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兽人

82万浏览    18960参与
狼不想吃人了

最近捏的一些东西

想做兽人bjd来着()

最近捏的一些东西

想做兽人bjd来着()

骷 髅 老 大 爷
摸鱼,尝试新画风耶,是圣诞节主...

摸鱼,尝试新画风耶,是圣诞节主题的长毛兔子

摸鱼,尝试新画风耶,是圣诞节主题的长毛兔子

横折折折钩

疯狗2

❤️3.7k

❤️田园犬兽人

❤️落魄千金林荃×隐忍忠犬楚勘星

田园犬其实并不好养,林荃知道这一点。

田园犬小时候总是软萌可爱的,叫起来也奶奶的,长大之后也算聪明看家,但骨子里却是傲的,林荃小时候养的那条小土狗很快就学会了坐卧握手等简单动作,但听不听指令得随它高兴。

楚勘星也是一样的,表面上毕恭毕敬,其实不该干的事一点没少干。

第二次见面的时候,暑假已经过完了。

社团纳新,林荃作为从预科班升到研究生的老生坐在纳新蓬底下,在蚊虫的嗡嗡声中听到了一声黏黏腻腻的“学姐”。

阴魂不散。

林荃拿起楚勘星从桌子上推过来的纸,递回去:“不收你。”

楚勘星蹲下来,扒着桌子仰视着...

❤️3.7k

❤️田园犬兽人

❤️落魄千金林荃×隐忍忠犬楚勘星

田园犬其实并不好养,林荃知道这一点。

田园犬小时候总是软萌可爱的,叫起来也奶奶的,长大之后也算聪明看家,但骨子里却是傲的,林荃小时候养的那条小土狗很快就学会了坐卧握手等简单动作,但听不听指令得随它高兴。

楚勘星也是一样的,表面上毕恭毕敬,其实不该干的事一点没少干。

第二次见面的时候,暑假已经过完了。

社团纳新,林荃作为从预科班升到研究生的老生坐在纳新蓬底下,在蚊虫的嗡嗡声中听到了一声黏黏腻腻的“学姐”。

阴魂不散。

林荃拿起楚勘星从桌子上推过来的纸,递回去:“不收你。”

楚勘星蹲下来,扒着桌子仰视着林荃:“但是,我联系导师的时候已经跟社团指导老师聊过了,他愿意收我,我来交表也只是走个形式。”

楚勘星穿着T恤,脖子上带着条纤细的黑色choker,choker前面挂着个银色骨头状的小牌子,还有一根两段挂在choker两端的银链没进衣领里。

“威胁我。”

楚勘星得逞地笑着:“不敢。”

林荃用两根手指托起骨头状的小牌子看,前面写着“楚云深”,反面是一个联系电话,看完有勾起银链,把银链上的吊坠从楚勘星胸口提上来,拿在手里端详片刻,吊坠是奇怪的云纹状,还带着体温,松手,让吊坠掉在桌子上,发出啪嗒一声响,然后用笔尾敲了下choker上的吊牌:“这是赵老板的男朋友?”

“是。”

“怎么不跟赵老板姓?”

“因为他不想让我姓赵。”

林荃看了他一眼,带着些许诧异:“为什么?”

“因为他也不想姓赵。”

林荃点点头,把楚勘星递过来的表放到文件夹里。

“我想到办法证明了。”楚勘星挪到林荃身边蹲着,膝盖几乎要碰到地上,“你问我问题吧,之前发生的事,随便问就好。”

“好。”林荃低头看着他,“我给菖蒲买过一个小熊猫的帽子,后来丢了,什么时候丢的?”

“小熊猫的帽子……”楚勘星转了转眼珠,微微低头,看向旁边的花坛,“是在动物园买的那个吗?”

“那是小鸭子状的鸭舌帽。”

“嗯……”楚勘星微微皱着眉想了一会儿,缓缓抬头,用乞怜的眼神看向林荃,“我忘了……”

“我根本没给菖蒲买过小熊猫的帽子。”

楚勘星惊得身上一紧,膝盖落了地,扶着桌子往前倾了倾身:“我刚才也觉得没有,只是不敢说出……”

“好!”林荃打断了他,转了两下笔,盯着他的眼睛,“菖蒲有一次吃药,把药片弄到鼻子里去了,我趁他睡着了才用针给他挑出来,那是什么药片?”

楚勘星颤抖着的眼神扫过地面,最后连声音也发着颤:“我不知道……你没说过吧……”

“我说过。”林荃转向楚勘星,微微俯身按住他的肩膀,“你是赵老板的人,不管你抱着什么样的目的接近我我都不会把你怎么样,但是我会把你做的这一切告诉赵老板。”

“赵老板他,最近有点忙,要不你还是跟楚先生说吧。”

林荃轻轻摇摇头:“我跟楚先生不熟,不怎么好说话。”

“您呼叫的用户不在服务区,sorry……”

“好吧。”林荃挂断了电话,态度忽然柔和了些,“你不该来这儿。”

“我知道你讨厌我……”

“不是因为这个。你是这个学校第一个类人生物学生。”林荃看着路上来来往往的学生,“你在这儿,会受欺负的。”

“我不会让他们欺负我的。”

“哼。”林荃冷笑一声,“你是不想毕业了吗?”

“我……”

“你在华人街那么嚣张是因为华人街住的是华人,华人街的底色就是人人平等,他们不会因为你是兽人就看不起你。”林荃拨弄了下楚勘星脖子上的骨头状吊牌,“可你出来了还不是因为怕别人把你当成无主的兽人抓走贩卖为奴而戴上了证明自己有主的项圈。”林荃拍了拍楚勘星的肩膀,“赵老板这么忙我就不打扰他了,等你有空回去的时候,替我带好。”

一号教学楼A座五层1501室是林荃所在社团的驻地。

像办公室一样,只是因为新人的加入单人单座的办公桌被拆除了挡板,更加拥挤。

楚勘星搬着笔记本电脑加入的时候耳朵跟尾巴已经秃了,大家都忙于自己的活,也没有过多在意,楚勘星便坐到了林荃身边。

楚勘星刚刚坐好,社长就抱着礼花进来了。

“兄弟姐妹们,等咱们的新同学来的时候,咱们就站在这儿给他放礼花,你们看怎么……”社长看着楚勘星笑了笑,“你怎么来这么早?”礼花筒散了一桌,“你打扮的挺时髦啊,cosplay吗?”社长抓住楚勘星的尾巴,“呕吼,挺高级呀,什么材料?机器人大赛的时候咱们要用这种材料指定能赢。”又捏了捏楚勘星的耳朵,“你这哪买的?还有温度。”翻开楚勘星的耳朵,看到耳内结构之后又按了按楚勘星的头顶,“你是兽人?”社长眼里放了光,“兽人能上大学了?”他笑起来,“天呐兽人能上大学了!”

“兽人能上大学了?”

屋子里沸腾起来。

“多么历史性的时刻啊!”

“怎么没有新闻呢?”

“……我是华人。”

“我就知道,咱们这儿那能有这么先进的思想。”

“华国早晚会超越我们的。”

“你是无毛犬吗?”社长看着楚勘星带着毛根的耳朵。

“我是田园犬。”楚勘星说道,给电脑输入密码,不再多说,侧身看向林荃,“学姐,我做哪一部分?”

林荃没应,楚勘星脸上的笑容一滞,马上就听到社长说:“人给你带了。”

楚勘星只觉得背后一阵凉意,没敢回头,只是垂眸看向自己的键盘。

“没,没这么说。”林荃道,听不出语气。

“我不是在问你。”

“老师说了?”

“我会跟老师说的。”社长说道,“你们两个都是华人,看来也认识,给你带应该。”

“还是先听听老师怎么说吧。”

“你不想带?”

“没,我就是怕带乱了套。”

“这有什么乱了套?”

“他在我这儿学了半天大数据云计算,最后让他去写后端,这不乱了套?”林荃笑道,“先定好再学嘛,不着急,不是说多学不好,我就是觉得,现在时间紧任务重,还是专攻一门比较好。”

推得很干净,楚勘星从电脑屏幕的反光里看到了林荃晦暗不明的眼睛。

不是所有少年时代的慷慨之词都可以被实现,有些东西不是坚持就能得到的,有些事不是努力就能成功的。

轻狂的少年总会被现实打磨平棱角,善良的少年也总会被现实教会保护自己。

林荃就是林荃,不是之前的林宸。

林宸死在那个凉夜里,在从急诊室出来的时候,林宸就已经死了,取而代之的是林荃。

林荃爱说爱笑会玩会闹,但内里很冷,没人能走进她的心里。

包括社团这些人。

他们在说笑,在互帮互助解决问题。

但是!

泛自由主义培养出的不过是一群精致的利己主义者罢了。

为什么这些所谓的高知分子会希望兽人能够跟人类平权?

因为华国就是如此。

因为华国因此拥有更多的劳动力和知识分子。

因为总有一天世界上的兽人都会知道存在华国这么个地方,那里兽人跟人类平等。

物极必反,当狂野的兽人翻身的时候,人类跟兽人的地位就会反转。

这样想的人,跟林荃必然走不到一起去。

夜已深,明月高悬,众人纷纷离开,只剩林荃和楚勘星在1501教室。

“你怎么不走?”社长离开时敲了敲楚勘星的桌子。

“啊?”楚勘星抬头,“我写完作业再走嘛。”

“那你把她送回去吧。”社长说道,“以后如果你走的晚,关灯关空调,锁门,但没关的电脑别给他们关,知道吗?”

“好。”

“你倒是挺会安排人哈?”林荃嗔怪道。

“行!”社长把包往桌子上一放,“我等着你行吧!”

“打住。我没这个意思。”林荃笑道,“你送我也就送三百米,最黑的地方还得我自己走过去。”

“那你想怎么弄?”

“不用管我,我自己走就行。”林荃说着拍拍楚勘星,“听到了吗?咱们谁也不等谁哈,谁先做完谁先走。”

“真弄不明白你,你走不走?”社长看着林荃。

“不走。”

“我真得走,我舍友等着我呢。”

“那你走嘛,没不让你走。”

楚勘星只是缄默,心里一阵阵发涩,拿着鼠标的手有点发抖,眼睛一次次滑过屏幕却记不下一点东西。

“你喜欢他?”楚勘星面向林荃坐着,躬着腰,耷拉着尾巴。

“你写完了?”林荃并不看他,防蓝光眼镜上是各色的代码的反光。

“我写不下去了。”楚勘星抠着凳子的边缘。

“那就走吧。”

“别!”楚勘星抬头,握住林荃的手腕,“让我送你……”

“啪”

一个耳光,很响,很重,打得楚勘星歪倒在地上。

“流氓!”林荃皱着眉拿着手机拨电话。

“我不碰你就是了。”楚勘星扶着桌子站起来。

“你别过来!”林荃握着手机退到门口。

楚勘星闻言立在原地,甚至还往后退了一步,红着眼看着林荃哭。

“您拨打的电话不在服务……”

“该死!”林荃挂断电话开门,门闩却划不来,她连拍了两下门,却听到身后一声:“怎么了?”她拍掉那只伸向门闩的手:“离我远点!”

“你不是要走吗?”楚勘星依然站在她身后,被拍红的手扭了扭门闩,“从外面锁住了?”他掏出手机,“给社长说,让他来开门。”

“算了。”林荃说着坐回位置上把笔记本电脑一推,爬到桌子上,“他肯定睡了。”

“你喜欢他吗?”楚勘星听话地把手机装回口袋里。

“我不喜欢他。”林荃又坐起来,把笔记本电脑拉回来,深吸了口气开始打字,“你觉得我可能喜欢他吗?”

“你不能。”楚勘星说着在她身边坐下,“你跟他不是一路人。”

“你接着说就好,这里没有监控。”

“他很虚伪。”楚勘星双手撑在两腿中间,像小狗一样坐着,“他想听我说自己是无毛犬。他想听我说没有人霸凌我。就像他也想让你说没人欺负你。”

世界骤暗。

林荃啧了下舌。

楚勘星把充电宝和开了手电筒的手机递过去。

“教学楼断电吗?”

“空调的问题,总容易跳闸,电闸在外面。”

楚勘星点点头,用小本子给林荃扇着风:“你睡吧,我不碰你。”

林荃并没有动容:“我不信。”

“没事。就像你不相信我是菖蒲一样,就算我能答对你的问题,你也会觉得那是他告诉我的;就算我拿出小时候的衣服,你也会觉得那是我抢的他的。”楚勘星说,“但不管你信不信我都是菖蒲,就像现在,不管你信不信我都不会伤害你。”

“而且,我也不会让他再欺负你了。”

林荃带着质疑从眼角看着楚勘星:“谁?”

“你怎么知道,反抗可能会毕不了业?”

别靠近,危险
是之前万圣节画的自家oc的贴贴

是之前万圣节画的自家oc的贴贴

是之前万圣节画的自家oc的贴贴

虫柚
《关于银老板早上起来没有注意到...

《关于银老板早上起来没有注意到自己变福瑞这件事》

《关于银老板早上起来没有注意到自己变福瑞这件事》

謿犬
早期的旋 这个时候他还挺怕碾的...

早期的旋

这个时候他还挺怕碾的,不知道怎么和碾配合,所以完全是打架菜鸡,还需要浪顿里带

因为太弱(?)脾气也不好 对人比较冷淡

(浪顿里死后旋有了很大转变,性格和浪顿里越来越像了,至少是开朗起来了

早期的旋

这个时候他还挺怕碾的,不知道怎么和碾配合,所以完全是打架菜鸡,还需要浪顿里带

因为太弱(?)脾气也不好 对人比较冷淡

(浪顿里死后旋有了很大转变,性格和浪顿里越来越像了,至少是开朗起来了

幻凛昼
委托完成啦!!

委托完成啦!!

委托完成啦!!

Kruziikloksu-天空之息

因为最近一直在整秋招的事所以两个月没动过笔了,现在手感特别差..

涂个oc看看感觉...

因为最近一直在整秋招的事所以两个月没动过笔了,现在手感特别差..

涂个oc看看感觉...

南狐星VM

放一点女儿VIK,今晚的摸鱼

【休息】

放一点女儿VIK,今晚的摸鱼

【休息】

誓死要做迪奥的小面包

今日份的承花😂

画的不是很明白。希望大家可以看得懂吧!

今日份的承花😂

画的不是很明白。希望大家可以看得懂吧!

凌洛連語
Artemirae :岚恬 —...

Artemirae :岚恬

————分割线————

*在努力的把文设打出来ing

*logo是原创的喔!!

*属于森椿大学story line

Artemirae :岚恬

————分割线————

*在努力的把文设打出来ing

*logo是原创的喔!!

*属于森椿大学story line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