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16.3万浏览    1501参与
妤莫(高考闭关版)

整个豫冀&冀豫中秋12h会有人来吗?只要参加人数多于四个人我就搞,剩下的篇目我包圆了(什)

感兴趣的+QQ2401078629

我会成主编and主催,大家也可以来催我(x)

整个豫冀&冀豫中秋12h会有人来吗?只要参加人数多于四个人我就搞,剩下的篇目我包圆了(什)

感兴趣的+QQ2401078629

我会成主编and主催,大家也可以来催我(x)

乐义

三省日常34

不喜勿喷,谢谢    苏家孩子,对不起!!!!


“哎!冀你去哪啊?”豫喊到


“去下医院!马上回来”

于是豫就眼睁睁的看着冀单手托着晕倒的京


“这...哎!等等冀,我认识一个治骨折的医生”


“不用了!放心吧!废不了!”


“哦...哦”


等冀走后,豫转过头打了个电话说“喂?王医生啊,我是之前那个找你治骨折的那个人的家属,就是我有一个朋友吧,他也骨折了,看起来挺严重...嗯,好好...行,麻烦了……”


豫挂了电话后,叹了口气说“唉,你们是专门给医院冲业绩的吗”


………………


“苏!”皖突然叫住苏...


不喜勿喷,谢谢    苏家孩子,对不起!!!!



“哎!冀你去哪啊?”豫喊到


“去下医院!马上回来”

于是豫就眼睁睁的看着冀单手托着晕倒的京


“这...哎!等等冀,我认识一个治骨折的医生”


“不用了!放心吧!废不了!”


“哦...哦”


等冀走后,豫转过头打了个电话说“喂?王医生啊,我是之前那个找你治骨折的那个人的家属,就是我有一个朋友吧,他也骨折了,看起来挺严重...嗯,好好...行,麻烦了……”


豫挂了电话后,叹了口气说“唉,你们是专门给医院冲业绩的吗”


………………


“苏!”皖突然叫住苏


苏转身看着皖“你又干哈?”


“那个...南”


“不可能!!!”


“哎呀,就去一次,就看看!不然的话,我把你和...”


“Stop!只能去看看!要是敢做什么,我废了你”

“好好”说完皖就开开心心的拿着钥匙走了


“唉”皖刚继续往前走,突然就被人拉进了休息室

“卧槽!谁啊?”苏仔细一看,面前的人是浙


“浙?你干嘛?”


“我就是想你了”

“唉,乖,现在在公司,有工作呢”


“啧,这是什么”浙看着苏脖子上的红印


“蚊子啊,最近天气热了,蚊子都出来了,昨天为南京打了一天的蚊子,怎么了”


“哼!”

浙内心状况:哼!蚊子都跟我争


苏看着他笑了笑说“看你那小眉头皱的,连蚊子的醋你都吃”


“我!...蚊子也是生物啊,我怎么就不能吃醋了”


“哈哈”


“笑什么,蚊子的醋我也吃,但是总得标明一下你”


“浙,乖,别闹,我要去工作了”苏刚要转身走,就被浙拽住,咬上了脖子,在脖子上留下了浅浅的一个红印


“嘶...浙,你让我怎么出去见他们”


“要不,在这里睡到下班吧”


“哈?”


“唔...”


………………



“话说最近怎么都找不着人了”瓷爹看着办公区


“不知道啊,他们可能是有点忙吧”鲁说到


“哦,对了鲁我过会儿要出去一下,如果京过来送文件,让他放我办公室的桌子上就行了”


“嗯,好,拜拜”


“拜拜”



瓷爹走后,豫走了,过来说“放心,京他来不了了”


“啊?为啥”


“他正在给医院冲业绩呢”


“哈?”



……


过了一会儿,鲁正和黑聊天时,突然想起了豫的那句话

明白什么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咋了?抽了?”


鲁捂着肚子说“哈哈,没...没事,哈哈”


黑一脸懵逼的看着鲁“又疯了?唉!”



下班后:

大家都走了时候,浙才把苏放出来,苏扶着腰走出来


“宝贝?没事儿吧”


“没你个毛线!滚”


浙看着苏,笑了笑说“宝贝儿,还是我送你回家吧”说完浙就抱着苏上了车


到家后


戈登~


“爹爹回来了!唉?浙叔?你抱着我爹爹干嘛?”


“没事你爹爹有点累,既然已经送到家了那我就先走了”


“哦...哦”

说完,南京就把苏扶了过来


“爹爹你没事吧”


“没事”


“南京,今晚照顾好你爹爹”


苏瞪了一眼浙

“赶紧滚!慢走不送!”


“哎呀,这么嫌弃我,先走了,拜”

浙走后,南京把苏扶到了沙发上,南京突然注意到他爹爹脖子上的红印


“爹爹?咱们家的蚊子已经这么严重了吗,没事儿今天我买了一些驱蚊的”


“驱蚊的...能驱走他嘛!!!!!!!”



“嗯?谁?咋了?”


“没事没事南京怪晚了你赶紧睡觉吧”


“哦,爹爹晚安”





白鸮

是省拟

吐槽一下河北天气,另外雪糕永远滴神!

冀爹·夏日专享版

大概是太热所以把头发梳上去了

p3纯脑嗨


是省拟

吐槽一下河北天气,另外雪糕永远滴神!

冀爹·夏日专享版

大概是太热所以把头发梳上去了

p3纯脑嗨


无欲则刚刚得

挥斥方遒(三)

  可能是人闲太久难免会想些有的没的,就连意识体也是这样的。

  在忙碌了一周后,冀落了个难得清闲的日子,可祂想到的第一件事并不是休息,而是想着怎么忙起来。

  祂这般想着,决心出去走走,看看有没有地方能让自己有事可做,落个“乐于助人”的名声也好。

  可能是因为祂不似京那样有大大小小的会议,也不似津那样爱玩,总是将事情拖到最后才做的原因吧。所以祂忙碌下来的清闲日子才会显得那样多,不管是什么时候都是一样的。


  初夏的自景色是极好的,南窗罕悴物,北林荣且丰,日出从东升,好鸟相韵鸣。


  要不下会儿围棋?冀看到街边上大爷们凑在一起下着象棋,不免有些手痒,不过手痒的对象却是另一个...

  可能是人闲太久难免会想些有的没的,就连意识体也是这样的。

  在忙碌了一周后,冀落了个难得清闲的日子,可祂想到的第一件事并不是休息,而是想着怎么忙起来。

  祂这般想着,决心出去走走,看看有没有地方能让自己有事可做,落个“乐于助人”的名声也好。

  可能是因为祂不似京那样有大大小小的会议,也不似津那样爱玩,总是将事情拖到最后才做的原因吧。所以祂忙碌下来的清闲日子才会显得那样多,不管是什么时候都是一样的。


  初夏的自景色是极好的,南窗罕悴物,北林荣且丰,日出从东升,好鸟相韵鸣。


  要不下会儿围棋?冀看到街边上大爷们凑在一起下着象棋,不免有些手痒,不过手痒的对象却是另一个类型。

  可惜走了一路也没遇见下围棋的,倒是看见了有人在下五子棋。可惜这二者相差倒是有些多了,冀也不想下五子棋,也就没有过去凑热闹。


  再走几步,人又少了些许,出了一处幽僻小径。道尽,又见茅草屋,四下静谧好似无人,有白烟升起,却见一白袍道人在那摆好了棋盘,盛放黑白两子的盒子各放两段,似是等着什么人的到来。

  冀是知了,这位正是等祂呢。


  “你现在该叫什么了。”等到冀跪坐在席子上道人才将盒子打开,又将棋盘上的尘土擦了擦,见自己持黑子,便先占据了天元。

  “冀。”冀回复道,与白袍道人对弈起来。“难得你不远千里从蜀地到这里来。”

  “恣心罢了。”道人回复,手下却毫不手软。

  冀也没有搭话,而是就这样下着。


  已而夕阳在山,人影斜挂地面。归鸟还巢,更是冷清。

  对弈未完,却也似乎见了终局。


  “不必再下了,我已经输了。”道人看着面前的棋局,黑子分明比白子多了几个,但是却是白子占了上风。“它们已经没有气了。”道人如此评价。

  “您说什么呢,”冀看着道人笑了笑,反问道:“这不是多了很多吗?”


  “天生天杀,道之理也,天地,万物之盗,万物,人之盗,人,万物之盗,三盗既宜,三才既安。

  正所谓,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负阴而抱阳,充气以为和。

  所有意义汇聚起来概括就是一个简单的词——和谐。

  不过是死期,你未提子,也就显得多了。

  况这黑子破规矩了,也就绝了自身的气,活不长了。”


  “您倒是如往常一样。”冀笑道,将最后一步下完,一一将黑子拾起,送与道人盒中,起身将要离开。

  “你必是也知了我来是为了什么。”道人突然说道。

  “不是早就完成了?”冀反问。

  道人笑而不言。


  这下围棋,亦是围了生活。




  很多年以前,黑子占领了棋盘,将白子打的无路可去。侵略扩张,吞并了不知多少。

  黑子方拿了先手,却并不为白子方让下几分,便是毫不退让,杀了个白子措手不及。

  此乃大不敬也。

  可惜任何胜者亦或是几近接近胜利的人所受到的“鲶鱼效应”终是会减弱,最后趋近于零的。黑子方在白子的尸骨上作威作福的日子多了以后,失了白子的他们在胜利中发狂堕落,这便是他们的终局。


  冀是象棋中的“士”,是五子棋中的“眠”,是围棋中的“挡”。

  甚至在地图上形状类似头盔,更是另两省的血包。

  但这不是冀诞生的原因,也不是所有省诞生的原因。

  祂们是在祝福声中诞生的。


  然而现在的问题已经不在于“黑”“白”了,因为这个世界上永远不会缺乏“灰”。

  《杀死那个石家庄》




————


想扩列,来个人吃存稿,我有时候总觉得自己写的不咋地(不用觉得好吧)来个人和我聊聊提个建议。

我是菜狗这篇文写的我头大。

白鸮
是奇怪的地理位置 摆烂ing

是奇怪的地理位置

摆烂ing


是奇怪的地理位置

摆烂ing



累了

呃————河北这鬼天气是真受不了!!!!!

一个星期六天30度以上,家里人还不让开空调,怕热银当场去世

呃————河北这鬼天气是真受不了!!!!!

一个星期六天30度以上,家里人还不让开空调,怕热银当场去世

乐义

三省日常33

 与现实没有太大关系,勿喷,谢谢


“艹,豫...你下来”鲁看着压在他身上的豫

豫俯下身子说“如果我说不呢”鲁反扑道


“那就如你所愿,反正药水也是假的,那宝贝我陪你玩,你觉得怎么样啊,宝贝”

鲁知道豫的弱点,他们两个就像一个弹簧,一端弱,另一端就强


鲁压着豫说到


“鲁...我开完笑的,下来,乖,明天还要早起上班呢”


“宝贝儿,我没开玩笑”


鲁摸了摸豫的腰,说道“又细了”


鲁看着豫的就吻了上去


“唔...”豫用力的怕打鲁的背


豫把鲁的舌头咬出了血,鲁依旧没有松开

“你个...流氓”

鲁看着豫眼中打转的泪水说道


“老婆...

 与现实没有太大关系,勿喷,谢谢


“艹,豫...你下来”鲁看着压在他身上的豫

豫俯下身子说“如果我说不呢”鲁反扑道


“那就如你所愿,反正药水也是假的,那宝贝我陪你玩,你觉得怎么样啊,宝贝”

鲁知道豫的弱点,他们两个就像一个弹簧,一端弱,另一端就强


鲁压着豫说到


“鲁...我开完笑的,下来,乖,明天还要早起上班呢”



“宝贝儿,我没开玩笑”


鲁摸了摸豫的腰,说道“又细了”


鲁看着豫的就吻了上去


“唔...”豫用力的怕打鲁的背


豫把鲁的舌头咬出了血,鲁依旧没有松开

“你个...流氓”

鲁看着豫眼中打转的泪水说道


“老婆,我就是个流氓~”

“你...唔”

……

(自己脑补,温馨小提示:你是个纯洁的孩子)




Tomorrow~

第二天


叮咚~打卡成功!


“幸好今天起得早,不然过会赶不上会议了”

黑走向自己的工位,一坐下,就看见一个长发飘飘的美女子坐在冀的位置上


黑拍了拍她问到

“请问,美女,您是哪位呀?”


“黑,早上好,你看我是谁!”


“冀...冀?”

“嗯”


“你咋变成这样了”


“别问我,我不知道!今天早上一醒来就这样了!!”(京:没错,是我)


“冀啊,咱过会开会就...就”渝走过来,看着冀

“对不起,认错人了”渝刚要转身走

冀就开口说道“我,冀!”


渝转过身看着冀问道“你怎么变这样了”


“我哪知道”


“啊?这马上就开会了,你样咋办”


“凉拌吧!我表示无所畏惧”


开会了!!!


“走吧,渝,冀”


“嗯”


“好了,关于这次事件,大家应该都知道了,有什么想说的么?”瓷说的


冀举手道

“我有一点建议”

一阵温柔的女声传入大家的耳朵里,冀站起来说道


“好,冀,你说吧”瓷说道


“冀!?”他们30个人同时说道


“嗯,各位有什么事吗?”


“没有没有,你继续吧”津说道


“好,我认为这里应该这样...”


“那行,那会议就到这吧”瓷说道


冀刚走出会议室,就被津叫住了

“哥不是姐,你咋变成这样了”


“不知道,你去问京吧”


“哦...哦”

……


“京!”

“咋了宝贝儿”京看着冀满意的说道


“你不该跟我解释解释吗?”


“解释什么?我不知道!”


“你真不知道?”


“嗯嗯,你还不相信我吗?”


“哦~”


……


“京,咱哥是你弄得吧”津问道


“嗯”


“霍!你咋弄的?”


“咱哥不经常喜欢喝茶吗,我就偷偷在茶里放了一点药”


“牛啊!咱哥们没尝出来吗?”


“无色无味,了解一下啊”


“牛!!!!”


“津!!!”


“我先走了,哥找我呢”


“哦”


津刚出门就打开手机,看着录下的录音 满意的笑了笑,马上跑到冀的身边


“津你叫我有什么事”


“哥我给你听个东西”


京咱哥是你弄的吧...


“哥这就是事实”


“好的,买点花去”


“哥,你要干嘛?”


“到时候去医院,不用再买花儿了啊”


“哦...哦”


……


“京,你看我好看吗”


“好看啊”


“好看,对吧,我觉得医院病服也挺好看!我打!!!”


(北京娃子,对不起)



医院“最近的病人格外的多呀”











颖淼淼淼淼淼( ・ ・̥  )

Ambition//追求的目标

尝试写文

very的拉

新手文笔

凑合着看吧

京冀——


              夜色抹去了最后一缕残阳,夜幕就像剧场里的绒幕,慢慢落下来了。散于纸间。窗外淅沥,空气中的飘扬的尘埃被润湿,裹着雨露魂精了泥土,不见影踪。而另一边一泓清泉涌出,在堆积的碎石块中流淌,延绵曲折,细似花针的雨丝前仆后继地落在水面,划开涟漪,宛如盛放的纯白昙花,短暂而美好——......


尝试写文

very的拉

新手文笔

凑合着看吧

京冀——






              夜色抹去了最后一缕残阳,夜幕就像剧场里的绒幕,慢慢落下来了。散于纸间。窗外淅沥,空气中的飘扬的尘埃被润湿,裹着雨露魂精了泥土,不见影踪。而另一边一泓清泉涌出,在堆积的碎石块中流淌,延绵曲折,细似花针的雨丝前仆后继地落在水面,划开涟漪,宛如盛放的纯白昙花,短暂而美好——



             嘟——嘟——


              

             桌前的男人拿着手机,不断地拨打着同一个电话,但他明知打不通,却还是在不断尝试。

 


             终于,电话打通了,京忐忑不安的心放下了

          


           “小京,怎么了?有什么事吗”

          


             京刚想开口说话,还没等他吐出一个字,对面就挂断了。京把手机放下,用食指捏住眉头,他走到窗边,抬头看向月亮,漆黑的夜晚,月亮格外显眼,细雨蒙蒙,落在树上,落在地上,落在京向外伸出的手上




            京走回办公桌前,翻看着手机,试图将悲伤掩埋——




             



             生活在灰色的世界,虽然单调但是不会觉得失望,也不会伤心,但没有你,终究是灰色——






            红艳艳的太阳光在山尖上时,雾气像幕布一样拉开了,城市渐渐地显现在金色的阳光里。



            冀一如既往的起床,打开手机,消息栏里许多消息,唯独其中一条最显眼



            “冀哥,小京爷让我给你带句话,说他明天回来,大概上午10点到,好像是这么说来着”

   


             冀看了看时间,已经9点46了,他随便收拾了一下,就赶忙往机场走,到了机场,人声嘈杂,喧闹的让人头疼,冀站在出站口,冀带着耳机,隔绝了外界的声音,沉浸在自己的世界




              “他好久没这么放松了——”



                 京下飞机看到了冀,但冀没看到他,京站到冀身边,并没有打乱他,只是静静地看着,京比冀高一个头,可以清楚的看到冀在干什么,冀在翻相册,从他们相遇的时候一直翻到他们去年过年时的照片,之后就没有在拍照了,冀比较念旧,所以照片一张都没有删,转念,冀想起来要接小京,摘下耳机,转身就要走,结果撞到了京



              “小京?你什么时候到的”

               京假装什么也没发生,道

              “有一会了”

              “那回家吧”

              “ 嗯”

          

                冀拿出雨伞,外面下着雨,雨不大,但很细很密,似雾般滴到冀的身上,冀比京矮一点,所以是京打伞


                远看——



               两人亲密无间



              近看——



              二人中间似乎隔着一堵墙,不敢相互看对方



             京对冀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情感,这种情感远超于亲情


           “冀哥……”

           “怎么了,小京?”



          “I love you.”

          “I know.”

          “Me too.——”





         “你是我追求的目标,因为有你,我的世界才不是单调的一种颜色”








         End.





(凑合着看吧,粮太少,自己写(ᇂ_ᇂ|||))


             

森林里的鱼

胆小鬼的告白【京冀】

 OOC预警  文笔不好


雷者慎入!


近几天的天气很好,立夏后好不容易才来的晴天。阴天冷风终于被和煦的阳光所替代,有了初夏的样子。


冀在院子里侍弄着花草,清晨的阳光洒在他身上为他裹了层金色的光,远远看去格外温柔。院子里繁多的植物,独独那株月季长的极好,不过两三年的时间从小小一支已经到及腰高了,上面有几十朵花,还有未开的花骨朵儿,定会开得绚烂而长久。


而离近了瞧着冀的状态并不好。前些日子,高强度的工作终究压垮了他。混乱时期留下的旧伤和现在不规则的作息时间带来的隐患一并而发让冀...

 OOC预警  文笔不好



雷者慎入!


















近几天的天气很好,立夏后好不容易才来的晴天。阴天冷风终于被和煦的阳光所替代,有了初夏的样子。


冀在院子里侍弄着花草,清晨的阳光洒在他身上为他裹了层金色的光,远远看去格外温柔。院子里繁多的植物,独独那株月季长的极好,不过两三年的时间从小小一支已经到及腰高了,上面有几十朵花,还有未开的花骨朵儿,定会开得绚烂而长久。


而离近了瞧着冀的状态并不好。前些日子,高强度的工作终究压垮了他。混乱时期留下的旧伤和现在不规则的作息时间带来的隐患一并而发让冀昏倒在了工作时。当时可吓了他旁边的豫一跳,好好的小伙子突然哐当砸到桌子上不省人事谁碰着都得吓得丢了魂儿。


把冀送到医院检查时他们才知道这家伙小病一堆,以前是硬撑着现在身体扛不住了。


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医生的建议是让冀好好休息一段时间。但冀并不觉得自己该这么娇气,在医院挂了两天水就回去工作了。


有意志力坚持工作是好事,可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冀的身体状况愈发的差,办公室的人时不时都能听到他压抑着的咳嗽声。有时实在不行了就去卫生间。有一次他去卫生间被晋撞上,晋听着那恨不得把肺咳出来的声音实在替他难受。结果冀出来时跟没头苍蝇一样就往墙上撞,要不是晋及时扶住他,猜着也得撞一脸血。


到底是看不下去冀这玩命式工作,豫和晋愣是拽着他去申请长假。两个小时的“斗争”,给冀弄到一个月的假。冀只能回家休息了。


而效果并不好,休息五天了。一开始,绷着的身子刚刚放松下来久久积压的疲惫爆发出来使得他整整昏睡了两天。醒来后的状态也是昏昏沉沉的没有精神,死气沉沉的。


好不容易才有点生气,冀想着找些事做便去院子里收拾那些长疯了的花草。其实院子里也没有什么要收拾的,只有月季是疯长的,其它植物并没有长大多少。于是冀把死了的花草处理了,给花浇个水,松松土。


不过是简单的工作,冀做完后感到一阵眩晕。冀回到房间就倒在沙发上。他感叹自己现在怎么这么废柴了,以前打仗了时候能一个星期不合眼都活蹦乱跳的,现在比那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小姐还要娇,真是老了。


冀静静地想着,想着从前在沙场上的岁月,想着和兄弟们浴血杀敌的时光。可他居然又感觉困意袭来,愣是执拗地和这股困意周旋着,可这次,意志力没有战胜身体,他就这样又昏睡过去了。


而在他昏睡的时候来了位稀客——京。京是冀的弟弟,从小是冀抚养长大。不过在京成年后就开始和冀有意无意的疏远,冀并没有为此感到难过,他觉得这个弟弟从小性子古怪什么都瞒在心里,做一些令他不解的事很正常便顺着他去了。


 京敲了敲门里面没有回应,他心中疑惑拧了拧门把手,大门没锁,他哥可真心大。


踏入他已经有一年多未进入的院子除了那株月季其它的一切都是老样子。而那株月季开了一树红的灿烂与这略显破败的院子格格不入。


京周围的一切都静悄悄的,静得可怕。京心头一紧,推开老旧的房门冲了进去。看到躺在沙发上的冀他才稍稍安心。


他在冀第一次晕倒的时候就知道了,当时京去找冀的时候发现他身边已经有豫和晋了,他们两个在冀身边关心他,对比下迟来的自己是那么的无关紧要。那时他只在病房外看了几眼便悄悄走了。


京悄悄走到冀的旁边,躺在沙发上睡觉的冀显得单纯无害。冀蜷着身子窄小的沙发对他来说憋屈了些,不过并不影响他。乌黑的长发基本都顺着沙发落在地上,只有少些掩住了那张清丽的脸。宽松的短袖和肥大的短裤也是皱巴巴的。


平日里的冀都是把长发梳成高马尾,穿着的白衬衫和黑色西装裤,混在人群中根本不起眼。现在穿着睡衣披头散发的他显得慵懒又勾人。


京静静地看着熟睡的哥哥眼中满是恋慕。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对从小将他养大的哥哥有着超出兄弟之间的感情,也只有他自己知道因为自己的胆怯而和冀离的越来越远时那种无力。当他看到津可以和冀亲昵的拥抱,豫和晋可以和冀畅谈而自己只会和冀干巴巴地聊工作甚至坐在一起都有些尴尬的时候,他会抓狂会吃醋。但他终究不是冀的恋人,他根本没有吃醋的资格。


他不自觉的用手拨开冀脸上的头发,轻轻地抚摸冀的嘴唇。樱桃色的唇好像在叫嚣着让京吻上去,京俯下身子靠的越来越近,可冀不满的发出哼哼唧唧的声音。京一下子就清醒了,而冀这时悠悠转醒。


京和冀尴尬的看着彼此,冀先打破了这种氛围。“京你什么时候来的?”冀缓缓起身虚弱的身体让他在站起来时感到一阵眩晕险些摔倒。京及时扶住了他,京碰到冀的胳膊时一阵心疼,他哥是越来越消瘦了现在他能清晰的摸到冀的骨头。而且冀现在病恹恹的,看得出来冀眼中的憔悴。


“让你看笑话了,来找我是有工作吗?”冀挣开京的手说道。京想说的话直接就哽在喉咙里了。他在他哥心里就是一个无情的分派工作的工具?


“津告诉我你生病了他腾不出时间,让我来看看你。”京声音冷冷地。冀的心里有点失落,他果然不能指望这个脑袋像装了浆糊的弟弟开窍。而京说完就后悔了,他明明不是这样想的。心里酝酿了一路的话在见到冀后就不敢说出来了。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冀先开口说道:“你好久都没来我这里了,我去做饭,等会儿咱俩好好喝两盅。”说罢遍去了厨房。京拦住冀自告奋勇的去厨房做饭,不过冀拒绝了。开玩笑,这小子做的饭先别说能不能吃,上回煮个饺子都差点把厨房点了。


这特么都威胁到他的人身安全了,冀再怎么虚弱做饭的劲儿也是有的。


而话传到小京爷这儿就变味了。京死死抱住自家哥哥,把头轻放在冀的肩膀上闷闷的说到:“哥哥就和我这么生分吗?”冀看着环在自己腰上的手心里一阵无语,他又怎么惹着这小祖宗了。


“你想说什么。”冀破罐子破摔道。“哥,我是自己想来找你的,是我自己担心你,我害怕你出事。哥,我,我喜欢你,不是兄弟之间的喜欢。是…是和小津喜欢…煎饼果子那种的喜欢……就是想和你一起过一辈子,想让你当我男朋友的那种!”冀被京这番话惊到了,他并不排斥京对自己变质的亲情,不过这比喻就大可不必了。


“我知道这个告白对哥哥可能太突然,哥你不答应也没关系,我可以等,等到你同意和我在一起为止。你别疏远我就可以……”京的话没说完就听到冀的答复:“我答应你。”


京愣住了,他哥这是……答应他了!


“现在可以放开我了吗?男 朋 友。”冀有些宠溺的说到。他弟弟还是太年轻了。


“不,哥你在让我抱会儿。”京把把脸凑近冀的脸。


“我还要做饭呢,等会儿给你抱个够。”


“我做饭。”


“…阿京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你做饭很危险。”


“没有”


————————————————



啊啊啊!这是什么大雷文!


大家好像都暂退了,趁没人发了吧。我明天也要返校了(感谢yh让我们延迟返校)



想吃煲仔饭
突然翻出来的,挺久之前约的稿子

突然翻出来的,挺久之前约的稿子

突然翻出来的,挺久之前约的稿子

梦梦是_大美侣
呜呜呜,心疼我冀哥这损失也太大...

呜呜呜,心疼我冀哥这损失也太大了,让人想不到

呜呜呜,心疼我冀哥这损失也太大了,让人想不到

炒个栗子喂喵

那就浅秀一下我家宝画的冀爹吧

p1p2我宝的原图(有水印)

p3我细画了一点点改了一点点

我宝在老福特没有号

快手有,2545714897

可以找她问问接不接无偿和互绘🌹🌹🌹

那就浅秀一下我家宝画的冀爹吧

p1p2我宝的原图(有水印)

p3我细画了一点点改了一点点

我宝在老福特没有号

快手有,2545714897

可以找她问问接不接无偿和互绘🌹🌹🌹

Dlenskyyyy

【京冀】月球上的人

·the last work and the last kiss


·角色是基于现实的个人创作,含有大量个人理解,个人立场并不单纯。如有不适请立刻退出,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如有不满意请不要立刻挂我谢谢。


      一切重归平静,疫情来势汹汹。燕冀在此时终于离京回到自己的住所。带走的物品寥寥可数,一身轻松再度离去。王京当然没有送他,他的工作计划没有给这种小事留的空闲,他是头号忙人。...


·the last work and the last kiss


·角色是基于现实的个人创作,含有大量个人理解,个人立场并不单纯。如有不适请立刻退出,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如有不满意请不要立刻挂我谢谢。



      一切重归平静,疫情来势汹汹。燕冀在此时终于离京回到自己的住所。带走的物品寥寥可数,一身轻松再度离去。王京当然没有送他,他的工作计划没有给这种小事留的空闲,他是头号忙人。


      燕冀的返程如同一个普通的乘客,他在最早的动车组上返程,车上人也寥寥,更多的人们选择的是反方向的那趟列车。下车的时候站台空空的,他一个人往外走,恰逢两地间往返的早高峰,人流与他背道而驰。


      副官站在车站外,倚着熄了火的车,温暖的晨光和凉爽的风唤醒了他还未完全褪去的困意,他眯着眼睛昏昏欲睡,却也能在燕冀出现的第一秒醒来。他轻轻叫燕先生,燕先生停在车前的身影似乎才如梦方醒,嗯了一声拉开车门坐进去。


      冬奥会之后疫情在他身上肆虐,星星点点的病例爆发,牵动的却是他本已脆弱的躯体。虽然已经在缓慢地恢复,但他在返乡之前唯有一个人缩在王京的客房里自己捱过去,而今的他再想起仍觉恍惚。这半年似乎又要过去了,飞速消逝的幸福在回忆里已被虚化,下属体贴打开的车窗冲进清新的空气,现实世界的喧闹始终提醒他身处现在。回忆像烟花,既难储存又是消耗品。而对未来的希望又像仙女棒点燃后的火星,似乎存在似乎不存在。


      上一次见到对方是三天前,王京在工作时抽空说,回去了记得发个消息。显得非常体贴,他唯独忘记了其实他们从没有私下的联系方式。这很正常,因为尽管燕冀从不汇报,无论如何他总是有办法知道燕冀的动向的。何况他的复位也会一层层通知到上级,不需要私下联系。


      重新坐回他办公室的座椅,重新看见电脑旁从很久前就那张盖倒在桌子上的相框,他鬼使神差地把它掀开。是一张三人的的黑白合影,那时候京津也不过刚刚跟他一样高。京穿着需要紧身腰带的宽大军服,和津一起揽着兄长的肩膀,面容在久远的相片里早就模糊不清,唯有笑容还算清晰。他看了很久,直到视线无法聚焦只剩下愣着出神。


      不再看这张相片许久了,他不禁有些怀念过去。很久之前他向他们久违地发火,将相框拍在桌子上,当时立刻碎掉的玻璃也没有再补上过。好像有些什么其他的东西他们也没有再去补上了。他把相片抽出来,沉吟了一刻锁进了柜子。



      下午他让下属印了两张照片,都是彩色的。也买了新的相框,和以前一样的老款式。两张照片,一张是去年他们华北五人的合影,笑容有不耐烦的也有敷衍的,可是还算亲密,一张是小的合影,他和王京在那夜的烟花前的抓拍。照片里有北京难得一见的烟花,也有难得一见的王京的笑。相片里王京看向他,烟花点亮了他的发丝和王京的侧脸,王京几乎要吻上他的脸颊,可是烟花的光却像一道银河一般浪漫地将他们相隔。


      夜风温柔,他在台灯下凝视着这张两人的合影,最终将嘴唇落在了王京镜头里侧脸上,仿佛人为弥补了裂痕跨过了银河。 

      很轻很轻的吻后,他把两人的合照放在了镜框里面,再放进了五人的合影,新的相框又立在书桌上。



fin.

——————————————

枫子是个小树洞✨

我也不知道我哪里来的自信把这种雷人玩意发出来(你tm还知道啊💢👊🏻👊🏻)

没啥,就是冀哥冻发烧了,兔子(你)看见后递给一个披风(不太会画(瘫)

不要在意我画的衣服(其实我也不知道我画了个什么衣服()

鬼知道画这个的起因只是因为我画了个猫耳冀哥👊🏻但猫耳什么的太涩了(冀:你个**带孝女)

没看字就想歪的出去蹲墙角(爬去蹲墙角)

眼睛底是黑的原因是钢厂污染环境和雾霾导致的()

不要问我为什么第二张只画了一只眼,因为懒(被打)

我也不知道我哪里来的自信把这种雷人玩意发出来(你tm还知道啊💢👊🏻👊🏻)

没啥,就是冀哥冻发烧了,兔子(你)看见后递给一个披风(不太会画(瘫)

不要在意我画的衣服(其实我也不知道我画了个什么衣服()

鬼知道画这个的起因只是因为我画了个猫耳冀哥👊🏻但猫耳什么的太涩了(冀:你个**带孝女)

没看字就想歪的出去蹲墙角(爬去蹲墙角)

眼睛底是黑的原因是钢厂污染环境和雾霾导致的()

不要问我为什么第二张只画了一只眼,因为懒(被打)

尚不易EL

今天去上学的时候突然得知做核酸,外头六点就一堆人了TT(在学校做不用去)于是摸一张志愿者冀哥

p2是一点手稿!(字不好看。。)

今天去上学的时候突然得知做核酸,外头六点就一堆人了TT(在学校做不用去)于是摸一张志愿者冀哥

p2是一点手稿!(字不好看。。)

阿盖.exe  已停止运转

「冀 单人向」何时(中)

  *是灵感涌现的短打,可能会标题与正文无关

请看这里:因为学业原因下篇会等到中考完再进行更新,抱歉得让亲们等等啦!

  *我流私设冀,具体请看这里↓

  https://agaidexiaowo.lofter.com/post/30c8b72c_2b5340c2e

  *上篇请见↓

https://agaidexiaowo.lofter.com/post/30c8b72c_2b5832fc2

*本篇依旧是初稿,有许多待完善的地方,各位先将就吃一口

  *可以得话就→...


  *是灵感涌现的短打,可能会标题与正文无关

请看这里:因为学业原因下篇会等到中考完再进行更新,抱歉得让亲们等等啦!

  *我流私设冀,具体请看这里↓

  https://agaidexiaowo.lofter.com/post/30c8b72c_2b5340c2e

  *上篇请见↓

https://agaidexiaowo.lofter.com/post/30c8b72c_2b5832fc2

*本篇依旧是初稿,有许多待完善的地方,各位先将就吃一口

  *可以得话就→


   推开门时扑面而来的是轻松欢快的氛围,让冀一愣

   以往的几副熟悉的老人面孔今天却都换成了从未见过的年轻人的面孔

   门一开,年轻医生们的视线便聚集过来,打量着,透着好奇,感兴趣,唯独没有老者们的尊重

   为首的大男孩率先开口:“河北先生好,医生们今天开会有事不能来抽血,这次就由我们代替了”

   不管怎么说礼仪也是必要的

   冀点点头,不动声色地环视一周,年轻人们在仪器上忙忙碌碌,动作娴熟但轻浮,手指虚虚地在屏幕上点上几下,全然没有老者的沉稳

   冀心中竟升起少有的不安


   抽血带,塑料管,白床白枕头

   一切准备就绪后冀才解下手臂上厚厚的绷带

   白色的医用绷带条条落下,劲瘦的小臂遍布伤疤,还夹杂着或新或旧的针孔

   旁边有位小护士轻轻地倒吸一口气,冀扭头向她安抚的笑了笑,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却又咽了回去

   这些话,早都没有意义了


   针刺入皮肤的一瞬,带来的是不管经历多少次都还会有的、细微的疼痛,冀看着血液从自己的血管中滑出,滑向一个不属于自己的,冷冰冰的瓶子,心中没由来的一阵难过

   是那种体会过很多次的难过,像扎针般的疼痛;无法控制的感觉,丝丝缕缕的将他环绕,细麻绳一样勒住皮肉,逐渐收紧在身上留下鲜红泛白的痕迹,也让他几近窒息


   “还要继续吗?这样下去河北先生的身体会受到很大损害的!请住手吧!”

   谈笑的众人疑惑地看向发话的女孩子一一刚刚的那位护士

   “为什么停止?继续!”为首的男生颇为不满:“我们又不是正式医生,一年赚的能顶那些老家伙的多少零头?就这一笔,都顶几年工资了”

   “再说了,河北打过那么多仗,最后不都活下来了?他那都流多少血了还能差这点?卖血是他自愿的,他不卖血这省就等着撑全国的底吧”那男生从鼻子里吹气:“河北有文化有底蕴,他现在有经济吗?文化能干什么,能吃饭吗?不能!我们这抽血到头来还能算帮他呢。没了这点血,他也就没什么有用的东西了……”

   剩下的众人嬉笑起来,那女生气红了脸:“你怎么能这样说?!几千年文化能让你扁的一文不值?我不干了!你等着,出去我就告了你!”

   争吵声此起彼伏,无人注意缓慢流动的血液和冀已濒临苍白的脸色

   

   砸门声突然暴起,屋内的人齐齐一愣,男生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很难看

   门外的什么人骂了一声,接着传来两人的交流声

   酝酿两秒之后,一声大力的踹门声,力度之大让屋顶的陈灰都扑扑地落下,门终得颤颤巍巍地开了,沧州和邯郸面色铁青的站在门外,满脸灰尘和汗水,身上的肌肉紧绷;石家庄从两人中间奔进来,手里攥着一团被手汗浸湿的文件,咬牙切齿地大吼:“你们他妈的想干什么?给我把管撤了!!立刻!!马上!!”

   回头,便是已经气若游丝的冀,和依旧慢慢流淌的鲜血


   手术室标志着急救的红灯亮起

   石家庄一直守到不能再等,才和张家口带着所有资料赶去北京处理这次的“恶性事件”

   天津是第一个来的省份,凌晨三点半赶上直达的高铁拖着疲倦的腿脚跑到手术室门口,瘫坐在唐山身旁的椅子上

   唐山沉默了一会才开口:“你其实不用来的”

   天津笑了:“您这话可不能这么说啊,我还带着北京的份儿呢”

    又一阵沉默

   “我从小也是他带大的,京也是”天津又说


   “那帮畜生说了什么?你们两个和石家庄应该听到了吧?”廊坊率先发问

   “他们说,冀哥除了文化什么都没有,只能靠卖血维持经济,除了这些血……”

   沧州狠狠地攥拳:“河北也就没什么有用的东西了”

   廊坊张嘴便骂,又被保定用眼神制止,只好生生把脏话吞下肚

   低沉的空气,压抑的氛围

   直到细细的抽噎声响起,打破这氛围。沉着脸的各市扭头看向保定——他怀里抱着雄安,小女娃正流下大滴的泪珠,小手紧抓着保定的衬衣,咬着嘴唇努力小声的哭,紧紧贴着他,泪水洇湿了一片衣裳

   保定默不作声的搂紧她


   情绪是最容易传染的,在雄安的哭声下,城市们的情绪翻滚上涌

   无能为力,悲伤,气愤,不平

   从何时开始的呢?他们的价值再不若从前,他们的名字不再足以震慑四方

   从何时开始,他们沦落到这种地步

   


   感谢亲们的阅读!

   等中考完了我会先把(下)篇发出来,然后三篇一起进行修改

   亲们可以等到那时候再看一遍(只要不嫌弃就太好)

   另外想看哪些省市出场的可以先留言啦,回来我会努力写进去的!

   各位我爬去备战啦,祝我好运!

鬼鹤

【冀豫】您说祂们能掉马吗2

雷者慎入!!

雷者慎入!!

雷者慎入!!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

03.

“啊哈哈…豫哥你就别纠结这事了。”这时冀开口到,“行了吧你。”豫直接说了回去……而旁边的鲁正想自己为什么会被一起拉来一起参加这个节目。

而在另外一边,我们的王悦小姐姐继续寻找目标

“啊——看来没有人了”王悦略带遗憾的说到。

【[王悦.遗憾.jpg]】

【谢谢楼上的表情包[感谢.jpg]】

【快点回去吧,我还想看豫冀鲁他们三人组呢!】

【毕竟小哥哥谁不想要呢,嘿嘿嘿】

王悦很快就找到了冀豫鲁三人


先就这样吧

等会我继续写[懒.jpg]

雷者慎入!!

雷者慎入!!

雷者慎入!!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

03.

“啊哈哈…豫哥你就别纠结这事了。”这时冀开口到,“行了吧你。”豫直接说了回去……而旁边的鲁正想自己为什么会被一起拉来一起参加这个节目。

而在另外一边,我们的王悦小姐姐继续寻找目标

“啊——看来没有人了”王悦略带遗憾的说到。

【[王悦.遗憾.jpg]】

【谢谢楼上的表情包[感谢.jpg]】

【快点回去吧,我还想看豫冀鲁他们三人组呢!】

【毕竟小哥哥谁不想要呢,嘿嘿嘿】

王悦很快就找到了冀豫鲁三人






先就这样吧

等会我继续写[懒.jpg]


前排
补冀的设定 完蛋了越看越像温文...

补冀的设定

完蛋了越看越像温文尔雅的黑帮打手兼职男妈妈😇

补冀的设定

完蛋了越看越像温文尔雅的黑帮打手兼职男妈妈😇

辛勤的芹菜
一些犬科动物……💦💦💦

一些犬科动物……💦💦💦

一些犬科动物……💦💦💦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