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公祭日

1124浏览    103参与
charon

致南京 写在十二月十三日

小北:

当我们决定在今天发出一篇推文时,就冒了掉眼泪的风险。


八十二年已逝,历史已经蒙尘。只能听说,听说,隔着厚重的云雾,望见饱经创伤后残损的轮廓,拼凑出伤痕累累的事实。我抱着南京颤抖的躯壳,一颗心仿佛在遭受凌迟,被几句轻描淡写的话刺到血肉模糊。想来感受到的,不足真实的十分之二一。

想到因为调查南京大屠杀真相,不堪忍受痛苦最终自杀的那位姑娘。真相真的如此沉重。它是一块顽石,压住的,是整个民族的脊梁。

我们这个世界不是冰冷的数字建构,是一个个人,用真心铺就的鲜活,是生命交织的灿烂。而当日的浩劫,真正伤害的,是那些淹没于尘世中的一个个再平凡不过的人,是永远也不会踏进史书的喜怒哀乐,是命薄如纸的芸芸...

小北:

当我们决定在今天发出一篇推文时,就冒了掉眼泪的风险。


八十二年已逝,历史已经蒙尘。只能听说,听说,隔着厚重的云雾,望见饱经创伤后残损的轮廓,拼凑出伤痕累累的事实。我抱着南京颤抖的躯壳,一颗心仿佛在遭受凌迟,被几句轻描淡写的话刺到血肉模糊。想来感受到的,不足真实的十分之二一。

想到因为调查南京大屠杀真相,不堪忍受痛苦最终自杀的那位姑娘。真相真的如此沉重。它是一块顽石,压住的,是整个民族的脊梁。

我们这个世界不是冰冷的数字建构,是一个个人,用真心铺就的鲜活,是生命交织的灿烂。而当日的浩劫,真正伤害的,是那些淹没于尘世中的一个个再平凡不过的人,是永远也不会踏进史书的喜怒哀乐,是命薄如纸的芸芸众生。

一个普通人如何被历史眷顾。


当日的刽子手,杀死了自己心中的善,那里变成了沾了血的佛堂,荒凉又肃杀。哀嚎在一灯如豆的室中蔓延,青灯上冒出一缕摇曳的烟。黄色的,冰冷的,穿越战火的硝烟。有人打碎了关于良知的天平,于是整个世界倾斜颠倒开来。

但它终将新生,在鲜血浸泡过的泥土中,肆意地生长出鲜花,破开那由生到死的时空。


金陵永生。


能给小别的这篇推文写段文评,我很有幸。

Ps:

论小北看完文后的反应----

小北:别,你绝了!你要哭死我嘛!

你那几个排比真是要命(哭)

我哭着给你写评

小别:我就是要命

我也差不多哭了

小北:好狠,不愧是你

小别:我好了,该你们哭了


半个小时后。。

小北:害,我写不出评(更难受了)

眼前有景道不得,小别之文题上头


领悟到了李白的南


初看小别的文章,给我的第一感觉就是端木蕻良。浓墨重彩的意境和铺张扬厉的文风,压倒性罗列的排比。有情感的流动。想到小别说写的时候心情蛮低落的,觉得古人逸兴遄飞,发言为声也不过如此罢。

挂一篇文风相近的:土地的誓言


小别的原文见公众号   以伴


寂寞黑猫

公祭日,请为他们敲响钟声。

http://www.cngongji.cn/m/

公祭日,请为他们敲响钟声。

http://www.cngongji.cn/m/


1359380069
Chels的Sea
国家公祭,祀我国殇

国家公祭,祀我国殇

国家公祭,祀我国殇

今天有看管先生嘛

杂记

做公祭日的班会


真的是眼泪唰唰往下流

做公祭日的班会


真的是眼泪唰唰往下流


夷陵蓝魏氏

至吾辈——纪念南京大屠杀81周年

那年乱世如麻

血染黄沙

南京城下刀剑喑哑

铁蹄踏碎了蒹葭

或跃在渊 谁倾了大厦

晨光驱散烟霞

书生南下

载着火把

将军横刀立马

有英雄叱咤

流水年华

大江歌罢

先烈英灵在上

怎敢忘 那年伤疤

今日学子 当奋起

惜锦绣年华

护江山如画

耀我华夏

——by玖珷

(晚自习随手摸的一首小诗,文笔拙劣,还请诸君见谅,多谢欣赏)

那年乱世如麻

血染黄沙

南京城下刀剑喑哑

铁蹄踏碎了蒹葭

或跃在渊 谁倾了大厦

晨光驱散烟霞

书生南下

载着火把

将军横刀立马

有英雄叱咤

流水年华

大江歌罢

先烈英灵在上

怎敢忘 那年伤疤

今日学子 当奋起

惜锦绣年华

护江山如画

耀我华夏


——by玖珷

(晚自习随手摸的一首小诗,文笔拙劣,还请诸君见谅,多谢欣赏)

三休

埋骨

不自量力的南京大屠杀公祭日缅怀。


希望先烈不要怪罪于我的自作主张,过于不成熟的悼念。


逝者安息,生者图强。


2018年12月13日。我来到这个城市的第三年。我已经跟随这个城市,在这一天,疼痛了不止三次。


如果我没有来这里上学,会是什么样子?

大抵像我这种好了伤疤忘了疼的人,不到12月13日防空警报响起的时候,才会一拍脑袋感叹一句“哦,今天是南京大屠杀公祭日啊”也就这样过去了,南京,在我的眼里,也可能只是一个六朝古都,南京给我的印象可能还是泊秦淮里,红绡帐暖,不知愁为何物的乐土。


可是我来到了这里,切身得感受了这座城...



不自量力的南京大屠杀公祭日缅怀。




希望先烈不要怪罪于我的自作主张,过于不成熟的悼念。



逝者安息,生者图强。







2018年12月13日。我来到这个城市的第三年。我已经跟随这个城市,在这一天,疼痛了不止三次。



如果我没有来这里上学,会是什么样子?

大抵像我这种好了伤疤忘了疼的人,不到12月13日防空警报响起的时候,才会一拍脑袋感叹一句“哦,今天是南京大屠杀公祭日啊”也就这样过去了,南京,在我的眼里,也可能只是一个六朝古都,南京给我的印象可能还是泊秦淮里,红绡帐暖,不知愁为何物的乐土。



可是我来到了这里,切身得感受了这座城市之后,我却发现,这座城市,可能代替了整个中国,承受着不能忍受的疼痛。



有人说,南京并不是一个欢乐的城市,我曾经是不信的。但是当我真正的走过雨花台,走过南京大屠杀纪念馆,走过挹江门,走过一个个或大或小的纪念碑时,我的脑子放弃了思考,我连解说的文字都几乎看不下去。明明脑袋放空了,可是心里还是难受,眼眶不由自主的酸涩。



那是没有来过南京的人,无法体会的重压。像我这种平庸之辈,是没有去深究这个事件的权利的。因为仅仅是我们所能看到的皮毛,我已经快要承受不住。我不敢想那位勇敢的华裔女作者,是怎样承受住历史的残酷的。



可是又有多少人,知道奥斯维辛集中营惨绝人寰的毒气室,而不知道1937年那个冰冷的凛冬,在中国,在南京,三十万亡魂这一道永远没有办法忘记的伤口呢?



又有人说,奥斯维辛集中营的那片土地,不应该有任何欢声笑语,任何鸟语花香。亡灵还在徘徊,逝去之人的尸骨和愤怨之上,怎么又能有生命呢?



那我说,如果这个样子,可能南京也是一片荒凉。南京的每一寸土地,都已经被鲜血浸透,南京的每一株梧桐,都曾经被染上血色。纵使六朝古都又怎么样?自从1937年12月13日起,这个昔日富饶的,无忧无虑的南京,就已经被无辜者的血液泡透。



从那个时候开始,南京,就已经再笑不出。



又有人说,单单是这一天的手指动一动,转一转说说,又能有什么呢?过于快餐化的文化,使得很多人都觉得,这种类型的缅怀,是对于这场劫难的侮辱。说说不过是过眼云烟,看一下,就过去了,我们可能为此难过,可是也就是轻描淡写的刺痛,来的快,去的也快。



我不知道说这句话的人是以怎样的心态来揣测青年一辈对于南京大屠杀的缅怀,我也不敢代替所有的年轻人反驳他,可我相信会有记着他的人,还会有为他们流泪的人,还会有太多太多的人,通过今天,通过我们动动手指转一转得说说,而知道这件事,知道30万亡魂的血债,知道在美丽的南京城,这座青砖黛瓦的城市里,曾经都是大片的刺目的红。



公祭日,不是过眼云烟,而是伤口上锋利的刀刃。总有一些伤口,永远没法愈合,而我们,却甘愿在每年的这一天,在那鲜血淋漓的伤口之上,再刻下一道血肉模糊的印记。



南京的人啊,是不害怕鬼的。因为我们都知道,是迷途的亲人,终于找到了回家的路。







细雨无声

铭记历史

勿忘国耻

不忘初心

――国家公祭日

铭记历史

勿忘国耻

不忘初心

――国家公祭日

Spotless Minds

那些我见过的苦难

三个月前刚开学的时候,新闻学院办迎新晚会,我和一位来自新加坡的、有一点alternative rock的留学生小姐姐一起唱歌。选定的曲目是The Cranberries的“Zombie”,“他们在你的脑海哭泣”。

为了应个景,也为了给自己未来四年学习新闻的念想和动力,我决定做一个MV,根据音乐配一些镜头捕捉到的、世界各地的苦难。曾在纽约联合国大厦的一楼落地展厅见过一些教科文组织的图片展,觉得找起来应该会很快。


在那之后的两天,我每天花了五个小时搜索、编辑并制作成MV,每次想要停止却无法停下打开新的网页,每次结束都眼前发黑。我没办法不看,我没办法假装自己不知道。

我从没有想到过世界上有...

三个月前刚开学的时候,新闻学院办迎新晚会,我和一位来自新加坡的、有一点alternative rock的留学生小姐姐一起唱歌。选定的曲目是The Cranberries的“Zombie”,“他们在你的脑海哭泣”。

为了应个景,也为了给自己未来四年学习新闻的念想和动力,我决定做一个MV,根据音乐配一些镜头捕捉到的、世界各地的苦难。曾在纽约联合国大厦的一楼落地展厅见过一些教科文组织的图片展,觉得找起来应该会很快。


在那之后的两天,我每天花了五个小时搜索、编辑并制作成MV,每次想要停止却无法停下打开新的网页,每次结束都眼前发黑。我没办法不看,我没办法假装自己不知道。

我从没有想到过世界上有那么多种苦难。饥饿,贫穷,战争,疾病,环境污染,自然灾害,恐怖袭击,童工,非法移民,虐待......

好多照片我都不敢保存,在那些我敢于去保存的、寥寥无几的图片中,去拿给我的伙伴看,竟然还有一半被她惊恐地否掉。

看多了这些苦难,真的会变得特别敏感而容易惊疑,面前的世界都会换一种色调,胃里会翻腾起不舒服的感受,整个人本能地想逃避。那是一种责任感、愧疚感、好奇感、厌恶、怜悯、悲哀、害怕混杂交织的情绪,在那之后两周我连续失眠,夏夜的薄被下是一身冷汗。


那些图片可能是我见过的最难以忘却的事物。


那位略带娇羞地微笑着的,很美的军人姑娘,转张图片就变成了极端组织分子手里提着的人头。

那个在非洲的小鹏屋中瘫倒在地上、由于感染埃博拉病毒已经双眼失神、拍摄后六小时就去世的十四岁女孩。

那片干旱时的中国土地,土地的裂缝延伸到镜头外面;那片战后的越南土地,地上密密麻麻堆积的弹头延伸到镜头外面。

那个小小的,圆圆胖胖的,穿着湿透的红色T恤和蓝色短裤,气色还很红润、看起来像是安安静静睡着了的,永远躺在海滩上的三岁躯体。


那些图片里的人身上穿的现代衣物、他们的球鞋、他们所带的包和手机,无不在大声咆哮提醒着我们这些观众:这不是历史,这就是现在发生的事,就在这个世纪,这一年,这个月,这一天,这个分钟,这一秒!

但就算不是在现在,又有什么关系呢,他们脸上的神情和我们都是一样的。


因此,当我在12月13日,在知乎上看到三幅关于南京大屠杀的、及其血腥残忍的人物肖像时,同样的恐慌攫住了我,可是同三个月前一样,我还是看了下去。我不能不看,我不可以假装自己不知道。


作为人这个物种,给自己这么多“这个世界可能是活不下去的”这样的心理暗示,对生存状态应该是不利的。

可是正是因为是人,我宁肯要知道关于这世界的一切,然后或者感恩戴德、或者终日惶惶、或者坦然放浪、或者心有戚戚、或者怒火中烧、或者转系佛学地活下去。

正是因为是人,我认定自己必须要变得坚强,可能的话要比张纯如女士还坚强,去学会在这样一个有着层层尸骨的历史和现在的世界活下去。

活得好好的,活得完整,不为苦难,也不畏苦难。

这是我希望的人生。

Briller-Deng

和平難得可貴,人死不能復生

和平難得可貴,人死不能復生

yangdanyang1986
那年乱世如麻愿你们来世拥有锦绣...

那年乱世如麻
愿你们来世拥有锦绣年华

那年乱世如麻
愿你们来世拥有锦绣年华

蜜蜂家的小迪
铭记历史,祈愿和平

铭记历史,祈愿和平

铭记历史,祈愿和平

minguchaxi🌟
#公祭日不忘历史 祈祷和平🙏...

#公祭日
不忘历史 祈祷和平🙏🙏🙏🙏

#公祭日
不忘历史 祈祷和平🙏🙏🙏🙏

程昱酒🇨🇳🇨🇳🇨🇳

南京屠杀

#祭南京大屠杀#
#十题#
执笔:程昱酒

1.旧年的建康城人声鼎沸,秦淮河畔言笑晏晏。初识南京,只因明朝都城,风光无限。

2.南京街道种满银杏,白墙黑瓦折扇旗袍礼仪之邦。再识南京,你是民国首都,众星捧月。

3.抗战的南京杀伤抢掠,妇女老幼哀嚎沙哑。又识南京,屠杀惨痛,不负从前风光。

4.一座充满生气的城,城墙的裂痕昭示曾经风雨。现今南京城以繁荣昌盛。

5.一个充满活力的国,五千年的文明昭告天下。

6.中国,依旧昌盛。

7.南京,依旧繁华。

8.一朝辉煌一朝沉淀。

9.古都南京,现代都市,经济繁荣。

10.勿忘国耻,振我中华。

#祭南京大屠杀#
#十题#
执笔:程昱酒

1.旧年的建康城人声鼎沸,秦淮河畔言笑晏晏。初识南京,只因明朝都城,风光无限。

2.南京街道种满银杏,白墙黑瓦折扇旗袍礼仪之邦。再识南京,你是民国首都,众星捧月。

3.抗战的南京杀伤抢掠,妇女老幼哀嚎沙哑。又识南京,屠杀惨痛,不负从前风光。

4.一座充满生气的城,城墙的裂痕昭示曾经风雨。现今南京城以繁荣昌盛。

5.一个充满活力的国,五千年的文明昭告天下。

6.中国,依旧昌盛。

7.南京,依旧繁华。

8.一朝辉煌一朝沉淀。

9.古都南京,现代都市,经济繁荣。

10.勿忘国耻,振我中华。

文清河

十二月十三日.记

  明楼把大衣挂好,拉开椅子坐在办公桌后,打开文件,拿起钢笔,却在旋开笔帽的时候停手,若有所思地放下钢笔,双手交叉,将前额抵在拇指上,表情凝重。
  阿诚已经五个时辰没有出现了。再过一刻钟就是六个。
  自从昨日深夜,阿诚说要回去取文件,直至现在都没有来见他。起初明楼做好了最坏的准备才来上班,但预想的场面并没有出现。新政府仍是往常情形,没有人来逮捕自己,也没有流言四起指指点点,夜莺也没有传递消息过来,平常得几乎让他放松下来,真的相信明诚只不过是临时任务而已。
  然而他内心的不安没法消除。他无法解释,但是多年的对敌经验告诉他,除非见到阿诚,否则决不能掉以轻心。
  明楼不得不受着煎熬。一边状似自然,一...

  明楼把大衣挂好,拉开椅子坐在办公桌后,打开文件,拿起钢笔,却在旋开笔帽的时候停手,若有所思地放下钢笔,双手交叉,将前额抵在拇指上,表情凝重。
  阿诚已经五个时辰没有出现了。再过一刻钟就是六个。
  自从昨日深夜,阿诚说要回去取文件,直至现在都没有来见他。起初明楼做好了最坏的准备才来上班,但预想的场面并没有出现。新政府仍是往常情形,没有人来逮捕自己,也没有流言四起指指点点,夜莺也没有传递消息过来,平常得几乎让他放松下来,真的相信明诚只不过是临时任务而已。
  然而他内心的不安没法消除。他无法解释,但是多年的对敌经验告诉他,除非见到阿诚,否则决不能掉以轻心。
  明楼不得不受着煎熬。一边状似自然,一边焦虑渐长。
  挨到中午,明楼终于得到了第一个不寻常的消息。这个消息让他一下绷紧了神经。
  藤田芳政亲自过来请他,一起去审讯室,提审一个重要犯人。
  一路上藤田与他谈笑风生,绝口不提犯人情况。明楼的心不断下沉,就像是明知前面是一片诡谲莫测的沼泽,却还不得不一步步主动地陷进去。
  阿诚,如果不是你,等我回去,一定要家法伺候你。
  
  明楼迈进观察室的时候有一瞬是松了一口气的,下一秒却几乎心脏停跳。就像是一个上了绞刑架的死囚,绝望地被一点点勒住咽喉无法呼吸的时候,绳索突然断了,还来不及喘匀就被一把捏住心脏。
  生命被截断的痛楚。
  无法呼吸,却又不能表现分毫,他几乎被空气噎到想要呕吐。
  因为那完全看不出是阿诚。
  甚至那根本看不出是个人。
  那一团血淋淋的东西,偶尔的生理抽搐才能证明是个活物。
  面目全非。
  只有那双修长的,染满血渍的双手,那依稀可辨的衣裤,还有那不可言说的心灵触动,让明楼确信,那就是阿诚。
  他感到一阵阵的眩晕。
  他的阿诚怎么就成了这幅鬼样子?那个明明朗朗、永远挺拔着的少年,那个会画画、爱笑的孩子,那个办事利落、心智坚定的特工,那个最为心腹、放在心尖的阿诚,怎么就这么人不人鬼不鬼地躺在冰冷的铁床上,毫无生机?
  他感觉双眼又干又涩,眼角火辣辣地,灼得心疼。
  但他不能流露蛛丝马迹。
  眼里的震惊恰好做了伪装,将悲哀掩埋。他猛地回头,假作不知藤田的窥视,提高语调喝问道,“怎么,藤田长官查犯人还查到明某家里来了?放人!”
  藤田连连摆手。“不,明楼先生,我想你还是听完我们的情报后再做决定吧。”
  
  “什么?他竟然是眼镜蛇?”明明我才是,为什么躺在这里的是他?
  
  “这个白眼狼!在我身边潜伏这么多年,我竟完全没有看透!”阿诚,要是可以的话,大哥还想等着战乱结束,看你娶妻生子,安家立业。
  
  可是不能了。
  
  明楼一声声的怒喝响彻整个观察室,完全没有作伪的痕迹。看着藤田眼中怀疑神色渐渐消失,他心底冷哼。
  因为这愤怒是完全真实的。
  对这些人的愤怒。
  对眼前这些毫无人性的倭寇的愤怒。
  对自己无能为力的愤怒。
  对国家危亡的愤怒。
  声声泣血,字字诛心。每一句话都恨不得成一把刀子,刀刀戳进敌人的心脏。
  
  然而明楼却连亲手处决阿诚,给他个痛快都做不到;他甚至不能知道阿诚被折磨致死之后抛尸何处都不知道;他连给他上坟扫墓都不能。
  他只能在自己的责骂声中处决自己。
  枪毙掉自己的灵魂。
  
  藤田看着明楼怒火中烧的样子,满意地点头。然后在他骂累了的时候,状似忽然想起来似的开口。“哦对了,有件事明楼先生听了想必十分高兴。”
  明楼看向他。“什么事?”
  “我们将把最新研制的Ⅵ、Ⅶ、Ⅸ型细菌注射到……”藤田隔着玻璃,指了指审讯室内人事不省的阿诚,“……体内,从而加强研究的准确性,提高细菌的性能。”
  明楼的手蓦然攥成拳,瞳孔剧烈地收缩。
  “那真是……大快人心。”
  他几乎控制不住呼吸的波动,面部表情倒是早已僵硬,麻木地没有做出过激的反应。
  
  
  
  明楼觉得这间观察室越来越压抑,让人越来越喘不过气。他不禁想要抬眼看一看天窗,看一看太阳。他便真的扭头望去,看见狭窄的小窗上几根铁柵凹凸不平,几只苍蝇落在上面栖息,一片阴影投下来,笼罩着罪恶的繁衍。

夔周

2016.12.13

 

 

 

 

 

  中国今天起床时就听到了声音,——说话的声音,轰鸣的声音,爆炸的声音,尖叫的声音……

  后来也有哭声,不过来自于不同的地方。

 

  他洗了把脸,认认真真地把新冒出来的胡茬刮净。

  他穿上正装,黑色的是当年那位改良孙先生的设计后送他的。

  那是他新生后见到的第一个人。他想,自己的第一位主席,一定也会来。

  或许对方正站在天安门口等待中国,等待和他一起看五星红旗缓缓升...

 

 

 

 

 

  中国今天起床时就听到了声音,——说话的声音,轰鸣的声音,爆炸的声音,尖叫的声音……

  后来也有哭声,不过来自于不同的地方。

 

  他洗了把脸,认认真真地把新冒出来的胡茬刮净。

  他穿上正装,黑色的是当年那位改良孙先生的设计后送他的。

  那是他新生后见到的第一个人。他想,自己的第一位主席,一定也会来。

  或许对方正站在天安门口等待中国,等待和他一起看五星红旗缓缓升起,又降落到旗杆半截之上。

  这里曾有五十四门礼炮,鸣了二十八响。那是一人一国最意气风发也最容易落下泪的时刻。太阳终于升起了,尽管光芒还很微弱,但足以照耀土地上每一个呐喊奔跑的人。

  ——却不包括死者。

  中国的确见到了对方,他灵魂维持着死前一般的苍老,眼中却有无论何时都无法磨灭吹熄的跃动的光。

  他们站在北京,看的是半旗,看的是南京,——看的是更远更远的记忆。包括着鲜血尸体,包括着中国人的汗中国人的泪,包括着不堪、悲凄、默然与生者的痛楚。

   

  这儿曾有远方歌颂中遍地的瓷器金银,以丝绸织就的国度如梦一般——后一把火通通烧了个干净。

  这儿曾有弥漫的硝烟,灰烬中爬起的人混浊了疲惫茫然的眼睛。是有无数的战士无数的先驱,将前进道路中拦截的荆棘铲平。

  ——所以,不能忘的。

  不能忘的,

    那些屈辱和岁月,战争中牺牲的无辜人民。

  不能忘的,

    这儿曾有过亿万的英灵,长眠于历史,却始终凝视这片土地。

  

  

  他们的身后也站立着许多许多的人,直到离去,都未发一言。

 

  

 

 

  

  

穆衍

【致南京的悼文】

即使是在最形销骨立的时候,王耀也不曾发出过这样的悲鸣。
他吞噬过塞外铁骑扬起的风沙,也在一堆半秃瓢中站的笔直。他挺直自己被鸦片抽干的背脊,伸着干枯的手,在鲜血中踽踽独行。
但当他揽住血泊中呻吟着拉扯着不愿离他远去的南京,他只能哑声痛哭。
往日里绰约多姿烟雨里漫步的女子再没了温柔的模样。她的嗓子咳出了血,混合着地上的血污糊住了她全身。在尖利的哀嚎中,她伏趴在地上,颤着手茫然的环顾四周。但她仍是优雅的,只在他出现时眼中爆出亮光。她与他布满伤痕血迹的手相叠,哆嗦的哑着声喊着“大哥……”
她的声音已经完全毁了,嘶哑得像厉鬼在哭嚎。王耀跪在地上,他的手上全是他妹妹与他人民的血。这血液沸腾起来,铺天盖地浇灌在了他...

即使是在最形销骨立的时候,王耀也不曾发出过这样的悲鸣。
他吞噬过塞外铁骑扬起的风沙,也在一堆半秃瓢中站的笔直。他挺直自己被鸦片抽干的背脊,伸着干枯的手,在鲜血中踽踽独行。
但当他揽住血泊中呻吟着拉扯着不愿离他远去的南京,他只能哑声痛哭。
往日里绰约多姿烟雨里漫步的女子再没了温柔的模样。她的嗓子咳出了血,混合着地上的血污糊住了她全身。在尖利的哀嚎中,她伏趴在地上,颤着手茫然的环顾四周。但她仍是优雅的,只在他出现时眼中爆出亮光。她与他布满伤痕血迹的手相叠,哆嗦的哑着声喊着“大哥……”
她的声音已经完全毁了,嘶哑得像厉鬼在哭嚎。王耀跪在地上,他的手上全是他妹妹与他人民的血。这血液沸腾起来,铺天盖地浇灌在了他心头。他被烫的整个人都在发颤。这红色的血从他心底开始燃烧,带着要烧毁世界的热!
王耀的嗓子开始干涸……他的肺腑千疮百孔,漫天风沙一股股吹过拍打,叫他踽偻着腰却发不出一丝声音。他觉得烈火在熊熊燃烧,他开始撕心裂肺的咳嗽。但当他环顾四周——他的人民仍在煎熬,他的骨肉仍被摧毁,而那些举着刀枪的刽子手——他们竟能无动于衷,继续这残酷的暴行?
悲痛与愤怒混合着让王耀长啸,他的啸声已残破不堪,是地狱的恶鬼扯着心脏在把世界拖入地狱。挣扎的妇女、哭泣的幼童、咒骂的男人、无头的尸体、被拖在地上的求饶的将死者……他们的躯体在颤抖,他们的心脏在哀鸣!他们不懂这血染的土地的怨恨,他们不懂祖国椎心泣血的悲泣,但他们仍一起呐喊!他们在死去,他们在重生,他们把痛苦燃烧,拿骨灰去填充中/国的脊梁!

中国开始在灰烬中重生。

———————————————————————————————————

只写了这么多……一千字不到。

完全是以想写却觉得写不出万分之一每个字都是在玷污与不写又不甘心心中憋着一口气吐不出来的心情在下笔……果然是辣鸡啊。

每次一看到近代史,尤其是南京这一段,都有种心在悲鸣在发出哭泣的感觉。全身都在颤抖。却无法改变任何事情。

历史不容被遗忘。

                                                                                  ——2016.12.13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