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兹入

83.6万浏览    783参与
mobten
狠狠的刀我?

狠狠的刀我?

狠狠的刀我?

hanasaki

什么挽手手,这是婚后吗

p2才是原图啦

什么挽手手,这是婚后吗

p2才是原图啦

饭饭

【兹入】地狱之恋

这一篇是阿兹和入间都进入恶周期发生的故事哦~请慢用!


                                             ...

这一篇是阿兹和入间都进入恶周期发生的故事哦~请慢用!


                                                                        

      “入间大人!”


      一说到这四个字,大家想到的必然是那位司掌美德与破坏的色首:阿斯莫德·艾利斯。


      而这天,则是魔王的子民们事后最津津乐道的一天。




      早上,阿斯莫德来到了魔王的卧室,看着心上人安静的睡颜,他的心不禁悸动起来。即使是恶周期,他也对那个自己立誓追随的魔王欲罢不能。


      色首俯下身,将脸凑到魔王的耳边,轻轻地飘出一句:“魔王大人,起床了哦~”只可惜,床上的魔王因为前几天工作太累,此时正睡得天昏地暗,根本没有听见色首的话语。


      “魔王大人?”色首愈发靠近魔王微微泛红的脸颊,轻轻地推了推熟睡的魔王,“再不起来,我就把您的早饭吃光了哦~”


      这招果然有用,恶周期魔王的眼珠动了动,眼皮微微抬了起来,丢出了一句“艾利斯!让我再睡一会儿嘛!”就又一头扎进了枕头里。


      “入间大人,既然您这么说的话,我就不客气喽!”色首轻轻地抚摸着男人的脸颊,细腻柔软的触感刺激着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魔王恍惚间伸出手,想要抓住那个不知好歹的家伙,结果发现自己摸到了一个软软滑滑的东西。


      魔王蓦然睁眼,色首一把拉过那放在他腹肌上的手,纵身上床,双手撑在他的肩膀两侧。


      两个人,一拳的距离。


      呼吸变得急促,身体脱离了控制,脸颊微微发烫,耳尖已经通红,心脏快要跳出胸膛。

 

      可恶!


      我的心居然被一个男人夺走了。


      入间和阿斯莫德这样想着。


      既然这样,那就……


      魔王伸出手,抚过色首的脸颊,手触碰到了他脆弱的颈部。


      那只手忽地用力,两对柔嫩的唇瓣贴在了一起。紧接着,两只柔软的舌头交织在一起,似乎在编织爱情之网。


      身为恶魔,切忌大意,某一天突然间,心就会坠入爱河。


      【击中】


    

    


      “艾利斯你在搞什么aaaaaaaaa……”大厅里,魔王拍了一下色首的头。


      “啊这……”厅内其他的十三冠一脸懵逼的看着进入恶周期的这两大只。


      “魔王大人请息怒!我只是想一直保护着您,以免您被抢走……如果您不同意的话,请随意!”


      “你管这叫保护……这是霸占吧……”魔王大人十分无语。


      只见阿斯莫德使出了吃奶的劲,死死地抱着他亲爱的魔王大人,整个魔紧紧地贴住那比他矮半个头的人类。


      “呼吸不了了……艾利…斯!快放…开!”魔王有气无力地喊着。


      “入间大人,您不能离开我啊!我会死的……入间大人,我只想要您,要您永远陪着我……所以我不能松开!”


      “阿斯莫德你过分了啊!这样的话入间会窒息的!”贾兹看不下去了,开口提醒色首。怎奈何后者完全没有听到他的话,反而抱得更紧了。


       “救……命……”被色首埋在怀里的魔王像是快被榨干了似的,用最后的力气喊着。


       “入间!”稍微比阿斯莫德体型大一点的艾梅莉上前抢人,没想到根本拽不动。她求助的目光投向了一旁看笑话的萨布洛。


      “拿来吧你!”魔高马大的萨布洛一把将亲爱的魔王大人给拽了出来,谁知太用力了,魔王大人因为惯性的原因飞了出去,把墙轰出了个大洞。

  

      “魔王大人,您还好吗?”看着嵌在墙里的魔王,普尔森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


       “我¥@$&#%^*”恶周期的魔王忍不住口吐芬芳了好一会儿。


      “对不起入间大人,我不是故意的……”砰的一声,魔王从墙上掉到了地上。


      “嘶————(倒吸凉气)”魔王卒,享年17岁。


      阿斯莫德小心翼翼地横抱起地上生无可恋的魔王,低下头,在他的脸上留下自己的印记。


      两个人,一拳的距离。


      我爱你,亦没有道理。


      就这样深深地,爱着你,不用轰轰烈烈地表态,对于恶魔来说,一句发自肺腑的话语,就是最长情的告白。






      三年前,你将我击败,我们的羁绊开始了。


      我为你鞠躬尽瘁,从荒漠到险海,从深山到高原,只要有你在身边,没有什么是我做不到的。


      为了你,我跟最讨厌的鱼做斗争;为了你,我跟性格完全合不来的恶魔相处;为了你,我拼了命地提高自己,只为成为你的护盾;为了你,我心甘情愿地弃权;为了你,我赌上了自己的家族与性命。


      遇见你之后,我愿意拥有烦恼,愿意在夜深人静的晚上因为思念你而辗转反侧,愿意为你付出自己的一切一切,愿意对你露出最灿烂的笑容。


      有人说,阿斯莫德,你值得吗?你本来可以拥有更好的魔生。


      错了哦,我始终坚信,跟你在一起的生活,才是最好的。


      既然我是恶魔的话,喜欢,就要把ta抢过来,好好地霸占它,以防被别的恶魔抢走。


      正因如此,入间大人,我可以将您占为己有吗?












                                                                        


哦我的天啊太甜了!我又可以了!!!

有车子,有糖(瓜)吃,没有比这更快乐的事了!

请慢用~





      



      



      

间谍举报电话

「首席杀手」别称「诱堕恶魔」的入间把三位首席收入囊中任意摆布,同时笼络其他恶魔建立后宫😂学弟你好清楚啊,不要惧怕乖乖被入间俘虏吧

阿斯也在里面啊,算是官宣了嘛╰(*´︶`*)╯

「首席杀手」别称「诱堕恶魔」的入间把三位首席收入囊中任意摆布,同时笼络其他恶魔建立后宫😂学弟你好清楚啊,不要惧怕乖乖被入间俘虏吧

阿斯也在里面啊,算是官宣了嘛╰(*´︶`*)╯

ooc选手娇娇请求出战

谈一谈那个学长到底有多迟钝

*论坛体

*兹入

标题:谈一谈那个学长到底有多迟钝

1L  楼主

我,今年新生,碰到了一位学长,听说他之前是个特招生,是理事长的孙子。

2L

就那个在前年开学第一天就轰动学校的恶魔?

3L  楼主

是的没错,我本来以为他长的很高大来着,眼神很凶恶那种,没想到是长的可爱那种。

4L

我开学第一天也看到那位学长了,那时候我不认识那位学长,听说他之前的战绩我还特别害怕,他那个时候帮助了我,笑容真温柔,简直爱了,后面有人喊他,我才发现他就是那个恶名昭彰的恶魔。

5L

作为学姐我告诉你们,你们口中那位学长是真的爱帮助恶魔,是位很温柔的恶魔。...

*论坛体

*兹入

标题:谈一谈那个学长到底有多迟钝

1L  楼主

我,今年新生,碰到了一位学长,听说他之前是个特招生,是理事长的孙子。

2L

就那个在前年开学第一天就轰动学校的恶魔?

3L  楼主

是的没错,我本来以为他长的很高大来着,眼神很凶恶那种,没想到是长的可爱那种。

4L

我开学第一天也看到那位学长了,那时候我不认识那位学长,听说他之前的战绩我还特别害怕,他那个时候帮助了我,笑容真温柔,简直爱了,后面有人喊他,我才发现他就是那个恶名昭彰的恶魔。

5L

作为学姐我告诉你们,你们口中那位学长是真的爱帮助恶魔,是位很温柔的恶魔。

6L

没见过那位学长的我瞬间不害怕他了,反而很期待可以看到他。

7L

咱们是不是偏离话题了?

8L

我也感觉,但他们说的那么嗨,我就不好意思说了(其实就是我自己乐在其中)

9L  楼主

这么一看确实偏离话题了,咱们回归正题

如标题所说,就是谈一谈那位学长有多么迟钝

距离现在我入学已经半个月了,我发现有个恶魔喜欢他,他自己还不自知。

10L

楼主请细说他们的故事,我有个朋友想知道。

11L

我有个朋友得绝症了,最后的遗愿也是想知道他们之间的详细故事。

12L  楼主

那个恶魔就是经常在学长旁边的,他新生的时候是新生代表,然后他看不惯学长是特招生还是怎么滴,反正他就去找学长决斗,最后输了,就成为学长的属下了。

然后就一直待在学长身边,雷打不动,看到学长你必定看到他。

13L

雀食,每次看到学长都能看到他。

14L  楼主

你们是不是以为是好兄弟主义?

15L

论我多年混圈的经验,不是,是爱情主义啊!

16L

难道不是兄弟主义吗?

17L

楼上孤陋寡闻了,依我看,这个恶魔学长绝对喜欢学长。

18L  楼主

楼上说的没错,以我的观察,这个恶魔绝壁喜欢学长,本来我看学长那么温柔我还喜欢上了勒,然后看到喜欢他的恶魔这么凶残,还特别美丽,我退缩了,我怕我哪一天会莫名其妙的失踪。

19L

我也喜欢那位学长,但我绝不退缩,终有一天我会追到学长!(谁在拉我进麻袋?)

20L

楼上太勇了,佩服

21L  楼主

我也佩服19楼,厚葬19楼吧。

我继续说,每次都能在学长旁边看到他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但是他每次都会在学长离开后,会去找那个和学长聊过天的恶魔去警告一番,这大家都不知道吧?

那个眼神也藏不住对学长的爱意,每次看学长的眼神都和看其他恶魔的眼神不一样,眼看到学长瞬间就亮了。

从他平时的行为也能看出来,简直就是老双标狗了。

22L

他之前警告过我,那个时候本来想送学长情书的,他发现了我的目的,然后瞪了我一眼,等学长离开,他就对我说学长是他的人。

占有欲简直冲破天际。

23L  楼主

这种事情做多了,就算再怎么迟钝也能发现吧,但!

24L

学长没有发现对吧?

25L  楼主

对的,他从来没有发现,主要asmd简直做的太隐蔽了,要我是学长,我也发现不了,段位太高了,这种事asmd绝对没少做。

26L

我突然想去拜师,以后遇到喜欢的恶魔我也这样干(?)

27L  楼主

如果你这样干,那你就自求多福吧,保准你追不到。

asmd就是背地厉害,就是仗着学长不知道,在学长面前就怂的连表白都不敢说。

28L

草,有些反差萌,我爱了。

29L

我也

30L  楼主

没想到大家都喜欢上asmd了,我不喜欢,毕竟他一直在学长旁边,简直太碍眼了,导致我不能和学长聊天!

31L

楼主现在还喜欢学长?

32L  楼主

劳资永远喜欢学长!劳资要追到学长!

33L  入间大人是我的!

你确定?我现在已经和入间大人在一起了,呵,你做梦吧。

34L  楼主

啊啊啊!气死我了,我与你势不两立!

35L  入间大人是我的!

让我查查你是哪班的[微笑]

36L

楼主快跑,你快没命了

37L

我这是磕到真的了!

38L

厚葬楼主吧

——此贴已被查封

洋醋

有肉,兹入be,奇利欧ntr,巨型刀子请慎入

请能接受的再看😂但我是不会为自己的xp道歉的🌚🌚

第一次尝试画漫画,真的比预期的花了更多时间呢,效果也没想象中的那么好,但我尽力了…入间真的是个让人入迷的男人,让我有了很多第一次(?


本来发成功了但又被屏蔽了……继续打码不如直接删了两页…p站发了完整版 或者wb私我


有肉,兹入be,奇利欧ntr,巨型刀子请慎入

请能接受的再看😂但我是不会为自己的xp道歉的🌚🌚

第一次尝试画漫画,真的比预期的花了更多时间呢,效果也没想象中的那么好,但我尽力了…入间真的是个让人入迷的男人,让我有了很多第一次(?


本来发成功了但又被屏蔽了……继续打码不如直接删了两页…p站发了完整版 或者wb私我


电子菩萨会超度机器人吗

魔王的养成6

兹入幼驯染,ooc全怪我!

对于这个回答,沙利文像是早有预料,他毫不惊讶的点点头,用与往常一样轻飘飘的语气表示了赞同,“的确如此呢。”这种连本人都未曾发觉的高高在上的傲慢,和过去任性的某位几乎一模一样。

犹豫许久,欧佩拉终于开口问出了自己一直无法想明白的问题,“沙利文大人为什么要收养那个孩子?”如果说只是单纯的想要一个继承的话,那魔界有的是优秀的人才可供挑选,可沙利文却偏偏选择大费周章的把并不怎么起眼的入间带到魔界,并大张旗鼓的为他安上了三杰之孙的称号,简直就像是……

“这件事啊……”沙利文突然露出同往常截然不同的严肃神色,周身的气压似乎都低了不少。欧佩拉有些不安的摇晃着尾巴,这个模样的...

兹入幼驯染,ooc全怪我!

对于这个回答,沙利文像是早有预料,他毫不惊讶的点点头,用与往常一样轻飘飘的语气表示了赞同,“的确如此呢。”这种连本人都未曾发觉的高高在上的傲慢,和过去任性的某位几乎一模一样。

犹豫许久,欧佩拉终于开口问出了自己一直无法想明白的问题,“沙利文大人为什么要收养那个孩子?”如果说只是单纯的想要一个继承的话,那魔界有的是优秀的人才可供挑选,可沙利文却偏偏选择大费周章的把并不怎么起眼的入间带到魔界,并大张旗鼓的为他安上了三杰之孙的称号,简直就像是……

“这件事啊……”沙利文突然露出同往常截然不同的严肃神色,周身的气压似乎都低了不少。欧佩拉有些不安的摇晃着尾巴,这个模样的沙利文,他好像已经很久都没见过了。“当然是因为入间君太可爱了呀!”

所以自己刚刚到底在期待什么……欧佩拉面无表情的转身,继续向厨房走去,虽然对沙利文的任性感到无奈,但铃木入间的确是个很不错的孩子,值得他用心照料。

“入间是个好孩子,欧佩拉以后会明白的。”身后突然传来沙利文的声音,但等欧佩拉转过身来时,他的身影早已经融入黑暗,消失的无影无踪。

旅途带来的疲惫让铃木入间早早地进入了梦乡。亲自将幼鸟送归族群后,在艾利斯的提议下,两个孩子又一起去湖泊欣赏了难得一遇的奇景。

成千上万的发光球体从水面缓缓升起,像是倒立飘零的雪花,温柔而又朦胧,水中的鱼时不时激起浪花,更是让整个湖泊波光粼粼,小小的光球慢慢升空盘旋,自由飞舞,最后散入森林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一切又一次回归平静,仿佛刚刚发生的一切都是一场梦境。被眼前美景所震慑的艾利斯下意识的看向自己身旁的入间,却被对方眼睛里闪烁的光芒夺去了所有注意力。

“真是太美了啊,阿兹君,”目送着发光球体们离开,铃木入间兴奋的拉起了艾利斯的手,“和萤火虫一模一样呢!”

噗通——艾利斯好像听到了自己心脏跳动的声音,他点点头,又重复了一遍入间说过的话,“真是太美了啊……”简直就像月光下的海面一样,平静又温柔。

回到家中,艾利斯几乎是头也不回的就奔向阿斯莫德家族的藏书室,开始拼命翻阅起昆虫一类的书籍,然而直到身边的书本堆成小山,他还是没能找到入间所说的萤火虫到底是什么样子。

难道这个叫萤火虫的东西并不是什么昆虫,而是其他的东西?还是说,这种昆虫太过稀少,所以除了入间大人,就再没有其他人见过?联想到之前入间所提及的“修行”,艾利斯皱着眉头合上了手里的书,他果然还是太孤陋寡闻了,必须要加强学习,努力跟上入间大人的步调才行。

而此时,铃木入间正躺在床上,安然的进入梦乡,原本推门进来送牛奶的欧佩拉,在沉默的观察了他一会后,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嗯……不提倡早恋

但幼驯染不早恋就太可惜了……


洋醋
我这按耐不住的双手 西装yyd...

我这按耐不住的双手

西装yyds

我这按耐不住的双手

西装yyds

有栖叶
🤤嘿嘿,伊露米,🤤嘿嘿,伊...

🤤嘿嘿,伊露米,🤤嘿嘿,伊露米,🤤嘿嘿,伊露米。

我的好老婆,嘿嘿。

🤤嘿嘿,伊露米,🤤嘿嘿,伊露米,🤤嘿嘿,伊露米。

我的好老婆,嘿嘿。

洋醋

摸鱼画图🌚🌚(谐音梗扣钱

为什么入间这么好看会这么冷门我不懂

摸鱼画图🌚🌚(谐音梗扣钱

为什么入间这么好看会这么冷门我不懂

老鸽王沈寻啊

西修真的太会了呜呜呜呜呜呜呜

铜仁女狂喜!!!

私心cp tag

西修真的太会了呜呜呜呜呜呜呜

铜仁女狂喜!!!

私心cp tag

瞎坑

【兹入】噩梦美梦

无聊瞎写ooc逻辑死ớ ₃ờ


————

————

————

————


        梦魔老师的睡梦课,顾名思义,上课内容就是在课堂上睡觉做梦,于学生们而言,这是一门再轻松不过的选修课。

  课室就设在一片洁白柔软的云朵里,这朵云比阿加雷斯君的云朵要大很多倍,能同时容纳几十个学生在内,且没有固定座位。

  学生们可以随意躺在其中,当他们四仰八叉瘫成恶魔饼时,就宛如回到母亲的怀抱或婴儿时的摇篮般,全身心得到放松,惬意慵懒至极。

  梦魔老师也不会管理他们的...

无聊瞎写ooc逻辑死ớ ₃ờ







————

————

————

————




        梦魔老师的睡梦课,顾名思义,上课内容就是在课堂上睡觉做梦,于学生们而言,这是一门再轻松不过的选修课。

  课室就设在一片洁白柔软的云朵里,这朵云比阿加雷斯君的云朵要大很多倍,能同时容纳几十个学生在内,且没有固定座位。

  学生们可以随意躺在其中,当他们四仰八叉瘫成恶魔饼时,就宛如回到母亲的怀抱或婴儿时的摇篮般,全身心得到放松,惬意慵懒至极。

  梦魔老师也不会管理他们的出勤与课堂纪律,更不会给他们讲课与布置作业,因为通常情况下,他会比学生们更先进入梦乡,一觉睡到下课也不会醒来。

  所以这里是绝佳的补眠偷懒混学分场所,也是入间心目中理想的低调之地。

  毕竟只是单纯睡觉做梦的课室,应该不会发生什么事件的,对吧?

  故而新学期伊始,入间选了这样一门选修课,阿兹跟他选的一样,至于克拉拉,依旧选择了魅魔老师的魅惑课。

  睡梦课上,梦魔老师打了个哈欠,已是小鸡点头睡意朦胧状态,连说话都断断续续的:“唔,新到来的同学,要是睡不着的话……呼呼~”

  老师的眼皮耷拉下来,呼吸之间,鼻子里开始冒出泡泡。

  他的声音仿佛有催眠效果,让本来不困的人都开始犯困,两眼变得呆滞,意识逐渐模糊,身体摇摇晃晃昏昏欲睡。

  “唔,刚才说到哪了,哦对了,睡不着的同学,可以用手指轻戳这个‘诅咒的纺锤’的一端哦。”

  梦魔老师拿出一个两头尖中间粗的木质纺锤递给入间,入间接过细瞧,发现纺锤两端各印有美与噩的字眼,中间还缠有红色的丝线。

  “老师,戳了它就能立即睡着吗?”入间好奇问道,并动手实践,伸出手指轻戳标有噩字的那个尖端。

  “嗯嗯是的,不过千万要注意,别触碰有噩字的那一端哦。”

  “要是碰了会怎么样?”阿斯莫德举手询问,表情认真。

  “就会做噩梦,梦到你此生最不想回顾的过往。顺带一提,如果不能及时醒过来,就会身中诅咒被困其中,从此沉睡不醒,与死无异哦。”

  “诶?等等,诶————”

  入间睁大双眼,猛低下头看向自己的手指指腹,再看了看那个纺锤,顿时脸色变得煞白如纸。

  “入间大人,不,不会吧,难道您碰了噩梦那一端了吗!”阿斯莫德神色仓皇,一把抓住入间的手。

  入间下意识将目光投向阿斯莫德,嘴里讷讷道:“阿兹,怎么办,我……”

  话还未完,入间已抵挡不住那阵袭来的睡意,不自觉合上眼皮,脸朝阿斯莫德胸膛处撞去,整个人倒在他怀里呼呼大睡起来,任凭他怎么摇晃,捏捏脸颊,大声呼喊,都无法将其唤醒。

  阿斯莫德脑海中的理智线彻底崩断了。

  他心急如焚,仪态尽失,两手揪住梦魔老师的衣领,直说:“老师,快想想办法,让入间大人醒过来啊。”

  “唔不行的,做不到,外界因素无法影响正在做噩梦的入间君,一切得靠他自己,如果他不能在一课时之内脱离噩梦,那么你还是做好心理准备,给他买张耐用的大床,供他长久睡眠吧。”

  “蛤,你在开什么玩笑。”

  以守护者姿态常伴入间身旁的阿斯莫德,无法接受因自己一时疏忽大意,而导致入间深陷噩梦的这个结果。

  当然,他也相信以入间大人的意志力,自然会在限定时间内摆脱噩梦,但信任归信任,他还是会不由自主的担心入间。

  一想到入间会有危险,阿斯莫德就焦躁的不得了,所以他没有那个耐心去等待。

  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在看到入间沉睡,且怎么也唤不醒时,他心中竟然会浮现出一种名为害怕的陌生情绪。

  “老师,您会有办法的,对吧。”

  阿斯莫德声音低沉,眼神凌厉,周身散发出冰雪般的刺骨寒意,让课室内其他正在熟睡做美梦的学生都不禁打了个冷颤。

  而与那萦绕周围的寒气截然相反的是,他的手上冒起了一团烈焰,破坏气息浓郁,在明晃晃威胁梦魔老师,如果不乖乖给出解决方案,那么他会将梦魔老师的课室给烧个精光。

  “知道了知道了,真是的,现在的学生真了不得啊,都学会威胁教师了。”

  梦魔老师告诉了他一个可以把入间从梦境中唤醒的方法。

  即扯下纺锤中间的红线,缠绕在入间手指上,线的另一头则绑于阿斯莫德指间,这样的话双方就构成了一种联系牵引,使得阿斯莫德可以进去入间梦里,在他的梦境里边唤醒他。

  只是:“这个方法有点危险呀,说不定你也会被困在噩梦里出不来哦。”

  阿斯莫德往自己的无名指上缠上红线,接着抬起长而卷翘的睫羽,冷冷瞥了一眼梦魔老师说:“不要小瞧我。”也不要低估了他想要守护入间大人的这份觉悟,“只要有我在,噩梦什么的,把它变成入间大人的美梦就好了。”

  梦魔老师面露惊讶之色,眼睁睁看着阿斯莫德倒在入间身旁,两人都面对面侧卧着,紧闭双眼,呼吸轻浅,陷入熟睡状态。

  而在他们中间的白色云上则横着一条细长的红线,红线两端各系在他们手的一截指节上。

  “这真是······有趣的一幕呀~”

  梦魔老师说完,嘴张得大大的,又打了个哈欠,“唔那我不管了,有什么事下课以后再说吧,我要睡午觉了,毕竟我可是全魔界最困的恶魔呀。”

  呼呼~

  课室内又恢复了以往的静谧。

  ————

  ————

  “这是在哪?对了,我在入间大人的梦里。”

  可是为何眼前一片黑暗,入间大人,入间大人在哪里?

  阿斯莫德伸手不见五指,耳朵却敏锐听到了自前方隐约传来的急促跑步声和紊乱呼吸声。

  与此同时 ,他手上那截绑了红线的指节动弹了一下,在感到有明显的拉拽感后,阿斯莫德便顺着那股牵引跑动起来,跑着跑着,眼前骤然一亮,开始浮现出深山老林的景色。

  而在他的前方,有一个正颠颠奔逃的小孩身影。

  即便还没看到小孩正面,阿斯莫德也能从他头顶那根有如海草随风飘摇的呆毛判断出,他一定是入间大人。

  桥豆麻袋!!!

  小时候的入间大人……他从未见过的,体型超娇小可爱的入间大人!

  阿斯莫德气血上涌,突然两眼放光追了上去,那疾跑的身姿宛如猎豹,快得都能带出虚影来。

  转瞬之间他已来到小入间的面前,朝他展露出灿烂的笑容,用最荡漾的声线呼唤:“入间大人~~~”

  小入间眼眶泛泪吓了一跳,赶忙刹住脚步,用清脆的童音说道:“快逃。”话完,他看也不看阿斯莫德一眼,便钻入旁边的灌木丛,继续迈着小短腿,哒哒跑了起来。

  身处梦境没有相机的阿斯莫德注视着离去的小入间,势要将小入间的可爱样子深深刻进脑海里。

  并暗下决定,等他出去以后,一定要跟瓦拉克炫耀自己看到小入间的事。

  阿斯莫德死死按住快要狂跳而出的心脏,激动得脸颊泛红,愉悦发言:“啊~能亲眼看到那么迷你的入间大人,我阿斯莫德·艾利斯此生无憾了!”

  话音刚落,有小山那么大一只的黑熊,倏然出现在阿斯莫德身后,张嘴朝他发出几能震破耳膜的吼声,并高举起带有厚实肉垫的熊掌,掌趾间的爪钩充满攻击力,就那么重重挥落下去,那力道大得能将人pia地拍成肉饼。

  可等它移开熊掌后发现拍了个寂寞,原地早已不见两脚兽的身影。

  就在黑熊眨了眨豆豆眼,盯着自己的熊掌感到无比疑惑之时,阿斯莫德伸展开翅膀,闪现在它脑袋后边的半空中,面无表情下视着它,手里边酝酿出拳头大小的火球,边说:“竟然打扰我追入间大人,你该为此付出代价,大笨熊!”

  他三两下解决黑熊后缓缓落地,整理了下袖口,再抬头盯着入间离去时的方向,肃颜沉思,思考入间不愿回顾的过往是什么,为何是以幼年期的模样出现在梦境里。

  说起来,在看到小入间的那一刻,阿斯莫德才恍然发觉,自己身为入间大人的挚友,却从未了解入间大人的过去。

  他什么都不知道,真是太失败了。

  明明他和笨蛋克拉拉都有邀请入间去他们各自的家里,瓦拉克家有记录着珍兽成长过程的相册,而他家的母亲大人则拿出他以前的衣服给入间打扮。

  他们的家都有一个恶魔从降生到青少年阶段的生活痕迹,而他到理事长家拜访入间时,却没有发现这些记录过去的东西,令他想了解入间的童年都无迹可寻。

  有时他也会好奇,得是什么样的恶劣环境才能塑造出这样一个特别的孩子,他缺乏应有的魔界常识,拥有在恶魔中极其罕见的温柔气度,一点也不像是个恶魔。

  而且,他隐约觉得入间大人有秘密瞒着他们,可即便有所察觉,他也会忽略掉,因为他坚信,终有一天,入间大人会笑着跟他们坦白一切。

  阿斯莫德越往前走,心就高高悬着,平静不下来。

  两侧的树林开始扭曲,变得像一条长长的胶卷般,一幕接一幕的回忆画面向前延伸而去,他知道这应是入间大人不愿回顾的过去,是噩梦。

  他看到入间打小就被笨蛋父母磋磨,被当成诱饵去钓鱼,将幼小的他扔到深山老林里求生,让他早早步入社会打工赚钱。

  生活都被繁杂琐事填满,他没能学习,没能交到朋友,几乎没有游戏娱乐,也很少享受到家庭的温存,甚至待过的很多地方都称不上是一个家。

  那对父母亦从未想过他一个人能否支撑下去,不会关心他有没有受伤,会不会痛。

  只笑嘻嘻地放任他在各种生死边缘摸爬滚打,美其名曰英才教育,使他从畏缩害怕逐渐变成习惯危险,习惯将自己置身各种险境中,努力奔着目标前进。

  即使感到无助也好寂寞也罢,他都能一笑了之,没关系的,不要紧,因为他可以忍受,可以从容应对。

  那个瞬间,源于窥视朋友记忆所产生的愧疚感与对那对笨蛋父母的愤怒之火,都在在剧烈灼烧着阿斯莫德的心脏。

  出于想快点见到入间大人的心情,他不再细看那些令人心疼的画面,而是加快脚步一心向前。

  快点,再快点,想快点见到入间大人,现在就想见到他,让他回想起快乐的事情,想看见他的笑脸。

  ————

  ————

  小入间沿着荆棘丛生的山路一直向前奔逃,跑到呼吸困难,心脏像被揪住似的疼痛,乃至筋疲力竭,也不愿停下脚步。

  他感觉自己的脑袋里有好大一片空白,好像遗忘了什么,为此他在寻找着什么,又想逃离,离开这个无人之地。

  可是整个原始森林形如一个巨大树笼子,包围住渺小的人儿,把他困在笼子里,任他怎么逃也逃不出去。

  “爸爸,妈妈,你们在哪里,不要扔下我一个人。”小入间大声呼喊,喊完又觉得不对劲,不由心生抗拒。

  直到他听到父母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钻进他的耳朵里,他捂住耳朵,也依然能听到父母那些不靠谱的话语。

  “入间~爸爸妈妈在这里哦。”

  “不,不对。”根本就没有人。

  “你怎么啦,怎么还不停下来,爸爸妈妈来接你了喔,快点跟我们回去吧。”

  “不,不要。”我不要跟你们离开。

  “为什么呢,你明明是个听话的乖孩子,任何人的请求都不会拒绝才对。”

  “因为……因为……”

  在入间蒙头逃跑的时候,他的身后其实一直有片黑色浓雾如影随形,它是噩梦本身,像逗小动物一样追逐着入间,不断发出声音使他动摇,并窥准时机准备吞噬了这个小可爱,把他永久留在梦境里。

  它形成了一只手臂伸向入间,在将要触碰到他的肩膀时,竟被入间一个转身挥手给拍开了。

  黑雾陡然消散,与此同时,他脚下踩空咻的掉落进无底深渊中。

  高空下坠的感觉十分真实,好似自己曾经经历过这种坠空感,身体还残存记忆般,因此小入间并没有很害怕,他甚至还平静地睁大眼睛仰视蓝天白云。

  看着天空离他越来越远,周遭渐渐变得晦暗无光,有风声呼呼刮过耳旁,接着他忽然听到:“入间大人——”有人在奋力呼喊他的名字。

  很快,入间的眼眸中倒映出一道修长身影全力奔赴后纵身一跃的帅气样子。

  他从天而降,四肢舒展,一头粉发于风中凌乱飘扬,白色的衣摆在猎猎作响,背后的黑色翅膀再也按捺不住地支棱开来,挡住了入间眼前一部分光亮。

  那俯冲直下的身姿破空驱霾,气势锐利如矛,仿佛说明了,当入间手上有弓箭时,他就是萦绕着入间的火盾;入间手上没有弓箭时,他就是代替弓箭,成为助他破开迷障的矛,无坚不摧的属于他的最强之矛。

  阿斯莫德使劲朝入间伸出手,在入间即将被深渊底下的黑暗所吞噬时,一把将幼小的入间捞起来,随后抱着小入间冲天直上。

  是天使?不,是恶魔。

  小入间搂着少年的脖子,紧盯着他的侧颜。

  少年察觉到入间的注视,朝他看过来,对他露出笑容说:“我来接您回去了,入间大人。”

  此时此刻,天光融融不及他目之灼灼,像揉碎了紫红宝石攢进眼底,绽放出瑰色璨光,亦照耀进入间眼里心里,使他忍不住笑了笑,莫名感到安心和高兴。

  不再觉得‘回去’是一个多么令他心慌的词语。

  小入间被阿斯莫德抱着飞在天空中,方才还觉天空离他越来越远,现在则是看着地面森林越来越小。

  那种天高任飞风驰电掣的快感令人着迷,可比坐云霄飞车还要刺激,直把小入间逗得开怀大笑,渐渐大胆起来:“再飞高点,飞快点。”

  “如您所愿。”阿斯莫德充当人形飞行器,带着小入间自由翱翔空中,满足他的玩乐需求,一时笑声不断。

  小入间玩够了,才想起来要感谢他: “大哥哥谢谢你救了我。”

  “您不用客气,这是我应该做的,我才要跟您说声对不起,让您陷入危险了。”

  “先不说那个,大哥哥你是恶魔吗?怎么会有翅膀,可以飞在天上!”

  在小入间的印象中,天使的翅膀上都是缀满羽毛的,天使振翅而飞时,势必会有洁白的羽毛掉落,比人掉头发还要夸张。

  而阿斯莫德的翅膀是黑色光秃秃的肉翅,看着就很好吃啊,不是,是看着就很有力量感,既没有羽毛,也不是白色的,就代表他不是天使,那必然是恶魔了。

  小入间以小孩子的思维逻辑得出这个结论。

  可是人类世界里怎么会出现恶魔呢?他为此感到不解。

  阿斯莫德回答:“我当然是恶魔,恶魔生下来就有翅膀的呀,您怎么会这么问?您不也有翅膀么?”

  “我没有,我是……”人类啊。

  一阵风刮过,阿斯莫德问:“您说什么?风太大我听不清。”

  小入间下意识转移话题:“那个,刚才我就想问了请问你认识我吗,为什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小入间好奇伸出手指捏了捏阿斯莫德的尖耳朵。

  阿斯莫德被这一手突然袭击搞得两颊连耳根都泛起红来,“我当然认识您,我可是入间大人您最好的朋友!”

  “可我不认识你啊,也不了解你,我们怎么会是朋友呢?”

  阿斯莫德说:“您只是暂时忘记了,会想起来的。”

  小入间皱眉冥思苦想:“我使劲想过了,还是不知道大哥哥你是谁,要是我永远都记不起来怎么办?我就没办法和大哥哥你做朋友了。”

  “怎么会,我阿兹永远都是入间大人您的挚友,我相信您一定会想起来的。”

  “你说得好肯定,我压力好大。”

  阿斯莫德看着陷入烦恼中的小入间,突发奇想:“要是一时记不起来也没关系,我可不可以拜托入间大人,重新认识了解我一下。”

  突然被拜托了的入间手足无措:“诶现在吗?我我该怎么做才好。”

  “因为我来到了您的梦境,看见您的一部分记忆,所以公平起见,作为交换,我想邀请您到我的梦里,让您深入了解我可以吗?”

  阿斯莫德越说来劲,当然这回戳的肯定是美梦的一端,不过他也不敢保证在自己的美梦里会出现什么不受控内容就是了。

  他表情雀跃对小入间说道:“是了,挚友就应该互相了解才对!”

  “挚友吗……”小入间圆睁的眼睛里充满期待,“那约定好了。”

  阿斯莫德空出一只手跟他拉钩:“嗯,所以请快点醒过来吧,入间大人。”

  噩梦并不可怕,醒过来就好。

  一时忘记了也没关系,重新认识就好。

  他所拥有的羁绊一直都在,就在那个与人界天空不一样颜色的魔界天空之下,就在家里校园亲朋好友这一群恶魔之中。

  为什么不愿跟笨蛋父母离开?

  因为他已经有了可以回去的地方啊,就在魔界。

  所以他要回去,必须回去。

  “阿兹,我们回去吧。”

  “是,入间大人。”

  梦境轰然破裂,跟玻璃一样碎成了无数块碎片,颇有种末日崩塌的感觉,在这样的情况下,入间主动抓起阿斯莫德的手,和他一起往光亮处而去。

  好期待啊,阿兹的梦境里会有什么好玩的事情发生呢?

  ————

  ————

  当当当当

  教堂的钟声响彻魔界上空,有黑色的乌鸦嘎嘎飞过。还有礼炮齐鸣,彩带纷飞,一群长有犄角翅膀尾巴的恶魔们在欢呼雀跃,狂呼:“恭喜你们”。

  这里不是结婚现场,也非在举行降魔仪式,而是……

  入间保持着石化状态,看着横幅上的魔界文字,并逐字读了出来:“欢迎来到铃木入间与阿斯莫德·艾利斯的魂之契约签订仪式现场??????”

  呜哇,该说真不愧是阿兹的梦境呢。

  还没等入间感叹完,他就发现自己此时穿得很隆重正站在台上,台下则同样是一身礼服的阿斯莫德单膝跪在地上。

  “诶——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入间大人,我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阿斯莫德感激落泪。

  入间一脸懵逼无措。

  恶魔神父在一旁走流程念道:“阿斯莫德先生,请问你是否愿意,向眼前这位大人宣誓效忠,终身侍奉不离左右,为他鞠躬尽瘁直到死亡。”

  阿斯莫德斩钉截铁地说:“我愿意!”

  入间吐槽:“好沉重!”

  恶魔神父又面向入间说:“铃木入间大人,请问你是否接受他的效忠,与他签订下有效期为永恒的魂之契约,从此互相扶持,信赖彼此,共担苦乐,矢志不渝。”

  这让他怎么好意思说出口啊喂,好羞耻!

  入间感觉脚趾都能抠出一整座教堂来。

  台下的阿斯莫德抬起头来仰视着他,眼里冒光,怀有一腔赤诚热烈地说道:“拜托您了,入间大人。”

  看着这样的阿斯莫德,入间不能拒绝,心一软口一松:“我我我……我接受。”因为是阿兹的美梦嘛,所以还是满足他的请求好了。

  恶魔神父突然啪啪鼓掌热泪盈眶:“恭喜你们,现在可以签订魂之契约了。”

  入间是全程灵魂出窍式机械操作的,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惊觉眼前的教堂场景竟然已经转换成了卧室。

  而他此刻正坐在卧室的大床上,阿斯莫德则依然单膝跪在地上,并且对他张开翅膀,一手捧着花束,一手抓住了入间的脚腕。

  气氛怪异起来了。

  入间裂开了:这又是在干什么!

  “入间大人,终于只剩下我们两个人了。”

  “只剩两个人才可怕吧。”

  “您饿了吗,要不要先吃饭,吃饱饭了才有力气行动呢!”

  “所以吃完饭后是要干嘛,阿兹好可怕。”入间在床上瑟瑟发抖,并且发出妮妮式呐喊:“这不是平时的阿兹!”

  “我想请您对我这么做已经想了很久了,再对我做一次吧,入间大人。”

  俊美的恶魔殷殷凝望着他,眼角眉梢俱是潋滟柔情。

  入间与他对上眼神,只觉要快要陷进那几乎能溺死人的灼热深谭里,不禁吞咽了下口水,颤着声音问:“做什么?”

  阿斯莫德欺身上来,露出了入间最为熟悉的灿烂笑脸说:“在床上,再对我做一次德式背摔吧。”

  入间差点一口气喘不上来,愣住以后,他恼羞成怒踩了一下阿斯莫德的翅膀道:“阿兹是大笨蛋!”

霓裳沐雪
小情侣约会贴贴!! 我上色肯定...

小情侣约会贴贴!!

我上色肯定会拉垮线稿太可爱了我发一个舔舔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小情侣约会贴贴!!

我上色肯定会拉垮线稿太可爱了我发一个舔舔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我头上有犄角
瓦大西剪了一个阿兹中心的入兹入...

瓦大西剪了一个阿兹中心的入兹入视频,希望会有友友喜欢🥺👉👈

我是视频 

瓦大西剪了一个阿兹中心的入兹入视频,希望会有友友喜欢🥺👉👈

我是视频 

世明允誉

不用管我请把手直接搭上去谢谢

真的,变得爱出风头了呢,入间

明明之前都是被迫这次居然主动……总觉得会有什么事情发生(会出丑会降阶那种

不用管我请把手直接搭上去谢谢

真的,变得爱出风头了呢,入间

明明之前都是被迫这次居然主动……总觉得会有什么事情发生(会出丑会降阶那种

啊嘞
这张图真的很难让我不想歪...

这张图真的很难让我不想歪...

这张图真的很难让我不想歪...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