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兽耳娘

6474浏览    312参与
猜谜君
训练前做拉伸运动的目白多伯 不...

训练前做拉伸运动的目白多伯 不想被看到xwx 需要约稿的可以加我啊ww(

训练前做拉伸运动的目白多伯 不想被看到xwx 需要约稿的可以加我啊ww(

Dim妖狐菌
《Awaken觉醒》:距离大灾...

《Awaken觉醒》:距离大灾变事件已过去了一年了,如今的我已经变成了这副摸样,曾经的居所定然也已经回不去了,好在这身体拥有远超出普通人的力量与速度,可我又能何去何从呢?突然多出的零碎记忆是否能指引我前路的方向?唉……不知我的朋友现在如何了……

《Awaken觉醒》:距离大灾变事件已过去了一年了,如今的我已经变成了这副摸样,曾经的居所定然也已经回不去了,好在这身体拥有远超出普通人的力量与速度,可我又能何去何从呢?突然多出的零碎记忆是否能指引我前路的方向?唉……不知我的朋友现在如何了……

萌咲蕾
“给我吃一口你的可丽饼嘛”...

“给我吃一口你的可丽饼嘛”

“嗯…只准吃一口哦”(递过去)

“啊呜”一口吃完*


-服装有参考

-背景好难画…光影苦手,还在练习…


“给我吃一口你的可丽饼嘛”

“嗯…只准吃一口哦”(递过去)

“啊呜”一口吃完*


-服装有参考

-背景好难画…光影苦手,还在练习…

猜谜君
玉藻十字酱 系紧鞋带准备今天的...

玉藻十字酱 系紧鞋带准备今天的训练

玉藻十字酱 系紧鞋带准备今天的训练

猜谜君
又摸了爱宕 这次是泳装ww 不...

又摸了爱宕 这次是泳装ww 不知道这次能不能发出来啊 需要约稿的可以加我啊ww(


又摸了爱宕 这次是泳装ww 不知道这次能不能发出来啊 需要约稿的可以加我啊ww(


知更鸟含糖

手绘和指绘的画风,不能说完全一样,只能说毫无关联

手绘和指绘的画风,不能说完全一样,只能说毫无关联

祁諾
圣诞节快乐!祝大家睡觉都能梦到...

圣诞节快乐!祝大家睡觉都能梦到兽耳美少女!

圣诞节快乐!祝大家睡觉都能梦到兽耳美少女!

茶叶盒
数学课太无聊辣,摸个女儿,还没...

数学课太无聊辣,摸个女儿,还没起名555

数学课太无聊辣,摸个女儿,还没起名555

猜谜君
【头像】dd头子爱丽数码 望她...

【头像】dd头子爱丽数码 望她在天堂也能开心 赛马娘-爱丽数码
————求个关注点赞 另外需要约稿的可以加我(

【头像】dd头子爱丽数码 望她在天堂也能开心 赛马娘-爱丽数码
————求个关注点赞 另外需要约稿的可以加我(

黑盒子与白匣子
勇敢牛牛,不怕困难 送货上门,...

勇敢牛牛,不怕困难

送货上门,新鲜生牛乳

又锁我,老福特我讨厌你

勇敢牛牛,不怕困难

送货上门,新鲜生牛乳

又锁我,老福特我讨厌你

羸枭

摸了自家比较喜欢的三个孩子

p3是自设

啥时候能有空搞世界观呢……(托腮

摸了自家比较喜欢的三个孩子

p3是自设

啥时候能有空搞世界观呢……(托腮

卷心菜人

好久没画过人物了复键一下、

是红伞伞白杆杆🍄(?

好久没画过人物了复键一下、

是红伞伞白杆杆🍄(?

Anift

画的醒爷(发福了),不知道能不能过审

画的醒爷(发福了),不知道能不能过审

林沐幽

猫猫5

  大概是因为过分疲累的原因,只是完成那些量并不算是大的作业再加上“一点点”复习后的我便软在桌前睡了整晚,第二日睁眼时候,电脑屏幕甚至还亮着——那小家伙大概是由于我没“关灯”睡不安稳,把毯子蒙在头上整个人全都遮的严严实实还在睡着,还未关闭的象棋游戏连棋盘都几乎支离破碎了,甚至窗口边缘的破口还在掉落不少棋子的残片,看了眼时间才刚刚五点,我便把屏幕底端那些杂乱的碎块都拖进回收站后才关上电脑,随手煎了两张蛋饼开始细嚼慢咽。

  细嚼慢咽?哪儿来的那种好事。

  也不知道老班又抽了什么邪风,要求全员提早十分钟到班早读,原本就紧迫的时间变得...

  大概是因为过分疲累的原因,只是完成那些量并不算是大的作业再加上“一点点”复习后的我便软在桌前睡了整晚,第二日睁眼时候,电脑屏幕甚至还亮着——那小家伙大概是由于我没“关灯”睡不安稳,把毯子蒙在头上整个人全都遮的严严实实还在睡着,还未关闭的象棋游戏连棋盘都几乎支离破碎了,甚至窗口边缘的破口还在掉落不少棋子的残片,看了眼时间才刚刚五点,我便把屏幕底端那些杂乱的碎块都拖进回收站后才关上电脑,随手煎了两张蛋饼开始细嚼慢咽。

  细嚼慢咽?哪儿来的那种好事。

  也不知道老班又抽了什么邪风,要求全员提早十分钟到班早读,原本就紧迫的时间变得更加局促难办,洗漱停当再加上早餐时间结束后再看向墙上的挂钟——五点四十五分。

  哈,又是该死的五分钟跑路时间。真“人性化管理”呢。

  又是一如既往的没半点好事发生的日子。虽然相同的坏事也没再发生什么,但紧迫的时间还是让人满脑子都是快点离开这压抑的要死的班级爬回家里的想法。明明什么都没发生但只是这压力大的离谱的学校生活就已经让人心中又平添不知道多少烦闷情绪,之前靠着药物压抑下来的情绪和修养恢复过后的状态本来已经信心满满的能适应下学校这种生活——人际关系也打理的相当完美,明明给所有人都留下了好印象,为什么日子还是过的这么苦闷呢?

  管它呢。撑过去就好了。至少现在回到家算是有个伴儿了是吧?那小家伙还蛮可爱的——像是真的养了只猫一样。

  “咚”

  痛死了!!!为什么声控灯这时候坏了啊!还有谁把这么大个箱子放在转角呜呜…

  一边想事情一边上楼的我完全没注意到转角那个木制的箱子,唯一的声控灯坏掉后没有任何光源的漆黑楼道内——撞上这玩意简直和用小刀做手工时候见血的几率一样大嘛。都是箱子的不好对吧对吧。

  捂着撞得有些红肿的额头摸索着在锁孔插入钥匙,一如既往的三声脆响后推门进去——坐到电脑前从桌下掏出块面包塞到嘴里嚼嚼嚼,亮起的屏幕右下角,那小家伙早就醒来觅食了,抱着块空了的文件夹盯着我像是嚼面包一样嚼嚼嚼。

  两个家伙就这样大眼瞪小眼,一直在嚼嚼嚼——直到我手里的面包已经完全啃的一干二净,抽了张湿巾擦干净残渣,又对着桌面猛吹清理掉碎屑,把键盘拉过来开始打字和她交流——这件事也和往常一样。

  【和往常一样呢。】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和往常一样”这句话几乎成了我的口头禅式的言语,失神间这句话也被我敲在屏幕上被她看到了,似乎是触发了她的什么思考一样,她停下还在嚼的动作把手里那个已经残破不堪的文件夹丢在一边——现在我才看清那不是什么空文件夹而是我放在桌面的游戏文件夹,所幸里面都只是快捷方式而已。

  【为什么又是和往常一样?你每天都这副样子颓废着吗——?】她坐在那里双手环在胸前,歪头向我提出这个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的问题。

  我想反驳她。我想说我只是在学校累了一天回来才变成这样——如果她理解的了学校的概念之类的。但想想看。我在学校似乎也是这副样子没差。被各种各样的莫名其妙的思维折磨着大脑完全没什么额外的精神或者鲜活。

  【……】我无奈的敲下一串省略号,趴在桌上把头埋在袖子里摆出一副“你赢了我说不过你”的姿态,即使她根本就没说什么额外的话——只是这简单的一句话就让我心理防线破开,几滴大概算是眼泪的东西从眼角滑落在袖口沾上些许水痕。

  哈,我还以为我大概不会有这种东西了来着。眼泪不是应该已经哭干了吗。

  用不易察觉的细微动作抹去眼角的泪珠重新抬起头试着打起精神和她继续交流,她似乎对我这突然沉默又埋着头逃避的状态很是不满,在那里拎着旁边的输入法甩来甩去敲坏了我不少桌面放着的快捷方式——整个桌面都在抖动着似乎受了什么巨大的打击似的,直到再次与我四目相对她才停下手中破坏的动作——可怜的输入法被随手丢到一边插在屏幕右侧——我敲了几个字,所幸功能还没被完全搞坏掉。

  【怎么——?敢冷落咱?】她又摆出了那副傲娇面孔叉着腰像是训斥一样的这样对我讲着有些莫名的话——明明刚刚的事情全是她戳到我痛处的原因嘛。

  【啊嗯?!没有,没有哦。是我自己在犯神经罢了。】看她这副样子,我试着用光标去摸摸头安抚下,不出意外的,她又扑下光标抱在怀里撕咬一阵泄愤——就好像那是我的手一样,看着猫娘的尖锐牙齿在光标上划出一道又一道黑色齿痕时,我把手缩回袖子里打了个寒颤。

  【别生气嘛。做点更有意义的声音好了?比如…再给你搞张床什么的?那块垫子用了很久了诶,就算不丢掉也该洗一洗了吧?】敲下这样的一行字用扩展开的输入法边边轻轻蹭了蹭她的脸,被戳到吓了一跳的猫猫总算是又放开了光标。

  【你这人难道不知道猫猫最爱的住处永远是纸箱和软软垫子吗!】四足着地对着弹出来的输入法呲牙咧嘴的小家伙头上冒出了这样的气泡,我赶忙敲下esc防止再被她控制住输入法连最后的“反击”手段也失掉。

  【虽然话是这么说没错啦。不过你还真和猫猫一样啊…不过,还有个额外的问题想问你哦?】看着她凶巴巴的样子我赶忙把话题扯向别的方面——对于猫猫来讲好奇心显然是让她安静下来的好办法。

  【那你问吧。】果然如我料想的那样,她收起那副凶巴巴模样乖乖跪坐在屏幕正中央,眯着眼睛盯着我看。

  【这么久了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嘞。猫猫都应该有名字的吧?你身上也没个项圈之类的表示身份的东西——】是啊,这么多天了连她的名字都还没问过——不管是对于少女还是对于猫猫来讲,相处的时候连名字都搞不清大概是很失礼的事情吧?

  【?】听到这个问题的小家伙似乎是卡机了一样呆楞在那里,头顶冒出的问号和随着“呼吸”起伏的身体隐约让我判断出来她应该并不是程序卡住了而是单纯的在发呆思考什么。

  或许她确实没有名字?起名的任务也得交给我?哇啊啊啊我可是纯纯的起名废啊!

  她就那样静静的呆在那里沉思,头顶的问号变成了沉默的省略号,眼睛始终眯着也没再看我而是望向不知道是什么的地方——大概是想从我桌面上那些程序找找灵感?

  【如果没什么好主意的话,干脆和我叫一样的名字也不是不行…】不知为何我突然敲出这样一句话,连我自己都没搞清楚这其中的逻辑到底算是什么——但那小家伙看到之后反而露出一副很开心的表情睁大了眼睛,刚打算说点什么又愣住了——【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也是,这么想来我也确实没做过自我介绍之类的。

  【我是林沐幽。如果可以的话干脆叫你幽幽好了?按照我的习惯来没关系吧——?】

  她歪着头像是思考名字的含义一样,但大概这种名字也不怎么能在互联网上找到相关的含义之类的,她也就顺从的点了点头——睡袍的胸前多了个名牌一样的小方块,上面写着“幽幽”。这,就算是她的名字了。至少暂时算是了。

  也不知道是关于名字的思考过分耗费精力——时间还没过十二点,小家伙便打了个大大的哈欠眯着眼看着我走回垫子上在原地转了两三圈踩踩,然后和往常一样的趴在上面盖好毯子开始迷迷糊糊。

  “晚安哦。幽幽。”

染野秋叶

「 ドキドキが止まんない! 」


🍙出镜/后期:我

📷摄影:@一零-Zerooo

!感谢一零让我也拥有自己滴场照!

快乐猫猫jk~

-2021.11.20 福州ACC-

「 ドキドキが止まんない! 」


🍙出镜/后期:我

📷摄影:@一零-Zerooo

!感谢一零让我也拥有自己滴场照!

快乐猫猫jk~

-2021.11.20 福州ACC-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