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兹伏奇志郎

49浏览    7参与
ワタル

《风起龙飞》第六章

—0—

究竟为何呢?

那样的英雄,要戴上面具。

让我看看吧,真实的你。

—1—

空气中弥漫着……药水的苦味。在这种奇怪的地方居然两个世界如此统一。

渡抬起头,看向窗外正开放着的,美丽的花朵。

感觉很快就会枯萎。

要不再睡一会吧?尽管心中这么想着,却没有丝毫睡意。

渡转过头,发现了过于疲惫而趴在床上睡着的少年。“是志郎吗?”他艰难挺起身,通过发色确定了自己的猜想。

“你可真是命大。”房门被缓缓拉开。一位和少年十分相似,却又更成熟的男子走了进来。“睡了6天还能醒。”

他就是日后的丰缘冠军:兹伏奇.大吾。

“你身上至少十处以上刀伤,擦伤更是数不胜数。你最应该庆幸的就是那发弹丸...

—0—

究竟为何呢?

那样的英雄,要戴上面具。

让我看看吧,真实的你。

—1—

空气中弥漫着……药水的苦味。在这种奇怪的地方居然两个世界如此统一。

渡抬起头,看向窗外正开放着的,美丽的花朵。

感觉很快就会枯萎。

要不再睡一会吧?尽管心中这么想着,却没有丝毫睡意。

渡转过头,发现了过于疲惫而趴在床上睡着的少年。“是志郎吗?”他艰难挺起身,通过发色确定了自己的猜想。

“你可真是命大。”房门被缓缓拉开。一位和少年十分相似,却又更成熟的男子走了进来。“睡了6天还能醒。”

他就是日后的丰缘冠军:兹伏奇.大吾。

“你身上至少十处以上刀伤,擦伤更是数不胜数。你最应该庆幸的就是那发弹丸,没有打到你的肾,不然你就废了。”大吾一边把花放下,一边给志郎披上了外衣。

“你怎么会在这里?”渡问道。说起来关于这些伤他不知为何,就是没有一点记忆。完全没有一点印象。


然后大吾就花了一个小时多讲述了前因后果。

虽然大吾的介绍很详细,但不如说详细过头了,他平时的兴趣除了挖石头就是关注自己弟弟吗?原本“因为药物而疯掉的退伍军人报复社会故事”正逐渐朝着变得越来越长的趋势发展。


有一说一,兹伏奇家人的口才都挺不错的。



“……还好旁边就有警车。”大吾一边回忆一边说着,“你最后没有失血过多,但刚好你这个血型的血不够了。于是阿郎就给你输了血。用他的话说就是’我们流着一样的血液’。”

“……一样的血液、吗……”

“嗯?”

“不,没什么。”渡说道“十分感激令弟,需要什么石头可以找我。”

大吾愣了一下,随后说:“这种话就不用说了,我又不是只喜欢石头……我老弟他人还不错,你要是敢欺负他或是拿你这条命乱玩,我要你好看。”

“放心吧。”渡突然想起来“志郎的眼睛是怎么回事?”

“哦,你也知道的,那次肉搏暴飞龙留下的。似乎龙的血液溅在上面留下的。”大吾敲了敲熟睡中的少年,一边发出邀请:“吗?嗯,说起来,你的头发颜色和叔叔的不一样呢……你是不是也……?”

渡摇了摇头:“你是不是忘了,我妈妈就是红发。”


大吾回答:“啊、是这样吗?”


“是的。”


—2—

渡自认为自己并非是不善言辞的人。


虽然坐在对面的少年好像很早熟,时常还会说些听起来就不像未成年说得出的话语,但渡再怎么说也是22岁的龙使。怎么和这样的小孩交谈,他认为不是问题。


因此,在一路上又听志郎讲述了许多沉睡一年期间做的奇怪的梦下来后,渡觉得应该主动点——至少不能让对方失落。


“我也做过……”


—3—

尽管一开始没料到渡会忽然开口而吃惊了一瞬,但很快志郎便反应了过来。毕竟再怎么说,也是9岁的小孩阿。总是会希望表现自己的。


渡和志郎讲的,是自己印象中和一位特查官处理案件的事情。但不知是因何缘故,他记不清是何时发生的事情了。

“……最终查出的犯人,并不是那位黑帮老大,而是一旁的老爷爷。”

志郎问道:“那么,最终那位特查官……怎么样了?”

“我也记不清了,年代久远。最后他好像跳到了一个类似于湖面的地方。然后我就醒了”

“是开放式结局啊。”志郎象征性的点了点头。

喝可乐的时候,渡注意到了他那双有些奇异的眼睛。看起来只是有一支眼睛变成了红色,但他的一生都将是这样。尽管现在当事人毫不在乎。

“志郎,你的眼睛……”渡忽然说。

‘为什么会做那种事情?为何不派出宝可梦对战?为什么是暴飞龙?为什么不逃跑?’

渡自认为自己不是一个八卦的人,但他很好奇,志郎这种,做事有原则对战有一套的人,为什么会做这种称得上“愚蠢”的事情。

“嗯?眼睛怎么了?”——志郎看向了他。

“额……不,没什么。”渡终是将话憋了回去。

—4—

伊吹家在满金市的小屋是前些年,渡的父亲做任务联盟奖励的。之前荒废了一段时间,现在是渡和志郎在住。

可是……

“你也看到了,由于上次发生的事件,给你准备的房间无论如何都不是能住人的样子了。”渡说道,“恐怕远途而来的兹伏奇先生也只能另寻住处了。”

志郎说:“我可以先去附近的酒……话说这里有酒店吗?”

渡表示:“之前也不是没有过,但被炸掉了。”

志郎:“其实买栋别墅……你说呢?”


某位富商不好意思地咳了一声:“虽然很不好意思,但我最近手头有点紧,暂时没那个闲钱。要委屈一下你了。”


“那样的话就不用去全世界旅游啊……”兹伏奇兄弟俩在心中默念道。


“那怎么办?我要去外面露营吗?”

父亲表示:“这刚好是培养你独立的机会……”还未等他说完,就被当事人打断“你敢这样我就敢再肉搏一次暴飞龙。”

“哎……”被忽视已久的渡叹了口气,向志郎伸出了手:“没办法了啊……你不介意的话,可以暂时住在我的房间。”

“没问题吗?”

“这是现在最好的办法了吧。”

“好吧。既然这样的话,”志郎坦然一笑,他回握住了渡伸出的手,说:

“从今往后请多指教,室友先生。”


END


一旁的石头迷表示:这什么鬼发展(´◑д◐`)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ワタル

《风起龙飞》第五章

—0—


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


—1—


满金市一直是成都地区颇有名气的繁华城市,近些年不知为何成了网红打卡必经之处。


此刻已是傍晚,老天也不赏脸地下起了蒙蒙细雨。尽管街上依然灯火通明,但仍给人带来一种凄凉的情感。


作为自己很在意的“后辈”,渡早早地就坐在门口,等待着志郎的到来。


虽然有听说他做事一向是这种风格。但直接坐宝可梦来成都地区还是把他吓了一跳。丰缘和成都之间可还夹着一个关都。加上各种不稳定因素,稍微一下偏差就不堪设想。


那家伙,真是不把自己的命当命啊……


兜里的领航员突然响了起来,发出了噗噗的声音。


接通后,对面传来了声音:“啊,...

—0—


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


—1—


满金市一直是成都地区颇有名气的繁华城市,近些年不知为何成了网红打卡必经之处。


此刻已是傍晚,老天也不赏脸地下起了蒙蒙细雨。尽管街上依然灯火通明,但仍给人带来一种凄凉的情感。


作为自己很在意的“后辈”,渡早早地就坐在门口,等待着志郎的到来。


虽然有听说他做事一向是这种风格。但直接坐宝可梦来成都地区还是把他吓了一跳。丰缘和成都之间可还夹着一个关都。加上各种不稳定因素,稍微一下偏差就不堪设想。


那家伙,真是不把自己的命当命啊……


兜里的领航员突然响了起来,发出了噗噗的声音。


接通后,对面传来了声音:“啊,渡君。”


“君就不用了。”这种时候这么礼貌干什么?渡在心中默念道“……你现在在哪里?我可一点你的影子都没看到。”


“说起来你可能不信…我好像跑到烟墨市去了。好像要麻烦你一下。抱歉。”说罢,电话便被挂断了。


只留下了在雨中不知所措的渡。


这就是青春吗?22岁的老年人感慨道。


—2—


事情发生得很突然


首先是一只皮卡丘飞上了天,即使竖起了警告标语,也还是有不知所措的训练师放出精灵。然后就发生了悲剧。


越来越多的宝可梦飞上天,甚至连房屋都有了上天的趋势。


忽略掉身边的惨叫声,渡又一次尝试拨打志郎的电话,然而这一块根本没有信号。“这样的话,他会走到烟墨市也就合情合理了。”渡这样想着。


一旁的行人慌慌张张地从相反的方向同时走向远方,询问也只得到支支吾吾,根本连不成一句话的回答。


“渡!”渡闻声回头,见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父亲!


“你怎么在这里?赶快回去,现在的你还不能……”


话音未落,一些宝可梦突然摔落下来,绽放出美丽的血花。随后又在雨水的冲击下散去,只留下再无笑容的精灵。


间杂着人们的哀叫。渡明白自己已经不能坐视不管了。


“喂!小孩!别去那边!危险!”刚刚赶来的刑警朝着渡喊道。


渡丝毫没有搭理,只是一直跑着。边跑边在心里祈祷着:


在事件解决之前,你可一定要平安无事啊!


—4—


回过神来的时候,志郎已经不知身在何处。手中的地图已经变得皱巴巴,他索性丢下地图,拉开门后,率先蹲在地上捡起散落的精灵球来。


抬头时,他看着倒塌的房屋和一边哭泣的人们。突然意识到自己的手上沾满了红色的液体——他怎么可能不知道那是什么。


“死……死掉了……”志郎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眼泪就那样流了下来。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哭什么。


在可怜他们吗?还是害怕眼前这番情景呢?


骚乱平息了,至少骚乱的声音平息了。这根本是无妄之灾。志郎咽下嘴里的话语


“志郎?你怎么会在这里?”渡的父亲把志郎拉了起来,拍去他衬衫上的灰尘。


“叔叔?”志郎抬起头。


“话说回来,阿渡呢?你们没在一起吗?”


“我也没看到他,”志郎说,“为了防止再有什么东西掉下来,叔叔你们要怎么做?”


“我认为,在下面铺几层救生用充气垫就可以了。”对方的语气不太确定。志郎虽然认同地点了点头,却说:“似乎没有什么用呢。但总比什么都不做好。”


“话说回来——”


“……今天的日期是?”


“8月20日。”


“应该是21号才对。”


“您在胡说什么…”,志郎打开领航员查看,却发现上面赫然写着——8月21日。


“……”


“……”


志郎突然回头,确认一旁唯一认识的人还在后,再三确认上面出现的日期后,他心中不可避免地慌了:“不可能啊?!我明明转换了时差啊。”


“什么?”


“果然……这起事件害得时间都开始混乱了。这应该是超能力者的犯罪……没有错的。”之后,便向烟墨市的方向跑去。


“你去哪啊!”


“我要去找那个混蛋!这样总比任人宰割好吧!”


看着离开的少年的背影,伊吹翔发出感慨:“真像啊……”


—5—


一路走去,渡终于找到了源头——愤怒之湖边的一个工厂。


虽说他早已身经百战,但路上的机关还是让变成小孩的龙使吃了苦头。来不及处理手臂伤口,渡一边跨过眼前的障碍物,一边埋怨着小孩的身体真没用。


。可事情什么时候结束还是个问题。


渡恍然回头,看着远方灰暗的城市,继续朝着远处的工厂走去。


—6—


“住手吧。”扔掉沾满血迹的精灵球,渡说道“机关什么的都已经失效了,精灵球也没了,就凭你这样不可能打过我的。结束了。”


“是啊……一切都结束了。”奇装怪服的男子对渡说道,他闭上了眼睛,选择不再看眼前的一片狼藉。


“结束了才怪啊!这是你的烂摊子啊!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去解决它啊!!”


“你这样的小孩子会懂什么?像你这种人根本不可能懂我的远大理想!我也不愿意做这种事情的啊!”说罢,他抱头痛哭了起来。


看着眼前的这个人,渡突然想起了自己以前遇见过的一个犯人。


“像你这样的大人物,怎么会懂我们!”


在这片绝望的安静之中,渡凝视了前方的人片刻,接着朝这个人走去。


突然,他拎着男人的衣领喊到:“你这人别开玩笑了!”


“不要以为只有你一个人很特别!你这样做有什么意义吗?!被你害死的人能复活吗?!啊?!”


男子明显被眼前的小孩吓到了,沉默片刻后,他说道——


“是啊,我是个罪人。”


“把你们这种孩童牵扯进大人肮脏的世界里面,我们都是恶人。”


说罢,他用尽力气把渡扔出厂内。


渡刚想说什么,忽然听见一声:


“永别了!希望喲!”


随后便是因爆炸而引起的声音。


渡看着眼前的火海,什么都说不出来。血液沿着额头流下。


—7—


事件随着工厂的爆炸而结束了。一切恢复正常。


不,不过是看起来这样罢了。谁能让那些死去的生命和倒塌的建筑恢复正常呢?


—8—


“十分感谢你的帮助。少年,做得不错。”


这次事情的规模不小,很快便有很多刑警赶来。渡作为一旁唯一的幸存者,自然就被当成了功臣——虽然事实也确实如此。


“真不愧是冠军的子嗣。”渡听着这样的夸赞声,根本高兴不起来。


正当渡和前方的警长快要握到手的时候,一个身影冲了过来,死死地抱住了渡。


“志…志郎!”渡惊讶的叫出了声。


“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渡!”因为环境还没完全恢复,二人因为惯性飞了起来。这样可不好,渡顺手抓住了树上的树枝以防万一 。二人就这样坐在了树上。


来不及顾虑旁人,渡询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这是我应该问的话吧”志郎道“你还没成年吧?怎么这么乱来。”


“自己不也是小孩吗……”渡在心中默念道。“而且论乱来程度,他也没好到哪里去吧。”


“好了,你赶紧去医院吧。这种事情交给专业人员好了,你也伤得不轻不是吗。”


“说的也是。”渡回道。于是纵身一跃。


也就是这个时候,重力恢复了。


End

后记


最近看Z看上头了。

以后有时间再修修吧。

ワタル

《風起龍飛》 瓦塔魯

看前須知:

這篇文我搞了個看起來好厲害的繁體字。

是渡的視角。標題為音譯。

開始~

————————

-0-

渡從來不觉得自己可憐。但他真的很想要愛。


-1-

渡自打一齣生就沒見過自己的父母。


打從煙墨市出生之後,他就一直和爺爺以及小椿一同生活。


他也試過問,但得到的回答始終如一:


“等你成為出色的龍使之後,他們一定會出現的。”


於是渡便開始加倍努力的訓練自己的寶可夢們。希望能成为一名出色的龙使。


-2-

渡成為了石英聯盟四天王的領袖。


龍系天王這個頭銜,從那一天起,就一直挂在他的身上,怎麼也撕不下來。


這應該算是強者了吧。渡這樣...

看前須知:

這篇文我搞了個看起來好厲害的繁體字。

是渡的視角。標題為音譯。

開始~

————————

-0-

渡從來不觉得自己可憐。但他真的很想要愛。


-1-

渡自打一齣生就沒見過自己的父母。


打從煙墨市出生之後,他就一直和爺爺以及小椿一同生活。


他也試過問,但得到的回答始終如一:


“等你成為出色的龍使之後,他們一定會出現的。”


於是渡便開始加倍努力的訓練自己的寶可夢們。希望能成为一名出色的龙使。


-2-

渡成為了石英聯盟四天王的領袖。


龍系天王這個頭銜,從那一天起,就一直挂在他的身上,怎麼也撕不下來。


這應該算是強者了吧。渡這樣想到。


-3-

渡不擅長和他人溝通。這是他自己明白的。


因為他覺得很麻煩。


所以他開始做一系列事情來包裹自己。


戰鬥的時候故意說一些奇奇怪怪的話,表情不是繃著個臉就是邪笑,專門找些很丑的衣服穿,遠離人群


等等等等,他都做過。


用他自己的話說,就是“中二”。


可事與願違,渡憑藉著強大的實力和帥氣的外表,有了許多的崇拜者,甚至有了粉絲後援會。


一股類似於喜悅的情緒湧上他的心頭。


—4—

渡輸了,輸給兩個刚成年的孩子。


不到一個小時的時間,渡一下子經歷了兩次敗北。


自己的宝可梦在他们前被无情地碾压。


他想氣憤,可又找不到點;想哭,可男兒有淚不輕彈;想發洩,可他不知去何處,去何方。


自己過去19年的努力,自己和自己的寶可夢,似乎什麼都不是。


不,是他自己什麼都不是。


—5—

天台上。


龍使瞭望遠方,披風隨風搖擺,發出了噗噗的响聲。


这一年,渡19岁。

—6—

渡變了。


這是希巴經過一段時間的观察后得出的结果。


但他自己明白,他什么都没变。


只是演技变好了罢了。

—7—

渡成為了冠軍。


赤红因对实力的追求,前往白银山修炼,把位置甩给了他。


说是这么说,其实根本原因是他对管理联盟这方面的事情一窍不通。


仅仅实力强大,不足以担当冠军的。


那一天,渡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喜悦。因为他已经根本不在意这些事情了。


—8—

在憤怒之湖邊,渡遇到了响。


看了他和暴鲤龙的对战,他认为这是一个好苗子。


他渴望着,被这样的人打败。

—9—

渡又輸了。这次是响。


但和三年前不同,他已经完全不在意这种事情了。


那一刻,他难得的敞开心扉的笑了笑。


不过可惜的是,他仍然担任冠军职务。理由是对方年龄太小。


—10—

渡感到好累。


一个又一个的犯罪组织,一次又一次的行动紧密相连,压力猛地打在了这个年仅22岁的青年上。


这次的任务终于结束了。在会议上,渡看着他人脸上的笑容,完全找不到共鸣。


就连平时的伪装,都很难再继续。


终于回家了,渡重重地倒在了床上,眼泪不知怎么的就流了出来,可他也没有功夫去管那些事情了。


这一年,他22岁。



—11—

渡再醒来的时候,正身处一辆轿车上。


看着窗户中倒映的自己的脸,渡感到十分不可思议。因为那分明是自己5岁的脸。


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他转过头,发现对面坐着一个人。


那张脸,分明是爷爷给自己看过的,妈妈的照片中的那张脸。

—12—

短暂的思考之后,渡明白了事实:自己穿越了。


虽然很不可思议,可自己5岁的时候一直待在烟墨市,也从未见过身边的爸妈。


这样……其实也没什么不好的?不是吗?


重新开始一次,多好的机会。


—13—

车子很快就到了目的地。是一座豪宅。


房子的主人出面迎接,连同着他的夫人和两个孩子。


本着大人们在聊天不打扰的原则,渡把目光转移到两个“同龄人”上。


其中一个年纪稍大的渡一眼就认了出来。那一头蓝发加上旁边的铁哑铃。直觉告诉渡,他就是丰缘的前冠军,兹伏奇大吾。


但另外一个,肩上担着皮卡丘的少年,渡一点印象都没有。他可从来没有听说过,兹伏奇家有次子或养子之类的传闻。


“志郎,和渡打个招呼。”主人热情的对少年说道。少年露出了震惊的神情。


自己吓到他的吗?渡想着,又想到了刚刚的称呼。


兹伏奇……志郎…吗?


刚反应过来,少年就冲到了他的面前,拿着一本本子和一支笔,对他说道“我写不来你的名字,能示范一下吗?”


“没问题。”渡露出一个自己最擅长的笑容,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14—


吃过中饭后,渡被志郎拉进了他的房间。


说来奇怪,他是很反感身体接触的,但对于这个人,他却很安心。


一进房间,志郎就开门见山:“你刚刚,是假笑吧。”


“真正微笑会让眼轮匝肌运动,这会导致眼睛稍稍闭合,并让眼角产生皱纹微笑的时候,都可能会动用两个肌肉。其中一个肌肉是颧大肌,它能控制你的嘴角。你只使用到这一个肌肉,你展现出来的笑容就是假笑,也就是「社交笑容」。”


“当然,这些都不是最关键的,重点是——


我从那笑容中,看不到你的真心。”


说完这通话,志郎向房门走去,走之前他又说了句:


“如果不想笑可以不笑,那太累了。”


志郎走后,渡倒在床上。一动不动。


—15—

志郎发誓自己很后悔刚刚说的那通话。


已经四个小时了,对面似乎连喝一杯水的想法也没有,一直在那滔滔不绝的讲。这一点就连他自己都自叹不如。


该说不愧是渡吗,这么热爱宝可梦。但这样的他,真的会假笑吗?


志郎思考着,这些渡都是不知道的。


—16—

渡故意输给了志郎。


原因有两个:其一是手头这只喷火龙有点不听话,其二,也是最根本的是,他对这个人很感兴趣。


虽然有点难听,但他算是那种内心一套表面一套的人,并且对于对战是完全胡来,但他和宝可梦的羁绊之深以及宝可梦对他的依赖,都让他看到了阿响的影子。


临走前,渡特地找大吾要了那位的电话号码。


—17—


满金市


与前世完全不同的家吓了渡一大跳,并且不知为何,自己搬到了这里。


从父母那得知,爸爸要担任冠军职务,妈妈要回丰缘去处理华丽大赛的相关事项,所以一般情况下都是渡一个人在家。


送走父母之后,渡坐在屋顶上,看着远方。


今晚月色真美………


END


后记


写了半个月的东西……


游戏的渡不同于特别篇和动画,他的追求是什么,为什么他会穿一套很抖的衣服,从未出现过的父母以及三年内发出的改变。这些都不知道。


下次更新就是大概2月份了。明年见。

ワタル

【风起龙飞】第四章

看起须知

考试没问题,码文来了。

不好意思,有问题,就更这么多。

关于尽管打了渡TAG但渡渡戏份只有不到三分之一这回事

其实是因为我把一部分放到下一章了。

——

—0—

大吾是被口袋领航员的铃声给吵醒的。


鬼知道是谁打的电话,现在连天都还没亮呢!


而那个“罪魁祸首”现在就在桌上,其发出的响声让人抓耳挠腮。


“……”下次回家一定要和爸爸提个建议,这默认铃声忍不了阿!太难听了!


夹子音给爷爬!


现在是八月中旬,他身处神奥,这里一向就不太暖,温度自然是不可能太高的,再加上这会天亮都没亮。实属雪上加霜。


这种情况要他这个50%的丰缘人离开被窝简直和要他石头...

看起须知

考试没问题,码文来了。

不好意思,有问题,就更这么多。

关于尽管打了渡TAG但渡渡戏份只有不到三分之一这回事

其实是因为我把一部分放到下一章了。

——

—0—

大吾是被口袋领航员的铃声给吵醒的。


鬼知道是谁打的电话,现在连天都还没亮呢!


而那个“罪魁祸首”现在就在桌上,其发出的响声让人抓耳挠腮。


“……”下次回家一定要和爸爸提个建议,这默认铃声忍不了阿!太难听了!


夹子音给爷爬!


现在是八月中旬,他身处神奥,这里一向就不太暖,温度自然是不可能太高的,再加上这会天亮都没亮。实属雪上加霜。


这种情况要他这个50%的丰缘人离开被窝简直和要他石头的命没什么两样。


(另外50%是成都人)


最后,经过3分20秒的深思熟虑,


他伸手挑了挑枕头下的炝,往外一射。


“shine!”



众所周知,口袋领航员是机器。所以———


啊嘞?没碎?


“哈?”


大吾微微一愣,看了看依然吵着的领航员。


“为什么这种时候,质量这么好?”


————————


总之,经过一波三折之后,大吾还是如愿以偿的拿到了口袋领航员。


并且守住了自己的被子的温度。


“那么,到底TM是谁……”


他打开领航员,来电显示——爸爸


爸爸的电话。


“我靠!”他翻下床,下意识便觉得自己可能要遭殃


果不其然,一接电话,就是一阵父爱洗礼:

“你怎么半天不接!!!”

“在学校就变懒散了是不是!!”

“可现在才……”

“大人讲话小孩子别插嘴!”

“……明白。”


这一刻,大吾彻彻底底的输了


“算了,等会再说你的事。”大吾听到了兹伏奇敲桌子的声音,“志郎那小子又出事儿了!”


“又?”大吾眉头一皱,那小子又干什么了?他一边钻回被窝,一边问道:“他出什么事儿了?”


电话那里传来了声音:“他自己溜出去了,说是要去成都地区上学去!”


“这不是挺好的吗?”


大吾一边回话,一边默默把BB炝放回去放了下去,“你不是天天嫌弃他一直待在家里,害得你和妈妈没有二人世界吗?”


“遇到危险怎么办啊?那小子在宝可梦对战方面可是一窍不通啊!”


“他还一窍不通……你别忘了,他上次和那个渡的对战。”再怎么说,也是亲兄弟,“况且他那只皮卡丘的天赋还不错……”


可惜你爸爸永远是你爸爸:“我的重点不是这个!”


“哈?那重点是什么?”大吾有点懵了。



“重点是他不知道从哪搞来一只大比鸟,直接飞过去了!!!”


“阿?”大吾又是一愣,“直接飞的?那小子!上次暴飞龙那事没吸取教训吗?!”



——话说他哪来的大比鸟?


“不过你倒不用担心。”对面却又突然话锋一转,打了大吾一个措手不及。


“啊嘞?”


兹伏奇笑道:“你妈和渡说过了,以后他们两个要互相照顾呢!”


大吾:“额(;一_一)”


他看了看漆黑的外面,彻底打消了再接着睡下去的想法,这样子不可能睡得着了,叹了口气,缓缓问道:


“那么,您究竟是有什么事儿啊?”


“事儿?什么事儿?”


兹伏奇眉头微皱,矛头一转,开口道:“你是不是还没起床?这都几点了,太阳都晒屁股了!多大了怎么还赖床,能不能学学你弟弟啊!他虽然爱作死但起码活泼可爱阿!你都几岁了怎么还不让人省心呢!”


“……”


“爸……丰缘和神奥有时差……我们这边才三点呢……”


然后便无了,电话被挂断了。


真是父慈子孝。

—————————————————

满金市,


渡吃过早饭,走到大门外面接了电话。


来电显示是丰缘的那位兹伏奇家的大吾。志郎的哥哥。


之前因为向志郎要电话,他还是有对方的电话的。

与志郎不同的是,大吾先生表面上要开朗的许多。但志郎心里想的就比大吾要狂野的多了。兄弟两人某种意义上其实差不多……


把这种莫名蹦出的想法放在一边,渡接通了电话。


“你好,是问志郎的事是吗?”


他笑了笑,对着电话另一头说:“放心吧,他也不是那种没有分寸的人,再说我们刚刚打过电话,你放心吧。”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初次对战的缘故,打法上可以说是完全不讲战术。只知道无限磕药和一味攻击。


但他可以能让那么强大的宝可梦言听计从,并对此得心应手,必定是有他自己的能力所在吧——单论这件事,渡自己都有点自叹不如。


“……"电话的那头一阵沉默。

“怎么了?”渡有些迷惑

“……”对面还是一阵沉默

过了许久,电话的另一头才缓缓传来了声音:


“等他到了,麻烦帮我给他一拳,给那小子个教训……这也是为了我那逝去的睡觉时光……”


“……”


渡直接挂断了电话。心里想着——


这家人真的正常吗?

——————————

“阿~~嚏!”

“你还好吧?”Sky询问骑在身上的训练师,那位喷嚏声的来源者——林岚。


“肯定没事啦。放心吧。”林岚一笑,“我可是超级真新人。”


从医院里醒来后,林岚便发现自己有了一些“Cheat"能力。


以前玩的火红叶绿和金银的宝可梦可以传过来,并且自己已经是“宝可梦语言”博士了。


不过话说回来,自己以后就要告别爸妈,和渡一起生活了。


在那遥远的成都地区。

……


林岚坐着大比鸟到了成都地区。


其实作为一个活了一个半辈子的人,他也没有上学的兴趣,但是他整理东西的时候,发现了大木博士的一封推荐信。


他想了想,之前和小田卷博士整理宝可梦的时候好像有过一次交集。


你都邀请我了,我不去就有点不太好意思了吧?


虽然和家人不说一句话就去真的很不要脸


不过好在,刚刚在Sky身上的时候已经和爸妈打过电话了,渡那边也沟通好了,皆大欢喜。


“但是话说回来……”

林岚举着自家的阿皮,只感觉手上明显一沉 。


“你丫是不是又肥了?”


本身就是已经够胖了怎么还这么能长?


“重点好像不是这个吧?你是不是迷路了?”被提起来的皮卡丘反问道。


“……”


没错,宝可梦20年的老玩家,林岚.兹伏奇.志郎他——


迷路了。

——————

“缓缓飘落的枫叶像思念。”

“我点燃烛火温暖岁末的秋天。”

————“枫”

——

未完待续

作者云:

这章巨短SO下一章会巨长。

SKY是我打水晶时的一只波波。

之所以是波波,是因为我现在在重温水晶。毕竟是入坑作。

男主还叫林岚好别扭啊……过几章就改掉好了。

这部其实是和我另外一部柯南小说有联动的,而且那边的男主就是原主。并且会揭露林岚的真实身份。

不过因为我还没开始写所以看个乐就好。

这次三个人感觉都OOC了……我这文笔……

感谢支持,有梦再会。

ワタル

【风起龙飞】第三章【论坛体】朋友

看前须知:

超短一篇!!!

人物年龄是:

渡.志郎:8岁

大吾:13岁

所以有点幼稚也是很正常的。强行解释

————START————

『朋友已经三个月没和我打过电话了,会不会出事了?』


楼主「华塔鲁」:

首先说明一下我不是在编故事,究竟发生了什么我不清楚orz

图片.jpg

我和我朋友最后的通话在三个月前,之后给他打电话一直都是关机。

1L「皮卡皮卡」

会不会只是单纯的把你删了?


楼主「华塔鲁」

应该不会,因为我们的关系还不错。我不知道他是不是这么想的至少我是这么觉得。


3L「皮卡皮卡」

你们不在一个地区吗?就算这样,你问一下他的亲人和朋友不就好...

看前须知:

超短一篇!!!

人物年龄是:

渡.志郎:8岁

大吾:13岁

所以有点幼稚也是很正常的。强行解释

————START————

『朋友已经三个月没和我打过电话了,会不会出事了?』


楼主「华塔鲁」:

首先说明一下我不是在编故事,究竟发生了什么我不清楚orz

图片.jpg

我和我朋友最后的通话在三个月前,之后给他打电话一直都是关机。

1L「皮卡皮卡」

会不会只是单纯的把你删了?


楼主「华塔鲁」

应该不会,因为我们的关系还不错。我不知道他是不是这么想的至少我是这么觉得。


3L「皮卡皮卡」

你们不在一个地区吗?就算这样,你问一下他的亲人和朋友不就好了?


楼主「华塔鲁」

我问过了他的哥哥,可他说不能告诉我。而且不是我自夸……他好像只有我一个朋友……


5L「Daigo」

等等,这个备注怎么这么眼熟??


6L「阿戴克推」回复 5L 「Daigo」:

?????知情者来了?????


7L  楼主 「华塔鲁」:

我不是在小题大做,他只要一闲下来就和我打电话。这样反常还是头一次。


8L 「Daigo」

我知道你说的是谁了,我就是他哥。

他和他的皮卡丘还挺厉害的,可是。

这不是他和暴飞龙肉搏的原因阿!!!


9L 「书香气」

??和暴飞龙肉搏??这么劲爆!?


10L「Daigo」

嗯。也算他命好,刚好坚持到了警察来。

现在还在医院躺着呢。活着但就是不醒。


11L「皮卡皮卡」

你弟弟真是个人才。


11L「Daigo」

嗐,别瞎想,差不多就到这吧,也没啥好多说的。医生说这小子运气不错,过段时间可能就能醒了。


12L 「0226」

楼主呢?怎么不说话了?


13L 楼主 「华塔鲁」

我改天去看他。


14L 「Love暴飞龙」

我想起来了,这是前段时间的“暴飞龙杀人案”,不过好像没死,看来就是楼主的朋友了。

不过要澄清一下,那只暴飞龙性格有些极端,一般的暴飞龙大部分是没有那么好战的。

15L 「伊布控」

只有我磕到了吗?这是爱情啊!


16L「皮卡皮卡」

+1。


17L「天茫茫」

+1。


18L「书香气」回 15L:

冷静,人家哥哥在呢。

而且14L的,没死叫什么杀人案阿?

19L「Gaigo」

上面的够了。

第一,楼主和我弟弟都没成年。

第二,这怎么就是爱情了?

第三,你们好像说得有点道理?


20L「皮卡皮卡」

未成年肉搏暴飞龙?


21L「书香气」

等等这是未成年??正常未成年会这么做吗??


22L「Daigo」

这次是他做过的最叛逆的事情了。


……………三个月后…………

666L 「Daigo」

好消息,我弟醒了,而且没傻。

………

667L 「忙死在华丽大赛上」

撒花!感觉我在追连续剧。


668L「皮卡皮卡」

这个帖子居然维持了三个月,真神奇。


669L「伊布控」回复668L「皮卡皮卡」

最神奇的难道不是未成年肉搏暴飞龙之后睡了六个月就醒了,还没缺胳膊少腿吗?!


670L「领航员什么时候降价」

差不多就到这吧,也没啥好深挖的。


671L 「0226」

楼主呢?怎么不说话了?


672L 楼主 「华塔鲁」

图片.jpg

六个月来的第一通来电。


673L 「Love暴飞龙」

感人至极。


674L 「是我母怪力没魅力了吗」

泪目


675L「Shiro」

告诉你们一个秘密,这位刚刚和我打电话的时候是在边抹眼泪边讲话的。


676L「皮卡皮卡」

我去,你就是那个朋友本人?!


677L「Daigo」回复675L「Shiro」

你还真是命大。心也大……


………

                    【   此贴已坟   】

这篇写成这样就不打渡TAG了吧……

算了还是打吧,我真不要脸……

这篇之后就是寒假更新了,再见各位。

有缘再会!!!

ワタル

【风起龙飞】第二章

看前预警:

玛德看了B站,算了我们不搞饭圈那一套,安心搞文。

阿渡这章出场。爸妈私设。阿渡爸妈私设。

万物皆可私设

非常OOC警告!!!

____

那宁静的早晨被一声尖叫打破:


“欸!我的生日要和别人一起过?!”


大吾望了望旁边的弟弟,这是他半年内第226次怀疑弟弟被掉包。


此时此刻,他真想冲上前对着对面那位的耳朵大吼一句:


喂!你的表情管理去哪了!我那个见人爱搭不理的弟弟呢!


要不是3岁被土狼犬咬伤的伤疤还在,他都怀疑是不是真的被掉包了。

————


在一通并没有多深入的套路聊天后,林岚总算勉强明白了妈妈的意思——刚刚两个人生日没差几天,而且父...

看前预警:

玛德看了B站,算了我们不搞饭圈那一套,安心搞文。

阿渡这章出场。爸妈私设。阿渡爸妈私设。

万物皆可私设

非常OOC警告!!!

____

那宁静的早晨被一声尖叫打破:


“欸!我的生日要和别人一起过?!”


大吾望了望旁边的弟弟,这是他半年内第226次怀疑弟弟被掉包。


此时此刻,他真想冲上前对着对面那位的耳朵大吼一句:


喂!你的表情管理去哪了!我那个见人爱搭不理的弟弟呢!


要不是3岁被土狼犬咬伤的伤疤还在,他都怀疑是不是真的被掉包了。

————


在一通并没有多深入的套路聊天后,林岚总算勉强明白了妈妈的意思——刚刚两个人生日没差几天,而且父母关系还不错,就一起过了。


好吧,也没什么。他可是17岁的高中生,不,如果算下来他现在已经18了。怎么还会在意这些呢。


这是有点可怜那个人,要和自己一起过生日。真倒霉。


然而,一分钟后,盲生发现了华点:


他如果是妈妈的朋友的儿子,那么原主和他以前应该是见过的。


我不会OOC吧?


“皮卡皮。”


三个月前从蛋中孵出的电气老鼠敏锐的察觉到了训练家的心思,然后以自身行为萌化了训练家。


对此林岚表示:


管他呢!与其去想这些烦心事还不如去撸宝可梦。


而且这招还真的有用,过了一会儿,他突然想到:


五岁而已,记忆力能有多强?

____

鲁迅说过鲁迅:我没说过!


“时光一去不复返,往事只能回味。”


老文化人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连作者也不知道,反正就这样,2月18日到了。



namimune,akaimudo……不不,akaimume,wataru……


“别唱了。”大吾笑道,“你放心,人家比你聪明,会说丰缘话。靠你那塑料成都话,人家不笑你就知足吧。”


至于是不是塑料丰缘话那就是另外的问题了。


“啊……我才5岁好不好!”反正已经变成小孩子了,林岚干脆这样做到底。“你真的是我亲哥吗?怎么感觉你和那个人更熟一点。”


“肯定是啊!”大吾不假思索道。


林岚这才放下手中那本快被翻烂掉的《成都地区词典》,去擦拭皮卡丘的精灵球了。


好的,让我们先把视角换到另外一边。


“那么,”现任关都地区的冠军挑了挑眉,“你现在应该告诉我了吧?非来这里不可的理由。”


“这个嘛。”另一边的女子嘴角上扬,“等一下,现在还不是时候。”然后用手指了指前面的男孩。


特别引人注目的,是他的一头红色,和他父亲一模一样。


“……”


“我好像猜到了。”


—————


不错,林岚见到渡的那一刻起是很激动的——他可是个渡厨啊!!!!


小时候玩游戏,人物说的什么的一个没记住当然D商那么垃圾的汉化根本不可能看懂,但唯有这个“华塔鲁”的立绘,冠军战不知道打了多少回的飞行系冠军龙系冠军,他一直都从未忘记!


所以在渡刚到的时候,他才像个傻子一样的看着渡,“签个名吧,朋友,认识一下”好的,人生无悔啦!!!


“啊这…你可真热情阿。”毕竟才5岁,渡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然后提笔在本子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随后问道,“那你呢?”


“你真的会说丰缘话阿。”接过签名,然后尽量让自己不显得OOC之后,林岚伸出手,说:“兹伏奇志郎,请多指教”


渡:“……”好怪的名字。


吃过午饭后,两人一直闲聊着。


说是闲聊?呵呵。


林岚表示,他听了一中午渡和宝可梦的故事,而且他居然没有喝一杯水没听一下。


就算是本命也耐不住这架势吧!


“我怎么这么悲催啊…碰上一个岩石系冠军当哥哥已经很惨了,现在又来个飞行系天王,他不会对我发破坏死光吧?不会的吧渡哥?”


还未等渡说些什么,就听见了不知道何处传来的吐槽。


渡感觉莫名其妙。


“是你在说话吗……嗯?Shiro?”


刚说出口,渡就看到对面那位的眉毛当场就拧成了一团。


这忒离谱了。


“啊?刚才?”


他看了看渡,又看了看周围,一脸茫然,“没有啊。”


渡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最后又什么都没说,因为他又听见了那股声音:


“对面这位没问题吧?话说回来,他口才真好,德云社学的相声吗?”


……


这河里吗?


原本因为晚饭是终点,结果是苦痛的起点。


大人们,我知道渡很厉害,我一直都觉得他很厉害,毕竟他能把那么好的人设搞成一提起他就是“渡渡鸟”“CHEAT渡”也是没谁了。


但是———

这既视感,让我感觉渡就是“别人家的孩子”阿!


虽然十岁成年,但也不至于这样吧!这起跑线不至于吧?

——————

在饭桌上,渡总算搞明白了:他听到了那位的心声。


虽然这很扯,但是因为这个世界有太多扯的事情了,这反而不显得扯了。


但渡显然没林岚想的那么多,他甚至冲着渡来了几个死亡凝视:


“WQNMD!!!”


他以为是对面心情不好,于是想和他来场宝可梦对战,缓解一下心情,结果没想到:


“玛德,我今天就拿一只皮卡丘秒杀你!”


……杀气更重了。


可最可怕的是,他却用一张娃娃脸,笑嘻嘻着说着:“好啊。”

“WATARU—KU”

—————————

你们可能不知道只用一只皮卡丘赢未来的飞行系天王是什么概念。

我们一般只会用两个字来形容这种人:

迪奥怪!


我经常说一句话,当年Darknight他能用小土猪赢得赤红回家叫妈妈,我林岚用皮卡丘赢到对面,  不是问题。

埋伏他一手,这个先手不能抢,这个先手不用抢,他死定了。

反手给一个高速移动,闷声发大财。

他也高速移动?但是不用怕,他的宝可梦 赢不了我。打雷高速移动,电击铁尾,很牛逼这个招式,如果把这个电击换成十万伏特,我这只皮卡丘将绝杀,可是换不得。

来发电磁波,傻~子。直接麻痹。  

先来个要害攻击 顶他。朋友快点!朋友,渡你残血都不要吗?渡你快点啊!渡你别磨磨蹭蹭的。

打雷。打错了,应该磕命中提升的。


给你倒杯茶好吧,皮卡给你倒一杯卡布奇诺。


给皮卡倒一杯卡布奇诺!开始你的电击秀,电他电他。漂亮!!!


十七滴血你能秒我?!我不能秒杀你?!你今天能十七滴血把我秒了,我!当!场!就把这个领航员吃掉!!!


“阿皮!NICE!”在磕了N发要害攻击后,一发打雷秒了对面的喷火龙。


对面现在是一脸懵逼+怀疑人生脸


隔天早上,

坐在椅子上等待着早饭的时候,林岚才后知后觉地想起了一件极为严肃的事情——忘了问渡要号码了!!


MD!亏大了!


忽然这个时候,口袋中的领航员响了起来,掏出来之后,发现是一个未知号码打了进来。


接通后,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喲!听起来精神不错啊。”


————————

渡觉得,这次丰缘一日游很值得。


那个人,叫SHIRO的同龄人,他对于宝可梦的对战和培育都很有一套。自己的喷火龙居然被他的皮卡丘一发打雷干掉了。


不甘心。


但是,他的水平可不止于此。


再见面时,他一定要把那个人打得落花流水。


未完待续

彩蛋

“话说回来啊……”林岚还是觉得很疑惑“你到底是从哪里知道我号码的?”


渡轻笑两声,然后说道:“以后你会知道的。”然后便挂了电话。


……臭小鬼。 林岚心中这样骂道,却还是给渡的号码加了备注。


可爱的臭小鬼。


而渡才不会告诉林岚,他特地找大吾要的号码。


















不会还有人吧?








































回去吧。




























好吧我就是想说我以后可能会重新修一遍。

ワタル

【风起龙飞】第一章

看前须知:

看渡的,渡下一章出场,谢谢。

可以就往下看

ワタルX志郎

____

-小孩你好,你好,你好,有什么事我们能帮到你?


- ……我要说的事……你们千万别害怕。


- 我们是专业人员,我们不会怕,你说。


- 我刚才发现,我变成了小孩子。

(对视)

- 小孩子是哪一位?


- 不是哪一位,是我自己变小了。


(画——)


- 啊不是这种变小,扫黄打非懂不懂。


(画——)


- 不,不是退化,我不是宝可梦也没在谈游戏。


(倒过来)


- 什么鬼!认真点...

看前须知:

看渡的,渡下一章出场,谢谢。

可以就往下看

ワタルX志郎

____

-小孩你好,你好,你好,有什么事我们能帮到你?


- ……我要说的事……你们千万别害怕。


- 我们是专业人员,我们不会怕,你说。


- 我刚才发现,我变成了小孩子。

(对视)

- 小孩子是哪一位?


- 不是哪一位,是我自己变小了。


(画——)


- 啊不是这种变小,扫黄打非懂不懂。


(画——)


- 不,不是退化,我不是宝可梦也没在谈游戏。


(倒过来)


- 什么鬼!认真点好不好警察先森?


(画——)


- 这?……


(抢过画,画——)


- 你有病。


(打飞画)


- 变成小孩子阿!柯南看过没有!我原本是个高中生结果现在变成小孩子了懂不懂!


- 明白了,你继续说。


- 昨天是开学日,正值17岁的我原本满怀期待地畅想着我的高二生活,结果昨晚做了个梦,梦见一个人,他和我说要和我交换人生,我想着反正是假的就答应了,结果没想到,今天早上在马路口上醒过来,还变成了个小孩子……


(忍不住笑了一下——)


-  哈😊


- 你在笑什么?


- 我想起高兴的事情。


- 什么高兴的事情?


- 我家闪光母怪力生了。


-  哈哈😄


- 你又笑什么?


- 我家喜添新成员,一只闪光腕力。


- 你们,一家人?


- 对对对……


---~(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忍住不笑中ing)


-咳咳,不是,是他出母怪力我出百变怪。


(拍桌子)我再重申一遍,我没在开玩笑!


-对对对……呵呵😊


- Heyyyyyyyyyy!


- 那个,言归正传。你刚才说的那个变小,它科学么?


- 它不是科不科学 的问题!这就是那种,那种很少见的那种……我现在很懵逼因为,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救命我还没谈过恋爱呢 ……


- ……他是刚从精神病院跑出来吗?


- 我说的都是真的,骗你们干嘛?


--噗嗤——


- 你欺人太甚,我忍你很久了!


- 龙凤胎谢谢,母女平安。


- 你明明在笑我,你都没停过!


- 小孩,我们受过严格的训练,无论多好笑我们都不会笑……除非忍不住。


- 不如这样娃子,你先拿着这张纸,这是刚刚一位丢了孩子的妇女留下来的纸条,说不定她是你妈妈。


- 行,好就这样。


-哈哈哈哈哈哈!😄😄


- 小孩,您有什么要补充么?


--哈哈哈哈!😄😄


- 小孩?

____



兹伏奇一家的大房子内,林岚躺在大床上,无聊地看着天花板


准确的说,从今天开始,他的名字是兹伏奇·志郎。


讲道理,做为一个穿越者外加宝可梦游戏(截止剑盾前的作品)的爱好者,他凭着这个姓便猜到了自己现在的身份:


还没有成为冠军的,兹伏奇大吾的弟弟。兹伏奇家的次子。


就在刚才,林岚得到了他第二次人生的第一只宝可梦——

的蛋。


……心中一万只羊驼飞过。给一只现成的有那么难吗?


讲真的,宝可梦游戏中他最懒的做的事情之一就是孵蛋。他之所以最喜欢金银的原因,就是因为孵蛋是剧情。做了有奖励


虽然那个奖励很鸡肋就是了。


似乎是感受到了林岚的死亡凝视,蛋微微一晃,似乎是在呼喊他。


可现实是残酷的,然并卵,他又不是波导使者,怎么会懂呢?


林岚沉默了许久,看着这个真正意义上属于他而不是原主的蛋,不免回忆起了穿越前玩宝可梦时的那段美好时光,那个还很良心的GF。


他玩游戏,一直以来都有一套方法,前期少花钱,伤药能不用就不用,把钱花在打联盟之前买药,对着一个精灵死命练是不存在的,不是没试过只是太累,全队等级差不多它不香吗?全图鉴?800多只怎么可能嘛!



这颗蛋是大吾在挖石头的时候偶然发现的,竟然能在那种地方活那么久,说不定孵出来后,会是只很强的宝可梦也说不定。


“你会是什么宝可梦呢?”


犹豫片刻,他选择掏出一个精灵球。


他张了张嘴,说道:“你愿意跟我一起去冒险吗?”


……


回应他的是屋内的一片宁静。


以及窗外一群飞过的波波。


“额……没事,这也对。”林岚把球收了回去,“你怎么会听到呢。”



“呦西!”林岚站起来,“那么事不宜迟,再过一会天就要黑了,商店就要关门了。”


主要是刚刚妈妈哄他的时候,他发现皮卡牌的硬糖真的很好吃!


有钱家的零花钱就是多,虽然他才四岁,但事实上这个世界是十岁成年的,所以他是完全可以让父母安心的前提下外出的。


顺带一提,开头之所以会在警察局是因为妈妈把原主忘在了便利店,林岚自己走过来的。

____


林岚起身走到马路的另一边,拆开包装纸,将糖果拋进了嘴里。


远处,夕阳的晚霞洒在大地上,与宝可梦们的身形在一起,显得十分和谐。再加上口中甜甜的口感,啊!这不就美好了吗!


可惜,这种时候总有点什么东西要来破坏美好。


而这次,打破这片和谐的是一只飞过的喷火龙。


还来不及吐槽那自带的红色特效,一只体型格外巨大的喷火龙飞过,吸引了几乎所有人的目光。包括林岚。


“这建模不秒杀剑盾,GF那个奸商!啊不对…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他心想“这只宝可梦很强,这个训练家不简单。”


他也想变成这样的人,他也想变强。


和宝可梦一起变强。


这种热血十分钟后便消散了—————


想什么呢!宝可梦一只都没有欸!


____


现在是一点钟,屋里是一片昏暗,但也不至于什么都看不清。


起码五指还是看得清的。


林岚静静地站在窗前,思考人生哲理。


他就这样没有准备的来到这个陌生的世界,要用别人的名字。虽然别人八成也要用自己的名字


要在兹伏奇家吃喝拉撒,爹换人了妈换人了多了个哥。


而且关键是,他个十七岁的高中生变成小孩子,以后谈恋爱怎么办啊!他可没有特殊癖好。


在进行一个小时的思想斗争后,林岚最后总结出了一句话


听天由命吧。


____

今天是林岚穿越的第二天,蛋依然没有孵出来。


但他的故事,已经开始了…………


未完待续

应该不会再改了,就这样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