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内蒙古

53235浏览    5906参与
寻史博今
内蒙古发现康熙女儿墓,棺中发现红色结晶物,墓主人竟身穿龙袍!
内蒙古发现康熙女儿墓,棺中发现红色结晶物,墓主人竟身穿龙袍!
咕

【东三省】黑哥的丢人时刻

人设在合集里,若有不适请自行退出

文笔不好,各位见谅

(咱写这就图一乐呵)

灵感来自于一个新闻和现实中的小故事

CP涉及:黑吉

--------------------------------------------------------------------------------

内蒙古和黑龙江约着出去喝酒

黑龙江顺手把家里那只非常能喝的猫也带走了


直到晚上十二点,黑龙江和猫都没有回家,于是小辽和吉林决定不等了都回屋死觉去了


凌晨的街上本该空无一人,只有路灯和路灯下的两“人”一猫,两个意识体手牵手的躺在路边,猫蹲在路边的垃圾桶上如同看二*一样俯视着两人...


人设在合集里,若有不适请自行退出

文笔不好,各位见谅

(咱写这就图一乐呵)

灵感来自于一个新闻和现实中的小故事

CP涉及:黑吉

--------------------------------------------------------------------------------

内蒙古和黑龙江约着出去喝酒

黑龙江顺手把家里那只非常能喝的猫也带走了


直到晚上十二点,黑龙江和猫都没有回家,于是小辽和吉林决定不等了都回屋死觉去了


凌晨的街上本该空无一人,只有路灯和路灯下的两“人”一猫,两个意识体手牵手的躺在路边,猫蹲在路边的垃圾桶上如同看二*一样俯视着两人


在这凌晨不知道第几阵风吹过后,白猫终于挪窝了,精准的落到黑旁边,从黑的衣服兜里刨出了手机,然后叼着黑的手打开手机,十分熟练的拿爪垫在上面按了几下,拨出一通电话


电话响了几声后终于被接通


刚从睡梦中挣扎出的吉林相当火大

“你要嘎哈?现在凌晨两点多了,我都睡着了,愣是让你豁楞醒了”


电话那头等了两秒“喵~”


吉林懵了一下“阿黑?黑龙江呢?谁打的电话???”


在又一声猫叫中,吉林清醒了过来,然后听到话筒里除了沙沙的风声还有两个人在说着什么


黑:这天儿挺好,咋没看着太阳呢


内蒙古:哥,你别捅咕我了,这有星星有月亮的,你还要啥太阳啊


吉林沉默了一会儿“黑龙江?你喝多少啊???”


黑:我好像听着吉喊我了


吉这边挂掉电话开始下床穿衣服,然后翻到聊天里“阿黑”发过来的定位,刚准备穿鞋想起来还有内蒙古需要拖回去


于是敲开辽宁的卧室门,把睡梦中的小辽从被窝里薅出来,套上衣服,然后半拖半拽的把人带出门,迷迷糊糊被风糊了一脸的辽宁清醒了,但是没有完全清醒

辽:我是谁,我在哪,我梦游了???


辽宁一边跟着吉哥的步伐一边询问情况,结果得到一个非常神奇的答案,自家猫打电话过来让他们去接两个喝多了的人


辽点了点头“嗯...那猫进化的会讲人话了啊...下次就带去和天津他家八哥交流去”


吉林无奈的扶额,并不想解释什么


等吉林和辽宁赶到时,看着这么个神奇的景象


黑和内蒙古手牵着手躺着,“阿黑”又蹲在垃圾桶上俯视着两人


吉林看了眼时间,凌晨2:50,多有纪念意义,于是果断的把小辽拽过来,搭着肩膀,调整一下角度来了个自拍


然后吉收起手机,和辽一起把两人牵着的手分开


好不容易分开两个人,小辽又面对了新的问题,如何把大自己一圈的内蒙古带走,而吉林这边刚扶起黑龙江,就看着黑龙江扒着垃圾桶吐


等黑吐完,吉林递过去一瓶水,然后对辽比了个ok的手势


辽拖着内蒙古就准备走,吉林酝酿了一下,一发力扛起了黑龙江,然后站直了把猫卷到怀里向家走


到家后,黑晃晃悠悠的进了洗手间,吉把猫放回猫窝,刚脱下外套就被黑拽进了卧室


黑哥拽人,关门,锁门一套流程一气呵成,行云流水,完全看不出来喝醉了,然后顺其自然的去拽吉林衣服企图脱下来


然而随着黑往下压的时候,吉两手紧拽黑的胳膊“黑!黑哥!你别把我往后压了!床在旁边啊!!我要躺地上了”


把内蒙古塞进旅店的小辽终于回到了家,到家后看着黑哥卧室门口吉哥的外套,以及锁紧的门,小辽表示非常心累,捡起外套放到沙发上,转身就回屋继续睡觉


第二天中午,小辽抱着猫在客厅看电视,终于等到了两个哥出来,说道“内蒙古说咱家猫也挺能喝的,以后一起喝酒让咱一定带着猫去”


下一秒,辽宁乖巧的闭上了嘴


吉哥扶着后腰脸色阴沉,而黑哥低着头不敢看吉,小辽犹豫再三还是问了出来:“哥,你俩咋了,咱吵架可以商量着解决的,吉哥别生气哈”


吉林喝完水之后指了指黑“昨晚回来之后,直接给我拽回去了,他压根酒都没醒就想把我往床上按,要不是我拽着他,差点被他撂地上,结果撞床角了,再加上他这体格一压,差点把我送走”黑自知理亏,在一旁道歉


两天后,黑龙江发现吉林在茶几上放了一个新的相框,画面中,是四人一猫在夜里的合影,小辽甚至比了个耶


-----------------------------------------------------------------------------------


谢谢喜欢


一个为了好玩写的小短文,切勿当真


也请不要让自家猫咪喝酒


如果不嫌弃的话,想和同好们扩个列,了解一下各地特色,有意者私信,谢谢













北斗星饭庄
巴特,草原的儿子,你本该像骏马...

巴特,草原的儿子,你本该像骏马一样矫健,雄鹰一样自由。


半夜爽图,爽完发现顺拐了但是不想再重画了对不起蒙蒙人(´д⊂)。。

巴特,草原的儿子,你本该像骏马一样矫健,雄鹰一样自由。



半夜爽图,爽完发现顺拐了但是不想再重画了对不起蒙蒙人(´д⊂)。。

甜小慢是个主唱

【蒙黑】你好啊,新队员

闲着没事胡乱写写!有些是自身经历,ooc致歉!避雷避雷!

正文:

黑背着吉他,准备离开排练厅。

东三乐队成立了不知多少年了,乐队成员从四个变成了三个。从最开始的金属朋克风到现在的轻摇,他们曾经火过,但现在……唉,不想了,每个乐队都会有低谷期的,总要面对的,不是吗?

走在街上,黑想着新歌该如何去写,虽然现在他们已经不火了,但歌还是要出,初心没有变。

低头思索着,突然就撞到了一个人。

“啊,抱歉抱歉,我妹瞅着,寻思事儿呢”黑向面前的人道歉,抬头看了一眼,愣住了。

那是一双极为清澈的眼睛,像成色极好的翡翠一般,泛着光。

“没事,我也是在想东西,没注意,就创上了,抱歉”声音挺好听的。黑...

闲着没事胡乱写写!有些是自身经历,ooc致歉!避雷避雷!

正文:

黑背着吉他,准备离开排练厅。

东三乐队成立了不知多少年了,乐队成员从四个变成了三个。从最开始的金属朋克风到现在的轻摇,他们曾经火过,但现在……唉,不想了,每个乐队都会有低谷期的,总要面对的,不是吗?

走在街上,黑想着新歌该如何去写,虽然现在他们已经不火了,但歌还是要出,初心没有变。

低头思索着,突然就撞到了一个人。

“啊,抱歉抱歉,我妹瞅着,寻思事儿呢”黑向面前的人道歉,抬头看了一眼,愣住了。

那是一双极为清澈的眼睛,像成色极好的翡翠一般,泛着光。

“没事,我也是在想东西,没注意,就创上了,抱歉”声音挺好听的。黑如此想着。如果用来唱歌,肯定会很受欢迎……不对!我想啥玩意儿呢?黑把思绪拉回来,问他说:“那兄弟你想啥呢?”

“我?我想的东西太多了,毕竟我的工作就挺费钱的”俩人顺着道就走上了,好像都忘了自己原来要去哪里。

“兄弟你干哪行地啊?”黑想,烧钱的行业没多少,这兄弟做啥的?

“我?做音乐的,在两个乐队当乐手,北部平原乐队和西北乐队听说过吗?我在那两支乐队当贝斯手。”

“你是那个从来不露脸的贝斯手蒙?!”黑震惊住了,自己身边这位是个大佬?!真的……黑有点接受不了,这可是吉的偶像!

“你认识我?”对方显得有些惊讶。

“我会听你们的歌,而且我们还翻唱过”黑很兴奋,他很喜欢这两只乐队,那个戴着面具神秘感十足的贝斯手原来这么好看,鬼使神差地,他捏了捏那人的脸。

“你怎么还喜欢捏人脸呢?”一个问句,黑才反应过来自己干了什么,赶忙把手缩回来“那个……抱歉。”

“啊?不是,我开个玩笑而已”蒙想着,这人怎么这么憨。

不过憨憨的,才好拐走啊。

“啊……啊。”黑感觉更尴尬了,耳朵通红。

“噗”蒙憋不住笑了“不说我了,你是干什么的?”

“我?噢,我也是玩儿乐队的,最近到了低谷期,我寻思着咋整呢。”黑忍不住去看蒙的眼睛,也许那面具是不露眼的,他在看MV的时候没有见过这样的眼睛。

“哦?同行?”蒙感觉更有意思了,问“什么风格的?名字叫什么?”

“原……原生态……名字叫……东三”黑感觉不好意思了,若是换做以前,他定会骄傲地说自己的风格是金属朋克,名字叫东三,而现在,他还不如一些小辈混的好,好吧,其实也是因为公司要求风格转变罢了,虽然还保留了一些朋克元素,但终归是换了。自己现在穷的一塌糊涂,不说别的,他自己都不知道这音乐还能不能做下去了。

“东三啊……我记得一个金属风格的乐队名字也叫东三”蒙思索着“我以前还当过他们的演唱会嘉宾,他们是非常棒的乐队。”(骗人,那你咋还认不出黑爹?)

“啊?”黑转过头看蒙,他知道蒙说的那个东三就是自己的那个东三。

“哦,没什么,今天和你在一起很开心,我对你们的乐队很感兴趣,我们加个v吧,回头好联系。”蒙掏出了手机。

“啊?啊行。”黑心里有一点激动,这可是蒙!自己见过他的脸!他还跟自己加了联系方式!

黑乐颠颠地回了家,一边做饭还一边哼着小曲儿,吉和辽在旁边看懵了:老哥今天咋这么开心?

“那个……哥,你今天……”

“没有!”不知为何,黑不是很想让吉和辽知道自己今天遇到了蒙。

“呃……不是,新歌……”

“哦,我想好怎么弄了。”黑想到了蒙那双一潭碧水般的眸子,脑子里不住地蹦出旋律。嘴角微微勾起,给吉和辽都整蒙了:自家大哥吃错药了?

“对了,刚刚有个会拉马头琴的找上我了,说愿意在我们乐队拉琴,黑哥你明天去看看吧。”吉拨弄着手机,道。

“啊?”黑奇怪了,什么时候乐队搞起蒙古风了?他们是原生态乐队没错,但好像不搞蒙古风。

“我亲爱的老哥,您想想咱现在的热度吧!再不招人还能干下去吗?”辽开始暴躁了,老哥今天是咋地了?迷糊了咋滴?

“噢,我明天瞅瞅去。”黑草草答应下来,心里不亮堂。

次日。

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要在咖啡厅等,他很郁闷。

“嘿,在等谁?”这声音如此熟悉,黑想,自己一定在做梦。

但面前的脸,告诉他这不是梦。

“蒙?!”黑没想到在这里能遇到他,脸嗉地红了。

“对啊,是我,我最近没什么活儿,就找了个乐队想在里面拉一拉马头琴,没想到就是你的乐队啊。”蒙微眯着眼,唇角上扬。(蒙爹你撒谎你就是找的人,有本事你把眼睛睁开)

“啊……”黑感觉有点手足无措,他感觉蒙是故意的,又有点恼羞成怒“你怎么不早说是你!”

“我只是比较闲找个乐队打工,也没想到这巧啊。”此时的蒙有点欠揍,黑想一拳打上去,但看到蒙那双眼睛时,又生不起气来了。

我这是怎么了?他这么问自己,这种感觉以前可没有过。

“那……你好,我们的……新队员,从现在起,你就是我们东三乐队的一员了。”黑伸出手。

“好啊。”蒙脸上笑意更甚。

啊啊啊啊啊啊啊写了好几天了无语了终于写完了!呼……累死了……

摸金研究社
内蒙古意外发现康熙女儿墓,棺中发现红色结晶物,墓主还身穿龙袍
内蒙古意外发现康熙女儿墓,棺中发现红色结晶物,墓主还身穿龙袍
散装源

网上购物

同学:咱内蒙古人太难了,京东买个十块钱的东西邮费要二十块,我还买p啊买!

我:拼夕夕九块九包邮谢谢。

同学:咱内蒙古人太难了,京东买个十块钱的东西邮费要二十块,我还买p啊买!

我:拼夕夕九块九包邮谢谢。

芭比Q了辣豆子
对了 欢迎大家ask阿蒙

对了 欢迎大家ask阿蒙

对了 欢迎大家ask阿蒙

埃戈士

是这样的,内蒙古正在安静的看风景,结果看到一对兄妹,正在开心的玩恧,内蒙古想起小时候后,哥哥和她一起也这么开心过,可惜都过去了,内蒙古慢慢的流下眼泪,

是这样的,内蒙古正在安静的看风景,结果看到一对兄妹,正在开心的玩恧,内蒙古想起小时候后,哥哥和她一起也这么开心过,可惜都过去了,内蒙古慢慢的流下眼泪,

甜小慢是个主唱

蒙吉

黑总感觉蒙不对劲

为什么对自己和辽说话总是很欠揍的蒙和吉说话时像只小乖猫似的?!甚至……还会撒娇?!

碍在打不过蒙,也不敢问,就只能跟辽吐槽一下

“你说蒙?”辽抽着一支大烟袋“看他这个样子,你觉得会不会是看上吉了?”

“啥?!”黑刚喝一口大窑,被呛了个半死“蒙看上吉了!”

“那么急干嘛,有什么的,咱家吉哪点配不上蒙了?急个啥玩意儿”

“我说你心咋嫩大孽?”黑咳嗽几声,说到“这是吉配不配得上蒙的问题吗!你不应该想想蒙配不配得上咱家吉?”

辽白了黑一眼“你打得过人家咋滴啊?我看蒙对吉也挺上心地,咋滴?舍不得你弟啊?”

黑顿时泄了气,确实,自己打不过蒙,但是感觉也不能把自家弟弟就这么...

黑总感觉蒙不对劲

为什么对自己和辽说话总是很欠揍的蒙和吉说话时像只小乖猫似的?!甚至……还会撒娇?!

碍在打不过蒙,也不敢问,就只能跟辽吐槽一下

“你说蒙?”辽抽着一支大烟袋“看他这个样子,你觉得会不会是看上吉了?”

“啥?!”黑刚喝一口大窑,被呛了个半死“蒙看上吉了!”

“那么急干嘛,有什么的,咱家吉哪点配不上蒙了?急个啥玩意儿”

“我说你心咋嫩大孽?”黑咳嗽几声,说到“这是吉配不配得上蒙的问题吗!你不应该想想蒙配不配得上咱家吉?”

辽白了黑一眼“你打得过人家咋滴啊?我看蒙对吉也挺上心地,咋滴?舍不得你弟啊?”

黑顿时泄了气,确实,自己打不过蒙,但是感觉也不能把自家弟弟就这么嫁出去,毕竟蒙以前还跟藏谈过……

“黑哥,辽哥?我回来了!”吉刚好回来,但是他感觉今天气氛不大对?

辽和平时一样安详抽着烟袋,黑手里拿着一瓶大窑,正一脸严肃地看着自己。

吉林不记得自己惹黑龙江生气了,前几天往黑的北冰洋里放芥末的事黑好像原谅自己了呀?

“小吉,你过来”黑神色复杂地看着吉,说

“啊?”吉看着黑一脸“你给我老实过来”的表情,老老实实地跟着黑进了屋

“上哪疯气了?”(上哪疯去了)黑想着也别太直,就这么问,一问气了个够呛

“上内蒙那跟他骑马去了”吉看老哥脸色不对,只好说实话。他知道黑跟蒙一直在争加格达奇,也不怎么跟黑提起蒙。

“跟他出去?!你瞅瞅他那个虎样儿!早晚有一天把你吃喽!”黑这么一听便气不打一处来,差点仰过去“一天天的你就不能不跟他出去啊?”

吉被这么一训,给吓着了,低着头不敢说话

“你天天跟他出去,一天到晚不着家啥意思啊?以后不行去找他!”

“哦……”吉看见老哥发火了,也不敢反驳,诺诺答应了下来

“呐,等会儿给蒙发个信息告诉他明天去不了了吧……”吉林心里这么想着

“没事啊,老黑就是寻思你跟蒙走得有点儿近,说气话捏,别当真,该干啥干啥吧,明天他就忘了这事儿了”黑出去后,辽进来了,这么说“你哥那性子你也不是不清楚”

“辽哥……我……”吉似乎有话要说 ,但欲言又止。

“喜欢就跟他说去,你俩我看有戏”辽似乎知道吉要说什么,叹了口气,合着这俩搁这玩儿双向暗恋呢?

“谢谢辽哥!”吉林又欢喜了起来,不过……还是暂时不要让黑哥知道了……

第二天

蒙看了看表,奇怪,吉平时不咋迟到的,今天是有事吗?

“蒙!蒙!”大老远的,吉跑过来,手里似乎还拿着什么

“蒙……我……”吉跑的上气不接下气,脸通红

“跑那么快干嘛,等着你呢,别累着了”蒙看着眼前的东北小伙儿,感觉他挺可爱,忍不住捏了两下他的脸

吉的脸更红了,好似能滴出血来。拿出手上的东西,一对手镯,看这做工,应该是吉做的

“蒙,我……我喜欢你”吉别过头去,就算是再粗的汉子,在对感情这事儿上都得细一点,他花了一晚上做出来的,不是啥值钱的木材,但他确实是刻了一晚上。

蒙愣了一下,然后微笑着,拥抱了吉。

那天,他们拥抱了很久,时间仿佛停止在此刻。

此时,酒吧

“我不是不让吉谈恋爱,但你看那虎玩意儿那点配得上我家小吉!”黑龙江跟山东诉苦,他此时他的脸上已经开始红了,他喝了不少,开始耍酒疯。

“你喝醉了”穿着长袍的鲁看着面前的黑,心里不知怎么有些想笑

“我妹喝多!”黑龙江吼了一声,山东额角的青筋都出来了:没喝多这还?

嫌弃倒不是,就是黑龙江这大个儿,虽然扶回去也不是啥难事儿,但麻烦得很。

趁着黑龙江晕乎乎的,山东在他的唇边蜻蜓点水地吻了一下

哈喽!新人报道!超喜欢蒙吉的!可能是我是蒙家和吉家混着出来的,所以比较磕这对!(当然蒙左我都会磕,我蒙爹只能是1)

彩蛋是蒙吉的婚礼上蒙和黑的对话还有鲁黑的糖


玫瑰以南

【蒙冀】山不迎我自来也

  不懂历史,这篇大家就当架空看(什么)

  因为写着写着感觉这俩当时确实挺暧昧的,所以不打友谊向,大家自行理解好了|・ω・`)


01:

    黑城,连接中原和草原绿洲的咽喉之地。

  南北通蒙古高原和汉地的关中农业地区,东西则是在离开河西走廊不远的地方。作为丝绸之路最重要的节点之一,它支撑着东西南北地区各个人民往来以及交流。


  一说到交流。


  “蒙兀——蒙兀...


  

  不懂历史,这篇大家就当架空看(什么)

  因为写着写着感觉这俩当时确实挺暧昧的,所以不打友谊向,大家自行理解好了|・ω・`)





01:

    黑城,连接中原和草原绿洲的咽喉之地。

  南北通蒙古高原和汉地的关中农业地区,东西则是在离开河西走廊不远的地方。作为丝绸之路最重要的节点之一,它支撑着东西南北地区各个人民往来以及交流。


  一说到交流。

  

  “蒙兀——蒙兀蒙兀蒙兀……”

  “【闭嘴。】”

  “……”河北听话的把嘴闭上,但没过一会儿又用拗口的本地发音叫他“【高山】”。说实话蒙古一开始都没听出来他在说什么……他用别扭的汉话回他:“我能听懂你在说什么,不用迎合我。”


  河北一下子懵了:“昂?”


  可怜的中原人尝试去解读蒙古刚才说了什么,最后他笃定那一大长串是他没有学过的当地语言。

  好深奥,好难理解啊……

  为了照顾河北所以说了汉话的蒙古:“?”没听懂?!!!


  不,必定是因为刚才风太大所以没听清,不是我的发音奇怪。






02:

  最后双方选择用自己的语言交流,尴尬的局面得以破解……

  “我刚才讲蒙语很奇怪吗?”河北疑惑:“我还觉得我说的挺正统的。”

  蒙古抱肩冷眼看着河北,心里却是在疯狂赞同。


  好巧,他想,我也觉得我的汉话无懈可击。






03:

  “我见过你。”大概是想缓和一下这让人窒息的气氛,蒙古提起来另一件事:“大约千年前有人打过来,我远远看到你跟他们一起?”

  他们指的当然是那时候的兵将,河北的确已经诞生了,但他对那段时间的事情一点印象也没有。蒙古就看着他苦思冥想,盯着河北的发旋儿。


  一千年了,没怎么长个子啊。


  应该是东西周时期,河北只能斟酌道:“…或许?”对方毫不避讳的态度让他搞不明白狄人的想法,但从刚才的相处来看他对他没有恶意:“我什么都记不得,因为他们总是打仗。”

  听他这么说,蒙古愣住了,片刻后用意外但是又理所当然的语气叹道:“你们也是如此啊。”


  黑城的车辆络绎不绝,各地的人们吵嚷着,热热闹闹又急匆匆的走过这条路,蒙冀站在中心处被行人一一掠过,行人看不到他们,却又能精准避开,致使两人站立的地方形成了一个真空带。

  一批商人忽视二人路过后,冀缓缓开口:“那时候太乱了。”

  这轻飘飘的话消散在空中,蒙却能听到一阵回响。蹄声声声入耳,商贩们讨论的激烈,但都和冀发出的不是一种声音。


  河北还是问出来了:“你对我们之前吞食过这里好像并不在意?”

  高大威猛的狄人笑了笑,把他之前说的话重复了一遍:“那时候太乱了——当然,现在也是。”

  他侧目看来往匆匆的行人。

  行人眼中没有他的影子。

  



  “我并非阿塔天神*,无法庇护他们中的任何一个。”

  说完他收回目光,动作利落的翻身上马,问:“一起?”

  河北:“我没有马。”


  蒙古闻言哈哈大笑,他朝河北伸手,待中原人疑惑回握时直接单臂将他拎上马背!手中的缰绳被蒙牢牢握紧,河北诧异的瞪大双眼,腾空之际耳边是一声气魄雄浑的嘶鸣——身下的马儿腾跃而起,身后是狄人愉悦的笑声,他单手握缰绳,另一胳膊紧紧桎梏住少年的身体。


  他大声回到:“这匹马载着你我绰绰有余——!”


  离开熙攘的黑城,穿过草原,人的气息越来越少,越来越弱。冀远远看去,发现无数黑点在草原上疾速飞跃,那是数匹烈马在奔腾喧嚣,如狂风巨浪袭来,这场面惊心动魄又富有情调,酣畅淋漓。


  整片青绿忽地压低,海浪一样层层叠叠。


  起风了。

  

  

  





04:

  一个十分现实的问题。

  蒙古带着河北来了场酣畅淋漓又别具一格的草原观光,最后回到了自己的格尔斯*。

  河北问他:“我们吃什么?”

  蒙古惊呆了:“我们还需要吃饭?!”


  河北:“?”

  蒙古:“?”


  第一场文化斗争就此展开,蒙古惨败,暗自咬牙以缓解心中不平。愈战愈勇,最终达到三战三败的成就,许了各种好处。


  河北像个饿死鬼张嘴催促:“饭——”

  蒙古烦的不行,但人刚才说什么都赢了,于是皱眉回他:“只有马奶。”

  这人立马恢复风度翩翩的样子,微微颔首:“要热一下。”


  蒙古:“……啧。”

  到现在他也不知道河北的名字,所以统统用阴险的中原人代替。

  火在空旷之地升起来了,亮堂堂的照在俩人的脸上,蒙古仔细看着马奶以免糊锅,好了之后分给河北一份:“喏。”剩下的自己吹了吹便喝下肚,加热后的奶有种别样的香气,但蒙古觉得河北喝不惯这股味道。果然,在入嘴的第一口河北便顿住了。他回味了一下,依旧按照自己的频率小口喝,蒙古托腮看着,说中原人矜贵不是没有道理。

  待河北喝完这一碗马奶,又施施然在就近的水源处净手完毕才对蒙古说:“我好了,我们回去吧。”

  蒙古笑他:“娇气。”

  河北纠正道:“我只是懂得享受——”他理直气壮:“兄长告诉我在条件允许下要追求舒适。”

  这点蒙古没有想过,暂时不评价什么。他点点头,沉默又小心翼翼的将火熄灭,防止遗火烧荒。河北一边帮忙一边走神,晚上繁星满天,他一抬头就能看到一片星河,黢黑的眼里满是碎亮的点。

  收拾好后蒙古和他说:“明天去猎兔子。”

  河北一下子来了精神,星星也不看了,围着蒙古说想学狩猎。被注视的感觉确实不错,蒙古不自主露出一个笑,抬手揉了揉河北的头发。

  尽管只相处了一天,他也发现了一些河北的习惯:看什么似乎都很认真,让你猜不出他是真的在听你讲话还是在走神,和人说话喜欢直视对方的眼睛。黑又亮的眼睛映着对方的身影,让你觉得自己讲的话是被重视的。


  矜贵。

  但无畏直视他人的眼睛却是野兽才会有的行为。


  




05:

  说是猎兔子,但谁能在看到一把漂亮的弓时不被吸引呢!

  蒙古特意为河北挑选了一匹性情温顺的马儿,和人一样是个年轻的,冀抚摸着身下马儿发亮的鬃毛赞叹:“漂亮姑娘。”

  被夸的马心情愉悦的带着河北走了两圈,哒哒蹄声听着很有节奏。

  河北虽然带了弓箭,但蒙古看上去并没有让他跟着狩猎的意思。他见一人一马相处的不错便放下心来,自己拽起缰绳:“驾!”


  红棕色的骏马奔跑起来。


  长鬃飞扬,四蹄翻腾。烈马到了蒙古手里,也像找到了自己的主人,奔驰的更加得以与骄傲起来。不管前面有多少马,它也要风一样卷过去——

  马背上,蒙古目光如炬,紧盯着看似平静的草丛。忽地,他拿出一支箭,拇指扣弦,用力拉弓将箭尾卡在拇指和食指的指窝处。手臂上流畅的肌肉线条绷紧,在马嘶鸣的一刹那,那把开的十分满弓的箭被射了出去!


  片刻的等待后,河北怀里多了一只野兔。这就是二人今天的晚饭了。

  蒙古好久没像今天这样畅快的骑马跑一跑了,他收回弓,笑意收不住。


  “今晚打牙祭。”射箭者如是说。

  





06:

  河北在这里住了好长一段时间,他不说走,蒙古也没有赶人,虽然有时会好奇中原人来这里的目的,但后来又觉得他只是来游玩的。

  “我有什么目的呢?”河北照旧小口喝着马奶,他现在已经适应这个味道了:“我和兄长从中原向西走,后面又走回来。他因事无法与我同行,我便自己来了。”

  蒙古盯着火堆若有所思。


  自河北到来至今已有半年多的时间了,夜晚冷风灌耳,高原的天气比平原变的还要再快一些。霜冻来的更加迅猛,紧接着,阳月未至,大雪卷着刮骨寒风向草原袭来。

  

  蒙古叹息道:“下雪了。”

  咏雪赏景是在自身物质满足的基础上衍生出来的雅致,但冬天的草原,暴风雪往往是夺人性命的镰刀。

  蒙古想到人们互相侵占掠夺,想到马蹄声声与嘶鸣,刀光剑影,觥筹交错。都是血与泪的总和。

  战争中的输赢是无解题。这其实与他无关,毕竟常人看不到他,蒙兀,由这片土地孕育而生之物,只是一个再透明不过的象征。


  在相处的日子里蒙古经常向河北表明他的站位:一个游魂,一个孤鬼。


  河北:“我不信你说的。”他说他见过白发苍苍的老人,时不时就要发出一声甚矣吾衰矣的感叹,蒙古距离衰老还早的很。

  他问:“你连衰老都算不上,何谈下一步的孤鬼?”

  “再者,”他伸出拳头抵住狄人宽阔的肩:“除了我你还谁也没见到啊,你不想再等等吗?”


  蒙古:“你记得我和你们的关系并不融洽?”


  河北说:“我会做一些天下大同的梦。”


  少年曾有惑,走马平生消尽处,见万事如流。







07:

  问何物、能令公喜?

  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情与貌,略相似。


  分别时已经是第二年初春了。蒙古不语,首次离别给他的感觉很不好。但他知道自己没有什么理由让河北留下来。

  马驹跟河北在这一年里结成了深厚友谊,它低下头让河北抚摸自己,抖动耳朵。

  河北照旧摸摸它漂亮是鬃毛,跟自己的朋友说着悄悄话:“好姑娘,他好像不开心…”他冲马儿眨眨眼:“我们给他个惊喜怎么样?”


  蒙古和他的马一声不吭在前面走着,身后忽然传来急促的马蹄声。猛地转头去看——


  身后河北骑着的红马后腿蹬地,前蹄腾空而起!在蒙古愣神时发出一声悠长的嘶鸣,而后闪电般掠过其身侧。

  “……!”

  诧异之际,他听到了一声轻笑。


  河北骑着马在草原驰骋,一如曾经蒙古为他展现的。在猛跑了一段距离后河北让马儿掉头,在蒙古震惊的目光中展臂拉弓——!


  问何物、能令公喜?

  有什么能真正让我感到快乐?

  

  观云,候月,酌酒。

  与友人一起策马奔腾——!


  不恨古人吾不见,恨古人、不见吾狂耳!

  我不遗憾无法见前人,只恨前人不能见到我的疏狂而已啊!


  箭矢疾速向蒙古飞来,他却毫不慌张。果然,利箭擦过耳际狠狠钉入身后的草地。蒙古回头看过,是一只尚未断气的野兔。

  河北手握着弓,身下的马慢悠悠踱步向蒙古走过来,配上中原人倨傲的神情颇有种炫耀的意味。他翻身下马拎起兔子,把战利品递给蒙古:“喏。”

  蒙古:“干什么?”

  河北笑了笑:“饯别礼。”


  “只不过下次见面,你要请我喝酒。”


  问何物、能令公喜?

  他不说有缘再相见,只说下次见面我们都要带着好酒,把酒言欢。

  不要悲伤啊,我的朋友。

  我们以后必然会再次相遇。





08:

  此后的日子似乎恢复了平静。蒙古偶尔也会想到他和河北在一起畅聊的日子,直到最后,他们也没有互通姓名。河北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蒙语,刚开始蒙兀蒙兀的叫,后来变成高山,最后,他又叫他安达。

  用誓言结成的生死之交。

  他会偶尔喝上一碗热气腾腾的马奶,冷不丁的骑上那匹烈马在草原驰骋,最后,对着空无一人的茫茫草原,大声吼出来——


  没有意义的吼声中又有太多的情绪。

  他想,他也会做一些天下大同的梦。


  没有回响不是因为沉默。

  他在雪天对着白茫茫一片雪唱着当地的歌谣。

  

  没有回音不是沉默


  只因辽阔

  太过辽阔。*




09:

  再次见面是很久之后了,河北再次见到内蒙古之后第一句话就是:“安达还欠我一顿酒。”

  内蒙古:“……”

  他发现河北是真的认为他们会再次相遇,嘴里嘲笑他:“几百年前的事情了你怎么还记得?”


  河北:“我记得一清二楚,你再不来,我就要去找你了。”

  不是众人口里沉稳的形象,河北皱眉问:“你不欢迎我?”


  内蒙古笑了:“欢迎。”

  他想念他的朋友太久太久了。


  青年这才作罢,他哼哼两声:“你不欢迎我,我也得去找你——”


  “山不迎我自来也!”

  








  后记:

  写完啦!!!

  时间线应该是唐朝左右,但我写的漏洞百出所以大家就当作架空看吧……

  思索一下还是打上蒙冀tag……大家自行理解啊!我写着感觉他俩关系还挺深厚。




  



  小知识:

  战国后期,燕国、赵国、秦国的领土已经拓展到内蒙古地区,中原的华夏民族开始在阴山山脉南部定居。我觉得蒙冀那时候说不定见过面。


  文中二人用的弓箭我感觉是角弓,《唐六典》第十六卷卫尉宗正寺中的武库令一章,记录了当时“天下之兵仗器械”并且“辨其名数"。

这其中,明确提到了唐代军队装备的弓分为四种:

弓之制有四:一曰长弓,二曰角弓,三曰稍弓,四曰格弓。

  其中,角弓是骑兵的武器。


阿塔天神好像是蒙那边祭祀的神明,我查了查不太确定就是……那里好像有十三阿塔天神祭。


  关于冀对蒙的“蒙兀”这个称呼,来自前后唐书。


  文中08处最后三行源自我在网上看到的一首现代诗《再作问》,作者叙矣。





  完全的我流!!私设太多了就是,宝子们注意避雷。

  我这么瞎打tag会不会被训……



二编:

  哇靠最重要的我居然忘了说!!文里那几句【问何物、能令公喜?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和【不恨古人吾不见,恨古人,不见吾狂耳。】均来自辛弃疾的《贺新郎·甚矣吾衰矣》。

  这里面最出名的应该是  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但我最喜欢的是他最后的【不恨古人吾不见,恨古人、不见吾狂耳。知我者,二三子。】

  我会喜欢一些豪放派……(落泪)

  

  

  

  

  

  


  

  


  

  

  

  

  


  

  

  

  

  

  

  

  

  

  

  

  

  

  

  

  

  



  

  


  

  

  

快乐小猫
堆堆自家内蒙的文字设定,可能会...

堆堆自家内蒙的文字设定,可能会创到人,慎重观看

待补充(?)()

堆堆自家内蒙的文字设定,可能会创到人,慎重观看

待补充(?)()

苏麦

生活在内蒙古,关于内蒙古的24节气的印象,第一部分

生活在内蒙古,关于内蒙古的24节气的印象,第一部分

迤逦烟村
四八年内蒙第一次过生日,彼时区...

四八年内蒙第一次过生日,彼时区里拮据又不是很光明正大地被承认,大家都穷且忙,但还是想方设法地给她找来了一大捧最漂亮的马兰和金露梅以示祝贺。


四八年内蒙第一次过生日,彼时区里拮据又不是很光明正大地被承认,大家都穷且忙,但还是想方设法地给她找来了一大捧最漂亮的马兰和金露梅以示祝贺。


云舞cloud☁️

这种情况该怎么办,好害怕!!!

现在不知道该不该报警,主要我全是用耳朵听见的,具体没有看见,但愿是我想多了吧,球球给出个主意吧,孩子太害怕了

救命睡觉的时候突然听到有打斗声就打算爬起来吃个瓜,就听到好像有女人的惨叫声和咒骂声,身体撞击铁围栏的声音,男人的声音,非常大的打斗声,受虐者应该是个女性,施暴者男女皆有,有个女人在助威,男人在羞辱谩骂说一些非常轻薄的话语,还有铁质或其他金属棍棒掉落的声音,还听见一个女性撕心勒肺的说:你滚!!!,她现在哭得特别伤心,现在惨叫声不断,真的好害怕,男人的笑声不断。

窗户开着,再加上我耳朵灵,即使离得远点也能听出个大概,后期男人提到了警察这种字眼,声音现在时有时无,受虐者一边哭一边咳嗽,大...

现在不知道该不该报警,主要我全是用耳朵听见的,具体没有看见,但愿是我想多了吧,球球给出个主意吧,孩子太害怕了

救命睡觉的时候突然听到有打斗声就打算爬起来吃个瓜,就听到好像有女人的惨叫声和咒骂声,身体撞击铁围栏的声音,男人的声音,非常大的打斗声,受虐者应该是个女性,施暴者男女皆有,有个女人在助威,男人在羞辱谩骂说一些非常轻薄的话语,还有铁质或其他金属棍棒掉落的声音,还听见一个女性撕心勒肺的说:你滚!!!,她现在哭得特别伤心,现在惨叫声不断,真的好害怕,男人的笑声不断。

窗户开着,再加上我耳朵灵,即使离得远点也能听出个大概,后期男人提到了警察这种字眼,声音现在时有时无,受虐者一边哭一边咳嗽,大约11:20左右的时候每次的惨叫的声音间隔特别大,以至于我以为结束了,后来的惨叫声听起来好像被捂住了嘴。还有一声玻璃瓶子碎掉的声音,从声音上判断这些人的年龄大约在15-31岁之间,都是年轻人。

我也是个弱女子,这种事冲出去也只有送人头的份,但还是非常对不起那个受虐者,我的良心受到了很大的谴责。


现在没声音了,有消息了的话注意评论区。


最近唐山打人事件闹得很大,碰见这种事真的会多想。

【实在不好意思为了让一件事多一点人看到就只能蹭热度了,在这里向大家郑重道歉】


当时手太抖了,拍了几张照片但并不清晰也没啥大用,我家住一楼,另外声音来源估计在我们小区后面的公园附近

散装源

虽然看起来很离谱,但这确实是我们学校,星期三当天高三的毕业典礼和成人礼一同举行,喊“让我们嗨起来”的人是副校长😂️

蹦迪进度条:02:24:15

虽然看起来很离谱,但这确实是我们学校,星期三当天高三的毕业典礼和成人礼一同举行,喊“让我们嗨起来”的人是副校长😂️

蹦迪进度条:02:24:15

快乐小猫
兴安盟夏天的沙果好甜呐 (没有...

兴安盟夏天的沙果好甜呐


(没有在反向宣传((夏天的还没熟所以才很酸((秋天的沙果特别好吃的还是糖心的)

是描改,彩蛋有原图(?)

兴安盟夏天的沙果好甜呐





(没有在反向宣传((夏天的还没熟所以才很酸((秋天的沙果特别好吃的还是糖心的)

是描改,彩蛋有原图(?)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