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六道骸

109.5万浏览    9087参与
🐟

推推推!AGF黑西吧唧!快闪西服麻将!快闪西服挂件!快闪西服吧唧!快闪西服色卡a盒!中华风相卡!下雨滤镜吧唧!快来家教咪们看看呀!

推推推!AGF黑西吧唧!快闪西服麻将!快闪西服挂件!快闪西服吧唧!快闪西服色卡a盒!中华风相卡!下雨滤镜吧唧!快来家教咪们看看呀!

不要给自己加人设

19

狱寺遥在心中没有什么百分之百确凿答案,她摇了摇头,使自己从那种思绪出离。

  瓦利亚的众人又一次抛下她消失不见踪影。

  可明明大家都是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好室友来着。

  不过也仅仅是因为XANXUS这一个原因才会拼凑在一起。

  况且每次看列维对着自己的眼神,就有一种对方貌似巴不得自己快点死,不再去和他抢老大的注意那种心理。

  “狱寺同学的妹妹,在那样的组织当中,真的不会有问题吗。”

  狱寺隼人没有回话,他的眉头紧皱,原本是想说些,“这和我有什么关系”之类的语句,对上充满大空包容温柔的双眸,却发现噎在嗓子里说不出来,他只能点燃一根烟,“十代目……请不要担心。”

  既然那家伙...

狱寺遥在心中没有什么百分之百确凿答案,她摇了摇头,使自己从那种思绪出离。

  瓦利亚的众人又一次抛下她消失不见踪影。

  可明明大家都是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好室友来着。

  不过也仅仅是因为XANXUS这一个原因才会拼凑在一起。

  况且每次看列维对着自己的眼神,就有一种对方貌似巴不得自己快点死,不再去和他抢老大的注意那种心理。

  “狱寺同学的妹妹,在那样的组织当中,真的不会有问题吗。”

  狱寺隼人没有回话,他的眉头紧皱,原本是想说些,“这和我有什么关系”之类的语句,对上充满大空包容温柔的双眸,却发现噎在嗓子里说不出来,他只能点燃一根烟,“十代目……请不要担心。”

  既然那家伙命那么大,遇到那种事情都没死,还加入这个什么和十代首领敌对的可恶暗杀部队,甚至还是那两个粉毛女人的领袖,才没有必要为她担心。

  可是他作为兄长,确实对狱寺遥有些许亏欠。

  也不知道山本武是否看出好友的心事,“嘛,嘛,内个少女看上去也不赖呢,”他指的是在闹市遇到斯夸罗的时候,“既然那个长头发的那么焦急把她带走,说明她还是对那群人有些价值的吧。”

  “不愧是天生的黑手党啊。”分析得不错。

  里包恩冷不丁来一句这样的话。

  “里包恩,你在说些什么啊,山本同学怎么可能。”

  遥身后两位粉发妹子深深鞠躬,“首领,您保重。”说起话来还是那样异口同声。

  纠结该如何呢?会怎样呢。

  狱寺遥心中不确定的猜测像是落水的石头一样泛起阵阵涟漪。

  故意拖时间一样,她漫步行走,没想到的是日本不同于八点就关闭当铺的意大利,在这种凌晨时段马路上还有很多行人。

  她闻到一股熟悉的莲花香味,不自觉地警惕起来,一个看上去普通的小男孩在身边经过。

  “好孩子这个点可都回家了喔,呵呵。”

  就算没有那标志性的kufufufu笑声,她也知道是谁。

  “不用你提醒。”

  遥原路折回。

  房卡放在电子装置上,自动的双开门还没有动静就已经听到里面传来的声音。

  “为了老大,我是不会输的。”

  “啧,话是这么说,你别像是路斯利亚那家伙一样闹笑话。”

  “你说什么,斯夸罗,你看扁我吗?”

  列维的手扶在背后的雷击伞,好似下一秒就发生什么。

  坐在王座上的男人明显开始不耐烦,一记高浓度的火焰穿过两人相互对峙的中间,直接砸到墙上,把整个墙体融出来一个肉眼可见的洞。

  刚进门的遥扭头,透过窟窿墙面才发现遭遇的里房间好像是自己的。

  “我回来了,XANXUS大人。”她刷一下存在感。

  他的脸色有点黑,昨天就警告过对方不要那样叫她。

  “咳,”狱寺遥憋笑,看到自己把对方迁怒的样子,忽然觉得有点好笑又有些可爱,想到昨晚的发生的事,她神态凉了凉,“不好意思,BOSS。”

  “嘻嘻嘻,小野猫总是回家这么晚,不仅仅是BOSS,斯夸罗队长也对你很有意见呢。”贝尔绿黑条纹的服装,悠闲地坐在餐桌旁摆弄她的小刀。

  要不是因为棚顶水晶吊灯所带来的反射,遥差点没有看见那些刀片上所附有的锋利丝线。

  家?遥不自觉地皱眉,明显这个字眼让自己反感。

  更希望对方用的字眼是Famiglia(家族),而不是Casa(家) 。

  狱寺遥一直没有讲话,找到圆桌旁边的椅子坐下,静听他们之间你一句我一句的嘴硬对话,最后在XANXUS一句“啰嗦死了”的爆发之下逐一离开。

  XANXUS只有他专属的位置上,一动不动地紧盯狱寺遥,那眼神好像在问她怎么不走。

  “喂——!你小子今天很奇怪。”斯夸罗上来询问。

  “能不能不要总是你小子之类的,我长得就有那么像男的?”遥翻了个白眼。

  斯夸罗上下打量了对方一下,“嘁,还学会顶嘴了。你难道不会是在心疼那个变态人妖吧。”

  “停停停,打住。”路斯利亚的战败是不可避免的结局,虽然那个人妖大姐总是用友好的语气来说话,还一副很关心自己的样子。不过她都可清楚地要命,那种关系建立在……

  她扭头,才发现那人的目光一直停留在自己身上。

  他在想什么?

  是在思念自己那令人毛骨悚然甚至可以调侃成大义灭亲的计划吗。

  还是说对方是真的想知道狱寺遥想要的究竟是什么?

  是那晚作为诱饵捅出乱子后不值一提的迷惑发言,还是所发出情感的那本身。

  是拥有融化彭格列奥义的特殊岚之火焰,还是那不知道师从谁的诡异幻术。

  狱寺遥对他来讲的谜点太多了。

  似乎有些不公平。

  他不会去在意那种事情。

  她不可能没有看到奥塔比奥的文件,清晰自己的身世。

  她的存在就像是第二个蠢货斯夸罗。

  “吵死了。”XANXUS的视线终于出离狱寺遥,语气冰冷到极点,他看上去还是那样杀气满腾,尤其是到日本见到年轻的继承人之后。

  他的身上总有一股粗犷而高贵的辛辣木香。

  那种充满草本香料的刺激和热量的阳刚。

  其狂野的光彩和干涩厚重的感觉,带来一种超越一切、压倒一切的尊严与威吓之感。

  一种用其严酷却又坚定不移的力量,以及不可抗拒的力量迷住人的心。

  不过也只有无所畏惧的人可以接受他。

  无法逾越的那种想要渴望注意的感情。

  斯夸罗嘟嘟囔囔骂骂咧咧回到自己的房间,和昨晚不同,当下只留有他们两个人。

  “垃圾。”

  遥没有明知故问,“嗯。”

  “你的答案呢?”

  “人类分泌出的苯基乙胺、多巴胺、去甲肾上腺素和脑下垂体后叶荷尔蒙而造成的化学反应叫什么?”

  遥如是说着。

  “……”XANXUS明显被这句话弄得无言,意识到什么,最后头扭到别处,“大垃圾。”

  “这个爱呼不是专门为斯夸罗准备的吗,怎么我也有。”遥佯装不解挠挠头。

  “蠢货,你是真的想惹急我吗?”

  “啊,居然换词了。这样我也有分别于刀工长毛队长的爱称了。”

  说完,一记带着酒水的容器形成漂亮的抛物线往她身上飞落。

  让这一类大型日用器皿打中的话肯定会很痛。

  似乎有什么东西直接缠绕住朝遥脸部砸去的方形酒瓶瞬间离开,原本可以把人弄得头破血流的物品失去目标,并且支撑与重心点也突然不见,玻璃破碎的声音突兀回响在大厅。

  那抹身影忽然在暗夜中消失殆尽。

  爱情是什么?

  在文学里,爱情是一种感觉。在科学里,爱情是通过激素作用的生物程序,是一系列化学反应的综合表现。但是也许在XANXUS的世界观里,爱情是一种茫然。

  当然,也有一点不屑。

  XANXUS不爱别人,不代表别人不爱他。

  只不过这种爱是被扭曲了的,而且当事人还没发现。

  真是他冷血吗?其实到也不是。

  只不过,你能承认有人天天冲你扔杯子扔酒瓶扔各种日用百货的最后的受益方反过来说爱自己的吗?

  你能忍有人天天欺负你还不能还手的?

  重点是,到底谁会当成这个人对你这么做其实是爱你你信吗。

  谁也不信。

  而且爱这种人,当我有问题吗。

  于是造成一种难以逃脱的漩涡坑井,连当事人本身都不能臆想自己值得被爱。

  黑耀乐园内,在平地静坐的库洛姆缓缓睁开双眼注视眼前出现的少女,“啊,遥大人,你怎么这么晚……”

  “凪,我要在你这里住一晚,你不会介意吧。”

  “当然不会的,遥大人。”

  这样的对话结束,狱寺遥来回望了望凪他们这所秘密基地的氛围,再内心感慨一下自己跟着XANXUS真是吃香的喝辣的,连在复仇者监狱都没有那么好的待遇。

  当然排除总是有被揍的风险还是不错。

  狱寺遥找到库洛姆的黑皮jk包当做枕头躺下,闭上眼询问,“凪,你还在练习骸教给你的幻术吗。”

  “呃,是的,遥大人。”

  “其实不必那么努力。”有些东西是注定无法改变的。

  “可是……”库洛姆欲言又止,她思想里以为狱寺遥是在关心自己,实际不然,大概狱寺遥也属于感情淡漠那一类人,她只是在陈诉事实,没有必要无意义的奋斗罢了,“我必须要帮上骸大人才行。”

  “好吧好吧,随便你,我要睡了,晚安。”

  “……”

  一阵冗长的无言之后,弱弱的声音响起。

  “遥大人在生气吗?”

  原本差点进入梦乡的狱寺遥被问得莫名其妙。

  “啊,凪,你在想什么啊,我只是希望你不要做没有意义的事情。”

  “骸大人说,必要的时候,遥大人会出手。”

  六道骸为什么要说这样无理据的话,也让库洛姆怎么理解到这里了。

  狱寺遥自认为自己可是百分之百的冷血,她只会真心关注那些让她感兴趣的事,并且有兴趣的人,比如……

  她的脑海里出现刚才还别过去的侧脸,正好露出与原本肤色不一,被她曾经称为漂亮的伤痕。

  “才不会。”

  “……”

  得到这样的回答,库洛姆居然听劝没有继续闭目修炼下去。

  骸大人向自己讲过遥大人,她似乎就是那种别扭又不太会明确表达感情的人。

  但又不完全如此,每个人所看到的都是具象化,并非全部。

  如果真的想要,便想去得到。

  想要拥有,进而产生更多的独享与霸占。

  心中升起喜爱,便会滋生更多感情,不得不把内心的爱意传达。

  “遥大人,很温暖。”

  “啊啊啊凪你干什么,我不搞百合啊。”面对蜷缩离自己很近的少女,狱寺遥有些抓狂的挠了挠头,转个身侧躺。

  她感受到一股不对劲的水雾弥漫在后身,也缓然飘来那种熟悉到忘不掉的莲花香气。

  “哦呀,不要对我的小库洛姆那么凶,你还真是不坦诚呢,狱寺遥。”

  “你……”

  身后的男人开始他经典又带几分邪魅的笑声。

  “……六道骸,你,快把我的凪换回来。”提高音量过后,遥身边的人又变成那位有些瘦弱的少女,她紫罗兰的发梢蹭得遥脖颈有些痒痒。。

  她直接蹭到墙角侧身而躺,和库洛姆拉开距离,生怕六道骸再来惹是生非。

🐟

推推推!AGF黑西吧唧!快闪西服麻将!快闪西服挂件!快闪西服吧唧!快闪西服色卡a盒!中华风相卡!下雨滤镜吧唧!快来家教咪们看看呀!

推推推!AGF黑西吧唧!快闪西服麻将!快闪西服挂件!快闪西服吧唧!快闪西服色卡a盒!中华风相卡!下雨滤镜吧唧!快来家教咪们看看呀!

漠中洲(考研)

用我推的美貌霸凌全世界…


庆祝自己又活过了一年🎁

用我推的美貌霸凌全世界…


庆祝自己又活过了一年🎁

将江将江
过两天会搞一个精致一点的版本

过两天会搞一个精致一点的版本

过两天会搞一个精致一点的版本

Mint🐱

当暗黑夹心组戴上眼镜

莫名感觉成熟性感  

不知道怎么回事,27那张看起来肚子有点大……

当暗黑夹心组戴上眼镜

莫名感觉成熟性感  

不知道怎么回事,27那张看起来肚子有点大……

🐟

推推推!AGF黑西吧唧!快闪西服麻将!快闪西服挂件!快闪西服吧唧!快闪西服色卡a盒!快来家教咪们看看呀!

推推推!AGF黑西吧唧!快闪西服麻将!快闪西服挂件!快闪西服吧唧!快闪西服色卡a盒!快来家教咪们看看呀!

Qycy.bu酱

转载文-同居(骸纲)完结

作者:不详

文章2013年云收藏


[骸纲/伪ALL纲向]同居   短篇-v- 

 

One·赖床 

 

“纲吉,纲吉?” 

 

轻柔呼唤着的声音。 

 

纲吉在床上不满的扭了扭,丝毫没有醒来的意思,反而更加用力的抱住了盯了他很久的同居人凤梨头六道骸骸同学:“唔…不要…” 

 

“你再不醒来我可不保证会对你做出什么哟…”骸柔声劝慰,伸出手抚摸着恋人紧紧闭住不肯睁开的眼睛。 

 

“嗯…” ...

作者:不详

文章2013年云收藏


[骸纲/伪ALL纲向]同居   短篇-v- 

 

One·赖床 

 

“纲吉,纲吉?” 

 

轻柔呼唤着的声音。 

 

纲吉在床上不满的扭了扭,丝毫没有醒来的意思,反而更加用力的抱住了盯了他很久的同居人凤梨头六道骸骸同学:“唔…不要…” 

 

“你再不醒来我可不保证会对你做出什么哟…”骸柔声劝慰,伸出手抚摸着恋人紧紧闭住不肯睁开的眼睛。 

 

“嗯…” 

 

纲吉翻了个身。 

 

骸轻轻抚弄着恋人光滑的背脊,引起对方一阵轻微的战栗。泽田纲吉没有来由的感觉到一阵危险的气息,而骸却笑容依然温柔,静静的把恋人抱到了怀里。 

 

“那么,我们来‘睡觉’吧。” 

 

他的手滑入恋人的腰部往下,用嘴堵住了恋人所有的呼吸。 

 

如果光是睡觉,还很漫长呢。 

从那之后三天都下不了床的泽田纲吉君的故事告诉我们,在恋人面前,除了不要赖床,更不要在赖床时做出挑逗的动作,更不要在挑逗的同时还不自觉的在温柔但是阴险美丽但是腹黑的恋人面前低声呢喃,会被吃的了。 

 

Two·诱惑【?】 

 

泽田纲吉风化着。 

 

真的在风化着。 

 

而原因,想必就是因为金光四射纯属闪闪星人产物的小纲吉的衣柜,在打开的时候…什么你说出现了一个新的世界?想什么呢你以为你看纳尼亚传奇呢?实际上不过就是一套蕾丝睡衣,而且还是很可爱【重音】很漂亮的粉红色【重音】哟…。 

 

来源根本想都不用想,绝对是纲吉恶趣味的恋人六道骸的杰作。 

 

然后,泽田纲吉同学就沤了。 

 

骸君春风满面回家的时候发现亲爱的小恋人正缩在床脚不肯动弹,身上裹着大大的被子让他略显瘦小的身形有些可笑。 

 

骸奇怪的看着恋人的举动,不由得开口问道:“纲吉?你在干什么?” 

 

瑟缩的兔子听见骸的声音,颤抖得更严重了。 

 

“你怎么了?” 

 

骸凑过去想要拉开恋人身上的被子:“咦……?” 

 

他发现小恋人身上端端正正的裹着那件粉红色的蕾丝睡衣,暴露出来的白皙大腿在骸的视线中逐渐蒙上了一层粉红色的害羞薄雾。骸有些口干舌燥的问道:“纲吉你这是干什么……?” 

 

“咦咦…不是你…?”纲吉不知所措的看着骸逐渐变得低沉的眼睛,“我…我以为你希望看到…” 

 

“那个是给你买衣服时附带买的没有让你穿啊。”骸好笑的看着恋人脸红的样子,满意的把纲吉拽到怀里,“不过很好看呢。” 

 

“真、真的吗?” 

 

穿上蕾丝睡衣的兔子君脸更红了,埋在骸的怀里不肯出来。 

 

“是呢,很好看。” 

 

“耶?不过骸,骸你在干什么?不要摸那里啊啊啊……” 

 

然后,又是一个美丽的夜晚。 

 

纲吉君你要记得千万不可以在恋人面前露出这种表情这种动作特别是穿这种衣服不然很可能让你亲爱的恋人露出阴险的一面,哦还有,骸样你买这件衣服的动机是什么? 

 

……于是,某一天,作者被轮回了-v- 

 

Three·引狼入室 

 

到底可爱的小纲吉是怎么和有灰狼基因的水果骸住在一起的呢? 

 

这个问题,我们可以去问问彭哥列其他人。 

 

首先,作者外加记者很认真的问过了岚之指环持有者狱寺同学。 

作者:骸为什么会和十代首领住在一起呢? 

狱寺:混蛋!当然是凤梨头强迫十代首领的!可恶可恶可恶!(握拳) 

作者:好吧…谢谢狱寺君的配合。 

 

那么,我们来问问看云之指环持有者云雀同学的意见。 

作者:骸为什么会和纲吉住在一起呢? 

云雀:……(面无表情) 

作者:云雀君? 

云雀:杀了他! 

作者:好吧我知道了…谢谢云雀君的配合… 

 

后来,作者又顺便采访了山本同学以及他肩上的里包恩。 

作者:山本同学觉得呢? 

山本:(笑)不知道呢 

山本(里):果然还是应该杀了骸吧。 

作者(不要以为你腹黑了我就不知道你想什么):里包恩呢? 

里包恩:山本,我们去找纲吉吧。 

山本:嗯。 

里包恩(里[?]):去把纲吉抢走关到家里吧。 

作者(擦汗):总觉得好恐怖… 

 

最后,作者参考了雷之指环拥有者蓝波先生的意见。 

作者:蓝波桑觉得骸为什么会和纲吉住在一起? 

蓝波:呜呜…菠萝,抢走了纲吉,呜呜…蓝波大人生气了!纲吉是蓝波大人的!(掏出火箭筒)可是骸会打蓝波…呜呜呜要·忍·耐·呜呜呜呜呜…… 

蓝波(十年后):作者小姐好。 

作者:请回答吧^ ^ 

蓝波:啊啊…不知道呢…不过骸那个家伙还真是…小纲吉不该交给他的呢,果然还是我太没有存在感了吧… 

作者:蓝波君很英俊呢。 

 

在经过多次,反复的参考后,作者归纳出以下意见。 

 

果然,骸住进纲吉家,是一个阴谋吧。 

可是只要当事人开心又有什么关系呢。



砂锅牛肉粉

因为是心血来潮,所以完全没在意精细度,就当是小整活

因为是心血来潮,所以完全没在意精细度,就当是小整活

京
兩大一小😴😴😴 這是畫給 @灯...

兩大一小😴😴😴


這是畫給  @灯妖子lamp 老師6927新刊的隨書明信片🥰

兩大一小😴😴😴


這是畫給  @灯妖子lamp 老師6927新刊的隨書明信片🥰

🐟

推推推!AGF黑西吧唧!快闪西服麻将!快闪西服挂件!快闪西服吧唧!快闪西服色卡a盒!快来家教咪们看看呀!

推推推!AGF黑西吧唧!快闪西服麻将!快闪西服挂件!快闪西服吧唧!快闪西服色卡a盒!快来家教咪们看看呀!

肜

不过谷是这小半年才开始吃的^_^

不过谷是这小半年才开始吃的^_^

🐟

推推推!AGF黑西吧唧!气球色纸!快闪西服麻将!快闪西服挂件!快闪西服吧唧!快闪西服色卡a盒!快来家教咪们看看呀!

推推推!AGF黑西吧唧!气球色纸!快闪西服麻将!快闪西服挂件!快闪西服吧唧!快闪西服色卡a盒!快来家教咪们看看呀!

🐟

推推推!AGF黑西吧唧!气球色纸!快闪西服麻将!快闪西服挂件!快闪西服吧唧!快闪西服色卡a盒!快来家教咪们看看呀!

推推推!AGF黑西吧唧!气球色纸!快闪西服麻将!快闪西服挂件!快闪西服吧唧!快闪西服色卡a盒!快来家教咪们看看呀!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