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公主

24301浏览    2006参与
南意

安安思忆(上)

一个侠士和小公主的故事,温温柔柔侠士X小任性公主          

题目随便取的,里面含男主女主名字里的一个字


忆之今年五岁了,是昱朝唯一的小公主,她的母后在她之前育有两个哥哥,当朝太子和四皇子。

四皇兄最是喜欢捉弄她,​总是从御花园里抓些小虫子来吓唬她,忆之最讨厌软趴趴的毛毛虫了,每次四皇兄拿毛毛虫吓她的时候,忆之总会害怕得直哭,哭得直打嗝,这时候四皇兄就会哈哈大笑,笑话忆之是个胆小鬼。

奶嬷嬷心疼她,忙抱着她柔柔地哄,碎碎念地抱怨着可恶的四皇兄。

忆之知道四皇兄最怕母后和太子...

一个侠士和小公主的故事,温温柔柔侠士X小任性公主          

题目随便取的,里面含男主女主名字里的一个字


忆之今年五岁了,是昱朝唯一的小公主,她的母后在她之前育有两个哥哥,当朝太子和四皇子。

四皇兄最是喜欢捉弄她,​总是从御花园里抓些小虫子来吓唬她,忆之最讨厌软趴趴的毛毛虫了,每次四皇兄拿毛毛虫吓她的时候,忆之总会害怕得直哭,哭得直打嗝,这时候四皇兄就会哈哈大笑,笑话忆之是个胆小鬼。

奶嬷嬷心疼她,忙抱着她柔柔地哄,碎碎念地抱怨着可恶的四皇兄。

忆之知道四皇兄最怕母后和太子哥哥,​所以只要四皇兄吓唬她,忆之就让奶嬷嬷带着她去找母后。

母后很温柔,抱着忆之,一下一下轻拍她的背,安抚哭到打嗝的忆之。然后让宫人叫来刚刚畏罪潜逃的四皇兄,教训他去墙角站上一个时辰,罚他今天不许吃晚膳。

但四皇兄罚站也不老实,有次忆之的​小猫喵喵和她捉迷藏的时候,跑到了四皇兄经常罚站的角落,忆之无意间看到了四皇兄用石子歪歪扭扭地在墙上刻着一只小乌龟,旁边还有一行丑丑的字“忆之是个胆小鬼”。

忆之气呼呼地抱着喵喵找母后告状,母后听了直乐​,朝着来给母后问安的太子哥哥挥了挥手,说,忆之,让大哥带着你教训四哥去。

太子哥哥很温柔,忆之特别喜欢他,因为每次​和太子哥哥在一起时,忆之都不用走路,太子哥哥特别喜欢抱着她,然后给沿路遇到的宗室子弟炫耀道,这是我妹妹,可爱吧。

这时,忆之就会收到好多礼物,忆之觉得自己真的太可爱了,不然他们为什么每次​见我都要给我塞礼物。

自从有了一两次经验,之后每次进宫遇见太子和小公主在一起都要绕道的宗室子弟苦哈哈的,你以为我愿意吗?不给你礼物,你皇兄好几天不给我好脸色看。

忆之最敬畏的人是她的父皇,因为父皇总是很忙,成堆的奏折堆成了小山,可父皇总能批完它们。

每次母后派忆之来给忙碌的父皇送糕点时,父皇总会放下手中沾着朱砂的狼毫来抱她,念叨着,还是我的乖乖最贴心啊,也不知道以后会便宜哪家小子……来,忆之,答应父皇,这辈子都不嫁人了,好不好。

忆之不知道嫁人是什么意思,但她知道,如果她说好,父皇一定会很开心,她冲着父皇甜甜地笑,说好。

父皇总会哈哈大笑,说忆之是个小傻子。忆之撇撇嘴,父皇是个大傻子,明明是他自己说的不让忆之嫁人。

时光一点点流逝。喵喵越来越胖,忆之小时候种的银杏树也越来越高,等到忆之十六岁时,银杏树已经比忆之高好多了。

从小被娇宠着长大,忆之不似小时候时的乖巧,带着几分被溺爱出的小任性,倒也不失可爱。

这几年来,四皇兄总是偷偷带着忆之溜出宫玩,当然,忆之只有办成四皇兄的小厮才能混出去,因为母后不同意忆之出宫,原因是忆之太小了,不放心。

忆之很不服气,她都及笄好久了好吧,她的好朋友相国府嫡女赵韵都已经定亲了。

昨日下午四皇兄答应忆之,今日带她出宫玩,忆之早早起床,换好了压在箱底的小厮衣裳,朝着宫门的方向飞奔。

到了宫门口,看到四皇兄的马车已经在等着了,忆之忙跑过去,掀开车帘,笑嘻嘻地喊了声,四皇兄安好!

四皇兄今日穿的很是骚包,一袭紫衣袖边用金丝绣着祥云的暗纹,一把玉骨扇轻甩开合,加之皇家人本就出色的相貌,好不风流。

四皇兄拿着玉骨扇轻敲她的头,你也就是有求于我,才会如此嘴甜。

忆之看着车外热闹的街景,没有反驳。

忆之最喜欢吃城北的那家糖葫芦,酸甜可口,糖葫芦的模样也十分喜人,她喜欢长得好看的东西,不管是人还是物什。

四皇兄去找朋友们吃茶了,派了他的贴身侍卫阿七跟着忆之去买糖葫芦,嘱咐忆之买完就来找他。

城北的糖葫芦生意好好,要排好长的队,忆之带着阿七乖乖地排队等待。

突然从街边冲出来一个身影,直闯进买糖葫芦的店里,满身血污提着刀说要银钱。

排队的人群被冲散,惊吓的跑得老远。

忆之吓得有些懵,正准备让阿七进去干架,就看见一个白衣的少年三下两下的踹翻了那个抢劫的人,少年踩在歹人背上,确认他动弹不得之后。

抬头看到懵懵的忆之,冲她轻笑,许是吓到姑娘了吧,作为赔礼,在下请姑娘吃糖葫芦,可好。

忆之看着少年有些发愣,她喜欢一切长得好看的东西,这个少年可真真是她见过最帅气俊朗的人了。

而且,还如此有礼,竟然还替歹徒道歉。

刚才的惊慌被冲散了好多,忆之看着少年俊朗的面庞,很不害臊地点点头说,好呀,我想吃加核桃果的!

Cynthia曦月

我将永远忠于自己,披星戴月奔向你♡


画师/阿莘 (vb同名)


-声明:

所有迪士尼同人创作版权归-Disney迪士尼-

仅用于头像壁纸展示 .

画师均未授权一切商用,如有商品请勿购买

🈲


我将永远忠于自己,披星戴月奔向你♡


画师/阿莘 (vb同名)


-声明:

所有迪士尼同人创作版权归-Disney迪士尼-

仅用于头像壁纸展示 .

画师均未授权一切商用,如有商品请勿购买

🈲


顾忧染

唯美再现——《某天成为公主》.

是个神奇的国度~【安利你哟】比心

  • 古灵精怪的SIYA小公举

  • 隶属皇室的LUCAS魔法师

韩国三大养成漫之一~画风精美-无崩坏-小说原著哦【爱心】


https://www.kuaikanmanhua.com/web/topic/2991/


“我的公主在等我。”——Lucas...


唯美再现——《某天成为公主》.

是个神奇的国度~【安利你哟】比心

  • 古灵精怪的SIYA小公举

  • 隶属皇室的LUCAS魔法师

韩国三大养成漫之一~画风精美-无崩坏-小说原著哦【爱心】


https://www.kuaikanmanhua.com/web/topic/2991/


“我的公主在等我。”——Lucas

                                                     【SIYA】【卢卡斯】

青月云眸

龙,骑士,与公主(四)

        “抱歉啊,刚刚想起了点不愉快的事情。”小莱说道,用俊迪递过来的纸巾擦了擦眼睛。

  

  “你这么多年,你一直一个人在城堡待着么。”俊迪问道。

  

  “是啊,不过很久以前还有一条龙陪我。”

  

  “很久以前?”俊迪问道,这其实也是他最大的疑惑,按照小莱的说法,龙应该是和她关在一起的,但是俊迪进来了这么久,可没看到任何龙的影子。

  

  “恶龙死了。”小莱淡淡的说道。

  

  “啊?”俊迪一脸懵逼,小莱看着他的模样笑了笑,继续说道。

  

  “那个巫师对我所施展的...

        “抱歉啊,刚刚想起了点不愉快的事情。”小莱说道,用俊迪递过来的纸巾擦了擦眼睛。

  

  “你这么多年,你一直一个人在城堡待着么。”俊迪问道。

  

  “是啊,不过很久以前还有一条龙陪我。”

  

  “很久以前?”俊迪问道,这其实也是他最大的疑惑,按照小莱的说法,龙应该是和她关在一起的,但是俊迪进来了这么久,可没看到任何龙的影子。

  

  “恶龙死了。”小莱淡淡的说道。

  

  “啊?”俊迪一脸懵逼,小莱看着他的模样笑了笑,继续说道。

  

  “那个巫师对我所施展的是一个极为复杂且强大的诅咒,它不光把我困在了这里,甚至改变了我的生理结构,让我不需要进食。但那条龙不一样,当它吃光了城中所有储备后,没过多久就饿死了。”

  

  “这龙死的真是憋屈。”俊迪尴尬的笑了笑,与此同时他的大脑飞速运转着。

  

  ——不对,不合理地方太多了。城堡,墙壁,所有的线索都对不上。

  

  “我们要不要去看看那个龙的尸体,我告诉你,非常巨大哦。”小莱说道。

  

  “不。”

  

  俊迪摇了摇头。

  

  ——如果所有的线索都会被一个结果推翻,只能说明一个事,那个结果是错误的。

  

  “能不能带我回一趟四楼啊。”

  

  俊迪询问道,同时注意着小莱的表情。

  

  “好啊。”

  

  说完小莱便去前面带路了,俊迪看着她,然后回头看了眼那个“骑士斗恶龙”,突然伸手,掰断了其中白色的花,装进了自己的包裹里。

  

  “喂,干嘛呢!”小莱在前面催促道。

  

  “来了来了。”

  

  果然,第四层的墙壁和其他三层材质也不一样,这次的石材感觉上比第三层的大理石更加坚固。

  

  “第四层是我住的地方,也是当初父王和哥哥居住的地方,只不过他们都搬走后就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还真是执着于自己的设定啊。

  

  俊迪心想,不过嘴上却什么也没说。

  

  “前面就是我的房间了。”小莱说道,当她推开门后俊迪被里面的景色吓了一跳。

  

  房间堆满了各种各样的珍奇物件,有许多一看上去就价值连城,而它们大多被随意的摆在地板上,有些已经走了破损。

  

  在右边的墙壁上靠着一个巨大的书架,上面堆满了书,经不经常看不知道,但至少上面没有灰。

  

  房间的正中央大概是这个屋子里唯一一个干净的地方了,这里放着一个红天鹅绒的大床,从窗户伸进来的藤蔓编织在大床的四周,形成了一个天然的围栏。

  

  “怎么样,我设计的还不错吧。”小莱得意的向俊迪炫耀道。

  

  “额。”俊迪纠结了许久,终于把“还不错”那三个字说了出来。

  

  “一百零五个男人和三个女人,幼子和他的两个哥哥,卖女孩的小火柴……等等,最后一个是什么鬼。”俊迪无视了地上的宝物,他走到一旁的书架那里,默念封面上的书名。

  

  “因为在城堡一个人太无聊了。”小莱想了想,从旁边的箱子中翻出了一把宝剑递给俊迪。

  

  那是一把金光灿灿的长剑,剑柄镶嵌着一颗红宝石,剑刃散发着微光。

  

  “这个送你了,身为骑士没有一把好的武器怎么行。”

  

  “谢谢,但是我有一把武器了。”俊迪笑着说道。

  

  “多拿一把也没什么。”小莱这么说道,把剑强塞进了俊迪怀里,俊迪也没有再拒绝,他仔细观察起这把长剑。

  

  这把剑比他曾经使用过的那把有点像,只不过更华丽,而且拿在手里会感觉一股源源不断的力量涌上来。

  

  “不用谢哦,这是我送你的。”小莱在俊迪张口前说道。

  

  “嗯。”

采薪子

心有灵犀

        怎么能甘心呢?

        我爱上你的时候,你是他们眼中的丑小鸭,我心目中的公主。

        如今你已经是他们眼中的公主,他们要跟我抢夺你,我不肯。

        你是我的心上人,不是任人摆布的物品。...


        怎么能甘心呢?

        我爱上你的时候,你是他们眼中的丑小鸭,我心目中的公主。

        如今你已经是他们眼中的公主,他们要跟我抢夺你,我不肯。

        你是我的心上人,不是任人摆布的物品。

        如果你说,从未对我动心,之前没有,以后也不会。

        我不会甘心。

        如果你投入他们其中一人的怀抱,我想我会疯掉。

        但我知道,感情不能强求,爱情尤甚。

        倘若……

        倘若你肯把手交给我,放在我掌心,对我微笑点头。

        你是我的公主,从初见到未来,不会改变。

        倘若……

        我看到你回首,在那个炎炎夏日,看到狼狈的我。

        弯起的眼角,是将我救赎的风景。

        倘若你就此离开,利落转身,不留只言片语。

        我的公主,茫茫人海,我怎么寻得到你?

        我看到了你,狡黠的眼中带着笑意。

        你向我走来,心中,似乎藏着一个秘密。

        我向你走去,迫不及待想要拥抱你。

        忽然停步,你我相望,心有灵犀。

       “我愿我爱的,是我爱的那个你。”

斯音

利用〈落魄公主×心机权臣〉

    他本是一朝权臣,眼光独到看中不受宠的她。


    多年来苦心经营,一步步精心策划,将她推向最高位,只为最后通过这个傀儡名正言顺地获得皇权。


     哪曾想昔日傀儡早在他不知道的时候成长了,一夜之间自己所掌握的政权悉数被推翻。身边党羽或是格杀勿论,或是改投女帝麾下。


     本以为自己定然死路一条,可下狱三日后却被带走。


     方...

    他本是一朝权臣,眼光独到看中不受宠的她。


    多年来苦心经营,一步步精心策划,将她推向最高位,只为最后通过这个傀儡名正言顺地获得皇权。


     哪曾想昔日傀儡早在他不知道的时候成长了,一夜之间自己所掌握的政权悉数被推翻。身边党羽或是格杀勿论,或是改投女帝麾下。


     本以为自己定然死路一条,可下狱三日后却被带走。


     方向……俨然是陛下寝宫。


     那晚过后,他脱离待罪之身,被送往宫外别院严加看管。


    ……


     新皇登基半年后,打猎途中遇一男子,一见倾心,遂将其带回宫中,不日定下圣旨册封其为才人。期间偶有传闻,男子与东辉国昔日第一美男子,同时也是第一权臣的裴延十分相似。过后两年内,此人迅速晋升,最终成了东辉国唯一的皇后。


     无人知其爱恨情仇,只有东辉国女帝与皇后恩爱非常,甚至为其独排众议废庶后宫这一佳话流传于世。


     "朕想要这万人敬仰,也想要你永远看着朕。"

透明鱼

【沉睡魔咒】精灵女王和人类公主的爱情故事

【沉睡魔咒】精灵女王和人类公主的爱情故事

梦笑鸦(可约稿中)
《某天成为公主》的同人图哇啊

《某天成为公主》的同人图哇啊

《某天成为公主》的同人图哇啊

葡萄匣子

一个扎小辫子的维  一个圣诞活动的维和公主和烤鸡

一个扎小辫子的维  一个圣诞活动的维和公主和烤鸡

青月云眸

龙,骑士,与公主(三)

       “巫师生前与国王做了一个交易,他可以给予国王永恒的生命,而与之相对的,国王要把女儿许配给他。”

  

  “这就是为什么……”俊迪嘟囔道,美人点点头。

  

  “是的,国王得到了永恒的生命,所以他决定杀死了他的两个儿子,或许那并不是他亲生的儿子,谁知道呢。”

  

  说到这,美人略带嘲讽的笑了一下。

  

  “但国王算错了一点,巫师死亡的时候小公主就在他的旁边,他用尽最后的力气给公主下了一个魔咒,令公主无法踏出这城堡半步。但也正是这个魔咒,让公主活过了那次爆炸。”

  

  “就在这不...

       “巫师生前与国王做了一个交易,他可以给予国王永恒的生命,而与之相对的,国王要把女儿许配给他。”

  

  “这就是为什么……”俊迪嘟囔道,美人点点头。

  

  “是的,国王得到了永恒的生命,所以他决定杀死了他的两个儿子,或许那并不是他亲生的儿子,谁知道呢。”

  

  说到这,美人略带嘲讽的笑了一下。

  

  “但国王算错了一点,巫师死亡的时候小公主就在他的旁边,他用尽最后的力气给公主下了一个魔咒,令公主无法踏出这城堡半步。但也正是这个魔咒,让公主活过了那次爆炸。”

  

  “就在这不久后,王国就向外宣传,是大子杀死了勇者和小公主,民众们愤怒的要求要杀死大皇子,我们无私,公正,正义的国王答应了这个要求。”

  

  美人这么说道,声音却越来越低,俊迪突然发现自己身上的禁锢已经消失了,也就是说,自己已经可以跑了。

  

  “……这就是‘荆棘公主’的真相?”

    

  俊迪走到美人的身边,从包裹里掏出一个手帕擦拭她的眼睛,美人一愣,竟忘了躲开。

  

  “好了,别哭了。”俊迪轻声说道。

  

  “坏孩子!”

  

  美人生气的一扭头,而然在俊迪看不见的地方,泪水顺着她的脸颊流了下来。

  

  “这么多年,没一个人进来过吗?”俊迪问。

  

  “没有,”美人摇摇头,“有很多人曾找到这个城堡,但他们中没有一个有勇气走进来,骑士,你是第一个。”她看着俊迪说道。

  

  “继续讲故事吧,我想故事还没完吧。”俊迪笑了笑,仿佛很高兴听到这个答案。

  

  ——正常人怎么想可能进来啊,从外面看城堡都爬满藤蔓了。

  

  俊迪心中忍不住吐槽。

  

  “咳咳。”

  

  美人清了清嗓子,继续说道。

  

  “所有人都没想到,那个巫师召唤出的恶龙还有回来的一天,巫师已经被杀,公主被困在城堡中,国王的护卫在它面前就仿佛纸糊的玩具般可笑,这次再没有人能阻止它了。”

  

  “好在那些天天闲坐着拿工资的宫廷法师们最终还是想出了办法,他们将巫师施加在公主身上的诅咒加以扩大,又把巨龙吸引到了城堡中,最后将四周封印了起来,当然在这之前城堡里的人都已经被疏散完了。”

  

  “除了一个人。”俊迪说道。

  

  “是啊,除了一个人。”美人突然笑了起来,整个屋子的灯光好像都一齐明亮了几分。

  

  俊迪弯了弯腰,说道“万分荣幸,公主殿下。”

  

  “真是的,你这样可没法讨女孩子开心呢。”公主叹了口气,说道“算了算了,反正你终究也是要离开的,我带你去第五层玩玩吧,那里可是非常好看的哦。”

  

  ——明明是个公主却意外的可爱呢,

  

  果然传说都是假的,这个城堡哪有什么恶龙啊,只有一个过分孤独的小女孩罢了。

  

  “喂!小骑士,想什么呢。”公主有些奇怪的问道。

  

  “没什么没什么,对了,我叫俊迪。”

  

  俊迪急忙把那些奇奇怪怪的想法抛之脑后,说道。

  

  “俊迪?好奇怪的名字。我就叫你迪迪吧。”

  

  “不要,换个。”

  

  “嘻嘻,不换。迪迪,要不要姐姐给你揉揉肩啊。”公主突然靠近,把俊迪吓了一跳,忍不住脸红了。

  

  “害羞了,好可爱。”公主趴在俊迪耳边说道,“想养。”

  

  “啊?”俊迪没听清公主说了什么,却下意识感觉后脊骨一阵发凉。

  

  “没什么啦,快走吧。”公主拉住了俊迪的手,又总是忍不住回头看看。

  

  “对了公主,你叫什么啊,我总不能一直叫你公主吧?”俊迪被看的实在受不了了,只好提出个话题来分散注意力。

  

  “名字?忘了。”公主说道。

  

  “啊?”

  

  “我自己住在这,又不需要名字,而且以前的名字我早就忘了。”

  

  “自己吗?”俊迪小声嘀咕了一句,“那我叫你小莱吧。”

  

  “小莱?又是个奇怪的名字。而且不用特定称呼的吧,你叫我公主或者姐姐不就好了。”

  

  “那,伊利莎白·露易丝·海伦娜·温莎……”

  

  “叫我小莱吧。”

  

  俊迪笑了笑,露出一个计谋得逞的表情。“好”

  

  “哇!”

  

  俊迪本以为第五层和之前的四层不会有什么区别,最多就是还保留这一些以前皇宫的玩具,但他实在没想到。

  

  “好大一片花海啊。”俊迪由衷感叹道,然后看向小莱。“你怎么弄的啊。”

  

  “皇宫的人走的时候带走了各种金银财宝,但是这些花却被留了下来,这些花真的很神奇的呢,只靠雨水就能活下来。”

  

  “这个是满天星,我从母亲屋里里找到的。”“这是万紫千红,我取的名字,很符合吧。”“还有这个这个,这是骑士斗魔龙。”说到这,小莱哈哈大笑,俊迪仔细看了看那朵花,那是一白一黑两朵花交织在了一起。

  

  说着说着,小莱没了声音,俊迪急忙走了过去,却发现小莱已经泪流满面。

  

  “俊迪,你走的时候告诉我好不好,我把这些花都送给你。”

  

  她对着俊迪说道,声音带着哭腔。

  

  “我不会走的,我会和你一起照顾这些花的。”

  

  看着小莱哭泣的样子,俊迪突然想明白为什么这个城堡的第一二三层会那么奇怪了。小莱听完俊迪的话,低下头闭上眼,说道。

  

  “骗人……”

妮妮小公主噢

愿你来生,平安喜乐(Ⅱ)

斑竹暗淡潇湘晚,一江分断两相欢。
[图片]


里德尔:茜亚!

塞斯:你有什么事吗,孩子?

里德尔:我找她!

塞斯:公主殿下要回宫了,请您让开。

茜亚:,,,算了塞斯,我跟他说两句。

对峙————是茜亚见到父皇那一刻就开始在脑海里演变无数次的场景。

里德尔:你在撒谎,对不对,茜亚?你

茜亚:我没有。

她打断了里德尔的话,只回答了他的问题。茜亚背对着他,她害怕里德尔本就炽热的眼瞳真的会燃烧起来,把自己烧成灰烬。

茜亚:你知道的,里德尔,

里德尔:我不知道!

他也打断了她的话。

里德尔:我不知道为什么你要这么说,是不是你也根本就没信任过我,嗯?公主殿下。

茜亚:我没有,里...

斑竹暗淡潇湘晚,一江分断两相欢。


里德尔:茜亚!

塞斯:你有什么事吗,孩子?

里德尔:我找她!

塞斯:公主殿下要回宫了,请您让开。

茜亚:,,,算了塞斯,我跟他说两句。

对峙————是茜亚见到父皇那一刻就开始在脑海里演变无数次的场景。

里德尔:你在撒谎,对不对,茜亚?你

茜亚:我没有。

她打断了里德尔的话,只回答了他的问题。茜亚背对着他,她害怕里德尔本就炽热的眼瞳真的会燃烧起来,把自己烧成灰烬。

茜亚:你知道的,里德尔,

里德尔:我不知道!

他也打断了她的话。

里德尔:我不知道为什么你要这么说,是不是你也根本就没信任过我,嗯?公主殿下。

茜亚:我没有,里德尔,我没有!

她转过身来,眼里满是泪水,她甚至看不清里德尔的脸了,

茜亚:你不是我最好的朋友吗?

里德尔:呵,公主殿下,我高高在上的公主殿下啊!我怎么配和您成为朋友啊?

他撕心裂肺的叫喊,尖锐的声音在走廊里回荡。

茜亚:里德尔,你父亲的事我很难过,但是我,,,我爱你啊。

塞斯想上前,却被茜亚拦住了。


里德尔:不是了,从你跟那个狗皇帝一伙儿开始,咱们不再是朋友了。

他转身离开,袍子在空中甩出一个大圆,

茜亚:里德尔!

里德尔:请公主殿下不要叫我的名字,我会觉得恶心。

里德尔没有回过头看她。




塞斯:我看公主殿下是太惯着这小子了,您明明一道指令就可以赐死他的。

茜亚:,,,,,

塞斯:公主殿下?

茜亚:,,,,呜,呜呜呜

事情发展成这样明明是意料之中的,可自己真的好难过啊,里德尔一定已经恨透自己了,一切都糟透了,,,头好痛啊,为什么?为什么你就不明白呢?

茜亚:塞斯,

塞斯:臣在,公主殿下。

公主的哭泣,让这位年轻的骑士措手不及,他单膝跪地,等待着他哭的梨花带雨的公主发号指令。

茜亚:带我去找父皇。




‘’塞斯!‘‘

”臣,,臣在。“

”是谁欺负公主了?我给你钱是让你吃饭的嘛?为什么茜亚哭了?”

皇帝史蒂芬怀里,是他红着眼眶的女儿,本就如湖水般清澈的眼睛好像要把他拉入深渊,他很生气,如果让他知道是谁把公主弄哭的,他会让这个人生不如死。

"茜亚,是谁?告诉我。若是谁说了什么话,我把他的舌头割下来,若是谁对你动手动脚,我把他大卸八块,若你记不清是谁了,今天下午来觐见的所有人,全部都死。“

茜亚吓了一跳,赶紧疯狂的摇头,

”不是的,爸爸。是我有事情要请求您,您也不要为难塞斯了,与他无关的。“

“噢,既然你这样说了,那好吧。你有什么事情要和我说?“

茜亚:我,,,我恳请父亲不要杀克劳顿公爵的妻子和儿子。”

史蒂芬:为什么?

茜亚:没有了克劳顿公爵,他们家是不可能造反的了吧,那他们已经很可怜了,我不想再看到有人,,,呜。

史蒂芬:,,,,,,好,我答应你。明晚我去克劳顿夫人那里把紫色魔杖取回来。

茜亚:谢谢爸爸!

史蒂芬:好了你别再哭了,快回去睡觉吧。


















妮妮小公主噢

愿你来生,平安喜乐

万千星河点点,不及眉眼盈盈。


[图片]

“喂,醒一醒啊,我让你起来!

”你不是什么都不怕嘛?醒一醒,醒过来啊!“


女孩的头发在月光下闪闪发光,她光着脚丫,在宫殿的阁楼上徘徊,她的眼睛像蓝宝石,里面有星辰大海。虽然才不过十五岁,可那神情却已经像极了一个焦急的等待与情人私会的大姑娘了。


”公主殿下,茜亚公主殿下?“

”啊,我在,里德尔。“

女孩转过身,男孩轻盈已经洛在平台上了。他看起来和女孩差不多大,眼睛是火焰鸡尾酒的颜色,黑色的头发被风吹的有些凌乱。


”天使?“

”您说什么?“

”你是飞过来的,是天使。“

”那我就带你去天堂。

里德尔微笑着伸出手,茜亚...

万千星河点点,不及眉眼盈盈。


“喂,醒一醒啊,我让你起来!

”你不是什么都不怕嘛?醒一醒,醒过来啊!“




女孩的头发在月光下闪闪发光,她光着脚丫,在宫殿的阁楼上徘徊,她的眼睛像蓝宝石,里面有星辰大海。虽然才不过十五岁,可那神情却已经像极了一个焦急的等待与情人私会的大姑娘了。


”公主殿下,茜亚公主殿下?“

”啊,我在,里德尔。“

女孩转过身,男孩轻盈已经洛在平台上了。他看起来和女孩差不多大,眼睛是火焰鸡尾酒的颜色,黑色的头发被风吹的有些凌乱。


”天使?“

”您说什么?“

”你是飞过来的,是天使。“

”那我就带你去天堂。

里德尔微笑着伸出手,茜亚开心的扑过去,几乎撞进他怀里,握住他的手。脚下好像有一阵风,把他们腾了起来,里德尔从后面把茜亚抱在怀里,握住她的手,茜亚柔软的金发拂过他的脸颊,很香。

茜亚:“啊,克劳顿公爵已经教你魔法了嘛?”

里德尔:“没有,我偷偷学的,为了带公主殿下出去玩。“

他们越飞越高,飞过皇宫,飞过树梢,茜亚好像真的听到天使的歌声,四周好像有星屑落下来,落到头发里,裙子上,还有两个人的眼睛里。


里德尔:”晚安,我的公主,您快睡吧,“

茜亚:”为什么?“

“里德尔:因为您睡着了,我才可以离开。”

”好梦,里德尔。“

”你也是。“




这天,茜亚吃过早饭,骑士塞斯带着公主去集市上游玩。

茜亚:”塞斯,今天不是周末嘛,怎么人少了很多?“

塞斯:“臣,,臣也不知道啊,难得人少,不会有人找公主的麻烦。”

茜亚:”也是。啊,塞斯骑士带着个蝴蝶结一定很好看,哈哈。“

塞斯:”您不要取笑臣了,公主殿下。“

远处响起了噪杂的声音,好像还有帝国的旗帜,茜亚踮脚去看,她还拉了拉塞斯的袍子,想让他把自己抱起来看。声音越来越近,虽然塞斯并不想让公主看到,但茜亚还是看到了。是一路军队,正在向皇城走,押着一个人,是-------克劳顿公爵!


为什么?为什么是克劳顿公爵?那里德尔现在在哪里?

茜亚:”塞斯,我要回去!“

塞斯:“哎?您不在逛逛了嘛?”

茜亚没有再理会塞斯,向皇城跑去。




“不需要我再说什么了吧,你要造反的消息已经无人不知了吧。‘’

”陛下!陛下冤枉啊!臣从来没有过这等非分之想啊!陛下饶命!“

”克劳顿,你太令我失望了。如果你品行端正,为官清正廉洁,这样的消息怎么会闹得满城风雨?“

“臣,,,臣惶恐,,‘’

‘’你的儿子还是公主殿下的挚友,这样的消息恐怕公主殿下也已经知道了吧,是不是,茜亚?‘‘

茜亚:!!!!!!

站在人群中的茜亚吓了一跳,众人的目光齐齐的看向她,为什么父亲要问自己这个问题,如果她说是,克劳顿公爵必定要惨死了,还有里德尔,,,

塞斯:公主殿下,陛下在问你有没有听到过克劳顿公爵造反的消息。



茜亚:,,,,是的。

。。。。。。。。。。。。。。。。。。。。。

’‘完了,这下克劳德死的会很惨啊。’‘

’‘哎呀,可怜了他还有个十多岁的儿子。’‘

’‘亏他们还是紫色魔法的继承人,,’‘

塞斯:公,,公主殿下?

茜亚:我没事,塞斯。

这根本就不是一个问题,这是父亲给她的权力。

所有明白人都知道,她只能会答是,

可里德尔,不是明白人。




                                                                        (未完待续)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