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六魂

28551浏览    344参与
HX

纯属私设,bug多得数不清。

请注意此合集主ut坠落的八人类与dr唯一的人类,想看怪物的对不住啦~

此合集只是作者的自娱自乐,因为作者是个很屑的human吹。

人物、剧情有很大改动注意!

如果您能接受,请往下翻~

。。。。。tmd终于可以暂时休息一下了。。。。。

“emmm……nine?你还好吗?”小花看着明显脸色不对劲的nine,用叶片戳了戳ta的脸。

“没事……小花!我们继续前进吧!我只不过想整理一下思绪。”nine回过神来,用一根手指轻轻将小花的叶片拨开。接着,大步向前,很快走到了吊桥的尽头。

重新踏上冰冷的雪地,nine再次感受到自己体内血液滚烫的温度……个鬼啊!雪下得...

纯属私设,bug多得数不清。

请注意此合集主ut坠落的八人类与dr唯一的人类,想看怪物的对不住啦~

此合集只是作者的自娱自乐,因为作者是个很屑的human吹。

人物、剧情有很大改动注意!

如果您能接受,请往下翻~

。。。。。tmd终于可以暂时休息一下了。。。。。

“emmm……nine?你还好吗?”小花看着明显脸色不对劲的nine,用叶片戳了戳ta的脸。

“没事……小花!我们继续前进吧!我只不过想整理一下思绪。”nine回过神来,用一根手指轻轻将小花的叶片拨开。接着,大步向前,很快走到了吊桥的尽头。

重新踏上冰冷的雪地,nine再次感受到自己体内血液滚烫的温度……个鬼啊!雪下得越来越大,自己掉下来时身上只穿了一件休闲的T裇。If再找不到一个取暖的方法,可能在碰见那个叫“勇气”的人之前就先成了雪地里一具冰冷的尸体,连与他战斗都省了。

此时此刻,刚帮毅力搬完实验器材正在回“SNOWDIN”路上的勇气打了个喷嚏:“哪个小B崽子在念叨我?”

“nine,你是不是太冷了……”小花看着巴不得把自己缩成一个球可是因为要继续前进每走一步都抖得像癫痫发作的nine,不禁扶额。

旁白:“……HX你加标点符号是会死吗?!”

nine已经冻得不想说话,只是面向小花,僵硬地点了点头。

可小花从nine的眼神里读出了“你为什么不冷你不是植物吗植物需要适宜的温度下才会存活啊”。

小花:“……”

小花:“👴特么是怪物!”

旁白:“我已经无语了……”

“我知道了……但是我们现在没有可以取暖的东西,比如……一件外套。”小花双“叶”叉“腰”,在思索着什么。“不如,让我们动起来吧!”小花似乎想到了什么,突然猛地抬头,松开缠在nine身上的藤蔓,慢慢从ta的肩头退到地面上。nine还没反应过来,只听“唰”的几声,自己的身体好像变成了……一颗红心?回过神来,nine一脸茫然地看着眼前黑白色的小花。

“看见这颗心了吗?这是你的灵魂,是你生命的精华所在!怪物和……他们在攻击你时,你就会变成这个亚……”“等等等等,你给我讲这些干嘛?这跟取暖有什么关系?”nine一手捂住脸,另一手痛苦地揉了揉太阳穴。

“额……哎呀!我在教你战斗!战斗不正约等于运动吗?远动不就暖和了吗?”小花很慌张地狡辩解释。

“好像……有点道理哎!”nine一脸认真地思考。

小花:“……”

它忽然想到了一个形容nine的词语:

傻白甜。

“咳咳,好了,看这里!”小花挥了挥它的叶子,几颗白色颗粒随之出现,悬浮在它的身边:“这是我的攻击,他们管这些叫……友尽颗粒,不过管它呢!现在,我开始攻击,你一定要尽全力去躲避,被它们打上可是很痛的!准备好了吗?动起来!”小花向前一指,友尽颗粒缓缓向nine飞来。

nine小心翼翼地侧身让过友尽颗粒。

“干得好!”小花看起来很高兴:“让我们再来一次,这次快一点哦!”

比上次多了一倍的友尽颗粒以更快的速度向nine飞来,nine尽力躲开,但还是被一颗友尽颗粒打中了右腿。

友尽颗粒宛如子弹一般直接射穿了nine的右腿,nine第一次清清楚楚地感受到皮开肉绽的疼痛,吃痛大叫一声跌倒在地,鲜血一下从伤口处涌出,染红了地上的雪。

*HP-2

旁白:“不是,这么严重的伤只减2HP?!”

HX:“爷的文爷任性!要不您来write?”

旁白:“别别别姐我错了。”

HX:“怂B。”

。。。。。。回到正文中。。。。。。

“哇啊啊啊!nine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小花惊慌失措地向nine抱歉:“快!快接住这些浅绿色的友谊颗粒!”

其实根本不用nine接,小花已经把所有的友谊颗粒对准了ta。

说来也怪,当友谊颗粒触碰到ta身上时,所有的疼痛感都一扫而空,伤口涌出的鲜血不断减小,连被射穿留下的洞都开始愈合。

“呼……刚刚你惨叫那声真的吓死我了……”小花赶紧结束战斗,心有余悸地摸了摸自己的花瓣。

“Sorry啊……”nine蹲下,伸出一只手,让小花爬上来:“那些攻击的颜色……白色不好,绿色很好吗?”

小花顿了顿,继续往上爬:“对!白色不好,绿色很好。”

“现在我暖和多了,继续前进?”

“好,快一点吧!”

END

下章转角遇见love~




那什么紫色年糕

是个人对六魂的设定!

捏捏作者依旧是捏咔的zhuben50!

不喜勿喷

彩蛋也是捏捏(可以不看)

彩蛋是繁花福

是个人对六魂的设定!

捏捏作者依旧是捏咔的zhuben50!

不喜勿喷

彩蛋也是捏捏(可以不看)

彩蛋是繁花福

往星月
回来了,凭印象摸了一个瓜家青魂...

回来了,凭印象摸了一个瓜家青魂但是我又忘了好多……

回来了,凭印象摸了一个瓜家青魂但是我又忘了好多……

HX

人设是啥?能吃吗?

CP大概……all耐?

大型人设崩坏现场。

当耐心突然从天上掉下来时,不同魂儿们的反应。

非常靠得(不)住型(勇气)

耐心:“谢……谢谢勇气哥?”

勇气:“哈!不用谢!”

耐心:“那啥……可以把我放下来吗……”

(注:勇气在公主抱)

勇气:“啊!好的!”

然后勇气直接松了手。

直……接……松……了……手……

只听“啪”的一声……

耐心呈饼状掉在了地上。

耐心:“肌肉二愣子我******”

报仇雪恨型(正义)

“‘小’正义,谢谢昂!”耐心像个公园大爷似的坐在正义身上。

突然被砸扁的正义:“耐心我#%$&*¥……”

受到惊吓型(诚实)

诚实与不知...

CP大概……all耐?

大型人设崩坏现场。

当耐心突然从天上掉下来时,不同魂儿们的反应。

非常靠得(不)住型(勇气)

耐心:“谢……谢谢勇气哥?”

勇气:“哈!不用谢!”

耐心:“那啥……可以把我放下来吗……”

(注:勇气在公主抱)

勇气:“啊!好的!”

然后勇气直接松了手。

直……接……松……了……手……

只听“啪”的一声……

耐心呈饼状掉在了地上。

耐心:“肌肉二愣子我******”

报仇雪恨型(正义)

“‘小’正义,谢谢昂!”耐心像个公园大爷似的坐在正义身上。

突然被砸扁的正义:“耐心我#%$&*¥……”

受到惊吓型(诚实)

诚实与不知从哪掉下来的耐心深情对视一秒后……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诚实吓出海豚音,把窗户玻璃都给震破了。

“啪!”耐心成功脸着地。

耐心:“Fu*k……”

想接没接住型(毅力)+赶来抢救型(仁慈)

毅力:“哇啊啊啊!耐心对不起!”

耐心(即将断气):“没关系……小紫心……”

仁慈:“OMG!你的灵魂已经出来一半了!振作啊!!!”

处理完后事型(决心二人组)

chara:“这口青色的棺不错。”

frisk(*你表示赞同)

耐心:“……保持爷的耐……心……”


哈?问我为什么木得K总?

耐心不至于掉到核心去……

不至于不至于


HX

只是一杯咖啡(完结篇·下)

不要face的作者HX:“嘻嘻嘻~大家想我了没~”

作者的bro外加头号粉丝HY:“……够了!你这个失踪几乎一个月的鸽子!”

还是不要face的屑作者HX:“对不起,我错惹!拉线!”

。。。。。。开!始!正!文!。。。。。。

在黑色短刃即将擦到gaster的黑色外衣时……

“咻!”不知从哪儿发射出来的某物直直飞向“小”kris的后脑勺,但“小”kris仿佛有预知能力,只是微微把脑袋向旁一撇,不明物体便擦着他耳畔的碎发飞过,“当”的一声,叮在前面的白墙上。

gaster对kris的攻击似乎并无太大反应,哪怕被眼前魂撕掉左下臂,还是不反击,也不出手防御,只静静地凝视着“小”kris正...

不要face的作者HX:“嘻嘻嘻~大家想我了没~”

作者的bro外加头号粉丝HY:“……够了!你这个失踪几乎一个月的鸽子!”

还是不要face的屑作者HX:“对不起,我错惹!拉线!”

。。。。。。开!始!正!文!。。。。。。

在黑色短刃即将擦到gaster的黑色外衣时……

“咻!”不知从哪儿发射出来的某物直直飞向“小”kris的后脑勺,但“小”kris仿佛有预知能力,只是微微把脑袋向旁一撇,不明物体便擦着他耳畔的碎发飞过,“当”的一声,叮在前面的白墙上。

gaster对kris的攻击似乎并无太大反应,哪怕被眼前魂撕掉左下臂,还是不反击,也不出手防御,只静静地凝视着“小”kris正流着未知黑暗物质的左眼。善于观察的毅力发现,gaster的眼神里有悔恨,生气……以及一点点害怕和无奈?

“小”kris嘴边泛起一丝冷笑,在对视中,他也察觉到眼前这个巨大怪物内心对自己的畏惧,双脚在地面上使劲一蹬,挥手便向gaster的“骨头”砍去。

几抹红光同时飞向“小”kris,并准确无误地刺入他的肩膀,“额!”“小”kris吃痛一怔,“好机会!”被gaster用骨手保护起来的毅力在旁提醒。不等“小”kris反应,“咻!”某个不明物体再次从暗处发射,只听“当”的一声,黑色短刃与不明物体发生猛烈碰撞,从“小”kris手中掉落,可掉在地上的一瞬,黑色短刃便化作黑烟,飘进他的左眼。见状,“小”kris原地来了一个反身翻腾两周半转体两周半的屈体动作,稳稳落在地上。

毅力:“小火鸡(小伙子)~跳水界需要你~”

旁白:“屑作者一文不沙雕就浑身难受……”

耐心:“……小紫心你被作者绑架了就眨眨眼,我借正义的加特林来help you。”

毅力:(疯狂眨眼)

耐心:“H!X!”

屑·正义忘给枪上子弹·H·逃过一劫·X:“重新开始正文!”

“小”kris一脸黑线,瞄了一眼被扎得像刺猬的肩膀,望向不讲武德偷袭自己的二魂:chara与frisk不知何时站在他的一前一后,frisk面无表情,手里紧紧攥着一根树枝,chara则一脸唯恐天下不乱,笑嘻嘻地玩弄着由灵魂力量凝聚出的真刀,手轻轻一点:真刀直接从“小”kris的肩头抽出,随着空中一道道优美的弧线,那些真刀回到了ta的身边。

可惜,并没有什么用,在拨出的一瞬,“小”kris肩膀上深深的伤口便迅速回拢,然后愈合,连被刮破的衣服也跟着复原。

看清决心二人组,“小”kris再次怔住,左眼不断淌出的未知黑暗物质开始减少,瞳底的黑色深渊逐渐退去,相反,被刘海遮住的右眼,金色的光芒愈加强烈。“小”kris痛苦地嘶嚎一声,一手捂住左手,右手猛地举起。

*你们现在,是蓝的了

“这是……诚实的重力控制!”在一旁吃瓜看戏突然被抽出gaster骨手保护的毅力惊呼。

“渍,boss你想要干什么?想把我们从窗户丢出去吗?我告诉你,一是我命硬,二是这是一楼,丢出去也摔不死。”ch.故意学正义语气ar.即使被举在空中a。

正义:“喂喂喂,虽然但是,我在书里,但我看得见也听得见啊!”

毅力:“亲,如果您还活着您就不会和我们呆在一起了。”

(*看见chara这种时候都还有心情开玩笑,这使你充满了掘森决心)无论何时何地都充满决心的frisk如此想到。

“小”kris一手捂着眼,一咬牙,将举起的三魂……都扔进了毅力的书里,毅力作为书的主人,随着她的进入,书“砰”地一声关上,迅速缩小,掉在地面,看起来就像一本普通的书。

没了魂儿们的干扰,“小”kris左眼里的黑暗梅开三度涌回,右眼的光芒随之暗淡,他抬头看向gaster,后者到现在一直没什么反应,似乎是以局外者姿态静静观看着这场好戏。“小”kris不易察觉地轻笑一声,黑色短刃再次出现在他的掌心……然后立即被打飞了。

“小”kris眼里闪过一丝惊愕,望向“不速之客”。

“小”仁慈静静站在二楼储藏室门口,居高临下地看着一魂一怪以及一个被他砸进地板的平底锅。

接着,“小”仁慈一个箭步,不怕骨折似的直接从二楼一跃而下,站起身,拍拍身上的灰,径直走向“小”kris,二魂就这么静静地对视着。

直到“小”kris没了耐心(耐心:什?),正欲出手时。

“停住!”

“?”

“无论怎样,都不能伤害眼前这位!”

“这是你自己定的规矩!”

“小”kris双手发抖,为什么,他下不去手?

看见这样的反应,“小”仁慈勾起唇角,虽然他脸上一直是万年不变的微笑,伸出手,抱住“小”kris。

“小”kris呆住了,随着一阵微微的刺痛,他缓缓闭上眼,再次睁开,左眼里的黑暗全部消散,红瞳也黯淡下去,取而代之的,是温柔的蓝瞳。右眼的金色光芒猛烈闪烁一下后,也不再发光。

“小”kris注视着抱着他的魂儿,轻轻开口“Child?”

“小”仁慈点点头,开口说了自变小以来第一句话:“是的,大哥。”

“小”kris微微一笑,双眼不由控制地闭上,倒在“小”仁慈怀里。

他睡着了。

随着“小”kris的沉睡,gaster的断臂以惊人的速度从伤口处生长出来,之前被砸碎的几只骨手也纷纷复原。gaster一笑,用一只骨手摸了摸“小”仁慈的头,另几只将“小”kris托起,放到了他的卧室,还不忘给盖上被子。做完这一切后,gaster拾起地上的书,轻轻敲了敲,示意毅力他们可以出来了。

可能连gaster都不知道,仁慈是怎么做到的。

或许只有仁慈知道答案。

此时,在储藏室,“小”仁慈将一直藏在围裙兜里,已经使用过的注射器扔进垃圾桶。

变小后的确有记忆减退,但他没有忘那次深夜,他与kris的谈话。





原点(0,0)

@精神病院🏥保送生 

是Hypocriticalface里的仁慈玛格丽特

看到大大更新就激动地摸了一张仁慈大头照😘

(ps,希望大大不要嫌弃😣)


@精神病院🏥保送生 

是Hypocriticalface里的仁慈玛格丽特

看到大大更新就激动地摸了一张仁慈大头照😘

(ps,希望大大不要嫌弃😣)




𝐂𝐥𝐚𝐮𝐝𝐢𝐚
描改⚠️自主播女孩重度依赖⚠️...

描改⚠️自主播女孩重度依赖⚠️

主播男孩重度依赖!

小仁慈请安!!!!!!

💚💚💚💚💚

马上就让你解脱......比毒药更加甘甜哦


描改⚠️自主播女孩重度依赖⚠️

主播男孩重度依赖!

小仁慈请安!!!!!!

💚💚💚💚💚

马上就让你解脱......比毒药更加甘甜哦


原点(0,0)

捏脸网站:Picrew

网址:https://picrew.me/

注意:六魂为自己私设,非官方设定

捏了自家的六人类(虽说只捏了自家的女生组)

主要角色:耐心(patience),毅力(perseverance),正直(integrity)

(ps.为了方便识别在旁边标了爱心,结果看起来挺变扭的w大家就当成另一种水印吧😂)


捏脸网站:Picrew

网址:https://picrew.me/

注意:六魂为自己私设,非官方设定

捏了自家的六人类(虽说只捏了自家的女生组)

主要角色:耐心(patience),毅力(perseverance),正直(integrity)

(ps.为了方便识别在旁边标了爱心,结果看起来挺变扭的w大家就当成另一种水印吧😂)


HX

只是一杯咖啡(完结篇·上)

史上最正经一篇(确信)

第一次写到两千多字……手废了……

警告:完结篇·下可能会很短!

无奖竞猜:本文有多少CP?欢迎在评论区留言~

。。。。。。准备好了吗?上car!。。。。。。

“?今天不是休息日啊?大哥提前回来了?”毅力重新戴上眼镜,正打算起身开门……

只见一只骨手直接从走廊的窗户里“破窗而入”。

毅力:“……记得赔玻璃钱啊。”

然后那只骨手径直“飞”到了门前,拧开了门把手。

毅力:“I think我得想一种新的防盗措施……”

[图片]

“What the fuck!你是不是……等等博士您怎么了?!”祖安毅力刚想口吐芬芳,...

史上最正经一篇(确信)

第一次写到两千多字……手废了……

警告:完结篇·下可能会很短!

无奖竞猜:本文有多少CP?欢迎在评论区留言~

。。。。。。准备好了吗?上car!。。。。。。

“?今天不是休息日啊?大哥提前回来了?”毅力重新戴上眼镜,正打算起身开门……

只见一只骨手直接从走廊的窗户里“破窗而入”。

毅力:“……记得赔玻璃钱啊。”

然后那只骨手径直“飞”到了门前,拧开了门把手。

毅力:“I think我得想一种新的防盗措施……”

“What the fuck!你是不是……等等博士您怎么了?!”祖安毅力刚想口吐芬芳,但看清门外的“不速之客”后,毅力以惊魂的毅力将肚子里的脏话全吞了回去,并以0.00000001秒的速度换成敬词。

门外的gaster摆了摆一只围绕在他身边的骨手,表示自己没什么,但下一秒,gaster便差点倒在门口,右手扶着门框晃了一会儿才没与地板来个“亲密接触”。

“博士您……真的没事吗?等等!博士您的左……”眼尖的毅力发现,gaster的左臂下部竟然……不见了!

gaster眼神暗了暗,伸出一只骨手将毅力拉回客厅,自己跟着进来后,反手关上门,并幻化出一只巨大的骨手,堵住了门。

坐在客厅沙发上照看到现在都没wake up的“小”勇气的frisk与chara怔了怔,但借着“好奇心害死猫更害死魂”的道理,两人什么也没问。

“小紫心/毅力,又发生了什么?”在餐桌上陪“小”诚实玩玩具刀的耐心和刚把碗洗完的正义同时跑到客厅,又同时说出同一句话。

“……莫名感觉他们两个欢喜冤家挺有……默契的?”chara看着frisk身后正盯着ta,还冒着黑气的毅力,将到嘴边的“爱”默默吞了回去。

(*你表示赞同)frisk很调皮地点点头。

chara温柔地笑了笑,揉了揉frisk的脑袋,引得frisk的喉咙里发出了表示享受的呜咽声。

gaster:“请注意你们这里还有一个单身‘怪’……”

。。。。回。归。主。题。中。。。。

一群魂坐在客厅里,耐心非常耐心地给gaster仔细检查了一下伤口。

“这伤……您的左手是被谁活生生撕下来了吗?!”虽然耐心认为这不大可能,但是……她只有这个判断。

gaster看着自己的断臂,用右手轻轻地将上面还挂着的破碎布料扯下来,向耐心点点头。

“什么!可是博士,谁能伤到您啊?!”正义有些夸张地直接从沙发上蹦了起来。

“拜托您能别用您那烦魂的夸张语调吗……”chara扶额。

gaster看着魂儿们,脸上刚挤出一个微笑……

“砰!”一声巨大的砸门声让他的笑容转瞬即逝,当然,不止他一个。

“什马情况?”正义习惯性地从腰带上拔出手枪,并对准门口。

“小”勇气也被这堪称导弹发射的噪音给弄醒了(你TM睡得真死),他一脸迷茫地看着面前紧张的“哥哥姐姐以及一位叔叔”,将视线移到餐桌边——“小”诚实正害怕得瑟瑟发抖,缩到了餐桌下面的小角落,眼角似乎还挂着一滴生理盐水。看起来……很好欺负?“小”勇气跳下沙发,跑到“小”诚实身边,不等她反应过来,“小”勇气已经一把将“小”诚实扯过来抱在怀里,下巴也紧紧地贴在她的脑袋上,还蹭了蹭。“小”诚实的头被“小”勇气按在他的胸前,不知为何,她感觉自己放松了许多。

其余的“家长们”并没发现这俩小B崽子魂儿,gaster开始从嘴里不断发出代码声,虽然除了毅力,其他魂都听不懂gaster在说什么,但随着毅力越来越难看的脸色,他们明白:事情并不easy。

毅力望望大家,深深叹了口气:“你们几个,带上变小的前辈们,躲到我的书里去!”

 *你充满了毅力

一本张开的紫色外皮大书顿时出现在客厅里。

“等等,为什么?”正义惊诧道。

“这不是问为什么……”“砰!”毅力话音未落,又是一阵巨大的砸门声……准确来说,是砸“手”声,因为门在第一次砸时已经碎了。

门:WDNMD!

窗户玻璃:兄dei,习惯就好。

gaster的神情明显更难看了些,右手也开始出现裂痕。

“……好的,你小心点。”正义很不情不愿地答应了,到餐厅揪出躲在桌下的两个小魂儿,一肩一个把他们扛进了毅力的书里。

“小紫心,那你呢?还有,仁慈哥他不见了!”耐心显得十分焦急。

(hhh耐心已经没有耐心了)

“该死……你先进去,我把仁慈哥找到了就来!”毅力暗暗咒骂,向耐心吼道。

“好的,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但你小心!”耐心被吓了一跳,也进了书里,与此同时,堵在门口的骨手被砸得彻底碎裂,gaster努力忍住左手的疼痛——一只骨手飞过并停在了毅力面前,替她挡住了碎片。

kris闭着眼睛,从门口走进来。

毅力透过骨手喵了一眼:“……”

都没到她腰高。

小一号的kris与原本的kris外貌几乎无异,唯一的区别是,额前的刘海并无遮住左眼,手上还死死捏着gaster的左下臂,巴不得捏碎。

“……”毅力看了看自己的左手:“我有种不好的预感……”

“小”kris缓缓睁开了他的眼睛……

虽然有心理准备,但毅力还是被吓到了:kris的左眼瞳孔血红,瞳底一片漆黑,仿佛是无尽的黑暗,未知的黑色液体从眼里缓缓流出,滴在地板上——地板立马被腐蚀了。被遮住的右眼散发出的金光,从刘海缝隙里争先恐后穿出。

“小”kris望向毅力,表情明显怔了怔,左眼瞳底里的黑暗开始退去,可他看见一旁的gaster,又立马显得十分愤怒,眼里的黑暗重新涌回,“小”kris伸出右手,凝聚出一把黑色的短刃,径直瞬移到gaster面前,向他狠狠砍去……































写不动了……在下养手去了……





Dean是个屑(小号)

是在捏咔捏的自己六魂以及两个儿子(57号and大儿子的拟人)

捏咔的佬真的好神呜呜呜呜这个耐心真的深得我心

太戳我了OMG

很久之前捏的才想起来

至于大儿子的立绘正在画了正在画了(抱头)

是在捏咔捏的自己六魂以及两个儿子(57号and大儿子的拟人)

捏咔的佬真的好神呜呜呜呜这个耐心真的深得我心

太戳我了OMG

很久之前捏的才想起来

至于大儿子的立绘正在画了正在画了(抱头)

HX

纯属私设,bug多得数不清。

请注意此合集主ut坠落的八人类与dr唯一的人类,想看怪物的对不住啦。

此合集只是作者的自娱自乐,因为作业是个很屑的human吹。

人物、剧情有很大改动注意!

如果您能接受,请往下翻~

。。。。。。艹,要月考又要一模。。。。。。

诚实像个精神疾病患者一样(诚实姐!我错惹!别踹我了啊!),不停在嘴里念叨着什么,语速越来越快,nine几乎已经听不清她在说什么了,小花看着此时的诚实,深深叹了口气,却用藤蔓缠住了nine的双腿,阻止nine上前慰问诚实。

这很奇怪,但nine很知趣地没问为什么。

一个世纪过去后,诚实终于发觉了自己的失态,慢慢平复了心情,略带...

纯属私设,bug多得数不清。

请注意此合集主ut坠落的八人类与dr唯一的人类,想看怪物的对不住啦。

此合集只是作者的自娱自乐,因为作业是个很屑的human吹。

人物、剧情有很大改动注意!

如果您能接受,请往下翻~

。。。。。。艹,要月考又要一模。。。。。。

诚实像个精神疾病患者一样(诚实姐!我错惹!别踹我了啊!),不停在嘴里念叨着什么,语速越来越快,nine几乎已经听不清她在说什么了,小花看着此时的诚实,深深叹了口气,却用藤蔓缠住了nine的双腿,阻止nine上前慰问诚实。

这很奇怪,但nine很知趣地没问为什么。

一个世纪过去后,诚实终于发觉了自己的失态,慢慢平复了心情,略带歉意地开口:“抱歉Dear,我刚刚可能吓到你了,前面是我和勇气平常待的地方……我们也住在那里,到那儿来找我吧,我会把我知道的一切尽量告诉你,再见。”话音刚落,诚实再次凭空消失,就像她到来时一样神秘。

继续一路向前,nine发现了一个已经“瘫”在地上的雪人,明显已经在这很久了。“嘿,你还好吗?”nine拍了拍雪人的“头”,试图重新把雪人堆起来。可是才堆出雪人的“下半身”,雪人突然如同火烧一般痛苦地发出呻吟:“不……你们这群地上肮脏的人类,你们还要对怪物做什么……我们为什么不能和谐共处啊!”吼完最后一句话,雪人的“下半身”顿时垮塌,雪块散落一地,雪人的“头”也产生了裂痕。

“……”nine伸回了手,望着破碎的雪人,又看了看手上的雪,久久未动。

无所谓,我认栽了,继续向前吧,诚实还在等ta,地上的朋友们一定也在担心ta。

再向前就没什么“突发事件”了,路上出奇的安静,只有一盘冻在桌上的面条,被雪覆盖得已经认不出是哪种面条,但似乎有人在之前试图移动过盘子,街道两旁的建筑物都被封得死死的,十分冷清,仿佛根本没有生命存在过,这就是路途上的一切。

还有前方那个若隐若现的蓝色影子。虽然才相识几分钟,nine依然很感谢她的一路保护。

一个无人看守的鱼钩上吊着一串电话号码和一张咒骂地上人类的纸条,nine对此已经麻木了,一脸决心面无表情地把东西重新挂回去。

终于,面前又出现了一座长长的吊桥,诚实正静静地站在吊桥上,对面便是诚实和勇气生活的地方:“SNOWDIN”。

吊桥上,诚实一脸严肃地对nine讲了正事。

不要故意去伤害任何生命,无论是“人类”还是怪物。这就是在“ninesouls”世界平安活下去的核心要点。

“至于勇气哥……我会尽力帮你的。这里没什么怪物,我猜你很容易就会碰到他,当然,如果你运气好,请当我没说,他会主动与你战斗。”

“在他没发现你吋,你得尽量躲着他,他一旦看见你,你必须硬着头皮上,别试着逃跑。”看着一脸“为什么”的nine,诚实勉强挤出一个微笑:“他的速度远胜于你,不是吗?”

nine想起了前一秒还在“山的那边海的那边”,后一秒就跑到了诚实旁边的勇气,由衷地点了点头。

看着脸色难看的nine,诚实伸出手理了理ta垂在额头上的几缕白色头发:“放心,我认为勇气是不想杀你的,他多半只是想和你决斗一场。”

“别掉以轻心,他许多致命的攻击都是无意的,很有可能勇气他会一脸蒙B地看着你倒在他的面前。”

虽然诚实说这句话的语气很轻松,但nine刚刚温暖了一下的心又被吓得凉了半截。

“如果你与他战斗,请尽量拖延时间,让缠在你肩上的怪物朋友来找我,我会把他引走的。”

小fafa:“555终于有人注意到我了!”

“……”nine的双手微微颤抖着,不知是因为天气的寒冷还是惧怕。

“相信我,我不会说谎。”诚实说。

“我相信你,诚实。”nine的眼神重新坚定起来。

诚实笑了笑:“那就祝你一路顺风,Dear~”

*诚实再次消失了



















































以后更新真的随缘,在下淦作业去了,加油,奥利给!

旁白:大家有木有什么好玩的脑洞,可以给HX说说咩?我替作者蟹蟹你们了~

Amriss
学画了一个动作,动作有参考 (...

学画了一个动作,动作有参考

(平底锅忘画了)

自家Kindness

学画了一个动作,动作有参考

(平底锅忘画了)

自家Kindness

Amriss
帕维尔和帕莉 两人是姐弟哦

帕维尔和帕莉

两人是姐弟哦

帕维尔和帕莉

两人是姐弟哦

Amriss
自己家的毅力 忘画眼镜了,原因...

自己家的毅力

忘画眼镜了,原因是不擅长画圆,同时家里也没有圆规…

自己家的毅力

忘画眼镜了,原因是不擅长画圆,同时家里也没有圆规…

HX

只是一杯咖啡(下)

艹艹艹,我连自己都看不下去我写的……

大多是对话……

微人类组?

…………正义开始…………

把“小”勇.弱小可怜又无助.气砸晕后,“小”仁慈像对一条死狗似的将“小”勇气脸朝下拖到毅力面前,还顺便抖了抖身上的灰,动作极其熟练。

勇气:“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嘤嘤嘤~”

诚实:“please收起你那骚气的波浪线……”

毅力:“我开始怀疑仁慈哥生前是干什么的了……”

[图片]

……回……归……主……题……中……

“现在我们应该吃早饭,可勇气……弟被砸晕了。”耐心悄悄将刚录下的视频发到朋友圈后,装作无事发生的亚子拽了拽毅力的衣䄂。

“怎么办?等他醒吗?”毅力有些为难地推推眼镜,回...

艹艹艹,我连自己都看不下去我写的……

大多是对话……

微人类组?

…………正义开始…………

把“小”勇.弱小可怜又无助.气砸晕后,“小”仁慈像对一条死狗似的将“小”勇气脸朝下拖到毅力面前,还顺便抖了抖身上的灰,动作极其熟练。

勇气:“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嘤嘤嘤~”

诚实:“please收起你那骚气的波浪线……”

毅力:“我开始怀疑仁慈哥生前是干什么的了……”

……回……归……主……题……中……

“现在我们应该吃早饭,可勇气……弟被砸晕了。”耐心悄悄将刚录下的视频发到朋友圈后,装作无事发生的亚子拽了拽毅力的衣䄂。

“怎么办?等他醒吗?”毅力有些为难地推推眼镜,回头征徇大家的意见,

却发现正义抱着他自己和勇气的餐盘,正在狼吞虎咽中……

与一直安安静静坐在餐椅上等待他们的“小”诚实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毅力:“那一瞬间,我明白了仁慈哥和大哥每天的不易……”

看着一脸幽怨的毅力,正义抽出一只手,向毅力挥了挥,嘴上的动作却没停下,口里含糊不清地说:“勇气那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大SB总是抢我的早餐,这次趁他晕过去,他的饭归我了!”

毅力:“我特么竟然无言以对……”

耐心:“……大概是天道好轮回?”

“彳亍口巴……反正勇气那么强壮,饿一顿应该没什么……吧?”毅力向正义妥协了。

“等阿勇醒了,桃花都谢了。”站在沙发后的ch.早就休息好了.ara向坐在沙发上的frisk悄悄嘀咕,用手轻轻地给frisk理了理耳畔的碎发。

fr.被砸东西的声音吵醒is.但只是静静地看着大家k:“这个‘世界’只有这幢房子和我们,哪儿来的桃花……”

…………跳过吃饭…………

偷吃了勇气早餐的正义感到心中的正义感在不断谴责自己,尤其是毅力最后还同意了。So,在吃完早餐后,正义主动向毅力提出自己去洗碗,以洗刷自己的罪孽,毅力向正义提出:“不准鼓掏厨房里的任何厨具。”正义一口答应,蹦达着跑掉了。

“唉,累死我了……”像个老妈子一样忙了一上午的毅力瘫软在沙发上,一手轻轻取下眼镜,另一只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原来仁慈哥和大哥每天都这么忙吗?看来以后我们要乖一点了……”

“砰砰砰!”九魂住所的大门传来了急促的敲门声……


HX

纯属私设,bug多得数不清。

请注意此合集主ut坠落的八人类与dr唯一的人类,想看怪物的对不住啦。

此合集只是作者自娱自乐,因为作者是个很屑的human吹。

人物、剧情有很大改动注意!

如果您能接受,请往下翻~

。。。。。。阿巴阿巴。。。。。。

小花看着负面情绪浓郁得快成实体的nine,用叶子轻轻地拍了拍nine的头,安慰道:“没什么,只要你愿意,我可以带你回去看看他,但现在,我们需要前进。”小花低声说着,“保持你的决心。”nine调整好自己的情绪,向小花点点头,走出遗迹。

 外面是稀稀疏疏的小雪,明明是地下世界,竟然有与地上一样的天气,nine伸手接住了一片雪花,晶莹...

纯属私设,bug多得数不清。

请注意此合集主ut坠落的八人类与dr唯一的人类,想看怪物的对不住啦。

此合集只是作者自娱自乐,因为作者是个很屑的human吹。

人物、剧情有很大改动注意!

如果您能接受,请往下翻~

。。。。。。阿巴阿巴。。。。。。

小花看着负面情绪浓郁得快成实体的nine,用叶子轻轻地拍了拍nine的头,安慰道:“没什么,只要你愿意,我可以带你回去看看他,但现在,我们需要前进。”小花低声说着,“保持你的决心。”nine调整好自己的情绪,向小花点点头,走出遗迹。

 外面是稀稀疏疏的小雪,明明是地下世界,竟然有与地上一样的天气,nine伸手接住了一片雪花,晶莹剔透,置于掌心却并不融化,纯洁得不像地底……不,整个世界的产物。

“雪花飘飘,北风萧萧~”nine忍不住唱了出来。

覆盖着雪的树林看起来就像阴森的坟墓一样,寒风从其中穿过,nine不禁打了几个寒颤,不太厚实的积雪在脚下发出“磁磁”的声音,大概是因为“雪吸声”,四周过于沉重与幽寂,nine一时除了自己的脚步声与狂风的呼啸声什么也没听见。

就在nine差点被沉默逼疯想和小花找话说时,身后突然传来了脚步声,虽然很轻,但nine的耳朵还是捕捉到了。急忙回头查看,却空无一人。nine打算继续前进,压迫感却再度袭来,这一次,nine感到一只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nine猛地一转身,与不速之客来了个“爱的对视”。

一个比ta高一些,穿着蓝色芭蕾舞裙与蓝色芭蕾舞鞋的人类女孩出现在眼前,她显得有些惊讶,不过比起仁慈,她很快便恢复如初。与那位人类女孩的淡定相比,nine惊诧得像见了鬼一般,ta没料到这么快,就再次遇见了他们中的一位,nine一下跌坐在地,缓缓向后退去。

女孩或许察觉到了nine的惊恐,迅速收回了手,似乎有些不知所措,然后向后转过身。

凭空消失在nine的眼前。

nine又一次陷入懵圈状态:“什么情况?她怎么突然不见了?小花你快勒我一下,我是不是在做梦?”

“……你没做梦,你也没必要问那么多,讲这些我怕你洗了我都讲不完,你只用知道我们的目的是继续前进。”从地底钻出的藤蔓把nine拽了起来,还不忘帮nine抖了抖衣服上的雪。

nine小心翼翼地“爬”过要用“破碎”来形容的吊桥后……

等等,那位女孩再次站在了ta面前。

nine的大脑一片空白,可除了那个女孩,远处还有另一位戴着非常显眼的橙色头巾的人类正向这边走来。

在nine打算面对1v2的场面时,女孩却隔着不远对ta说了一句话,声音很小,却很坚定:“快躲起来,快!”用手指了指旁边那个形状很便利的台灯。

“这形状……的确便利……”nine一时病急乱投医,站在了台灯后面,成功与台灯融为一体,分毫都不差的那种。

“诚实!”戴着橙色头巾的人类开始明明距这里还有个“十万八千里”,此时一转眼就站在了女孩旁边。

“嗯,怎么了Dear?”那个女孩,或者说是诚实,微笑着回过头去,向他挥了挥手。

“你知道是怎么了,诚实!你又穿得这么单薄就出来练舞!虽然我们已经不算是人类了,但我们还是会生病的!你就不能让我省点心吗?”那位人类像个老妈子一样念叨着,将自己的外套从身上脱下来,仔细披在了诚实的身上。

“好的好的,我知道勇气你关心我,可你现在……”诚实望了望此时身上只有一件体恤的那位名叫“勇气”的人类。

“嘿!你看看我的肌肉,我的免疫力可比你好多了!”勇气秀了秀自己臂膀上的肌肉:“所以你好好穿上,不用担心我。不说了,毅力叫我去帮她搬实验器材,回头见!”说完,勇气便掉头离去,很快消失在了风雪中。

nine从台灯后走出来,重新打量了一下诚实:“诚实姐姐,那是您的朋友吗?”

诚实摆摆手:“您?在这里,我们是一家人,没人会用这么客套的说词,叫我诚实就好,刚才是我的朋友勇气,他力气很大,喜欢帮助别人,至于目的,你还是不要知道为好。”

“谢了,诚实。”nine笑了笑,或许在无意间,又有了一个朋友。

nine举步欲走,诚实又叫住了ta:“等等!新朋友,我的朋友很危险,离他尽量远一些!”

“但是……”nine想起刚才勇气为诚实披衣的样子,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那样的人类竟然会被诚实称为“危险”。

“Dear……”诚实看出了nine的犹豫:“在这个地底,无论是我们这样的人类,还是那些怪物,都是非常恨你们地上那些人类的。勇气也是‘消灭人类’其中一员,但这不是他的错,这也不是任何人的错……”

“那么,你为什么刚刚要保护我……我的意思是……”

“我不会说谎,我说的真的都是实话。”诚实并没有回答nine,自己貌似也陷入了一种奇怪情绪:“前车之鉴,仁慈哥他还不足以证明吗……”

“仁慈……”nine沉默了。


画画是啥❓

草稿

是正义全身草稿,找时间画完。

[图片]


是正义全身草稿,找时间画完。


HX

标题被正义吃了

很抱歉占tag,不喜欢请退出,谢谢。

human们站位(?)

只是大概站位,与ut原角色性格、经历基本无关

顺便说了出场顺序……

和平线

仁慈——toriel

诚实——sans(你没看错!)

勇气——papyrus(我家的勇气小天使~)

耐心——Undyne

毅力——Alphys

chara,frisk——【Error】gaster的追随者

正义——Asgore

kris——【Error】gaster

屠杀线(删除线)

只写了位置变了的……

决毅(魂如其名,充满了半个决心的毅力)——不灭的Undyne

耐心——monster kid

kris——【Error...

很抱歉占tag,不喜欢请退出,谢谢。

human们站位(?)

只是大概站位,与ut原角色性格、经历基本无关

顺便说了出场顺序……

和平线

仁慈——toriel

诚实——sans(你没看错!)

勇气——papyrus(我家的勇气小天使~)

耐心——Undyne

毅力——Alphys

chara,frisk——【Error】gaster的追随者

正义——Asgore

kris——【Error】gaster

屠杀线(删除线)

只写了位置变了的……

决毅(魂如其名,充满了半个决心的毅力)——不灭的Undyne

耐心——monster kid

kris——【Error】chara

以下还是设定,发设让我快落(被打)




nine是白化症患者,连瞳孔都是白的,ta自己也非常喜欢白色,一身白到站在雪镇里半天找不到人。

“不要把我的知己当一个好‘人’,他是个口是心非的伪善者。”——gaster

但是kris对魂儿们的爱是真心的。

kris是个钢琴大师。

诚实会拉小提琴,只是会拉,并不很好。

这个player是个疯狂的反派。



明天我滚去更正文,再次抱歉占了tag!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