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典狱司

99713浏览    826参与
KID

论 看完二哈的突发奇想……『雾』

也只能骗骗正经人


没什么好说的……我死了……我没了……太甜了……嘿嘿嘿……🙃🙃🙃


那就推一些甜炸了的文吧……我就和个魔鬼似的……


1.一拜天地〖两个头磕下去,再没抬起,终做了一世夫妻。〗〖他们躲过了枪林弹雨,这躲不过流言蜚语〗〖到了奈何桥边,千万把红线抓住了,别让我走丢了。〗『番外he』


2.一受封疆〖我祝王爷万寿无疆 拥万里江山 享无尽孤单〗


3.典狱司〖最出名的一句话,张启山你回头看看啊!哭死〗


4.遇蛇〖我不跟你玩了〗『勉强he』


5.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强推〗〖长街血未尽,那是他带你回家的路!〗『但是他是he』...


也只能骗骗正经人


没什么好说的……我死了……我没了……太甜了……嘿嘿嘿……🙃🙃🙃


那就推一些甜炸了的文吧……我就和个魔鬼似的……


1.一拜天地〖两个头磕下去,再没抬起,终做了一世夫妻。〗〖他们躲过了枪林弹雨,这躲不过流言蜚语〗〖到了奈何桥边,千万把红线抓住了,别让我走丢了。〗『番外he』


2.一受封疆〖我祝王爷万寿无疆 拥万里江山 享无尽孤单〗


3.典狱司〖最出名的一句话,张启山你回头看看啊!哭死〗


4.遇蛇〖我不跟你玩了〗『勉强he』


5.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强推〗〖长街血未尽,那是他带你回家的路!〗『但是他是he』


6.活着就是恶心〖它会被当成垃圾丢掉。〗


7.灰塔笔记〖我只想告诉看到这本笔记的人,作者叫艾伦.卡斯特,死于第二次世界大战胜利之后。他怀念剑桥湛蓝的天空,还有图书馆外苹果树下弯起眼睛微笑的爱人。他将抛弃所有记忆重生,但是并不幸福。〗


8.我等你到三十五岁〖你看这个人,嘴里说着喜欢我,又让我这么难过。〗〖我等你到三十五岁,因为我永远不会到35岁,所以我永远等你。〗『我的眼泪不要钱!』


9.最爱你那十年〖来自南方的温柔的风,经不起北方的寒冷。〗


10.提灯看刺刀〖我也不希望你们为我流一滴眼泪,平白脏了我轮回的路。〗




超级甜!一定要看!嘿嘿嘿

赋舟
真的,典狱司是我心里过不去的...

真的,典狱司是我心里过不去的一个坎。我觉得我很有必要把想的东西磨磨唧唧的画出来了,虽然现在画的还很垃圾,慢慢来吧

启红的排面由我撑起


真的,典狱司是我心里过不去的一个坎。我觉得我很有必要把想的东西磨磨唧唧的画出来了,虽然现在画的还很垃圾,慢慢来吧

启红的排面由我撑起

春光乍洩_

似故人

_每次刷都很难过,写个短小读后感


情深难却,承认。佛爷本就是爱他爱得浓烈,奈何参天大树盘根错节,从土壤下的根结便扭曲歪斜。他把浓稠得化不开的爱恋风干成赎罪,却不明了佛爷的爱。曾经的梨园皇帝在北雪典狱里衰败,他二月红不过是不拒绝,就要拿今生所有的正常生活来换。真是爱那人爱进了骨子里,连血液里淌着的都是滚沸的深情。


他只想要风月里的一池荷莲,踏雪海棠两遭,春风,秋霜,北斗,东升。他只想要那人清浅的笑,和一句我爱你。至死不渝的……奈何红尘太磨折,他的将军戎马半生,他等,等来的却是暗无天日的牢房,冰凉刺骨的牢铐。权当赎罪罢,不就是一条命吗。最终落得青冢前花开两茬,至死还要念着缱绻,戏子情深...

_每次刷都很难过,写个短小读后感



情深难却,承认。佛爷本就是爱他爱得浓烈,奈何参天大树盘根错节,从土壤下的根结便扭曲歪斜。他把浓稠得化不开的爱恋风干成赎罪,却不明了佛爷的爱。曾经的梨园皇帝在北雪典狱里衰败,他二月红不过是不拒绝,就要拿今生所有的正常生活来换。真是爱那人爱进了骨子里,连血液里淌着的都是滚沸的深情。


他只想要风月里的一池荷莲,踏雪海棠两遭,春风,秋霜,北斗,东升。他只想要那人清浅的笑,和一句我爱你。至死不渝的……奈何红尘太磨折,他的将军戎马半生,他等,等来的却是暗无天日的牢房,冰凉刺骨的牢铐。权当赎罪罢,不就是一条命吗。最终落得青冢前花开两茬,至死还要念着缱绻,戏子情深不过如此…纠缠半生,下辈子莫要再相见了。


张大佛爷何等风光无限,年轻时下得惊险刺激的墓穴倒斗,壮年时沙场杀戮凯旋,却堪堪败在了他二月红手下。自作自受罢了。只不过动了真情罢了。在你肩胛背脊纹莲三朵,可别被北雪冲刷了,下辈子还要循着这红莲业火去寻你,我…亲手刻在你身体的红莲。


别断,知错,愿悔改,你别死。



“民国二十九年,农历二月廿一,九门提督二月红,殁。二月红衣冠冢立于其妻之右。”


“民国三十一年,九门提督张启山,12月8日于常德会战鏖战一月零七日,殉国。遗体为长沙九门提督安葬,仅一灰质骨物香囊,奇沉,异香,为随葬。”


   _Fin


献南✈_

众所周知,张启山他没有头

众所周知,张启山他没有头

北美莓果奶盖小姐🍬
[试问暮昏人可曾悔 将军啊人言...

[试问暮昏人可曾悔

       将军啊人言可畏]


我考完啦!又可以开始肝文啦!www想要点梗的小天使可以评论区留言喔⊙ω⊙不限cp!寒假大把闲暇时光都会写的喔 


[试问暮昏人可曾悔

       将军啊人言可畏]




我考完啦!又可以开始肝文啦!www想要点梗的小天使可以评论区留言喔⊙ω⊙不限cp!寒假大把闲暇时光都会写的喔 








林彡
(字本来就不是很好看,完了小楷...

(字本来就不是很好看,完了小楷笔还丢了……
(嘛,或许会有做完十二张的那天吧……

(字本来就不是很好看,完了小楷笔还丢了……
(嘛,或许会有做完十二张的那天吧……

寰宇*倾乾

书信 赠佛爷

赠佛爷

红雪冬青,水袖丹衣

白雪纷纷,血染梨花

敢问佛爷,此番景色

可美?

不知佛爷何种心思

此番对待,用尽手段

终  孑然一身

咎由自取  罢

二爷何人

当为梨园里的皇帝

墓里的王

一身傲骨 尘埃不染

谪仙一般

婚礼上的那一出

血泪残了半面妆

一句“我二月红算个什么东西”

抛了身段,失了礼数

早已丢尽了颜面

又岂会再服软说句爱你

或许是真应了那句

人生若只如初见

呵,只如初见

曾约好的知己同白发

过往种种

皆消散在御街打马的那一刻

自古军阀配戏子

不知为何

这句话  ...

赠佛爷

红雪冬青,水袖丹衣

白雪纷纷,血染梨花

敢问佛爷,此番景色

可美?

不知佛爷何种心思

此番对待,用尽手段

终  孑然一身

咎由自取  罢

二爷何人

当为梨园里的皇帝

墓里的王

一身傲骨 尘埃不染

谪仙一般

婚礼上的那一出

血泪残了半面妆

一句“我二月红算个什么东西”

抛了身段,失了礼数

早已丢尽了颜面

又岂会再服软说句爱你

或许是真应了那句

人生若只如初见

呵,只如初见

曾约好的知己同白发

过往种种

皆消散在御街打马的那一刻

自古军阀配戏子

不知为何

这句话  于佛爷而言

着实可笑

自是替二爷不值

但  二爷无悔  吾亦无言

言已至此  望佛爷

好自为之


谢十八

求三月初三

一直看大家说三月初三,到底是文还是书啊?

有有链接的小可爱吗?

谢谢大家

一直看大家说三月初三,到底是文还是书啊?

有有链接的小可爱吗?

谢谢大家

Lexie小姐

【耽美甜句x 】入股不亏

来!大家一起来!磕!刀!🍻🍻🍻 


1、  “我有一杯酒,可以慰风尘。” 

                                        ...

来!大家一起来!磕!刀!🍻🍻🍻 


1、  “我有一杯酒,可以慰风尘。” 

                                         ——《相见欢》



2、  巨大的玉兰树下,颀长纤细的蓝衣少年,手里拿了只白花,嘴角带着笑,纯净美好。胤禛忽然想到一句话,菩提树下,拈花一笑。       

        多年后,千佛寺被雍正帝改为拈花寺。

                                         ——《醉清秋》



3、  可我就是要死了啊,我在和你道别,我还想带你去山上飞一会儿,想被你拉着在这雨后凝结的空气里游一趟泳,想飘在北极的暴风雪里,看看那雪片是不是真的像炮弹……你就像太阳下绿紫相间的光晕一样让我晕眩,我把所有,所有,还能拿得出来的柔软都给你了,我在和你道歉。

        我在和你道别。

                                          ——《鹌鹑》



4、 两千三百一十二天,他们相遇在寒风朔雪中。


       以为是初见,其实是重逢。

                                         ——《全球高考》



5、 千丈深渊,未及心上一捧桃花潭

                                         ——《六爻》



6、  “他笨了一辈子,就聪明了这么一次。”

        “就聪明了这么一次。”


       程千里在他的眼里是个长不大的小孩子,而现在,他终于再也不用长大了。

                                         ——《死亡万花筒》



7、 你是灯,站你旁边的时候是亮的,走远了就黑了。

                                        ——《格格不入》



8、 下辈子,可莫要再纠缠不清了。

                                        ——《典狱司》



9、  我等你到三十五岁,如果到那时你还不来,我就找别人了。

                               ——《我等你到三十五岁》



10、我们有过那么好的当年,也曾经一起醉倒在深夜的路边,我们曾经无话不谈,但是沾上感情这两个字,我们就站到了河的两岸,时光是河水,顺流而下,不能挽回。

                                          ——《明恋》



11、“我也不希望你们为我流一滴眼泪,平白脏了我轮回的路。”

                                          ——《提灯看刺刀》



12、那个时候的薛洋,年纪极轻,面容虽然稚气未消,个子却已经很高。身上穿的也是金星雪浪袍,和金光瑶站在一起,如春风拂柳,一派少年风流。

                                          ——《魔道祖师》



13、 李小武神色平和地抬头最后望了望昏沉的天空,他一点也不留恋这个世界,对另一个世界却有更多的期待,因为那里有为他发疯的人,又能为他死的人,那个人正等着他呢。

                                         ——《青山之恋》

与忘机失散多年的雅正

张启山!你个SB!没有头!

一月枝头低,二月新眉里。

三月梨园戏,四月红霞衣。

五月铁马骑,六月烽火急。

七月踏书人,八月无谁问。

九月缟素焚,十月尚不闻。

十一夜里魂,十二共一灯。


张启山,你那新欢,那不知所措的男孩子,长得可真像我


“我二月红,算个什么东西。”


张启山,你回头看看。

张启山……你回头看看。

张启山……你回头看看……


将死之人,满眼背影;

未亡之人,何等光景。


我爱你

一月枝头低,二月新眉里。

三月梨园戏,四月红霞衣。

五月铁马骑,六月烽火急。

七月踏书人,八月无谁问。

九月缟素焚,十月尚不闻。

十一夜里魂,十二共一灯。


张启山,你那新欢,那不知所措的男孩子,长得可真像我


“我二月红,算个什么东西。”


张启山,你回头看看。

张启山……你回头看看。

张启山……你回头看看……


将死之人,满眼背影;

未亡之人,何等光景。


我爱你

献南✈_

[论我为什么想打死某张姓男子]

[论我为什么想打死某张姓男子]

半夏微凉_Yue

[伪更]我最心疼的三个人

我最心疼的三个人


一个温柔坚强,等了整整四年,最后长眠贝加尔湖底

一个一代名伶,一颦一笑皆动人,至死只盼一个回头

一个晚夜玉衡,海棠神木仙君,长阶血未尽生死不怨


知道是哪三个人了嘛

我最心疼的三个人


一个温柔坚强,等了整整四年,最后长眠贝加尔湖底

一个一代名伶,一颦一笑皆动人,至死只盼一个回头

一个晚夜玉衡,海棠神木仙君,长阶血未尽生死不怨


知道是哪三个人了嘛

鹤归舟.

≮典狱司≯——二月红

◎第三视角。

◎BGM《典狱司》更佳。 

◎本文强调转载授权⚠

◎食用愉快。


“将军啊,早卸甲,他还在二十等你回家。” 


张启山已经很久没来看过二月红了,也不再吩咐人来拷问二月红。或许是忙于军事,早就忘了还有这么个人吧。二月红倒也见怪不怪,他从来都是这样。 


“红二爷,佛爷有请。” 


二月红扯了扯嘴角,也是凑巧。 


抬步跟着狱卒往审厅走去,还没到,便已看见了站在两侧的军官。呵,阵仗倒一如既往的大。 


只见那人听见脚步声,停...

◎第三视角。

◎BGM《典狱司》更佳。 

◎本文强调转载授权⚠

◎食用愉快。

 

“将军啊,早卸甲,他还在二十等你回家。” 

 

张启山已经很久没来看过二月红了,也不再吩咐人来拷问二月红。或许是忙于军事,早就忘了还有这么个人吧。二月红倒也见怪不怪,他从来都是这样。 

 

“红二爷,佛爷有请。” 

 

二月红扯了扯嘴角,也是凑巧。 

 

抬步跟着狱卒往审厅走去,还没到,便已看见了站在两侧的军官。呵,阵仗倒一如既往的大。 

 

只见那人听见脚步声,停下把玩手中戒指的动作,抬头看向走来的二月红。“佛爷,红二爷到了。”狱卒向那人微微鞠躬,待他挥手示意退下之后便站在了一旁。 

 

张启山又只当没听见,低头将戒指戴在手上,两根手指轻轻转动,微启双唇:“多久了。” 

 

相处久了,二月红自然明白他是何意,也只用平淡的语气回答道:“不多不少,恰好一月。” 

 

“还想逃吗。” 

 

“……” 

 

“回答我。” 

 

“……想。” 

 

答案似乎正中下怀,张启山不重不轻地冷哼了一声,终于抬头正视他:“红二爷年轻骨傲,原来不只是人们传传而已。” 

 

“张启山,”二月红忍不住出声,“玩够了吗。” 

 

仿佛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张启山的眼神突然激烈了起来:“玩!哈,原来红二爷一直以为张某是在玩?嗯?”见二月红撇开头不回答,又站起身,快步走到人面前,右手掐住人的脖颈:“红二爷是这么认为的吗?是吗?!” 

 

毕竟是军官出身,张启山的力气自然是大的。二月红只觉得呼吸有些缓不过来,失氧过久,已经觉得双眼朦胧,干脆不回答张启山的话,只倔强着用那好看的桃花眼盯着人。 

 

这是张启山,是当初日本人刚到长沙城,许诺过会还他一个安稳天下的张启山;是亲口说会听他唱一辈子曲儿的张启山;也是在丫头死后,亲手将他抓回来的张启山……偏偏是他张启山。 

 

等不到回答的张启山皱了皱眉,不悦地松手,道:“二月红,你若能在我走过狱前的那园拱门之前赶上我,我便放了你,如何?” 

 

二月红,这是我对你最后的仁慈了…… 

 

二月红扯了扯嘴角。凛冽寒冬,他还有伤在身,纵使能走出拱门,能否活下来,还是个问题。但若真能离开,他便再不与张启山来往;便安心的当那梨园主,再不过问世事…… 

 

套上来时的白衣红袍与黑色披风,还未踏出狱门,二月红已感觉到了阵阵寒风,不禁抬手将披风裹紧了些,才随着张启山站到台阶上。 

 

“红二爷,张某先走一步了。”话罢,张启山踏下台阶,向拱门走去,却不由地放慢了脚步,他在等他。 

 

待张启山走出十几步后,二月红才顺着他的脚印向前走。二月红来时,仅十月左右,如今一个月过去了,二月红身上的衣物早已撑不起这天气。踏在雪地上,只觉得阵阵寒气从脚底传遍全身,不禁打了个寒颤,但仍旧向张启山的背影跟去。 

 

没走出二十步,二月红已经体力不支。四周传来的寒气让他握紧了双拳,全力逼近双唇,想阻止有些颤抖的双齿。雪仍是稀稀落落地下着,二月红只觉着眼前越来越模糊。双腿越来越沉重,要用更大的力气去挪动脚步,导致脚上还未痊愈的伤口又再次裂开,染红了中裤,在雪地上拖起长长的一道血痕。 

 

他快坚持不住了。 

 

刚准备踏出下一步,二月红正面扑在雪地中,久久无法起身。只是没几分,再次撑起身子,弓着腰准备起身。如此雪天,还未站稳便想行走的结果,自然是再一次的倒下。这一次,他没有起来。 

 

二月红侧着躺在雪地里,脸色已惨白如纸,身体早感受不到寒冷。此时他的眼前只有一方雪地、一堵狱墙、一片灰蒙蒙的天…… 

 

没有他。 

 

二月红只觉着身体渐渐地无力,喉咙里也已发不出声来。张启山啊,我二月红在你这里,到底算个什么东西?

 

张启山,不如,你替我看看这今后的人世吧。替我看看你手下的百万军队是怎么赶走日本人的;替我看看天下太平、百姓和乐的盛景;替我看看梨园繁盛、妻儿恩爱、子孙绕膝的场景…… 

 

替我,爱你。 

 

如此,我二月红也算是无怨无悔了。


『the end.』

老星河老太太

曾经少年锦时,合上书页,百思不解,到底是什么导致了这一切????

后来,不甚多的岁月,却让我沧桑得像个老人。

再听身边的姑娘提起这本书的时候……


这场已经扭曲了的爱情里,上三门的军爷就像一只扑火的蛾,害怕被灯火灼伤自己柔嫩的翅膀,却抑制不住,想要扑火的欲望。

凝视着温暖,却怎样也遏制不住自己内心疯狂滋长的欲望。


他害怕灼伤了自己的翅膀,因为“百年大树,还不可以倒。”

大结局时,有两棵树。

一棵,是他们情感的树。

“参天大树,盘根错节,可谁又知那土壤里的根,从来就是歪曲扭斜的,何来屹立不倒?”

也许,相对于《老九门》里面,被称为“圣洁的神明”,那个能抗下一切,委屈自...

曾经少年锦时,合上书页,百思不解,到底是什么导致了这一切????

后来,不甚多的岁月,却让我沧桑得像个老人。

再听身边的姑娘提起这本书的时候……



这场已经扭曲了的爱情里,上三门的军爷就像一只扑火的蛾,害怕被灯火灼伤自己柔嫩的翅膀,却抑制不住,想要扑火的欲望。

凝视着温暖,却怎样也遏制不住自己内心疯狂滋长的欲望。


他害怕灼伤了自己的翅膀,因为“百年大树,还不可以倒。”

大结局时,有两棵树。

一棵,是他们情感的树。

“参天大树,盘根错节,可谁又知那土壤里的根,从来就是歪曲扭斜的,何来屹立不倒?”

也许,相对于《老九门》里面,被称为“圣洁的神明”,那个能抗下一切,委屈自己牺牲一切也要保护大局,无怨无悔的张启山,故事里的张军座,似乎一开始的根,就歪了。


似乎一开始,就错了


而第二棵树,是百年大树。

谁知道这究竟指的是什么呢?依照结局,以及我个人想法来看,那棵还不能倒的百年大树,是关于国家,民族兴亡的一棵百年大树。

也许他一直都知道,如果自己回头会做一些什么。

若是接下来便是颠沛流离,是他没说出口的那些想法,那……这一百六十八公里的黎民……

若是白鸟陨落在怀中?他也许觉得自己很难保证自己不殉情,不随那人而亡。还是那句……

这一百六十八公里的百姓?



………………


他们,谁都高傲的不可一世。

军爷一只手就遮住整个长沙的天,梨园的皇帝一世都高傲又倔强。

他们,谁都自卑进骨头里。

军官叹自己偏执、扭曲、阴狠、满手鲜血,哀曾经的少年已经逝去的无影无踪。

伶人。是的,伶人,说出戏子来,便是一个下九流的贱命。

所以……他们谁也不愿意低下头来,先说那句:“我爱你。”

所以……他们谁也没有勇气相信对方爱自己。

仿佛这一切渐渐变成了国民党风花雪月时的一场癫狂的赌博,赌上性命,压上尊严,去赌一场。


押对方不爱自己。


只是最后,他们都输了。


输掉了尊严,也输掉了性命……



其实,只是死了新娘的婚礼上,他什么也没说。

是能改变一切的……


“怎么哭了?这算哪般,别哭,别哭,我不结婚了,不结婚了……”(可能跟原文不是一模一样,但是就是这些语段。)

这里的引号是引用,不是说出口。

其实只是差了一个开口。


……只是不像三叔撰的,只是不再是那个年轻气盛的少年……


“人生若只若初见,你还是你那受尽万人敬仰的張大佛爷,我还做我那自由自在的红家班主。就此江山美人再不相侵,就此你也不必两头犯难,多好。多。好。”


若是只若初见?????那该多好。


原来,他们真的躲过了硝烟炮火,也真的盖住了流言蜚语……却也是真的在全城都待着他们结婚的时候,败给了不复少年。


只是败给了军爷想着有朝一日,有条后路可走。

只是败给了,他心底那股莫名涌动着的,渴望像正常人一样的、摆脱了偏执疯狂和姓氏宿命的,正常人的生活……


难道?新娘死的那一刻,他又被拽回了这个姓氏的宿命深渊吗?


我不知道。我也不想再知道了。



因为如同他们败给不复少年的爱情一样,我,也在以一种难以估摸的速度,极速的沧桑着。


彻底的沧桑成,听到圈里的姑娘们提起的时候,那个,像老人回忆自己一生最悲时刻一样摇头和叹气的,少年。


彻底变成,惊人的孤独与脱稚的,会讲故事的人。




快乐弦台鸭。

“你说江南烟胧雨,


塞北孤天际。”

“你说江南烟胧雨,


塞北孤天际。”

格仙

荒冢故情誰留意?

曾幾何時故人情。

入孤墳,野草伴。

千里茫茫萬里伶,

史官無情筆已平。

荒冢故情誰留意?

曾幾何時故人情。

入孤墳,野草伴。

千里茫茫萬里伶,

史官無情筆已平。

泽墨本臣

忽然发现麦当劳汉堡的纸写出字来好好看/

吃完汉堡后纸不要扔,擦干净,写上典狱司,隔壁小孩儿都吓哭了(`ω´*)

忽然发现麦当劳汉堡的纸写出字来好好看/

吃完汉堡后纸不要扔,擦干净,写上典狱司,隔壁小孩儿都吓哭了(`ω´*)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