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冒个泡

447浏览    172参与
希某爱嗑cp

ber

那啥……我还活着,没隔屁

电脑才拿到,刚下网课😄

我同桌也有LOFTER嘛,然后她问我LOFTER账号,说要关注我,我也不知道,我就告诉她了

谁想到啊,™昨天晚上她发QQ视频给我问我我是不是s了,什么什么的,然后……☺


活着呢

[图片]


那啥……我还活着,没隔屁

电脑才拿到,刚下网课😄

我同桌也有LOFTER嘛,然后她问我LOFTER账号,说要关注我,我也不知道,我就告诉她了

谁想到啊,™昨天晚上她发QQ视频给我问我我是不是s了,什么什么的,然后……☺



活着呢


天亮了

嘿嘿

冒个泡,证明我还在


🍀 




冒个泡,证明我还在




🍀 

小狗不吃鱼.𓆡

𝓜𝒶𝓎 𝓉𝒽𝓮 𝓉𝒶𝓃𝓰𝓮𝓇𝒾𝓃𝓮 𝒷𝓮 𝓌𝒾𝓉𝒽 𝓎𝓸𝓊 𝓮𝓋𝓮𝓇𝓎 𝓎𝓮𝒶𝓇 ·愿蜜橘年年在,婧祎岁岁安 ·

𝓜𝒶𝓎 𝓉𝒽𝓮 𝓉𝒶𝓃𝓰𝓮𝓇𝒾𝓃𝓮 𝒷𝓮 𝓌𝒾𝓉𝒽 𝓎𝓸𝓊 𝓮𝓋𝓮𝓇𝓎 𝓎𝓮𝒶𝓇 ·愿蜜橘年年在,婧祎岁岁安 ·

星.༄༅

身为战力天花板却没有自知之明10

“六本木!六本木!六本木!”虎杖和钉崎兴奋的大声喊着,我和伏黑一脸“我不认识他们”的表情在旁边站着,为新同学被五条老师骗了还这么激动默哀。唉……估计又是什么诅咒吧……


几分钟后,我们到达了地点,看着眼前散发着不祥气息的废弃大楼,陷入了沉默。果然啊……


“这就是目的地啦!这次的诅咒是因为旁边有墓地产生的~你们要好好完成任务啊~”虎杖一脸不可置信,钉崎更是直接爆起:“混蛋老师!这就是六本木吗!”不出几分钟就已经认识到了五条老师的本质了呢,钉崎   我默默想到。

[月,这栋楼里的诅咒对我有威胁吗?]


[当然没有,只要不是特级对你基本上没有任何威胁]...

“六本木!六本木!六本木!”虎杖和钉崎兴奋的大声喊着,我和伏黑一脸“我不认识他们”的表情在旁边站着,为新同学被五条老师骗了还这么激动默哀。唉……估计又是什么诅咒吧……


几分钟后,我们到达了地点,看着眼前散发着不祥气息的废弃大楼,陷入了沉默。果然啊……


“这就是目的地啦!这次的诅咒是因为旁边有墓地产生的~你们要好好完成任务啊~”虎杖一脸不可置信,钉崎更是直接爆起:“混蛋老师!这就是六本木吗!”不出几分钟就已经认识到了五条老师的本质了呢,钉崎   我默默想到。

[月,这栋楼里的诅咒对我有威胁吗?]


[当然没有,只要不是特级对你基本上没有任何威胁]


[还好没……?!]


五条悟忽然抓住我的后衣领,把我像拎小鸡仔一样拎了起来。“我先带织语同学去做评级任务了~你们加油~”这样说着,他带着我瞬移走了。估计是为了问我破开他无下限的问题吧。(眼神死jpg.)


不过我还是保持着我那波澜不惊的表情,回头问他:“五条老师,有什么事吗?”不知何时,五条悟已经把它的眼罩摘下了。我对上他那如同破碎蓝宝石一般的眸子,神情也不禁恍惚。“如果是我破掉你无下限的事情,那么请亲爱的五条老师您,先让我的双脚着地,好吗?”我很快从恍惚中回过神来,带着一脸核善的微笑询问到。五条悟也像是如梦初醒班把我放在了地上。


“我的术式可以把自己以及触碰到自身的物体带入空间并传梭。速度非常快以至于可以被称之为「瞬移」”说着,我把手放在他的无下限上,接着说:“五条老师,这个无下限也可以被称之为物体,而与其连接的其他部分则会在瞬移的过程中被空间切断,所以我是可以破开你的术式的。”银光一闪,我出现在略微远一点的地方,无下限也被我带走了一块,正在缓慢消散。我抬眼看向他,说道:“所以五条老师,我们可以回去了吗?”


五条老师又挂上了那如同往常一样的笑容,抓着我校服上的领子把我带回了那个废弃的大楼。此时那只咒灵缺了一只手,拼命的往出逃,样子极为滑稽。下一秒,钉崎的咒力涌动,它在顷刻间化为了尘埃。 [我感觉这新同学挺猛啊]我在心里默默和月吐槽道。[那你的感觉是没错的。]月这么一说我倒是没法接了,只能默默闭上了嘴。


“叮铃~~”一阵电话响起,是五条悟的。他接完电话脸沉了下去,交代了我们几句就走了。伊地知也把我们带到了下一个任务地点,是少年院,里面的咒灵很有可能已经是特级了,但我们的任务不是抜除咒灵,只是救人而已。我有些狐疑地看了看伊地知,又看了看虎杖等人。挑了一下眉,心里大致有了个推测。这次的目的是杀死虎杖,如果可以的话也能杀掉我们报复五条悟。我心里暗自笑道:虽然我没做评级,但如果只是特级的话未免太小看我,不,准确的来说是月和我了吧。


“嗒 嗒 嗒”清脆的脚步声从入口传来,我们四人已经进入了那座废弃少年院。身后隐隐有咒力涌现,回头一看,入口早已小时不见。虽然对我来说没什么好新奇的,但总该考虑一下虎杖和钉崎的知识情况,于是我淡淡的开口道:“生得领域,已经是特级了啊,为了达到目的可真不择手段呐。”伏黑惠心中警铃大作,虽然没听懂后面的“目的”是什么,但特级可不是他们能对付的,尤其是生得领域,拥有生得领域的特级一般都非常厉害。


“那边有人诶!”虎杖的声音响起,我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是一具尸体,看来我们要救的人少了一个,任务更方便了呢。虎杖想把那具尸体带回去,但伏黑却不同意,为此两人起了争执。真是善良呢,虎杖同学。“虎杖,咒术界是残酷的。你多带一具尸体,很有可能把你以及你的同伴们都变成尸体。”我冷冷地说道。“所以无论如何,这具尸体我们目前不能带走,这是一个特级咒灵的领域,随时都可能要了我们的命。”我拿出常用的银色双尖枪,继续往前走。忽然,我瞳孔骤然放大,一道攻击正直直冲向伏黑刚刚放出的玉犬。两次瞬移,把玉犬带回身边,并做好应战的准备。


宛如泥潭一般的黑色不明物体在野蔷薇脚下生成,眨眼间把她吞噬殆尽。我挑挑眉,附有我咒力的挂坠并没有发出预警,那么野蔷薇目前是安全的,我下了结论。不过现在要注意的应该是那只特级咒灵,应该已经在附近了。用咒力引爆的飞刀应该不能伤害到特级咒灵,我们也打不过,最优解应该是让虎杖放出宿傩,或者我自己行动。第一种并不能确定是否会发生意外,第二种使用的前提是所有人都得撤离,而我有自信脱身,仅仅是脱身而已。


还未等我做出最后的决定,咒灵已然出现在虎杖和伏黑惠中间,强大的压力让他们动弹不得。我立刻冲过去,把他们两个同时甩飞,再用长枪砍向咒灵的腰部。咒灵反应很快,迅速往后跳,可还是晚了一步。一道深深的口子出现在咒灵腰上,紫红色的血液喷涌而出。趁咒灵愈合的时间,我赶紧向伏黑惠和虎杖悠仁喊:“你们快去找钉崎,我自己解决它。”怕他们没听懂,我又开口道:“快走!我能达到什么程度你们应该是知道的!别给我拖后腿!”


伏黑惠欲言又止,转过身看了我一眼,就走了。虎杖却迟迟没有行动,我却也没心思管它了。迅速向地上掷出几把短剑,顺势躲避咒灵的攻击。我在躲避的同时,不停向后拉,让咒灵也跟着我向后跑。咒力涌动,几把短剑被咒力连接起来,引爆。特级咒灵当然是有智慧的,但智慧和智商并不能画等号,于是就落入了我只做的简易陷阱里。我清楚这并不能伤害到特级咒灵,但对于我来说,足够了。双腿发力,我轻巧的跳起,银色长枪再次出现在我手中,这次它全身都充满了我的咒力,枪身上那繁琐的花纹此时成了咒力最好的储存地。我把它抛出手中,直指咒灵的头部。


“嗤”一声轻响,长枪贯穿了咒灵的身体,紫红色的血液飞溅,溅了我一身。随后咒灵便化作黑色粉末满满消失。收回长枪,我眼尖地注意到地上的手指。两面宿傩的手指啊,怪不得等级晋升得那么快。捡起手指,我感觉到背后一股强烈的能量波动,直觉告诉我这股能量波动很可能要了我的命。我发动瞬移后,看向能量的源头,和我猜的一样,那股能量是从虎杖,不准确的来说是两面宿傩的身上发出的。


接着,两面宿傩向我发动攻击,可惜他打不到我,我一个瞬移就出了少年院,伏黑惠也已经在外面等我了,钉崎也在旁边。没等他开口,我把宿傩的手指抛给了他,然后看向少年院。“轰”一声巨响,宿傩从少年院里出来了,用极快的速度到了我们这边。我顾不得其他的,拉起伏黑的手一个瞬移拉开距离。至于为什么只拉了伏黑是因为在他出来的时候我就已经判断出来,他的目标是手指。


两面宿傩并没有向我想象的那样冲过来抢夺手指。他站起身子后,把那原本属于虎杖的校服撕开,手伸进胸膛,捏碎了虎杖的心脏。鲜红的血液从他胸口的大洞流出。我的眼底渐渐泛起血色,银色长枪再次出现。我瞬移来到他的面前,手里的枪前刺。可宿傩的反应极快,躲开了这一枪,还绕到我身后,手前刺,位置正对我的后胸。正当他的手即将刺入我后胸时,他停了,身上的纹路也在渐渐消失。我也转过身,看着这一幕却无能为力。虎杖醒来后冲我笑笑,便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这是我第一次失去同伴,希望也是最后一次。


——————————————————————


我躺平了


以后都会是这个长度


更得会很慢

星.༄༅

身为战力天花板却没有自知之明8

在上完课后,我回到宿舍里的小厨房。当然,是我自己加的。不知道是为何,有可能是在种花留学3年把嘴养叼了,就觉得这边食物没那么好吃,所以一般都自己下厨。今天有时间所以做的稍微丰盛了一点——一大碗水煮肉片,一盘拍黄瓜,和一碗米饭。我也就差不多吃这么多了,有的时候还会做点甜点,不过五条老师好像真的非常喜欢吃甜的,我要不要做点桂花糕给他,或者给他试试冰糖葫芦?算了回头再说吧。话说月好像从上次见过悠仁就不见了,回头等她回来再问问吧,还有最近那个订单……


就这样想着,一顿饭已经吃完,我伸了个懒腰,直接传送到了操场上,毕竟每次都一个地方就不需要再定位了嘛。我的余光瞥到了一道身影,转过头一看,好像是虎...


在上完课后,我回到宿舍里的小厨房。当然,是我自己加的。不知道是为何,有可能是在种花留学3年把嘴养叼了,就觉得这边食物没那么好吃,所以一般都自己下厨。今天有时间所以做的稍微丰盛了一点——一大碗水煮肉片,一盘拍黄瓜,和一碗米饭。我也就差不多吃这么多了,有的时候还会做点甜点,不过五条老师好像真的非常喜欢吃甜的,我要不要做点桂花糕给他,或者给他试试冰糖葫芦?算了回头再说吧。话说月好像从上次见过悠仁就不见了,回头等她回来再问问吧,还有最近那个订单……


就这样想着,一顿饭已经吃完,我伸了个懒腰,直接传送到了操场上,毕竟每次都一个地方就不需要再定位了嘛。我的余光瞥到了一道身影,转过头一看,好像是虎杖。少年显然也注意到了我,露出一个活力满满的笑容。是小太阳!我暗自想到,然后会了一个微笑给他。呜呜呜呜!太卡哇伊了吧!仿佛有看不见的老虎耳朵和尾巴在摆!心里的小人捧起了脸,背后冒起了小花花。少年快速向我跑来“你好!我是虎杖悠仁!从今天起就会是你们的同学啦!”“!!!我是樱古织语,是一年级的学生,很高兴认识你。”我伸出手,和虎杖握了手,以微笑面对着他。


此时的我还并没有意识到这个少年有多么……离谱


不久,所以同学都到了,这次五条老师因为一个紧急任务无法训练我们(其实我们也巴不得他不在)只能对打。由于不太方便让真希这样的体术高手上来就暴打新生给新生造成心理阴影,第一轮就是我和虎杖悠仁对战。


“对面看起来不是很强呢,要不要手下留情呢?”我们同时在心里想到。而我则是迅速打消了这个念头,毕竟尊重对手是最基本都礼仪。那柄银白色的长枪从我手中出现,我深吸一口气,调整好状态,整个人就如同炮弹一般向虎杖袭去。虎杖看到我冲势如此猛,不禁愣了一下,随后抬起手,抵挡我的攻击。“嗯?”我皱了下眉头,屈膝,长枪后收,直接拿膝盖撞在了他的手臂上。我的力道一点没收,虎杖悠仁被我撞的中心不稳,往后退了一步。我心底一惊,我这一击的力量可是能把一个正常成年男人的骨头都撞碎的,他居然只退了一步。果然咒术师都不是普通人吗?


虽说这么想着,但动作一点没停。双手握住长枪,刺在地板,借助冲势一跃而起,以长枪为中心借力绕了半圈,一记鞭腿就抽了过去。速度之快,连虎杖悠仁都没来得及做出应对,被我抽的向前倒去。轻巧的落地,似乎刚刚力道那么大的不是我一样,长枪顺势从地上拔出,借助刚刚的惯性长枪按照我刚刚身体的方向再次走了一遍,把虎杖彻底抽倒在地。一个小后跳退出虎杖的攻击范围,侧身,枪尖指向虎杖的后脖颈,轻点然后收回。


虎杖已经从地上爬起,看起来并没有受什么伤。不过我还是略带歉意的道歉“对不起,下手有点重。”虎杖其实并没有什么大碍,只是被我的战斗风格震惊到了。“你的问题还是很明显的,若是我冲过去的时候躲避,就不会出现后面的情况,不是所有的攻击你都能抵挡的住。”我开始分析起了他的错误,听完我的分析后,虎杖表示确实还有很多需要进步的地方,今后要和我们多多练习。


内心的小人再次捂住心口。是天使吗!


——————————————————————


啦啦啦啦~


ooc致歉


下回就直接快进到野蔷薇啦~

星.༄༅

身为战力天花板却没有自知之明5

我的推脱显然没有起到作用,在看到真希那战意滔天的眼神时我就该知道逃不过的。唉……我默默叹了口气,随即眼神又盯住了真希,同时做好战斗的准备。“反正也要打,与其被一招打趴下还是想酣畅淋漓的打一把呢。”心里这样想着,我眼睛微闭,调整了一下呼吸。睁眼时,谁都没注意到那紫色的眸子里一闪而过的红光。


真希虽说没想到我这么快进入了准备状态,但还是迎了上去。刚刚我的动作绝对可以用干净利落形容了。我是那种会主动冲上去打的攻击型,恰巧真希也是,两人必定要近身,有过多次体术战斗经验的她知道谁先动,那么这场战斗谁就会占优。于是她在我准备好后立马冲了上去。


我看着真希径直向我冲来,手里的薙刀(一种日本的武器...

我的推脱显然没有起到作用,在看到真希那战意滔天的眼神时我就该知道逃不过的。唉……我默默叹了口气,随即眼神又盯住了真希,同时做好战斗的准备。“反正也要打,与其被一招打趴下还是想酣畅淋漓的打一把呢。”心里这样想着,我眼睛微闭,调整了一下呼吸。睁眼时,谁都没注意到那紫色的眸子里一闪而过的红光。


真希虽说没想到我这么快进入了准备状态,但还是迎了上去。刚刚我的动作绝对可以用干净利落形容了。我是那种会主动冲上去打的攻击型,恰巧真希也是,两人必定要近身,有过多次体术战斗经验的她知道谁先动,那么这场战斗谁就会占优。于是她在我准备好后立马冲了上去。


我看着真希径直向我冲来,手里的薙刀(一种日本的武器)向我劈来。我不躲反而拿着手里的矛刺了上去。虽然我的力气不大,但当我的矛从侧面刺上薙刀时,薙刀还是偏离了原来的轨道。在把薙刀打偏后,真希对于咒具的控制力完全展现了出来。她用原已经偏离轨道的薙刀转成刀背横向劈了过来。我心中一惊,反手用另一边的矛尖刺向真希,攻敌必所救。


可事情并没有像我想象的那样发展。真希后退了一小步。也就是这一小步,退出了我反手拿着的银枪的攻击范围,而真希的刀背却是抽到了我的侧腰上。那巨大的力道让我也摔了下去。真希在打出这一击后就站了起来,把薙刀扛在了肩上。就当众人以为这场战斗就这样结束了的时候,场外的两人瞪大了眼睛,仿佛看到了什么极其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


“喂,可不要小看我啊。”真希在听到这句话后就感到脖颈一阵发凉。回头一看,我的银枪指着她的脖颈处。真希发现我的眼睛已经从刚刚那透亮的紫色变成了血红色,虽然那红色正在缓缓退去,可被那双眸子注视着的感觉真的令人感到……颤栗。“前辈”我把枪收了回去,看着她,和平时没什么区别。“下次要注意身后啊。”我这样说着,心里却开始期待起了下一次交手。


真希摸了摸后脑勺,发现眼前这个女孩的实力确实超出她的想象,不得不承认,她轻敌了。“哈……还是小看你了”虽然这么说着,她却笑了,她也在期待下一次交手啊。


另一边,两位男生已经呆住了。第一次……就打败了真希学姐?虽然真希学姐是轻敌了,但这个女孩也绝对不弱啊。尤其是刚刚被真希抽中之后往侧飞明显是卸力了,然后直接从地上弹起来了!?下次,绝对不要和她打。  伏黑惠心底默默想着。


————————————————————————


小学生文笔


ooc致歉


随缘更啦


不过如果有人催的话还是会更一篇的(?)


就只是懒得码字啦





AuGû_Anguish🚮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皮卡叔太好看了

会经常截一些壁纸和美丽老头

(第十季搁置了我决定先把第一季看完👀)


(想了一晚上45亿年,结果发现好像越想越生气)

(算了不说了闹心😠)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皮卡叔太好看了

会经常截一些壁纸和美丽老头

(第十季搁置了我决定先把第一季看完👀)


(想了一晚上45亿年,结果发现好像越想越生气)

(算了不说了闹心😠)

时代少年团-丁程鑫(家有狗蛋)
大雾四起,阻挡了我爱你;但大雾...

大雾四起,阻挡了我爱你;但大雾散去,我爱你人尽皆知。所以无论任何事,只要记住我爱你就好了……

大雾四起,阻挡了我爱你;但大雾散去,我爱你人尽皆知。所以无论任何事,只要记住我爱你就好了……

时代少年团-丁程鑫(家有狗蛋)
我以为你明白,我以为你懂得,我...

我以为你明白,我以为你懂得,我以为我已经做的有够多,原来一切都是我以为。

我以为你明白,我以为你懂得,我以为我已经做的有够多,原来一切都是我以为。

时代少年团-丁程鑫(家有狗蛋)
花在开,风在吹,雾弥漫,你我岁...

花在开,风在吹,雾弥漫,你我岁岁平安。

花在开,风在吹,雾弥漫,你我岁岁平安。

时代少年团-丁程鑫(家有狗蛋)
有些人,一旦遇见,便一眼万年;...

有些人,一旦遇见,便一眼万年;有些心动,一旦开始,便覆水难收。

有些人,一旦遇见,便一眼万年;有些心动,一旦开始,便覆水难收。

时代少年团-丁程鑫(家有狗蛋)
即使藏住了心底暗涌澎湃的爱意,...

即使藏住了心底暗涌澎湃的爱意,仍无法移开对你痴情眷恋的眼,所以喜欢一个人,眼睛里藏不住的。

即使藏住了心底暗涌澎湃的爱意,仍无法移开对你痴情眷恋的眼,所以喜欢一个人,眼睛里藏不住的。

时代少年团-丁程鑫(家有狗蛋)

破防了家人们,感动到了,呜呜呜呜,好爱😘

破防了家人们,感动到了,呜呜呜呜,好爱😘

时代少年团-丁程鑫(家有狗蛋)

《关于丁程鑫是攻!!!》

我不管我是攻,马嘉祺是受!!!

我不管我是攻,马嘉祺是受!!!

时代少年团-丁程鑫(家有狗蛋)
用酒来刺激大脑,用酒来遗忘他。

用酒来刺激大脑,用酒来遗忘他。

用酒来刺激大脑,用酒来遗忘他。

时代少年团-丁程鑫(家有狗蛋)
答应我,错过了也不后悔,下辈子...

答应我,错过了也不后悔,下辈子再相遇。

答应我,错过了也不后悔,下辈子再相遇。

时代少年团-丁程鑫(家有狗蛋)
飞鸟不眷恋大地,鱼也不眷恋大地...

飞鸟不眷恋大地,鱼也不眷恋大地;可是鱼鸟终究不能相爱……

飞鸟不眷恋大地,鱼也不眷恋大地;可是鱼鸟终究不能相爱……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