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公孙钤

99838浏览    4898参与
墨清

如果第一季阿离随公孙去了天璇,会怎么样?

注:作者知道不可能,所以只是脑洞和如果,如有不妥,还请左上角,ooc有,观看慎重!!

  前言:天璇宫中不知何日起了传闻,说那位得丞相赏识的公孙先生,从天玑带回了带了一件乐师藏于府中,终日声乐相伴,朝中议声甚多,本就在情绪崩溃临界点的哭包,听言准备一探究竟!

在见到人之后,便一眼认出了慕容离,因为此事甚大,不好明说,只能暗戳戳的刺激,外加试探,后无果。

——

 作罢,也不好多​说啥,陵光挥袖而去。公孙钤见人走远,关门宛言“慕容莫要见怪,王上只是有些借人忧思罢了”又想到刚刚陵光所说的那些传言又表歉意的“我的缘故给慕容你造成的困扰,我难辞其咎。”...


注:作者知道不可能,所以只是脑洞和如果,如有不妥,还请左上角,ooc有,观看慎重!!

  前言:天璇宫中不知何日起了传闻,说那位得丞相赏识的公孙先生,从天玑带回了带了一件乐师藏于府中,终日声乐相伴,朝中议声甚多,本就在情绪崩溃临界点的哭包,听言准备一探究竟!

在见到人之后,便一眼认出了慕容离,因为此事甚大,不好明说,只能暗戳戳的刺激,外加试探,后无果。

——

 作罢,也不好多​说啥,陵光挥袖而去。公孙钤见人走远,关门宛言“慕容莫要见怪,王上只是有些借人忧思罢了”又想到刚刚陵光所说的那些传言又表歉意的“我的缘故给慕容你造成的困扰,我难辞其咎。”

     慕容离摇了摇头“公孙兄何必这样说,要说应当是我感到歉意才是。”两人客套一番,随后来到茶桌旁对座“刚刚与国主所说的之事,皆由公孙兄做主。”话落饮茶,公孙钤手指磨着茶口,思索两秒询问“那慕容想要何职?”慕容离没有答话,只是从棋筺中,拿出一颗棋,放于盘上,公孙钤虽不懂为何,但也从身旁的筺中里拿出一颗黑子而落。

没过一会儿,公孙钤便懂了慕容离的意思​,看着棋盘落下那最后一子,道“如此倒好”慕容离微微点头,随后莞尔。

​天权边境——

     莫澜坐在回天权的马车上,看着身旁的搜来玩意,唉声叹气。听着马车里不停叹息声,一个侍从忍不往的碎碎念“大人叹什么气啊,不就是没请到一个怜人嘛...”莫澜摇摇头,道“此伶人非彼伶人啊。”​​回想那幅清秀的面容,又是连连叹气。

     刚踏进天权王宫的门,便听到有人求饶的声音,这使得莫澜身边的侍从身子一颤,执明看着跪在地上求饶的人,翻了个白眼道“也太无聊了。”眼神随意一漂便瞅到了,在门口满脸忧愁的莫澜,将手中把持的茶杯一扔,随后高兴的站起,跑到莫澜面前道“这一次出使那个什么天玑国,有没有给本王带什么好玩的回来?”

莫澜缓缓张口道“都是些俗物。”虽是这样说,还是让人呈上来,对于别人来说,可能是不易多得的宝贝,但在富饶的天权,这些都不足为奇,再贬低点随便赏赐了一个人都可能。执明一看,又是这些,抿了抿嘴“没意思。”,看到莫澜那副愁容的表情,本来就不太好的心情,变得更糟了“莫澜,你可知罪!”人跪在地,面色慌张,端礼道“微臣知罪!”,执明本想再多说些什么,就被刚好赶来的太傅拦住了“太....”,刚从嘴里憋出一个字,就听到那熟悉的语气“王上!你要让老臣如何是好啊!”

    莫澜见状,铁定不妙啊。用手肘戳了戳旁边的小厮,示意待会儿让他借机帮他开路,心里一阵无语,只得点了点头。“王上,您不能总是终日玩乐,你是一个王,你应该承担一个....!”

“哎呀,本王知道了。这些道理太傅,你都说了多少遍了?”不耐烦的摆手,深皱眉头,翁彤看着面前的执明,不经心叹口叹,最终决定退一步“至少王上应该把这些奏折看了吧?”,“本王看什么?这种事情太傅自己决定不就好了吗。”执明没好气道,随后,一把绕过翁彤,愤怒离去。这时的小厮看这形势,悄咪咪的开口“大人,好像不用小的帮您开脱了。”,刚想点点头,却不料翁彤火气一上头,把矛头对准了莫澜,“莫郡主,你好歹也是将门之后,王上玩了就罢了,你怎么能跟他一起胡闹,你...”,眼神带有慌张,四处张望,随后找了个借口,脱身离去。

     独留翁彤在殿,看着这两个活宝也不知道如何是好,只得连连叹气,自语道“要是能有人劝劝王上就好了啊。”

  天枢——

  仲堃仪手持纯钩,声色平静,无喜无悲,地走在庄院外围,来到一扇门前,用手轻拍门,一位老者开门,看清人顿时展眉,侧身让路,待人走到院亭中央,前方从两边匆匆赶来几个身穿,绿色服装的学徒,有条不紊地端袖跪地。这时,只见那名老者,笑道:“大人,小人喜福,奉王上之命,从宫里挑了几个手脚麻利的,到您府上当差。”​

  仲堃仪嘴角上扬着,听此一言,微微点头“甚好,甚好。”随后又微转头看向跪在地上的学徒,语气中夹杂了一丝冷俐感“学宫里送来的东西,你们都不用管了,都下去干活吧。以后宅子里的事情,都听福伯吩咐吧!”

“都下去吧。”​,几人应声起身,端礼退去;福伯手向前一伸“大人,请吧。”​,随着二人走进屋内,绿色的串帘给两人的身影添加了一丝短暂的朦胧感,随意扫视几下周围,福伯见仲堃仪没有多大的情绪,心里觉得自己布置的应该还算不错。随后询问“大人,这大门外还没有挂上门匾,您看?”

仲堃仪疑似了一会儿,随后回道“门扁就不用了吧,挂两个灯笼便是。”

“是,大人。”​

——

少帅夫人

继续整活

 @墓门有梅 来吧!!!这次给方方土加了挑染

继续整活

 @墓门有梅 来吧!!!这次给方方土加了挑染

墓门有梅

咱是懂刺客的

艹累死我了  接着 @少帅夫人 的画

创人吗 下次还敢

第二季以后再画

裘将军对不住 你那衣服的色儿太像萧然了

话说艮墨池在开阳的衣服和萧然也挺像   曾经一度怀疑你是瑶光卧底

咱是懂刺客的

艹累死我了  接着 @少帅夫人 的画

创人吗 下次还敢

第二季以后再画

裘将军对不住 你那衣服的色儿太像萧然了

话说艮墨池在开阳的衣服和萧然也挺像   曾经一度怀疑你是瑶光卧底

十四岁的卖花先生

很多想表达的都没能容纳进这个视频里,希望能剪出你钤百分之一的风骨

醉玉颓山,君子端方

我永远喜欢公孙钤

很多想表达的都没能容纳进这个视频里,希望能剪出你钤百分之一的风骨

醉玉颓山,君子端方

我永远喜欢公孙钤

墨清

脑洞:如果第一季阿离随公孙去了天璇,会怎么样?

如果第一季阿离随公孙去了天璇,会怎么样?

注:作者知道不可能,所以只是脑洞和如果,如有不妥,还请左上角,ooc有,观看慎重!!

前言:天璇宫中不知何日起了传闻,说那位得丞相赏识的公孙先生,从天玑带回了带了一件乐师藏于府中,终日声乐相伴,朝中议声甚多,本就在情绪崩溃临界点的哭包,听言准备一探究竟!

“孤王立慕容先生为瑶光郡主如何?”​此言出,两人皆惊;这是实摆着的试探,公孙钤看到本想替人说两句“王上!”却被陵光一个眼神止于口,只得干张口,眸看向慕容离,眼神多有些无奈。心叹一句,道“陵光国主,何必为难公孙兄,在下唐突。”​端行一君,缓缓道“在下只不过一介乐师,只因棋艺有幸得公孙先生赏识,于理...

如果第一季阿离随公孙去了天璇,会怎么样?

注:作者知道不可能,所以只是脑洞和如果,如有不妥,还请左上角,ooc有,观看慎重!!

前言:天璇宫中不知何日起了传闻,说那位得丞相赏识的公孙先生,从天玑带回了带了一件乐师藏于府中,终日声乐相伴,朝中议声甚多,本就在情绪崩溃临界点的哭包,听言准备一探究竟!

“孤王立慕容先生为瑶光郡主如何?”​此言出,两人皆惊;这是实摆着的试探,公孙钤看到本想替人说两句“王上!”却被陵光一个眼神止于口,只得干张口,眸看向慕容离,眼神多有些无奈。心叹一句,道“陵光国主,何必为难公孙兄,在下唐突。”​端行一君,缓缓道“在下只不过一介乐师,只因棋艺有幸得公孙先生赏识,于理郡主之职在下担不起。”

好一个担不起,陵​光心冷哼道。

公孙钤看气氛不对​,心知何然。顾不得礼,辩解“王上,慕容与我确是如此,郡主一事请王上三思。”

对于这种情况,慕容离不是没预料到,只是近些日子过的太顺,以至于忘了自己是来做什么的。在屏后,看到陵光身影的那一刻,忍住想拔出萧剑一了拼死的想法,细想,他与陵光,裘振是小时候的玩伴,陵光必悉然他的貌和性习,只怕来者不善,若贸然冲动行事,岂不恐着了道?

众人皆知,瑶光王室被逼殉国,他天璇如此早已成为众人的悠悠之口,此来想必也只是试探罢了,就算一眼认出想来也不好正面指出,如此想来紧握的手,这才缓缓从萧上放下。

陵光答非所问,惋惜道“孤王与裘振在小时候有个玩伴,孤王与他十分要好,还曾许下过誓诺”语气中带有几分悲痛,眼神是直勾勾的盯着慕容离“只可惜时光荏苒,孤王再也找不到他了。”见状,公孙接话“王上,您若是想念派人寻去,便是”陵光故作姿态,漠然“孤王再也找不到他了,因为他死了。”此话一出,公孙愣住。他没想到,陵光居然如此直白,深知自己现无能为力,也只能了表歉意的看了一眼慕容离。后者接过眼神,却并无言语,而陵光嘴角上扬,干脆直接点明道“慕容先生和孤王的那位玩伴极其相似,让孤王有些产生错觉,仿佛人就在这里一样。”语气中夹杂的肯定,仿佛就在说我认出你了。

“一路走来有听说我与那瑶光王子长的相似,在国主之前,有不少人错认。国主之所以产生错觉,也应当理在。”认出我来了?我若不承认,又能拿我何。心里扬起一抹笑,表面色平淡;经一番试探下来,也无果,只好摆了摆手道“如此想来,倒是孤王认错了,还请慕容先生见谅?”心里暗暗想道哼,早晚把你逮住。

公孙钤那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啊,这空气中夹杂着的火药,是个人都能觉查,但无奈自己不知道从何下口,便只能干巴着眼看着。虽说陵光所想,他之前也有想过,但那日依丞相所说,吴将军亲目所睹瑶光王子殉国,难不成这人还能起死回生不成?云梦泽偶遇,解人围,与之对棋,这几日交谈往深,虽说不上知己,但也多番欣赏此人。

走到门口,又回之对望,道“今来传闻众多,慕容先生若还只是个乐师或是待棋的身份,怕是多有不妥。孤王所说一事,还请先生多有考虑。”还未等他先出言,公孙抢先道“王上有心了,等慕容来日想好,臣再进宫禀言也不迟。”从容一笑,使得那人也无话可说,慕容离借此机会,巴不得赶紧加把力,把这座神送走,说到底还是应了那句,伴君如伴虎,若是时间长谁又能知接下来又会怎样试探,端行一礼道“国主一言,我已知,还请给我时间,思量一番,在做答复。”

钧天小剧场(伪)——

​陵.丧偶人士.阴阳怪气.光:公孙副相,你的礼不可废呢?这么快就慕容慕容的叫上了?

公孙钤:王上臣也是一时心急​!

​陵.丧偶人士.阴阳怪气.光:一时心急啊——(拉长尾音)

慕容离:.......​

少帅夫人

【钤离】达拉崩吧

极度ooc!慎入!!!


感谢 @-冰冻希鲮鱼- 友情出演(日常坑闺蜜


准备好了吗?!


分配角色:

公主:慕容离

年轻人:公孙钤

巨龙:仲堃仪

国王:陵光


友情客串:

齐之侃,蹇宾,执明,孟章


演唱:雁子,淑芬

下面正文————————


雁子:很久很久以前,巨龙突然出现

方方土(比耶)

淑芬:带来灾难带走公主又消失不见

小齐:哦,慕容先生被仲大人绑架了!!

包子:关我P……啊,不是,快!!派人!去救公主

雁子:王国十分危险,世间谁最勇敢,一位勇者赶来,大声喊

淑芬:他要带上最好的剑,翻过最高的山,闯进最深的森林把公...

极度ooc!慎入!!!


感谢 @-冰冻希鲮鱼- 友情出演(日常坑闺蜜


准备好了吗?!


分配角色:

公主:慕容离

年轻人:公孙钤

巨龙:仲堃仪

国王:陵光


友情客串:

齐之侃,蹇宾,执明,孟章


演唱:雁子,淑芬

下面正文————————


雁子:很久很久以前,巨龙突然出现

方方土(比耶)

淑芬:带来灾难带走公主又消失不见

小齐:哦,慕容先生被仲大人绑架了!!

包子:关我P……啊,不是,快!!派人!去救公主

雁子:王国十分危险,世间谁最勇敢,一位勇者赶来,大声喊

淑芬:他要带上最好的剑,翻过最高的山,闯进最深的森林把公主带回到面前

雁子:国王非常高兴(才怪),忙问他的姓名

包子:What's you name ?

公孙:我叫为人正直撩遍钧天还有挑染的天璇副相公孙钤

包子:是不是为人正直撩遍钧天还有挑染的天璇副相公孙钤?

公孙:啊对对对,为人正直撩遍钧天还有挑染的天璇副相公孙钤

煎饼:6


雁子:天璇副相公孙,骑上最好的马,带上大家的希望从天璇出发

公孙:沃日!

执明:一定要把阿离带回来——

公孙:站着说话不腰疼——

淑芬:战胜……emmm……战胜遖宿来袭,获得十二金币

毓埥:???

雁子:无数伤痕见证,他慢慢升级

执明:应该是无数口红印吧

公孙:???

雁子:偏远美丽天枢,打开所有宝箱,一路风霜伴随,指引前路的圣月光~

葱:……内个,宝箱里是仲上大夫的纯钩。。

方方土:你不是有墨阳吗?!

公孙:再多拿一把也算好事

雁子(拉开快要打起来的两只):你们再出戏我就不唱了!!!

淑芬:闯进一座山洞,公主和可怕的巨龙!英雄拔出墨(纯)阳(钩)

雁子:巨龙说

方方土:我是爱喝假酒,会跳极乐净土的天枢上大夫仲堃仪

公孙:???

方方土:爱喝假酒,会跳极乐净土的天枢上大夫仲堃仪!

公孙:是不是喝完假酒就耍酒疯还薅葱的天枢上大夫仲堃仪?

雁子:……这么说……

煎饼:好像也没问题……

淑芬:继续继续!

雁子:于是,为人正直撩遍钧天还有挑染的天璇副相公孙钤砍向喝完假酒就耍酒疯还薅葱的天枢上大夫仲堃仪

方方土:???不是爱喝假酒,会跳极乐净土的天枢上大夫仲堃仪吗?

执明:但是这么说更真实。。

雁子:继续继续,然后喝完假酒就耍酒疯还薅葱的天枢上大夫仲堃仪咬了为人正直撩遍钧天还有挑染的天璇副相公孙钤

公孙:挖槽!!仲兄你咬轻点!!!

方方土(紧咬):……

公孙(拿剑猛戳):……

方方土:卧槽,我的纯钩!

葱(捂脸):……

雁子:……且看我在台上敏捷的左躲右闪~


淑芬:最后,为人正直撩遍钧天还有挑染的天璇副相公孙钤,他战胜了喝完假酒就耍酒疯还薅葱的天枢上大夫仲堃仪

雁子:救出了高冷美丽热爱搞事的天权兰台令慕容离

淑芬:回到了虽然王上颓废但国力还是很强盛并且原为钧天附属国的天璇

雁子:国王听说为人正直撩遍钧天还有挑染的天璇副相公孙钤打败了喝完假酒就耍酒疯还薅葱的天枢上大夫仲堃仪,就把高冷美丽热爱搞事的天权兰台令慕容离嫁给了为人正直撩遍钧天还有挑染的天璇副相公孙钤!

包子:……孤王甚是欣慰,带着孤(劳)王(资)的祝福结(滚)婚(蛋)吧

雁子:公孙副相仙女阿离性福的像个童话,他们还没有孩子更别提长大,所以我不造孩子叫啥。。。


。。。。。。一片寂静。。。。。。


陵光:歪,错别字。。

孟章(默默鼓掌)……


完。。。

END。。。

敬请期待《白雪公主》



十四岁的卖花先生

这个视频里的你钤,好真实好迷人我晕死,一群人里最出挑的那个,光影在脸上流动的时候让我的耳边忽然响起陈粒的《当我在这里》,仿佛真的触碰到了他,眼泪狂飙呜呜呜

“当来不及传递的钟声响起,终于我们都发现了岁月的意义”

一瞬间的灵感相通,太奇妙的感觉了

这个视频里的你钤,好真实好迷人我晕死,一群人里最出挑的那个,光影在脸上流动的时候让我的耳边忽然响起陈粒的《当我在这里》,仿佛真的触碰到了他,眼泪狂飙呜呜呜

“当来不及传递的钟声响起,终于我们都发现了岁月的意义”

一瞬间的灵感相通,太奇妙的感觉了

少帅夫人

  但是这不是你虐我的理由。。。

  怎么感觉钤离给逆了。。。。啧啧啧。。。

  

  所以钤离只能是be美学了是吧。。。

  但是这不是你虐我的理由。。。

  怎么感觉钤离给逆了。。。。啧啧啧。。。

  

  所以钤离只能是be美学了是吧。。。

十四岁的卖花先生

大胆猜测一下刺客众人的信息素味

 大胆假设,小心求证

公孙钤:竹子味掺着茶香,再添一分书阁中竹简与阳光、灰尘混杂所形成的笔墨味道,清俊且安神

陵光:在佳酿里浸过的牡丹味,花香透着酒气,妩媚、尊贵且危险

裘振:古庙烛火燃烧的味道混杂几分金石火药气息,庄重萧肃

齐之侃:衣服上的皂角香混着阳光味,纯真质璞

蹇宾:雪松、桃花和祭祀时的香火味,神秘清冷中带一丝桃花甜

仲堃仪:松柏、麝香为主,夹带一丝纸醉金迷的脂粉酒气,墨香铜臭兼具

孟章:广藿香混着檀香,细品则是青涩的柑橘气,苦味和少年的微甜

执明:龙涎香、海洋、玫瑰酒的合味,热情但不轻浮的皇家气

慕容离:羽琼花的香混着当归的苦,本质是清甜的梨子味......


 大胆假设,小心求证

公孙钤:竹子味掺着茶香,再添一分书阁中竹简与阳光、灰尘混杂所形成的笔墨味道,清俊且安神

陵光:在佳酿里浸过的牡丹味,花香透着酒气,妩媚、尊贵且危险

裘振:古庙烛火燃烧的味道混杂几分金石火药气息,庄重萧肃

齐之侃:衣服上的皂角香混着阳光味,纯真质璞

蹇宾:雪松、桃花和祭祀时的香火味,神秘清冷中带一丝桃花甜

仲堃仪:松柏、麝香为主,夹带一丝纸醉金迷的脂粉酒气,墨香铜臭兼具

孟章:广藿香混着檀香,细品则是青涩的柑橘气,苦味和少年的微甜

执明:龙涎香、海洋、玫瑰酒的合味,热情但不轻浮的皇家气

慕容离:羽琼花的香混着当归的苦,本质是清甜的梨子味



以上是一些矫揉造作……


综上所述就是公孙适合放在枕头旁边安眠,煎饼和光都可以在约会时随身携带一只、裘振是过年放完炮的味道(bushi),小齐通常出现在穿白衬衫的男高身上,执明是各种二代高干的味,阿离是表面高冷实际温柔的学姐,仲孟感觉可以治疗晕车(x)

对了,狗王应该是肉串味的




如初絮
 入了刺客圈也有几年了,最近联...

 入了刺客圈也有几年了,最近联合我朋友开了个合集,接刺客列传的二

 指路→刺客列传三 

  @墨清 问我对于总章cp有没有什么想法?我俩都是杂食,但我是比较偏向权谋的,CP什么的是副的。所以就很难让人抉择,之后我就抽了转盘,写上几个,我俩之前磕过的,其中包含原创人物“晟”x阿离的,然后第一个就抽到了钤离,君子与美人✨

 由于是后续,在写文之前又重刷了刺客列传,之后我看花絮磕了钤离,该说不说这就是缘分?

  就连后文CP也是钤离,副cp的位置给了晟离,微向cp骁离。

  然后就是还有结局里的be或者是长相守,其实这俩都是一个结果,就是双嘎😂

 入了刺客圈也有几年了,最近联合我朋友开了个合集,接刺客列传的二

 指路→刺客列传三 

  @墨清 问我对于总章cp有没有什么想法?我俩都是杂食,但我是比较偏向权谋的,CP什么的是副的。所以就很难让人抉择,之后我就抽了转盘,写上几个,我俩之前磕过的,其中包含原创人物“晟”x阿离的,然后第一个就抽到了钤离,君子与美人✨

 由于是后续,在写文之前又重刷了刺客列传,之后我看花絮磕了钤离,该说不说这就是缘分?

  就连后文CP也是钤离,副cp的位置给了晟离,微向cp骁离。

  然后就是还有结局里的be或者是长相守,其实这俩都是一个结果,就是双嘎😂

南泽千雪

《爱与救赎》91(刺客现代文)

        慕容离劝说道:“阿钤,你听我一句劝,阿陵生性倔强,倘若你执意要带他回来的话,怕是会适得其反,倒不如按照原先约定好的那样,让他照顾执明一直到他的圣诞假期结束为止,再说了,脚长在他自己身上,你就算把他带回来又怎样,你总不能把他关起来吧!”

  “阿离,你的话言之有理,就听你的,按照原先说好的让阿陵照顾执明直到他的圣诞假期结束。”慕容离的劝说让公孙钤改变了原先的主意。

  慕容离宽慰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阿陵已经成年了,他的决定我们也不能过多的干涉。”

  公孙钤说道:“道理我都懂,可是在我...

        慕容离劝说道:“阿钤,你听我一句劝,阿陵生性倔强,倘若你执意要带他回来的话,怕是会适得其反,倒不如按照原先约定好的那样,让他照顾执明一直到他的圣诞假期结束为止,再说了,脚长在他自己身上,你就算把他带回来又怎样,你总不能把他关起来吧!”

  “阿离,你的话言之有理,就听你的,按照原先说好的让阿陵照顾执明直到他的圣诞假期结束。”慕容离的劝说让公孙钤改变了原先的主意。

  慕容离宽慰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阿陵已经成年了,他的决定我们也不能过多的干涉。”

  公孙钤说道:“道理我都懂,可是在我心里,阿陵永远是小时候那个跟在我后面喊表哥的小男孩。”

  ————————————————————分割线————————————————————

        这天下午,毓骁收到了朋友寄来的两张音乐会门票,于是他决定邀请子煜一起去看,但是又不知如道何邀请他。

        ……

        “我应该用什么理由邀请子煜,才能让他答应和我一起去听音乐会呢?”毓骁看着办公桌上放着的两张音乐会的门票很是烦恼,他既想邀请子煜一起去听音乐会,又担心这样做会让子煜被公司里的其他员工说闲话。

南泽千雪

《爱与救赎》90(刺客现代文)

        公孙钤回答道:“临时有事就取消加班了。”

  “什么事情啊?”慕容离一脸好奇的看着公孙钤,他顿了顿又询问道,“需要我帮什么忙吗?”

        “刚刚我去天枢医院了,”公孙钤边回答慕容离边在他对面的座位上坐下,“但是医院前台的护户员说执明昨天就出院了。”

        慕容离反问道:“难道你是为了去天枢医院而特地取消加班的吗?”...

        公孙钤回答道:“临时有事就取消加班了。”

  “什么事情啊?”慕容离一脸好奇的看着公孙钤,他顿了顿又询问道,“需要我帮什么忙吗?”

        “刚刚我去天枢医院了,”公孙钤边回答慕容离边在他对面的座位上坐下,“但是医院前台的护户员说执明昨天就出院了。”

        慕容离反问道:“难道你是为了去天枢医院而特地取消加班的吗?”

        公孙钤点头承认,他顿了顿又说道:“而且阿陵也不见了,我打他手机也没人不接,我觉得他一定有事情瞒着我。”

  慕容离说道:“阿钤,我看是你想多了。”

        公孙钤说道:“那个名模莫澜去酒店找我,要我好好留意阿陵,要是别人我还可以不相信,但是莫澜喜欢执明是众所周知的事情,我想他之所以会这么说,一定是因为阿陵跟着执明一起回天权农场了。”

        慕容离说道:“就算是又如何呢?阿钤,既然你已经答应让阿陵照顾执明,那么在他的圣诞假期结束之前,你要是反悔的话就会被阿陵说你言而无信了。”

  公孙钤斩钉截铁的说道:“就算被说言而无信我也要去把阿陵给带回来,阿陵心思单纯,他不是执明的对手,再加上那个莫澜,一看就不是好惹的主,我怕阿陵到时候吃亏。”

南泽千雪

《爱与救赎》89(刺客现代文)

  然而前台服务生话音未落,公孙钤就已经走远了。

        ————————————————————分割线————————————————————

        离开天璇酒店之后,公孙钤就直接赶去了天枢医院。

        ————————————————————分割线————————————————————

  在到了天枢医院之后,公孙钤...

  然而前台服务生话音未落,公孙钤就已经走远了。

        ————————————————————分割线————————————————————

        离开天璇酒店之后,公孙钤就直接赶去了天枢医院。

        ————————————————————分割线————————————————————

  在到了天枢医院之后,公孙钤又直奔执明之前住的病房。

  然而,当公孙钤到的时候却发现执明和陵光都早已不见了踪影,于是他就准备到医院的前台询问医护人员关于执明的下落。

        ————————————————————分割线————————————————————

        公孙钤询问道:“请问前几天住在你们医院的执先生他是不是换病房了?”

        前台医护员回答道:“执先生昨天就出院了。”

        “谢谢!”说罢,公孙钤转身离开天枢医院。

  ————————————————————分割线————————————————————

        正坐在院子里喝下午茶的慕容离看到公孙钤这么早回家很是疑惑,于是便询问道:“阿钤,你不是说今天晚上要加班吗,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南泽千雪

《爱与救赎》88(刺客现代文)

  “陵光,这下我看你还有什么理由继续留在执先生身边!”莫澜冷笑了一下,接着他就走到前台询问道:“请问你们总裁在吗?”

  前台服务生回答道:“请问你有约吗,如果没有的话总裁是不见客的。”

        莫澜故弄玄虚的说道:“其实我也不一定非要见你们总裁的,但是最好让他多留意一下自己的表弟。”

        前台服务生疑惑的询问道:“我们表少爷怎么了吗?”...


  “陵光,这下我看你还有什么理由继续留在执先生身边!”莫澜冷笑了一下,接着他就走到前台询问道:“请问你们总裁在吗?”

  前台服务生回答道:“请问你有约吗,如果没有的话总裁是不见客的。”

        莫澜故弄玄虚的说道:“其实我也不一定非要见你们总裁的,但是最好让他多留意一下自己的表弟。”

        前台服务生疑惑的询问道:“我们表少爷怎么了吗?”

        莫澜没有回答前台服务生的问题,而是转身离开天璇酒店。

        ……

  前台服务生看着莫澜渐渐远去的背影自问道:“刚刚那位公子到底什么意思啊?”

  前台服务生话音未落,公孙钤就从电梯里面走了出来。

        ……

  “总裁好!”前台服务生微笑着向公孙钤打招呼。

        公孙钤询问道:“你刚刚在自言自语些什么?”

        前台服务生回答道:“那个名模莫澜突然过来说要总裁您多留意表少爷。”

  “我知道了,”公孙钤觉得莫澜特地过来这么说一定有什么理由,接着他便拿出手机打给陵光,但是却在无人接听状态,“难道阿陵有事情瞒着我吗?”

  前台服务生看到公孙钤的脸色有点不对劲,所以就赶紧询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吗,总裁?”

  公孙钤觉得有点不安,接着他就快步离开天璇酒店。

辰星之明

刺客列传之天下有风(83)

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

虽然转阴了,但嗓子还是好痒,大约是咳久了有点发炎……

我恨生化战争,生病期间想了很多,等有精力了写篇感言吧,但愿没被烧笨……


彩蛋为《遖宿外传》,本节有庚辰相关……

【下部——六壬】11


  骆珉握紧了谨睨,低头注视着眼前人的睡颜,眼神中有着犹豫和挣扎。

  方才白羽与他说了些话后,也没有立刻要回复,而是将双手垫在脑后,躺在树枝间闭目养神。等骆珉从自己的思绪回神时,对方呼吸均匀,似乎是睡着了。

  不得不承认,白羽的容貌非常具有欺骗性,清秀漂亮的娃娃脸,平日里总是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但骆珉见过他屠戮沙场的模样,宛若从地狱浴血而出的...

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

虽然转阴了,但嗓子还是好痒,大约是咳久了有点发炎……

我恨生化战争,生病期间想了很多,等有精力了写篇感言吧,但愿没被烧笨……


彩蛋为《遖宿外传》,本节有庚辰相关……

【下部——六壬】11


  骆珉握紧了谨睨,低头注视着眼前人的睡颜,眼神中有着犹豫和挣扎。

  方才白羽与他说了些话后,也没有立刻要回复,而是将双手垫在脑后,躺在树枝间闭目养神。等骆珉从自己的思绪回神时,对方呼吸均匀,似乎是睡着了。

  不得不承认,白羽的容貌非常具有欺骗性,清秀漂亮的娃娃脸,平日里总是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但骆珉见过他屠戮沙场的模样,宛若从地狱浴血而出的修罗,令人胆寒。

  此前在宣城时,莫澜知道白羽对骆珉有兴趣后,便拉着骆珉说了许多有的没的。尤其提到白羽嗜杀成性,喜欢收集尸体残肢放在书房做展示,曾把他吓了个半死。不过莫澜本身胆子就比较小,骆珉对此半信半疑。

  而坊间对这位神秘的玉衡上将军也有不少传言,据说他荒淫无度穷奢极侈,尤好靡靡之音昼夜不绝。骆珉想起在青州时,白羽用唢呐曲子调戏自己,仿若白孔雀开屏求偶,不禁肌犹粟栗。

  白羽一臣事二主,若是杀了他,或许便能动摇玉衡与琉璃的结盟。而且除掉他,也不会再有人打自己的主意了!骆珉想到此处,眸光微暗,缓缓拔动着谨睨……

  然而螳螂捕蝉,却未料到竟会有黄雀在后——骆珉忽感耳后微胀,随即又觉眼前发黑,一阵晕眩感袭来,便失去了意识。

  变故发生在一瞬间,白羽倏然起身,一个珍珠倒卷帘,伸臂揽过骆珉的身子,将人缓缓放在了树下。他感官极为灵敏,对院中所有人的动作都了然于心。

  “本是同根生,何必呢。”白羽从骆珉耳后取出一根银针,针上点点荧光,竟是淬了药的。

  “大人对骆珉也未免太宽容了。”丹楹阁的连廊中,有人半隐在檐下的横梁处,垂落的黑色衣摆内却是枢绿的套裤。

  “他是最适合的人,值得花点心思。”白羽将银针凑到鼻下嗅了嗅,只是烈性麻药,不是毒。而且银针入穴也不算太深,否则还是会有生命危险。

  “最适合?不是唯一……?”檐下之人抓住了白羽话中的关键,不免生出了别的心思。

  白羽肯定了对方的猜测,翻身又躺回了树枝间,“你若能表现出更高的价值,我自然也会给予更多。毕竟千里马嘛,总是有的,就看伯乐愿不愿意指正了。”

  那人沉吟片刻,还是问出了心中疑惑:“属下只是有些不明白,为何大人会为玉衡王选中骆珉,而为焸栎侯选中属下呢?”

  “仲堃仪在骆珉身上倾注了很大的赌注,要打压他这样的枭雄,需是阿逊这般自身实力就硬的存在。相反焸栎侯优柔寡断,则需要像公孙钤那样的谋士,能够给他多拿主意才行。”白羽似乎心情不错,难得多解释了几句。

  那人也听出了白羽的意思——骆珉受制于仲堃仪,若是放在焸栎侯身边,日后容易噬主;而玉衡王则是位有主见的君王,不受骆珉的蛊惑,更不会被仲堃仪长臂管辖。

  白羽又道:“很快焸栎侯便要去寻公孙钤的棺椁了,我会安排你进随行的队伍。若是能顺利完成任务,天璇除了上将军之位,其他的重臣官职随你选。”

  “那就多谢大人了,属下定不辱命。”那人也不矫情,他本就不是领兵打仗的料,对此毫无兴趣。何况楚珩在天璇军中颇有威信,若上将军不是他难免会引起兵士的不满。

  “去准备吧,这次行动关系到多个国家的利益,不比去天玑议谈轻松。”白羽挥挥手,示意他可以走了。

  那人应诺一声,远远地抱了个拳,便遁去了身形。

  等檐下那人离开之后,白羽闭着眼睛抬起了右手,食指和中指间夹着银针,向着某一处的围墙抛掷出去。

  银针入桃,迅速染黑了大半,令拿桃之人蹙起了眉头,“好狠啊,属下用麻药,你却淬了毒物。”

  “遖宿细作,人人皆可得而诛之。”白羽换了个姿势,将骆珉置于自己的身影之下,保护的意味很明确。

  “你我好歹也是这方天地间唯一的‘同类’,相煎何太急。”来人也不躲了,从围墙的阴影处现身,竟然是暮鸢。

  白羽睁开双眼,不满的反驳道:“我还有秦君!”

  “自欺欺人,他只能算‘半个’,无法脱离此间的诅咒。”暮鸢欺身近前,坐到了比白羽略高的一根树枝上,“听说秦曈捡到你的时候,你已经七岁,应该是记事的年龄了。”

  “……我不会离开秦君的。”白羽严肃了神情,对此很是抵触。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