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写作留守人

1232浏览    28参与
快乐巫原C语言不入门不改名

【巫段子】★part1.左右为男,男上加男「人工腐男和塑料教官如何和平相处」军训pa

◆联动「写作留守人」

■常常让你胃疼,偶尔让你牙疼的巫式风格预警■

━━→

一路颠簸,这种程度的摇晃非但没引起晕车,反倒十分助眠地催人入梦。离军训地剩一段路程时,几乎所有小演员都进入了深睡眠状态。

华火不会做梦,他的睡眠似乎用“休眠”来概括更为合适。休眠状态之于他,或许并没有睡眠之于常人那样重要——华火曾经尝试熬夜,虽然起初会犯困,但自从他第一次抵抗睡意胜利后,接下来的几天,这种理应存在的生理需求消失的无影无踪,华火非但没有陷入任何异常状态,反而一直持续高效率地工作着,直到开心——在剧组里认识的同龄演员——过来提醒他“花儿,你该睡了吧?”华火才重新有了“我需要睡眠”的念头,于是之...

◆联动「写作留守人」

■常常让你胃疼,偶尔让你牙疼的巫式风格预警■

━━→

一路颠簸,这种程度的摇晃非但没引起晕车,反倒十分助眠地催人入梦。离军训地剩一段路程时,几乎所有小演员都进入了深睡眠状态。

华火不会做梦,他的睡眠似乎用“休眠”来概括更为合适。休眠状态之于他,或许并没有睡眠之于常人那样重要——华火曾经尝试熬夜,虽然起初会犯困,但自从他第一次抵抗睡意胜利后,接下来的几天,这种理应存在的生理需求消失的无影无踪,华火非但没有陷入任何异常状态,反而一直持续高效率地工作着,直到开心——在剧组里认识的同龄演员——过来提醒他“花儿,你该睡了吧?”华火才重新有了“我需要睡眠”的念头,于是之后的作息才一如常人,所以他对自己的这个状态很是惊奇。

——他看到一双眼睛。

华火俯身细细观察着,不知为何,华火觉得自己是带着挑衅的意味来这样做的,他浑身剩下每一个毛孔都因这双眼睛的存在而兴奋,他要让这双眼睛直视他、认同他,然后——吞噬他!

 

我这是怎么了?华火在内心发问,行动却和思维分裂成独立的两部分,他捏住那人的脖颈。

猎物的虹膜红中透紫,瞳孔像猫一样,可以放大成圆或缩成窄窄的竖线。

华火俯身,拉近和这双眼睛——当然也包括眼睛的主人——的距离,

那双眼睛微微眯起,似乎要失去意识一般,眼神涣散起来。

华火松手,凑近那段脖颈。

怀着填饱肚子的进食目的,他恶狠狠地——咬了下去。

没有借助声音传播,一句话直直传入他的大脑——

『你说谎了。』

 

「!」

华火骤然清醒——几乎同一瞬间,胸口猛地遭受一记力道大到凶残的锤击,想都不用想,绝对是他那损友干的!

“花儿,你猜我们教官是不是又高又帅的兵哥哥?”知道“华”不是他的姓而是和“花”同音、并且能如此自然地叫他“花儿”的,也就只有这个人了。

“咳、咳……开心,我们是不是有杀父之仇?”

“你怎么啦?”

“咳、咳……”华火一边调整呼吸,一边去攥开心的衣领,却发现自己的手臂居然满是汗珠,“做了个……怪梦,然后被你锤的差点心脏骤停!”

 

“花儿,我觉得一个连续几天吊着威亚睡又吊着威亚醒的人不会因为这种小事被吓死。”

“你觉得的只是你觉得!”华火疯狂吸气呼气,试图让自己恢复平静,把梦里让人血脉喷张的事情忘掉。

华火一干小年轻就目瞪口呆地看着这又矮又白的小教官一手拎着小黑板——农村小学常用的那种,说是黑板,其实也就是木板上刷了层黑漆——另一手攥着几只粉笔头。

“……”华火的脸上挂着尴尬而不失礼貌的笑容。

被卖到山村回炉重造了我们这是?导演你就那么嫌弃我们的文化水平吗?!成语用错的锅不能全让小演员们背啊大佬!还有主角儿我没正经上学完全是没爹没妈没有条件啊!从小资源那么好却还是把台本搞成这样的编剧才是最应该发配到这里的人吧!

见到小教官一副要用知识教他们这群土路子出身的家伙做人的架势,华火的内心一阵吐槽狂潮,排山倒海那个气吞山河。但即使如此,大脑中始终有一根理智的弦不松不垮地搭在那里。

 

“教官,我们接下来是要补文化课吗?”举手发言的是个还未度过变声期的男孩,一身外套红的扎眼,和华火那身绿外套可谓是“红配绿,一台戏”。

你继续装。

 

华火不说话。穿红外套这货叫“开心”,无姓氏、无家人、无money,完完全全的三无劣质产品,想退货都找不到厂家——不过也少有导演会拒绝他就是了。

华火暗自打起精神,他披着一张天真且富有少年气的皮,皮下运行着两个系统,一个和那张皮搭配,另一个则负责绝对理性和精密运算。他的日常行为大都出自前一个系统,另一个系统则悄无声息地潜伏着,只在每个事件的关键处被激活,保证他在“关键事件”中所做选择的绝对最佳——嗯,不过也只是“关键事件中”而已,所以,机智只在一瞬间,华火大多时候……脱线脱的很没水平。

比如之前小教官用粉笔字向他们下命令的时候。

「全员军姿,一小时。」

好没有威慑力啊小教官!华火盯着那小黑板上矫若惊龙的字体,字是好字,可这“很有年代感”的小黑板……华火当然不是出于歧视,但是在这种情形下……怎么那么滑稽。

  

「任何多余动作必须打报告。」

「未喊报告擅自行动:加时10分钟/次」

「现在开始。」

 

轻佻惯了的一群青少年哪能全都那么服帖听话,开场有几人懒懒散散,显然和华火一样,没把这小教官当回事儿。

华火在心底为小教官默哀几秒,同时几分人类的劣根性涌上心头:幸灾乐祸。

他还没来得及把这份恶意转化为笑容,一道白光就擦过脸颊,他只感到一丝钝痛,小麦色的皮肤上留下一道白痕。摸一把,可以看到指尖留下白粉。

粉笔头落地,竟是五六个细小的声音层层重叠。

……

这!莫非是!传说中的神级暗器——

「粉笔头!?」

「什么鬼这是还愿吗?!是补足我没进过正经学校的遗憾吗?!」

正这么想着,华火眼前多了一块黑色。

……诶?

「你,加时20分钟。」小黑板上赫然几个大字。

 

「什么?!」

教官您写字这么快的?什么时候擦的黑板?!还有怎么到我就翻倍???说好的一次乱动10分钟呢?!买一送一吗?!

华火心中是一个大写的不服!

可这黑板瞬息移走,小教官本人一刻也没多带,移动速度快到刷新记录——华火的印象里,这是他所接触过的人类中,最快的步行移速。

只听脚步声来回游走,所到之处都是吸气声,不知是因为被罚的哀怨还是对小教官身手的震惊。

华火默数:九声叹息。如果算上冷静一点没出声的……小教官您的粉笔头一瞬间是命中了多少个人?

细思恐极。

人型自走对人武器啊。

他仍接受着来自太阳的烘烤,一滴汗攀上发根向外爬,起初缓慢……受发丝振动的驱使,忽然加速——划出粘腻的弧线,又自发梢坠落,砸在地面,破碎成几块深色。

金色头发被汗水黏成一小撮一小撮。

 

热。

在察觉到那小身板中蕴藏的强悍能量的瞬间,他的身体有电流爬过,自额角,至脚尖。他久违地燃起斗志,听见身体内部的各个管道中,有液体奔流的声音,什么在燃烧。

腾地烧起来。

 

蝉在叫,人坏掉。

华火宛若一条中暑的鱼,蔫儿了吧唧,浑身疼似剥皮。他勉强抬起眼皮瞥一眼天空,那颗豪火球在这双墨绿的瞳镜里兀自燃烧。

 

看来一时半会儿不会出现阴天。

“……”华火无语凝噎。

那些云怎么飘着飘着还做起简谐运动了呢?空间都扭曲了是我的错觉吗?等等,那只鸟是不是中暑摔下来了?!

拜强光所赐,华火噙着一眼眶的生理盐水,迅速移开目光,停止这伤眼睛的行为。

尽职尽责的大脑则不断向他发送指令——向黑恶势力低头。

说白了,就是向教官认怂。

 

可华火的内心是拒绝的。

华火的一头金发不复蓬松质感,和着汗水贴在皮肤层,墨绿双瞳直勾勾地盯着小教官的背影。

那小教官正和一位明显成年了的蓝瞳男人交谈,暂时顾不上回头。

本主角儿就不信了……

华火抬起手,正欲擦掉睫毛上挂着的汗滴——

“嗖——”

粉笔头划破空气,堪堪穿过华火的指缝,他抬到一半的手顿时僵住了。

为什么?!

教官你背后长眼睛了吗?!

还是说你其实姓“日向”??因为眼睛太独特才把帽檐压的那么低以免引起骚动?!

华火整个人都不好了。

一旁的好友开心从半小时前就不再乱动,被这小教官收拾的服服帖帖,估计是打算乖乖站完军姿了。而华火……暂时没这个打算:反正他被罚的今晚都不用睡了,虱子多了不怕咬么不是?

 

也不知是和人谈话不好走开还是出于同情放水,粉笔头警告后,小教官居然没有亮出他的小黑板。

华火暗自松了口气,盯着小教官的眼神中多了分感激,心中置的那股子气说散也就散了。可是他总得找点乐子支持自己站完啊——思考几秒后,他充分发挥了自己的优势——非人的听力。

「嘿嘿嘿八卦一下也是很有益身心健康的!而且主角儿不算偷听哦!」

 

然而,不知是不是华火把这种想法表现在脸上了,蓝瞳的成年男人十分亲密地拍拍小教官的肩膀,笑盈盈地朝着华火这么一指——

那个小教官,他他他回头了!!!

回!头!了!

华火真真从内心深处生发出一种恐惧,怀疑自己可能要站着迎接阳光——明天的,还是早上第一缕的那种。

小教官迈步。

华火一抖,他发誓,他真的从这一米七不到的小身板儿上,感受到了一米九级别的气场!

小教官微微仰头,军帽下荡着黑色的碎发,缝隙中朦胧渗透着冰蓝色,夹携着空中乱舞的杀气——

危机感。

华火承受着大脑深处的警告,久违地感受到威胁。

录影带播放受阻一般,某个场景闪过,只停驻几微秒的时间来与此刻重叠。华火只来得及看一个大概:灰色的天空、红色的土壤、向他缓步走来的小教官。

四肢脱力、眼前纯黑的刹那,华火觉得自己大概是被太阳烤坏了。

他栽倒,鼻子刚好撞在什么硌人的小窝上,一股热流当时就涌了出来。华火只听到周遭一片骚动,好像还有几声口哨,从开心那个位置传过来。

华火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

看小爷中暑昏倒你很开心是吧?!塑料兄弟情!

正式昏过去的一瞬间,意识反而有回光返照的清明,华火看到帽檐下一张颇为清秀稚气的脸,那双冰蓝双瞳中掠过毫无保留的惊讶。

 

之后,重心变动和意识消失同步。

成年男人几步跨上前,一把把华火从小教官身上拽开。

头昏脑胀的感觉稍微缓和,华火一睁眼就发现自己躺在医务室的病床上。

他捂着额头多出来的冰袋,仔细回想刚才的事件:

被小教官罚站、小教官一边和某成年男子谈话一边顺手教自己做人、中途中暑、倒在小教官的锁骨上、流了鼻血、引起骚动并听见有人吹口哨、被那可疑的成年男子拽开、被送到这里。

……嗯,仔细一想很合逻辑,没毛病……个头啊!!!「主角儿我晕在小教官锁骨上还流了鼻血?!」
「还引起了骚动?!」
「还有人吹口哨了?!」
「吹口哨的貌似还是我那损友?!」
「之后我还被那个疑似和小教官关系很好的男人给拽开了?!」

 

这!是!什!么!魔!幻!人!生!?

“天诶主角儿不会被误认为是个变态吧?!”

“天诶那男人不会是小教官他男人吧?!据说在部队待久了会变成gay啊!虽说小教官长的不错但主角儿还没那个意思啊!”

  

余光处有一抹红,华火才发现开心穿着他那一身标志性的红外套,默默坐在一边啃着西瓜,投过来的目光充满了关怀——对傻子的那种。

  

“花儿,心里说说就好,别喊出来啊。”

“……”华火此刻内心有马群奔过,“我刚才……全喊出来了?”

 

开心放下西瓜,慈爱地拍了拍华火的背:“没关系,喊就喊了呗我看他俩的确像cp啊!而且咱们小教官长的是挺好看的。”

……小教官带着帽子你是怎么知道人家长相的?

“你看见小教官长什么样子了?”我可是看过了!

华火心里不知为何有种隐隐的优越感。

 

“啊,看过了啊,你把人家帽子碰掉了嘛。不过我理解教官为什么戴帽子挡脸了——长相没有威慑力啊!”

……

「我还把小教官的帽子扔掉了。」

“花儿,你看这有没有一种即视感?看过《圣斗士星矢》没?女圣斗士都戴面具遮脸的,对看见她们真颜的男人,要么弄死,要么嫁——哇这么一想好有感觉!”

华火目瞪口呆地看着开心一脸开心愉悦地大讲特讲,觉得自己的世界观要重新刷新。

停。

停。

停。

开心,我一直以为你是吃货外加一点天然黑属性……可你居然是个腐男吗?!

 

“花儿,我站你和小教官!”

「站个球啊!大哥你离我远一点!!!我害怕!!!」

华火扯出一个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只想离这深水腐男远一点。

“不好意思。”门口传来一道男声。

华火整个人僵直。

“我不同意。”

小教官、之前那位成年男人、一名陌生的红发男子,三个人,正站在医务室门口。

“他们……什么时候在的?”

开心重新捧起西瓜,压低声音:“好像把你送来后就在门外等了,具体什么时候进来的……我也不知道诶。”

这时华火鼻尖一热,有什么液体从鼻腔里流了出来。

“这个……是刚才没有流干净的……”

那一刻,他觉得这几个人看自己的眼神都变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