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冀京

1184浏览    14参与
墨麒麟

【冀京】儿女双全

*BG

*非HE

*家庭伦理,请自行避雷

*有某些现实背景,不喜勿喷


躺在婚床上,京才恍恍惚惚地记起,打小她就以为自己永远不会嫁出燕子胡同。


京和冀在大学里认识,京在师范学院念英语,一毕业就做了翻译,冀学法律却不怎么上进,对律师资格证更是没兴趣,整日背着吉他往返于各种演出和排练。冀是乐坛首屈一指的吉他手,人帅,又骑着摩托车,来去很是拉风,有时他去接京下班,总惹得单位的小姑娘们阵阵起哄,京环着冀的腰,故意把脸扭过去,又抿了抿嘴唇,可大家还是都看出她脸红了。


京的娘家本来不同意这门婚事,他们想在燕子胡同为京...

*BG

*非HE

*家庭伦理,请自行避雷

*有某些现实背景,不喜勿喷

 

 

 

躺在婚床上,京才恍恍惚惚地记起,打小她就以为自己永远不会嫁出燕子胡同。

 

京和冀在大学里认识,京在师范学院念英语,一毕业就做了翻译,冀学法律却不怎么上进,对律师资格证更是没兴趣,整日背着吉他往返于各种演出和排练。冀是乐坛首屈一指的吉他手,人帅,又骑着摩托车,来去很是拉风,有时他去接京下班,总惹得单位的小姑娘们阵阵起哄,京环着冀的腰,故意把脸扭过去,又抿了抿嘴唇,可大家还是都看出她脸红了。

 

京的娘家本来不同意这门婚事,他们想在燕子胡同为京择婿,便以冀没有正式工作为理由搪塞。他们没想到从小骄纵长大的京爱得如此决绝,跟娘家人一哭二闹三上吊,不让嫁就绝食,娘家人也只好服软。为了娶自己心爱的女人,冀把吉他收了起来,放在家里最高的柜子顶上,听从家父的话去供销社上班了。

 

做翻译的京出国特别频繁,即使这样他们还是很快有了第一个孩子。

 

“是个女儿。”吃饭的时候,京对婆家人宣布。她看见公爹的眼神一下就暗淡了。

 

“男孩女孩都一样,”冀赶紧给爹斟满了酒,“女孩怜人儿,贴心小棉袄,我喜欢。”

 

京挺着大肚子没法儿出差,只得在家待产,冀每天都给京买很多水灵灵的桃子,他希望他们的女儿像桃子一样粉嫩可爱。京去鬼门关走了一遭,终于生下了他们的大女儿三香,果不其然,三香的皮肤就像水蜜桃肉一样吹弹可破。只是家里生了女儿,连探望的人也少,更别提送礼金了。

 

养好身子后,京照旧满世界出差,一度忙到没空回燕子胡同的娘家,冀白天也要上班,三香只能留给爷爷奶奶带。三香一个女孩,是一贯讨不到好的,还没到上小学的年纪,就要择菜洗碗,堂弟们只在旁边玩泥巴,爷爷奶奶熟视无睹,就连冀看了也不做声。

 

京常年在外,她虽然知道三香小小年纪就要替婆家干活,却也只当是对女儿的一种磨砺。直到某个冬天,京学着外国人的传统买了蛋糕给三香过生日,三香回家后却怎么也不愿意洗手,京这才发现女儿小小的手掌中生了冻疮。她还记得刚出生时红扑扑、粉嫩嫩像颗桃子的女儿,可此时的女儿瘦小干瘪,只有哭肿的眼睛像两颗桃子。

 

京和冀大吵了一架,她虽然没有力量撼动顽固的公婆,却清楚怎么把冀收拾得服服帖帖的。她已经想好了,如果没能从冀这里讨一个说法,就跟冀离婚。

 

冀在父母面前一向很沉默,在京面前更没什么话。谈恋爱的时候,京一度很迷恋冀的少言寡语,她觉得这样才是酷,才有魅力,这样更能彰显出她对冀的征服。婚后,冀对京也一向是言听计从的。可这次为了女儿的争吵,冀的沉默却让京毫无胜利的感觉。

 

京说:“我要把三香送去寄宿学校,到了那儿自己管自己,也比在你们家强。”

 

“你送吧。”冀说。

 

“你真的不再多说点什么了吗?“京问。

 

冀摇摇头,不再说话了。他何尝不想说话,只是他觉得京说的一直是对的,只是他觉得他也无法撼动他自己的父母,无法改变整个家族的风气。他不想做和事佬,但他只能做和事佬。

 

三香去寄宿学校不久,冀下岗了。

 

冀迎来了生活中一个漫长的迷茫期,为了生计他做过各种临时工,送报的、送牛奶的、送水的、送煤气的、卖货的、收银的、打扫卫生的、刷盘子的、刷碗的、炒菜的......唯独没有再碰过他最擅长的吉他。那段时间冀回到家,总是满身油烟味儿,洗了澡换了衣服京才愿意与他亲近。冀换工作很频繁,京被问及丈夫的工作,总觉得说不出口,想起寄宿学校里的女儿又觉得对不住她,深夜里总是一个人流眼泪,冀睡得很沉也察觉不到京的伤心。

 

之前京不常在家里还好,三香送出去寄宿后,她每每飞行在异国的天空上,就愈发想念她的女儿。后来她便辞去了翻译的工作,即使领导再三挽留。京开了个私家英语班,零零星星教了几个孩子,又把三香从寄宿学校转到普通的公立学校,由她亲自带。可三香好像在寄宿学校养成了孤僻的性格,不怎么粘母亲,也不怎么和父亲说话了。

 

婚后十年,京第一次回想自己为什么嫁给了冀,是喜欢他帅吗?喜欢他会弹吉他?喜欢他的话不多?喜欢他骑着摩托一阵风一样的背影?还是喜欢他那一点点不体现在言语里的对她的温柔体贴?她也想不明白了,她觉得自己过得不够如意,几年前甚至想过离婚。她又想起嫁给冀之前,在娘家人面前那副至死不渝的样子,庆幸起幸好没离婚,否则自己在娘家的脸往哪搁。

 

冀的重心不在家里,他觉得自己最适合炒菜,就筹措了点钱自己出来单干。饭馆开张了,冀对妻子女儿说:“我一定会给你们带来幸福。”

 

京已经不奢望所谓的幸福了,她觉得现在这样将就着还算凑合,有多少人凑合凑合,就过了一辈子。

 

稀里糊涂的,京又怀孕了,她原本已经不想为婆家生产,只是为母的无法舍弃自己的骨血。后来去产检,医生说是个男婴,京突然觉得自己要“扬眉吐气”了,冀更是高兴地合不拢嘴,婆家像供女菩萨一样奉养怀孕的京,成天提过来价值不菲的补品,京看在眼里,记在心上。

 

三香也很喜欢自己未出世的弟弟,但她心里一直留有阴影,她问自己的父亲母亲,会不会有了弟弟就不要她了。让女儿问出这样的问题,京觉得这是为父母的一种失败。

 

“爸爸妈妈对三香和弟弟的爱是一样的。”京一边说着,一边拉过三香的手,放在她隆起的肚子上。冀的手搭上她们的手,弟弟就像一条纽带,把业已生分的一家人又牢牢地攥在了一起。

 

安雄出生后,冀和京的生活开始变得顺风顺水。

 

京从婆家收了几十万的礼金,却把小儿子送回了燕子胡同让娘家帮忙抚养。安雄读了知名的附小、附中,在社团里弹吉他,迷倒了一众小女生,很有他老爸当年的风采。京一直很重视儿子的英语,所以安雄高中毕业就如愿升了藤校。三香大学毕业后,帮着冀打理连锁餐厅,冀当了老板,早就不下厨了,他凭借价格公道、童叟无欺,在餐饮业有了一席之地,餐厅规模也越做越大,接纳了不少失业的亲戚。

 

娘家人无一不在说京嫁得好,姑爷踏实肯干,儿子女儿争气,京才是人生赢家。

 

以前京是惯会讨价还价的,她去菜场买菜,那张嘴灵巧地非逼菜贩只能挣个本钱,可如今她也理不清生活的账了。

 

冀一生少言寡语,但确实给了京所谓幸福的生活,确实没有再弹过吉他,甚至儿子练琴时,也表现得丝毫不感兴趣。生了儿子之后,京成了婆家的贵客,和之前生女儿的冷漠态度功过相抵,一家人变得客客气气没有过节。

 

如今京儿女双全,家里家外都不用她操心,得闲的时候她也会回忆起摩托车后座上的时光。她红着脸搂着冀的腰,摩托车飞驰着驶进一片春光里。

 

那时的他们还很相爱。

 

 

Fin


P.S. 想了想还是发了上来,我不喜欢这个努力了却没有改变的故事,但我们也不得不承认,更多时候努力就能得到结果——这件事也仅仅存在于故事里

往生

醉言恨声

BGM:风居住的街道(二胡版)

风居住的街道(二胡) 

燕赵士醉卧在西厅,想起了帝都面容。

余为你那家业悉送,余为你失了美名。


兀的不损坏了梁栋,偏着我独受困穷。

那堂堂中原紧靠着京城,三下渔阳擦泪侧耳听。


京城人扬威也耀勇,余闲职宛若老农。

叫一声诸公听我言,提起了当初泪不干。


古江山,兵尸软。长安远,断蓬船。

噬余肉,生残。战于野,血沾。

半壁死,山海奠。


白蛇尚知人情有,君子怎把人情丢。

污垢痛余救,自堪酬君子,好似英雄末路时。

站高台微微笑,活活搭上余这命一条。

生戴头,入虎狼。魂何弱,过沙场。


(贤弟啊贤弟!)那一日你来诉况...

BGM:风居住的街道(二胡版)

风居住的街道(二胡) 

燕赵士醉卧在西厅,想起了帝都面容。

余为你那家业悉送,余为你失了美名。


兀的不损坏了梁栋,偏着我独受困穷。

那堂堂中原紧靠着京城,三下渔阳擦泪侧耳听。


京城人扬威也耀勇,余闲职宛若老农。

叫一声诸公听我言,提起了当初泪不干。


古江山,兵尸软。长安远,断蓬船。

噬余肉,生残。战于野,血沾。

半壁死,山海奠。


白蛇尚知人情有,君子怎把人情丢。

污垢痛余救,自堪酬君子,好似英雄末路时。

站高台微微笑,活活搭上余这命一条。

生戴头,入虎狼。魂何弱,过沙场。


(贤弟啊贤弟!)那一日你来诉况情,为兄顿时慌了情。

咱这人生来命不强,长成人少吉多凶。

余为你留下了材众,你与我留下墓陵。

余为你留下了肝腑,你与我留下清平。


你与我留下清平。



黎桐

肝不动了全天网课有点麻烦(....)

是一个关于京和冀的过往的故事,暑假我大概翻出来重画(......)


肝不动了全天网课有点麻烦(....)

是一个关于京和冀的过往的故事,暑假我大概翻出来重画(......)


咸鱼皮

冀: 我那个弟弟真的超懂事,还特别聪明....(省略无数夸奖)

豫: 我的弟弟竟然是个弟控:)

.......

京: 哥你的身边从来都不缺一个我。


误会矛盾可能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哭泣)


私设如山,服装依旧有参考


关于这对兄弟我大概是站古代年上和现代年下的吧? ? ? ?


冀: 我那个弟弟真的超懂事,还特别聪明....(省略无数夸奖)

豫: 我的弟弟竟然是个弟控:)

.......

京: 哥你的身边从来都不缺一个我。


误会矛盾可能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哭泣)


私设如山,服装依旧有参考


关于这对兄弟我大概是站古代年上和现代年下的吧? ? ? ?


小孔雀

当冀京遇上广告

冀京

京:我是你的什么?

冀:你是我的优乐美

京:啊 我是一杯奶茶呀!

冀:这样就可以把你捧在手心里


冀京

京:我是你的什么?

冀:你是我的优乐美

京:啊 我是一杯奶茶呀!

冀:这样就可以把你捧在手心里



黎桐

趁冬风

*冀中心.

分别冀京/冀晋/秦冀.

-


小酌一口,陈酒伴风雪入喉,尽是满腔腥辣。

燕胥皱着眉,咂嘴回味这杯酒。他只觉难喝,少时初次接触白酒也未觉得这般难以下咽,喉咙宛若流火滚过一趟,着华裳,这华裳便被季钟握在手心,臂弯勾着燕胥腰腹,令他整个人向后倒。

酒杯掉落在柔软的地毯上,咕噜噜滚动三周,玻璃圆弧映射七彩碎华。

燕胥仰头靠在他肩上,眼睛里满是季钟眯起眼睛微笑的样子。

他已经很久不曾这样笑过了。

燕胥闭上眼,并未抵抗季钟落在他唇角的吻。

“新年快乐,季钟。”

“同乐,容和。”

燕胥睁开眼,季钟的笑容真切了许多,但那双眼睛里燕胥看不到他,连带着这时隔多年才被人提及的称呼...

*冀中心.

分别冀京/冀晋/秦冀.

-


小酌一口,陈酒伴风雪入喉,尽是满腔腥辣。

燕胥皱着眉,咂嘴回味这杯酒。他只觉难喝,少时初次接触白酒也未觉得这般难以下咽,喉咙宛若流火滚过一趟,着华裳,这华裳便被季钟握在手心,臂弯勾着燕胥腰腹,令他整个人向后倒。

酒杯掉落在柔软的地毯上,咕噜噜滚动三周,玻璃圆弧映射七彩碎华。

燕胥仰头靠在他肩上,眼睛里满是季钟眯起眼睛微笑的样子。

他已经很久不曾这样笑过了。

燕胥闭上眼,并未抵抗季钟落在他唇角的吻。

“新年快乐,季钟。”

“同乐,容和。”

燕胥睁开眼,季钟的笑容真切了许多,但那双眼睛里燕胥看不到他,连带着这时隔多年才被人提及的称呼,燕胥在季钟的瞳孔里看到了年少的自己。

那是怎样荒唐光辉的岁月呢。

他们亲昵而陌生,像在三界红莲里的冰湖,捂不热,烫不暖。


-


季钟抬头看了眼玉盘,皎辉洒洒洋洋落在他与吕荀身上,流萤摇曳,刺的他眼睛有点疼。

他强撑着睡意与疲惫与吕荀坐于庭院中闲谈,这也是吕荀的要求。

生性温润的策士连散发素衣也格外风雅,他们身后是一片竹林,翠绿于月色下被褪去四分颜色,吕荀眼底映着清溪,琉璃月在潭底探头,击碎了他眼睛里那船清梦。

吕荀生得五官端正,气度宇正。季钟困过劲了,意识反而清醒起来,他伸出手,勾起一缕乌发,吕荀转过头看他这一举止,季钟笑了笑,反将那缕发丝握的更紧。

“哈……你担心我明日战场负伤而归,是吧?”

吕荀微微蹙眉,“……不要妄自猜测。”

季钟笑的更开心了:“你不怕朱温那小子一剑杀了我?”

“或者在白马驿将我抹杀了之类的……这种混蛋事以前也不是没人做——”

“停下——!”

吕荀无奈的抬高音量,制止了季钟口中越来越糟糕的未来猜测。他看着季钟的眼睛,字字温凉,坠入季钟心底,敲碎冰河。

“既已决心破釜沉舟,那你且定全身而退……就像当年完璧归赵,好吗,君止。”

季钟自喉间低笑,这声笑低沉,却轻飘飘的。吕荀正欲告辞,季钟反牵住他的手指,故意扯着他头发,迫使吕荀动弹不得。

“定如美·人所言……呃算了不恶心你了,我学不来兄长那般油嘴滑舌。放心好啦,我肯定会挺身而出又全身而退的!荀哥今晚这般惦记我,明日季钟就不会辜负您的心意的。”


-


“多大了……还这么喜欢雪。”

秦雍似嫌冷般,第三次裹紧肩上棉质外衣,他依然挺拔的端坐在房檐下,鼻尖冻得通红,即使他刚咽下一杯热茶,也依然在长安寒风中冷得雍容,冻得高贵。

甚至产生了宰了这个大冷天下雪出来撒欢的狼崽子的想法。

“要你管。”

季钟抱着一团雪,仓促回头吼了一嗓子,可他语气是含笑的。他正与鲁毓用捏成团的雪球投着玩儿,脚印深深浅浅踩在柔软的雪被上,秦雍也不由露出笑意。

罢了,改日风寒了……想必季钟也不会长记性的。



end.

黎桐

“我乃九州之首,承燕赵之志士豪气,倚太行,饮黄河。古有四龙四凤祥瑞齐出,今得帝君殊荣,跃为锦衣卫之首。此属冀之幸也——


当年所说的话皆为真心,我不会欺瞒你。但现在我和你说的话,你觉得是真还是假,北京。”

“我乃九州之首,承燕赵之志士豪气,倚太行,饮黄河。古有四龙四凤祥瑞齐出,今得帝君殊荣,跃为锦衣卫之首。此属冀之幸也——


当年所说的话皆为真心,我不会欺瞒你。但现在我和你说的话,你觉得是真还是假,北京。”


往生

旧盟

那晚他频繁地做一个梦,梦里廊柱森然兽烟,空荡荡的死寂的夜,唯有兄长扶着墙掩襟趋来,步步临近,发丝落在他的颈间。

兄长爱若珍宝地望着他,跪在他面前,伸出手来挽住他的手,眉目是一片凝休的温火:

“于维契弟,气贯虹霓,义高云汉。”

他亦撩袍屈膝,摸住兄长削瘦的身骨,眼见得他眼底是一片炽热的烧灼的深情,迸溅出心火的滚烫。

“幸同戈于荒野,缔刎颈于金殿。护君清安,消忿弥乱。自有神毅魄魂,欲把龙泉锷按。其血玄黄,于野龙战。”

兄长紧紧地将他拥在怀里,小臂压过他的脊柱。兄长俯在他的耳边,吻上他的侧颜,口中还诉着他未听懂的话语:

“……古人结交结心,今人结交结面。结心可共死生,结面那堪贫贱?弟今诉...

那晚他频繁地做一个梦,梦里廊柱森然兽烟,空荡荡的死寂的夜,唯有兄长扶着墙掩襟趋来,步步临近,发丝落在他的颈间。

兄长爱若珍宝地望着他,跪在他面前,伸出手来挽住他的手,眉目是一片凝休的温火:

“于维契弟,气贯虹霓,义高云汉。”

他亦撩袍屈膝,摸住兄长削瘦的身骨,眼见得他眼底是一片炽热的烧灼的深情,迸溅出心火的滚烫。

“幸同戈于荒野,缔刎颈于金殿。护君清安,消忿弥乱。自有神毅魄魂,欲把龙泉锷按。其血玄黄,于野龙战。”

兄长紧紧地将他拥在怀里,小臂压过他的脊柱。兄长俯在他的耳边,吻上他的侧颜,口中还诉着他未听懂的话语:

“……古人结交结心,今人结交结面。结心可共死生,结面那堪贫贱?弟今诉我,来寻龙图河清,兄亦嘱君,仰望神州朗晏。肝胆相盟,头颅可断。”

眸光坠入山海,气息点着他眉心,中有火光晦暗,他一双眼好似流泪。兄长拥着他站起身来,翻转掌心,似要将他捧在手心里。

“野马争流,百川河灌。千年途遥期远,此心天地剖判。出则飒飒鸣弓,入则殷殷讽谏。朝士义重如山,那管身躯微贱。历千古而不磨,期一首之必践。”

他看到兄长的指尖拢住他的容面,他听见自己的声音应道:“善。”

黎桐
是GIF不知道能不能动...?...

是GIF不知道能不能动...?
大概是明,冀日常向京汇报然后某个事情惹怒了京起来和他吵,冀不想和他吵于是就开始哄小孩(?)的故事
京冀/冀京无差吧这个
救命还有一个月就要去军训了我不想开学

是GIF不知道能不能动...?
大概是明,冀日常向京汇报然后某个事情惹怒了京起来和他吵,冀不想和他吵于是就开始哄小孩(?)的故事
京冀/冀京无差吧这个
救命还有一个月就要去军训了我不想开学

往生

燕士

上古的神邸消幻成万物的寸缕,伊炼补的苍天触手可及。
 二十八宿低垂着光芒,刻出上古诡谲的文字。
 你在战场上生长形体,躺在中原的怀里,传来安魂的歌谣。
 驾羲和御望舒,驰骋在战风飒飒的疆场,含着弥弥的血腥气,将足迹延伸道八荒的最北端。
 你擦净了矛枪,挑着灯光反射剑锋,在夜里睁睛观望旄头。
 壮岁旌旗拥万夫,锦襜突骑渡江初。
 你身为周室的王。

马蹄踏过枞枞作响的水,这一条流水北入拒马河。
 河水流经在平原,粟米粒在松软的泥土上拔节生长。
 登上驷马高车,吞并邻国的边陲。
 步入金銮高殿,听闻臣子的边情。
 你接...

上古的神邸消幻成万物的寸缕,伊炼补的苍天触手可及。
 二十八宿低垂着光芒,刻出上古诡谲的文字。
 你在战场上生长形体,躺在中原的怀里,传来安魂的歌谣。
 驾羲和御望舒,驰骋在战风飒飒的疆场,含着弥弥的血腥气,将足迹延伸道八荒的最北端。
 你擦净了矛枪,挑着灯光反射剑锋,在夜里睁睛观望旄头。
 壮岁旌旗拥万夫,锦襜突骑渡江初。
 你身为周室的王。

马蹄踏过枞枞作响的水,这一条流水北入拒马河。
 河水流经在平原,粟米粒在松软的泥土上拔节生长。
 登上驷马高车,吞并邻国的边陲。
 步入金銮高殿,听闻臣子的边情。
 你接纳走投无路的故旧,他私自谒见取来他的首级。
 你斩杀骄横的敌将,他屠尽顽抗的属兵。
 吹一声昂昂藏藏的骨笛,击一声脆脆清清的编钟。
 这时你有了自己的名字,你还不知道他的名字。
 猜出他的名字,就可以见到他。
 你只能向着边关遥遥地问,山川丘陵横在你眼前。
 幽州?
 不对。
 涿郡?
 不。
 雁门、辽西、辽东、上谷、代郡、容城、新城、故安、良乡、新昌、乐浪、玄菟……
 这些都是我,又都不是我……
 你猜不出他的名字,他白衣冠以渡易水了。
 变徵的声音在哭,你很快就没有了家。
 你逃出城门,他在秦国不知所踪。
 但是他永远不死,他迁移又归融,他一直陪在你身边。
 他用平原泥土的芳香托起你的手臂,他召来冰雪落在你的冬田;他环绕着你每一寸肌肤,像河水一样流去又回头;随着血脉的流动,深入你无边无际的魂灵……
 他是这片广袤的大地上一切的一切。
 他让你活下来,他为你歌唱,这是他千年来永不湮灭的信仰;他歌唱四时,他歌唱希望,歌唱正在生长的力量。
 静俟的少年,缭乱的旋转,春归的鸿雁,连绵的城垣。

你回返故乡,杨柳下,像白茫茫的雪一样好看的少年,向你伸出手:
 你好呀,以后我就是你的兄长啦。
 眼睛里顿时充满了泪水。
 透明的泪水流入了逝去的梦。
 他没来及告诉你他最初的名字,但他现在有了新的名字。
 

他如同惊鸟一样徘徊林外,昼伏夜出。被这局势生逼仄得斩将擎旗,追奔逐北,天地震怒,战士饮血。
 可是时间过去太久了,你对这些旧事已没有记忆,有多少战争发生在这之后,传唱的歌谣也愈发多了,他又在哪里出征绝域呢?
 他明明都知道,那一去就再也回不来了,还答应你做什么?还答应你做什么啊……
 他后来说的每一句话,做的每一件事,都比这次更沉痛,更惨烈,椎心泣血,他为你不再拥有永生不死的生命,他为你将烽烟浸入了骨髓,他甚至为你付出了全部的血性与精魂!
 他永远不会让你失望的。
 他的声音,沉勇而平静,又带着一点哭腔的颤巍巍:“微太子言,臣愿得谒之。”
 他掩饰得太好,一星一点都没让你察觉。

一定会有那么一天,你会永久地记住他的名字,将他两千八百年来为护你而遭受的苦难,都抚慰一遍。到那时,他将不再只是你流净鲜血的仆隶,他每一天都离你近一点,再近一点,直到紧紧地拉住你的手与你平齐,成为悲歌慷慨、雄发危冠的猛士,盛名显耀万世,丹心日月可鉴。

来日方长。

黎桐

“我说,我会保护你的。”


季钟钳制燕京的双手,他表情是笑着的,可眼里尽是冷漠。


“以我这条贱命起誓,直到我倒下或消失,我会永远将你的利益,你的心情,你的想法,你的全部放在我心尖的第一位的。”


他说到这里低下头,燕京看见了他自嘲的低笑。


“是啊,我又凭什么要这么低贱我自己呢……京,你说我好不好笑啊,做不了主。”


“——哪怕这并非我的本心,我也会保护你的,京。”

“我说,我会保护你的。”


季钟钳制燕京的双手,他表情是笑着的,可眼里尽是冷漠。


“以我这条贱命起誓,直到我倒下或消失,我会永远将你的利益,你的心情,你的想法,你的全部放在我心尖的第一位的。”


他说到这里低下头,燕京看见了他自嘲的低笑。


“是啊,我又凭什么要这么低贱我自己呢……京,你说我好不好笑啊,做不了主。”


“——哪怕这并非我的本心,我也会保护你的,京。”


黎桐

后谈

*冀京.

没车.没后续.


-


燕恒为香炉增抹香痕,烟袅袅腾飞。天光潋潋,雪雾消融,正是京城大雪以来极罕见的晴日。


他露白净手臂,环被麻绳缚双手坐床上那人脖颈。一面跨坐那人身上,一面温言道:“您应该听寡人的,将军。”


“不顾燕郊百姓和乐而强行进军犯蛮地......浴血厮杀为寡人赢得万里疆土,遇此等忠臣,当属寡人三生有幸。这样一位猛将若性命垂危....”燕恒悠悠诉说,鼻尖蹭其脸颊。“寡人可实着担心。”


“——寡人?”


将军闻言轻笑,棕眸对上燕恒双眼。君主从他的眼神里窥探到蔑意和道不清的情愫,冷哼一声便报以与其相同锐利目光盯着。


“在我面前不要用这个自称了吧,...

*冀京.

没车.没后续.


-



燕恒为香炉增抹香痕,烟袅袅腾飞。天光潋潋,雪雾消融,正是京城大雪以来极罕见的晴日。


他露白净手臂,环被麻绳缚双手坐床上那人脖颈。一面跨坐那人身上,一面温言道:“您应该听寡人的,将军。”


“不顾燕郊百姓和乐而强行进军犯蛮地......浴血厮杀为寡人赢得万里疆土,遇此等忠臣,当属寡人三生有幸。这样一位猛将若性命垂危....”燕恒悠悠诉说,鼻尖蹭其脸颊。“寡人可实着担心。”


“——寡人?”


将军闻言轻笑,棕眸对上燕恒双眼。君主从他的眼神里窥探到蔑意和道不清的情愫,冷哼一声便报以与其相同锐利目光盯着。


“在我面前不要用这个自称了吧,当年我与洛豫一并打天下时,你可还窝在我怀里哭呢,对吧,阿燕?”


“若您伤了筋骨,我可怎着?”


燕恒握赵逸手腕,将军常年从军握枪,但手腕纤瘦骨骼轮廓清晰,肌肉下蕴一骑当千的骁勇。他为武夫却生得一副好皮囊,燕恒与他距离凑得极近,弯唇笑语,倘若您成一介废人,寡人便亲自为您举国同葬,就连这春宵帐正红也一并换作素白,十万荒冢随您长眠九泉之下,万家齐哭灵,您看可好?


赵逸迷眼瞧他,片刻顺势倒下,乌发散一床云烟。


闹性子了?他笑问,得来领口一凉的回答。


“但在陛下所说的一切成真前,何妨不春宵一刻值千金呢?”


end.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