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兵荒马乱

214浏览    111参与
沈幸会-

没错,在下就是王黎陌月全网第一篇同人。

  明月高悬,将军卸甲欲睡。

  帐外篝火通明,陈笙只听见外头的士兵像是在喝酒划拳,随着酒坛摔碎的声音,他们嬉笑怒骂好不热闹。

  他揉了揉眉心,随即拽出一件深蓝外袍,便跨出了帐门。

  他可不是被士卒们吵得无法入睡,只是一合上眼,那人说的那句带着清冷语调的回答就会蹦出脑海,在心里中不住萦绕。

  “我会吹箫”,这句话像是有什么咒法一般,抓着他的心死死不放。明明只是王子衿平日的语调说出来的最平常不过的四个字,他却听出了抑扬顿挫的语气,拆开每一个字细细品味,总能荡出阵阵涟漪,让他久久不能平息。

  嗯……他说他会吹箫,陈笙心想。

  凭着记忆,他向王子衿的军帐走去,没几步,却又迈向截...

  明月高悬,将军卸甲欲睡。

  帐外篝火通明,陈笙只听见外头的士兵像是在喝酒划拳,随着酒坛摔碎的声音,他们嬉笑怒骂好不热闹。

  他揉了揉眉心,随即拽出一件深蓝外袍,便跨出了帐门。

  他可不是被士卒们吵得无法入睡,只是一合上眼,那人说的那句带着清冷语调的回答就会蹦出脑海,在心里中不住萦绕。

  “我会吹箫”,这句话像是有什么咒法一般,抓着他的心死死不放。明明只是王子衿平日的语调说出来的最平常不过的四个字,他却听出了抑扬顿挫的语气,拆开每一个字细细品味,总能荡出阵阵涟漪,让他久久不能平息。

  嗯……他说他会吹箫,陈笙心想。

  凭着记忆,他向王子衿的军帐走去,没几步,却又迈向截然相反的一个方向。远处,一条河流蜿蜒流淌,在月光下闪着粼粼波光,如远处飘来的银白绸带,被雾霭朦胧得又像一条轻纱。

  那是王子衿说出那句话的地方。

  只是陈笙没想到,他竟在此地见到了他想见又不想见的人,不远处的王子衿,正痴痴地望着那轮圆月,不知在思索何事。

  这可和他平日那古板无趣的样子不同,陈笙心道,不禁纳罕着。

  “军师?”陈笙扬声问道,“是你吗。”第二句话出口,全然没有疑问的语气,而是带着三分笑意,配着他沙哑的音色,像是在调笑。王子衿转头望着他,应了一声:“将军。”

  “军师为何不回帐休息,跑到这儿看月亮?可是思乡了?”

  “非也。”

  “莫非是忧心国事?”

  “也不是。”

  陈笙轻笑了一声,说道:“那为何……”“将军不会懂的。”王子衿打断了他的话。

  “哦?本将军有什么不懂的?”旋即他又话锋一转,问道“我记得你说过你会吹箫?”

  王子衿不明白他为什么说起这个,只是应道:“是。”

  陈笙笑得更放肆了,王子衿似乎看到他眼中有一点光闪过,随即又隐在月色中,下一刻,他便被陈笙压倒在地。

  王子衿咫尺之距,就是陈笙的脸庞。

  只是不知他隐着朗月清风的眼眸此刻是否有一个我?王子衿不住心想,一时失神。

  他正要出声,唇间就迎来了一点温热。陈笙的唇覆了上来,随即却又滑向他的耳旁,呼出一阵炽热:“嘘——反正他们喝得正欢,也听不到。再说,你们读书人不一向脸皮薄么,也不怕被人知道……”王子衿听毕却有丝怅然,他竟期待着他加深那个令自己感到敷衍的吻。

  王子衿偏着头,目光掠过远处跳动的篝火,雾下涌动的群山,最后落回眼前人滑落的衣衫,没说什么。

  陈笙低语的尾音还萦绕耳畔,他不由沉声问道:“你说的吹箫是何意?”话音一落,他似乎猜到了什么。

  陈笙笑而不语,只是慢慢褪下他的衣衫。他握着王子衿的手,示意般引领着他,回想那日王子衿说出那四个字的模样,他终是决定带着眼前人沉沦极乐。

  河畔有风拂过,分外温柔。

  吐出那摄人心魂的话语的嘴,正吃力地逢迎着他的律动。陈笙看不清他的脸色,却能想象得到他脸上浮着的梅子般的嫣红。他眼底流动着的水光,一定比这月下泛着银光的水波更加潋滟。

  一如前日他凑在王子衿耳边,低声哄骗他咽下那一口烈酒,他辣得眼中泛泪,薄唇轻启微微喘息的样子。

  “喝!喝啊,不醉不归!”远处传来士卒们一浪高过一浪的呼声。

  “军师,喝呀。”陈笙道,正是他前日低声哄骗王子衿的语气。

  远处又传来一阵欢呼:“好!再来一次!”声浪似乎又热烈了几分。

  “再来一次?”陈笙笑着道,尾音上挑,伴着一丝愉悦。

  河面的烟云,叆叇着喘息声,混杂着浓郁情欲,若即若离,纠纠缠缠,仿佛难舍难分。

  最终还是分开了。

  四周静的出奇,月光带着一缕凉意,笼在潺湲地流动着的河水之上。陈笙抓起外袍,那片深蓝搅动着夜色若翻涌的墨浪,最后顺从地依附在了王子衿的肩上。

  陈笙开始整理起王子衿的衣物。天色过暗,他仍是看不清王子衿的脸色。斜月映照着王子衿的锁骨,勾勒描摹着完美到可做皇家贡品的莹白润玉,撒下一点微光。

  还是静,静的出奇。

  陈笙不由得害怕起来,害怕眼前这人披着夜色来到河畔观月,心里装的心事却不是关于他。

  他撩拨着王子衿的衣带,忽的开口了:“你知道吗,我刚刚想起一句诗。”

  “什么诗。”王子衿哑着嗓子问道,声音辨不出喜怒。

  “醉后不知天在水,满船清梦压星河。在我眼里,你就是星河。那么,我可曾是你的清梦?”

  王子衿不言,静默良久,答道:“将军,这句诗不是这么用的。”

  陈笙也不恼他答非所问,又问道:“那一树梨花压海棠呢。”

  王子衿终于明白,他又在逗他了,勾了勾嘴角道:“将军,这句诗也不是这么用的。此诗意为……”“行了行了,我今日不想听你说教。”说罢,站起身子,向王子衿伸出了一只手,“改日你再去我帐中教导我罢,我对这两句诗的含义可不甚理解呢。子衿,你再不起,明日可要在帐中躺一整天了。”

  王子衿抬头望向那人,借着月色,他终于看清了他的模样。剑眉星目,一如当年鲜衣怒马的翩翩少年,那个在每日的梦中对他展颜一笑的少年。

  他伸向的那只手,不禁嘴角上翘。

  两手相握,仍是熟悉的触觉,相触之时,便已心意相通。

  是了,是他的陈笙。

  

 from.原酿X 2020.1.7


  

  

新的一年努力自我肯定的树洞

那些兵荒马乱,颠沛流离,穷困潦倒,求而不得

我希望他们都可以成为财富和礼物

那些兵荒马乱,颠沛流离,穷困潦倒,求而不得

我希望他们都可以成为财富和礼物


落_曦

袖手天下

袖手天下
兵荒马乱的年代里,她随着心爱的他一起颠沛流离。一路上,她看尽了世间太多的悲伤苦难,也流下了太多伤心的泪水。他们随着流离的大军,南上北下,居无定日。而他如今所能做的就是陪着她一起,在这个乱世中守护着的她的安危。
流离的生活,有着太多的不如意。他们不能安定的生活,还要一直流离。他心中只想赶紧出一位人杰,平定天下还百姓一个太平。而他也可以和她一起过上安定的生活。而想起和他一起流离的日子,他就忍不住伤心,这个乱世让她看尽了世间太多的悲伤苦难,流下了太多伤心的泪水。一路上,他看着她泪痕满面的容颜,止不住的叹息!他知道她所想,终于,他决定了,去从军,深夜,他匆忙写下一封书信,离去了。却不知她望着他远...

袖手天下
兵荒马乱的年代里,她随着心爱的他一起颠沛流离。一路上,她看尽了世间太多的悲伤苦难,也流下了太多伤心的泪水。他们随着流离的大军,南上北下,居无定日。而他如今所能做的就是陪着她一起,在这个乱世中守护着的她的安危。
流离的生活,有着太多的不如意。他们不能安定的生活,还要一直流离。他心中只想赶紧出一位人杰,平定天下还百姓一个太平。而他也可以和她一起过上安定的生活。而想起和他一起流离的日子,他就忍不住伤心,这个乱世让她看尽了世间太多的悲伤苦难,流下了太多伤心的泪水。一路上,他看着她泪痕满面的容颜,止不住的叹息!他知道她所想,终于,他决定了,去从军,深夜,他匆忙写下一封书信,离去了。却不知她望着他远去的背影,眼眸中充满了不舍,流下了一地的泪水。
随后的几年,她一直随着流离的百姓过着南上北下,居无定所的日子,一个人坚持。她清楚了他当年一直不舍离去的原因。几年的流离,对他而言,却是几年的军旅,几年的战场,几年的生死。如今的他,已是乱世中的一方诸雄,统率数十万儿郎,南征北战,驰骋疆场。她知道他这几年的事情,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兵卒,成了统率一方的诸雄,纵然有他的才智,但又何尝不是用多少次的生死所换来的,而今,他已是乱世中的神话,战场上的战神。她很开心,因为不久的将来,乱世会结束,将会慢慢迎来一个盛世。
之后几年,他带领诸将纵横战场,一次又一次的战争,他终于平定了天下,还了天下百姓一个太平。又以三年的时间治理了,乱世所带来的影响,让百姓可以幸福安定的生活。
他回来了,重新回到了她的身边,几近于十年的分离他沧桑了很多,而她,也憔悴了太多,但他们现在可以过上幸福安定的日子。多年后,他问起:“馨儿,你会不会怪我当年不辞而别,让你在这个乱世中,吃尽了太多的苦,让我们在几近于十年后才重新在一起?‘’她微笑着说道:“不会,相对于今天幸福安定的生活,十年分离又算的了什么!若你没去从军,今天的我们还不知道在哪里,天下百姓指不定如何,乱世还不知道在什么时候结束。‘’他望着天空,长叹一声:“是呀,若不去,今天还不知道在哪里呀!‘’她静静依偎在了他的怀中。

斑驳的长袜子皮皮

绵延一路的冰雪 被化成太阳

你的微笑融化了不安和动荡

披荆斩棘过风霜 相对看岁月轻狂

有些话从来没讲 却在心上

——《盔甲》


第一次听,就觉得特别温暖而被打动了的歌词系列(⊙v⊙)


“就算命运 兵临城下 烙印着伤疤

我不害怕因为你就是我的盔甲”

——来自《盔甲》歌词里比较中二画风突变的后半部分

绵延一路的冰雪 被化成太阳

你的微笑融化了不安和动荡

披荆斩棘过风霜 相对看岁月轻狂

有些话从来没讲 却在心上

——《盔甲》



第一次听,就觉得特别温暖而被打动了的歌词系列(⊙v⊙)


“就算命运 兵临城下 烙印着伤疤

我不害怕因为你就是我的盔甲”

——来自《盔甲》歌词里比较中二画风突变的后半部分

夏末未完,秋初将至

今日突然看到自己曾在泰国拍摄的照片,心里酸涩不已。

庙宇金黄顶,路人苍白影。

雨夜的突突车上放肆大笑的真的是我吗?至今仍不懂的by midle,夜市烧烤摊上成排的昆虫,年轻的旅店老板带着美氏腔调的句尾高高扬起,登山木棍在还未到达目的地之时便已遗失。恍惚度日,手心潮湿,发尾滚烫。

他们似乎都很大,坚决的知道自己的去向。只有我,遗失在异国的草丛里,被穿梭的风洞穿喉头,寂静不语。

也许真的如同他们所说,我冷心冷情,只看得到自己的东西。


姐姐在路边冲我笑,镜头里的年轻女孩子朝气又美丽。可我能感受到的也只有这些了,更深层次的感情似乎被我屏蔽了一般无法捉摸。

似乎自小便是如此。聊过天的男孩...

今日突然看到自己曾在泰国拍摄的照片,心里酸涩不已。

庙宇金黄顶,路人苍白影。

雨夜的突突车上放肆大笑的真的是我吗?至今仍不懂的by midle,夜市烧烤摊上成排的昆虫,年轻的旅店老板带着美氏腔调的句尾高高扬起,登山木棍在还未到达目的地之时便已遗失。恍惚度日,手心潮湿,发尾滚烫。

他们似乎都很大,坚决的知道自己的去向。只有我,遗失在异国的草丛里,被穿梭的风洞穿喉头,寂静不语。

也许真的如同他们所说,我冷心冷情,只看得到自己的东西。


姐姐在路边冲我笑,镜头里的年轻女孩子朝气又美丽。可我能感受到的也只有这些了,更深层次的感情似乎被我屏蔽了一般无法捉摸。

似乎自小便是如此。聊过天的男孩子将信封递到我手中,却被我塞进书包里直到几日后才想起。被揉皱的纸上那些含混不清的表白模糊了情感的界限,于我却没有任何骚动。课堂上偷偷看过来的人头很大且眼神黏腻,最终被我约在放学后一顿好打。也是在离开一个班级时才发觉后座的男生跟我借了那么多次的学习用品。还有妈妈的晚安和克制的拥抱,爸爸无奈的笑。似乎对于投注于自己身上的情感,我总是那么无知。一直是一个幼稚孩童,接受而无回报。何时才能做到不辜负也不伤害呢?真的有人能做到吗?

泰国街头的出租车司机给了我两个石制佛像,纯白佛身已被染成灰黄。从那个国度带回的唯一真实似乎只有它了。只有抚摸它我才确信自己是去过那里的。见过懒睡于门廊的猫,路过仓皇于时间的自己。



丑到没朋友
没有人知道你在这兵荒马乱的一年...

没有人知道你在这兵荒马乱的一年到底都经历了些什么样的变故,也没有人知道你的内心到底承受着怎样复杂的感情和来自各方的压力。所谓感同身受,到最后都变成了一坨屎,这一年发现自己越来越活的好像一条狗哎!😂😂

没有人知道你在这兵荒马乱的一年到底都经历了些什么样的变故,也没有人知道你的内心到底承受着怎样复杂的感情和来自各方的压力。所谓感同身受,到最后都变成了一坨屎,这一年发现自己越来越活的好像一条狗哎!😂😂

夏末未完,秋初将至


每次和W的沟通都是一场折磨,像密集的闷拳一下下砸在你最怕疼的地方,直到你渐渐麻木地习惯这种疼痛。

这样就够了,这样就够了。为什么还要继续呢?

所谓的温情在此时看起来就像是一把刀,你要得到就必须先受那苦痛,可那太残酷了。也许再继续下去我会疯掉,又或许我会变成一个艺术家,会割掉自己耳朵的艺术家。

为什么你就不明白,逼得越紧抓到得越少。

我们彼此折磨,就如同你和你母亲。这大概是你要偿还的债,也是我的还债。

我不相信,我不相信有一天我们能彼此原谅。

除非你或我死去。

          ...


每次和W的沟通都是一场折磨,像密集的闷拳一下下砸在你最怕疼的地方,直到你渐渐麻木地习惯这种疼痛。

这样就够了,这样就够了。为什么还要继续呢?

所谓的温情在此时看起来就像是一把刀,你要得到就必须先受那苦痛,可那太残酷了。也许再继续下去我会疯掉,又或许我会变成一个艺术家,会割掉自己耳朵的艺术家。

为什么你就不明白,逼得越紧抓到得越少。

我们彼此折磨,就如同你和你母亲。这大概是你要偿还的债,也是我的还债。

我不相信,我不相信有一天我们能彼此原谅。

除非你或我死去。

                                                                         ————阿至

                                                                            2015/10/15

夏末未完,秋初将至

这个二次元,以后不会再出现一个叫赫赫Kazuki的网络歌手。

我以前的歌曲,已经全部删除,不再公开。

希望大家在二次元,继续开心,幸福,安康,顺意。


抱歉,各位。

君安,作别。


2015.8.10


至此唯有泪水下落。

不知道你究竟在三次元遇到了什么才会如此决绝的斩断二次元的一切。

希望你好好的过下去,带着你的执着与骄傲。

你永远会是我心里的女神,我想,我再也不会遇见一个有着如你一般清冽音色的人。

感谢你陪伴我们在二次元走过这么多年。

最后,借你歌名,我们江湖再见。...


这个二次元,以后不会再出现一个叫赫赫Kazuki的网络歌手。

我以前的歌曲,已经全部删除,不再公开。

希望大家在二次元,继续开心,幸福,安康,顺意。


抱歉,各位。

君安,作别。


2015.8.10

 

 

至此唯有泪水下落。

不知道你究竟在三次元遇到了什么才会如此决绝的斩断二次元的一切。

希望你好好的过下去,带着你的执着与骄傲。

你永远会是我心里的女神,我想,我再也不会遇见一个有着如你一般清冽音色的人。

感谢你陪伴我们在二次元走过这么多年。

最后,借你歌名,我们江湖再见。

                                                                                                     ————阿至

                                                                                                      2015.8.10

夏末未完,秋初将至

是哪首歌里唱:我怕一天一天被摧毁。

好了,如今是真的被摧毁了。

曾经亲手用沙土筑起的城池无声崩塌,无常人事里,我曾爱过你。...


是哪首歌里唱:我怕一天一天被摧毁。

好了,如今是真的被摧毁了。

曾经亲手用沙土筑起的城池无声崩塌,无常人事里,我曾爱过你。

                                                                                                            --------阿至

牧風閑人

《文字,一场孤独的修行》

这世上,心路苦,在时间的荒涯里跋涉无限远,靠着文字喂养心灵,把那些含着花香的文字渐次开放在季节里,心,总被淡淡的忧,冲刷得千孔百疮,搅得兵荒马乱!

于,时光重叠的夹缝里,把心情挤压成文字,延展成薄如蝉翼的词饰,或喜,或悲,都是我与岁月的对话,无关蜚短流长!有如,种在心田的花儿,一到季节就会芳菲,不因,有无赏花的人,影响,花开,花落!倘若,有人途经花开的美丽,那也是最美的知遇之缘,只因懂得,花开无悔,花谢无憾!就算,世间不是所有人,都能明了用心凝结的文字,温润如玉,用情渲染的诗画,美若江山,我,我还是我,以不同的姿势站成孤独,笃守那份如初的细水长流!即便,寂寞到天荒地老,还...

《文字,一场孤独的修行》

这世上,心路苦,在时间的荒涯里跋涉无限远,靠着文字喂养心灵,把那些含着花香的文字渐次开放在季节里,心,总被淡淡的忧,冲刷得千孔百疮,搅得兵荒马乱!

于,时光重叠的夹缝里,把心情挤压成文字,延展成薄如蝉翼的词饰,或喜,或悲,都是我与岁月的对话,无关蜚短流长!有如,种在心田的花儿,一到季节就会芳菲,不因,有无赏花的人,影响,花开,花落!倘若,有人途经花开的美丽,那也是最美的知遇之缘,只因懂得,花开无悔,花谢无憾!就算,世间不是所有人,都能明了用心凝结的文字,温润如玉,用情渲染的诗画,美若江山,我,我还是我,以不同的姿势站成孤独,笃守那份如初的细水长流!即便,寂寞到天荒地老,还是有如金匠,把文字日夜捶击敲打,只为把忧痛延展镂空!并在岁月逐渐凉簿的尽头,收拢素念,依着天籁之音,滤净尘埃,还一片心灵的静谧祥和!

依着孤独的文字,或来,或去,都是时空的递减与叠加,缘起,缘灭,都是牵念循环的形式!没有什么能蛊惑爱情!只留一心素念,把色彩还给季节,把纷扰还给岁月,仅留一平一仄的底韵还给文字,吟诵爱的华章!抿一嘴微笑在时光里,深藏浅喜,那种感觉循入心间,悄然生长,且羞羞的,在文字里开出了花儿,美如一帘幽梦,梦中有一处撩人的风景。回眸,洒满一路馨香,驻足,晕满一地相思,捻起,染满一身回忆。 而,时空总是不停的排列人生的悲欢离合,组合命运的阴差阳错!于是,每个转角的路口,人生充满悬念,埋满伏笔!而许多人,学着蒲公英的样子,追逐貌似自由却隶属现实的荒谬!于时光的深处,洇渡岁月的长河,阅经世事的无常,依着磨圆的心境,去看,看那繁花之中如何再生繁花,看那梦境之上如何重现梦境,才觉人生如戏!而那些历尽劫数、尝遍百味的人,才更加生动干净!每每至此,深藏些许人生的领悟,于心底!就会在四合的光影间,蓦然想起,生命的狂喜与刺痛,在这顷刻,宛若烟火!

「风轩」

夏末未完,秋初将至

谁都没有错,错的只是自己。

只有你会这么无聊的写前尘覆水写未来荒芜。

你看,这不过是浪费人生。

后天就是一模,你还在干什么?不背书不刷题能考什么分数?

心态,心态是什么?

我向来只有心情。...


谁都没有错,错的只是自己。

只有你会这么无聊的写前尘覆水写未来荒芜。

你看,这不过是浪费人生。

后天就是一模,你还在干什么?不背书不刷题能考什么分数?

心态,心态是什么?

我向来只有心情。


                                                                            ————阿至


晨光要去非洲晒太阳

毕业的节奏。

坐在自习室准备考研。

毕业的节奏。

坐在自习室准备考研。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