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关西新星观察记录

65浏览    34参与
💌るうるん📝

⚠️远山金太郎梦女向,雷者请屏蔽tag金明日


🎾2021.11.23-2022.11.23🎮

辛苦啦。

接下来的日子也想要一起度过。


⚠️远山金太郎梦女向,雷者请屏蔽tag金明日


🎾2021.11.23-2022.11.23🎮

辛苦啦。

接下来的日子也想要一起度过。




💌るうるん📝
⚠️远山金太郎梦女向,雷者请屏...

⚠️远山金太郎梦女向,雷者请屏蔽tag金明日

  

  【🎮】

  “明日子,今天练哪个武器?我超级想看你玩近战的,试一下嘛——”

  “……”

  “诶!那个地方够不到吗?不能啪啪地直接干掉,真是让人不爽!”

  “……”

  “不好了不好了不好了!有个家伙从右边溜过去啦!!!”

  “……OK,解决掉了。”

  

  

  财前:“鹿角真厉害,在这么吵的环境里都不会动摇。”

  小石川:“有没有一种可能,她已经习惯了?”

  

⚠️远山金太郎梦女向,雷者请屏蔽tag金明日

  

  【🎮】

  “明日子,今天练哪个武器?我超级想看你玩近战的,试一下嘛——”

  “……”

  “诶!那个地方够不到吗?不能啪啪地直接干掉,真是让人不爽!”

  “……”

  “不好了不好了不好了!有个家伙从右边溜过去啦!!!”

  “……OK,解决掉了。”

  

  

  财前:“鹿角真厉害,在这么吵的环境里都不会动摇。”

  小石川:“有没有一种可能,她已经习惯了?”

  

💌るうるん📝
【⚠️远山金太郎梦女预警,雷者...

【⚠️远山金太郎梦女预警,雷者请屏蔽tag金明日

🍬🍭🍩🍦🍰🧁

世间甜蜜在此刻融合


今天是第300天!不知不觉已经过了这么久了,今后也请多多指教( ´▽` )

【⚠️远山金太郎梦女预警,雷者请屏蔽tag金明日

🍬🍭🍩🍦🍰🧁

世间甜蜜在此刻融合


今天是第300天!不知不觉已经过了这么久了,今后也请多多指教( ´▽` )

💌るうるん📝

赛博pa的一段日常

【远山金太郎梦女注意,雷者请屏蔽tag金明日

完全代入VA-11 Hall-A世界观写的流水账,时间大概是游戏里的12月18号那样


谢过了酒保小姐的周到服务,我走出了酒吧。正如她所说的,在阿波罗信托银行受到袭击的当下不适合在在街上闲逛。霓虹灯下寂静无人的街角就是最有力的证明。

虽说如此,这里可是世界避税天堂Glitch City,老实说,每天都挺危险的。贫富差距极大,物价飞速上涨,失望的人们四处游走,更不用说路上遇到的任何一个家伙都有可能是因犯罪而遭到流放的仿生人,这也是为什么我会把寻找灵感的散步称作“历险”。

不过今天的确很特别,特别到我自己都觉得自己的心实在是太大了的程度。凭......

【远山金太郎梦女注意,雷者请屏蔽tag金明日

完全代入VA-11 Hall-A世界观写的流水账,时间大概是游戏里的12月18号那样


谢过了酒保小姐的周到服务,我走出了酒吧。正如她所说的,在阿波罗信托银行受到袭击的当下不适合在在街上闲逛。霓虹灯下寂静无人的街角就是最有力的证明。

虽说如此,这里可是世界避税天堂Glitch City,老实说,每天都挺危险的。贫富差距极大,物价飞速上涨,失望的人们四处游走,更不用说路上遇到的任何一个家伙都有可能是因犯罪而遭到流放的仿生人,这也是为什么我会把寻找灵感的散步称作“历险”。

不过今天的确很特别,特别到我自己都觉得自己的心实在是太大了的程度。凭我这点自保能力,碰上,怕是但这也没办法,我向来不关注本地新闻,特别是和我本人无关的那些,谁愿意带着坏心情开始一天的工作呢。而且碎嘴的邻居们迟早会把各种各样的消息塞进我的耳朵里,像是黑客爱丽丝兔子的活跃,还有白骑士内部的丑闻,纷纷穿过因为商家的优惠活动才入手的隔音门贴——它的质量的确对得起它的价格。

我本来以为能在酒吧的角落里记下几段对话来丰富我的记事本,但今天没碰上其他顾客,就只和酒保小姐谈了几句……第一次进酒吧,我绝对要给自己的表现打个低分。我太紧张了,原本想做的事情一件都没有做成。迎面的一阵冷风打断了我的自责,取而代之的是后悔。为什么在装义肢的时候选择了保持正常体感的款式呢?如果当初加装上防寒功能就好了。

在酒吧没喝过瘾,买些饮料再回去吧,这么想着,我抬起头,两台并排的自动售货机出现在眼前。

……哦,我的天,它们正在聊网球。

意识到终于有对话可以记录的我直接摁下了左手臂上的录音键。

“把身体机械成分在百分之十以下的运动员分在一起有什么用吗?”

“百分之一的机械组织对身体素质的影响就已经很大了,这样对纯正的人类不公平。”

“……你还真的是不关注网球啊。”

“你不是知道吗,我只看摔跤。”

“网球和其他运动可不能相提并论,所谓的‘纯正的人类’才是场上最大的bug啊。比如说那个远山金太郎选手,曾经用叫什么……美味风暴,总之是网球的招式,直接把一帮违反规则改装义肢的家伙给打得再也不想碰网球拍了。”

“什么美味风暴?”

”是超级无敌绝对美味大车轮山暴风雨啦!“

“对对对,就是那个……咦?”

一只温热的手搭上了自己的肩膀,随即熟悉的、略微沙哑的嗓音在耳边响起。接过售货机们话茬的是被讨论的远山金太郎本尊,这画面可以说是相当戏剧性。

我关掉录音叹了口气,问他:“你怎么来了。”

“诶,我不能来吗——”远山君把腮帮子一鼓,尾音拖得长长的,“明日子才是,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情不好好待在家里,害我担心半天。”

因为向来站在照顾他的立场上,被他担心对我来说还真是件不太习惯的事情,于是我下意识想反驳,但看网球的那台售货机已经开始用电子音尖叫着问能不能签个名了。我天,我戴个扩音设备都喊不到那么大声。

远山君没有拒绝,在售货机的电子面板上留了一串歪歪扭扭的平假名,和周围飞扬的英文花体字们相比笨拙得多。老实说,它居然有我最喜欢的歌手*Kira*Miki的签名,要知道她在Glitch City开演唱会的时候我都没抢到票……有点羡慕了。也许不是有点。

售货机收下签名后直接请了我们俩饮料,还告诉我们不用客气多拿几瓶去。远山君也真不客气,抱了满怀的碳酸水和调味茶来,然后在不可名状的粉丝尖叫中道了别,和我并肩迈出建筑物投下的阴影,直面静默的街道和迎面的寒风。

“不用控制饮食吗?”我向他伸手,示意自己可以帮忙拿。

“要啊。”他稍微加快了脚步避开我的动作,“但是!我去你家的时候看见冰箱里都空了!这些是帮你拿的!”

“哦。”

我走在他身后,越过他的肩头仰望浑浊的夜空。

他问我工作着急吗,我翻开手机日历,回答今晚姑且有空,私人虚拟空间设计师的时间安排向来自由,而且面对的大多是有钱又有时间的上等人,要知道我有多少次都是狠狠咬着牙干活的。

他说他来的时候还带了章鱼烧的材料,先放在我家里了。从家里搬出来开始独立生活后,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买了台老章鱼烧机,叫来几个朋友在房间里聚了聚。远山君因为针对无机械组织运动员的突击体检没来,之后常常跟我提起这件事,今天的到访怕不是早有预谋。

等到了家,恼人的冬天就会被关在门外,被炉和章鱼烧能让我们暂时忘却压迫身心的繁忙,在碰撞声和爆炸声的簇拥中度过一个安稳的夜。


“喝茶会睡不着。”

“这些是为了你之后赶死线准备的!今晚就喝汽水吧——”


💌るうるん📝

⚠️远山金太郎梦女向注意避雷

翻记事本的时候找到的一小段

随手写的与其说是赛博pa不如说是星际机甲pa的短打


  

  “那个,为什么一定要到这里啊,要说话直接喊咱就可以了。”


  “就是想来嘛!而且你不是说了,你也好久没看见‘你自己’长什么样了。”


  “你上次来的时候咱就看过,不就是那样吗……”


  鹿角明日子不明白,为什么他总往疗养院跑,为什么他总在自己的维生舱前徘徊,为什么他总期待自己能立刻醒过来。她不是醒着吗,即使感受不到心脏的跳动了,只要自己还在思考,一直保持这种状态也无所谓了。


  但他很在意,远山金太郎很在意,对舱内完全浸没在液体中的少女很在...

⚠️远山金太郎梦女向注意避雷

翻记事本的时候找到的一小段

随手写的与其说是赛博pa不如说是星际机甲pa的短打


  

  “那个,为什么一定要到这里啊,要说话直接喊咱就可以了。”


  “就是想来嘛!而且你不是说了,你也好久没看见‘你自己’长什么样了。”


  “你上次来的时候咱就看过,不就是那样吗……”


  鹿角明日子不明白,为什么他总往疗养院跑,为什么他总在自己的维生舱前徘徊,为什么他总期待自己能立刻醒过来。她不是醒着吗,即使感受不到心脏的跳动了,只要自己还在思考,一直保持这种状态也无所谓了。


  但他很在意,远山金太郎很在意,对舱内完全浸没在液体中的少女很在意。


  没有呼吸,没有生机,没有右手,没有左腿,断裂处佩戴义肢的痕迹还暗暗残留着。裸露的部分攀着或深或浅的伤疤,似乎一碰触,整具身体就会沿着这些印记碎裂成块。  


  “明日子。”


  “什么?”


  “你一定很久没吃过章鱼烧了吧。”


  “啊,大概三年吧。”她记得,在遭遇意外的两天前,父亲带她去了一次“章鱼五郎”,后来她才知道那里是金太郎最喜欢的店。无论是装修还是付款方式都是老的,章鱼烧更是由店主手工而不是机器制作,不过店主的左手也是义肢。


  “章鱼烧明明那么好吃,你却没办法尝到了。”金太郎伸出手,隔着玻璃按在本该是她左脚脚踝的地方,“想到这个就觉得你真是……应该早点醒过来。然后我请你吃章鱼烧,带你去看金二郎,还有还有……”


  金太郎渐渐不说话了,转过身靠着巨大的机械坐了下来。明日子看不到他的表情,她能看到的只有金太郎的前方,毕竟连接着她的意识的摄像机被他别在胸前。


  “为什么明日子会遇到这种事情呢……”


  这句话已经带上了哭腔,着实把明日子吓了一跳。


  他的眼睛一直充满了飞扬的神采,他的笑容永远野性而张狂,他整个人就是不竭的活力源泉。从来如此,但现在……


  自己在他的心中已经占到了多少的分量?


  “没办法嘛。”明日子想这么说,却发现没办法把这句习惯的托辞说出口。


  她想拥抱金太郎,轻轻抚摸他的红发,伏在他的耳边说不要难过——办不到的。她终于有些想回去了,作为游荡的意识回到自己的身体里,如果可以的话。


  “是啊,好久没吃章鱼烧了,咱想想办法吧。”


  不过,该想办法的不是她,而是医生们,她这么吐槽自己。

💌るうるん📝
【雷者望屏蔽tag金明日】 还...

【雷者望屏蔽tag金明日

还没有到感慨什么“烟火凋落残留一地寂寞”的年纪

就全力玩到最后吧


祝大家七夕快乐ヽ(゚∀゚)ノ

【雷者望屏蔽tag金明日

还没有到感慨什么“烟火凋落残留一地寂寞”的年纪

就全力玩到最后吧


祝大家七夕快乐ヽ(゚∀゚)ノ

💌るうるん📝
🌻🍀☀️ 最棒的夏天 换了...

🌻🍀☀️

最棒的夏天


换了新水印✓

🌻🍀☀️

最棒的夏天


换了新水印✓

💌るうるん📝
⚠️远山金太郎梦向注意 【放晴...

⚠️远山金太郎梦向注意

【放晴预报】


祝我cp们520快乐(。•ω•。)ノ♡

⚠️远山金太郎梦向注意

【放晴预报】


祝我cp们520快乐(。•ω•。)ノ♡

💌るうるん📝
*含极微量梦元素 #20220...

*含极微量梦元素

#20220509# #またあした#

#鹿角明日子生誕祭# #明日も晴れるかな#


以初夏的天空为背景,脆弱但坚定地展翼飞翔。

祝次元壁那边的自己生日快乐🥳🎂

是生日限定长发明日子with远山君趴趴


可能有人知道这里(留羽)的生日和明日子不一样,5.9是这里隔了很多年回坑网王并且产生了在网王世界观搞一个原设的想法的日子,因此是“未成形的明日子”在真正意义上出现的那一天✓

*含极微量梦元素

#20220509# #またあした#

#鹿角明日子生誕祭# #明日も晴れるかな#


以初夏的天空为背景,脆弱但坚定地展翼飞翔。

祝次元壁那边的自己生日快乐🥳🎂

是生日限定长发明日子with远山君趴趴


可能有人知道这里(留羽)的生日和明日子不一样,5.9是这里隔了很多年回坑网王并且产生了在网王世界观搞一个原设的想法的日子,因此是“未成形的明日子”在真正意义上出现的那一天✓

💌るうるん📝
⚠️梦向预警,雷者请屏蔽tag...

⚠️梦向预警,雷者请屏蔽tag金明日

「夏日渐近」

“明日子等等啦——你看,头发都沾上酱汁了!”

“但是这个真的好好吃……而且说到吃相,远山君才不配批评咱!”


在逐渐明朗起来的季节中的某天下午,在不是去章鱼烧店度过的某个假日。


⚠️梦向预警,雷者请屏蔽tag金明日

「夏日渐近」

“明日子等等啦——你看,头发都沾上酱汁了!”

“但是这个真的好好吃……而且说到吃相,远山君才不配批评咱!”


在逐渐明朗起来的季节中的某天下午,在不是去章鱼烧店度过的某个假日。



💌るうるん📝

⚠️p2有梦向内容


日本时间 20220401

🎉𝙷𝚊𝚙𝚙𝚢 𝙱𝚒𝚛𝚝𝚑𝚍𝚊𝚢🎂

「スーパーウルトラグレートデリシャスなゴンタクレ

あんじょう よろしゅう」


遠山くん、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第一个一起过的生日,没做什么准备。希望等到明年你生日的时候咱会掌握更多的技能,给你更多的惊喜x

自己一直在被你追逐梦想的热情打动,从你那里获得能量和鼓舞,总感觉很不好意思……尽管现在还很不成熟,想做的事情也刚刚起步,但咱已经决定像你一样,率直地面对自己的心声,去为理想中的明日拼尽全力了。

未来也请多多指教!

⚠️p2有梦向内容


日本时间 20220401

🎉𝙷𝚊𝚙𝚙𝚢 𝙱𝚒𝚛𝚝𝚑𝚍𝚊𝚢🎂

「スーパーウルトラグレートデリシャスなゴンタクレ

あんじょう よろしゅう」


遠山くん、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第一个一起过的生日,没做什么准备。希望等到明年你生日的时候咱会掌握更多的技能,给你更多的惊喜x

自己一直在被你追逐梦想的热情打动,从你那里获得能量和鼓舞,总感觉很不好意思……尽管现在还很不成熟,想做的事情也刚刚起步,但咱已经决定像你一样,率直地面对自己的心声,去为理想中的明日拼尽全力了。

未来也请多多指教!

💌るうるん📝

赛博pa明日子出现在酒吧的情况

只有话其他啥都没有而且写完没仔细改可能有bug


【第一次来】


“……”


“……”


“……”


“哦,谢谢你的欢迎……呃,咱是说,第一次来这种地方,稍微有些,你也许看得出来,有些紧张。”


“不管怎么说酒吧和其他场所还是不太一样吧?而且,那个,咱刚过法定允许喝酒的年龄不久……”


“啊真是的!咱这家伙实在是太——来点什么?你说的对,的确是该点些喝的了,真是不好意思……嗯,有什么推荐吗,最好是适合像咱这样第一次来的人,对了,要酒精含量少点的。”


“有劳了。”


“这个杯子真漂亮,而且比咱想象中的好很多,而且调酒师小姐,...

赛博pa明日子出现在酒吧的情况

只有话其他啥都没有而且写完没仔细改可能有bug


【第一次来】


“……”


“……”


“……”


“哦,谢谢你的欢迎……呃,咱是说,第一次来这种地方,稍微有些,你也许看得出来,有些紧张。”


“不管怎么说酒吧和其他场所还是不太一样吧?而且,那个,咱刚过法定允许喝酒的年龄不久……”


“啊真是的!咱这家伙实在是太——来点什么?你说的对,的确是该点些喝的了,真是不好意思……嗯,有什么推荐吗,最好是适合像咱这样第一次来的人,对了,要酒精含量少点的。”


“有劳了。”


“这个杯子真漂亮,而且比咱想象中的好很多,而且调酒师小姐,您给人的感觉也不错,和你说话很安心……呜,咱的词汇量在这个时候怎么就这么贫乏呢。”


“或许我们能交个朋友?Asuko,全名Asuko Kazuno,大学生兼游戏主播兼虚拟空间设计师——有人喜欢叫这一行为造梦师,你应该懂这种感觉。”


“咱从小就想靠脑子谋生,搞些创作之类,现在也算是实现梦想了吧。给那些有钱人定制自己的乐园什么的。但老实说,咱觉得那种事,怎么说呢,啊——咱不在工作模式的时候脑子就容易卡壳。”


“就是,虽然这种话由身为造梦者的咱来说不太好,咱也不是不喜欢工作,但比起虚幻的模拟空间,还是现实比较好吧?和谁相遇,会经历什么事情都是不确定的,这才是最有趣的东西。”


“调酒师也会和很多人相遇吧?不知道下位客人是什么样的……抱歉,咱在说什么呢,明明对调酒师的工作一点也不了解……诶,没有冒犯吗?”


“真是温柔呢,你。”


“糟糕,时间快到了。接下来预定要直播的,不然还想在这里待一会。以后咱会常来的,下次再见吧。”




【第二次来】


“打扰了,调酒师小姐。”


“……”


“……”


“啊,没什么,失礼了,一来酒吧什么都不点光盯着你的手看什么的……咱这个人,真的很奇怪吧。”


“今天的话,嗯,咱从一个认识的人,还是说,脑子?你肯定对他有印象,总之就是从他那里听说了,这里有一种原创的酒对吧?咱对‘原创’‘限定’之类的东西都很感兴趣,就来一杯那个吧。”


“多谢。”


“说起来调酒师小姐,对义肢怎么看?前几天被朋友邀请去了一趟市中心的酒吧,那里有好几位调酒师都替换了机械手,就,有点好奇。”


“……”


“啊,抱歉,并不是对你的回答有什么不满,你怎么看都是正常的啦。”


“不要觉得咱是义肢的推崇者啊。虽然如你所见,咱身上大概有一半的部件不是原来的了,但这可不是自愿……等等,倒是也有自愿的成分在。”


“刚开始是,一场事故,没错。是交通事故,咱被一辆出了故障的无人驾驶车撞断了左腿,应该是七岁的时候吧是那种很难恢复的伤,医生和咱的父母说干脆换成义肢好了,省事些。”


“那是第一次,预定换掉的是左腿小腿以下的部分。不过在定制的时候,生产商发现咱的体质比较特别。具体的咱也说不清楚,打个比方,义肢之于咱来说就是化妆品之类的东西之于敏感肌……总之,当时很难找到适合的,就算能装上,咱也没办法使用那些功能。”


“‘既然如此,就来研发这样的人也能用的义肢吧’于是咱几乎被他们当成了开发新产品的实验对象,实验当然也免不了失败,于是咱的整条左腿就‘为实验献身了’。”


“至于这只手,嘛,就是那个,企业之间的竞争导致的后果……这么说总感觉是美化了,毕竟当时这事挺有名的。某个义肢公司老板喝醉了到对手工厂闹事还把机器炸了……咱就这么遭到了波及。”


“还好他们给的赔偿够多,还愿意给咱试用最新型未公开的义肢的机会,多亏了他们,咱身上这套装置大概是没有人可以比的。”


“呼——虽然还没活多久,咱倒是经历了不少精彩的事呢。你不知道吗?想体验磨难,刺激,灵魂出窍的人还挺多的诶,尤其是没受过什么苦的家伙。”


“你有兴趣吗?咱可以给你优惠价哦。现在没时间啊,真是太可惜了。”


“啊,咱差不多要走了,和一直合作的义肢公司有约……哦!一直和义肢,这不是谐音了吗。”


“……咳,是不是有点冷,反正是冷笑话嘛,别在意别在意。那,下次再见。”


—TBC—


灵感很明显来自赛博朋克酒保行动,这里和jill真的有很多能共鸣的地方

应该会写有金明日成分的第三次和第四次x



💌るうるん📝

⚠️梦向注意避雷


小日常

【一发艺】

“像是这样——一下子把明日子举高高!”

“等等,不对吧……”

⚠️梦向注意避雷


小日常

【一发艺】

“像是这样——一下子把明日子举高高!”

“等等,不对吧……”

💌るうるん📝

【小金梦女预警】花岚

⚠️梦女向,雷者请屏蔽tag金明日

☀️是未来线两个人20岁左右的一些片段


    1


  沉沉的,沾了水汽的气味,在木地板和粉墙间窃窃私语。


  墨水,泛黄的纸,日光的温暖从背后投来,就算闭着眼也能感受到。


  为星期六早晨写的诗,先在昨晚的急雨中被淋湿了,后在今天的暖风中被烘干了。


  落笔瞬间,名为春困的客人不请自来,大大咧咧往地上一坐,扬起心湖的波痕,让柔软的相思……

  


  “明日子?”


  我睁开了眼睛。


  远山君上挑的眉眼逐渐清晰。在堆得比我站起来还高的旧书之间,在休假日的上午九点,在接纳了我们...

⚠️梦女向,雷者请屏蔽tag金明日

☀️是未来线两个人20岁左右的一些片段


    1


  沉沉的,沾了水汽的气味,在木地板和粉墙间窃窃私语。


  墨水,泛黄的纸,日光的温暖从背后投来,就算闭着眼也能感受到。


  为星期六早晨写的诗,先在昨晚的急雨中被淋湿了,后在今天的暖风中被烘干了。


  落笔瞬间,名为春困的客人不请自来,大大咧咧往地上一坐,扬起心湖的波痕,让柔软的相思……

  


  “明日子?”


  我睁开了眼睛。


  远山君上挑的眉眼逐渐清晰。在堆得比我站起来还高的旧书之间,在休假日的上午九点,在接纳了我们的东京的一角。


  我背对着,他正对着窗户,阳光点亮了他的眼睛,棕色的虹膜被染上了琥珀金,然后是扎在脑后凌乱的红发,脖颈,锁骨,豹纹背心,连同呼吸。


  他从我的发顶收回了手,捏着一片樱花瓣举到我眼前。


  “所以说,这是‘心湖的波痕’吗,还是‘柔软的相思’?搞不懂啦——”


  风从窗子进来,又卷进几片花瓣,在他身后打着转。


  “嗯……说不定会是‘春光里的纸飞机’。”


  “嘿嘿,我更喜欢这个!”

  


  2


  就像是一场寻宝之旅。


  我们在没有和对方联系的情况下,在不同的时间点发现了这家旧书店。


  远山君比我先一步,来东京也是,光顾这里也是。


  吸引他的自然是优雅的街景,安宁的氛围和老板娘泡咖啡的手艺……毫无疑问,这不可能。


  书店正对面是家大阪人开的正宗章鱼烧店,某天他训练完出来吃点心,一抬眼发现了玻璃橱窗内展示着的《COOL》漫画全集。忘记把家里那套书带来东京重温的他立刻腾身而起,奔过马路,开门时携着的铃声比任何人都响——因此老板娘对他印象深刻。


  虽然他在我去东京前给我发了不少信息,但内容依旧是以网球和章鱼烧为主,时不时挤进一条对天气的感叹,说那里还有点冷,我可能受不了,来的时候要多带点衣服。


  总之就是没跟我提那家书店。


  店有上下两层,下层陈列的是那些昔日的畅销书,或者是品相和新书差别不大的老书,上层则是严肃文学和陈旧资料的集散地。一排排书脊上的斑驳,书页上的卷边,都是时间的痕迹。


  远山君在下层看他的漫画,而我在上层整理资料——可能没人相信,我们这样错过了好几回。


  后来有次,我们坐在店前的长椅上分享老板娘请的章鱼烧,那时我问他为什么不告诉我有关这家店的事。他则把头一抬,望向滴水的樱花树,用一如既往明快的声音回答道。


  “我感觉明日子能找到这里,提前告诉你就没意思啦。”

  


  他对我的“感觉”准得像是预言。


  事实上,我顺着咖啡和焦糖的香味推开书店的门,竟发现了十多年前古早游戏杂志的一角,的确是又惊又喜。


  更不用说得知这里在招店员的时候了,我急需一份工作打发独自纠结的时间,顺便赚点外快和学习怎么泡出好喝的咖啡。


  就像找到了宝藏般。

  


  3


  虽然都在东京,其实跟异地也没什么两样。


  二十三区内和近郊,要约着出去玩再也不能像过去那样随意。我们必须反复确认时间,挑出两个人都有空的日子,对着复杂得让人头皮发麻的交通图选一条最好的线路,等走出车站,还要在人群里迷糊一阵子——他是因为找不到路,我是在人少的地方待久了,有些不适应。


  还好我们遇上了旧书店,日后有了个固定碰面地,这样方便些。


  书店在府中市,离我这边更近,但终究不是什么必来的地方。远山君住在集训地的宿舍里,我的活动范围不过是学校周边。能在旧书店相遇,比起巧合,我更愿意说这是缘分或者默契。


  他有次在附近迷路,然后凭着关西人的敏锐发现了好吃的章鱼烧,从此成了府中站的常客。


  我常到府中则是因为东京竞马场在这儿。国中二年级的某个假期,我跟爸爸来宝冢市采风,竟碰见了他们网球部的教练阿修老师,他是要去阪神竞马场的。那位给过我好几个小芥子的人也给我介绍了许多关于赛马的故事,那些草场上诞生的传奇实在震撼人心。


  那之后,我开始关注赛马比赛,在自己经济允许的范围内买些马券,不在意是赚是赔,单纯凑个热闹支持支持自己看好的那方。在马群被欢呼声拥着抵达最后直线时,我也会和身边的人们一同把马券抛飞,当作送给获胜者的礼花。


  正巧书店老板也是赛马民,要是去不了赛马场就在店里放转播,叫来附近的熟人一起看。


  我俩甚至会热血沸腾地展开某场G1的入着预测,他情绪一上来猛一拍吧台面,把推门而入的远山君看得一愣……


  对,就是那次以后,我们才知道对方已经是这里的常客了。


  不可思议吧,但怎么说呢,挺有趣的。

  


  4


  说来也好笑,我现在逃出了家庭聚会这个地狱,在还在青春台的某些亲戚没法“关照”我了,只能去“关照”远山君。可惜他并不是什么会“领情”啊“回报”啊的家伙,一来二去他们终于收起了殷勤。只剩几个同辈还同他有联系,偶尔给我发些他的近况。


  一个最近加入了青学网球部的表弟对他尤为好奇,在公开训练日还特地跑到网球公园去,挤在一群举着各种各样照相机的记者里录了三分钟视频,接着发了好几条带了特别多感叹号的信息给我。


  “姐!”


  “金太郎哥好厉害啊!!”


  “我也想像他那样厉害!!!”


  “总有一天我也要打出那种超级无敌啥暴风雨来着!”


  我在大教室里笑出了声,在确认了没引起老师的注意后匆匆把手机夹到书里,给他回了条“你还差得远呢”。超前……越前君的名台词,用在这里刚刚好。


  “姐姐你说金太郎哥和手冢国光选手相比,哪个更厉害啊。”他突然问。


  我其实认真想了答案,但一时间也没法比较出什么名堂来。


  “上课呢,先不回了。”


  不过我能肯定,他们要是在什么比赛中碰上了,一定会创造一场精彩的对决吧。

  


  等下课我才匆匆点开那个视频。


  豹纹背心,豹纹护腕,熟悉的球拍和肌肉线条,微长的红发扎在脑后,眼神宛如以狩猎为乐的豹子。他的击球依旧无章法,不过比起以前沉稳太多,在对手精密的控球之中开出一条得分的线路来。


  拿下一局后,抹掉汗水,接着两三部蹦到网前夸赞对手的强大,露出那我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张扬笑容。


  接着视频里传来表弟的声音。


  “两个人都好强啊,这一趟来对了!”


  “姐姐也应该过来看看的。”


  我顿时收了笑容——在这之前,我没意识到自己嘴角已经弯起了不小的弧度。


  是啊,好久没亲眼看见他练习了。


  以前我可是被称为四天宝寺网球部“常驻嘉宾”的,现在呢,跟网球部的前辈们也好久没联系了。通过各种社交平台,能知道他们之中也有些人在东京,把网球拍留作纪念,然后迈出新的步伐。


  唉,不会褪色的夏天终究还是离我们越来越远了……稍微有些寂寞。


  “对了姐,能拜托他教教我吗?”


  “先跑圈去吧你。”

  


  5


  我不是没回首都圈过,毕竟有很多朋友还在那里。一条信息发来说想聚一聚,我就能空出时间从京王线起点站坐到终点站去赴约。


  老朋友见了我都不免感叹一句:“明日子真是,和以前没什么变化,有种安心感。”


  “啊,也许吧……”


  我看着妆容精致,打扮成熟的他们,再转头望向玻璃上的倒影,瞬间理解了“对比衬托”的意思。宽松的,把整个人都套进去了的卫衣长裙,稍显凌乱的卷发,还带了副黑框平光镜来掩盖黑眼圈。昨晚突然有了新的想法,一打开笔记软件就合不上了,直到凌晨两点。


  如果是正式宴会,那我肯定要推辞的。没有化妆品,没有礼服,只有一个不一定能得到欢迎的人,一个不好好打扮自己的女孩子,一个从高中开始就被说过无数遍死脑筋的幼稚家伙……


  裹在糖衣里的嘲讽听习惯了,现在的我已经能毫不费力地将其当作耳边风,然后神游到大学开学初日踏入的樱花林中。


  那位已经名扬海外的动画监督,在许多年前的今天,也和我站在同样的地方,要面对同样的专业课……当他看到这片绵延无尽的花之云时,应该是和别人感受到了不一样的东西吧,比如“樱花落下的速度是秒速五厘米”之类。


  感动之余,思考着要怎么把这幅画面呈现在作品之中——一步步地,重复着这个过程,逐渐用游戏引擎搭建起自己的故事,新的世界。


  自遇到远山金太郎的那一刻起,鹿角明日子推翻了无数他人口中的“常理”和“规矩”,总算是走到了今天。

  


  聚会结束,我干脆把刚结束训练的远山君给喊了出来,在霓虹光影之中,走过国一全国大会期间走过的地方。


  “他们说的也没错啦!感觉自从我认识你以来,除开更开朗了,其他地方都没怎么变啊。”他握住我的手,末了还补充一句,“我觉得这样真好。”


  “远山君也是。”


  虽然个子长高了,五官长开了。


  我们依旧是自由和梦想的信徒。



  “不过你是不是应该改改叫我的方式了?从国中到现在一直都是‘远山君’……”


  “容易改的话咱早就改了。就跟‘咱’这个自称一样。”



  6


  我们之间的关系似乎也没有改变。


  不过,他似乎大概的确是我的恋人了。每次意识到这点,我都需要些时间去反应。


  反正交往之前我就习惯和他的身体接触了,也不觉得现在的相处模式和以前有差别。


  倒也还是有些浪漫的记忆的,一起参拜结缘神社,买成对的御守;假日一起回大阪,去对方的家里坐坐;一起去夏日祭,在烟火底下拥抱……


  在他的社交账号上,我作为活在文案里的“谜之彼女”经常刷存在感,好玩的是我的followers比他多,毕竟我早早开始做游戏实况,现在又多了创作者这一身份。


  所以说他作为あした的“谜之彼氏”还更有名。


  这大大满足了我的谜之好胜心。



  7


  远山君把半梦半醒的我牵下楼,问老板能不能给我放一个小时的假,老板顿时摆出一副了然的样子,还给我们端了些樱饼出来。


  坐在长椅上,靠近到肩膀能彼此接触的程度。初春早晨的阳光从花间透过,似乎也被染成了浅粉色,平行的光束就跟本子上的横线似的。就这样,我们成了行间融入春光的一笔。


  “很像啊。”


  远山君突然开了口,没头没尾的。


  但我知道他在说什么。


  店门前巨大的垂枝樱,让我想起了四天宝寺里那棵,见证我们中学时代的,反复出现在我笔记本中的,值得想念的老朋友。


  它们同样伫立在岁月中,东风拂过澄澈的天空时,同样用挤满花朵的枝条轻抚我们的发顶。


  在一个新的春天里。


  留下同样的温柔。


-FIN-

金太郎→成为了职业选手,开始了对世界顶端的挑战,现在人在东京训练。

明日子→中央大学文学部学生,在书店打工之余继续着独立游戏的开发。

💌るうるん📝

⚠️远山金太郎梦女注意,雷者请屏蔽tag金明日


🎾𝟙𝟘𝟘𝕥𝕙 𝕕𝕒𝕪🎮

“已经习惯了你的陪伴。”

⚠️远山金太郎梦女注意,雷者请屏蔽tag金明日


🎾𝟙𝟘𝟘𝕥𝕙 𝕕𝕒𝕪🎮

“已经习惯了你的陪伴。”

💌るうるん📝
在lof发的第一首诗 现在看来...

在lof发的第一首诗

现在看来感情指向有点明显

就排了个版丢过来了


配图是rb卡面🌑✨

在lof发的第一首诗

现在看来感情指向有点明显

就排了个版丢过来了


配图是rb卡面🌑✨

💌るうるん📝

⚠️远山金太郎梦女向预警,雷者请屏蔽tag金明日


搬了wb梦向提问bot上喜欢的一些问题

所以有没有小可爱来一起搞主播pa联动之类的……(小声)

⚠️远山金太郎梦女向预警,雷者请屏蔽tag金明日


搬了wb梦向提问bot上喜欢的一些问题

所以有没有小可爱来一起搞主播pa联动之类的……(小声)

💌るうるん📝

⚠️小金梦向预警,雷者请请屏蔽tag金明日

一点随感+局部图透

⚠️小金梦向预警,雷者请请屏蔽tag金明日

一点随感+局部图透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