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六小龄童

11.7万浏览    1511参与
甜橙子🍊'ㅅ'🍊白荔枝

分岁与东风·众里寻

  眼见小夫妻起身告辞,行者只得强压心绪出门送客,长老将手边茶饮尽,搁下茶盏一抬头,便见徒儿一张脸绷得石板一般,浑不见半点笑影。知他心里有气又无由发作,他低头想了一想,计上心来,从桌上那篮面果里挑个粉扑扑的蟠桃递去。一面笑道:“怎么这样气鼓鼓的,有谁抢了我们大圣的桃儿吃不成?”

  桃是接了过去,徒儿的脸色却没什么放晴的意思,推磨似的在屋里转了一圈,撞见他搁在一边的空茶盏,这才算点着了第一支炮,劈头丢来一句数落:“茶都冷了,师父怎么还喝!”

  “自然是因为冷茶最平肝火。”长老语气仍是惯有的柔和,只是少了往日的中气,尾音有些发虚,偶有些含混的喉鸣,教行者想起那些在夜深时分响起的,被刻意...


  眼见小夫妻起身告辞,行者只得强压心绪出门送客,长老将手边茶饮尽,搁下茶盏一抬头,便见徒儿一张脸绷得石板一般,浑不见半点笑影。知他心里有气又无由发作,他低头想了一想,计上心来,从桌上那篮面果里挑个粉扑扑的蟠桃递去。一面笑道:“怎么这样气鼓鼓的,有谁抢了我们大圣的桃儿吃不成?”

  桃是接了过去,徒儿的脸色却没什么放晴的意思,推磨似的在屋里转了一圈,撞见他搁在一边的空茶盏,这才算点着了第一支炮,劈头丢来一句数落:“茶都冷了,师父怎么还喝!”

  “自然是因为冷茶最平肝火。”长老语气仍是惯有的柔和,只是少了往日的中气,尾音有些发虚,偶有些含混的喉鸣,教行者想起那些在夜深时分响起的,被刻意压抑过的咳声,和闻声一拥到师父床前,又被勒令回去睡觉的两位师弟和自己。

  师父病倒的这些日子,连八戒都学会支着耳朵睡觉了。

  行者忽然感到一种难以言喻的心酸,像他幼年出海学艺时第一次喝酒,小村里货郎沿街叫卖的闷倒象,酒味霸道得蛮不讲理,像一柄裹着寒风的刀,带着血刺下喉咙,又在一息之间化成一团火烧上灵台。一口下肚,辣得他眼泪直流。

  “现在要有碗酒就好了。”他想。

  酒自然没有,师父推给他的是一碗茶,温热的。他接来一饮而尽,眼泪便恰好落在茶盏里,神仙也看不出来。

  “非要明天去不可吗?”他问师父。

  “有些事宜早不宜晚,心结不解,可就成死疙瘩了。”他抬起头,见师父笑着冲他眨眨眼睛,屈起食指叩了叩手边的茶盏。

  “再说,那李家施主有句话说得颇有道理,借那里人气冲冲病气也好。”

  行者心里一滞,仰头看看师父,低头看看手里的桃儿,认命般地叹了口气,没再答话。第二天一早,跟在师父身后,第一个跳上了长生的牛车。

  牛车驶进市集所在的庆义坊时时已过午,各家商铺里的顾客仍是络绎不绝,师徒几人下了牛车,不过走出几步,竟险些被人流冲散了去,眼看着沿街商铺门前多数排起长龙,行者环视四周,灵机一动,向八戒沙僧道:“师父身体虚弱,这样拥挤,怕有闪失,这里有间茶馆,不如将师父暂置此处休息,你我兄弟分头采买,也莫逗留游赏,买了东西,即便回来汇合。”沙僧道:“师兄所言甚当,我们快去快回。”八戒即向长老问道:“师父,有甚东西要买哩?”长老即答,要两斤糯米粉,一斤黑芝麻,并一刀红纸斗方和墨锭。

  “一刀纸可有将近一百张啊,师父莫不是要开灯笼铺的?若开灯笼铺,却也该买些竹篾。”

  “八戒所言甚当,悟空,别忘了再买几根竹篾,预备将来打他的板子使!”

  呆子闻个“打”字,先就缩头。见师父面上毫无愠色,反倒一团笑影,方才省悟过来,嘟哝道:“师父好没道理,人家说正经话么……”一旁行者早笑出声来道:“好兄弟,师父疼你哩,要打还要预备板子,依着我时,只用金箍棒便打发了。”沙僧立在一边,亦掌不住笑。

  长老含笑看着三个徒弟,复抬头打量沿街灯彩,虽是日里不见灯光,也觉心上真真切切落下一种沉甸甸热腾腾的喜兴。待几人笑够了,便正色叮嘱道:“快去快回,路上小心,此处人山人海,须得小心隐藏面目,切勿惊吓于人,再生事端。”

  兄弟三人俱各应承,行者又上前一步,自耳中取出铁棒,在地上画个圈子,将长老所在一张茶桌牢牢罩定,回身切切嘱托师父道:“师父安心在此,徒儿们去去便回,你只在此圈之内,万无一失。”想一想,又将脑后救命毫毛拔一根道,“师父将此物藏在袖里,若有变故,即便喊我名字,徒弟自来护你。”长老亦颔首应承,三人遂去。

  却说年关节下,那市集上来往行人、工商士女,军民人等,实是熙熙攘攘,蜂然如堵,站在人群里向下看,几乎看不见路。向上看时,以行者的身量,便只能看见数不清的肩背。好不容易买齐了东西,已是日暮时分,夜色四合。一抬头,见那路中央的鳌山已然亮起,可巧和八戒沙僧遇个正着。就听呆子一叠声嚷;“了不得,了不得,肚子都要挤下来了!”忍不住笑他道:“呆子,你那长嘴,这里人倒不怕?怎地还来挤你?”八戒连连摇头道:“师哥你是不曾看见,那跑马解的戴的傩面,一个个青面獠牙,红发赤眼,看着比那地府鬼判还吓人,我老猪还算俊哩。”行者哈哈一笑,赶上前去,一手勾了八戒,一手揽过沙僧,便道:“且莫闲讲,我们作速回去,莫教师父久等。”

  三人有说有笑,回转旧路,转过街角,才然看见茶馆外旗招,便放声高喊:“师父!我们回来了——”却不闻有人应声。待进得门来,定睛一看,却好似一记天雷直直劈在顶阳骨上——只见那桌边空无一人,哪里还有师父的影子?

  八戒沙僧素无主意,一见此景,再联想长老如今景况,登时腿都软了,只向行者颤声道:“师兄,这便如何是好?”行者咬着牙,伸手去探那茶盏,随即道:“茶还温着,师父走不远,且去找茶博士问问。”适逢茶小二走来递水牌,沙僧便扯住他问道:“小二哥,动问一声,方才这里喝茶的长老哪里去了?”

   “是那一脸慈悲相的和尚么,方才门外一个小娃在哭,他走出去哄了几句,后来牵着那小娃的手走过对街去了。”

  “小娃娃?”八戒心头一紧,悄声向行者道:“师兄,该不会又像那红……”

  “不会,我之前查探过,此地方圆百里,除了七绝山那大蟒外,并无有别的妖精。再者我留给师父的毫毛也没感应,师父如今大抵还是安全的。”

  “咱们去的时间久,师父又向来无甚坐性,如今天晚,华灯初上,想是贪看灯景,一时去远也未可知,这样——”行者当机立断道:“我和八戒先去找,沙师弟,你把买的东西放回李家小哥车上,请他再在坊门略等一时,沿路也看看师父下落,我把身外化身也放出去。”

  “事不宜迟,我们分头去找!”三道身影一齐出了茶馆,各沿一条道路寻去,一群拇指高的小猴也自行者手掌跃下,转眼消失在暮色里。


执凌

@甜橙子🍊'ㅅ'🍊白荔枝 ✌🏻

进行一下还债

p2迟师父是坐凳子上的(应该不难看出来emm)

@甜橙子🍊'ㅅ'🍊白荔枝 ✌🏻

进行一下还债

p2迟师父是坐凳子上的(应该不难看出来emm)

甜橙子🍊'ㅅ'🍊白荔枝

分岁与东风·佛子笑

       一场冬雪缠缠绵绵下到腊月尾,卧床旬余的三藏也终于在年关将近时渐渐恢复了元气。

  可以下床走动那日正是冬日里一个难得的响晴天,时过正午,他扶杖到院中闲步,隔着一道疏篱望见坡下人家檐角红彤彤的灯笼。堂前柳色仍暗,然游丝扶风而动时,已可见淡淡一脉鹅黄。岁时不居,光景驰流,而他站在异乡的残冬里,恍惚间已无从记起自己究竟错过了多少季长安的梅花。

  病里乡心重,岁暮客愁新。佛门弟子万缘都罢,本无所谓亲人故友可言,于是他心头便只长长久久地悬着一轮故乡的月亮。

  幸而他总是不会在这样的郁结里沉浸太久的,只他驻足远望...

       一场冬雪缠缠绵绵下到腊月尾,卧床旬余的三藏也终于在年关将近时渐渐恢复了元气。

  可以下床走动那日正是冬日里一个难得的响晴天,时过正午,他扶杖到院中闲步,隔着一道疏篱望见坡下人家檐角红彤彤的灯笼。堂前柳色仍暗,然游丝扶风而动时,已可见淡淡一脉鹅黄。岁时不居,光景驰流,而他站在异乡的残冬里,恍惚间已无从记起自己究竟错过了多少季长安的梅花。

  病里乡心重,岁暮客愁新。佛门弟子万缘都罢,本无所谓亲人故友可言,于是他心头便只长长久久地悬着一轮故乡的月亮。

  幸而他总是不会在这样的郁结里沉浸太久的,只他驻足远望的小小一个当口,行者笑嘻嘻的声音便自身后赶了上来:“师父已走了一盏茶的时辰了,进屋去暖暖罢。”

  “你啊,这才走了几步路,便要劝我回去,”他扶上徒儿来搀的手,笑叹道:“在床上躺了这许多日子,一下地简直像踩棉花似的,不多练练,日后走不成路,误了行程可怎么好?”那厢却听这皮猴儿“嗐——”的一声,早早预备了一匣子的话等他:“岂不闻‘病去如抽丝’,师父才好不久,纵要练筋力,也当缓缓图之,若急于求成,损了气血,却不要遭二茬罪?再说现放着玉龙太子化的龙马呢,难道真教师父跋山涉水不成?且回去罢,少时沙师弟新煮的茶就该凉了。”

  有理有据,条理井然,纵当年长安辩经大会上拔得头筹的禅和子,也未必有他徒儿这般伶俐的口齿。何况小猴儿一双金灿灿圆溜溜的眼睛殷殷望住了他。

  正要回身进屋,却见行者抬手向外一指,笑道:“师父,李家小哥来了!”

  来人正是被行者兄弟二人救回的李家独子长生,一进得院来,便向三藏深深拜了一揖,欢喜笑道:“长老面色看着比前几日好多了,可大好了么?”

  “多承记挂,已好多了。”三藏还了佛礼,遂问,“令尊令堂可康健么?”

  “托几位长老福荫,全家都好。”长生话音刚落,便见一个少妇模样的女子跟着走进院中,向着三藏、行者还有闻声迎出门来的沙僧和八戒,盈盈下拜,深深道了一个万福。

  “这是内子,”小伙子笑着向他介绍,略显稚气的脸上满是幸福的光彩,“我被蛇妖抓去之后,爹怕她再遭不测,将她送回了邻村我岳家。幸而如今几位长老除了妖怪,我们再无后顾之忧,可以安心过太平日子了。”说着,二人一齐跪倒,朝师徒几人叩首道,“我夫妻二人特来拜谢四位长老,救命之恩,没齿难忘!”

  “快快请起——”他与行者一人一个,将人搀了起来,“总是施主好善之家,必有余庆,这才逢凶化吉,遇难成祥。我师徒怎敢居功?贤夫妻日后度日,只要耕织渔樵,相互扶持,有余力时,周贫济困,必能安平顺遂,和合百年。”

  夫妻二人谢了长老吉言,便进屋归座,送上节礼。八戒接了,见是四双厚底布鞋,一篮面果,一包绵糖,一包青茶,并些鲜菜时蔬之类。长生在一旁笑道:“贫寒之家,无物可敬,又怕冒渎长老清戒,区区土仪,还望长老莫嫌简薄。”

  “哪里哪里,施主破费了。”四人笑着谢过。长老一低头,见那盛面果的篮桥上还搭着一挂红色长鞭,不由心中一动,问道:“敢问施主,今天是什么日子?何以会有爆竹呢?”

“长老不知么?今日是腊月廿九,只在明日,便是除夕。”长生一怔,继而恍然笑道:“是我疏忽了,人都说病中不记年,长老先时病体昏沉,如今新愈,一时失记日期也是常有的。”

  “年年行路,日久天长,倒把节历也忘记了。”三藏自哂地笑笑,“说来贫僧东土故国,亦有燃放爆竹的年俗,不想山川异域,万里同风,一时骤见,实是乡思难禁。”

  “我这里每到岁除,只亲朋围坐共食而已,放这样长鞭倒只是我们七绝山下人家所特有的。这鞭有个别名,唤作‘蟒见愁’,只因此物身长似蟒,声如雷震,燃尽后寸寸成灰,乡亲们为那大蟒所苦,每至年终岁末时,便燃放此物,以驱邪除祟,祈求平安,也有要将那怪物挫骨扬灰,永绝后患的意思。”说到这里,长生似是想起什么,又加一句,“如今长老到此,了却我们一桩夙愿,此时集市上,已将此物尽数改称佛子笑了。”

  “如此说来,也是一段佳话啊!”行者与八戒听罢,抚掌而笑,沙僧坐在一边,一言不发,留神望着师父师兄手边的茶盏,听到“佛子笑”一段,垂目低眉,眉头深锁,连腰背也驼下几分,腮边虬髯微微发抖,向师父禀句“昨夜未添草,我去看马”便静静退了出去。

  “哎,沙师……”行者正要将人叫住,见师父摇一摇头,便止了声。照旧听长生说活,他心思颖慧,自然留意到了师父方才摇头后那声微不可察的叹息——自师弟出门后一直到李长生告辞,师父手边的茶盏再没有端起过一次。

       长生看得出来,这位沙长老情绪有些异样,然而无论出于对恩人的感激还是自小的家教,他都不便也不能打听这事,于是不着痕迹地换回了方才的话题,提议道:“我们这里虽然偏僻,但离此二十里,便是县治所在。人烟稠密,商贾云集,车马辐辏,百姓居民足有五千余户,是个极阜盛的去处。自腊月廿三到正月十五,大张灯彩,并设夜市,金吾不禁。长老若有兴致,不如明日我套上牛车,带几位师父去集上看看?那里人多,借人气祛祛病气也好。”

  “师父身子刚好,不如缓几天再……”行者担忧地望着师父,一面斟酌着语气。

  “如此,有劳施主。”行者心头一跳,猛回头,见师父满脸笑意,已然一口答应下来。

 

九玖叁拾六

浙昆早期的《借扇》

六小龄童的脸谱还不是六龄童的掌扇脸,也没有六龄童特征性的粘毛,属于最早的试验作品。

该剧目演出十分顺利,后在人民大会堂顺利演出,六小龄童的猴戏从此被大众所赞赏

浙昆早期的《借扇》

六小龄童的脸谱还不是六龄童的掌扇脸,也没有六龄童特征性的粘毛,属于最早的试验作品。

该剧目演出十分顺利,后在人民大会堂顺利演出,六小龄童的猴戏从此被大众所赞赏

执凌

p1大概是个意识流……原版被骗着戴金箍真的让我很不爽,感谢姐姐让我看到了迟师父版本的戴金箍ww满足了一些意难平(

(一些乱七八糟的摸鱼)

p1大概是个意识流……原版被骗着戴金箍真的让我很不爽,感谢姐姐让我看到了迟师父版本的戴金箍ww满足了一些意难平(

(一些乱七八糟的摸鱼)

执凌

原著这里真的🤤

不会吧不会吧,审核君,不会连名著都不让画吧.jpg

原著这里真的🤤

不会吧不会吧,审核君,不会连名著都不让画吧.jpg

执凌

一些遗憾瞬间

真的好想让他怀哦(会孕吐吗

一些遗憾瞬间

真的好想让他怀哦(会孕吐吗

撞死在武侯祠给玄亮助兴

  补@天意 太太的炸毛猴w

  p2跟之前接过的一张玉帝稿件联动一下。完美演绎(猴子见玉帝绕着走hhh

  老样子原文传送门⬇️

  原文地址—- 

  

  

  补@天意 太太的炸毛猴w

  p2跟之前接过的一张玉帝稿件联动一下。完美演绎(猴子见玉帝绕着走hhh

  老样子原文传送门⬇️

  原文地址—- 

  

  

执凌

一些菩提祖师和六猴儿

进行一个还债XD

(p4往下拉下面还有图的XD)

一些菩提祖师和六猴儿

进行一个还债XD

(p4往下拉下面还有图的XD)

水果宾治武士

  最近没事重温之前的春晚,87年春晚真的震惊我,再次感叹之前节目的高质量😭。个个都是大美人,而且突然吃到了和尚的颜

  最近没事重温之前的春晚,87年春晚真的震惊我,再次感叹之前节目的高质量😭。个个都是大美人,而且突然吃到了和尚的颜

甜橙子🍊'ㅅ'🍊白荔枝

  给师徒的新年礼物,过年啦,剪个欢快一点的歌😀

  给师徒的新年礼物,过年啦,剪个欢快一点的歌😀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