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兽化

24568浏览    1443参与
一只阿萨辛
银灰,你的盟友,前来助力。消磨...

银灰,你的盟友,前来助力。消磨时间尚有更好的方法。想不想尝试一下?


(大猫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银灰,你的盟友,前来助力。消磨时间尚有更好的方法。想不想尝试一下?



(大猫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秦岚

ALL秦 番外 秦喵喵真是猫!

今天只能先跟两篇番外了,不高兴中。QWQ


秦明!

秦明!

在吗?

嗨,这人怎么不在家里呢?


林涛推开门走了进去。


这地上怎么还有只黑猫啊?

呀,怪好看的呢。

金色的眼瞳啊。

还不让摸!

真傲娇。

和秦喵喵好像啊。

真像老秦,要不然偷偷抱回家?

算了算了,这可能是老秦的宠物吧。

他回来的时候把我活体解剖了。


秦明视角


唉,今天怎么突然变猫了呀!

这个可怎么办?没法拿手术刀了。

QWQ

唉,有人敲门。

是林涛吗?

林涛在叫我?

是在夸我好看吗?

不让摸?

当然不让摸,谁知道你有没有洗手。

哼!

什么叫秦喵喵?

想把我偷偷带回...

今天只能先跟两篇番外了,不高兴中。QWQ


秦明!

秦明!

在吗?

嗨,这人怎么不在家里呢?


林涛推开门走了进去。


这地上怎么还有只黑猫啊?

呀,怪好看的呢。

金色的眼瞳啊。

还不让摸!

真傲娇。

和秦喵喵好像啊。

真像老秦,要不然偷偷抱回家?

算了算了,这可能是老秦的宠物吧。

他回来的时候把我活体解剖了。


秦明视角


唉,今天怎么突然变猫了呀!

这个可怎么办?没法拿手术刀了。

QWQ

唉,有人敲门。

是林涛吗?

林涛在叫我?

是在夸我好看吗?

不让摸?

当然不让摸,谁知道你有没有洗手。

哼!

什么叫秦喵喵?

想把我偷偷带回家?

看我不把你活体解剖了!


砰!


什么玩意儿?

老秦?

你家猫呢?

不会,你就是它吧。

不可能吧,这违规科学常理了。


我就是!

你刚刚说的话再说一遍呀!

林涛看我不把你活体解剖了!



完!



箕子佯狂

日落【又名《当迹部景吾生活不能自理》】

终于放假了。

  所有人都欢欣雀跃地往校门口跑。忍足侑士的手机响起来,他打开看了看,是迹部景吾发来的短信,让他现在,立刻,马上到学生会室。

  忍足脑子里瞬间有了一个莫名的预感,跟岳人告了别以后匆匆转身走向学生会室。

  打开门以后眼里见到的一切,印证了这个奇妙而默契的预感——

  一只毛尖泛着点紫的漂亮的缅因猫一脸严肃地坐在那个平时只有迹部能坐的沙发上。

  忍足进来时轻轻带上门,径直走向那只缅因猫,待瞥见它跟迹部一模一样的瞳孔颜色时,忍不住微笑起来:“小景……”...


终于放假了。

  所有人都欢欣雀跃地往校门口跑。忍足侑士的手机响起来,他打开看了看,是迹部景吾发来的短信,让他现在,立刻,马上到学生会室。

  忍足脑子里瞬间有了一个莫名的预感,跟岳人告了别以后匆匆转身走向学生会室。

  打开门以后眼里见到的一切,印证了这个奇妙而默契的预感——

  一只毛尖泛着点紫的漂亮的缅因猫一脸严肃地坐在那个平时只有迹部能坐的沙发上。

  忍足进来时轻轻带上门,径直走向那只缅因猫,待瞥见它跟迹部一模一样的瞳孔颜色时,忍不住微笑起来:“小景……”

  迹部看见他一脸笑意,刚想骂他两句,嘴一张却是一声气呼呼的:“喵!”

  忍足脸上笑意更甚,作为一个已经经历过这等事情的“过来人”,他二话不说地便伸出手:“那……小景这周去我家住吗,反正放假了。跟家里打过招呼了吧。”

  迹部猫咪一脸骄傲地点点头,还一把推开了忍足侑士的手。

  不要你抱,本大爷自己走。

  “那走吧。”

  晴朗下午的天色格外美丽。清澈清浅的淡蓝衬着白金的日光,日光倾城,格外明媚爽朗。面前的一切都充满了希望。

  爪子搭在忍足侑士肩头的迹部猫咪安安静静地看着四周的景色。

  没错,迹部猫咪还是在忍足以怕路上有狗会吓着小景为借口苦口婆心的劝说下甘心被他抱在怀里走了。

  猫眼里的世界原来是这样。

  和人不太一样,猫眼里六米以外就是模模糊糊的浅色,原来对色彩的辨识也失却大半,像是视力突然失去不少,他一时很不适应。

  虽然看不清,心里倒是没有半点惶恐。加上在忍足怀里,有被护着的感觉。

  有点不习惯,不过不太坏。

  忍足走到一个十字路口,等红绿灯时,在一棵樱花树下站着。不值花期,阳光从碧绿的叶间被滤过了照下来,如同清凉的碎玉,其中一颗洒在迹部猫咪的鼻尖,有点暖暖的,迹部猫咪觉得很舒服,喉咙里低低地发出几声咕噜咕噜的声音。

  忍足闻声低头,看着它的样子微笑起来,侧着头侧脸蹭了蹭迹部猫咪的脑袋:“小景啊,还好你不是白鼻子。”

  迹部猫咪发出了一声模模糊糊的“喵”。

  忍足听着那声调猜着他大约是在说“啊嗯”,便笑意更甚,道:“好像是在瑞士,如果家里的猫咪是白鼻子的话,主人需要替它准备一只猫防晒霜,以防它的鼻子被晒伤。”

  迹部猫咪又模模糊糊地喵了一声。

  “你看,小景,晚霞。”

  时值日落,紫红浅粉天蓝渐变交织的底色上遍铺金黄的余晖,有一瞬间忍足侑士只觉得壮丽辉煌。

  迹部猫咪回头看。

  只看得清不同的颜色如打翻了调色盘融在水里的颜料,只有模糊平滑的色块,简单却简单得好看。像画纸上影影绰绰温暖的底色。

  头转回来时忍足侑士的呼吸近在咫尺,声音温柔又低沉,让人安心,是绚烂底色上被一笔一笔细细描画具体的人像。真实到这样的真实都令人有些不敢相信。

  迹部猫咪觉得,这是他十五年以来看过最美的日落。
图为拟小景崽崽兽化形象😘特地给他修了蓝眼睛。

说句题外话,lz今天锅被学校没收了,我需要安慰😢

秦岚

ALL秦明 第三章 情敌来了!

正文

接上文


第2天

唉,林涛!老秦最近是不是有点不对劲?

时晕时醒的,感觉迷迷糊糊的。

好像是的。

我给他苹果的时候,他都是晕的。

唉,对了,今天局里不是会来个新人吗?

好像是的吧,希望是个Beta。

这样就没人和我抢,老秦了。

你放屁,老秦是我的!

算了算了,不和你说了。


新人好像来了!


视角切换。


我是秦风!

我终于来我“老婆”的局里上班啦。

这两个是?

哦,我们是秦明的朋友。(才怪呢他是我老婆!)


秦风?

你怎么来了?

你不是在那边过得好好的吗?

我想你了呗,肯定要过来看看你呀。


WTF!他们俩之前就认识?

等会,他...

正文

接上文


第2天

唉,林涛!老秦最近是不是有点不对劲?

时晕时醒的,感觉迷迷糊糊的。

好像是的。

我给他苹果的时候,他都是晕的。

唉,对了,今天局里不是会来个新人吗?

好像是的吧,希望是个Beta。

这样就没人和我抢,老秦了。

你放屁,老秦是我的!

算了算了,不和你说了。


新人好像来了!


视角切换。


我是秦风!

我终于来我“老婆”的局里上班啦。

这两个是?

哦,我们是秦明的朋友。(才怪呢他是我老婆!)


秦风?

你怎么来了?

你不是在那边过得好好的吗?

我想你了呗,肯定要过来看看你呀。


WTF!他们俩之前就认识?

等会,他在搂着老秦在哪儿?

腰!秦喵喵的腰!

被搂了,居然不拍掉。

QWQ

果然是个情敌!

林涛,我们要一致对外!

嗯。


对了,我请个假。

老秦?为什么要请假啊?

因为我表弟要来了。

表弟?

你不会就两个弟弟吗?

不是啊,他叫裴尚轩

是个Alpha

我之前发情实在难受,都是他帮我暂时标记的。

WTF?

暂时标记!

完了,完了又多一个。


嗯?这是什么味道?

有点像猕猴桃?

难道是他 ?


他是谁?

我…前…

前男友?

三个人异口同声的喊出来了!

对。

这?

一天来三个?

我的天呐!好多人跟我抢老秦,还有他的哥哥们。


大家好,我是荀政。

秦明,你还好吗?

我很好。

还是那个味道。

当初我不是故意离开你的。

我有任务…

所以你还爱我吗?

不爱

那我会让你重新爱上我的。

从今天开始我要追你。


我tm!

唉,算了。

老秦喜欢这样的人,也很正常

不过我没有想到他的信息素,竟然是咖啡味儿的。


第3章


今天又是短小的一天呢。

QWQ


人物设定

秦风

Alpha

消毒水

食月狗


裴尚轩

Alpha

草地

天皇豹


荀政

Alpha

咖啡

天山雪豹







秦岚

ALL秦 第2章老秦到底怎么了?

事先说一下对不起。上个星期四的时候发烧了,然后被老师和父母摁着待在家里,手机也被收了。

只能在网上偷偷的更了。

QWQ


正文

接上文只见风天逸,秦明摁在墙上。


秦明!你怎么了?

我……

秦明一把推开了风天逸,并且将所有人都扔出了别墅。

嗯…药…我的药在哪?

秦明!老秦!六哥!你开门啊,快开门!


吱—门被推开了


老秦,身上的血腥味,已经快凝聚成实体。

你们进来吧……咳…咳!

老秦,你没事吧?

没事。

没事什么没事!

你都快咳出血来了!

不过…你们都看见了不是吗?

是的,你是个Omega。。。


我!我…不是有意瞒你们的。

我们知道......

事先说一下对不起。上个星期四的时候发烧了,然后被老师和父母摁着待在家里,手机也被收了。

只能在网上偷偷的更了。

QWQ


正文

接上文只见风天逸,秦明摁在墙上。


秦明!你怎么了?

我……

秦明一把推开了风天逸,并且将所有人都扔出了别墅。

嗯…药…我的药在哪?

秦明!老秦!六哥!你开门啊,快开门!


吱—门被推开了


老秦,身上的血腥味,已经快凝聚成实体。

你们进来吧……咳…咳!

老秦,你没事吧?

没事。

没事什么没事!

你都快咳出血来了!

不过…你们都看见了不是吗?

是的,你是个Omega。。。


我!我…不是有意瞒你们的。

我们知道...

以后你就是我们龙番市公安局,唯一的Omega了

我们可得盯好你了,别被别的猪拱了。

你们先回去工作吧。


弟...你没事吧?

我没事...

那我给你煎牛排

我做粽子给你吃

我带你去吃生切十二品

我...我给你做饭吧QWQ我只会做饭。

我把糖葫芦给你...

好...我都听你们的


本章完

对不起,只能更新这么些。

下一章会出现一个新的人物。

也是zry48里的,你们猜一猜喽。

给个提示!

(足球)

朴shin

貓神大人求婚記/Chapter 03

我要將依戀編織在花環中,


將你套在身邊生生世世,永不分離。


*


翌日太陽還沒完全露出臉,田柾國就帶著朴智旻的期待前往西方。英姿颯颯的天馬飄舞著亮白鬃毛在天空中飛翔,沿路上的風將酒紅色的髮化為一片片美麗的朝霞,世人驚呼又讚嘆的聲音傳入耳,他莞爾一笑的夾了一下天馬的肚子,下一秒馬鳴蕭蕭奔馳起來,不一會便抵達位於西方風神和花神的殿堂——樊花院。


天馬放慢動作在天空中盤旋了一圈,最後停在花田的走道前的上空,田柾國獎賞似得摸了摸牠的頭隨之一躍而下,天馬也放慢翅膀拍動的速動落下。


「乖乖的!」田柾國回頭看了夥伴一眼,旋即帶著見心上人的喜悅,抬步走向遠處的樊花院。左右簇擁而...


我要將依戀編織在花環中,


將你套在身邊生生世世,永不分離。


*


翌日太陽還沒完全露出臉,田柾國就帶著朴智旻的期待前往西方。英姿颯颯的天馬飄舞著亮白鬃毛在天空中飛翔,沿路上的風將酒紅色的髮化為一片片美麗的朝霞,世人驚呼又讚嘆的聲音傳入耳,他莞爾一笑的夾了一下天馬的肚子,下一秒馬鳴蕭蕭奔馳起來,不一會便抵達位於西方風神和花神的殿堂——樊花院。


天馬放慢動作在天空中盤旋了一圈,最後停在花田的走道前的上空,田柾國獎賞似得摸了摸牠的頭隨之一躍而下,天馬也放慢翅膀拍動的速動落下。


「乖乖的!」田柾國回頭看了夥伴一眼,旋即帶著見心上人的喜悅,抬步走向遠處的樊花院。左右簇擁而上的花海在迎接他的道來,但是今天負責澆水的鄭號錫在看見這陣子頻繁出現的身影,早已淡定萬分。


不過今天怎麼特別的早?泰亨這小子還在睡呢⋯身穿一件米白色棉質上衣、白色七分褲的他一派愜意的走向右手邊花田問:「今天這麼早?」


「嗯?喔⋯有點事。」田柾國也沒想隱瞞的切入主題:「你媽媽在家嗎?」


「不在,昨天和我爸跑出去蹓躂還沒回來。」鄭號錫有些意外的眉頭輕挑。


田柾國向來不會問母親的行蹤,因為沒有大人在,他才好更靠近金泰亨,但今天怎麼反常了?難不成想娶親了?這也進展太快了吧⋯他和大哥都還沒考驗呢!


「啊⋯這樣啊!」田柾國聞言,不禁扼腕。因為風神和花神的感情甚濃,除非下凡去處理事情,不然通常都膩在一起,這也等於他要一次說服兩——不對,是一個半。


風神是出了名的寵妻魔人,怎麼可能讓他用權威去威嚇花神⋯他若真得這麼做,估計下一秒就被「溫柔」的吹出殿堂了。


呃,怎麼辦⋯忽然有一點後悔幫朴智旻了。


鄭號錫聽出他話中的失落,提防的側過身子,望向一下蹙眉又搖頭的身影,淺灰色的眼珠輕輕一轉,片刻後鬆一口氣的關上灑水器,再次打破沉默。


「朴智旻當真也想婚了?」


最近愛神是不是工作的太勤勞了?先是性子淡漠的閔玧其,再來是萬人之上的田柾國,現在就連朴智旻也動了心思⋯


嘖,看來他和碩珍哥又要趕工了。


「啊?嗯對啊⋯所以想來求祝福花冠。」田柾國漾起一抹尷尬的笑,點了點頭:「只是他過來會被發現,就委託我幫他問問看⋯」


鄭號錫聞言,倒是不可置否的撇了撇嘴,因為閔玧其疼愛朴智旻的程度,確實和父親不相上下,指不定還會派親衛隊護送朴智旻過來。


「你同意?」他拎著灑水器一邊往回走一邊說:「軍隊掌握在閔玧其的手上,風險不會太高?」


「不會,他們在一起都那麼久了,要叛變不會等到現在。」田柾國對於這點倒是有無比的把喔,只是會不會比現在更激情,他可就不敢保證了。


「也是,不過我媽的至理名言還是不會變的。」把灑水器掛回牆上,鄭號錫脫去鞋子,赤腳走進殿堂。


田柾國尾隨他脫下白色真皮馬銜扣的樂福鞋,走進石柱上攀滿青綠色藤蔓的殿堂,再緩緩走進花香四溢的內殿。


「先坐吧!泰亨還在睡!」鄭號錫撥了撥方才在外被風吹亂的頭髮,大步走向長廊最後一間寢殿。


這時一陣強風吹進了內殿,漩渦盤旋在半空幻化成身材挺拔、長相俊俏的男人。他就是花神的丈夫,風神——朴真旭,而在看見田柾國時那雙水藍色的眼睛不禁暗了暗,而後生疏的點了點頭,轉身走回寢殿。


雖然昨天才剛從凡間回來,不過田柾國這陣子頻繁過來的事早傳遍眾神之中,昨晚妻子也把那洋溢在眼裡但沒說出口的情意告訴他,身份一下子顛倒過來,他也不知該以什麼姿態面對。


「咦?泰亨還沒有起床啊?」


回過頭,田柾國看見金允雅一身粉色的雪紡長裙,裙襬飄逸的在腳踝旁擺盪,頭上則戴著閔玧其和朴智旻都想得到的花冠走了進來。


「號錫有去叫了。」朴真旭的態度讓田柾國知道心意已被發現,他尷尬的抓了抓酒紅色的頭。


因為父親早早傳位給他,他管理的仍然從前和父親一起平定叛亂的那些神祇,而非他們的後代,因此輩份的懸殊讓他一直有很大的壓力。


「放輕鬆,親爹只是一時間不知道怎麼面對。」金允雅見他一臉無所適從的就忍不住揚起嘴角,看來他們泰亨以後也會被寵在手掌心上呢⋯


「我去看看吧!這孩子賴床可是一流的。」


話說完腳步就轉向要走向長廊,田柾國見朴真旭不在連忙把握良機的喊道;「那個不用了,嗯⋯我有件事想要跟妳說⋯」


「喔?什麼事?」


聽見田柾國難得開口,金允雅好奇的停下來看向田柾國。


「呃⋯嗯就是貓神他,不對⋯是智旻也想向妳求花冠,委託我問妳的意願。」


這是田柾國繼位兩百多年以來,頭一回向元老級神祇開口,他不但有些緊張還有些亢奮。而怕是擔心金允雅也拒絕朴智旻,亢奮則是開心自己突破了心中的障礙。


「⋯智旻?白蠟色那隻?」金允雅一下連接不起來朴智旻長相的蹙起眉,粉嫩的唇瓣也微微噘起的讓人想一親芳澤。


所以田柾國還來不及回答,就被從寢殿出來的朴真旭接過話。


「誰允許妳露出這號表情了!」他眉頭微蹙的大步走到愛妻身邊。


「欸欸老公啊!智旻是不是上回生日晚宴穿巴洛克晚宴服,和閔玧其躲在後花園的那個?」金允雅輕輕地捉住朴真旭的手,壓低溫柔的聲嗓問。


「是啊,幹嘛忽然問他?」朴真旭想起那天不小心撞見的事情,臉頰就不禁熱起來。


閔玧其他們作為守護者也要千年了,怎麼精力還是那麼旺盛!


這時幽靜的長廊傳來微弱的跑步聲,田柾國分神看了過去,幾秒過後一頭金頭髮,眼珠墨綠色,穿著白色立領的花邊襯衫,燈籠袖的袖口則繡著燙金梅花,黑色剪裁合身西裝褲的美少年如風般的奔向田柾國。


「柾國對不起!我不小心睡過頭了⋯ 我們走吧!」金泰亨拉著人就往外走,從頭到尾一個正眼都沒給身後的爸媽。


朴真旭雖然比起兒子更愛妻子,但是作為父親輸給一個心上人,這滋味並不太好受。況且他才不管田柾國是不是天神,在感情面前最重要的是平等。


「金泰亨你不——」不料父親的威嚴還沒找回來,就被金允雅一口溫柔的打斷:「快去!還有,晚上走之前來找我一趟。」


「咦?」


田柾國瞪大眼看向金允雅,難道成功了嗎?


但是金允雅並沒有回答他,只是調皮的做了一個wink纖細的食指輕輕抵在嘴前比了一個噤聲。


田柾國不明就裡也還是應了一聲好,旋即轉身帶著金泰亨出門去。


-


深夜。


和閔玧其依依不捨分離的朴智旻鑽出草叢後,化成一縷白煙回到這回下凡駐守的家。而大概是昨日迎來了新成員,明明已經到平日就寢時間,家裏頭還是鬧哄哄的,各方親戚都想來看看新生兒。於是朴智旻不像平時一樣的飄回窗台,而是繞到距離家還有兩個路口的小巷。


煙霧繚繞在磚瓦牆前許久,最後在昏暗的光線下幻化成人,半瞇著眼望向牆柱旁的身影。


「花神有交換條件。」田柾國上前一步的站在月色底下為朴智旻帶來圓滿的答案:「她說你若接受,明天晚上回一趟半心緣。」


朴智旻眼色立即亮起來,一個箭步上前的看著田柾國問道:「是什麼條件?」


不管是什麼條件,他都會去做,只要得到祝福就好!


但是接下來田柾國說出來的話卻讓他有種掉進陷阱的感覺,因為條件正是——


「接受祝福的心靈必須要保持純淨,所以到新婚典禮那天都必須禁慾。」




TBC.


本故事純屬虛構 如有雷同實屬巧合


IG:160926shin

粉專:www.facebook.com/160926firstheart/

痞克邦:http://anymore0621.pixnet.net/blog

Google搜尋請打:菜鳥雞柳

 

BY 朴SHIN

断翅霾爪

暴力动物组织“港口黑手党”首领直属之游击队队长,性情乖僻的黑白色猫。其异能“罗生门”能将身上厚实的皮毛变为能够吞噬一切的恶兽,杀伤力极强,令兽丧胆。


不过在毛发被打湿之后,不仅体型会缩小一大圈,“罗生门”的强度似乎也会下降,因此其本猫非常抗拒洗澡。有时甚至需要在黑手党干部的威逼利诱之下才能完成。


暴力动物组织“港口黑手党”首领直属之游击队队长,性情乖僻的黑白色猫。其异能“罗生门”能将身上厚实的皮毛变为能够吞噬一切的恶兽,杀伤力极强,令兽丧胆。


不过在毛发被打湿之后,不仅体型会缩小一大圈,“罗生门”的强度似乎也会下降,因此其本猫非常抗拒洗澡。有时甚至需要在黑手党干部的威逼利诱之下才能完成。



銘鹤

【良堂】包养一日橘猫

又名橘猫吃醋记   擦边🚙


*兽化预警,如雷请绕行。


*请勿上升正主。


“周九良!周航!”孟鹤堂起床时伸手一摸床边凉嗖嗖的,条件反射似的跳了起来,睁大眼睛瞧着,确定不是梦境后满屋子找人。沙发上放着周九良的衣服,里边的小家伙听到了喊声,钻出头来,有些柔软的叫了一声。


“橘猫?”孟鹤堂捋了捋乱糟糟的头发,拍几下脑袋,直走到沙发前把橘猫抱在怀里。橘猫软软地趴在孟鹤堂怀里,伸了个懒腰,被孟鹤堂揣在怀里揉着脖子,舒服地打了几声猫呼噜。


“这怕不是周九良成精。”孟鹤堂把它抱起来,左右瞧了瞧。橘猫就任他这么抱着,尾巴和腿垂下来。被看了...

又名橘猫吃醋记   擦边🚙


*兽化预警,如雷请绕行。


*请勿上升正主。



“周九良!周航!”孟鹤堂起床时伸手一摸床边凉嗖嗖的,条件反射似的跳了起来,睁大眼睛瞧着,确定不是梦境后满屋子找人。沙发上放着周九良的衣服,里边的小家伙听到了喊声,钻出头来,有些柔软的叫了一声。



“橘猫?”孟鹤堂捋了捋乱糟糟的头发,拍几下脑袋,直走到沙发前把橘猫抱在怀里。橘猫软软地趴在孟鹤堂怀里,伸了个懒腰,被孟鹤堂揣在怀里揉着脖子,舒服地打了几声猫呼噜。



“这怕不是周九良成精。”孟鹤堂把它抱起来,左右瞧了瞧。橘猫就任他这么抱着,尾巴和腿垂下来。被看了会儿橘猫不耐烦,双腿挣扎了几下。“不行。太像周九良了。”孟鹤堂见状把它放在双腿上,随手rua乱它的毛,真·正主认证手感极佳。



橘猫跳出它怀里,拿起书房里的笔勉勉强强写出几字。孟鹤堂随着后进了书房,瞧着纸上歪歪扭扭的字迹——我是周九良。

“…行,真是你带标点符号的作风。”孟鹤堂推不掉今天的场次,只好约出尚九熙一块去广德楼演出。



到玄关处换鞋时,橘猫不紧不慢从卧室里的床跳出来,扒拉几下孟鹤堂的裤腿。毕竟也是十年的老“刀旦”三年的老夫老“妻”了,即使是橘猫,脸上那写着“带我去,不然推翻猫粮”几字看不出来?孟鹤堂有些无奈得抱起它,放入装大褂的提包中,留了一小口,提着下楼。



“接下来,请您欣赏相声《汾河湾》,表演者:孟鹤堂 尚九熙”。话音未落全,底下的姑娘可就沸腾起来了,尚九熙翻出以前的梗,趁着孟鹤堂调话筒的时间一句“孟祥辉儿”把孟鹤堂弄愣了,底下的姑娘则是笑成一片。



“刚上来就这么大包袱。”孟鹤堂清了清嗓子,恢复以前的笑颜“今天九良有事,就和九熙搭一场,”想了一会又砸一挂“他修脚去了。”“刚开头就这么得劲吗?挂砸这么多。”尚九熙在旁边附和一句,底下的姑娘锤桌笑的都有。



坚持完场子结束,孟鹤堂也累了,随便收拾几下大褂,刚下班路边人也多,打不到车也是必然的事情。“上我的车?今天我开车来了队长。”尚九熙在背后拍拍孟鹤堂的肩,手指往车的方向指着。“谢谢你了九熙。”“客气啥啊。你一天天的不像个队长,连指使队员送你回家都不行。”尚九熙半开玩笑地说着,一手拉开车门进车内。



孟鹤堂被尚九熙送到家楼下后道了谢,提着提包上楼。累的不行的他倒头就睡,睁眼时已经是晚上。



床头的电子闹钟显示着“20:05pm”,孟鹤堂揉了揉长时间不变换姿势的腰,想起还未给自家主子倒上猫粮,理了下衣服就摸着黑去客厅。



一打着灯就见周九良坐在沙发上,只是长出了猫耳朵和猫尾巴。他见孟鹤堂一出来就把他扑到床上去,三下两下把身下人的衣扣解开,因为动作的力度较大还掉落了一颗扣子。舌头从双唇中伸出,舔舐着孟鹤堂的敏感处。猫儿的虎牙没收住,比平时只有舌头的动作多了些摩擦,磨得直让他痒痒。



“怎么?是粮不够了?”孟鹤堂摸着他觉得新奇的耳朵,呼噜几下猫尾巴,客厅的灯打在他腰部,隐隐约约的样子有些诱人,嘴上还留着工夫调侃周九良。



被揉了危险地带的周九良挑了挑眉,空气中充满情欲。把孟鹤堂的腿往后一拉,解着自身的皮带,勾一下唇拉开了裤头拉链。



“先生。”“你不知道…”


“摸猫耳朵是在犯罪吗?”


今晚别指望用润/滑了。

朴shin

貓神大人求婚記/Chapter 02

我要為你戴上親手編織的花冠,


許下至死不渝的承諾。


*


深夜醒來的老太太發現向來窩在窗台的身影不見,正想著小條紋是不是跑出去晃,窗外就颳起陣陣狂風,她連忙叫醒老先生要他先出去找小條紋,自己則拖著行動不便的身子杵著輔助器,蹣跚地一步一步走出房間,而心裏念的想的全是小條紋不能出事!


年輕時生過一場大病留下不孕的後遺症,讓她心中一直都有份遺憾,和對老先生虧欠,所以當小條紋奇蹟般的出現時,她認為這是上天賜予的恩惠。


「哎呀好了,沒事⋯」一找到貓就趕緊回屋的老先生果然看見結髮妻子滿臉焦急,一個使勁的拼命往客廳走,急忙走上前扶住她不穩的身子,無奈中又有些寵溺的拍了拍緊抓著...


我要為你戴上親手編織的花冠,


許下至死不渝的承諾。


*


深夜醒來的老太太發現向來窩在窗台的身影不見,正想著小條紋是不是跑出去晃,窗外就颳起陣陣狂風,她連忙叫醒老先生要他先出去找小條紋,自己則拖著行動不便的身子杵著輔助器,蹣跚地一步一步走出房間,而心裏念的想的全是小條紋不能出事!


年輕時生過一場大病留下不孕的後遺症,讓她心中一直都有份遺憾,和對老先生虧欠,所以當小條紋奇蹟般的出現時,她認為這是上天賜予的恩惠。


「哎呀好了,沒事⋯」一找到貓就趕緊回屋的老先生果然看見結髮妻子滿臉焦急,一個使勁的拼命往客廳走,急忙走上前扶住她不穩的身子,無奈中又有些寵溺的拍了拍緊抓著輔助器把手的手:「找到了、找到了!我們回房裡休息去了,沒事⋯」


尾隨進屋的閔玧其在月色折射窗上的光線下看見老太太泛紅的眼眶,愧疚的快步上前,撒嬌似的低頭在腳邊蹭了蹭。


「好⋯找到就好⋯小條紋別再亂跑了啊!」老太太看著在腳邊打轉像是在說對不起的身影,一顆心總算是定了下來。


「走吧,夜裏的風可是無情的,小心著涼。」老先生溫柔的傾身在老伴佈滿歲月痕跡的臉頰邊印下一吻當作安撫,再低頭望向仰望他們的小條紋:「沒事,快進去吧!」


閔玧其往前走了兩步又回頭看一眼沒有半句深夜被擾醒的不悅的老先生,溫柔、耐心的扶著年少時允諾此生無論生老病死都不離不棄的妻子,緩步的走回房間躍上窗台,側坐的看老太太在老先生的懷抱中又安心睡去。


這份相知相惜的羈絆正是他想許給朴智旻的未來,當年若沒有他與自己走過那些戰亂,或許今日他仍是殺人不眨眼的貓神,不懂珍惜萬物的可貴,更體會不到瞬息萬變的世代的溫暖,一個人沉浸在暴戾之中。


所以智旻吶,再一下,再等他一下下⋯我一定會編織出這個世上最美的花冠,在眾神的見證下親手為你戴上,與你白頭。


-


白蠟色的身影鑽出了草叢,化作一縷淺白的煙霧飄在夜空之中,潛伏在晚風中吹過幽靜的街道,再輕拂過南北相連的河川水面,最後到一座石柱高聳的神殿前幻化成人,栗綠色的眼俯視南方寧靜的小鎮半晌後,轉身走進塔門。


身影穿越立柱庭院後,屋頂逐漸地壓低,腳下地面卻隨之增高,原本亮眼的光線變得黯淡,一股肅穆神秘的氛圍迎面而來,白淨無暇的垂擺循著身子擺盪在腳踝邊畫出一個又一個半弧。


橙花香和晚風融爲一體的徐徐飄在空中,身影穿過開放給遊客觀賞的殿堂再走出塔門,看了一看沉靜的四周,下一秒抬起右手食指面向東方,在寧靜的夜幕下指尖亮起如星星般光芒,幾秒後眼前空蕩的景象多出一條透明、工整的階梯。


而在全白的無根穆勒鞋走上階梯,身影瞬間化爲夜幕中其中一顆閃亮的星星,下一秒他被傳送到北方半心緣,栗綠色的雙眼看過一眼面前高大的拱門,再淡淡掃過依然毫無生氣、肅靜的殿堂,這時悠悠的腳步聲傳來,一名酒紅色中長髮,身穿白色V領襯衣和米色亞麻褲的少年從一旁的石柱後方走出來。


他是萬物之主的天神——田柾國。


「這麼晚怎麼跑回來了?」


他有些意外的看著每回下凡就像隻脫韁野馬,罕少自願回來的身影,同時也聞到還沒有消散的淫靡,眉頭蹙起的嘟嚷:「真是,玧其哥又留下味道。」


朴智旻見他一臉懊惱,不但沒有一點愧疚感,還笑彎了那雙栗綠色的眼睛。


「笑!就你們兩個最不讓我省心!」田柾國哀怨的揮揮手,衣袖的流蘇輕輕搖曳,柑橘清新的味道頓時間四溢在莊嚴的內殿。


朴智旻先是一愣的挑起眉,下一秒立即意會過來,隻手插在寬褲的口袋,眼裡帶笑的調侃道:「嘖⋯看樣子並不是出亂子,是動了凡人之心啊!」


他的嗅覺是神界之中最靈敏的,儘管現在有人正慌張地用自身的玫瑰花香去掩蓋,也早已嗅出這味道的主人,也瞬間了然田柾國這陣子為什麼成天往禁忌之地的西方跑,惹得「神」心惶惶的了。


因為這味道的主人正是花神——金允雅的小兒子,金泰亨,想必也是這原因,上回生日宴才會辦得如此盛大吧!往年可都是眾神齊聚一堂吃頓飯,然後就各自散去,但這回田柾國竟然說想熱鬧些,那時他和閔玧其還私下打趣少年終於開竅了,沒想到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而且他記得沒錯的話,那天似乎還有人一改平日裡儉樸的衣著,穿了一件金黃色,衣領上繡著艷紅的彼岸花薄紗披風,整晚像隻蝴蝶一樣滿場飛舞。


嘖嘖⋯愛情的力量真是偉大!


「哎呀別囉嗦!」察覺到栗綠色打量的目光,田柾國心慌的撥了撥微卷的瀏海:「快說吧!這麼晚跑回來幹嘛?」


「還有最近沒什麼事,但是你們也少鬧騰些,每次湊一塊就沒個分寸!」


他是既害怕又期待閔玧其求婚成功的那一天,要是更無法無天怎麼辦?可是他們也奉獻了這麼多年,沒道理去反對他們共結連理。


「呵⋯那我們真是榮幸讓偉大的天神如此掛念!」朴智旻淘氣地笑彎眼,語帶捉弄的嘟嚷:「不過你才二百多歲就像個老人家,小心被嫌棄喔!」


「你才老人家!」酒紅色的頭髮猛然地一晃,淺褐色的眼寫滿不悅的瞪著面前的人。


明明他是所有神祇年紀最小的,因為世襲的身份不得不成為領頭羊,少了許多自由自在的不說,整天還要承受哥哥們的關愛。


他沒好氣的雙手環抱,斜睨著看似毫無異狀,但是又說不上哪裡詭異的身影,同時思考玧其哥到底開口了沒有?


看他還有心情往這跑,想必是還沒吧?否則以他們平常鬧騰的程度怕是早就天雷勾動地火,怎麼可能這麼平靜。


「你再不說我可要睡覺了,明早還有事呢!」他擰起眉頭,本能地想逃回寢殿。


朴智旻勾起一抹微笑,栗綠色的眼珠同時漾起琥珀色光澤,田柾國一見他露出出鬼點子的神情,心中的警鈴立即敲響,接著細柔的聲嗓便染上一絲甜膩劃破兩人之間的互相猜測。


「派我去一趟西方。」


西方?


「我不要。」田柾國雖然不明就裡,但還是果斷的拒絕。


拜託!那邊可是通往地獄的結界口,深山還囚禁著千年前的叛亂者,要是出事了怎麼向閔玧其交代啊!再說,閔玧其可是當年平定叛變的大功臣,雖然總是嘮叨他們不讓人省心,但心裏還是十分敬畏,所以沒得商量!


「呀!膽小鬼!你可是堂堂的天神欸!」朴智旻當然知道他在擔心什麼,可是據說得到祝福花冠就可以相守到老,他也是為了向閔玧其求婚才想著去西方一趟嘛!


「激將法這招無效。」


田柾國被戳中痛楚雖然很委屈,但是為了鞏固得來不易的平靜,還是選擇轉身往寢殿走去,沒有半點商量餘地。


「齁唷就這一次啦!」


朴智旻不甘願這麼被輕易打發,三步併作兩步跟上那雙大長腿,只是無論他怎麼請求,有人就是無動於衷。


咿呀——田柾國蹙著眉頭,抱著將來很可能被報復的心情狠狠把他甩在身後,還殘忍的把縷空花紋的房門直接關上。


「呀!」


被擋在外頭的朴智旻一瞬間暴怒的跳腳,潔白的披肩驀然染上如鮮紅的花紋,逃回寢殿的田柾國察覺到外頭動靜,連忙返回開門。


要死了這!還真是一對!一言不合就威脅!


雙手拉開門,眼裡盡是百般無奈的看著當真再慢個幾秒就要搖身變成巨獸的身影,委屈的撇了撇嘴:「好了你!快變回來,等等把人引來可不關我的事。」


快要被鮮紅吞噬的栗綠色眼珠,一聽到田柾國的提醒立即回神,披肩上的花紋也隨之消褪,眨眼間他又變回平日親和的姿態。


「快說吧!你去西方要幹嘛?」田柾國站在原地,雙手環抱看著今天超級反常的人。


「想要向花神求祝福花冠啦⋯」朴智旻有些嬌羞,臉頰還染上兩朵紅暈的欲言又止。


花冠?田柾國立即察覺出朴智旻的意圖,也不禁感嘆這兩個人的思路還真像,都想要得到祝福花冠,不過閔玧其就是為此才申請下凡的啊⋯


因為金允雅說這世上沒有永恆的愛,也沒有祝福可以讓人白頭偕老,唯有真心就是永遠。


「柾國啊⋯不行嗎?」朴智旻見他一臉嚴肅,嬌羞的聲嗓立即多了一股哭腔的還淚眼汪汪。


「不是行不行的問題啊!西方欸⋯估計你前腳才剛剛離開,他就會和我說也要過去,所以有點難⋯」


就像閔玧其這次下凡一樣,才剛批准就有人也嚷嚷著要跟,當然還有一小部份是他不知道花神會怎麼做,就連戰功赫赫的閔玧其都被拒絕了,最多鬼點子的朴智旻怕是也不會有好日子。


對齁⋯忘記這個環節的朴智旻當即眉頭皺死的都要打結。


那怎麼辦⋯他真得想和玧其哥求婚啊⋯


田柾國見他一臉懊惱也不忍心拒絕,只有暗暗的想著不如明天先探個口風!說不定知道他們如此深切的愛也會為之動容送上祝福。


嗯,或許。




TBC.


本故事純屬虛構 如有雷同實屬巧合


IG:160926shin

粉專:www.facebook.com/160926firstheart/

痞克邦:http://anymore0621.pixnet.net/blog

Google搜尋請打:菜鳥雞柳

 

BY 朴SHIN

阿悦未成年

【六一联文】heiji的兽化九题

群号1056860310

斜音梗

没有感情线,不是乙女向,只是单纯的变成了动物

本来想写感情线的,然后发现我、我完全写不出来那种感觉啊啊啊啊啊啊


01

哥哥服部平次是上午消失的,黑鸡是下午出现的

“妈!!就算晚上烧鸡你也不能把黑鸡直接放平次房间啊!!”

准备叫哥哥下楼吃饭的我无意间看到了一只鸡,瞬间叭叭叭了起来

“heiji?”妈妈疑惑的上了楼

“哦呼”x2


02

和妈妈再三确认了家里没有买鸡后

“你不是一直嚷嚷着要养小动物的吗?哝,你就养这个吧”妈妈一边说着,一边小声嘀咕着“那个臭小子又跑哪去了”

“叽叽——叽叽叽——叽叽”

黑鸡在床上跳来跳去...

群号1056860310

斜音梗

没有感情线,不是乙女向,只是单纯的变成了动物

本来想写感情线的,然后发现我、我完全写不出来那种感觉啊啊啊啊啊啊



01

哥哥服部平次是上午消失的,黑鸡是下午出现的

“妈!!就算晚上烧鸡你也不能把黑鸡直接放平次房间啊!!”

准备叫哥哥下楼吃饭的我无意间看到了一只鸡,瞬间叭叭叭了起来

“heiji?”妈妈疑惑的上了楼

“哦呼”x2




02

和妈妈再三确认了家里没有买鸡后

“你不是一直嚷嚷着要养小动物的吗?哝,你就养这个吧”妈妈一边说着,一边小声嘀咕着“那个臭小子又跑哪去了”

“叽叽——叽叽叽——叽叽”

黑鸡在床上跳来跳去的,还不停的叫着

我以为这体型好歹是个大公鸡,结果是个毛还没有长齐的小鸡




03

知道这只黑鸡是平次纯属意外

有一个关系很好的网友是种花家的人,和他说起这件事的时候

“hattori heiji?heiji?”他重复了一边,然后笑了“说不定是兽化呢?”

“你确定有人兽化成一只鸡?”

“……很新颖不是吗?”

“……”

我看向了面对墙壁疑似自闭了的鸡,清了清嗓子

“果然啊,说起名侦探,还是关东的工藤新一更厉害吧——”

“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

服部·突然掉马·平次




04

激怒这只鸡的下场大概就是,头发被啄下来了不少,这让本就没什么头发的头上更加雪上加霜

生气是不可能生气的,没有一个淑女会和一只鸡计较,更何况这只鸡是自己的哥哥

“莫西莫西?是工藤君吗”

我毫不犹豫给关东工藤新一打起了电话

啊,我就是那么温柔的女孩子——




05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说清楚后对面发出了长达两分半的笑声

中途你打断过几次,都毫无例外的失败了

“抱歉抱歉”处在变声器的男孩子声音从手机里听,意外的,嗯,“请问可以拍个视频吗?”

“好的”

电话挂了,你囚着平次鸡拍了视频

对面没有回,估计又在笑了

这边的平次鸡已经准备上吊了





06

关东的工藤新一莫名对这种事接受良好

大概是因为是侦探的缘故?




07

工藤新一像极了口若悬河的渣男

我看着电话里工藤新一花言巧语的说服妈妈,定好了平次鸡的归宿后

面无表情的给平次鸡打上了蝴蝶结,准备等快递员上门取货




08

“所以你就把你哥哥送过去了吗”

耳机里网友的声音听起来很担心

“不用担心,死不了”

“啊……话说按照套路的话,不是应该和兽化对象培养感情的……吗?”

“我对一只黑不溜秋的鸡不感兴趣,特别是在这只鸡是平次的情况下”

“啊蛤蛤……”




09

平次鸡在工藤那活得生龙活虎

看着视频里活力满满的平次鸡,我发出了感叹

这次平次的零花钱怎么用呢



朴shin

貓神大人求婚記/Chapter 01

Chapter 01 

簡單又明瞭的箭頭,哈哈~⬆️~

Chapter 01 

簡單又明瞭的箭頭,哈哈~⬆️~

画人难

尽管你是个连老鼠都不会抓的“废物”,但他还是决定供养你(?

尽管你是个连老鼠都不会抓的“废物”,但他还是决定供养你(?

秦岚

ALL秦 第一章老秦是个Omega?

第1篇文开始了


3—2—1—Ha ha!老秦迟到了!

别想了,老秦请假了。

???

老秦怎么可能请假呀?他个工作狂!

……下午


林涛!快来。。老秦上新闻了!

?在哪儿?

这里!

《震惊!龙番市冷面佛心秦明,竟然是zry48最受宠六少爷》

什么鬼?

WTF?


对了,今天好像下暴雨!

!!!

老秦都请假了,一定出什么事了。

走走走,去老秦家。


什么叫搬走了?去哪儿了?

好像去了zry48别墅区。

好!谢谢!


啊!终于到了,累死个人了。

老陈一个A,是怎么把房子整理的那么整齐的?

像个O似的。


老秦?

秦明!

不在吗?...

第1篇文开始了


3—2—1—Ha ha!老秦迟到了!

别想了,老秦请假了。

???

老秦怎么可能请假呀?他个工作狂!

……下午


林涛!快来。。老秦上新闻了!

?在哪儿?

这里!

《震惊!龙番市冷面佛心秦明,竟然是zry48最受宠六少爷》

什么鬼?

WTF?


对了,今天好像下暴雨!

!!!

老秦都请假了,一定出什么事了。

走走走,去老秦家。


什么叫搬走了?去哪儿了?

好像去了zry48别墅区。

好!谢谢!


啊!终于到了,累死个人了。

老陈一个A,是怎么把房子整理的那么整齐的?

像个O似的。


老秦?

秦明!

不在吗?

那我们自己找找有没有什么线索吧!

你说老秦最可能把重点文件放在哪儿啊?


对了!解剖室!


。。。 

这解剖室也没什么呀,不对,这个手骨装反了。

老秦不可能不知道!一定是机关。

把手骨放回原位。

。。。。


书架自动挪开了。

里面只有两份文件?

老秦从来不露出兽耳和兽尾!

我一定要找到!

这是身份文件?

老秦怎么会有身份文件?

秦明 23岁  出生于8月24日  处女座

O  鲜血味  

特点:发情时会将周围冰冻。


(这个借鉴了别人的帮我艾特一下作者!谢谢!)


等一下好像有人回来了。

脚步声逐渐走远。


在这,兽化!

幽冥豹猫?

幽冥豹猫  远古种族  有九命  力大迅速 

九命用完  自有新生!

可控制一切动物   

还有?

怎么可能?一个人不是只会有一个种族吗?

吸血妖蝠

会飞

隐形

吸血


力大迅速?老秦不会之前一直都在装吧?

不对这是?

病例!

老秦得过病?

病人有双重人格。

不能受刺激。

另一人格嗜血

爱好杀人。

当第二人格出现时,双眼变红。


扑通。。。

什么声音?

刚刚老秦好像回来了,不会是他吧?

我们赶紧去看看。


我们见到秦明倒在地上。

快,把他扶起来。

秦明!

秦明!


视角转换


嘶!我怎么了?

头好晕。。。

药。。。药!


再次转换


老秦怎么指着那个地方?

算了!让他先躺会儿吧。


你说老秦为什么骗我们?

老秦醒了!

不对他眼睛不对。

红色的!

第二人格出来了。


呵!你们是谁?嗯。。我需要血




下期预告。。。

zry48全员回归

风天逸被按在墙上吸血?

抢着被吸?



好了,大家拜拜,我一般每天都会更一篇。

除非作业很多了。





秦岚

zry48 ALL秦 启稿

本人初中党

这篇文的话是all秦明

有abo!

有兽化!

有双人格!

不喜勿看!

全员都宠秦明

喜欢秦明

。。。。。

每个星期会跟两三篇。

其他时间看作业。

QWQ

人物基本已经设定好,

剧情发展我会问你们,

我会用abc评论在评论区,

一个赞是一票!

剧情发展自己选了。

如果有什么提议的话,发在评论区就行了。

我每天都会看的。

本人初中党

这篇文的话是all秦明

有abo!

有兽化!

有双人格!

不喜勿看!

全员都宠秦明

喜欢秦明

。。。。。

每个星期会跟两三篇。

其他时间看作业。

QWQ

人物基本已经设定好,

剧情发展我会问你们,

我会用abc评论在评论区,

一个赞是一票!

剧情发展自己选了。

如果有什么提议的话,发在评论区就行了。

我每天都会看的。

香草大奶猫
想搞探险研究员茸和爸爸的野外相...

想搞探险研究员茸和爸爸的野外相遇不过会不会有后续就……

想搞探险研究员茸和爸爸的野外相遇不过会不会有后续就……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