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典韦

82811浏览    554参与
典叔.NorI
废物探头,一点点典韦,动作是有...

废物探头,一点点典韦,动作是有参考的,退游了,我也爱他。

(超级小声)不知道会不会挂

废物探头,一点点典韦,动作是有参考的,退游了,我也爱他。

(超级小声)不知道会不会挂

漻君

拼完这张典韦想到后几章,我好悲伤

拼完这张典韦想到后几章,我好悲伤

漻君

典韦和许褚较劲这张拼完了才发现被掀飞的曹老板哈哈哈哈

典韦和许褚较劲这张拼完了才发现被掀飞的曹老板哈哈哈哈

普信侽娚

不好意思少发了一张,重新发一下

典蔡。蓝屏警告和圣诞奇迹

用了八个小时,加载私货没有戴眼镜的典韦和圣诞奇迹单人。有同好中人吗😿😿😿


然后蹭蹭韩信和马可波罗的热度

不好意思少发了一张,重新发一下

典蔡。蓝屏警告和圣诞奇迹

用了八个小时,加载私货没有戴眼镜的典韦和圣诞奇迹单人。有同好中人吗😿😿😿


然后蹭蹭韩信和马可波罗的热度

不是樱喵啦

典蔡 约的 可以拿新年快乐グッ!(๑•̀ㅂ•́)و✧

典蔡 约的 可以拿新年快乐グッ!(๑•̀ㅂ•́)و✧

漂浮火苗
想不到吧我一共画了三张桃花,冬...

想不到吧我一共画了三张桃花,冬天一张跨年一张明年还有一张(


想不到吧我一共画了三张桃花,冬天一张跨年一张明年还有一张(


漂浮火苗
文案想写春天要到了但是春天其实...

文案想写春天要到了但是春天其实还早(?

要不跨年那天发吧但我又忍不住(?


文案想写春天要到了但是春天其实还早(?

要不跨年那天发吧但我又忍不住(?


不是樱喵啦

典蔡

约的草稿 后面是我跟我对象

典蔡

约的草稿 后面是我跟我对象

不是樱喵啦

尝试复刻了典韦衣服上面的文姬涂鸦

尝试复刻了典韦衣服上面的文姬涂鸦

gulp

【曹惇曹/魏组】圣诞节活动

背景是农药众人,tag打了人物的和cp的,但因为是无差所以两个都打了,请各位见谅。

小学生文笔!

小学生文笔!

小学生文笔!

——————————————————

朋友把女儿送到自己家之前,他前前后后忙碌了一个下午,小女孩抱着几个花哨的鼓鼓囊囊的包裹敲响他家的大门的时候,电视才刚刚被调到她最喜欢的圣诞电影。

“义父!圣诞快乐!”

两眼闪烁着亮晶晶的辉光,蔡文姬仰视着他,露出一排小小的上牙笑起来。

每年都是这样的,朋友是有名的竖琴演奏家,每逢节日都会受到市中心的音乐厅的邀请,理所当然地把调皮捣蛋的女儿安置在独居的老友家里过夜。小孩正值喜欢幻想的天真的年龄,过这样的节日也就只是图个...

背景是农药众人,tag打了人物的和cp的,但因为是无差所以两个都打了,请各位见谅。

小学生文笔!

小学生文笔!

小学生文笔!

——————————————————

朋友把女儿送到自己家之前,他前前后后忙碌了一个下午,小女孩抱着几个花哨的鼓鼓囊囊的包裹敲响他家的大门的时候,电视才刚刚被调到她最喜欢的圣诞电影。

“义父!圣诞快乐!”

两眼闪烁着亮晶晶的辉光,蔡文姬仰视着他,露出一排小小的上牙笑起来。

每年都是这样的,朋友是有名的竖琴演奏家,每逢节日都会受到市中心的音乐厅的邀请,理所当然地把调皮捣蛋的女儿安置在独居的老友家里过夜。小孩正值喜欢幻想的天真的年龄,过这样的节日也就只是图个热闹的气氛,独居人的房子空旷,虽然身居某知名企业的高职,但在对待小孩方面丝毫不显得吝啬,该有的一样不差地早早买回来装点上,也给他那间平日里显得冷清的房子镀上了一层节日的暖意和氛围。

女孩早早地换上了富有节日氛围的红色小睡衣,头上还颇具仪式感地顶着一个红色的圣诞帽,大包小包堆砌在门口,她轻车熟路地爬到松软的沙发上抱着刚从微波炉里拿出的爆米花大快朵颐。

虽然只是五点,但冬夜的天幕却如同孩童的梦境中一样提早地蒙上了黑蓝色的纱。

电壁炉里的假火有规律地跳动着,不断地从缝隙间向屋里注入着热风,摆在起居室的一棵圣诞树缠绕着橙红色彩灯,音响里顺序播放的《The First Noel》有模有样地晕染出温馨的气氛。

等待着烤箱里的苹果派烤好的这段时间里,男人独坐在客厅远端的扶手椅里,他与周边的氛围并不相符的是,他只穿着一件暗灰色的毛衣,显得深沉又肃穆,因此像是受到了四周温馨元素的排挤,与那只扶手椅一起组成了与整个背景格格不入的存在。

“义父,阿典他们什么时候来?”

沙发的上沿只看得到蔡文姬的一双眨巴的翠色眼睛和扒在边缘的小手。

“不会来的,公司上下最近都在为年底的项目劳碌。况且...”

男人把手指放在眉头上,目光紧盯着屏幕里的一大家子人为旅行手忙脚乱:

“...也没这个必要不是吗?”

的确,经理和员工之间只存在简单的雇佣关系,铁打的上层流水的打工人,即使是跟随多年的老员工,说到底不能创造价值的也都被轻易抛下,这一点在职的所有曹魏集团的干部都是看在眼里的,混的熟络不但没有意义也是浪费时间,倒不如把手头的工作做好,才不至于被这艘不断向前的大船所抛弃。

况且,员工里也有并不想见到他的人。比如小甄,自从他几年前和爱人离异后,儿子家便切断了和自己的往来,逢年过节除了电话再不登门拜访,都是合乎情理的事,他从不抱怨,也不勉强。还有司马懿,他父亲经营的另一家公司在创业初期就被自己的集团干倒,不情不愿地在自己麾下做事也是理所应当的。

蔡文姬似懂非懂地眨眨眼睛。

“有必要哦。”

稚嫩的声音藏匿于沙发后,女孩从掉得满是爆米花的沙发山跳下来,穿着红袜子的小脚噔噔地朝他的方向跑过来。

“文姬一年能见到义父几次呢?”

女孩扑在他的膝头上,小脸摆出一副认真的表情。

“公司里的事很忙啊...”

“那文姬一年能见到阿典和阿宓几次呢?”

只是偶尔到公司去上几次,就自认为和其中的一些老员工玩到一起成了好朋友。

他不做声,只是闭上眼轻轻地笑了出来。

“文姬觉得,既然是节日,那就是要和家人朋友在一起,爹爹有事不能陪文姬过节,文姬的家人就是义父,所以就和义父一起过节,阿典和阿宓她们是义父的朋友,所以大家应该一起过节。”

听着小女孩过于天真的话,他从鼻孔里长出一口气,不知道是嘲笑还是会意。

“而且,如果文姬不来义父这里的话,那义父岂不是要一个人过圣诞节了?”

苹果派清甜的热乎乎的香气已经蔓延到了客厅,烤箱也随之发出“叮”的一声,男人站起身,在厨房里弯着腰一边寻找隔热手套,一边回想着小孩方才单纯的童言。

她还什么都不懂呢。

“叮咚。”

门铃唐突地响了一声,男人两只手端着的烤盘差点因此被扔出去。

“我去开门!”

“你订了外卖吗?”

小孩蹦蹦跳跳地冲向门口,他擦了擦手抓起手机紧跟在后,心里抱怨着孩子不知道又订了多少垃圾食品。

压下把手,推开大门的刹那——

“老曹圣诞快乐!”

门口站着的乱哄哄的一堆人里有谁大嗓门地嚷嚷着,即使站在后排看不见脸,一头奶奶灰在整个办公室也是独一无二的发色。

“老*圣诞快乐。”

一脸阴沉的挑染青年僵硬地试图挑起一个核善的微笑。

“曹总圣d...嗷!惇哥你干吗打我?”

发量惊人的程序员摸着后脑勺,跳起来瞪着后面的奶奶灰。

“不是说过了吗?又不是在公司,别叫什么‘曹总’了。”

站在最前面的是他曾经熟悉的年轻女人,犹豫的表情在她脸上停留了片刻,女人把提着的两个袋子换了换手,略显腼腆地说:

“圣诞节快乐...爸。”

很久没听到过了。

“啊...嗯...圣诞快乐。”

实在是过于惊讶,又有些怀念,他站在原地愣了半晌,一时想不出应该说点什么,竟然只复读似地回答出这样四个字来。

“咱们是在这儿聊还是进去聊啊?要冻死啦!”

拎着一堆大大小小的纸袋的奶奶灰在门外跺着脚,一团团白雾从他开玩笑的嘴里散发出来。

他这才想起请面前乱哄哄的一众人进到屋里来,像是恍然间从神游中回过神来,站在大门边,来客身上的冷气冲击着脸上温热的肌肤,才让他觉得这一切并非是虚幻。

 

“这个是给小蔡姬的,我特意选了你喜欢的颜色。”

“谢谢阿宓姐姐!宝宝也有礼物给阿宓!”

“谢谢你呀,啊对了,仲达,乔妹怎么没和你一起来?的这份里也有乔妹的,我放在一个袋子里了,可以麻烦你回头转交给她吗?”

“她今天晚上去对象家玩,明天才会回来。”

“啊,还是上次那个照片被你做成飞镖靶子射烂了的那个乔妹的同学吗?那我就把乔妹的那份和你的放在一个袋子里了,可以麻烦你回头转交给她吗?”

“你别跟我提他...”

“阿典阿典!这是我送给你的生发水!”

“呵呵,你看我像是需要的样子吗?”

“程序员之光啊你是...”

“哈哈哈...”

 

“喂。”

偌大的影子覆盖在他身上,不用斜眼看就知道这说话粗犷的究竟是哪位。

“来点吗?小甄做的。”

夏侯惇一手夹着两只酒杯,晃荡着另一只手里的玻璃壶,里面黑红色的东西来回摆荡。男人笑着扬起嘴角,露出一侧的牙。

“怎么?在公司就挂着一副臭脸,以为过节在家你就能换个表情,大家是来过节的,这里可没有供你呼来喝去的职工。”

“被小孩给上了一课。”

“谁啊这么能?”

曹操无言地凝视着壁炉中跳动的假火苗。

“啊,那个小公主呀。她是挺能的,提前一个礼拜就给大家发wx计划这次轰趴了。”

“小蔡叫你们过来的?”

“是她提出来的,但是大家也都是自愿的。不然怎么会正好按人头数准备了礼物?”

高个男人随便地席地而坐,顺便把两只酒杯放在出风口边烘热,等到温乎些了才把其中一只递给坐在扶手椅上的曹操,玻璃壶里的热红酒倒进杯里发散出肉桂醇厚特殊的气味。

“你啊,其实是怕寂寞的吧。”

“一个人过习惯了而已。”

酒杯默契地碰在一起,发出“叮”的脆响。

温热的红酒粘在上唇的胡须上,水果发酵产生的酒精刚下肚就让他觉得耳廓隐约有些热,比起一个人独酌的时候要醉得更快,大大咧咧地坐在地上的那位已经喝水似地干完了一杯。

“老傲娇吗你?”

“不客气。”

满不在乎地含着一片红酒里浸泡的柠檬,夏侯惇循着曹操的目光望着客厅里嬉笑的一众人。

“今年也依旧是无事发生啊。”

“那不是挺好的吗。”

“是,去年你那起丑闻可是掀起不小的风浪啊,有多少员工都离职撒手不干了,你不记得我可记得。”

夏侯惇把两套腿伸开,手撑在身后,就这么换个姿势继续说道:

“如今还依然愿意跟随你的,都是老员工了。”

“你也差不多,该把你那架子放下了吧,老是站得那么高,不冷吗。”

电视屏幕上的圣诞电影依旧在播放着,被看似可怖的邻居解救的男孩趴在自家窗户上看着警察将两个强盗带走。

架子?

他虽然从未觉得自己拥有过诸如此类的东西,或许是自己过于不苟言笑的气质,生意场上多年摸爬滚打绝处逢生的精神已经提前肉体一步衰老了。

回想起来蔡文姬说过的那番话,幼小的孩子虽然对人情世故浑然不知,但对事物的理解却透彻到了根本。比起孩子,他一个年近半百的人却完全不明白这个道理。

也或许,对于此事他是完全知晓的。

至少在今天,或许是因为这种令人困倦的气氛和音乐,也或许是那杯中度数偏高的酒精,他也能稍微表露一下自己真正的心境也说不定。

“元让。”

他向坐在地上的男人举起杯子,那张仿佛终日凝聚着威压感的脸庞上浮现出了温厚的笑意。

“啥啊?”

杯底的热红酒随着“叮”的声响逛荡了一下。

“圣诞快乐。”

“驱寒温暖,不如打笔巨款,发奖金的时候可得想着我们...对了,我送你的那张毯子一千多呢,回头给报销...”

“留下刷盘子就给...”

圣诞树旁的音箱里已经把歌单循环了几次,电影也已经接近尾声,再次响起的《Silent Night》摇篮曲般的旋律也为这个在西方被称为‘圣夜’的夜晚温柔地奏响了序章,橙色的灯光也照亮了这个寒潮席卷的冬日,散播者希望的暖意。

不是樱喵啦
好亲友给我做的饭呜呜呜 感动了

好亲友给我做的饭呜呜呜

感动了

好亲友给我做的饭呜呜呜

感动了

不是樱喵啦

典蔡)

是我约的 又磕到了awa

可以抱图最好点个赞(º﹃º )

典蔡)

是我约的 又磕到了awa

可以抱图最好点个赞(º﹃º )

gulp
员工们到屑老板家开洋节轰趴。...

员工们到屑老板家开洋节轰趴。

(可以试试找找彩蛋)

线稿很潦草,上色堪比幼儿园色彩...

员工们到屑老板家开洋节轰趴。

(可以试试找找彩蛋)

线稿很潦草,上色堪比幼儿园色彩...

不是樱喵啦
约了典蔡) 抱图随意最好点个赞

约了典蔡)

抱图随意最好点个赞

约了典蔡)

抱图随意最好点个赞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