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兰波

14704浏览    375参与
V·Scorpio♏

一边看禁闭岛一边摸个小李子~

b站真是个好地方啊

一边看禁闭岛一边摸个小李子~

b站真是个好地方啊

西风多少恨
在阿比西尼亚的罪舟上

在阿比西尼亚的罪舟上

在阿比西尼亚的罪舟上

珠江三角洲

好久没写字。

写作业抽空瞎糊糊,写点纯摘抄。

好久没写字。

写作业抽空瞎糊糊,写点纯摘抄。

Normcore

     兰波(7/7)
✨我永恒的灵魂,注视着你的心,纵然黑夜孤寂,白昼如焚。

✨整个太阳是残酷的,整个月亮是苦的,辛辣的爱情使我满身麻醉,龙骨崩散,沉入海底。

✨我将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想。但无尽的爱却来自灵魂。

✨——诗人说,你在长夜的星光下 来找寻你采撷的花朵, 说他曾在水上看见,枕着长长纱巾的 洁白的奥菲利亚随风飘动,像一朵盛大的百合。

✨我终于使人类的全部希望在我脑子里彻底破灭。我像猛兽一样跃起,把一切欢喜统统勒死。

✨我的生命不过是温柔的疯狂 眼里一片海 我却不肯蓝

✨为了扼死希望,我在整个欢乐上做凶兽的猛跳。

     兰波(7/7)
✨我永恒的灵魂,注视着你的心,纵然黑夜孤寂,白昼如焚。

✨整个太阳是残酷的,整个月亮是苦的,辛辣的爱情使我满身麻醉,龙骨崩散,沉入海底。

✨我将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想。但无尽的爱却来自灵魂。

✨——诗人说,你在长夜的星光下 来找寻你采撷的花朵, 说他曾在水上看见,枕着长长纱巾的 洁白的奥菲利亚随风飘动,像一朵盛大的百合。

✨我终于使人类的全部希望在我脑子里彻底破灭。我像猛兽一样跃起,把一切欢喜统统勒死。

✨我的生命不过是温柔的疯狂 眼里一片海 我却不肯蓝

✨为了扼死希望,我在整个欢乐上做凶兽的猛跳。

疏星残照人未安

显现

浅薄的心灵受到久久的冲击

兰波的诗词给了我一种焕然一新的独特魅力

所以就 希望能窃取一星神才的荣火,予我半句灵思,好将他刹那显现辉煌的涟漪所撰写

请不要骂我我是文盲呜呜呜💧💧💧


向这尘嚣激荡却不尽缄默的人间道出永别吧!

缪斯啊,请将少年迟迟颓唐的躯壳

雕琢作一只远赴仙乡的舟航,

那苍白的魂灵要向你的幻美

索取一个金色的吻,

而后孤独地长眠,沉入这轻盈而深邃的绮丽:

在自然一色波澜壮阔的穹海里畅舞

又高歌那雷光般熊熊四起艺术的火暴!

这炫目的辉熠竟不哀息半寸年华的阴影,

宛若一片踏着木屐的流云

忠贞地追逐风的脚印,

而每瞬灼热的呼吸,都盛放满簇不...

浅薄的心灵受到久久的冲击

兰波的诗词给了我一种焕然一新的独特魅力

所以就 希望能窃取一星神才的荣火,予我半句灵思,好将他刹那显现辉煌的涟漪所撰写

请不要骂我我是文盲呜呜呜💧💧💧


向这尘嚣激荡却不尽缄默的人间道出永别吧!

缪斯啊,请将少年迟迟颓唐的躯壳

雕琢作一只远赴仙乡的舟航,

那苍白的魂灵要向你的幻美

索取一个金色的吻,

而后孤独地长眠,沉入这轻盈而深邃的绮丽:

在自然一色波澜壮阔的穹海里畅舞

又高歌那雷光般熊熊四起艺术的火暴!

这炫目的辉熠竟不哀息半寸年华的阴影,

宛若一片踏着木屐的流云

忠贞地追逐风的脚印,

而每瞬灼热的呼吸,都盛放满簇不凋的诗句

不要问我从哪里来
  • 20190831

  • 音乐剧《兰波》

  • 隆福剧场1-11-17

兰波、魏尔伦、德莱尔这三个人的故事是充满基情的故事。

音乐剧中的不少唱段其实蛮好听的,就是演员的唱功不佳。兰波(瞿艺)本人少年感十足,声音也很好听,魏尔伦(傅祥安)的唱功可以算是三人中最佳,德莱尔(张琛)则是最差,有德莱尔的和声都不好听。

舞美还不错,改进的空间很大。

如果对兰波不了解的话,前半个小时都会有点难以入戏。

  • 20190831

  • 音乐剧《兰波》

  • 隆福剧场1-11-17

兰波、魏尔伦、德莱尔这三个人的故事是充满基情的故事。

音乐剧中的不少唱段其实蛮好听的,就是演员的唱功不佳。兰波(瞿艺)本人少年感十足,声音也很好听,魏尔伦(傅祥安)的唱功可以算是三人中最佳,德莱尔(张琛)则是最差,有德莱尔的和声都不好听。

舞美还不错,改进的空间很大。

如果对兰波不了解的话,前半个小时都会有点难以入戏。

啥也不会写的典衣沽酒每天都想删文

【兰波】和云归去觅飞舟

有没有人和我一起磕兰魏兰啊,没有小姐妹我要孤单死了!


——————


“眼里一片海,我却不肯蓝。”


颜色浑浊的太阳从非洲北海岸升起,如织如锦的霞光,和铁锈一起粘在搁浅的渔船上。破旧的渔网蜷缩在积满灰尘的角落。咸腥的风夹杂着死鱼的味道,吹散粘腻滞热的云。你脚下踏着的是一片干燥而粗糙的沙砾,背对着大海也背对着海那边的城市,凶猛的浪潮却执着地敲打着耳膜,从石缝里开出带着血迹的花朵,金色的花蕾如利剑般遥遥指向神的国度。


你抬脚把脆弱的花茎踩碎,于是骨头深处就有血液喷薄而出,溅在你依然干净的眼角。神的国度缓慢坠落,丢失在的边缘。你的世界以触目可见的速度开始崩塌,和眯...

有没有人和我一起磕兰魏兰啊,没有小姐妹我要孤单死了!



——————



“眼里一片海,我却不肯蓝。”



颜色浑浊的太阳从非洲北海岸升起,如织如锦的霞光,和铁锈一起粘在搁浅的渔船上。破旧的渔网蜷缩在积满灰尘的角落。咸腥的风夹杂着死鱼的味道,吹散粘腻滞热的云。你脚下踏着的是一片干燥而粗糙的沙砾,背对着大海也背对着海那边的城市,凶猛的浪潮却执着地敲打着耳膜,从石缝里开出带着血迹的花朵,金色的花蕾如利剑般遥遥指向神的国度。



你抬脚把脆弱的花茎踩碎,于是骨头深处就有血液喷薄而出,溅在你依然干净的眼角。神的国度缓慢坠落,丢失在的边缘。你的世界以触目可见的速度开始崩塌,和眯起的的目光一起迅速萎谢下去的,是正在一片片剥落的墙面。从灰尘,到泥土,到砖块,到大块大块的断壁残垣,轰隆隆地砸在地上,硝烟四起烽烟直上,直到把你完全淹没,再也无法重见光明。



“我曾拥抱过夏日黎明。”



彼时有风沙从大陆另一端奔腾而来,你和风粗暴地接吻,皮肤生生勒出血痕。久而久之也就蚀去了年少的眉目风雅,雕刻成现在冷峻如斯的模样。你抬起手臂,烈日从指缝溢出,关节内部结茧般的疼痛被层层剥离。可是没有人知道啊,当初为了爱和梦想远走高飞的十六岁少年,是否早就已经死于手腕上的伤疤。



“巴黎。”你的嘴角浮现出一个浅浅的弧度,虚假得像轻蔑又像是嘲笑:“等我老了,要回1869年的巴黎。”



少年握着方向盘行驶在塞纳河岸,夜的疲倦与风华悉数倒映在一泓碧波之中,可是被两岸工厂放出的黑烟晕染得斑斑驳驳。你把头靠在驾驶座上,心醉神迷地吞吐着污浊的空气,身旁那人凑过来的温热呼吸,也就气势汹汹地扑在脸上。



“离开。”你对自己说,“必须离开。”



一脚油门下去,汽车轰鸣着在雨幕中开远。暗淡的天空不见星星,倒是有连绵不断的灯光,被重重玻璃幕门映得,亮得过了头。



海鸟飞过时带不走影子,你和他从灯火走向另一个黄昏。驱车驶过广袤的田野,晚霞在你的眼中明媚地跳动。路旁焚烧的秸秆迸发出辛辣的气息,淡蓝色的烟雾直直刺入眼球。风在荒野里呼啸,远处一声狗吠把整个夜晚拉长,黑暗从四面八方包围过来,你举起的稿纸撕破浓稠的夜色,如火炬般照亮白昼的眼睛。



笔落惊风雨,字迹潦草凌乱地划破交织在一起的纤维,你噙着醉笑贴合在他颤抖的肉体中央,如向天空朝圣的花朵,模糊着字里行间的不羁。



“我的剑直指苍穹。”



后来你却倚着门框把头埋入深深的白雾中。尼古丁带来的兴奋感刺激着脆弱的神经,一如当年唇齿间的纠缠。你弯腰开始穿上衣服,皮鞋,长裤,衬衫,外套,和脱下它们的顺序正好相反。脚边静静睡着一只行李箱。轻飘飘的除了风什么都没有装。



捡起它的时候,黑漆漆的枪口洞穿肌肤,在体内引发火烧火燎的余震,如亘古涨落的浪潮生生不息。从手腕间的血脉飞出了一部分灵魂,和对望的眼睛相互拉扯,无数神明端坐在空中漠然地观望。粗糙的木桌上酒刚倒完,被巨大的回声冲击回去,殷红的酒液混入鲜血滴在地上,干枯的地面龟裂出一道道饥渴的裂缝,把你剩下的一部分灵魂吞噬殆尽。



你把皱巴巴的诗句嚼烂,轮胎带起一行污浊的黑水。绛蓝色的钢笔墨水泡软成一滩泥土,从你站立的脚底呈放射状展开,最后混入浑浊的塞纳河。



“1869年的巴黎,回不去的。”



你不再写诗。当人们谈论起曾经的诗作,你轻蔑地嘲笑它们是“一文不值的垃圾”。虔诚地嗅着钱钞上金属的味道,正如那时虔诚地亲吻着蓝黑色的钢笔管理流动着的深红血液。你最终成为当初痛恨的那一种人。



手里攥紧了钢筋水泥浇筑出来的所谓幸福,跳动着的灯光和城市的夜色,再也无法在你的眼里找到一席容身之地。而荒凉的河床逐渐干涸,在异乡——所有青草从空中坠下然后枯萎,走过的路尽数被你的脚步粉碎。你把撕碎的纸页从手上丢弃,连细小的碎屑都拍得干干净净。



大陆两岸同时下起雨的时候啊,推门而出撞上一家破旧的酒馆。当年被打破的玻璃酒瓶碎片从地上复活,弹跳起来时深深嵌入你手腕上从未愈合的沉疴。



血液在伤口的背面解冻。而在这极度的燥热中竟然感受到的是内心的冰冷。残存在乡村田野里的那些朽败光阴,不可一世地昌盛又惨不忍睹地凋零,疼痛从膝盖处袭来,带着走过千山万水的味道。一张张眼神呆滞的黑人白人面孔交错着从面前闪过,腐蚀液一样的目光,从镜子里面打破了那些脸孔,尽头处是看不清模样却也并非虚空的一人。



你已无法行走,可是。



“我还要远行。”



——————



我是真的菜,我写不出兰魏兰万分之一的好呜呜呜。。。




再见,绝望的外国佬

兰波《地狱一季·坏血》单句英译问题简单讨论(及后续)

【是的,我又在工作中摸鱼了。】

讨论的单句为:La raison m'est née. (Arthur Rimbaud原文)

整段内容为:

La raison m'est née. Le monde est bon. Je bénirai la vie. J'aimerai mes frères. Cene sont plus des promesses d'enfance. Ni l'espoir d'échapper à la vieillesse età la mort. Dieu...

【是的,我又在工作中摸鱼了。】

讨论的单句为:La raison m'est née. (Arthur Rimbaud原文)

整段内容为:

La raison m'est née. Le monde est bon. Je bénirai la vie. J'aimerai mes frères. Cene sont plus des promesses d'enfance. Ni l'espoir d'échapper à la vieillesse età la mort. Dieu fait ma force, et je loue Dieu.

——Une Saison en Enfer - Mauvais Sang


个人看到了以下四种译文:

I am reborn in reason. (Paul Schmidt英译)

Reason is born in me.(Wallace Fowlie & Seth Whidden英译)

理性已经在我身上产生。(王道乾译)

理性在我身上诞生。 (王以培译)

---------

很明显,Paul Schmidt的译文与其他译本差别较大,于是针对其译文是否合理,我与一些小伙伴进行了一番探讨,并将个人想法整理如下:

问题的核心就在于:出生的究竟是“理性”还是“我”。

我个人的看法是:Schmidt的译法不准确。

从语法角度看:这句的主体部分是La raison est née. Être née的主语是出生的事物,也就是被生下来的事物。因此,按照兰波原文的写法,出生的(即被生下来的)应该是“理性”,而不是“我”。(如果按照Schmidt的英译,这句的写法应该是“Je suis née”,而不是“La raison est née”。)

至于这里的“m'est”,因为naître本身是个不及物动词,也并不是中文中的“生产”这个意思,而只是“出生”,故恐怕不能理解为“生了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它是状语的前置,只是省略了介词,类似于La raison est née pour/chez/à/其他介词 moi。当然,兰波的原句写法本身就比较剑走偏锋,他又一贯喜欢文字游戏,我们很难判断具体是哪个介词。但从整句的角度来看,出生的是“理性”,这一点似乎还是比较确定的。

从兰波及其作品思想本身来考虑:本段及其后文,都传达了兰波的反叛精神,尤其是,在众多学者的解读中,对基督教的反叛精神。在这句话所在的自然段中,“我”的主动性极强,如“Je béniral la vie”“J'aimerai mes frères”,结尾处的“Dieu fait ma force, et jeloue Dieu”更是几乎带有与上帝等价交换的意味(“等价交换”一词 from 深海老师),都是兰波在对众生甚至对上帝发出动作、施予某种“恩典”。一切都是由他本体出发的,是他创造的,并不是他被赋予了什么。而在后几段中,这种反叛和自我精神得到了进一步强调:他不再屈服于鞭笞,决心断绝和基督教的关系(依Suzanne Bernard的注解);他需要自由,他不想再被宗教、理性所束缚、定义。他要拒绝宗教的成规和既定观念,重新创造一种属于自己的理性、一种自己的意识,即我的存在、我的意识位于阶梯的顶端,我是我的恩典,而每个人也都有自己的意识(“Chacun a sa raison, mépris et charité: je retiens maplace au sommet de cette angélique échelle de bon sens.”)。后一篇《地狱之夜》里那句“Je me crois en enfer, donc j'y suis”,其实也是在说:如果我不相信我在地狱,我就不在地狱。从某种程度上讲,是与这种思想一脉相承的。(S. Bernard认为这句是兰波认为自己受到了诅咒,所以看到自己在地狱,我倒是不太认同。我个人觉得兰波实质上想表达的还是反过来的意思,是“L'enfer ne peut attaquer les païens”,是地狱伤不到异教徒。虽然从搞CP的角度,谁不愿意往“被诅咒”上靠拢呢?不过这就是另一个问题了。)

再看回“La raison m'est née”一句,兰波想表达的也当是这样的思想。虽然在语法上这句话的主语是“理性”;但是从语意角度看,兰波要强调的主体显然是“我”,即:我生出了理性。由于有了“我”,所以有了“理性”。“我”是主体,而这种理性是由我生出的一种属于我的理性,不是普遍意义上的理性。也就是“我”创造/定义/构建理性,而不是“我”被某种理性所创造/定义/构建,因此也就并非是这种理性生了我。如果是“理性生了我”或“我从理性中出生”,那么“我”依然是某种理性的创造物或者后代;既然“我”的生命(存在、力量)是由这种理性赋予的,岂不是与兰波后文中展露的“我”可与上帝等价交换的强烈主体意识相互违背?除此之外,后文还有一句“Je ne suis pas prisonnierde ma raison”,如果是这种理性将“我”生下来了,“我”又怎能不是它的囚徒呢?兰波似乎不应当在此处说出如此自相矛盾的话。

另外再看P. Schmidt的译文,“理性”和“我”是谁出生的问题之前已经讨论过了,这个“reborn”的存在也实在可疑,毕竟它在兰波的原文中无迹可寻。也许他是因为前文中的“je puis mourir de l'amour terrestre, mourir de dévouement",推知一个全新的“我”“重生”了?但是“我”并没有“死”,反而是被救的人,所以才能发出“Sauvez-les!”的声音啊!没有死,哪里来的生呢?自我发挥的成分未免大了些。个人觉得实在不是特别妥贴的一个翻译。

不过,诗无达诂,不知道别人是不是对此有不同的见解。如果有后续,可能会有跟进/更新。

本次摸鱼到此为止。

也许下次摸鱼可以谈谈Je me crois en enfer, donc j'y suis.


【后续】

(另一种理解)

在这句里,兰波所谓的“理性”,跟下文几句有关,不能去跟他整个的思想方面挂钩,因为他在《地狱一季》里常常是反讽、讥讽或自我嘲讽的语气(这一点尤其值得注意),这是一个人正在进行精神自我斗争和挣扎的状态,所以会出现前后矛盾的表述,即便同一个词,前后用到的时候也不大一样,有时甚至相反。

这句的后面紧接着是:“世界是好的。我要祝福生命。我要爱我的兄弟。这不再是童年的许诺。也不是希望逃避衰老和死亡。上帝给我力量,而我赞美上帝。”

按他的反基督教或异教之血(异教的血又回来了!)的精神状态,这里出现这句完全符合基督教教义的话(“童年的许诺”,可以指向儿时的宗教教育尤其是受洗,而在后面他会写“我是被彩虹罚下地狱的”),可看出这个所谓“理性”所含的意思,大约是符合社会大众的价值观,甚至就是基督教意义上的“理性”。就这整段的理解,这里的“理性”依然含有讥讽、自我嘲讽的意味。


可以比较下《地狱一季》里出现过“理性”一词的句子:

(省略)

6666

兰波的一句

我的生命不过是温柔的疯狂。

眼中一片海,

我却不肯蓝。

我的生命不过是温柔的疯狂。

眼中一片海,

我却不肯蓝。

卓尔柯夫

摸鱼🥦

第一张的确是在《彩画集》上画的(。

第二张是画的截图。

摸鱼🥦

第一张的确是在《彩画集》上画的(。

第二张是画的截图。

拥袖

看到爱伦·坡迷弟整理了

占坑 谁谁谁都有 果然还要看看文学静一静 不过文学里也全是谁是谁的狂热粉丝啦 也都是崇拜的视线 作家们也不冷静哇

当然美国浪漫主义的爱伦坡 喜欢的是德国哲学(德国浪漫主义存疑)

占坑 谁谁谁都有 果然还要看看文学静一静 不过文学里也全是谁是谁的狂热粉丝啦 也都是崇拜的视线 作家们也不冷静哇

当然美国浪漫主义的爱伦坡 喜欢的是德国哲学(德国浪漫主义存疑)

Vénus Anadyomène
我祝愿我这变得僵硬的手臂不要空...

我祝愿我这变得僵硬的手臂不要空挽着一个亲爱的虚象。

我祝愿我这变得僵硬的手臂不要空挽着一个亲爱的虚象。

穷困潦倒,只想要钱

[文豪野犬]地球有根宝贝草

永恒,我找到了。

那就是太阳与海,交相辉映。

————————————

十六岁的让·尼古拉·阿蒂尔·兰波把自己写的诗集寄给了法国象征派诗人魏尔伦。

魏尔伦在复信写道:“我的诗人,到这里来吧。”

兰波第一次离开了他的母亲和家庭,打算前往巴黎找魏尔伦。

他坐着马车、渡过大海到达了一个繁荣的城市。

然而,这个城市的名字叫横滨。

————————————

*兰波是心之全蚀里的兰波。
文豪世界的兰波存在,但已死亡。

*cp未定,但肯定会有cp的。

*李子超帅!!李子最帅!!地球球草!!!世界第一!!!

永恒,我找到了。

那就是太阳与海,交相辉映。

————————————

十六岁的让·尼古拉·阿蒂尔·兰波把自己写的诗集寄给了法国象征派诗人魏尔伦。

魏尔伦在复信写道:“我的诗人,到这里来吧。”

兰波第一次离开了他的母亲和家庭,打算前往巴黎找魏尔伦。

他坐着马车、渡过大海到达了一个繁荣的城市。

然而,这个城市的名字叫横滨。

————————————

*兰波是心之全蚀里的兰波。
文豪世界的兰波存在,但已死亡。

*cp未定,但肯定会有cp的。

*李子超帅!!李子最帅!!地球球草!!!世界第一!!!

越九天SJan。
我的生命不过是温柔的疯狂,眼里...

我的生命不过是温柔的疯狂,眼里一片海,我却不肯蓝。----兰波


我的生命不过是温柔的疯狂,眼里一片海,我却不肯蓝。----兰波


德州老农妇

垮掉

人们在侧岩上行走

断腿的风从墙壁滑下

掉落谷底的柿子在你头顶开花

顺着大西洋你漂向破碎的梦

舞蹈即炮弹

噼啪作响的不是火光

——工人们高声歌唱,

拆了汽车,撬开隆隆作响的故障城市

垮掉,再垮掉!


你没有开头,打开收音机

我从你的梦中醒来

满园荒芜,碎石乱滚,枯死的蔷薇花

清晨含霜的露水,在风中消散

十二月的三月,

落魄的老根和遗亡的诗句

折断了羽毛笔

踏出横斜的小花园去

在眼里寻找光亮



 一群兔子匆匆穿过石像

古老而幽寂的裂痕

在月光下一片一片地跳下神圣的祭坛

我们逃离,奔向森林深处,

但你可知我曾因你而流连...

人们在侧岩上行走

断腿的风从墙壁滑下

掉落谷底的柿子在你头顶开花

顺着大西洋你漂向破碎的梦

舞蹈即炮弹

噼啪作响的不是火光

——工人们高声歌唱,

拆了汽车,撬开隆隆作响的故障城市

垮掉,再垮掉!


你没有开头,打开收音机

我从你的梦中醒来

满园荒芜,碎石乱滚,枯死的蔷薇花

清晨含霜的露水,在风中消散

十二月的三月,

落魄的老根和遗亡的诗句

折断了羽毛笔

踏出横斜的小花园去

在眼里寻找光亮


 




 一群兔子匆匆穿过石像

古老而幽寂的裂痕

在月光下一片一片地跳下神圣的祭坛

我们逃离,奔向森林深处,

但你可知我曾因你而流连

——也久久不忍离去?

啊,我诗,在此地以月光为誓,

请合上你的花瓣

没有兔子奔向你的自由的那一夜

允许我稍占侵略性地掠过你的嘴唇

没有任何事物,抢夺你

浆果爆裂在时间的裂缝里

丢失在古老的地方,

留下一颗籽带给你的音讯


观音在远山

《元音》 [法]兰波

  A黑、E白、I红、U绿、O蓝:元音们,

   有一天我要泄露你们隐秘的起源:

         A,苍蝇身上的黑绒背心,

            围绕着腐臭嗡嗡旋转,

                    阴暗的海湾;

    ...

  A黑、E白、I红、U绿、O蓝:元音们,

   有一天我要泄露你们隐秘的起源:

         A,苍蝇身上的黑绒背心,

            围绕着腐臭嗡嗡旋转,

                    阴暗的海湾;

          E,雾气和帐幕的天真,

 冰川的傲峰,白色帝王,伞形花的微颤;

     I,殷红,咳出的鲜血,美人嗔怒

          或悔罪的醉态中的笑容;

    U,圆圈,青绿海水神秘的激荡,

      散布牛羊的牧场的宁静,炼金术士

         宽阔额头上的智者的皱纹;

        O,奇异而尖锐的末日号角,

    穿透世界的沉默,与天使的寂静:

     噢,奥米茄,她明亮的紫色眼睛!

云衍
「我的生命不过是温柔的疯狂」

「我的生命不过是温柔的疯狂」

「我的生命不过是温柔的疯狂」

哀歌

兰波自戏?大概

兰堂

我常莫名的恐惧——未知况且黑暗的,让我感到窒息与寒冷的什么东西。迷茫与记忆的空虚让人觉得焦躁,还没调好音调的钢琴急匆匆的演奏着不和谐的乐曲,迷路的旅人忘记了提灯,空荡荡的森林中风刺骨且寒冷——翻找着自己的尸体,但是那雪怪啃食噬了我的所有!只留下着被寒冷袭击了的躯壳,还有那留着名字的礼帽。

但我依旧活着,无所谓也无意义的活着,迷迷茫茫混沌的徘徊着,好像在行走的浮尸,但是尸体可比我来的有用——至少他们不畏惧寒冷。

“呼——好冷”厚实的衣物即使牢牢包裹着这幅躯体,感受到的寒冷也不会有半分减少,我被冻的手指发僵“稍稍有点怀念啊,庄园里的壁炉…”我就站在那里,用异空间挡住从大楼上飞下的子弹“虽然被boss...

兰堂

我常莫名的恐惧——未知况且黑暗的,让我感到窒息与寒冷的什么东西。迷茫与记忆的空虚让人觉得焦躁,还没调好音调的钢琴急匆匆的演奏着不和谐的乐曲,迷路的旅人忘记了提灯,空荡荡的森林中风刺骨且寒冷——翻找着自己的尸体,但是那雪怪啃食噬了我的所有!只留下着被寒冷袭击了的躯壳,还有那留着名字的礼帽。

但我依旧活着,无所谓也无意义的活着,迷迷茫茫混沌的徘徊着,好像在行走的浮尸,但是尸体可比我来的有用——至少他们不畏惧寒冷。

“呼——好冷”厚实的衣物即使牢牢包裹着这幅躯体,感受到的寒冷也不会有半分减少,我被冻的手指发僵“稍稍有点怀念啊,庄园里的壁炉…”我就站在那里,用异空间挡住从大楼上飞下的子弹“虽然被boss当做诱饵,但是天气原因,还是速战速决吧。”

啊,忘记说了——由于种种原因,现在是作为一名港口黑手党成员,但不知为何,即使面对应该全力效忠的boss,也会本能的隐藏自身所拥有的力量。金色的异空间挡住了唯一的出口,打开枪支的保险,射杀被空间固定住的敌人,让所谓的人质咬住台阶,破坏下颚,之后,是胸口的三枪。

虽然其中有些不配合弄掉了几颗牙,“把尸体丢出去,给附近带着小心思的家伙一个警告。”冷静的吩咐下属处理后事,自己则负责向首领报告行动结果。

“boss。”低头躬身表示对人的尊敬,得到了起身的示意。

“嘛,兰堂君,不要那么拘谨”黑色半长发的男人端坐于主位,双手交叉成塔状,带着面具一般的表情发话到“最近情况怎么样?身体还不舒服吗?有时间的话,需要帮忙体检一次?…”上位的首领关怀着下属的身体,这令我感受到少许的违和。

“承蒙首领厚爱,最近……除了愈发的寒冷,属下身体还好。体检报告会在两天内送达相关部门手上。”我小心斟酌着语言和用词,眼前的首领是个精明的男人。况且……没有去细思,但所谓的真相连着蛛丝马迹,在本能的串联下不过是离着一层薄雾。

“兰堂君是稀有的异能力者,作为首领,为组织提供利益的人才也要多多关照。”或许是看穿了我的不安,这位首领不经意间揭穿了对我的招揽,不得不否认,组织的强大和变换的首领间有着必然的联系,被这样的首领所赏识也应该是作为成员无上的荣光。

“非常荣幸,boss”我躬下身回答到,……这是阴谋,也是阳谋,被首领单独召见的开始,我已经被打下所谓森派的烙印,这是无法拒绝的要求。但是,那有和我有些什么关系呢?

从办公室出来的我搓了几下手,活动着开始发僵的手腕,奇异的反而是异常平静的自己……理所当然?看来失忆前的自己,或许也不是什么普通的身份也说不定。

被寒冷匆匆赶回庄园的我,面对着温暖的壁炉,只有跳动着的火焰才会让我感受到一丝所谓的温暖,但是还不够……总觉得缺少了什么的感觉,沉思着处理完今天的公文,将收集完情报的纸张扫一眼后一张张扔入火堆……等等,为什么要扔?身体的本能先于思考开始了行动,甚至强迫症一样去确认是否完全烧尽,不过,完全记住了也没有大碍。

时间到了夜晚,带着手套的手挑选着书架上的书籍作为最后的消遣……奇怪,自己多会对神话方面的书籍感兴趣了?不过,看看也好。


                    


巴比妥自动贩卖机

我走向蛆虫,可怕之可怕!撒旦,你这滑稽演员,你想用你的魅力将我瓦解。我抗议。我抗议!一刀叉,一滴火。


啊!追溯生命!再看一眼我们畸形的面孔。这毒药,这被诅咒了上千次的吻!我之软弱,世界之残酷!我的上帝,发发慈悲,将我藏匿,我扛不住了——我被藏起,又没被藏起。


那是火焰与受火刑者一起升腾。


兰波.《地狱一季》

我走向蛆虫,可怕之可怕!撒旦,你这滑稽演员,你想用你的魅力将我瓦解。我抗议。我抗议!一刀叉,一滴火。


啊!追溯生命!再看一眼我们畸形的面孔。这毒药,这被诅咒了上千次的吻!我之软弱,世界之残酷!我的上帝,发发慈悲,将我藏匿,我扛不住了——我被藏起,又没被藏起。


那是火焰与受火刑者一起升腾。


兰波.《地狱一季》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