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兰卡

2746浏览    119参与
Z
补一个迟来的生贺💚✨ 人在学...

补一个迟来的生贺💚✨


人在学校时默的live服,设定集也没带,bug很多见谅🙇

补一个迟来的生贺💚✨



人在学校时默的live服,设定集也没带,bug很多见谅🙇

?

夜深了,来搞点阴间东西x

前几张是看到水水发的学院pa突发奇想(?)

夜深了,来搞点阴间东西x

前几张是看到水水发的学院pa突发奇想(?)

M☆

ランカ生日快乐qwq

(别看了,后面都一样

ランカ生日快乐qwq

(别看了,后面都一样

酱汁拌菜

超时空要塞 联合live 马联合2019 美树本晴彦 江端理纱 实田千圣 官方版权绘

超时空要塞 联合live 马联合2019 美树本晴彦 江端理纱 实田千圣 官方版权绘

新之助
想玩声优梗然鹅小鱼太难画了于是...

想玩声优梗然鹅小鱼太难画了于是画了兰卡

想玩声优梗然鹅小鱼太难画了于是画了兰卡

子鹰

情人节特辑(无脑ooc水文)

        情人节快乐,各位(好像真的有人会来看这篇文一样)。不管了,反正就是要快乐(怎么突然东哥化了)。

         我圈子好多的,但是都太冷,心好累……没有对象,情人节开视频通话是因为他喵的要听老师水课?这是神马人生啊啊啊啊…………(暴躁)

        Whatever,再怎么难,情人节也要写文(某鬼太太是不是应该羞愧一下)。...

        情人节快乐,各位(好像真的有人会来看这篇文一样)。不管了,反正就是要快乐(怎么突然东哥化了)。

         我圈子好多的,但是都太冷,心好累……没有对象,情人节开视频通话是因为他喵的要听老师水课?这是神马人生啊啊啊啊…………(暴躁)

        Whatever,再怎么难,情人节也要写文(某鬼太太是不是应该羞愧一下)。好了,咱们来磕几对cp放松一下。

————————————————————————————

(一)  哥谭市,2月14日,0:00(本文发生于《贝恩之城》后)

        贝恩的恐怖统治结束了,哥谭市又恢复了往常的夜生活。但重回街头的哥谭警察发现,那些突然出现在警局门口的昏迷的罪犯,身上的伤越来越重。每个夜晚,翘首企盼的人们也发现,信号灯的光芒不再照亮夜空。

        或许,有些东西已经永远改变了。又或许,有些东西需要时间来愈合。

        子夜时分,即使对哥谭来说,也到了入睡的时间。幽深的小巷深处,只有铁拳打在肉体上的声音,和一声声疯癫的笑,惊扰着犯罪之都的安眠。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不过是把我那个三心二意的跟班和他愚蠢的老妈送进了医院(详见《恶棍之年 小丑》),哈,你就气的像我抢了你的小猫一样。你生气是因为我也像你一样穿了套尖耳朵戏服四处乱跑,还是你只是嫉妒我有个跟班?,嗯?”

        沉默,“啪——”。

        “好吧好吧,你到底在生气什么,后背疼?(蝙蝠侠总是被折断后背),恋父癖?(蝙蝠侠v3漫画的反派是蝙蝠侠他爸)。不,等等,我知道了,新冠肺炎是你传播的吧。”

        沉默,“啪——”。

        “我明白我明白”,小丑吐出一口鲜血,“阿尔弗雷德死了,你很难受对吧。”

        “不许你提那个名字!”“砰——”

        “好吧好吧,你说是就是吧。”小丑耸耸肩,“你听不听笑话?”

        沉默,拳头放下了。

        “有个打扮的像蝙蝠的人从庄园里逃出来,身后还跟着个管家。管家跳到对面的楼顶上,蝙蝠人却退缩了。管家说别怕,我把手电筒打开,你顺着光柱就能走过来了。蝙蝠人相信了。可是当他走到一半,管家死了,光柱熄灭了,蝙蝠人掉了下去,坠入黑暗。”

        沉默,沉默,沉默……

        “哈哈哈,你找到笑点了吗,蝙蝠?你觉得我疯了,可疯的人是你。他死了,你放任自己坠落,然后哥谭的黑暗骑士,就会跟我们在一个水平了,哈哈哈哈哈哈。”

        “闭嘴,闭嘴,闭嘴!!”蝙蝠侠抓住小丑的衣领,狠狠地把他提起。

        “不不不,蝙蝠,我不许你疯掉。如果你疯了,哥谭该多么无趣,无趣到,不如让你去死。”说完,小丑按动了胸花里的机关。

        “不——”,蝙蝠侠急忙交叉双臂,试图挡住胸花中喷出的酸液。

        没有酸液喷出。

        只有一张照片。

        “骗到你了,蝙蝠。”

        蝙蝠侠捡起那张照片。照片是在狂笑之蝠入侵时拍的(详见狂笑之蝠个人刊),照片上,被狂笑病毒感染的蝙蝠侠浑身插满管子,阿尔弗雷德正为他递上一杯热茶。

        照片背面是一句话:即使你像我一样疯,他也依然在你身边。

        “谢谢。”蝙蝠侠喃喃的说,不知是在说给谁听。

        “情人节快乐,蝙蝠,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二) 避风港,2月14日,0:00

        这是梦,还是现实,路明非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已经跑了很久,很久。

        他跑着,身边是雪一样的白色丝线 ,他的终点,是一口血红色的井。他记得,在井的深处,有一个女孩在等他。

        女孩就要死了。

        “不要死,不要死。”路明非大喊,声嘶力竭,面目狰狞。

        他终于来到了红井的最深处,来到了现实之梦的终点。神官和猛鬼众的尸体倒在他们自己的血里,白色的丝线汇成巨大的茧。茧里有人呼唤:“sakura,sakura,sakura……”

        路明非疯了一样的扑到茧上撕扯。白色的丝线腐蚀着他的双手,他却仿佛感觉不到疼痛。

        茧被扯开,路明非愣住了。

        穿着红色巫女服的女孩站在他的面前,身上是“樱花之露”的味道,红发像火焰一样耀眼。她笑着开口,声音好像吹过排萧的风声一样动听。

        “sakura,你来啦。”

        路明非突然忘记了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他只听到自己回答:“嗯,我赶上了。”

        神官和猛鬼众从死人之国归来,化为龙形死侍,嘶吼声化为一支慷慨激昂的婚礼进行曲。

        婚礼?

        对了,路明非想起,他来到红井,是为了参加自己的婚礼。他要迎娶,面前那个穿红色巫女服的女孩。

        绘梨衣,她的名字叫绘梨衣。

        他牵起绘梨衣的手,缓缓走向为他们搭起的高台。婚礼进行曲到达高潮,司仪走上前,准备问出那个问题。

        “你的戒指呢?”绘梨衣在他的耳边问。

        戒指?路明非糊涂了。

        “sakura怎么连戒指都忘了。”绘梨衣嗔怪道,“看,这是我的戒指。”

        路明非低下头。

        绘梨衣手中捧着一个玩具盒,每一个玩具上都有一个标签,标签上写着绘梨衣和sakura两个人的名字。

        路明非突然清醒了。他记起了。

        他对绘梨衣说:“不,这不是真的。你已经死了,死在那口井里,而我没能赶上,没能救下你。你不会说话,因为你一说话就会有人死,但你的声音很好听。我没有选择你做我的新娘,是我杀了你。”

        “这个梦,有什么意义呢,弟弟?”

        光影流转,路明非在避风港里的家中醒来。路鸣泽站在窗前,品着一杯红酒。

        “一个免费的馈赠而已。”路鸣泽说。

        “恶魔的馈赠吗?不如说是诅咒吧。”

        “怎么会呢,哥哥。你想要应汝所愿的馈赠,那你应该出门左转找一家天使开的事务所。恶魔的馈赠就是梦,梦里是你本可以做到的事。”

        “但至少,那个女孩,因为你而真正活过。”路鸣泽指了指路明非的床头。

        一张明信片。

        “sakura最好了。”

        “情人节快乐,哥哥。”

        “情人节快乐,绘梨衣。”

————————————————————————————

(三) S市,2月14日,0:00

        “特地来找我,是不是看上我了,这位小姐姐?”古凊的语气一如既往的……贱,他的眼神还不断在对方裹着黑丝的长腿上游走。

        “你从哪看出我是‘特地’来找你了?”卡门冷冷的说。

        “所以,你昨天晚上突然来九科自首,把我们弄得像一坨屎一样,压根就不是冲我来的?”古凊挠挠头。

        2月13日晚,卡门突然来九科自首。九科上下全都乱作一团,因为卡门不是别人,正是十几年前凭空出现在s市的超能力罪犯。

        “我来这里,只是为了打乱你们的部署。此时此刻,我的人已经趁你们守备松懈时,转移了‘那件东西’。而你们杀了我后,我也可以转移到下一具身体里。当然,我是穿越者这件事,只有你我知道。”

       “切,牛皮哄哄的说了一大堆,你不就是像魂穿到一副人造躯体里嘛。这招我早用过了。”古凊一脸不屑。

        “我可不会用你用过的方法。”这一刻,卡门的脸上浮现出一抹邪笑。“兰斯,这一局,我赢了。”

        “砰——”,古凊突然开枪,一枪打爆了……审问室的摄像头。

        “长官,不好了,我们失去审问室的图像了。”

        “由这小子去吧。”古尘微笑着说。

        “打爆监控,是想对我做什么吗?”卡门依然是一副悠哉游哉的表情。

        “恭喜你,卡门。”这一刻,古凊的脸上竟有一丝温柔。

        “你……这是什么情况?”卡门此时反而摸不着头脑了。

        “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不会吧……你是故意让我赢得,就为了说一句……”

        “情人节快乐,卡门。”

        然后一枪爆头。

        “哈哈哈,我怎么可能故意让你赢呢。你不就是计划魂穿到你那个跟班身上吗,这种伎俩我会识不破?你就喊疼去吧,反正也死不了,算是报复了哈哈哈!”古凊放声大笑。

        “长官,您在跟谁说话?”

        “……没什么。”

————————————————————————————

(番外) 我们的宇宙,2月14日,现在

        “我要粮!”鬼太太对着山谷大喊。

        一阵回声传来:“没有粮”“没有粮”“没有粮”“没有粮”“快快更文”(回声这么真实吗)

        鬼太太嘴角抽动,脸色铁青,感觉自己被虚假环绕。她看看脚下的深谷,觉得不如摔死算了。

        “老婆你怎么又智障了?”鬼老婆说。

        “唉,我没有粮还被催更,我太难了呜呜呜。”

        “啊呀,活该。”某个跟镜脸领证的人突然出现,毫不留情的嘲讽。

        “打死你!”鬼太太陷入躁狂。

        “唉,这都是什么憨憨。”鬼老婆无奈的叹息。


        

        

        



        

thefool

【兰卡】作文

hmmmm....上一篇都说脑洞这种东西总是一串一串地来,这一篇也是我早就有的想法了,但一直没有写,主要就是觉得虽然也很有趣,但是没必要,糖这种东西点到为止就好了,要是太多反而有些齁了。

但不写吧,我心里总感觉有事情没做完,很难受。而且反正大过年的,吃点糖怎么了?!XD

时间线在【叛逆期】和【赌注】后面,但不影响阅读,依然有兰斯身份的【剧透】。

——————————————————————————————————————————

夜深了,但古凊还在卧室里赶着第二天的报告。

  

  他靠在床上,将平板电脑放在身前,一双死鱼眼盯着屏幕,想着如何才能让这篇毫无意义的东西显得足够平庸,以...

hmmmm....上一篇都说脑洞这种东西总是一串一串地来,这一篇也是我早就有的想法了,但一直没有写,主要就是觉得虽然也很有趣,但是没必要,糖这种东西点到为止就好了,要是太多反而有些齁了。

但不写吧,我心里总感觉有事情没做完,很难受。而且反正大过年的,吃点糖怎么了?!XD

时间线在【叛逆期】和【赌注】后面,但不影响阅读,依然有兰斯身份的【剧透】。

——————————————————————————————————————————

夜深了,但古凊还在卧室里赶着第二天的报告。

  

  他靠在床上,将平板电脑放在身前,一双死鱼眼盯着屏幕,想着如何才能让这篇毫无意义的东西显得足够平庸,以便符合他如今的身份。

  

  良久,在敲完最后一个字后,他用比平时盖上马桶盖更快的速度合上了平板,喉咙里发出一阵满足的呻吟,顺势倒在了床上。

  

  他刚闭上眼,就听到房门开启的声音,古凊转过身去,看见卡门穿着睡袍闪身进来,手里好像拿着一张纸一样的东西。

  

  “大半夜的,在家做贼呐?”

  

  “嘘!”

  

  卡门将头伸出门外张望了一会,然后回头瞪了他一眼。

  

  “你小点声,小灵已经睡了。”

  

  古凊坐了起来,整理了一下额前的刘海,用手比了个引号说:

  

  “所以你从小灵房间里‘偷’了些什么东西要给我看?”

  

  卡门此时已经坐在了他身边,挑了挑眉毛。

  

  “你又知道了?”

  

  那是,你刚才的心虚都快要从脸上溢出来了。

  

  当然这话古凊也就在心里想想,毕竟他等下还想睡个好觉。

  

  他往旁边靠近了一点,伸手揽住了卡门的肩膀。

  

  “诶,我懂你嘛。”

  

  “哼”

  

  卡门轻哼了一声。


  她知道古凊心里肯定在嘀咕着别的东西,但也知道这人就这样了,你掐死他也没用。


  “所以你原先想说什么?”


  “诺,自己看。”


  卡门将手里的那张纸摊开放在了他面前,古凊的目光停留在了它的顶部,上面写着——《我的父母》


  嗯,小学生作文。


  “嘶,总感觉看这种东西有种莫名的羞耻啊,要不你直接告诉我内容得了。”


  “先不说我也没看,你觉得你跑得掉吗?”


  “诶,那就一起看嘛。”


  然后他们将目光转向了文章的开头——


  【我的父亲为人谦和,待人真诚,与朋友同事关系良好。在我的记忆中,哪怕是在犯错的时候,他也从来没有责骂过我。他看着我的眼睛永远是那么温柔,充满慈爱......】


  看着看着,古凊的表情变得越来越古怪。


  当看到第一段结尾写着【我认为我的父亲是这世上最好的父亲,每个人都该向他学习】的时候,卡门终于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要是世界上每个人都像他一样,估计世界末日应该不远了。


  古凊抓了抓头发,默默安慰自己这是好事,起码在女儿面前的人设没有崩塌。


  “你不要高兴地太早,很快就轮到你了。”


  【我亲爱的妈妈年轻时一定是个美人,当然现在也是。她是一位正直,值得尊敬的女性,她总是教育我说要做一个善良的人,就像我的父亲一样,她当初正是因为喜欢他这一点.....】


  “我怎么不知......”


  “闭嘴”


  古凊的话被一记肘击顶了回去。


  “还不是你说的想要小灵做一个‘正常人’?”


  他知道再说下去卡门就该进入恼羞成怒的阶段了,生生把嘴里的冷嘲热讽憋了回去。


  ......


  过了不久,卡门悄悄地进入了女儿的房间,按照记忆中的位置将那篇作文放回了原处。她的动作轻柔,仿佛手中正拿着无价的珍宝。


  等她回到房间,古凊已经躺在了床上,只在床头留着一盏给她的灯。


  卡门钻进被子里,顺手熄灭了台灯,感受着枕边人的呼吸,思绪却已经飘到了其他地方。


  “睡了吗?”


  “睡了。”


  这一问一答好像都是废话,但其中的含义只有他们清楚,它们真正的意思是“我有话想说”和“我在听”。


  “现在回头看看,曾经的我怎么也想不到,会来到这么远的地方呢。”


  古凊由平躺变侧身看着她。


  “远吗?”


  “确实,不远。”


  人有了归宿,才会在乎远近,不管身在何处,他们确实未曾远离过彼此。就好像古小灵在文章结尾写的那样——


  【........他们之间的某种羁绊有时让我作为女儿都觉得自己是个外人,但我却一点也不嫉妒。我总有一种感觉,哪怕世界即将毁灭,他们也会用最后一秒笑着相拥】


  卡门正感慨着,下一秒古凊就露出了本性。


  “当然,你想的话,还可以更近。”


  卡门知道他的意思,但还是配合着他说了下去。


  “有多近?”


  古凊此时已经趴在了她身上,脸几乎快要贴在了一起。


  “当然是要多近,就有多近”


  “好像某个人刚刚才哀嚎着明天要上班?”


  “班,我是要上的,但你,我也要上。”


  说着古凊的手已经伸进了她的领口。


  “哦?”


  卡门猛然起身,将他反压到了身下


  “谁上谁,还不好说哦”


  古凊的双眼很容易就穿过了黑暗,在卡门敞开的睡袍上下打量了一下。


  好嘛,一套的,被摆了一道呢。


  “古凊,你输了哦。”


  感受着压在他身上的卡门的双手在往下摸索着,古凊笑着闭上了双眼。


  “那就让我付出代价吧。”


  ..........


  ————————————————————————————————————————

现在为止,我的这串脑洞就结束了,话说要回忆自己小学生时的文笔好难啊,大家将就着看吧XD

提前给各位拜个年~


  

  

  


thefool

【兰卡】赌注

本来只是上一篇开了个脑洞,不知道为什么,这种东西总是一串一串的来,所以我有摸了一篇,时间线背景什么的就和上一篇【叛逆期】过后几年好了,不过也不影响阅读。

依然是有关于兰斯身份的【剧透】,没看完原著的不想被剧透看到这里就可以停了。

下面是正文

——————————————————————————————

  一间旅店的客房里,在向着房门的方向,卡门*莫莱诺双手环胸,一双穿着黑丝的长腿交叠着坐在椅子上。

  

  现在已经是深夜,房间里很暗,但看上去她也没有要开灯的意思,只是静静地看着房门,好像在等待着什么。

  

  过了不久,一阵沉稳的脚步声从门外响起,并且越来越清晰,看上去是...

本来只是上一篇开了个脑洞,不知道为什么,这种东西总是一串一串的来,所以我有摸了一篇,时间线背景什么的就和上一篇【叛逆期】过后几年好了,不过也不影响阅读。

依然是有关于兰斯身份的【剧透】,没看完原著的不想被剧透看到这里就可以停了。

下面是正文

——————————————————————————————

  一间旅店的客房里,在向着房门的方向,卡门*莫莱诺双手环胸,一双穿着黑丝的长腿交叠着坐在椅子上。

  

  现在已经是深夜,房间里很暗,但看上去她也没有要开灯的意思,只是静静地看着房门,好像在等待着什么。

  

  过了不久,一阵沉稳的脚步声从门外响起,并且越来越清晰,看上去是有人在向这个房间靠近。

  

  这脚步声在卡门听起来却显得有些刺耳,因为她很容易就凭此判断出了来者的身份,知道要是把此时的感受说出来,那人肯定会用一种很贱的语气说:你要是不喜欢我刺耳,我还可以刺别的地方。

  

  果然,随着房门的开启,那个男人令人讨厌的声音也随之响起:

  

  “卡门啊卡门,想不到你还有禁闭play的特殊爱好嘛。”

  

  一个穿着西装,表情轻浮的男人闪身走了进来。

  

  “切”

  

  卡门很不爽地站了起来。

  

  “古凊,既然你来了,那就说明我输了对吧?”

  

  “当然”

  

  古凊用一种理所当然的语气答道,接着用一只手将门外的某样事物甩了进来——那是一个成年男子大小的麻袋,此时里面的物体正在地上不断扭动着,发出一阵阵惊恐的呻吟。

  

  古凊踢了那个麻袋一脚,让他安静了下来。

  

  “这个九科的叛徒,虽然你已经查到了他的住处就在这里,可惜,被我截胡了.....”

  

  咻咻咻

  

  在他说话的时候,黑暗中响起了数把利刃破空的声音,但那些飞刀的方向却并非古凊,而是地上的麻袋。

  

  在声音响起的那一瞬间,古凊就已经判断出一共有6声响起,但以他对卡门的了解,这些自动触发的飞刀,一定有7把以上!

  

  若在平时,他可以很轻易地让这些飞刀滞空,但这场游戏,还有一个相当重要的条件:不准使用能力

  

  所以他向前一跃,先是踢开了前方的麻袋,让其躲过了3把飞刀,然后凭着身体的反应速度接住了一把,往后一挥,将背后的4把扫落,同时手上传来的力度也让自己手上的那把刀不得不脱手,面对着真正致命的那把飞刀,毫不犹豫地,他选择用左手去接!

  

  刀轻易地扎穿了手掌,一股剧烈地疼痛从手上传来,但古凊,却笑了。

  

  “好险呐,死人可没办法向老头子交差,既然赢不了,那就一起输?不愧是你啊,卡门。”

  

  “哼”

  

  最后地反扑也被挡住了,卡门也只能认了这一局。

  

  古凊用一种抖M的表情将手上的匕首拔出,伤口也快速地愈合起来——既然游戏已经结束,那自然没有了限制。

  

  “既然我赢了,按照约定,你会付出代价的对吧。”

  

  “当然,你以为我是谁。”

  

  “那,要些什么好呢.....”

  

  古凊笑着凑到了卡门跟前,装出一种猥琐的目光扫视着她的领口,而卡门对此早已习惯,表情没有什么变化。

  

  接着她看到古凊好像想到了什么。

  

  “你要陪我开一局新的游戏,规则由我来定。”

  

  卡门有些诧异地抬起了眼睛,显然没想到他会主动提出对局,她笑了起来。

  

  “当然”

  

  “卡门”

  

  古凊接着换了一种语气

  

  “我们之前玩的,本质上是在“看看谁更聪明””

  

  他用双手比了个引号

  

  “不如这次我们来看看,谁更傻?”

  

  卡门又一次陷入了迷茫,因为她清楚,愚蠢对于他们而言是很难的一件事,或者说是违背他们的天性也不为过。

  

  但是她依然会接受挑战,因为这是由古凊提出来的游戏,这十分难得。

  

  “我接受。”

  

  “那现在游戏开始,卡门,我记得你曾经说过,这个世界上只有你我之间关于游戏的承诺,你无条件相信,我想再次确认一下。”


  卡门已经记不清今晚是第几次猜不透他的心思了,但对于这个问题她的答案一向很明确。


  “当然”


  接着她看古凊笑了,不同于以往那种或疯狂,或轻佻的笑,而是一种......温柔的笑?


  他从怀里掏出了一张纸,然后单膝跪地看着她。


  “我,詹姆斯*兰斯,或者是古凊,愿娶卡门*莫莱诺小姐为妻,无论富贵,贫穷......”


  他突然停了下来,嘟囔了一句:


  “什么玩意嘛....”


  接着就把手里的那张纸撕了,重新组织了一下语言。


  “卡门*莫莱诺小姐,我将摒弃我的天性,背弃我的信仰,为你变得愚蠢而自甘平庸。我想与你结婚生子,一起困于房租水电,柴米油盐。与你同喜同忧,同苦同乐,从今日始,日日皆然。”


  在古凊说出要娶她为妻的时候,卡门就陷入了呆滞的状态,感觉内心正有什么在被撕裂。


  那个自大又疯狂的“判官”,想要与她过上平凡的生活?这算是求婚?


  直到古凊将戒指摆在她面前,她才回过神来。


  “兰斯”


  她忍不住用了过去的名字


  “这也是游戏的一部分吗?”


  “当然”


  古凊的那双眼睛前所未有的温柔,笑着说:


  “我准备和你玩一辈子。”


  

 

thefool

【兰卡】叛逆期

对于兰斯的身份有剧透,没看完原著的慎点...

————————————————————————————————————

“你现在是“判官”,还是古凊?”

  

  客厅的沙发上,一个穿着西装的男子,一脸严肃的问出了这个问题。

  

  而他对面,一个看上去不到十岁的孩子,在用一种戏谑的表情反问道:

  

  “那你又是“开膛手”,还是古尘?”

  

  “我是你老子。”

  

  此时兰斯,或者说古凊,虚着眼看着自己的父亲。

  

  “要是把那边的时间也算上,咱们俩的辈分还得另算,我并不打算否认我们血缘上的联系,只是想告诉你,想对我说教,你还是省省吧。”

  ...

对于兰斯的身份有剧透,没看完原著的慎点...

————————————————————————————————————

“你现在是“判官”,还是古凊?”

  

  客厅的沙发上,一个穿着西装的男子,一脸严肃的问出了这个问题。

  

  而他对面,一个看上去不到十岁的孩子,在用一种戏谑的表情反问道:

  

  “那你又是“开膛手”,还是古尘?”

  

  “我是你老子。”

  

  此时兰斯,或者说古凊,虚着眼看着自己的父亲。

  

  “要是把那边的时间也算上,咱们俩的辈分还得另算,我并不打算否认我们血缘上的联系,只是想告诉你,想对我说教,你还是省省吧。”

  

  古尘的表情没有什么变化,只是平静地与他对视着。

  

  “姑且算你在那边度过了青春期,现在看样子还提前进入了叛逆期,但就算是看作年少轻狂也太过分了一些。”

  

 古凊针锋相对道。

  

  “切,当年动不动就要把别人肾给掏出来的人,还真好意思说呢。”

  

  “你成心气我是吧?”

  

  “当年被你们整的差点脑溢血的前辈没一百也有八十了,这点觉悟你早该有了。”

  

  ......

  

  当水映遥来到客厅时,场面已经快要控制不住了。就在古尘准备喂自己儿子吃屎,而那个有同样想法的臭小子已经先一步往厕所跑的时候,她轻咳了一声。

  

  “爷俩聊啥呢?”

  

  两个人很同步的哆嗦了一下。

  

  “老婆...”

  

  “妈...”

  

  “古尘,你给我坐好了。”

  

  此时堂堂古科长,马上坐回了沙发上,腰挺得笔直,双手放在大腿上,一副等着领导训话的样子。古凊忍不住露出了幸灾乐祸的表情,马上迎了过去,打算来个恶人...啊不,去作个受害者陈述。

  

  “妈,你看他...”

  

  迎接他的是一道同样凌厉的目光。

  

  “你也给我坐到那边去。”

  

  “是...”

  

  接着他用同样的姿势,坐到了离古尘足有1米远的地方,好像他身上散发着某种病菌一样。

  

  此时古尘看了他一眼,古凊知道这意思是“我是让着你妈,不然你今天死定了”,他也同样回了一个鄙视的眼神。

  

  “小凊,你上楼去把今天的作业做了。”

  

  “都说那些愚蠢的...”

  

  “嗯!?”

  

  “行行行,妈,您消消气啊。”

  

  确定儿子已经上楼之后,古尘轻呼了口气。

  

  “呼,这小子有些叛逆啊。”

  

  水映遥挨着他坐了下来。

  

  “你还有脸说?你和王诩那小子年轻时是什么样,自己就没点数吗?”

  

  “老婆,怎么就说起我来了...”

  

  “诶”水映遥叹了口气

  

  “你也少说两句,小凊这么小就被送到了那边,对我们做父母的有些怨气也是应该的。”

  

  古尘这人一向是天大地大,老婆最大,见她都这么说了,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但在安慰水映遥的时候,他心里想着的是:

  

  小子,你想玩嘛,我就让你知道为什么我能当你爹,那肯定是有原因的。

  

  ......

  

  如果当年古凊穿越的晚一些,他的王叔叔一定会告诉他,你爸这人心眼小的很,得罪他的后果,那是相当严重。

  

  可惜有些事情没有如果,就算说了,他八成也不会放在心上。

  

  所以直到过了几天当他发现晚饭的时候多了个人的时候,仍然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你私生女啊?”

  

  看着对面那个很有礼貌的小女孩,古凊虚着眼看着他爸。

  

  但此时古尘露出的表情让他感到有些不妙。

  

  “我为你介绍一下,这是犬子,古凊。”

  

  这是唱哪出啊?

  

  在外人面前,古凊还是很有礼貌的点了点头,伸出了手。

    “你好”

  

  “兰斯,好久不见。还是说,现在该称你为古凊?”

  

  古凊的手僵在了半空,他看着那张可爱的脸露出了一个他很熟悉的笑容。

  

  卧槽...不是吧...

  

  “小凊啊,我也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

  

  古尘很阴险地笑了笑

  

  “卡门*莫莱诺小姐。”

  

  古凊的脸皮抽动了一下,发现僵住的手已经被她握住了。

  

  “很高兴”

        她顿了一下,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

    “重新...认识你。”

  

  “喂喂喂...老妈,这什么情况啊”

  

  “哦没什么,就是那天晚上你爸梦里说着什么“臭小子,看老子整不死你”之类的话,然后就这样了,不过我也大概知道是个什么情况了。”

  

  “看不出来,你小子挺会玩啊,在那边的生活挺丰富嘛。来,别客气。”

  

  古尘说着给卡门夹了块排骨。

  

  “谢谢叔叔。”

  

  卡门你丫的谢个屁啊,不要装的人畜无害的样子啊!

  

  “诶,叫叔叔就见外了,都是一家人了。”

  

  喂!什么一家人啊,你说清楚啊混蛋。

  

  哪怕古凊的智力再高,现在的情况也远远超出了他所能理解的范围。

  

  “卡门,你以后就住我们家好了,正好小凊这种性子,我估计也很难找到朋友,你多多包涵。”

  

  古凊默默地端起一碗汤,试图平复一下心情。

  

  “然后再过几年成年,你们就可以去把证领了”

  

  噗!

  

  一口汤喷了出来,大量的汤水倒罐进鼻子里,让古凊剧烈地咳嗽了起来。

  

  咳咳咳

  

  他看着卡门的脸飞快地染上了红晕——一看就是装的,低着头,用蚊子大小的声音说:

  

  “叔叔您说什么呢,我们还小呢”

  

  他算看出来了,自己老爹不可能看不穿卡门的本性,这两人一唱一和的就是想把自己玩死。所以他马上开始寻求亲娘地帮助,但水映遥的话差点让他吐出血来。

  

  “小凊,虽然你爸这事做的不太地道,但人家多好的姑娘,跨了整个宇宙来追你,你得好好珍惜。”

  

  古凊很清楚自己老妈绝对不是个傻子,但是和旁边这一大一小两狐狸比起来还是太单纯了——她八成已经被这两人忽悠瘸了。

    鬼知道这老狐狸编了个什么版本的故事给她听!

  

  “古尘,老子谢谢你啊....”

  

  “诶,客气。做父亲的,为儿子的终生大事操心一下是应该的。”

  

  “兰斯,我们以后好好相处吧。”

  

  卡门一脸“真诚”地看着他。

  

  不知为什么,古凊有种预感,他和老爹,现在再加上这位姐,这个家正在往一个无法预计的局面发展,恐怕真的是永无宁日了。

  

  但这也让他生出了几分兴奋。

  

  “那我们就.....好好玩”

  

  他加重了语气,用眼神告诉她:你想要玩多久我都奉陪。

  

  卡门很轻易明白了他的意思,同样用眼神回复道:

  

  当然是,一辈子。

  

  ——————————————————————————————————————————

在《纣临》得知兰斯就是古凊的时候,我就很好奇,他和同样是个狠人的猫爷平时相处起来会是个什么样子,再看到后面卡门也穿越了,我就知道这个家恐怕是永无宁日了hhhh

PS:啊觉老师的作品的同人我觉得是相当的难写....因为他笔下大部分人物或者说他的风格都是建立在他强大的吐槽能力之上的,而这方面我是远远不及的,我已经尽力了。

一年生草本植物

【兰卡】捉迷藏

#如果我不打tag甚至都认不出我到底在写啥

深夜幻想,四十分钟作文,流水账,没重点,记得先做眼保健操再看么么哒。


    “来玩捉迷藏吧,我来当鬼!”白T恤的男孩提议道,他握了握拳头,一脸志在必得,“这次我一定要找到古凊。”

     古凊则是一脸无所谓的样子耸了耸肩:“那你来试试看呗。”他其实不太喜欢和这群小孩一起玩儿,因为他从来就感觉不到挑战:在行动力和思考力的双重碾压下,“赢”是一件比呼吸还要简单的事情。但他的老妈坚持要他多和同龄人——生理上的同龄人多多相处,母命难违,...

#如果我不打tag甚至都认不出我到底在写啥

深夜幻想,四十分钟作文,流水账,没重点,记得先做眼保健操再看么么哒。

 



    “来玩捉迷藏吧,我来当鬼!”白T恤的男孩提议道,他握了握拳头,一脸志在必得,“这次我一定要找到古凊。”

     古凊则是一脸无所谓的样子耸了耸肩:“那你来试试看呗。”他其实不太喜欢和这群小孩一起玩儿,因为他从来就感觉不到挑战:在行动力和思考力的双重碾压下,“赢”是一件比呼吸还要简单的事情。但他的老妈坚持要他多和同龄人——生理上的同龄人多多相处,母命难违,他不得不每隔几天就出来和周围的孩子们玩儿上几个小时。


     当鬼的小孩面对着树,双臂叠在眼前大声地数着最后十秒倒计时。孩子们已经找好了藏身之处,个个屏息凝神,将脑袋稍微探出一点点来看他。

     “一——我开始啦!”

     “鬼”把手臂放下来,猛地一个转身,正好看见一个小孩还没来得及收回去的脑袋。他嘿嘿一笑,向着露馅儿的小孩跑去。


     古凊双手抱臂翘着腿倚着树干,用蔑视的目光俯视着“鬼”跑开。开场前他就看好了这棵大而结实的老榕树,在当鬼的小孩数“一百八十”的时候,他就绕到树的另一侧,手脚并用轻巧地窜到了树上,选了个方便观察的地方坐了下来。

     他放下腿站起来,拍了拍衣服上的尘土,准备从树的另一边溜下去,在开场一分钟以内宣告本局结束。就在这时,他的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个倒挂的人头。古凊真切地吓了一跳,定睛一看发现还是个女孩的头,根据他那狩鬼者的爹所言,未成年女鬼怨气颇重,为了自保他当即握拳收臂——女孩子的头摆了摆,突然又消失了。古凊向上看去,只见那个女孩子双脚勾着树枝向上一翻,整个人就落在了他面前,动作灵巧而娴熟。女孩子剪着短发,神色平静,他立刻就认出来这是最近刚搬到附近的那一家的女儿,不过已经参加过几次游戏了。

     “我就猜你会躲在这里。”女孩子的口气十分自信,好像没意识到“预判古凊的行动”是多么值得震撼的一件事情。她伸手拍了拍古凊的肩膀,古凊愣了愣,迟疑地道:“那个…呃,恭喜你猜对了?”

     “谢谢。”女孩子立即回道。过了片刻,她又接了一句:“我抓住你了。”

     “嗯…”古凊本想说“你好像不是鬼吧”,但是他考虑了一下,对方毕竟是女孩子,还是需要照顾一下的,好像也没意识到这是“预判了他行动的女孩子”。于是他回答:“你抓住我了。”

    女孩子露出满意的微笑:“那这回换你当鬼…”


    “看看你过多久才能抓到我。”






——————

以下逼逼充当后续:我觉着吧卡门过去见到兰斯…嗯…古凊,应该会装模作亚,然后自顾自地开始玩儿谁是卧…谁是穿越者的游戏,看多久古凊才会怀疑她是卡门。古凊一开始肯定不会想到卡门身上去啊,就觉得这女孩好强,之后一起玩儿多了发现她的一些小习惯和微妙的语气,就开始有点怀疑了。但他不敢确定,而且如果真的是卡门的话他就不能抱着“问问又不花钱”的态度去直接问了,虽然对方会告诉他真相但绝对会被嘲讽到死。所以他要完全确定,再想出她是怎么过来的这整个过程,然后在某天早上打招呼的时候若无其事地说:“早啊卡门。”,这才算是“抓到了”。







鹿莫目离

三渣最后还是没有拆这对,真是太好了――!!!兰卡是真的!!!
卡门那句,没有兰斯我还回来干什么,我简直甜死了,发出来我可以的声音!!!

话说三渣好像一般都不拆男二的cp,是什么特殊癖好吗(....)

三渣最后还是没有拆这对,真是太好了――!!!兰卡是真的!!!
卡门那句,没有兰斯我还回来干什么,我简直甜死了,发出来我可以的声音!!!

话说三渣好像一般都不拆男二的cp,是什么特殊癖好吗(....)

周和周啥

【卡兰】血赚

◎没什么意义,就是想搞卡A兰O开个车而已

兰斯把这无聊的人生安排得像一出戏剧,满足着自己的表演欲却又毫不在乎世俗眼光。毕竟……嘿,你对着深渊谈什么堕落呢?

但总有天他玩腻了就懒得再遮掩什么,吹声口哨,隔着凶案现场轻蔑又放纵的对着所谓Soul mate挑眉。谎言一层套一层,他向来是对卡门的游戏提着三分兴趣七分性趣的玩,美女黑丝谁不爱,可惜卡门并不能看清他的本质,可惜。

于是他就这样违背了诺言,撕毁了契约,轻巧得像是打完了一场炮然后顺手把用过了的夜光避孕套打个结丢进垃圾桶,掀翻牌桌,把规则搅得一团乱。兰斯知道自己不属于这里, 因此对剩下未完成的游戏结果也不感兴趣,哈!谁知道他回去后会变成什...

◎没什么意义,就是想搞卡A兰O开个车而已




兰斯把这无聊的人生安排得像一出戏剧,满足着自己的表演欲却又毫不在乎世俗眼光。毕竟……嘿,你对着深渊谈什么堕落呢?

但总有天他玩腻了就懒得再遮掩什么,吹声口哨,隔着凶案现场轻蔑又放纵的对着所谓Soul mate挑眉。谎言一层套一层,他向来是对卡门的游戏提着三分兴趣七分性趣的玩,美女黑丝谁不爱,可惜卡门并不能看清他的本质,可惜。

于是他就这样违背了诺言,撕毁了契约,轻巧得像是打完了一场炮然后顺手把用过了的夜光避孕套打个结丢进垃圾桶,掀翻牌桌,把规则搅得一团乱。兰斯知道自己不属于这里, 因此对剩下未完成的游戏结果也不感兴趣,哈!谁知道他回去后会变成什么样?还不如现在玩得开心——找上门来的乐子不要白不要而已。

发现中招后他只当这是个告别仪式,躺在白色床单慢慢撩拨着解开衬衫扣子,束着黑色蕾丝玻璃长袜的双腿大张,任由对方把自己视奸得完全,可他偏偏语气和往常并无不同,下流荤话张口就出:“卡门啊卡门我还以为你有什么新法子给我爽爽呢,结果就这样?ho~想 不到我们维特斯托克长官也喜欢黑丝啊……那今晚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才叫技术,一夜血赚,终身不亏。”

兰斯看着卡门的目光犹如伊甸园中那条处心积虑的蛇,盯着枝头上的鲜红艳丽的果子,毫不掩饰也从未有过掩饰。

卡门将脸侧发丝撩到耳后,她依然是冷静如常,没有一点破绽,甚至还穿着FCPS的制服, 平整得连一点褶皱都没有,这让兰斯感到玩味。他闻到了冷冽的祁山红茶味,暗笑一声卡门动作标准规范得不像在和他ML倒像是在写一篇公文。

他知道这是一种反常,卡门面具下的理智和疯狂总是会出其不意的给他惊喜。极致的毁灭 欲在心里膨胀开。这种感觉就像曾经在图书馆的彩窗下,他看着卡门被金色阳光晕染开的 侧脸心肝脾肺肾痒得不行地想要扯开这人皮看看里面的腐肉黑水。他能透过那双泉水般清 澈冷静的眸子看见沉于水下的淤泥,只要搅动,只要将天平的指针折断,他知道面前的人就会燃烧起来,所有压抑的冷漠终会变成疯狂和戾气。越是高岭之花不可侵犯,这出堕入黑暗的戏码就越精彩不是吗?

不过现在或许得想想自己。虽然说只要够爽够刺激,他连mob都无所谓,1v1~nvn的各种 paly只有卡门没听过还没有他没玩过的。但是这次情况有点不同,这是卡门。

卡门,这个名字在喉间又滚过一遍,兰斯眼珠神经质般转动了半圈,他任凭信息素放大自己的情绪,遗憾、淡漠、讥讽、癫狂……干脆享受着这种无可逃避的入侵。

鹿莫目离

【兰卡】梦

短打片段,看纣临有感,

原著走向,

不甜,有点苦

cp兰卡,注意避雷

他听到枪声,数组跳动的电脑提示声,茶杯与小匙清脆的碰撞声,救护车的嗡鸣声,汽车引擎的发动声;他看到染了血的纸团飞过上空,法院明亮的法堂,一阵黑暗后虚假审问室里争锋相对;他闻到饭菜的香气,血腥味在空气中蔓延;他品尝到苦涩的滋味,喉咙有些发干。

他说“我们就不能正常的相处吗?”,他说“这是我最后能为你做的。”心脏开始绞痛。

他知道对面一直有个人,他知道对方是他很重要的人,可是他无论如何都看不清她的脸,只听闻一声穿越时间与空间的哭喊“兰斯!”

他醒了。

“爸你怎么又在沙发上睡着了?”古小灵颇为无奈的看着沙发上躺着的...

短打片段,看纣临有感,

原著走向,

不甜,有点苦

cp兰卡,注意避雷

他听到枪声,数组跳动的电脑提示声,茶杯与小匙清脆的碰撞声,救护车的嗡鸣声,汽车引擎的发动声;他看到染了血的纸团飞过上空,法院明亮的法堂,一阵黑暗后虚假审问室里争锋相对;他闻到饭菜的香气,血腥味在空气中蔓延;他品尝到苦涩的滋味,喉咙有些发干。

他说“我们就不能正常的相处吗?”,他说“这是我最后能为你做的。”心脏开始绞痛。

他知道对面一直有个人,他知道对方是他很重要的人,可是他无论如何都看不清她的脸,只听闻一声穿越时间与空间的哭喊“兰斯!”

他醒了。

“爸你怎么又在沙发上睡着了?”古小灵颇为无奈的看着沙发上躺着的古凊“我和妈晚上去表姐家,你一个人可要把自己照顾好。”古凊愣了会,随机回答“放心吧,小灵。对了,你看到我的合照没?”“哈?”古小灵正专心收拾衣物,也没有太在意古凊不寻常之处“合照不全在相册里?老爸你又睡糊涂了吧。”“喔,哈哈,大概是我记错了。”他,笑着打着马虎眼,又,小声呢喃道“不过是梦而已”

不过是梦而已



古凊梦到内容就是他作为兰斯与卡门经历的所有事情,按时间顺序来写的。合照也是他们大学时期的那张。

兰斯与卡门互相爱恋,古凊与卡门只是陌生人。

他们终究是错过了,此后的生活也是各自安好。

属于卡门的兰斯永远在她心里,

作为古小灵的父亲,古凊也活的自在。

这就是他们的结局。

(好吧我还是想骂三渣,天天拆cp还喂我吃屎)

礁

沙雕改图2333潦草见谅
原图p3
(cptag怎么打我突然懵了靠)

沙雕改图2333潦草见谅
原图p3
(cptag怎么打我突然懵了靠)

月上柳梢头

#cp24# 超时空要塞f


「マクロスF」


🌟雪莉露:@momoko桃子_ 


🍏兰卡:@D子魔王嫁 


🍖早乙女有人:自己



场照拍摄感谢:@烬羽Summer @没有脑子的老台 @Ayumimi- @深海机太郎 



p场照真的是N年没干过的鸡血事儿了[允悲]


千言万语一句话:我的女武神们她们多美!!!



✨乘风破浪,银河扬歌。期待夏日来一起谱写宇宙绝唱。

#cp24# 超时空要塞f


「マクロスF」


🌟雪莉露:@momoko桃子_ 


🍏兰卡:@D子魔王嫁 


🍖早乙女有人:自己




场照拍摄感谢:@烬羽Summer @没有脑子的老台 @Ayumimi- @深海机太郎 




p场照真的是N年没干过的鸡血事儿了[允悲]


千言万语一句话:我的女武神们她们多美!!!




✨乘风破浪,银河扬歌。期待夏日来一起谱写宇宙绝唱。

ColdMusic

让一个写作的人按时交稿,要求真的很高。

脑壳阵阵地疼。

假想一下,如果将来和另一半吵架了怎么办?

我估计会带上耳机听这首歌吧,不知道呢。

仔细听,每首歌都有故事!

这凉夜,这歌声,真的很适合看书。


White wash won't work I can see you coming
粉饰已没用 你亲自来了
We need to talk so let's have it out
我们需要一次彻底的谈话
You say you're hurt but you don't see that you're hurting others
你说你受伤了,但你没发现我也是
We both need...

让一个写作的人按时交稿,要求真的很高。

脑壳阵阵地疼。

假想一下,如果将来和另一半吵架了怎么办?

我估计会带上耳机听这首歌吧,不知道呢。

仔细听,每首歌都有故事!

这凉夜,这歌声,真的很适合看书。


White wash won't work I can see you coming
粉饰已没用 你亲自来了
We need to talk so let's have it out
我们需要一次彻底的谈话
You say you're hurt but you don't see that you're hurting others
你说你受伤了,但你没发现我也是
We both need a little peace of mind
我们都需要多些思考
I know that the truth is undercover
我明白真相并不浮于表面
But you hold me to a lie I can no longer keep
但你让我撒的谎我已不能再继续

The pages turn but you won't see my side of story
这页已翻篇,你将不会看到关于我的那些篇章
We both need a little time and some peace of mind
我们都需要多些时间去思考

How long can we keep this up
这场谈话能维持多久?
When we're both burned by the fire
当我们心烦意乱的坐在火炉旁
This heat in my heartbeat tells me you can't to tame a fighter
我心跳的力量告诉我你无法驯服一位战士,无法迷惑我
All we need is a space to breathe
我们所需要的只是一个喘息的空间,理解的机会
And we can build a bridge and start to
我们可以先从沟通开始
He he heal our wounds
治愈我们的创伤
He he heal each other now
彼此都需要
He he heal each other now
彼此都希望

History is part of the conversation
历史是谈话的一部分
But the past no longer holds me back anymore
但我已不再陷于回忆
No, I won't hide behind the secret and the complications
我不会躲在秘密和复杂背后,对你隐藏真相
We both know that we were wrong
我们都清楚那并不明智
And it's time to move on
是时候离开了

How long can we keep this up
这场谈话能维持多久?
When we're both burned by the fire
当我们心烦意乱的坐在火炉旁
This heat in my heartbeat tells me you can't to tame a fighter
我心跳的力量告诉我你无法驯养一位战士,无法迷惑我
All we need is a space to breathe
我们所需要的只是一个喘息的空间,理解的机会
And we can build a bridge and start to
我们可以先从沟通开始
He he heal our wounds
治愈我们的创伤
He he heal each other now
彼此都需要
He he heal each other now
彼此都希望

Lay me down in a filed of flowers
离开火炉,让我们在花田中躺下吧
Hold now we can talk it over
现在我们可以讨论一下
You and I, we will be right here now
你和我,现在就在这
These words will wash away the fire
这些言语将使我们互相和解,彼此宽容
He he heal our wounds
治愈我们的创伤
He he heal each other now
彼此都需要
He he heal each other now
彼此都希望

He he heal our wounds (This heat in my heartbeat)
治愈我们的创伤(彼此宽容)
He he heal each other know (This heat in my heartbeat)
治愈我们的创伤(彼此宽容)
He he heal our wounds (This heat in my heartbeat)
治愈我们的创伤(彼此宽容)
Each other know
彼此都需要

He he heal our wounds
彼此都希望
He he heal each other know
彼此都需要
He he heal each other know
彼此都希望

ColdMusic

Lenka 姐的歌总是能给人一个好心情。声音也一直满满的少女感,你能想象这是一位40岁的母亲的声音吗?Have a good day!


Oh oh
噢 噢
Grass gets greener
草更绿了
Days gets warmer
天气更暖了
Sun gets brighter
太阳公公更亮了
Brighter and brighter
越来越亮耶
Dreams get bigger
梦想更大了

Smiles get wider
笑脸更甜了
Love gets stronger
爱更坚固了
Stronger and stronger
越来越坚耶
I don't care about the things...

Lenka 姐的歌总是能给人一个好心情。声音也一直满满的少女感,你能想象这是一位40岁的母亲的声音吗?Have a good day!


Oh oh
噢 噢
Grass gets greener
草更绿了
Days gets warmer
天气更暖了
Sun gets brighter
太阳公公更亮了
Brighter and brighter
越来越亮耶
Dreams get bigger
梦想更大了

Smiles get wider
笑脸更甜了
Love gets stronger
爱更坚固了
Stronger and stronger
越来越坚耶
I don't care about the things that they say
我才不管他们说什么呢
All I know is that everything's goin' my way
我知道每件事都在变好
It gets better
它变得更好
Oh It gets better
是的 变得更好
It gets better
它变得更好
Better and better
越来越好
It gets better
它变得更好
Oh It gets better
是的 变得更好
It gets better
它变得更好
Better and better
越来越好
It's the simple things
这是多简单的事
It's the hope you bring
是你带来的希望
Ow ah oh ow ah oh oh
哦 啊 噢 哦 啊 噢 噢~~~
It's the heart beating
这是心动
It's the beginning
是爱的开始
Ow ah oh ow ah oh oh
哦 啊 噢 哦 啊 噢 噢~~~
Leaves keep falling
叶子在落
Time keeps ticking
时间在走
Walk keeps turning
步伐未停
Turning and turning
一直走下去
Changing colors
这变化的颜色
Makes me wonder
使我好奇
Holds me under
令我着迷
Under and under
越陷越深
Cause I don't care about the things that they say
我才不管他们说什么呢
All I know is that everything's goin' my way
我知道每件事都在变好
It gets better
它变得更好
Oh It gets better
是的 变得更好
It gets better
它变得更好
Better and better
越来越好
It gets better
它变得更好
Oh It gets better
是的 变得更好
It gets better
它变得更好
Better and better
越来越好
It's the simple things
这是多简单的事
It's the hope you bring
是你带来的希望
Ow ah oh ow ah oh oh
哦 啊 噢 哦 啊 噢 噢~~~
It's the heart beating
这是心动
It's the beginning
是爱的开始
Ow ah oh ow ah oh oh
哦 啊 噢 哦 啊 噢 噢~~~
I don't care about the things that they say
我才不管他们说什么呢
All I know is that everything's goin' to finally go my way
我知道每件事都在变好
It gets better
它变得更好
Oh It gets better
是的 变得更好
It gets better
它变得更好
Better and better
越来越好
It gets better
它变得更好
Oh It gets better
是的 变得更好
It gets better
它变得更好
Better and better
越来越好
It gets better
它变得更好
Oh It gets better
是的 变得更好
It gets better
它变得更好
Better and better
越来越好
It gets better
它变得更好
Oh It gets better
是的 变得更好
It gets better
它变得更好
Better and better and better and better
变得越来越好 越来越好


Inception起初

The world is but a strange romance
The end is lost by woeful chance.

The world is but a strange romance
The end is lost by woeful chance.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