕的偏执狂基因”

八麻

#鹰兔#《老相识》

避雷

架空OOC


凌厉的海风吹在脸上,像冷冰冰的刀子,鹰酱靠在围栏上,从大衣口袋掏出一包烟,他抽出一根叼在嘴里,没有打火机——

鹰酱理理衣服领,向左边走去

“先生,借个火”

对方压低了帽沿,递给他一个古铜色的打火机,拿在手里颇有几分重量,鹰酱低头点烟

含糊不清的一句

“谢谢”

天暗了下去,路灯亮了,鹰酱看见他帽子下披散的银色发丝和一双被灯光衬托的闪闪发亮的红色色眼睛

“先生,你长得很像我爱人……”

鹰酱低声

“…那么他现在在哪里”

“我把他气跑了”

“…找回来了吗”

鹰酱轻笑

“正在哄”

避雷

架空OOC



凌厉的海风吹在脸上,像冷冰冰的刀子,鹰酱靠在围栏上,从大衣口袋掏出一包烟,他抽出一根叼在嘴里,没有打火机——

鹰酱理理衣服领,向左边走去

“先生,借个火”

对方压低了帽沿,递给他一个古铜色的打火机,拿在手里颇有几分重量,鹰酱低头点烟

含糊不清的一句

“谢谢”

天暗了下去,路灯亮了,鹰酱看见他帽子下披散的银色发丝和一双被灯光衬托的闪闪发亮的红色色眼睛

“先生,你长得很像我爱人……”

鹰酱低声

“…那么他现在在哪里”

“我把他气跑了”

“…找回来了吗”

鹰酱轻笑

“正在哄”

八麻

#鹰兔#《旅人》

避雷

短小

OOC

鹰酱视角

自我怀疑

刚才吃完泡面心情巨好🐰


我喜欢你吗?

我爱你吗?

我在自我暗示对吧?

我控制不住的把你的小动作当成暗示

我在自欺欺人

我的心里满是对你的龌鹾心思

我得不到你

所以我渴望你

你是沙漠中的海市蜃楼

我是干涸到快死的旅人

我想拥有你

哪怕是一个幻影

哪怕是一场骗局

你不信任我

你的眼底藏着警惕

你的袖口下有刀刃

可这一次

我是真的只是抱抱你...


避雷

短小

OOC

鹰酱视角

自我怀疑

刚才吃完泡面心情巨好🐰


我喜欢你吗?

我爱你吗?

我在自我暗示对吧?

我控制不住的把你的小动作当成暗示

我在自欺欺人

我的心里满是对你的龌鹾心思

我得不到你

所以我渴望你

你是沙漠中的海市蜃楼

我是干涸到快死的旅人

我想拥有你

哪怕是一个幻影

哪怕是一场骗局

你不信任我

你的眼底藏着警惕

你的袖口下有刀刃

可这一次

我是真的只是抱抱你

                                              ——END

八麻

看到关于白头鹰的视频,听了一下本来的声音,差点给爷笑死,走起路来简直是沙雕本雕

[图片]

看到关于白头鹰的视频,听了一下本来的声音,差点给爷笑死,走起路来简直是沙雕本雕

八麻

#鹰兔#《主动》车

避雷

没有合理性可言

时间线我也不清楚

如有不适请即可退出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如果还有人不听我就只能fuck他ma了


鹰酱讨厌兔子

  他也说不清原因

  但他就是讨厌兔子

  讨厌看见他的银发黑眼

  讨厌看见可爱的笑容

  讨厌他的长耳朵和像棉花一样的尾巴

  讨厌他看着自己时那无比倔强的眼神

  讨厌他和毛熊在一起的样子

  没了兔子,就没有种花家,没有种花家就不会有人斗得过他了,那他就可以称霸蓝星,当...

避雷

没有合理性可言

时间线我也不清楚

如有不适请即可退出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如果还有人不听我就只能fuck他ma了


鹰酱讨厌兔子

  他也说不清原因

  但他就是讨厌兔子

  讨厌看见他的银发黑眼

  讨厌看见可爱的笑容

  讨厌他的长耳朵和像棉花一样的尾巴

  讨厌他看着自己时那无比倔强的眼神

  讨厌他和毛熊在一起的样子

  没了兔子,就没有种花家,没有种花家就不会有人斗得过他了,那他就可以称霸蓝星,当然,如果可以的话- --

  他并不介意兔子放弃斗争,归顺于他什么时候,兔子才会乖乖的听他话呢

  鹰酱想

  现在他和兔子的关系实在是过于紧张

  他不该在意这个的

  鹰酱疲惫的靠在沙发上

  回想起当年的事

  因为毛熊撤走科技人员的事

  毛熊和兔子闹掰了

  关系僵的可怕

  曾经和睦的师生突然变成了敌人

  这场恶交不知持续了多久

  一直到了后来

  兔子要回联合国,却遭到了自己和其他人的极力阻扰,包括毛熊

  那时候的种花家还处在探索阶段,很多设施还不全面,技术也不超前

  所以对兔子来说,想要发展起来,就得回到联合国

  兔子必须要回去

  他想要更加强大,就需要与外界交往

  与世隔绝而导致的后果

  兔子已经尝过苦头了

  鹰酱还记得,兔子曾经来找过他一次

  ——————微博随缘见——————

  微博随缘见拔 

翻了叫我

会补

八麻
截止这一集是26年的夫妻,爱辽...

截止这一集是26年的夫妻,爱辽爱辽

截止这一集是26年的夫妻,爱辽爱辽

八麻

#鹰兔#《Relationship》

避雷

短小

OOC


坐在皮质办公椅上的男人深吸一口气

他起身,向他的员工开口

“听着,我把你叫来的原因是,,,嗯,我得问你几个问题”

“哦,当然可以,老板”

员工把帽子攥在手里

“你结婚了吗?“

“是的“

“那么你应该谈过一两次恋爱吧?”

“事实上,只有一次”

“我最近处于一种互利关系当中,对方和我没有任何共同点,我讨厌他所有的观点,但那火花……”

“所以?“

他的老板走到窗边,悠悠的问他

“这种在憎恨与欲望之间的危险关系我能维持多久”

“老板,我不是情圣,我的看法是,无论你们多小心不去谈情感,最后都会有人受伤”

“也许我不该心软”

他听见老板这么说着,...

避雷

短小

OOC


坐在皮质办公椅上的男人深吸一口气

他起身,向他的员工开口

“听着,我把你叫来的原因是,,,嗯,我得问你几个问题”

“哦,当然可以,老板”

员工把帽子攥在手里

“你结婚了吗?“

“是的“

“那么你应该谈过一两次恋爱吧?”

“事实上,只有一次”

“我最近处于一种互利关系当中,对方和我没有任何共同点,我讨厌他所有的观点,但那火花……”

“所以?“

他的老板走到窗边,悠悠的问他

“这种在憎恨与欲望之间的危险关系我能维持多久”

“老板,我不是情圣,我的看法是,无论你们多小心不去谈情感,最后都会有人受伤”

“也许我不该心软”

他听见老板这么说着,拨了一个号码


                                                    ——〈TBC〉


前几天在恶补辛普森一家,有一集是伯恩斯先生遇到了一个女强人〈我不知道这样说够不够贴切〉


只是感觉这种关系真的太适合鹰酱和兔子他们了


忍不住写了一下


大家应该都知道最后拨通的号码是谁吧🌝🌚


题目是机翻,英语渣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