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内田彩

34411浏览    1426参与
风光旖旎的sb

苗木困的一天女仆体验

  自从自己的偶像——舞园沙耶香在自相残杀中死去后,苗木困并没有放弃自己对偶像的热情。

  很快,她就找到了自己的新偶像——南小鸟。

之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现在可以做到了——她只要向补水狂魔提出请求,就可以见到自己的偶像,可以握偶像的手;可以抱一抱偶像;甚至可以和自己的偶像一起上台唱歌……


  有一天,自己在跟南小鸟说话的时候,被她拉到了一个……女仆咖啡厅?

“你要尝试在这里工作一下吗?”

“诶?”

“没关系,这里和那些女仆咖啡厅都不一样,只要穿上女仆装,然后在这里当服务员就可以啦!”

“嗯,嗯……”

于是,苗木困的一天女仆体验开始了!


  首先,是穿上女仆装。

“......

  自从自己的偶像——舞园沙耶香在自相残杀中死去后,苗木困并没有放弃自己对偶像的热情。

  很快,她就找到了自己的新偶像——南小鸟。

之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现在可以做到了——她只要向补水狂魔提出请求,就可以见到自己的偶像,可以握偶像的手;可以抱一抱偶像;甚至可以和自己的偶像一起上台唱歌……


  有一天,自己在跟南小鸟说话的时候,被她拉到了一个……女仆咖啡厅?

“你要尝试在这里工作一下吗?”

“诶?”

“没关系,这里和那些女仆咖啡厅都不一样,只要穿上女仆装,然后在这里当服务员就可以啦!”

“嗯,嗯……”

于是,苗木困的一天女仆体验开始了!


  首先,是穿上女仆装。

“我来帮你穿吧!”南小鸟说。

“谢谢。”

苗木困成功穿上了女仆装

紧接着,开始工作吧!


  “哦,你是新来的?”第一位客人说。

“是,是的。”苗木困回答说

“放心吧,我们不会把你怎么样的,这里是正经女仆咖啡厅。”客人说。

“这些事我当然知道啦!”苗木困回答道。


  第二位客人是一位女人。

“诶,女人也会来女仆咖啡厅?”苗木困疑惑道。

女人只是笑了笑,没有说话。


  就这样忙了一天。


  傍晚时,有一位客人来了

这位客人本来是要别的女仆来招待的,但是那个女仆突然想上厕所,于是苗木困就来招待这位客人。但当她来到这位客人面前时……


  “诶?哥……哥,是你吗?”

客人看到她的时候,也吓了一大跳。支支吾吾的说:“小……小困?”

“为什么哥哥要来这种地方啊?”

“我……我……”


  苗木诚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妹妹会在这种地方。

苗木困也没想到,自己的哥哥会来这种地方。


  苗木诚迅速跑出了门,并留下一句话:“别告诉未来机关的人啊。”


  事后困表示,自己确实受到了惊吓。


  就这样,苗木困的一天女仆体验结束了!







遥远时空中

这里出剩余的男女日本声优切页。由于之前已经出了一部分,目前只剩余列表里的声优还有余量了。

以单人set的形式出,单人切页不拆卖。

价格为1张1元(一张包括杂志正反两面)

若附带生写或海报,均为赠送品,不计入价格。

切页已经分好,日常保存在文件夹中,完整无瑕疵。

感兴趣的小伙伴欢迎私信,交易可走咸鱼。


这里出剩余的男女日本声优切页。由于之前已经出了一部分,目前只剩余列表里的声优还有余量了。

以单人set的形式出,单人切页不拆卖。

价格为1张1元(一张包括杂志正反两面)

若附带生写或海报,均为赠送品,不计入价格。

切页已经分好,日常保存在文件夹中,完整无瑕疵。

感兴趣的小伙伴欢迎私信,交易可走咸鱼。


Rikka:被鱼念sc版
57生日快乐哦! 要做永远17...

57生日快乐哦!

要做永远17岁的魔法笑女

57生日快乐哦!

要做永远17岁的魔法笑女

一口奶油☁️
有哪些护肤品能让肌肤美白精致?
有哪些护肤品能让肌肤美白精致?
青松学拍照
路边情绪大片怎么拍只需一台
路边情绪大片怎么拍只需一台
萨满弘川_Hirokawa

对你缪中之人印象前后对比的表格

感谢我的列表大佬的倾情制作

对你缪中之人印象前后对比的表格

感谢我的列表大佬的倾情制作

萨满弘川_Hirokawa

对你缪中之人的印象2015和2021对比:


emitn

前:新田惠海,参战!

后:我的太阳——!!!


uchi

前:好腹黑的一个人

后:棉花糖公主,好腹黑的一个人


mimorin

前:直女

后:已婚直女


Pile

前:现充笨蛋直女

后:现充笨蛋酷哥


rippi

前:Flag大王小天使

后:敬业的majiAngel——(声嘶力竭)


小鹿

前:搞笑艺人,@直女戒断中心

后:活泼妹妹型的姐姐,搞笑艺人


空丸

前:死宅,搞笑艺人,直女,这人好像什么都会...

对你缪中之人的印象2015和2021对比:

 

emitn

前:新田惠海,参战!

后:我的太阳——!!!

 

uchi

前:好腹黑的一个人

后:棉花糖公主,好腹黑的一个人

 

mimorin

前:直女

后:已婚直女

 

Pile

前:现充笨蛋直女

后:现充笨蛋酷哥

 

rippi

前:Flag大王小天使

后:敬业的majiAngel——(声嘶力竭)

 

小鹿

前:搞笑艺人,@直女戒断中心

后:活泼妹妹型的姐姐,搞笑艺人

 

空丸

前:死宅,搞笑艺人,直女,这人好像什么都会啊

后:这人真的什么都很会啊!

 

南球

前:这该死的女帅哥真是甜美.jpg

后:不是吧不是吧不是吧都2022年了还有人觉得南条不是ntxl??

(你南的新造型真的难看(超小声

 

kssn

前:是没什么印象的熊孩子呢

后:属于是大家的梦中情p了咱就是说

南·第57号

求助!!!!!

请问有没有大佬有这个资源啊qaq

找了好久都没找到,求求了

给钱都行,救救孩子吧!!
[图片]

请问有没有大佬有这个资源啊qaq

找了好久都没找到,求求了

给钱都行,救救孩子吧!!

柏檀霜

【W內田】午後

--


【W內田】午後


那是一個平凡不過的午後。


內田選擇從容度過這個休息日,上午雖然賴床貪睡了一陣子,但也足夠讓她用剩餘的時間將家裡打掃整潔,她不習慣打掃的時候開冷氣,導致在這炎熱的季節下她滿身是汗,沖涼完後簡單吃點沙拉作為午餐,方才的悶熱是有些影響食慾的。

不平凡的事情是有的。

那是在準備要看還未看的動畫錄像時打開家門的內田,這說法有點讓人誤會,姑且介紹成打開家門的〝內田妹妹〞,如果她知道〝內田姊姊〞心中的自言自語是這樣喊她、肯定會氣得跳腳。


「我回來了。」面容姣好的妹妹笑得燦爛,彷彿和外頭的陽光一樣刺眼,但卻不能缺少。...

--


【W內田】午後

 


那是一個平凡不過的午後。

 

內田選擇從容度過這個休息日,上午雖然賴床貪睡了一陣子,但也足夠讓她用剩餘的時間將家裡打掃整潔,她不習慣打掃的時候開冷氣,導致在這炎熱的季節下她滿身是汗,沖涼完後簡單吃點沙拉作為午餐,方才的悶熱是有些影響食慾的。

不平凡的事情是有的。

那是在準備要看還未看的動畫錄像時打開家門的內田,這說法有點讓人誤會,姑且介紹成打開家門的〝內田妹妹〞,如果她知道〝內田姊姊〞心中的自言自語是這樣喊她、肯定會氣得跳腳。

 

「我回來了。」面容姣好的妹妹笑得燦爛,彷彿和外頭的陽光一樣刺眼,但卻不能缺少。

「真礼ちゃん歡迎回來,拍攝不是到下午嗎?」實際上這裡並不是她的家,但對方進出很自然就跟著回應,內田真禮的行程表上今天依舊滿檔,所以這時間出現在這裡是件不平凡的事。

「預定上是這樣,因為最早到攝影棚就先拍攝個人部分,其他成員到齊拍完團體照我就收工了。」她也的確當成自己家走到洗手台洗手,都能拿出她專用的毛巾替臉部清潔,完全像一家人似的,「有傳訊息給彩ちゃん說要過來呢,沒注意到嗎?」

 

她有她家的鑰匙,是她給她的。

她也有她家的鑰匙,也是她給她的。

因為是那樣的關係,不過剛好一樣的姓氏和性別,介紹起來是挺容易混淆的。

 

那麼、她提到的手機放去哪裡了?

 

「啊、難道彩ちゃん不歡迎我嗎?」她淚汪汪的眼神正逼近著她,有些時候還是不太能招架這樣精緻到像雕塑出來的綺麗臉蛋,就算內田彩不會將情緒表現在臉上,若被抓住機會調侃可不好。

「我剛剛可是說〝歡迎回來〞喔?」伸手輕點對方挺立的鼻尖好讓她停下來,即使喜歡有計劃行事她也不介意被她打亂,況且她早告訴過對方想來就能來的,「晚上還是會去錄節目吧?」

「會,從彩ちゃん家出發的話、應該七點左右再出門就行了。」抓住內田彩的手仔細端詳,是新的指甲彩繪。

「唔,這不是還有四個多小時嗎?」若換作是內田彩,肯定會回自己家——老實說也不常去內田真禮家就是了。

「正因為還有四個多小時,才想來見妳。」將吻落在掌心,她的笑容總是能讓人融化。

「雖然我很喜歡和真礼ちゃん待在一起,但偶爾還會擔心妳的交友狀況呢。」拉著調戲自己手的人到客廳示意她坐好,並倒杯水給她,對於剛從悶熱的室外進門的人補充水份是件很重要的事情。

 

「……?」內田真禮喝著水,她沒有說話只是用表情表達出疑惑。

「真礼的休息日,我家、妳家、老家、棒球場,以上。」簡單來說,內田真禮的交際範圍除了姓內田以外的,趨近於零。

「我明明還是會和別人出門玩的。」應該有吧?

「不算上工作結束後順道一起吃個飯之類的話,上一次和上坂さん……三個月前嗎?」面前這位內田的行程枯燥乏味到內田彩不需要特別留心都能記得清楚。

放下水杯,內田真禮很認真回想自己的過去,的確讓她花不少時間才想到一個模糊的記憶,「啊、我還有跟るるちゃん去看棒球,結束後一起吃飯!」 

「八成是巧遇吧。」毫不留情吐槽。

 

儘管科技進步到令人畏懼,變頻冷氣還是有微微的聲響,成了兩位內田面對面沉默時的背景音樂。

 

「唔、不管啦!有彩ちゃん在身邊就沒關係。」嘟起嘴,完全不像個三十出頭的大人該有的表情。

「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獨佔真礼囉。」安撫似地將年下的妹妹擁入懷住,輕拍還有汗水的背部,其實她比自己還更加任性,或是說她只對親近的人任性呢?「吃過午餐了?」

內田彩願意讓自己撒嬌,那內田真禮完全不介意當個妹妹,被說雙重標準也無所謂,於是愉快地撲進對方懷中,「嗯,有簡單吃一點。」

「晚上我載妳去工作現場,在那之前一起吃個晚飯吧。」對方稍微一用力,內田彩就安穩地被壓在沙發上。

「一起吃飯就好,不用特地送我。」聞言,趴在別人身上的內田真禮抬起頭,開始把玩起身下人的髮尾。

「我只是想佔有真礼さん更多的時間,不願意?」

「這麼說我就不能拒絕了。」論耍嘴皮子果然贏不過自家戀人,於是選擇換下一個她擁抱時就有的疑問,「剛剛洗過澡了?」

 

內田彩點點頭,玩頭髮向來就不是單人遊戲,她也玩起今天是長髮內田真禮的髮尾,然後在心中讚嘆她與某前輩一樣出神入化的接髮技術。

 

「以為能一起愉快地泡澡,做各種事情的。」嘴裡嘀咕著〝不能滿身汗和彩ちゃん黏在一起〞,然後開始聞自己身上有沒有味道。

「欸——大白天的妳又在想什麼事情。」

「才沒有想什麼,那我稍微沖涼一下。」於是在內田彩的唇上淺吻一下內田真禮才從黏人精畢業,前往更衣室拿換洗衣物的路上轉過頭,對內田彩吐舌,「彩ちゃん好H。」

 

她雖然有天邪鬼、自由人一些不想承認的稱號,但面對這位沒有血緣關係的妹妹奇異的行為舉止時,多數時候是沒轍的,印象中沒交往前相處模式不是這樣、以前自己還是佔上風……難道這就是所謂的寵壞?

 

起身跟著內田真禮後頭走,倚在門邊問道,「晚餐想吃什麼?」

「唔、最近想吃正統的日本料理……覺得如何?」

「好啊,我來訂位。」在她走向浴室前拉住她,這次換她主動將吻留在內田真禮的唇上。

「啊、彩ちゃん可以做妳預定要做的事情喔,畢竟我是突然出現的。」人都已經進到浴室,還特地探出頭說道。

「嗯,其實我正想看內田真礼さん出演的動畫呢。」誰讓自家戀人出演的作品量之多,一直處在明明上個季度還沒看、下一季度又有的狀態下,「趕緊洗完一起看吧?」

「唔啊、這就請彩ちゃん饒了我。」自己看自己出演的作品很正常,但和自家戀人看總是怪害臊的。

 

距離上次兩人外出吃飯似乎也有一段時間……?想不起確切的時間線,也無妨,眼前這位內田一有空檔就會出現在自己身邊,即使不常用Line卻會在無法見面說話時為她傳很多訊息、照片或是語音,忙碌歸忙碌但不會忘記她的存在,這點非常帥氣又讓人很有安全感。

何況她交友範圍狹隘到甚至不需要擔心出軌,最大的勁敵只有她的弟弟,雖然還有各種迷戀她的煩人蒼蠅們,但她似乎沒有將其他人放進眼裡。

 

這麼說起來、或許自己也是被內田真禮寵壞的也說不定。

 

 

-END-

 うちだけ


柏檀霜

【南彩】Close to You 13

----
【南彩】Close to You 13
 


即使不願意面對離別,時間終究會繼續向前走。


大學的入學手續和住所都已經安排妥當,再十天,南條將無法像過去十幾年來一樣,享受這個城鎮帶給她的寧靜和安穩,難得地穿戴整齊和上妝,左胸前別著象徵卒業的花朵。今天是卒業式,南條的高中生涯要畫下句點的一天。

主校舍前和禮堂前都擠滿了人群,排隊和前輩合影的後輩們、搶著畢業生第二顆鈕扣的愛慕者又或是哭成一團的同班同學,每一個人都帶著不想留下遺憾的心情,在這一天做出最後的渾身解數,畢竟誰能確定、踏出校門後的下一次見面又會是何時?

如果現在不把握,那還能有下一次嗎?...


----
【南彩】Close to You 13
 


即使不願意面對離別,時間終究會繼續向前走。

 

大學的入學手續和住所都已經安排妥當,再十天,南條將無法像過去十幾年來一樣,享受這個城鎮帶給她的寧靜和安穩,難得地穿戴整齊和上妝,左胸前別著象徵卒業的花朵。今天是卒業式,南條的高中生涯要畫下句點的一天。

主校舍前和禮堂前都擠滿了人群,排隊和前輩合影的後輩們、搶著畢業生第二顆鈕扣的愛慕者又或是哭成一團的同班同學,每一個人都帶著不想留下遺憾的心情,在這一天做出最後的渾身解數,畢竟誰能確定、踏出校門後的下一次見面又會是何時?

如果現在不把握,那還能有下一次嗎?

 

南條本打算悄悄離去,但她還沒見到內田,或許該說她不知道要不要去見內田,對方沒有發來任何消息,倒是她的兩位大親友和橘田正到處尋找她的身影,LINE的通知已經來到99+,電話也響個沒完,南條知道她現在接起電話肯定會被罵得臭頭,索性按下關機鍵,如果不幸被抓到至少能假裝手機沒電。

 

她沒有待在美術教室,這麼容易就找得到人的地方,她還沒那麼傻。

 

這間學校除了美術教室還有太多值得回憶的場所,一、二年級時的教室、一同開過無數次會的戲劇部社辦、秋季涼爽到適合睡午覺的天台、總是讓她非常厭惡下水的游泳池、和橘田為了做餃子而每年都待上好長時間的烹飪教室還有讓她躲避後夜祭人群的器材室……還有很多很多,想到明天起日常不再是日常,難免會覺得感傷,畢竟她是多麼喜愛這讓她們相遇的校園。

西側校舍二樓以下是職員辦公室,因為學生人數銳減三、四樓未使用的空教室很多,相對人也比較少,南條就站在通往四樓的梯階,望向正對面、那她最為不捨的美術教室。

 

「南條前輩真是擅於躲避人群。」

 

聞言,南條轉過身,對站在三樓、雙手擺在背後那桀驁不馴的身影露出笑容。

 

「但內田さん妳還是找到我了。」

 

「我也是很辛苦的。」不但要找這不見蹤影的人還要被親友追問這人的足跡,她還沒神通廣大到會通靈,沒有發消息或電話,她總覺得南條不會回應,憑著對難搞的前輩的認知,她才找到這裡的。

「哈哈,抱歉。」

「啊!南ちゃん站在那就好,我有話想說呢。」見南條想要下樓走向自己,內田趕緊制止她。

「記得第一次見面時,我打開了美術教室的門走向了妳嗎?」南條點點頭,內田每說幾句就跨出一階,「但其實我走向的是妳的畫,說實話我那時候對南ちゃん一點都不感興趣。」

「若不是我說出星空,南ちゃん也不會對我特別感興趣。」然後再跨過幾階。

 

無法反駁,南條最一開始的確是抱著無法應付的心態看待內田。

 

「在那之後的每一次,南ちゃん是帶著確定的心情向我走來,那幅畫也好、生日也好、還有祭典也是。」

「可那時候的我……還不確定,說實話等我察覺的時候,妳已經在我身邊了。」

 

直到和南條是伸手可及的距離後,內田才停下腳步。

 

「所以這一次,讓我走向妳。」

 

「うっちー突然這麼直接我很難招架的。」不需要溫度計,南條預測自己的溫度是高燒的四十度。

「我說過今天會好好回應妳的心意的。」不只南條高燒,內田心跳的速度也足以掛急診了吧?

 

「南ちゃん從沒問過我,我的答覆。」

「嗯、因為我怕妳會離我更遠。」

「即使我的明示、暗示都這麼明顯?」

「……我怕是我自作多情。」

「……妳是傻子嗎?」

「請不要用這種憐憫的眼神說出這麼傷人的話啊!」

 

「我知道,其實妳還擔心因為妳就要去東京了,所以才選擇不問的。」見南條一臉被戳中的表情,內田嘆口氣,「但是南ちゃん,如果真不想和我繼續下去……就不該送我手錶?」

「真的很狡猾,看似投出直球卻是把主動權丟給我。」

 

內田終於伸出藏在背後的手,那是一束有由黃色和粉色非洲菊搭配的花束。

非洲菊的花語不僅只有有毅力、不畏艱難和神祕的。

請妳去追求妳想要的豐富人生,我會伴妳左右,因為妳就是那道不刺眼卻能照亮我的光。

 

「這就是我的回答,南ちゃん妳呢?」

 

南條大概是高燒到當機了,她愣愣地收下內田的花束……然後就站在原地不斷落淚。

 

「欸……該哭的人應該是我吧!」拿出手帕替南條抹去淚水,平時不太化妝的她為了卒業式也是難得地打扮,雖然現在可能快哭花她用心的結果。

「我是想說點什麼的,但是眼淚不自覺就……」南條乾脆放棄說話,用力扯下制服外套上的第二顆鈕扣交到內田的手上,「我喜歡うっちー。」

「嗯。」

「非常非常喜歡。」

「嗯。」

「比うっちー想像的還要喜歡妳。」

「嗯。」

「那……我可以吻妳嗎?」

「欸……我考慮一下。」

「不是吧?」

 

哭花了妝還被拒絕,南條一副大受打擊的模樣委屈極了,內田只是笑笑的,站在比較低的階梯上,她看南條是需要抬頭的。

 

輕撫她的臉頰,飛快在南條唇上落下一吻,內田其實比她表現出來的還要緊張許多,「……我說過,這次換我了嘛!」

捉住內田的手,南條已經顧不及快要竄出身體的心臟和被擠在兩人中間的非洲菊,「那這次,就算再有煙火我也不會停下來了。」

 

試探般、先是淺嚐,然後是飽含心意的深吻。

最後是理解彼此的相視而笑。

 

§

 

四月,某間偏鄉的高中校舍裡,有那麼一幅畫給新生帶來了期待。

 

櫻花盛開的春季裡,畫中的女孩獨自走在人生的道路上,她迷惘地伸出手,但是老天並沒有拋下她,在前方等待著她的是那些帶著笑容、注定走進她生命中的人們。

 

 

-THE END-

粉色非洲菊的花語「幸運、快樂、相親相愛,寓意著追求美好人生」

黃色非洲菊的花語「有一種光,不刺眼卻很明亮」


這個地理位置其實就是      群馬縣太田市   (´∀`σ)σ
祭典啊、燈節啊瀑布啊什麼的都是真的活動wwww

 
拖稿拖到至今也快三年(?) 花兒都開了又謝了不知道幾回 
南彩除了fes上牽手手、牽手手、牽手手以外依舊沒甚麼互動xddd
沒事,我不灰心,南彩是真愛,她們不管是跟誰(貴圈真亂)都是真愛!!!! 
 
總算是了解一樁心願,我已經不是開坑不填坑的傢伙了!! 
 
感謝,還沒放棄我的大家。 


柏檀霜

【南彩】Close to You 12

-----
【南彩】Close to You 12

「班上同學二十三人、一年級同班的同學九人、聲樂部的前輩十一人、後輩十三人、三年級還有橘田さん和南條さん、班主任山內老師……還有還有……」細數不過只有十根的指頭,新田其實老早就忘記自己已經數到哪裡去。

「停止吧!えみつん,妳這樣等同於全校都要送巧克力了。」看著在一年級教室犯傻的二年級親友,內田選擇殘忍地打斷她的話。

「直接問全校有多少師生好了,這樣比較快。」同樣都不擅長數數的三森,選擇反其道而行。

「欸——每一個人我都想要送嘛!」

「みもちゃん,看來我們去買材料前要先讓えみつん做出抉擇了。」先不說能不能做出少說一百份的巧克力,光想到要帶...

-----
【南彩】Close to You 12


「班上同學二十三人、一年級同班的同學九人、聲樂部的前輩十一人、後輩十三人、三年級還有橘田さん和南條さん、班主任山內老師……還有還有……」細數不過只有十根的指頭,新田其實老早就忘記自己已經數到哪裡去。

「停止吧!えみつん,妳這樣等同於全校都要送巧克力了。」看著在一年級教室犯傻的二年級親友,內田選擇殘忍地打斷她的話。

「直接問全校有多少師生好了,這樣比較快。」同樣都不擅長數數的三森,選擇反其道而行。

「欸——每一個人我都想要送嘛!」

「みもちゃん,看來我們去買材料前要先讓えみつん做出抉擇了。」先不說能不能做出少說一百份的巧克力,光想到要帶一百人份的材料回家都覺得困難。

 

二月,四面環山的鄉村地帶氣溫比其他地區低下,下雪便是冬季的常態,她們放學後的目的地是離學校有段距離的甜點材料店,本都是步行通勤的三人換成單車,即使在這樣的下雪天裡,只要不是暴雪、一手撐傘一手騎車對她們都不是困難的事情。

 

「吶、情人節當天南條さん會來學校嗎?有考上大學的三年級不是已經不用來上學了嗎?」以往都由新田回答的場合,今日兩人不約而同將視線轉往在後頭的內田。

「……會來喔。」感受到炙熱的視線,她當然清楚南條的行程,但總覺得現在回答會為自己找些麻煩事,「老師請她畫些作品拿來迎接將來的新生。」

「那太好了!うっちー的本命巧克力可以當天送到手上。」新田笑得多麼燦爛清新,刺眼到內田都覺得身旁的雪是假象。

換上一貫的笑容,裝傻怎麼說都是內田的強項,「咦?我可沒有說要送給南ちゃん。」

「我們也沒有說是給南條さん啊——」看來這些招數對幼馴染似乎一點用都沒有!

「……我要丟下妳們了!」加快速度,內田選擇逃離現場。

 

§

 

東側校舍的四樓倒數第三間教室,那是南條窩了三年的美術教室,再過一個月這裡就不再是她專屬的空間,撇下還是空白的畫作,慵懶地趴在窗台看向正在上體育課的學生,頑皮的嘴唇噘起吊著2B鉛筆,哼著不成曲子的旋律,南條愛乃,現在是一點靈感也沒有。

本來是抱持在上大學前也不能停止作畫的習慣才會接下指導老師給予的麻煩事,已經答應付出卻做不出回應,有什麼辦法呢!藝術是需要天時地利人和的事情嘛!

 

她知道今天是情人節,和內田約好放學時間在美術教室碰面,沒有多說原因她也沒勇氣說出口,內田彩是她的初戀,也將是她第一次送本命巧克力的對象——如果不論幼稚園想送卻沒送出去的巧克力的話。

不過是想像就讓南條的心臟負荷不了,漫畫中才能見到的場景即將發生在自己身上,她似乎能懂那些送巧克力告白的畫面為何總是要加上很多〝撲通撲通〞的狀聲詞。

 

呃、並不是想著內田才沒有作畫靈感的。

 

 

「南ちゃん,下午好。」已經熟稔到彷彿自己就是美術部成員(八成還比其他正式成員更常來訪),內田俐落打開教室門,只見理應在作畫的前輩趴在桌上睡得香甜,身旁的畫布……是完美的潔白無瑕。

「……唔、下午好……」聽聞聲音的南條一手迷糊地揉著眼睛,她今天沒有戴隱形眼鏡,另一手正試圖找出不知道被丟去哪的黑框眼鏡,找到眼鏡的同時腦袋似乎也開始運作,她才終於發現大事不妙,「うっ、不會吧?放學了!」

「南ちゃん不會睡一下午吧?」看臉上的紅印,睡得時間可不短。

「啊、我也不知道我什麼時候睡著……」

「作品、來得及嗎?」

「我想畢業前畫完就沒問題的!」是沒有規定時間,可怎麼想都是越早畫完越輕鬆。

 

內田充滿懷疑的眼神快要刺穿南條,畢業典禮還有一個月左右,但要搬去東京生活的人,應該沒這麼多時間在鄉下學校鬼混。

 

「沒有想法?」嘆口氣,雖然知道南條有拖延症的壞毛病,然而整張畫布都是空白必定有些原因。

「哈哈!其他主題的畫作上星期都交出去了,唯獨要放在大廳的這幅、我實在沒有想法。」東、西校舍各一幅,分別是春天和笑容,至於放在主校舍大廳的則是——相遇。

「相遇啊……之前學園祭美術部第一幅畫作不行嗎?我覺得很棒呢!」

「確實是不錯的作品,我也提議過。」南條做作地將手扶住臉頰,清了清嗓子,『啊啦、南條さん絕對能畫出超越那幅畫的作品的吧?』

「喔喔,學得非常像,南ちゃん看來還有模仿方面的天分!」維妙維肖的語調和肢體動作,內田情不自禁地替南條鼓掌。

「就別挖苦我了。」

 

內田調皮地吐舌,她拉張椅子與南條並肩而坐,一同面對那片純白。

 

「南ちゃん覺得相遇是什麼?」

「唔、以大眾的說法相遇是一種緣份。」南條拿起筆對著畫布,「原本在兩個不同生活圈的人,跨越這條線來到同一個交會的場所,不論是志同道合或是萍水相逢,能與誰相識我覺得像是一件奇蹟。」

「奇蹟啊……那的確是不好表達的畫面,不像春天和笑容有具體的形象。」身為陪伴南條跨越瓶頸的小幫手,對沒有實物的觀點也束手無策。

「這只是我個人的想法,可能就是這樣才會鎖死我的思考。」聳聳肩,主觀意識對於創作者來說很重要,可有時候太過主觀也會絆住自我,這之間的分寸南條還不太會拿捏。

「那、聽聽我的想法?」直到南條愣愣地點頭,內田才繼續開口,「我覺得相遇是已經注定好的命運。」

 

「一定都是,從出生那天起就決定好的命運。」

 

站起身,內田走到教室門口,「〝那個、請問這裡是聲……啊,搞錯地方了〞。」

明白內田的意思,南條輕笑道,「〝聲樂部在隔壁,仔細看的話、把手上有個小小的標示牌〞。」

 

心底好像有什麼聲音被敲響。

就像初次相遇的那天一樣。

 

如果用奇蹟來說明相遇,那南條上輩子大概是善人做許多善事、才換來這輩子遇見內田的機運。

如果用命運來說明相遇,那就算多繞多少的路、錯過多少次她都注定會遇見內田。

 

聽起來那麼相似卻又不一樣的思維,不是挺有趣的嗎?內田彩大概就是注定要打破南條愛乃一成不變的人吧!

 

「啊……總覺得我說的更抽象了?」

「不、我想我有想法了。」南條沒有忘記今日相約的目的,但此刻心中湧上的感情讓她無法冷靜,「抱歉うっちー,可以等等我嗎?」

 

南條眼底漾起的波瀾正是內田最為喜歡的,她當然願意等待,充滿自信和堅定的南條是多麼吸引人,她比任何人都清楚,現在可是近距離觀賞而且還能獨自佔有的最佳時刻。

 

 

在日照比較短的冬季裡,傍晚時分太陽也早不見蹤影,取而代之的光亮是從不缺席站崗的路燈,越接近夜晚月式寒冷,南條慶幸起今日並沒有下雪。

 

「抱歉,結果讓妳等到離校時間。」直到警衛來趕人,南條才從畫作中回過神來,期間內田什麼也沒說、就只是靜靜地讓她畫圖。

「沒關係,看南ちゃん這麼興奮地作畫也是一種特別的體驗。」南條會介意讓自己等待的事情,不調侃一下或許沒辦法消去她心中的罪惡感,「明明平常都很懶散的人,原來可以這麼勤快。」

「我偶爾也是會有點的幹勁的。」無奈地輕笑,內田的話語從來都不是沒有用意的,南條指向不遠處的公園,「如果不介意的話,可以再陪我一下嗎?」

 

按下兩次熱可可的按鍵,南條作為賠罪的第一步是自動販賣機的熱飲。

 

「謝謝妳。」接過南條遞來的熱飲,暖呼呼的熱氣確實替身體帶來一股暖意,「其實不用刻意破費的。」

「我現在還準備讓妳在寒天時待在室外,就讓我花點錢作為贖罪?」偌大的公園只有她和內田,表情可能不太自然,誰讓南條心裡的小劇場已經演到不知道第幾部曲了,這陣子在腦海中演練過不同風格的送巧克力的場景,可沒一個是在無人的公園裡的,現在只好盡可能地、普通地、平常心地交出去。

「嗯——南ちゃん是要送我巧克力嗎?」

「噗!咳、咳咳!」

 

內田一臉〝這個人沒救了〞,但還是輕撫南條的背部,拿起紙巾替她擦拭殘留在嘴角的可可,沒有噴到制服和卡其色大衣上已經是不幸中的大幸。

 

「抱歉,謝謝。」

「看妳的反應、難不成妳覺得我不知道今天是情人節?」

「不,也不是,但這麼爽快被說出來我要送巧克力還是會害羞的。」

「欸……明明南ちゃん做過更多羞恥度超越送巧克力的事情?」內田能有自信地說出對南條的瞭解,唯獨她對羞恥的定義內田還沒辦法抓出基準。

「我為過去所做的種種深感抱歉。」正襟危坐,南條豁出去似地雙手奉上特地為內田挑選的巧克力,沒有手作因為不是她擅長的,她更擅長的是繪圖和文字,親手繪製的小卡片連同巧克力一起,那才是她傳達心意的方式,「請妳收下我的心意與歉意。」

「謝謝你。」內田多少也是有點緊張,但看在前輩比她更緊張的表現下,玩(弄)心已經遠遠超越那些小情緒,「欸嘿嘿,我也有準備要給南ちゃん的巧克力。」

「親手製作!我很抱歉我是買現成的,但我不想讓うっちー成了我手下的犧牲品。」

「嘻嘻,沒有關係,心意我可是有好好收到的。」指著小卡片、和在手腕上的錶一樣,南條送禮的用心從不敷衍,湊近還對著自己手做的巧克力傻笑的前輩耳邊,內田低語——

 

「那麼,白色情人節、也就是卒業式那天,我會好好回應南ちゃん的心意喔?」

 


 -TBC-

 搭配BGM:內田彩-Sign、Destiny  

啊  我也想要彩彩的巧克力

柏檀霜

【南彩】Close to You 11

-----
【南彩】Close to You 11


即使時間流逝讓天空被黑夜籠罩,聖誕的活躍使街道燈火通明,閃爍的霓虹下是臉上帶著笑容的人們,不論是成雙成對或獨自一人,在這樣滿街歡樂的氣氛都被染上幸福,畢竟連遠離市區的田野裡、草人們不約而同地戴上聖誕帽和燈飾,或許是整個熱愛節慶的日本都充滿聖誕的氣息。


南條選擇在和內田第一次校外巧遇的書店等待,埋首在生活類的書籍區裡認真挑選,她其實對自己獨自生活的能力非常有信心,以至能預見未來的狀況——大概是三餐泡麵跟亂七八糟的房間。

看中一本畫著可愛插圖且標題簡單明瞭、就是要讓你學會獨自一人生活的書籍,從簡易烹飪到理財規劃一應俱全,使南條讀得...

-----
【南彩】Close to You 11



即使時間流逝讓天空被黑夜籠罩,聖誕的活躍使街道燈火通明,閃爍的霓虹下是臉上帶著笑容的人們,不論是成雙成對或獨自一人,在這樣滿街歡樂的氣氛都被染上幸福,畢竟連遠離市區的田野裡、草人們不約而同地戴上聖誕帽和燈飾,或許是整個熱愛節慶的日本都充滿聖誕的氣息。

 

南條選擇在和內田第一次校外巧遇的書店等待,埋首在生活類的書籍區裡認真挑選,她其實對自己獨自生活的能力非常有信心,以至能預見未來的狀況——大概是三餐泡麵跟亂七八糟的房間。

看中一本畫著可愛插圖且標題簡單明瞭、就是要讓你學會獨自一人生活的書籍,從簡易烹飪到理財規劃一應俱全,使南條讀得入迷,並未發現悄悄來到她身側的內田。

 

「なんちゃん。」

「うっちー。」聽聞耳邊令人沉醉的嗓音,南條拉下口罩露出大大的笑容,開心到都忘了要將手上的讀物藏起來,被內田給看得清楚。

「唔、難不成南ちゃん生活能力是零……?」

「欸?不是,這個是、參考而已。」哪怕現下把書歸回原位已是徒勞無功的垂死掙扎,南條的自尊心使她選擇稍作抵抗——然後坦白從寬,「說實話掃除方面實在不太上手。」

「噗呵呵,我能想像南ちゃん會將自己埋在一堆畫作中的模樣。」一閃而過的畫面中,南條翹了幾根髮絲從畫板後面探出腦袋,即使厚重的眼鏡也遮不住的眼袋……突然歪頭道,「務必要照顧好自己?」

「總覺得是很失禮的想像。」

「這可是來自後輩最真摯的關心。」

 

最終南條將書本給收編回家,期許它能在未來成為自己的最大的靠山,是的,南條確定錄取東京的大學,這是她高中生涯在家鄉的最後一個寒假,和其他還在和入學試驗奮鬥的同學們相比,自己簡直悠閒愜意的不得了。

漫步在熱鬧的市中心裡,各個商店的櫥窗展示和在招呼的聖誕老人們吸引好奇心旺盛的內田,況且今日的聖誕節為她們帶來可以晚歸的特權,沒有時間壓力讓兩人更加融入節慶之中。

 

「吶、南ちゃん以往的聖誕節都怎麼過的呢?」望著櫥窗裡手搭著手的三位小雪人,畫面可愛地讓人想起自己的摯友,第一次和三森、新田以外的親友度過,起初心情上有些過意不去,但在兩人興致滿滿替自己梳妝打扮還熱烈地將人推出家門後,似乎不需要愧疚這種情緒。

「非常地普通……簡單說就是很無聊,基本上都是宅在家和家人打遊戲。」努力回憶過去的數個具有紀念意義的節日,想起來的除了打遊戲以外好像還是打遊戲?「うっちー妳們呢?」

「其實也沒什麼特別,偶爾像現在到處逛逛、偶爾去參加燈節,不過最後一定會交換禮物,えみつん對這點非常執著,千萬不能少。」新田對待她們的熱情與貼心簡直完美,和他人相比是擅長過生活和維繫情感的類型,犯傻的形象下是藏不住的溫柔。

「哈哈!的確很有她的風格。」談及新田、南條便想起今早送到美術教室的聖誕禮物,不禁有〝新田さん不會就是聖誕老人派來人間的使者吧?〞的想法,也注意到自己打破了三人間的傳統,雙手合十表示誠摯的歉意,「啊……抱歉,借走妳們今年的聖誕節!」

「咦?這件事需要抱歉?」說到底,意義非凡的聖誕節答應赴約本身就是提示,何況內田清楚記得當下說過〝想和南ちゃん一起〞毫不避諱的明示,在更之前、氣氛曖昧甚至連接吻這一步都跨出了(未遂),此刻卻比決定要赴約的自己還愧疚——該說她是老實還是遲鈍?

 

不明白內田沒有遲疑的提問,現在不在狀況的可是自己,左看、右看、摸摸下巴、插手擺腰所有動作都輪過一遍,最後停在指尖抵在額頭的姿勢,她還是不明白內田問題。

 

「欸嘿嘿,沒事,不過既然妳都說出口,就要負起責任給我一個不一樣的聖誕節喔!」內田止不住嘴角的上揚,開心地笑彎了眼,她對南條伸手提出邀請。

「這是我的榮幸。」覆上被寒冷的氣溫給冷著的手心,連同自己的手給拉進大衣的口袋,怕冷卻熱愛冬天的南條身上從沒缺過暖暖包的。

 

今天的最終目的地是縣內最著名的彩燈活動,一般時候是普通的花卉公園,到了十一月便會點上一百萬顆燈球,像提早慶祝聖誕節似的,園內還有不少光雕投影和展覽,盛大華麗的排場吸引不少各地的民眾及外國旅客,若不是佔地約184,000平方米的〝公園〞足以容納人潮,南條基本上是不會出現絡繹不絕的場合,但今夜是聖誕夜……就當作是人生小小的驚喜吧!

通過正門,放眼望去已不是平時所見的花海,兩側的廊道裝飾上橙燈,中央的通道也搭上彩色猶如歡迎眾人的參訪,不只室外還有五座溫室、遊樂設施及體驗教室……等等,形形色色的主題構成的空間讓人無時無刻感到驚艷,夢幻的燈光特效彷彿來到不同的世界。

 

「哇嗚——真不知道要從哪裡開始逛好了呢!」瞠目結舌的望向眼前的絢爛,內田不是沒來過花卉公園,可彩燈嘉年華期間是第一次,頓時失去方向感。

「嘛、的確是一大難題,不如就從左邊的廣場和溫室開始?」初來乍到的南條很努力閱讀園區導覽圖,對花卉不甚瞭解的她在堅持數秒後決定放棄,指向人潮流動的方向提議道。

 

她們沒有目的性地隨處亂逛,遇上喜歡的花卉和燈飾便交換感想,提起一些沒有重點的回憶和對話,偶爾會安靜地感受空間帶來的氛圍,或是偷偷感受對方的心跳。

其實內田是憧憬玫瑰色的高中生活,期待運動會、學園祭和其他大大小小的活動,那怕沒有付出百分之百的覺悟但九成還是能做到的,儘管會遇上爭執吵鬧可不也會有甜美的回憶化作果實回饋給自己,正值青春期的她的確期盼戀情,只是從小到大那缺指可數的告白裡並沒有想接受的對象,南條愛乃當真是個例外……也是個意外,在普遍異性相戀的社會中情定同性本身就是件驚喜了,何況還是互相喜歡?

 

「溫室是以紅色為主題吶。」踏入室內迎來的是熱情如火,不只身體連心靈都感到暖意,雖說南條叫得出名字的植物大概一隻手都不到。

「南ちゃん有喜歡的花嗎?」

「我啊、挺喜歡非洲菊的。」

「世界五大名花之一呢!有特別的意義嗎?」

「非洲菊常見的的花語有毅力、不畏艱難,感覺是個很堅強的植物……我希望能和它一樣。」

「噗!這麼可愛的理由。」大致掃過溫室內的花卉尋找非洲菊的身影,似乎沒有在這個區域,「不過非洲菊不也還有象徵神秘的意思?不論是哪一項花語、我覺得南ちゃん都很符合。」

 

對於繪畫的一切,努力去追求、不輕言放棄,認真的模樣這半年內田都有看在眼裡(廢寢忘食不太好就是),為人低調還總是客氣地對待他人(先不論第一天見面就被吻這件事),不會主動提起自己的事情,總像活在一層霧裡,些許朦朧不太真實卻不自覺被她吸引。

 

「欸?我倒覺得神秘這點比較符合うっちー,一年A組充滿謎團自由如風的新生內田彩。」

「咦?我怎麼不知道我有這種評論?」

「傳言傳到本人耳裡還怎能算是傳言。」

「……這麼說也無法反駁,但我要反駁這個傳言啊!」

「我想也來不急了哈哈!」

 

即將閉園的廣播聲響起,今日的約會將來到尾聲,走了不少路的她們在正門不遠處的池邊稍作休息,噴泉旁的彩燈並沒有馬虎,在池面反射的作用下讓氣氛甚是美好,總覺得還帶點曖昧,但不是正適合拿來送禮嗎?

 

「聖誕節快樂,南ちゃん。」當內田拿出用淺藍色為基底包裝精緻的方盒時,南條著實吃了一驚,畢竟她們沒有約好送禮這件事。

「謝謝妳。」稍微有些重量的方盒令南條感到好奇,「我可以打開它嗎?」

「有點害羞……不可以嫌棄我的禮物喔?」

「我現在開心都來不及了。」笑得燦爛,南條小心翼翼地拆開包裝紙,第一眼只覺得是很漂亮的水晶裝飾,在拿出來的同時察覺到在底座的開關,重量的來源是它頂端的水晶球,鑲崁著星空裡象徵巨蟹座的符號,「原來是音樂盒啊!謝謝妳。」

「聽えみつん說、南ちゃん喜歡輕柔的音樂……」內田從不知道別人當著面拆禮物原來是一件這麼害臊的事情。

「還真是什麼事都瞞不過她。」南條按下開關,卡農響起的同時水晶球也染上色彩,這麼浪漫的東西根本超對她的胃口,「我很喜歡喔!輕柔的音樂和這個音樂盒都是,真的。」

「不准說客套話。」

「才不是,我會每天看著她像是看到うっちー在我身邊一樣。」

「欸——這就多餘了!」

即使想盯著音樂盒傻笑還是先將它收回盒中,畢竟南條也有要交到對方手中的禮物,「換我了,聖誕節快樂,うっちー。」

「謝謝妳,那我可以拆開嗎?」

「嘛!不如讓我來拆吧?我想親自替妳戴上。」在內田充滿疑惑地注視下,南條準備的是一隻手錶,鑲崁著星空裡象徵獅子座符號在錶面上的手錶,「我們其實想的都是一樣的事情。」

 

不論是星空或是送禮的涵義。

 

「我一直覺得うっちー的手很適合搭配飾品,手鍊、手環之類的,但肯定會被學校給沒收……」牽過內田的手替她戴上,粲然,「雖然沒見過妳戴錶,但希望妳會喜歡這款錶。」

為了挑禮物雙方都下不少功夫,內田很清楚錶的意義,感受到身體傳來的燥熱感,她此刻才察覺自己比想像中的、被南條給吸引得更深,「南ちゃん真的很會哄女孩子開心……」

「嗯?」

「喜歡喔,謝謝妳。」

 

不論是錶還是妳。

 


-TBC- 


手錶——表白、以後的時間都交給你、每一刻都想著你
音樂盒——夜深聽著這音樂就會想起她

但其實送禮意義太多種類,各有所不同,我就選了我想要的涵義而已 (欸

柏檀霜

【南彩】Close to You 10

----
【南彩】Close to You 10


看著導覽地圖的詳細解說後南條罕見地感到興奮,在四季分明的日本裡,賞櫻、祭典、賞楓、滑雪成為日常定番,對環山的她們來說、上山賞楓是基本不過的市民行程,以往都是由家人駕車前往的今年換成和友人們一同遊玩,磅礡的瀑布和已七分紅的楓葉搭配,還在入口處就開始期待即將抵達的美景。


「吶吶,我們連環湖步道都去走走好不好?」守在步道導覽圖前,新田率先提出建議,「雖然會繞一圈,但是近距離跟高處觀覽都能做到呢。」

「我同意喔,記得兩個步道加起來兩公里多,慢慢散步也不擔心時間不夠呢。」年幼曾與家人來過一次的內田努力尋找當時的記憶,雖然想起來的只...

----
【南彩】Close to You 10


看著導覽地圖的詳細解說後南條罕見地感到興奮,在四季分明的日本裡,賞櫻、祭典、賞楓、滑雪成為日常定番,對環山的她們來說、上山賞楓是基本不過的市民行程,以往都是由家人駕車前往的今年換成和友人們一同遊玩,磅礡的瀑布和已七分紅的楓葉搭配,還在入口處就開始期待即將抵達的美景。

 

「吶吶,我們連環湖步道都去走走好不好?」守在步道導覽圖前,新田率先提出建議,「雖然會繞一圈,但是近距離跟高處觀覽都能做到呢。」

「我同意喔,記得兩個步道加起來兩公里多,慢慢散步也不擔心時間不夠呢。」年幼曾與家人來過一次的內田努力尋找當時的記憶,雖然想起來的只有那天午餐很好吃。

「我沒意見~可以欣賞美景我都好呢!」橘田拿起一份導覽圖收進包裡,這是她去山上遊玩的習慣。

「我也可以,南條さん呢?」轉向正在拍攝導覽圖的南條,三森向來不反對新田的提案,因為一直以來都是她帶著她們往前走的。

「當然好,謝謝妳們邀請我來,我已經迫不及待想踏進去這個世界了。」收下在鏡頭前的眼,南條無法想像自己現在的表情,她只聽見自己的興奮和手中的相機躍躍欲試的聲音。

 

進入奇幻世界的入口是向下的階梯,在賞楓的精華時段吸引不少旅客到此觀覽,一路上便能聽聞不少各國語言和西方面孔,指示牌也貼心地製作外語版本,但還能聽見的是從遠處傳來的潺潺流水聲,空氣中瀰漫的厚重潮濕味是透沁心底的清爽,不由自主地深呼吸起一口芬芳。

沿著溪谷所開闢的步道並沒有圍籬,僅用白線做為步道的邊界,群眾遵守著不越界的守則維護自身的安全與遊玩禮貌,而開場的是座約十五公尺高、六公尺寬的瀑布,不少人拿起相機、手機拍下眼前的景觀,而相機沒離開過手上的南條也加入這個行列。

 

「南條さん貌似很開心呢!連相機都很講究?」對攝影一竅不通的三森連自拍都不太擅長,何況是南條拿著那看起來就不是一般民眾會理解的器材。

「啊、因為南ちゃん不只是個繪畫狂還是個攝影瘋。」對於這樣的場景見怪不怪,同班三年的橘田已見識過不少拿起相機跟拿起畫筆就像變了人似的南條。

「別把人形容的像是什麼狂徒啊!」儘管沉浸在眼前的美景也沒露聽友人的吐槽,「橘田さん才是瘋狂餃子控!」

「すーちゃん,南ちゃん好恐怖喔。」大概是抓到機會,橘田沒個猶豫就往後輩身上靠去,好好撒嬌一番。

「是是是,我最恐怖。」無視橘田的演技,南條更想抓住眼前大自然的恩惠。

 

越靠近主角瀑布、地板越濕滑,而兩手拿著相機的南條卻完全沒再注意腳邊,只注意遠方那被大自然沖刷洗禮後而像極波若的巨大岩壁,思考要從什麼角度才能拍攝出它的壯麗。

 

「南ちゃん,別只顧著看風景,小心滑倒喔。」輕敲那幾乎是用鏡頭在看路的人的腦袋,她今天帶的是山吹色的冷帽,摸起來的觸感也挺好的,要不乾脆也買一頂吧?

「啊!抱歉,我會注意的。」抬起頭對上內田的顏,南條只覺得這女孩與美景簡直絕配,再度埋回鏡頭前,按下快門才喊道,「うっちー讓我拍張照吧?」

「咦?我還沒答應讓妳拍呢!好狡猾!」

「欸?妳們稱呼的方式?」

「嗯——自然而然就?」

「嘛!えみつん不也這樣喊的?」兩人扯著算不上回答的回答,畢竟連她們自身都不知道彼此間的明確關係,三人也不好意思戳破兩人間的太過自然。

「但是南ちゃん不注意腳邊真的不太好,內田さん就麻煩妳捉緊她了。」說著的同時便拉起內田的手將她交付在南條的掌心,自己則勾起另外兩人的手臂愉快地向前行,「我呢、因為今天穿錯鞋需要左右護法,すーちゃん和えみつん就借我了。」

 

——這分明是趁機揩油!

 

沒有說出心裡話吐槽,南條轉過頭看向掌心溫暖的主人,兩人都明白三人的刻意卻也沒打算拒絕,內田反而主動提出建議,「但牽手不好拍照?我捉著南ちゃん的手臂吧!」

「嗯,那麻煩うっちー保護我的安全了!」輕笑道。

「但南ちゃん〝真的〞因為拍照踩空、打滑,我可能會不小心鬆手喔?」燦笑道。

「是的,我會專心看路的。」明白壞心的要脅裡面是真心的關心,南條突然覺得偶爾只用雙眸拍下美景也是個不錯的選擇。

「不過,沒想到南ちゃん連拍照都很擅長。」還聽說南條也能寫出不少優美的文句,這豈不是多才多藝?

「擅長什麼的、太誇獎了,我還是剛入門的初學者而已。」南條拿起掛在胸前的單眼,第一次接觸是多久以前並不記得,真正開始學習也不過近幾年,認真操作的時間更是屈指可數,「但是,是想繼續培養的興趣!」

 

南條的眼底閃爍,和坐在畫前的清澈有些許不同,還帶點對於未知的興奮,生氣蓬勃的光芒令人無法將視線從她身上移開。

 

「談論喜歡事物時候的南ちゃん,都會閃閃發光。」從惘然若失到漾起波瀾、從黯淡無光到現在神采飛揚,沒有人不會遇到挫折、可南條沒有止步,而是不放棄地在畫中掙扎尋找答案,也許是被這不被擊沉的堅定給吸引也說不定?

「談論星空的うっちー也是。」沒有遲疑便回覆,南條一直都有這個想法,「即使妳說星星只是個訴說的對象……但在我看來、沒有一定程度的喜歡是不會想瞭解這麼多的。」

「這麼說或許是,畢竟當時沒有現在這麼喜歡。」不論是星空或是……內田突然感謝起年幼發現星星的好的自己,因為星空而相遇的她們,讓她們感受到名為〝喜歡〞的情感,「那南ちゃん現在也喜歡上觀星了嗎?」

「我想是喜歡,瞭解星座故事和うっちー告訴我的觀星知識,有了基礎再去嘗試變得非常有趣,不再是盲目地仰望星空。」只不過是改變心境,即使在自家陽台也能感受星星給予的遼闊。

「看來以後觀星不需要後輩陪同了,有點寂寞呢!」

「不不不,這是兩回事,我還只是新手,希望內田前輩能多帶我去增廣見聞。」

「嘿嘿!那明年一起去看流星雨!」

「當然好,是不是還說過要去東京賞紫陽花?」

「啊!但在那之前、南ちゃん得先參加大學入學考試。」提到東京才想起最關鍵的事,雖然想多一點時間相處但身為學生還有更重要的本份,「我們一直把備考生找出來玩不太好?」

「沒關係,適當放鬆調整情緒也很重要,況且考術科要準備的話增廣見聞不是壞事。」當然作畫技巧是評分關鍵,但身為用畫圖表達自我的專業戶,像幾個月前太過壓抑的自己肯定畫不出能入目的作品。

〝怎麼聽起來像是唬人的理由。〞嘴裡數落著南條一本正經逃避現實的話語,不知不覺來到今天的重頭戲,拉開距離的新田等人早已佔好位置等待兩人的到來,高人一等又穿厚底鞋的橘田是相當醒目的地標。

「うっちー、南條さん!這裡!」眼尖的新田終於找到她們的身影舉手招呼道,兩人也揮手回應示意要上前匯合。

 

「等等、うっちー!」

「嗯?」還沒走幾步便被南條給拉住手心,回過頭只見那前輩一副支支吾吾的模樣。

 

「嘛、雖然剛說完考試的話題……」

「但我想、呃,聖誕節有什麼預定嗎?」

「如果還沒有的話……」

「呼——可以的話,聖誕節能留點時間給我嗎?」

 

「欸嘿嘿,南ちゃん根本沒放心思在考試上吧?」對於這樣的邀請內田是開心的,自己又何嘗不是有過這想法,但是吊前輩胃口可不是普通地好玩,「我想想喔——畢竟以往都是和えみつん她們一起過的。」

「這樣啊……」彷彿看到一對耳朵垂下來的模樣,可愛極了。

 

「可以喔。」

「也是、畢竟一直一起過的……」

「我說可以喔?」

「欸?真的?」

 

「真的。」挪動被拉住的手心,內田反握住南條的手,莞爾,「我也想和南ちゃん一起。」

 

簡單的幾個詞彙透過內田轉變成悅耳的音符飄進南條耳中,酥麻感傳遞整身的細胞,南條感受到自己雙頰的漲紅和雀躍的心臟,如果不是在人群中,她可能已經像個孩子得到獎賞似地跳起來歡呼。

 

「欸?南條さん怎麼了?妳臉好紅吶?」雖然對於他人好感相當遲鈍,但他人細小的情緒變化三森可是觀察入微。

「沒什麼,人多對我來說空氣比較稀薄啦!」想必自己肯定連耳根子都紅透,可南條選擇打死不認。

 

嗯,沒有什麼——只是約定,越來越多了。

 

 -TBC-

我好想念泉樣

柏檀霜

【南彩】Close to You 09

--

【南彩】Close to You 09


「……うさん、南條さん!」


「啊?在?」回過神往聲音的方向轉去,橘田的鍋鏟已在頭頂上蓄勢待發,趕緊退了一步確保身高不會再被敲矮。

「南ちゃん,妳手上的水杯洗十分鐘了,妳剛剛是去遠古世紀嗎?」沒有移開鍋鏟,中午時段高朋滿座,人力吃緊戰友還在迷濛,這對神聖的餃子是何等不尊重?

「欸?我有嗎?」本人還在狀況外。


橘田決定妥善運用鍋鏟。


「妳這模樣跟我看過的漫畫〝和心儀的對象一起逛學園祭,氣氛太好順勢就向對方告白了〞的劇情一個樣!妳是不是昨天有什麼好事才魂不守舍?」

橘田氣場太過強大,身高還高...

--

【南彩】Close to You 09


「……うさん、南條さん!」

 

「啊?在?」回過神往聲音的方向轉去,橘田的鍋鏟已在頭頂上蓄勢待發,趕緊退了一步確保身高不會再被敲矮。

「南ちゃん,妳手上的水杯洗十分鐘了,妳剛剛是去遠古世紀嗎?」沒有移開鍋鏟,中午時段高朋滿座,人力吃緊戰友還在迷濛,這對神聖的餃子是何等不尊重?

「欸?我有嗎?」本人還在狀況外。

 

橘田決定妥善運用鍋鏟。

 

「妳這模樣跟我看過的漫畫〝和心儀的對象一起逛學園祭,氣氛太好順勢就向對方告白了〞的劇情一個樣!妳是不是昨天有什麼好事才魂不守舍?」

橘田氣場太過強大,身高還高上十幾公分,被看透的她連冷靜也隨著鍋鏟敲下的霎那一起煙消雲散,只剩下滿滿的胡言亂語,「才、才不是這樣!我只是……也不是就是、我也不知道啦!」

「我的天,同意妳出去涼快,別回來搗亂了!」搶過南條手上的杯子後將她扔出廚房區域,同班三年橘田從沒看過南條那副表情,原來一臉我超帥的人也會害羞啊……

 

南條愛乃在教室門口前罰站反省自己中。

 

她的記憶在昨日的畫展途中就下線了,別問她為什麼能接〝無名指上的鑽石〞這種不知廉恥的話,她也想問、她才是最想知道自己在說什麼的人!

雖然內田以〝南條さん真是貪心〞結束話題,但兩人間的關係再次墜入曖昧不明的漩渦,之後觀賞三森和新田的表演、南條什麼也沒看進去和聽進去,直至今日的值勤時間也心不在焉,除了羞於見人的心情外還有高如山的歉意,恨不得找個洞把自己給埋了!

 

第一次見面就吻了對方(手)、好不容易關係好轉後又言語騷擾,雖然內田當下的表情像是有點害臊?不行不行!不能為自己的痴漢行為找藉口啊!

 

「——發現!よしのん了!」

 

本就陷入混亂的南條聽見遠處傳來的熟悉語調,思緒直接跳進無止盡的黑洞,〝よしのん〞這愛稱只有一人會使用,但她不應該出現在高中校園啊?循著聲音的方向便找到熟悉的身影,在對到眼的那一瞬間對方也直撲向南條。

 

「等等!」在被對方強行抱住前伸手抵制,但身高上的差距讓她手腳長度也輸人一截,女孩輕而易舉就架住南條的臉,投降道,「シカコ……怎麼會來?」

「咦?不歡迎鄰居來玩嗎?」本名是久保ユリカ的女孩轉著大眼,嘟起嘴一臉哀怨、好似下一秒就能掉下幾升的眼淚,「好過分!明明是妳弟弟帶我來的。」

聽聞關鍵字南條就從久保背後找到略矮些的男孩,是她再熟悉不過的面孔,滿是無奈,「……你們倆是來搗亂的?」

「才不是呢!姐姐妳總嫌我們年紀小,現在我們都是初中生了,總該讓我們參加妳的學園祭了嘛!」

「對嘛!而且明年よしのん就要畢業去東京讀大學了,我們豈不是更參加不到!」

「你們這是無形給考生壓力吧?」反射性吐槽起親友對自己無限的信心,隨即又想起昨日內田也曾對她說過一樣的話語,南條再度回到羞恥邊緣小聲嘆息,「唔、現在比起考試好像更該擔心別的事情啊……」

 

久保和南條弟沒落掉南條的咕噥,對望後確認對方的想法,一左一右抓著南條強迫她當起導遊,沒給她拒絕的機會因為早就察覺異狀,雖不清楚原因讓總是懶散的她色若死灰,可他們不喜歡被黑色埋葬的南條愛乃,只想讓她打起精神。

兩位年下不著痕跡的體貼悄悄流進南條的心底,不論是貼心至極的手足還是家人般的鄰居,儘管年齡上還有些差距不代表他們不曾為南條著想,流淌全身的溫暖讓她想起昨日內田的問話,或許自己早已擁有鑽石友情也說不定——

 

但如果他們知道自己是因為騷擾女孩子而憂鬱肯定會被唾棄一輩子!

 

§

 

後夜祭,內田在離篝火有一段距離的階梯上坐下,雖不強制學生要參加活動但不能缺席,只硬性規定(強迫)當天當選的校花、校草共舞,起初聽到不免替當事人感到尷尬,八成是為了湊成情侶才有的決議,不過礙於當選人是自己的大親友,內田還是好好欣賞完她的英姿——她其實不懂為什麼男女合校中會是三森當選校草。

 

今天還有一項收穫,南條さん其實有親密友人的存在,是連消息靈通的新田都沒見過的男孩、女孩,早上瞥見時心臟上的不適切感讓她有些不快,打從根本明瞭自己完全不瞭解南條愛乃這個人,〝在意〞那挽著南條手臂的漂亮女孩是誰?〝在意〞那能拉著南條手心的斯文男孩是誰?

明擺著是吃醋的心情令內田焦眉愁眼,昨日還在為南條的話語失神失心,今日卻因為不認識的男女而悵然若失,原來自己是氣量這麼小的人嗎?原來對誰抱有好感是會讓人變得不安定嗎?原來自己是這麼貪心想要知道她的全部嗎?

 

——南條さん也是同樣的想法嗎?

 

「唷!うっちー不去跳舞嗎?」突然冒出來的新田在內田身側坐下,在校園生活中如魚得水的她方才和不少仰慕她的前後輩們共舞,哪怕她是完全沒有理解她們的好感,但她玩得盡興便好。

「我可能不太擅長這種。」望向新田顏面上掛著不少的青春象徵,內田更加確性這不是適合她的活動。

「嗯?我以為うっちー會和南條さん一起跳的。」歪脖。

「咦?為什麼是和南條さん?」

「因為妳們倆感情很好?不過想想也是,據說南條さん沒出現在篝火旁過,這兩年還不少人想與她共舞都無疾而終呢!」雙手交握向上伸直,新田玩鬧一整天不免覺得肩頸痠痛,放鬆身體後才又接著開口,「南條さん現在應該又一個人躲在器材室外發呆。」

 

聽到南條的傳言及所在地,內田一瞬間忘記要吐槽還是誇獎友人的消息靈通。

 

「那、我跟社團的大家約好要一起去天台看後夜祭的煙火,みもちゃん跟橘田さん也會去。」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原本播放用來跳舞的樂曲換成輕柔的音樂,新田起身拍拍屁股上灰塵向完全無動於衷的內田問道,「うっちー呢?」

「我就不去了,聲樂部的人我還不太熟悉。」

「嗯!明年在一起看!」小跑了幾步後新田又轉身對內田說道,「今年還是跟南條さん一起比較好!」

「我才沒有說要去找南條さん……」低語,其實並不反感這件事或許要告訴那不太機靈的前輩,內田明顯感受到南條對於自己的話而懊惱,不在狀態上的表現令她在意,她也想知道今天的男孩女孩是誰……

 

但更重要的是她想見她。

 

 

當全校學生忙著營火舞會的時候,運動器材室鮮少有人會經過,每年為了避開人群南條都會躲在這,不僅能清楚聽見音樂、篝火的橙色也能映入眼簾,以遠距離的方式參與活動將自己一整天的疲憊散去,何況今天被自家弟弟和鄰居狠狠虐待大半天,身體上的疲勞增加以往不少。

甚至沒有空閒的腦袋思考接下來該如何與內田搭話。

 

「南條さん。」

對對對、就是這聲音的主人,三番兩次地騷擾她呢。

 

「唷呼——南條さん!」

不過這聲音怎麼好像離我有點近?

 

「南條さん又走神在想什麼?」見南條完全沒有回應,起初還以為認錯人,內田乾脆蹲在她面前佔據她所有視線的範圍。

「欸?內田さん?本人?」不敢置信地拿下眼鏡揉了眼睛之後再戴回去,真的是讓她魂不守捨的原因。

「對,本人,內田彩。」確認南條愛乃是在跟內田彩說話後,內田便往她側邊空著的地方坐下,隨意開啟新的話題好打破滿臉寫著〝我有罪〞的前輩,指著自己的眼睛說道,「南條さん戴眼鏡、第一次看到。」

「啊……偶爾會戴的,長時間戴隱形眼鏡不習慣所以後夜祭前拆下來了,很奇怪嗎?」內田的泰然自若讓南條放心不少,便極力將自己拉回正常人的對話水準。

「倒不這麼覺得,戴眼鏡挺適合妳的喔。」

「哈哈,謝謝妳!但我想內田さん戴眼鏡應該也很適合。」小心翼翼地交換訊息,南條深怕再給自己挖洞。

 

「うっちー就可以了。」

「欸?」

「南條さん喊我〝うっちー〞就可以了,〝內田さん〞什麼的、太生疏了。」

「嗯,うっちー。」覺得有些彆扭但不想錯過改變稱呼的機會,認真地對著內田開口,「那、南ちゃん,橘田さん是這樣叫我的。」

撇開直視自己雙眸的南條,就算光線不佳內田也清楚她眼裡的真摯,「……よしのん。」

「是?」出乎意料的稱謂從內田口中蹦出來,南條花了幾秒鐘裡清自己的思緒,「等等?怎麼會知道這個稱呼?」

「……早上聽到的,南條さん跟一位很可愛的女生還有很斯文的男生。」意識到說得太過詳細容易讓人誤會,內田趕緊補救道,「不小心在走廊上看到的喔!」

「噗——我可沒有說什麼,妳看到的是我弟妹吧?」向來低調的南條每年都會極力制止親友來訪,今年完全是意外。

「原來是家人?那我今天……」所以是自己在意過頭了啊!這不是超蠢的!

「嗯?只有男生是親弟弟,女生是鄰居家的小孩、因為她是獨生女從小就和我們玩在一塊,跟親妹妹似的。」簡單介紹一下自己的家人,其實有機會應該當面介紹較適當,可現下南條更在意內田的低語,「那個、うち……不,うっちー很在意他們是誰嗎?」

「欸?才不是在意、就是看到了有點好奇。」即使表情早露餡了,內田還是趕緊掛上完美弧度的微笑,吃醋甚麼的、才不能被發現。

 

綜合內田以上反應,南條的心底冒出小小的希望,可能昨日真的不是看錯、也或許以往的猜測都不是自我意識過甚,她是特別的存在

恰巧吹過一陣秋風吹散了內田的長髮,精緻好看的顏也不受影響,看了入迷——

 

可以踏出下一步嗎?

我想踏出下一步了。

 

「雖然昨天我說了太過沒神經的話,卻也是我的真心。」

「我不太會說話,繪畫一直都是代替我表達的橋樑。」

「但是有些話還是說出來會更好。」

「……。」

 

「我喜歡妳。」

 

內田沒想過用畫作告白的人會親口說出〝喜歡〞,她更沒想過心臟會如此輕易被南條的直率給攻略,過往超越告白的行為或話語竟抵不過一句簡單的〝我喜歡妳〞,心跳聲在寂靜的夜晚顯得突兀,可卻沒辦法讓自己冷靜。

躊躇地想要開口。

 

見內田欲言又止,南條緩緩伸手撫上她的臉頰,她的沒有拒絕給予南條勇氣,慢慢拉近兩人間的距離——

 

咻——!

蹦!

 

喧囂的煙火打斷即將發生的事情,兩人尷尬地轉過頭望向夜空中的精采演出,隨後又相視而笑,心中的悸動不是謊言,但不用再多說也無妨,至少她們有往前邁進一些,緊握對方的手、十指交握,替今晚畫下終止號。

 

 

-TBC-

小南條今天依舊親不到彩彩v(o゚∀゚o)v

樱樱嘤嘤嘤
sweet&sweet holiday (KOTORI Mix) - 内田彩

I know happy holiday, happy holiday


いつもの场所にて集まれっ

让我们一如既往的在那儿聚集


I say happy holiday, happy holiday


话して今日はなんでも Happy time

闲话家常的今日也是


噂のチョコレート(おーいしい!)

传闻中的巧克力(好吃好吃!)


并んでみたよ(とろけるね)

排队多时后的品尝(入口即化!)


ほろ苦さと恋と(いっしょ)

苦涩的口感与恋爱(...

I know happy holiday, happy holiday


いつもの场所にて集まれっ

让我们一如既往的在那儿聚集


I say happy holiday, happy holiday


话して今日はなんでも Happy time

闲话家常的今日也是



噂のチョコレート(おーいしい!)

传闻中的巧克力(好吃好吃!)


并んでみたよ(とろけるね)

排队多时后的品尝(入口即化!)


ほろ苦さと恋と(いっしょ)

苦涩的口感与恋爱(一直如此!)


だから だから 甘くせつなく

所以说 就像是 甜蜜中夹带着忧伤



いまが全て

现在就是我的全部


それなのに过去が軽く気になった

却还是对过去有些芥蒂


ヘンだ そうだ 私らしくないよヘンだよ

好奇怪 这样子根本不像是我


ちょっと闻いて欲しかった 悩みの种

希望你能听听我烦恼的根源


言叶にしたら笑えてきたの

虽然说出口会令人哭笑不得


小鸟のおやつにしちゃうかな

就把它当作是小鸟的点心吧



I know happy holiday, happy holiday


楽しくなれるよ集まれっ

让我们把欢笑都给聚集起来


I say happy holiday, happy holiday


みんなの声で shiny day

大家的歌声就是shining day


I know happy holiday, happy holiday


素直に心がはじける

解放真诚的心灵


I say happy holiday, happy holiday


大好きだからいいんだよ Happy time

正因为喜欢 才能尽情享受



虹色マカロンも(ちょーだい!

)七彩的玛卡龙 (快点给我!)


ひとくちの魔法(きえちゃうよ)

只能品尝一个的魔法 (突然消失!)


壊れやすさ爱の(ぼうけん)

摇摇欲坠的恋情 (就像冒险!)


でもね でもね もっと欲しいの

不过呢 不过呢 还是想要尝试



いまは今で

就是现在


ありふれた日々の忧い消し去って

把随处可见的忧郁给消去


ナンだ かんだ 私たちらしくてナンだか

不知为何 总感觉这就像平常的我们


やっぱ负けられないね 上々笑颜で

果然可不能轻易认输带上璀璨的笑容


体の底に眠る元気が

唤醒体内深处的元气


はりきりスタイル缲りだした

全力展现出自己的风采



We are dancing everyday,dancing everyday


楽しく动いてすっきり

开心的跃动身躯


You are dancing everyday,dancing everyday


みんなに来るよ sunny day

见到了你们就是sunny day


We are dancing everyday,dancing everyday


素颜でおしゃべりはじけろ

不假修饰的倾心畅谈


You are dancing everyday,dancing everyday


大好きだからいいんだね Dancing girls

正因为喜欢 才能化身为Dancing girls



(Hoo! All right! Come on! Yeah!)



I know happy holiday,happy holiday


楽しくなれるよ集まれっ

让我们把欢笑都给聚集起来


I say happy holiday,happy holiday


みんなの声で shiny day

大家的歌声就是shining day


I know happy holiday,happy holiday


素直に心がはじける

解放真诚的心灵


I say happy holiday,happy holiday


大好きだからいいんだよHappy time

正因为喜欢 才能尽情享受Happy time



ちょこちょこチョコレート(おーいしい!)

巧克巧克巧克力(好吃好吃!)


まかまかマカロン(おいしいね)

玛卡玛卡玛卡龙(好爱好爱!)


とろけるよな恋を(しよ?)

来谈一场几近融化的恋爱(好不好不?)


だから だから 甘くせつなく

正因为 正因为它 甜蜜中夹带着忧伤

内田彩相关翻译更新专用号

2021/2/22 —— 内田彩Line Blog翻译

ぐんまちゃんお誕生日会🎉

群马宝宝生日会🎉


2021/02/22 09:38  


今日、2月22日は

今天,2月22号是


ぐんまちゃんのお誕生日〜🎂❣️🎉

群马宝宝的生日〜🎂❣️🎉


毎年お誕生日を開催しているんだけど、今年はオンライン配信になりました

虽然每年都会举办生日会活动,但今年是以线上直播的形式来举办的 


毎年おめでとうコメントを贈っていたんだけど、今年は私も直接お祝いしに行くよ〜✨

虽然我每年都会送上生日祝福留言,不过今年我要直接去到跟前为它庆生哦〜✨


2/22・18時〜群馬県公式YouTube...

ぐんまちゃんお誕生日会🎉

群马宝宝生日会🎉


2021/02/22 09:38  




今日、2月22日は

今天,2月22号是



ぐんまちゃんのお誕生日〜🎂❣️🎉

群马宝宝的生日〜🎂❣️🎉



毎年お誕生日を開催しているんだけど、今年はオンライン配信になりました

虽然每年都会举办生日会活动,但今年是以线上直播的形式来举办的 



毎年おめでとうコメントを贈っていたんだけど、今年は私も直接お祝いしに行くよ〜✨

虽然我每年都会送上生日祝福留言,不过今年我要直接去到跟前为它庆生哦〜✨



2/22・18時〜群馬県公式YouTubeでオンライン配信の予定です!

2/22・18点〜预定在群马县官方YouTube(账号)内进行线上直播!



詳細は、ぐんまちゃんの公式Twitterをチェックしてみてね💖

详情请前往群马宝宝的官方Twitter账号内查看💖           (见下图)





そして、お誕生日会では新しいぐんまちゃんダンス曲

然后,在生日会(直播)中,一首新的群马宝宝舞曲



『∞リボンをギュッと∞』

《∞将丝带紧紧地∞》 



を初披露します🎀

将首次公开表演🎀



なんとなんと、新ぐんまちゃんダンス曲を、私が歌わせていただきました〜〜〜〜☺️❣️

而且这首新的群马宝宝舞曲,竟然还是由我来演唱的〜〜〜〜☺️❣️



お誕生日会では、ぐんまちゃんと一緒に初お披露目頑張るねっ🌟

在生日会(直播)中还要和群马宝宝一起首次公开表演,得加油啊🌟



楽曲も、今日からデジタルリリースします🎀

这首歌从今天开始也发行了数字单曲🎀 





是非沢山聴いてね🌟

请务必多多循环哦🌟



ぐんまちゃんとみんなと一緒にダンスできるのが今から楽しみだなぁ🐴💕

能够和群马宝宝一起、和大家一起欢歌曼舞,我从此刻开始就期待不已了🐴💕



では、18時〜からのぐんまちゃんお誕生日会でっ🎂🎊

那么,18点之后我们在群马宝宝的生日会上再见吧🎂🎊





翻译:内田彩出席群马宝宝生日会直播的视频→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DN411X7LX


B站专栏同步更新合集地址→https://www.bilibili.com/read/readlist/rl28579

内田彩贴吧同步更新地址→https://tieba.baidu.com/p/4585719462

微博搬运号@aya_utchida→主页内自行搜索“翻译”、“LINE”等相关词语进行查看


内田彩相关翻译更新专用号

2021/2/2 —— 内田彩Line Blog翻译

2月2日の節分👹

2月2号的节分👹


2021/2/2 23:50


久しぶりのblogです…!!!

久违更新的blog…!!!


今日は節分✨

今天是节分✨


124年振りに2月2日なんだよね〜👹

是时隔124年出现在2月2号的节分呢〜👹


すごいね…!

牛逼牛逼…!


[图片]


FMぐんまの「おうっちー」スタッフさんと豆まきごっこをしました。笑

我和FM 群马的《内田家》(广播节目)staff们一起进行了撒豆驱鬼。(笑)


帰宅してから、今日はおばあちゃんのお誕生日でもあるので家族でLINEのグループ通話でお祝い...

2月2日の節分👹

2月2号的节分👹


2021/2/2 23:50




久しぶりのblogです…!!!

久违更新的blog…!!!



今日は節分✨

今天是节分✨



124年振りに2月2日なんだよね〜👹

是时隔124年出现在2月2号的节分呢〜👹



すごいね…!

牛逼牛逼…!




FMぐんまの「おうっちー」スタッフさんと豆まきごっこをしました。笑

我和FM 群马的《内田家》(广播节目)staff们一起进行了撒豆驱鬼。(笑)



帰宅してから、今日はおばあちゃんのお誕生日でもあるので家族でLINEのグループ通話でお祝いしました〜🎂✨

回家后,因为今天也是我外婆的生日,所以我们一家人通过LINE的群视频通话进行了庆祝〜🎂✨



ケーキのフレームがあったから、ばぁちゃんとリモートケーキ「ふ〜〜〜っ」をしたよ😚🎂✨

(LINE软件上)有蛋糕的贴纸滤镜,于是和外婆一起远程连线吹蛋糕蜡烛😚🎂✨



楽しかった!!!

好开心啊!!!



ばぁちゃんもすごく楽しそうだったよ〜❣️

外婆看起来也是非常高兴的样子〜❣️



今はこういうのがあるからいいよなぁ〜☺️って言っていたよ♪♪

她称赞道“现如今有这种(远程连线)东西,真不错啊〜☺️”♪♪



長生きしてね♡

要长命百岁哦♡



あと、お母さんも妹も恵方巻を食べていた!!

之后,妈妈和妹妹都吃了惠方卷!!



私だけすっかり恵方巻の存在を忘れてたんだけど、2人が画面越しに食べさせてくれたよ〜☺️笑

虽然只有我把惠方卷的存在完全忘得一干二净,但是还有她们两人越过画面给我喂食〜☺️(笑)



お誕生日会終わった後、お腹空いたから生春巻きを作って食べました🍽

外婆生日会结束后,我肚子饿了,于是自己做了生春卷来吃🍽



巻き物だから、まぁ同じでしょっ🌟笑

因为都是卷状的食物,所以是(和吃惠方卷)一样的对吧(笑)



中身は同じチキンで、こっちはパクチーと生姜とナンプラーのたれ☺︎

里面卷着的同样是鸡肉,下图这个还有香菜、生姜、和鱼露调味料☺︎




こっちはシーザードレッシング☺︎

下面这个是加了凯撒沙拉酱的☺︎




1月はまさかの一度も更新せずに終わったので、2月は頑張るぞ🥺

1月份竟然是在一篇blog都没更新的情况下就过完了,所以2月份得要加油咯🥺



福はうち〜〜〜〜〜〜〜〜❗️❗️

福进来〜〜〜〜〜〜〜〜❗️❗️


【注:在每年立春的前一天也就是节分日,日本的传统习俗是撒豆驱鬼,一边撒着豆子一边喊着“鬼出去,福进来”】







翻译:别更了,一篇不更就好

   

B站专栏同步更新合集地址→https://www.bilibili.com/read/readlist/rl28579

内田彩贴吧同步更新地址→https://tieba.baidu.com/p/4585719462

微博搬运号@aya_utchida→主页内自行搜索“翻译”、“LINE”等相关词语进行查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