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兰摩卡

3404浏览    34参与
S1mple

【兰摩卡】0030a6片段

我,再生产!

是关于摩卡和兰在毕业那天在家喝橙汁的故事

很OOC,文笔也不好。但还是希望大家开心

一如既往

我,再生产!

是关于摩卡和兰在毕业那天在家喝橙汁的故事

很OOC,文笔也不好。但还是希望大家开心

一如既往

夜半钟声

【夏日午后】mcrn

*就……挺ooc的


夏日午后的阳光带着三分困顿的暖意和七分烦躁的热意,透过窗外“沙沙”的深绿间隙,照进屋内平躺在地的人身上。

层层叠叠的树叶阴影下,乐此不疲的蝉鸣持续高昂。美竹兰在那不间断地吵闹中翻了个身,将因平躺而被汗打湿的后背对着远处的风扇。

然而她背后传来的微弱凉意很快就消失了。闷热和高温令兰再也无法入睡,她烦躁地坐起来,查看那台在空调坏掉后被她再次从仓库拖出来使用的老旧风扇。

“啧!”

兰无奈地放过“寿终正寝”的老旧风扇,再次拿起手机,拨出通话记录最上方的号码,却又一次得到“好的,您的问题我们已经了解,我们很快就会安排维修人员上门。”这般合乎常理又有些敷衍的回应。...

*就……挺ooc的




夏日午后的阳光带着三分困顿的暖意和七分烦躁的热意,透过窗外“沙沙”的深绿间隙,照进屋内平躺在地的人身上。

层层叠叠的树叶阴影下,乐此不疲的蝉鸣持续高昂。美竹兰在那不间断地吵闹中翻了个身,将因平躺而被汗打湿的后背对着远处的风扇。

然而她背后传来的微弱凉意很快就消失了。闷热和高温令兰再也无法入睡,她烦躁地坐起来,查看那台在空调坏掉后被她再次从仓库拖出来使用的老旧风扇。

“啧!”

兰无奈地放过“寿终正寝”的老旧风扇,再次拿起手机,拨出通话记录最上方的号码,却又一次得到“好的,您的问题我们已经了解,我们很快就会安排维修人员上门。”这般合乎常理又有些敷衍的回应。

“叮咚——”

门铃打断了兰的意念降温,她抽出几张纸巾擦着鼻尖和额头不断冒出的汗珠,走到玄关处透过猫眼,看着在室外高温“蒸笼”中满头大汗的摩卡。

“呀~好热~”进门的摩卡顺手拿过兰手中剩余的纸巾,一边擦着脸一边抱怨,“小摩卡家的空调坏掉了~呜呜呜~天才美少女小摩卡要化了啦~”

“那真是不巧,我家的也坏掉了。”兰看着摩卡原本装哭的表情一瞬变得真实,不合时宜地产生了一种幸灾乐祸的感觉,“所以摩卡还是回去吧,我这可是连风扇都没有。”

“兰~好残忍啊~!”摩卡一脸惨兮兮地抹去眼角并不存在的泪水,大声地控诉道:“外面超热的哦~,兰忍心看着可爱的小摩卡化掉吗~?”

“你又不是冰淇淋!”兰别过头吐槽,不再阻止摩卡待在这里,转身向还被她关得紧紧的、留有一丁点凉意的房间走去。

“哦哦~兰的房间——”跟随兰走进房间的摩卡张开手臂,像登上山顶的旅人那样深吸一口气,慢悠悠地吐出自己的失望,“——也好热啊~”

“我都说过了……”兰继续躺到地上,试图再次利用地板的凉意进行自己的意念降温。

“那~小摩卡来修空调吧~”盘腿坐下的摩卡打量完房间内的那台老式风扇的惨状,饶有兴趣地将视线移到上方的空调之上。

“等等!摩卡,你会吗?”兰侧身看着已经拿起自己刚才用来捣鼓风扇的螺丝刀的摩卡,有些担心地叫住她,“要是弄坏了……”

“兰~小摩卡可是天才哦~”摩卡摆出生气的模样,鼓了鼓脸颊,“才不会像兰一样呢~”

“那、那是风扇本来就太旧了!”兰又抽出一张纸巾,擦掉她反驳摩卡时冒出的汗珠,放弃般再次躺平,“好吧,不过别真的搞坏了。”

“放心放心~坏了的话……就赔一个小摩卡吧~”摩卡站在椅子上埋头拆着空调的外壳,慵懒随意的语调显得有些闷,却不妨碍她的摩卡式玩笑传到兰的耳中。

“你这话……”

“哦~小摩卡果然是天才~!”

兰的话被摩卡和期盼已久的凉意打断,她震惊地坐起身来,看着按着空调遥控器调节温度的摩卡道:“真的……修好了?”

“真的哦~小摩卡是不是超厉害的~”摩卡晃着遥控器,笑嘻嘻地对兰说:“请给天才小摩卡一个love kiss 作为维修费吧~”

“你——”兰不自然地红着耳根,起身向摩卡那里走,“你不会是,专门来帮我修空调的吧……”

“哇,被兰猜中了呢~好厉害~!”摩卡接过兰给自己的“维修费”,得寸进尺地扑倒兰,“如果兰愿意再给可爱的小摩卡拿来冰淇淋就好啦~要十个球的~”

“没有那种啦,话说,摩卡也太贪心了吧。”

“欸~小摩卡好失望~”摩卡望着翻身在自己上方的兰,暗戳戳地撩起她的衣摆,“兰才贪心~这是要做什么呢~没被小摩卡吃掉的冰淇凌会伤心的哦~”

“那种事……之后再说。”

 

奈良山的树

摩卡兰合同志2ND「月刊Sasanqua」征稿开始!

欢迎各位老师报名参加!

只是名字里带月刊,不是真的每月一刊哟~(*σ´∀`)σ

摩卡兰合同志2ND「月刊Sasanqua」征稿开始!

欢迎各位老师报名参加!

只是名字里带月刊,不是真的每月一刊哟~(*σ´∀`)σ

夜半钟声

【主神大人很忧伤】

*含ykls、冰川双子、摩卡兰


主神大人每天都会感觉到淡淡的忧伤,特别是在面对手底下这些成双成对、每天都散发着恋爱的酸臭味的情侣们。

1.

『真是够了!』

主神大人看着慈爱女神莉莎一脸微笑,给看似高冷实际上却快要粘到莉莎身上的猫猫神友希那投喂猫形曲奇的场面,觉得自己的眼睛隐隐作痛。

『有必要吗?有必要吗!又不是没有手!慈爱女神你把猫猫神宠过头了吧!还有猫猫神,你为什么要吃猫?同类相食啊!』

主神大人的内心疯狂吐槽,在两人旁若无人不断放闪的刺激下,终于忍无可忍。

“够了!你们是太闲了吗?还不快回到自己的岗位上去!”

“啊哈哈,抱歉抱歉……”慈爱女神看着被她们忽略了许久...

*含ykls、冰川双子、摩卡兰




主神大人每天都会感觉到淡淡的忧伤,特别是在面对手底下这些成双成对、每天都散发着恋爱的酸臭味的情侣们。

1.

『真是够了!』

主神大人看着慈爱女神莉莎一脸微笑,给看似高冷实际上却快要粘到莉莎身上的猫猫神友希那投喂猫形曲奇的场面,觉得自己的眼睛隐隐作痛。

『有必要吗?有必要吗!又不是没有手!慈爱女神你把猫猫神宠过头了吧!还有猫猫神,你为什么要吃猫?同类相食啊!』

主神大人的内心疯狂吐槽,在两人旁若无人不断放闪的刺激下,终于忍无可忍。

“够了!你们是太闲了吗?还不快回到自己的岗位上去!”

“啊哈哈,抱歉抱歉……”慈爱女神看着被她们忽略了许久,满脸黑线的主神大人,有些无奈的摊了摊手,“但是……友希那和我今天的工作都做完了,我是来接她下班回家的啦。”

“嗯,倒是主神大人,您今天、昨天和前天的工作还没解决。”一旁的猫猫神指着主神大人因偷懒而堆积成山的文件,“好意”地提醒道:“月神说过,要是再出现上次那种情况,她还会来亲自监督您的。”

『这是威胁吧!好你个猫猫神,竟敢威胁我!』

主神大人很有气势的一拍桌子,站起身来指着猫猫神,大喊一声:“来人!把猫猫神拖下去!”

……

这是不可能的。

“咳,那啥,这桌子真硬……哈哈哈。那,你们都下班啦,就回去吧……”

主神大人看到一旁慈爱女神带着威胁的眼神,回想起她还掌管了自己饮食的事实,只能硬生生收回伸出去的手指,不自然地揉着拍红的掌心。

“嗯,再见。”

“再见啦,主神大人。”

主神大人不忍直视猫猫神才刚刚走出大殿门口就缠上了慈爱女神手的尾巴,默默将视线转移到堆成小山的文件上。

“……事到如今,也只有你们和我相爱相杀了……来吧!我今天就要征服你们!”

终于,痛定思痛的主神大人争分夺秒地赶在被月神发现自己偷懒前把文件批完了……

哎,今天的主神大人,真是一点尊严都没有啊……

2.

“嘿,我最近新发明了一个超噜~的小玩意儿,一起来玩吧!”

今天的天界依旧风和日丽,没有纷争。老老实实工作了几天的主神大人悠哉地在天界闲逛,碰上了一向活跃的太阳神日菜。

“好啊!”

在主殿老实批了几天文件的主神大人早就无聊地快要发霉了,兴冲冲地同意了太阳神的邀请,一起去试验她的新发明。

“等等、等等!”

现在才发现有什么不对劲的主神大人已经被太阳神绑在了她发明改进的火箭炮型的不明物体上。

“这是什么啊!快放我下来!太阳神!等我下来你就死定了!别以为你是月神的妹妹我就……”主神大人惊恐地看着无视自己的太阳神笑嘻嘻地举起点火器,作势要点火,慌忙地改口,“对、对不起!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别、别点!”

“你错哪了?”

“我、我不该把一半的文件都偷偷推给月神,还不该故意让你和月神的假期全部错开,还有……”瑟瑟发抖的主神大人瞄到了太阳神身后离她们越来越近的熟悉的身影,原本还如蚊子般小声且发虚的语气一下就变了,“但是我那都是合理安排!我可是主神,你这样是在犯上,还不快放我下来!”

“日菜!”姗姗来迟的月神纱夜从背后揪住太阳神的耳朵,命令手下把主神大人放下来后,按着太阳神的脑袋向主神大人道歉,“抱歉,主神大人,是我看管不严,请您责罚!”

『好!当然要好好罚!月神你可是还掌管了刑罚的权力,一定要按律处罚!』

主神大人在内心狠狠咆哮,却在对上月神和刚才太阳神如出一辙的眼神下乖乖认怂,再加上自己的确是干了坏事,就干笑着摆摆手,“不,不用了,我相信太阳神会知错就改的,就不用罚了吧……”

“是!”月神严肃地撇了一眼乖巧的太阳神,示意她回家再说。然后又扭头对着主神大人道:“主神大人,您刚才的话我已经听到了,我相信您也会‘知错就改’的,我已经吩咐人把我桌上的那些文件给您送回去了,希望您认.真.批.阅!”

『完蛋了……月神你这绝对是在徇私吧!怎么能因为太阳神是你妹妹和恋人就针对我呢?我也是受害者啊!』

被遣送回殿的主神大人望着比原先自己送去月神那里还要多出两倍的文件,可怜地留下两行热泪,认命地再次开始自己苦逼的工作。

哎呀,今天的主神大人依旧很忧伤呢……

3.

『真是舒服啊……』

在主神大人勤勤恳恳老老实实地经历了来自月神针对它的“劳动改造”后,月神才“仁慈”地放过了主神大人,让它享受了真正的假期。

“主神大人~?你也来泡温泉~?”

听到这带有特色的慵懒语调的主神大人猛地一激灵,悄咪咪地远离声音的主人——恶作剧神摩卡。

『又是你!为什么难得美好的假期还要碰上恶作剧神啊!』

主神大人暗自腹诽,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周围的环境,试图向找出一个让自己被整了之后不会太难

看的方法。

『什么?不被整?怎么可能啊!这可是恶作剧成功率高达99.99%还让人找不出痕迹的恶作剧神!』

“嗯……是啊,好不容易有个短暂的放松时间……”主神大人警惕地与恶作剧神对话,“你怎么自己来了,花神呢?”

“兰啊~”恶作剧神无奈地叹了口气,“最近不是快开春了吗~?她忙着安排花灵们的工作呢~”

“是这样啊,那你最近是不是挺闲的?我给你安排个能和花神一起的工作吧!”主神大人讨好似的看着恶作剧神,“那啥,很轻松的……所以你能告诉我,你到底在哪里设了陷阱吗?”

“不行~”恶作剧神慢悠悠地摇了摇头,“我说了,兰她太忙啦~”

“那我马上给她减轻工作量!”毫无原则的主神大人很上道,拍着胸脯保证后又立马看着恶作剧神,“所以……”

“唔……多谢主神大人啦~”看似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的恶作剧神抬手指了指主神大人的身后,“那里我放了个太阳神的新发明,还有十秒就要爆炸了~”

“什么!”主神大人耐着性子听完恶作剧神慢悠悠的话,立即从温泉池里蹦了出来,却发现那里什么都没有发生。主神大人气呼呼地看着恶作剧神,“你骗我!”

“欸~?怎么会啦~那可能是我记错了~”恶作剧神双手撑着脑袋,半威胁半开玩笑地说:“我说不定是放在主神大人的大殿里了呢~还是在卧室呢~”

『我、我才不会怕你,区区恶作剧神!』

还记得恶作剧神曾经九次毁自己大殿的光荣事迹的主神大人不敢反驳,眉头一皱,终于发现事情的真相。

“一个月!一个月的假期!可以了吧!”被单方面喂狗粮的主神大人咬牙切齿地做出让步,这才让恶作剧神满意的离开。

『为什么啊!不就是嫌婚假不够长吗!还要来威胁我!欺负本主神是单身啊!等婚假结束,看我不忙死你们!』

气愤的主神大人再次踏入温泉池里,打算继续享受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身体无法动弹,而且温泉池里的水温还在不断升高!

“咕噜咕噜……”

慢慢沉入池底的主神大人忧伤地望着远处笑眯眯的恶作剧神,发誓自己再也不会在心里偷骂这个可怕的神了……

呜呜呜……今天的主神大人,真是又惨又可怜呢……

夜半钟声

【捉迷藏】mcrn

“美 竹 兰”

青叶摩卡几乎是咬牙切齿地咀嚼着这个名字,她一贯挂着笑意的眼中此刻被恼怒所取代。

饶是脾气再好的人,在面对暧昧了八年之久终于开窍了的木头竟然在听到自己要告白的风声后落荒而逃的情况,也不免感到被耍了的气恼——

——还有挫败……

聪明如摩卡,自认为自己一次又一次杂糅于玩笑中的真心已经在兰那次真挚得如炽热火焰的告白中暴露无遗。

不,应该说,除了兰本人,她的心意已经算是“路人皆知”。几乎是每次高中时期的乐队聚会上,小鸫、小绯和巴、温柔体贴的前辈莉莎、甚至是一向不怎么关心他人的私人生活的纱夜学姐,都会有意无意地劝说鼓励摩卡。

只是摩卡仍迟迟未踏出...




“美 竹 兰”

青叶摩卡几乎是咬牙切齿地咀嚼着这个名字,她一贯挂着笑意的眼中此刻被恼怒所取代。

饶是脾气再好的人,在面对暧昧了八年之久终于开窍了的木头竟然在听到自己要告白的风声后落荒而逃的情况,也不免感到被耍了的气恼——

——还有挫败……

聪明如摩卡,自认为自己一次又一次杂糅于玩笑中的真心已经在兰那次真挚得如炽热火焰的告白中暴露无遗。

不,应该说,除了兰本人,她的心意已经算是“路人皆知”。几乎是每次高中时期的乐队聚会上,小鸫、小绯和巴、温柔体贴的前辈莉莎、甚至是一向不怎么关心他人的私人生活的纱夜学姐,都会有意无意地劝说鼓励摩卡。

只是摩卡仍迟迟未踏出那一步,毕竟喜欢是世界上最具有欺骗性的感情。当你喜欢上一个人的时候,大脑就会认定,她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皆是对你的暗示。更何况,摩卡喜欢的是,把她当成信任且依赖的幼驯染的兰。


『所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摩卡沉着脸按着手机,取消自己谋划了多年,就等着另一位女主角,也是某木头开窍后立马举办的盛大如婚礼现场的告白仪式。

『不,兰不会这么做的。』

脑海中奇奇怪怪的各种猜想被冷静下来的摩卡一一否定。摩卡眯着眼思考了半晌,立即有了主意。

『哼哼~和摩卡捉迷藏,兰,你死定了。』


摩卡心情颇好地在自家房子的附近隐蔽而悠哉地转悠,顺手挂掉了来自兰的第十三个来电,并给其他听说“摩卡已经和别人私奔了”——这种明显是在钓兰上钩的谎话——后的人一一串供防止穿帮。

果然,没有多久,消失了几天的身影出现在摩卡的视线范围之中,急匆匆地向摩卡的住处跑去。

“哼哼~”

摩卡得意地笑了笑,慢悠悠地跟在那个慌忙的身

影后面,向自己的家走去。


“摩卡!”

在各个地方寻找无果,并且在询问鸫、莉莎等人后被“证实”了那个她原本也不相信地谎言后,兰急了。她不愿相信自己才对摩卡表明了心意之后,摩卡就被吓得逃离了自己的身边。

『不可能!』

兰带着最后的一丝侥幸,来到摩卡的家门口,却发现自己在匆忙之间遗落了摩卡家的钥匙。

兰有些绝望地蹲下身,她明白以摩卡的聪明,一旦要离开,自己是绝对找不到她的。

“摩卡……”

“兰~捉到你了~”

熟悉的带着故意拉长的音调在兰的耳畔响起,却像惊雷般炸起沉溺于思绪中的兰。

“摩卡!你跑到哪里去了!”

“呼呼~我没跑哦~”摩卡看着眼前猛然站起,皱着眉头瞪着自己的兰,原本以为耍了兰之后就会消失的恼怒也再次冒出,语气也没有掩饰地变得越来越急,“倒是兰~你消失了好几天,是去哪里了?”

“我……我才没有去哪里!”兰有些躲闪着难得咄咄逼人的摩卡,似乎是在下定决心一般反复捏紧掌心,最后终于从口袋里掏出那个盒子,满脸通红地望着摩卡,“摩、摩卡,上次的告白太匆忙了,我再告诉你一次……咳,青叶摩卡,你愿意以结婚为目的,和我交往吗?”

“兰~真是性急呀~”

摩卡原本应该这样笑着调侃兰的,但面对等待了多年的人的真挚而坚定的告白,她又怎么能够再次开玩笑地回答自己的心意。更何况,更何况……

“兰,你变狡猾了……”

摩卡吸了吸鼻子,笑着摸去眼角滑落的泪珠,在兰忐忑不安的眼神中接下那枚戒指。

“哪有一交往就送戒指的啦~”

“……等不及了……”






老赛普特

秒炸,服了

这么清水还能炸简直天理难容😥


后2p是之前的鱼

秒炸,服了

这么清水还能炸简直天理难容😥


后2p是之前的鱼

夜半钟声

【无法说出口】mcrn

*看完漫画的意识流

*摩卡的视角


我的幼驯染中,蘭是一个非常可爱的人

虽然蘭外表看上去很孤僻,个性又好强

但她其实很害怕寂寞,比谁都温柔


“像往常一样”

蘭每天都在努力着

我也一直注视着这样可爱又帅气的蘭


但是,我……

能够好好地跟上,不断前进的蘭吗?


……为什么我会这么想呢?


一定是因为,我也很害怕寂寞吧

我想要一直待在蘭的身边


但是,我……

早就位于和大家不同的位置

用着不同的眼光看待蘭了


所以我已经不能站到

和大家相同的位置上了


即便如此,我

还是想待在蘭的身边


因为

我 喜欢 蘭


……


总有一...

*看完漫画的意识流

*摩卡的视角




我的幼驯染中,蘭是一个非常可爱的人

虽然蘭外表看上去很孤僻,个性又好强

但她其实很害怕寂寞,比谁都温柔


“像往常一样”

蘭每天都在努力着

我也一直注视着这样可爱又帅气的蘭


但是,我……

能够好好地跟上,不断前进的蘭吗?


……为什么我会这么想呢?


一定是因为,我也很害怕寂寞吧

我想要一直待在蘭的身边


但是,我……

早就位于和大家不同的位置

用着不同的眼光看待蘭了


所以我已经不能站到

和大家相同的位置上了


即便如此,我

还是想待在蘭的身边


因为

我 喜欢 蘭


……



总有一天,我也能好好说出口吗?

夜半钟声

【叶脉书签】mcrn

“简易的叶脉书签,首先,我们要选择叶脉粗而密的树叶。”

在老师轻柔的声音响起时,不少按耐不住的小孩们已经开始拨动面前桌上的树叶,想要挑选一番。

“然后,要把树叶洗净,放入面前煮沸的10%氢氧化钠中。注意了,这是很危险的溶液,千万不要直接用手去触碰哦!”

几个不安分提前动作的孩子纷纷顿住了,动作小心地把叶片放入。而那原本就听从老师指挥的黑发小女孩则更加小心翼翼,好像眼前的是决定人生成败的关键。

“大家请用桌上的玻璃棒或镊子轻轻翻动碱液里的叶片,使其受热均匀。同时要轻一点,不要把碱液溅出来。”

黑发小女孩身旁的那个银白发色的小女孩看着她的小伙伴一脸严肃、好像连手都在颤抖的样子,就拿过她的...

“简易的叶脉书签,首先,我们要选择叶脉粗而密的树叶。”

在老师轻柔的声音响起时,不少按耐不住的小孩们已经开始拨动面前桌上的树叶,想要挑选一番。

“然后,要把树叶洗净,放入面前煮沸的10%氢氧化钠中。注意了,这是很危险的溶液,千万不要直接用手去触碰哦!”

几个不安分提前动作的孩子纷纷顿住了,动作小心地把叶片放入。而那原本就听从老师指挥的黑发小女孩则更加小心翼翼,好像眼前的是决定人生成败的关键。

“大家请用桌上的玻璃棒或镊子轻轻翻动碱液里的叶片,使其受热均匀。同时要轻一点,不要把碱液溅出来。”

黑发小女孩身旁的那个银白发色的小女孩看着她的小伙伴一脸严肃、好像连手都在颤抖的样子,就拿过她的玻璃棒,一手玩闹似的摸摸她的脑袋示意她放松,一手却轻柔仔细地帮她搅拌着。

“我们要搅拌五分钟左右,等到叶子变黑后,再用镊子捞出,放入旁边装着清水的盆中清洗。”

黑发小女孩瞬间涨红了脸,好像不满小伙伴像对待比自己小的孩子一样摸自己的头。可她也没有反抗,只是一直盯着银白发小女孩的动作,生怕自己打扰到她。

“等到洗净残留的碱液后,我们就把树叶平铺在玻璃上,用刷子轻轻沿叶脉方向刷掉叶肉,一边刷一边用小流量自来水清洗,一直刷到只剩叶脉。”

老师突然交代了长长的一段话,黑发小女孩一时没有注意,就漏听了一些。她有些着急,想要向老师询问,可又很害羞地犹豫着。已经帮她搅拌完回到自己位置在搅拌的银白发小女孩察觉到了她的窘迫和犹豫,悄悄地拉了拉她的手,扭头对她提醒着。

“好了,我们就剩下一点步骤啦!大家把叶脉放入标有双氧水的瓶子里,浸泡24小时,这是要给叶片漂白哦。明天我们就可以染色啦!”

银白发小女孩在老师话刚说完之后就把自己已经处理好了的叶片放入,她拉着旁边因为成功把叶片放入双氧水中而微微松了一口气的黑发小女孩,一边与她说笑着走向门口,好像在谈论明天要给树叶染上什么颜色。




“蘭~你找到什么啦~”摩卡发现正在整理旧物的蘭好像找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突然间没有动作。

她好奇地探头去看,发现竟然是一片被好好收藏着的碧色的叶脉书签。

“哦~这是小时候和摩卡一起做的吗~?”摩卡想了一会,就回忆起了当时还很怕生的蘭在课堂上想问老师又有些害怕的样子,“那时候的蘭~好可爱哦~”

“闭、闭嘴啦!”

“蘭~害羞啦~?不过~为什么要染成碧色的呀~?”

“……喜欢……”因为是你眼睛的颜色。



奈良山的树

沙雕图和火纹paro。兰左,有泥,注意避雷。

沙雕图和火纹paro。兰左,有泥,注意避雷。

蕊言

【モカ蘭】午后

灵感来源是空间里的文梗.

默认交往+同居后.

是温暖的日常小短篇.

希望可以喜欢.依旧是欢迎评论.红心是我写下去的动力——


——————


醒过来下意识想搂住身旁的人,却扑了空.

倒也多亏了这个'空气拥抱',兰睁开了双眼,单手撑起身子,揉了揉有着酸胀的眼睛.


床头柜上的电子钟显示的是下午三点、看起来这个午睡持续的时间有些长.


藏青色的窗帘使屋内更加昏暗.因为较为安静的环境,兰可以清楚的听到窗外的雨声和厨房里勺子与马克杯碰撞的声音.


了解了恋人的去向、兰便也下了床.穿过走廊便可以看到在开放式厨房中准备热可可的银发少女.


“兰睡醒了吗——看这个天气...

灵感来源是空间里的文梗.

默认交往+同居后.

是温暖的日常小短篇.

希望可以喜欢.依旧是欢迎评论.红心是我写下去的动力——



——————



醒过来下意识想搂住身旁的人,却扑了空.

倒也多亏了这个'空气拥抱',兰睁开了双眼,单手撑起身子,揉了揉有着酸胀的眼睛.


床头柜上的电子钟显示的是下午三点、看起来这个午睡持续的时间有些长.


藏青色的窗帘使屋内更加昏暗.因为较为安静的环境,兰可以清楚的听到窗外的雨声和厨房里勺子与马克杯碰撞的声音.


了解了恋人的去向、兰便也下了床.穿过走廊便可以看到在开放式厨房中准备热可可的银发少女.


“兰睡醒了吗——看这个天气好像不能出门了呢—所以モカちゃん准备了热可可——”


少女拿着两杯还冒着热气的可可,扭头对她露出笑容.


可能是还不够清醒、兰一时觉得这种温暖的氛围拥有融化内心的力量.身体微微前倾,在人的唇上落下一吻.


“下午好,摩卡.”


银发少女一改往日轻松随意的笑容、有些惊讶的看着兰.但是又很快恢复常态坏笑着跟人打趣.


“モカちゃん就这么吸引人吗——兰~?”


“…啰嗦.”


刚刚的淡定荡然无存,兰的脸颊有些发烫,彻底清醒了过来,为刚刚突兀的举动感到不好意思.下意识的扭头躲开对方的视线.


“…不是摩卡说喜欢的漫画今天发售要出门吗?下雨也不太影响吧?”


只能生硬的岔开话题.不过幸好,摩卡保持着拿着杯子的状态没有继续之前的捉弄.


“嗯…但是感觉雨挺大的呢~モカちゃん才洗完澡不太想被弄的湿漉漉的——”


“那就留在家里吧.”


既然对方这样决定了兰也没有必要坚持.将客厅的窗帘拉开,通过落地窗可以看到被雨幕遮挡的街景.


窗前摆放着两个榻榻米,一般都是摩卡读漫画,兰在一旁用电脑工作时使用的.


难得的休假放松一下也无所谓吧.这样想着、兰从书架中随意抽出一本书——摩卡最近的爱好是幻想题材的小说、所以家里这类书也多了起来.


就当是打发时间吧.兰靠坐在榻榻米上打开书本.


“…喂,摩卡.不要突然扑过来,还有,手上拿着热可可在吧?真的不会泼出去吗?”


刚开始就被像狐狸一样的恋人打断了.

对方闻言将热可可放在一旁的茶几上.更加肆无忌惮的双手搂着兰的脖子,整个身体都靠了上去.兰可以清楚的感受到人温暖的吐息.


“啊~是モカちゃん推荐过的那一本——”


没等兰做出反应,摩卡便将另一只榻榻米拽到兰的旁边,紧靠着对方坐了下来,贴着对方分享同一本书.


“摩卡自己拿一本看不就好了?”


过近的距离让兰有些别扭,完全无法静下心来阅读.书上原本清晰的字变得有些模糊,身旁人的温度和身上的甜香味反倒更加明显.


“哎——兰不想和モカちゃん黏在一起看一本书吗~モカちゃん好伤心…—呜呜. ”


摩卡用手揉着眼角,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兰只是叹了一口气,便将书本的一半瘫在对方的腿上.


“说起来摩卡不是已经看完了.”


兰抬起头看着露出胜利的笑容津津有味的读起来的人发出疑问.


“哎~这就是兰不懂了.神作不管阅读多少次都不会厌烦的哦——”


兰自知不管怎么样自己都不可能说的过摩卡,便也低头,开始阅读.


因为距离和阅读进度的问题,两个人的头常常靠在一起.偶尔兰读的慢一些,翻页的时候总能对上摩卡青绿色的眸子.


伴随着雨声与她度过的午后.


“偶尔这样也不坏.”


“兰…?刚刚说了什么吗?”


“没什么特别的.只是觉得,这样的'一如既往'也很好.”

蕊言

【モカ蘭】Chase

是忙里偷闲的产物.因为剧情中紧跟着的是摩卡,所以也想写写兰的追逐.

如果ooc了多包涵.

欢迎评论,祝读的愉快.


————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再也抓不住她了.

——兰有时候会突然思考起这个问题.


是对方在成为三年生后因为不错的成绩被老师叫去办公室谈话那次?

是填写志愿时遮掩的时候?

还是,毕业式后在樱花树下那青色的眸看过来却隐藏着什么的那一刻?

又或者是,更早的,两人在夕阳笼罩的归路上诉说真心话时.


总之,美竹兰突然意识到,那个无比熟悉的存在、那位名为青叶摩卡的少女,真正的在自己选择的道路上前进.银色的发丝、坚定的背影,让她犹豫了.

所以,在青梅竹马们...

是忙里偷闲的产物.因为剧情中紧跟着的是摩卡,所以也想写写兰的追逐.

如果ooc了多包涵.

欢迎评论,祝读的愉快.


————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再也抓不住她了.

——兰有时候会突然思考起这个问题.


是对方在成为三年生后因为不错的成绩被老师叫去办公室谈话那次?

是填写志愿时遮掩的时候?

还是,毕业式后在樱花树下那青色的眸看过来却隐藏着什么的那一刻?

又或者是,更早的,两人在夕阳笼罩的归路上诉说真心话时.


总之,美竹兰突然意识到,那个无比熟悉的存在、那位名为青叶摩卡的少女,真正的在自己选择的道路上前进.银色的发丝、坚定的背影,让她犹豫了.

所以,在青梅竹马们讨论将来的规划的时候,银发少女用平常那样的语调若无其事的说出那句话时,她也无法反驳.


“モカちゃん呢~决定去京都那边研修摄影专业了——”


“哎?”

最先提出质疑的是绯玛丽,可爱的人被摩卡的话惊讶的张开了嘴.双手支着桌子向对面的少女逼近.

“真的吗?哎——不要嘛,大家不是都要留在这边,鸫要帮家里照顾生意,巴也还要经常去祭典上帮忙,兰不是也要为花道的事留在这里吗!只有摩卡离开、太狡猾了—!”


“那个,绯玛丽ちゃん冷静啦…”

鸫适时的阻止了向摩卡靠近的绯玛丽,但是一向平静的眸子中也流露出些许困惑和不安.


“…不过也是摩卡自己的选择呢,虽然不是一如既往,但是这或许也能成为新的一如既往呢!适当的改变也没什么的哈哈哈.”

看似豪爽的支持着摩卡的决定的巴其实语调也有些别扭.


“哎——ひ—ちゃん不用这么惊讶啦.モカちゃん已经和老师聊过了—名额那边也没什么大问题,而且又不是不回来了——安心安心~”


“但是!”

绯玛丽明显还想说点什么,但却被一旁的巴拉了拉衣角,最终还是不甘心的坐了下来,脸鼓鼓的生着闷气.


“毕竟是モカちゃん自己的选择呢,我们果然还是支持她,对吧?兰ちゃん.”

“…”

“兰ちゃん…?”

鸫看着沉默不语的兰眉头微皱,向她投来了担忧的目光.


兰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或者说,从摩卡说出「要离开这里」的时候,她就意识到「无法阻止」.

无法,编织出真正想要传达的语言.


“…嗯,如果是摩卡自己的意愿的话.”


最终,也只是挤出了这样苍白无力的话语.兰低下头下意识的逃避了那青色的眸子,也自然的错过了其中闪过的情感.


“我们兰都这样说了呢——咻咻~放心啦ひ—ちゃん,モカちゃん会给ひ—ちゃん准备伴手礼的、好吃的甜点怎么样——”

“啊,真是的!每次都被摩卡这样糊弄过去!”

……

后面发生了什么,对于现在的兰已经是模糊不清的了.似乎也就是正常的吵闹了一番,再一起回家.简单的告别,然后扭头、回到自己的轨道.


送别的那一天,afterglow的成员自然全部去和摩卡告别.

在电车站,绯玛丽不出意料的哭了起来,抱着摩卡说让她照顾好自己.

巴一边安慰着绯玛丽,一边拍了拍摩卡的肩膀,让她实现自己的目标.

鸫带了一些必需品,也专门准备了山吹面包坊的面包.

银发少女笑嘻嘻的,一如既往地开着玩笑.


她呢?

兰,只是站在最后面,在和摩卡的目光对上时相视一笑,但她并不知道自己的笑容有多么的牵强与难看.


她突然觉得自己很自私,当初自己决定兼顾花道和乐队时,摩卡推着她向前.但是当摩卡走上了自己的道路时,她却无法诚心的祝福.


她觉得自己一定是病了,有了这种奇怪的想法.

「想让摩卡留在自己身边.」


但是她弄不清这份冲动的来源.如果只是挚友,只是青梅竹马间的感情、应该不会如此炽热,让她感到莫名的焦躁.


她无法表达,于是与她挥手告别.


——

就像摩卡说的,每次假期她还是会回到这里.青梅竹马的五人再次齐聚.大多数时候都是在鸫家的咖啡厅闲聊,说说近况.但偶尔也会一时兴起,进行一次afterglow的限定演出.


随着摩卡的成长,兰发现她心里的火焰燃烧的更加旺盛.

不管是在咖啡厅对视的时候.还是在演出时偶尔背靠背的时候.心里总是会有一种感情溢出,让她迷失自我.

她将它归结为长期不见的思念与一种依恋.


直到那天.

“モカちゃん的摄影作品被很厉害的摄影师称赞了~—对方希望モカちゃん之后可以跟随他旅行拍照,然后参加明年的摄影展——”


夕阳给道路涂上朦胧温暖的橙红色.两人并肩走过那条无比熟悉的道路.摩卡突然转过头,用再平常不过的语调对她这样说到.


“…所以你答应了吗?”

短暂的停顿足够抑制住冲动.兰并不敢扭头和她对视.


“…嗯如果可以到处旅行的话可以吃到好多不同的面包——但是这样的话就有一年不能和兰还有afterglow的大家见面了呢—”

“怕寂寞的兰这么久见不到モカちゃん没问题嘛~?”


一如既往地回避了直接回答,反倒将决定权抛给了兰.

明明之前、决定前往京都的时候都没有和她商量.


“我无所谓,如果摩卡这样可以继续前进的话.”

在赌气.因为一时的赌气就这样说了.


但是也算不上完全的谎言.随着时间的流逝,通过花道兰也确实和更多的人结识,和别人交流也不会像从前那样别扭.虽然也算不上圆滑,但是姑且也不会使他人退缩.


可是她明明知道这些和对青叶摩卡的感情不一样.她在说出口的时候就后悔了.因为,她终于发现了那股冲动的名字——

「喜欢」.


但是美竹兰从来不懂得直白的表达,所以在意识到的这一刻,在摩卡的脚步停下的这一刻.她逃跑了.


她在短暂的告别后就慌张的关上了家门.


因为她不敢回头看摩卡的表情.

因为她发现这份喜欢是那么无法抑制.

因为她害怕再对视一眼就会抱住摩卡让她被束缚在这里.


说到底,美竹兰从来都是个胆小鬼.


——

摩卡出发的那一天,她缺席了.


她一遍遍的写着歌词,又一遍遍的划去,扔掉.

复杂的情感让她不知道该如何表达.


她还记得鸫过来告诉她摩卡似乎有点失落.

她也记得自己编辑了却未曾发出去的短信.


所以,当她看到网页上,署名为青叶摩卡的照片时,她心里再次产生了巨大的波澜.


青叶摩卡拍的照片无非是风景与城市.光与色的恰到好处都可以看出摄影师的能力.

不同城市的夕阳占了照片的大部分.留言的支持者并不知道原因,但是兰知道.

「因为这是属于她们的景色」


“去体会不同的景色和当地环境也能为你的花道技艺增添风采.所以出去看看吧.”

这是兰的父亲给她的鼓励也是许可.


兰下定了决心,一如在夕阳笼罩的归道下决定前进的摩卡.

她紧握着希望与自己炽热的情感,踏上了追逐那个总是在她身边陪伴着她的少女的旅程.


但是摄影师的目的地总是飘忽不定.贸然的约定也可能打乱摩卡和导师的进程.所以兰选择自己通过网页查询摩卡所在的地点.估计她的行程.


就像是你越急着寻求某样东西它就越是难以被发掘那样.


兰总是迟了一步.


她登上码头去看刚刚在摩卡发布的照片中出现的被夕阳染红的大海.

她穿过小巷去品尝独有风味的面包.

她踩着铺满街道的落叶抬头看湛蓝的天空.

她跟着她的足迹只为和她体会同一片风景.


原来那青绿的眸子看到的世界比她更为宽广.而她也终于体会到了那份洒脱.


青叶摩卡选择的道路是如此耀眼.她打心底为她高兴,却也不想退却.

美竹兰从来不是服输的那一方.


所以当网页上发布了青叶摩卡和她的导师的摄影展的讯息的时候,兰意识到这是最大的机会.


摄影展持续三天.而摄影师将会在不确定的时间出现在现场.也就是说,她有三天的时间去试验她和摩卡的默契.


可能就像亚子说的,摩卡和兰在游戏中一定是守护着对方背后的关系.

所以在第二天的清晨,人最为稀少的时候,兰抓住了银发少女的手.


“找到你了.”

兰看着对方惊讶的脸庞露出了笑容.

“未曾告诉你的话,都想说给你听.”


“我喜欢摩卡,不是普通的、朋友间的喜欢.也不是青梅竹马间的依恋.我想,是想要成为恋人的喜欢.”


或许是压抑了太久,让她的羞耻感在那一瞬间荡然无存.


所以她看到了面前那个总是笑眯眯的少女不自觉的流下了眼泪.

所以她突然意识到,一直压抑着的不只是她.


于是她靠了过去,吻去了少女面颊上的眼泪.她的气息是奶香味,一如既往.


“好甜.”


追逐结束.

老赛普特

至于被屏吗!!明明什么都没露😭

至于被屏吗!!明明什么都没露😭

Shrimp

突然發現上一張忘記蘭的紅挑染了

對不起紅挑蘭!


突然發現上一張忘記蘭的紅挑染了

對不起紅挑蘭!


7⃣️7⃣️

以及一些有颜色的摩卡兰🐙🐙🐙🐙🐙🐙🍞🍞🍞🍞🍞🍞

以及一些有颜色的摩卡兰🐙🐙🐙🐙🐙🐙🍞🍞🍞🍞🍞🍞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