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写实

26387浏览    16065参与
幻哥Dream
  应援曲封面   小马的歌比...

  应援曲封面

  小马的歌比较静谧,就用了夜晚萤火的感觉。

  应援曲封面

  小马的歌比较静谧,就用了夜晚萤火的感觉。

Caigo蔡培志

布格罗油画高清图分享(五),第一张快把我看哭了,好有意境

布格罗油画高清图分享(五),第一张快把我看哭了,好有意境

虞君子

  procreate 耗时23小时

  素材参考:《维多利亚》剧照

  procreate 耗时23小时

  素材参考:《维多利亚》剧照

ZH_N_
Blender场景练习,Ps后...

Blender场景练习,Ps后期调整

Blender场景练习,Ps后期调整

大大怪将军从小就很可爱

当晚自习班主任不在时,教室里会发生什么?喧闹之中,一个人影已经悄然之间看到了一切

  第九章:喧闹法则(下)

“叮铃铃铃铃——”上课的铃声不解风情地响了起来。教室里也渐渐安静了下来,同时能听到应该是来自隔壁班的躁动声。同学们一个个起身,把三四大组的位置空出来,坐到了一二大组来。紧接着,一群不甚熟悉也不那么陌生的面孔走进了我们的教室。虽然不是同班同学,但毕竟在同一层,我大概也能认出其中几张脸。这个高高壮壮,戴着眼镜的男生是章彼得,也是他们班的班长。这个同样高高壮壮,不过不戴眼镜,皮肤有些粗糙的是唐纳德,是名单上从前往后第一位不是来自10班的同学,他待人和善友好,成绩极其优异。这个矮矮的女生朱彦军认识,名叫孟琳,据说英语很不错。还有一个戴着眼镜看上去比较严肃的女生是孙希,是他......

  第九章:喧闹法则(下)

“叮铃铃铃铃——”上课的铃声不解风情地响了起来。教室里也渐渐安静了下来,同时能听到应该是来自隔壁班的躁动声。同学们一个个起身,把三四大组的位置空出来,坐到了一二大组来。紧接着,一群不甚熟悉也不那么陌生的面孔走进了我们的教室。虽然不是同班同学,但毕竟在同一层,我大概也能认出其中几张脸。这个高高壮壮,戴着眼镜的男生是章彼得,也是他们班的班长。这个同样高高壮壮,不过不戴眼镜,皮肤有些粗糙的是唐纳德,是名单上从前往后第一位不是来自10班的同学,他待人和善友好,成绩极其优异。这个矮矮的女生朱彦军认识,名叫孟琳,据说英语很不错。还有一个戴着眼镜看上去比较严肃的女生是孙希,是他们班的数学课代表……很快,教室里便坐满了人。教科学的杜老师走了进来,放下课本,看着座位上的同学们。

“陈新云呢,怎么不坐过来?”杜老师锐利的目光穿过人群,直击躲在后头的我。

“盛老师特地提醒我,说到时候让你坐在讲台边上,我好看着点你。快,坐过来。”阿杜一脸笑意,不过我可笑不出来。捧着教材走到讲台边上坐下,依稀能听到一些窃笑声。

可恶啊,谁知道老班还留了这么一手!

“第一节课,大家独立完成第一课时的作业,我在第二节课来为大家进行讲解。”杜老师布置好任务,起身朝后门走去,然而他只是去饮水机接了点水,之后便立刻坐回了讲台上。讲台边上的位置正对着讲台侧面,也就是说,我的侧脸对着所有同学的正脸。

这会儿教室里非常安静,大家都低着头奋笔疾书,与课外教材上一道道奇奇怪怪的题目做着斗争,没有人会抬头看,不过我还是感到我任何的一举一动,哪怕微小的一个转头,都会在所有人的余光中激起一丝波动。这种感觉简直糟糕透顶。算了算了,干脆把头埋进书里,把布置的题目认认真真写完好了,有多出来的时间就做做其他作业吧。

这些题目确实不太常规,个别甚至超了纲。不过之前帮夏明志“备课”的时候预习过一点后面的内容。所以这些题目做起来还算得心应手,完成的也是较为轻松。放下笔,打算看一眼表,发现表好像落在自己抽屉里了,我只好慢慢地,微微地,谨慎地侧过头去,迅速地瞄了一眼教室后面的时钟——现在才18:25,离下课还有15分钟。正好写得也有些小累了,我想伸个懒腰,但碍于糟糕的地理位置,我只能双手相扣往座位下伸展,不去搞出太大的动静。

“做完啦?蛮快的嘛。”杜老师似乎发现了已经开始“无所事事”的我,轻声的问道。我点点头,“来,我来帮你批批看。”

把教材拿给杜老师之后,教室里也渐渐有了一些动静。正好现在没法找人聊天,于是我微微调整了一下身体的角度,开始打量整个教室。大多数同学还在低头专心致志地做题,一边抓耳挠腮,一边反复翻看着科学课本上找不到答案的那几页。孙希的位置在第一排,离我很近,我注意到她已经写完停笔了,不过她皱着眉头,一脸严肃地死死盯着书本。给人一种难以靠近沟通交流的感觉。同样坐在第一排的还有朱彦军和钱途,这俩应该也已经写完了。再望远一点,庄晓和夏明志在偷吃零食,沈木夕和吴小麦在最后一排低声地交谈,细碎的人声与噪声在教室里跃动。仔细想来,好像晚课还是挺轻松的,第一节课给我们做作业,等会儿讲的话应该也用不了两节课……只是讲台边上的这个位置坐着实在是很折磨人!

“做的还可以,有几道题是比较难的,等会儿我会重点讲解……”杜老师的声音很柔和,刚帮我批改完习题,下课铃也响了起来,打破了许久的安静,起初还好,杜老师一离开教室,整个教室瞬间就喧闹了起来,下课前面色凝重的女生们一转眼便前前后后左左右右地凑到一块儿来,挂着好奇的笑容你一句我一句地聊了起来,带头的那个居然是孙希。我说这差距还真是有够大的,看来大家都和我一样,在座位上憋得慌。我也是一下课便直奔教室外头去。再多待一秒我都感觉自己要被闷死了!

“好多人啊。”

楼道里全是嘻嘻哈哈的人,“举起手来。”我感到什么东西指着我的头,原来是庄晓的手,差点忘了这货和我一样,也是个中二病人。“走,去楼上我们原本的晚自习教室看看。”庄晓右手拇指翘起,食指向前,余下三指握住左手的拇指,左手的四指包住右手的手背。还挺像那么回事儿,我说你这么专业怎么不弄双皮手套来,这样子更像一点,庄晓看向我,向前连摆三下手后又恢复“手枪”的模样,“Follow me!Let’s rock and roll!”

“Lock and load!”我也学着他的样子,跟着他上楼。

两个姿势诡异的男生在路过同学奇异目光的注视下上到了三楼,这里便是六班的教室门。

“Ready?”庄晓举“枪”,手臂平行着门框倚靠着,神色严肃地望着我。我突然想起了什么,“J sir,我们真的要破门吗,里面……”

“你不会觉得他们下课在认真学习,这样子会打扰到他们吧,放心,绝对不可能的,相信我。”

庄晓用大臂卫护在前,一副很用力的样子朝门撞去,门轰的一下就开了,“扫黄大队!”庄晓一蹦一跳地冲了进去,我跟在后面和座位上的程冰尴尬地四目相对。这好像是我今年第一次见到她。不过,教室里非常的喧闹,一个女生扑上来坐到程冰身边,我也赶快跟上庄晓,由于实在是太吵太闹了,我们并没有引发很多的注目,庄晓则走到后排一个男生的身边。“喂,扫黄!”

那个男生被吓了一跳,随即便起身拍拍庄晓的肩,“我还以为是谁呢,差点给我吓软了。”我说不至于吧,这就吓得腿软了,庄晓说我的理解还不够准确。“红叔,少看点这种东西。”我望向他的课桌,书上放了一台平板电脑,上面显示着一张张二次元的美女图片。

这个平板电脑是我们学校招生时宣传的“特色”,号称安装了非常先进的学习系统,学校说是“自愿购买”。但基本上八成多的同学都买了,而且那些没有买的同学后来大多数都被分到平行班去了……

这个平板要几千块钱,然而我觉得机器本身也就值个几百块,机型极其古老先不说,内存与性能也是相当差劲。好在这会儿除了拿它来做题以外,还可以登录一下浏览器上上网网,也算当半个手机用。后来学校迭代了学习系统,上网功能直接被禁掉了,于是这台平板就成了纯粹的做题机器。

“红叔?不是个游戏主播吗?”我在心里发出了疑问。庄晓向我介绍说这位也是他的室友,来自5班,名叫马宏树,是个老二次元。

“红叔久仰。”我打趣道,“我叫克劳德·斯特莱夫,幸会。”

然而美好时光总是短暂,上课铃响了起来。大家纷纷跑回自己的座位,我和庄晓也准备赶回自己教室,刚靠近前门,庄晓郑重其事地说:“克劳德长官,准备破门!这回你打头阵。”

三,二,一,冲!

一声巨响过后,门并没有开,我和庄晓双双倒在了地上。

“出去是他妈拉门,你让我破个锤子门啊!”

“忘了……哎哟哟哟疼,你先从我身上起来……”

“他妈的上课了,快回教室!”来不及掸去身上的灰,也顾不得那些惊讶奇异的目光了,我赶紧起身拽开门就冲下楼去,庄晓在后面边跑边喊慢点慢点。

推开教室门。几十双眼睛齐刷刷地盯着我,包括讲台上的杜老师。大家看我的眼神似乎都有些怪异。怎么,没见过帅哥吗?

“你刚挖煤回来?”杜老师的“亲切问候”引发了哄堂大笑,我低下头侧过脸去想赶紧回到位置上,这时我看到了从后门溜进来的庄晓。靠!我干嘛要走前门啊!

笑声慢慢平息下来,我瘫坐在椅子上松了口气。一旁的孙希指了指我的头发,我挠了挠,一团灰尘落了下来。还好今晚不是班主任上课……正张望着其他人的教材,想知道现在讲到哪儿了,耳旁传来了阿杜的呼唤声。

“来,小陈,上讲台来。”

我颤抖着起身。

“别怕呀,又不是罚你。”我半信半疑地走上讲台,在杜老师身旁站定。

“现在,由小陈同学为我们讲解一下第二大题!”

“好!”还没来得及等我开口,台下的同学们异口同声。

……

“下次再也不走前门了……”课间,我不满地对庄晓说。

窗外的晚风吹过,树叶沙沙。第三节课的上课铃响过后,杜老师形色匆匆地走了进来,“同学们,本来最后一节课是安排你们自习的,我的话临时有点事要回家处理一下,就先撤退了,今天的值日班长坐到讲台上来管一下纪律。”说完,便提起包消失在了走廊上。

短暂的沉默后,班里面炸开了锅。沉默瞬间变成了喧闹,尽管坐上讲台来的副班长大声的拍着桌子卖力地喊着,却似乎没有人搭理她。我在一旁忍不住笑了起来,你也有管不住人的时候吧!

“陈新云,安静点,不然把你名字记下来明天上报给班主任!”我说姐姐我招你惹你了……下面这么多人在吵你不管,我笑两声就要记我名字?真是造孽呀……!

尽管班级里不再那么吵闹,不过说话声依旧连绵不绝,副班长时不时地喊着安静,但收效甚微,估计是也想到老师早就已经走了,干脆也不喊了,离放课还有5分钟的时候,她收拾好书本回到自己的位置上,此时的大家早已经归心似箭,教室里再次沸腾了起来,我也趁机溜回了位置上。

“叮铃铃铃铃。”下课铃声悦耳地响起,伴随着震耳欲聋的欢呼声,一个个身影抱着书包相继往教室外冲去。

……

又是一个有晚课的夜晚,不过今天是周四,老班亲自坐阵,因此大家都老实了很多,来我们班上课的是9班的同学们,我认出了那天遇见的那个庄晓口中姓金的女孩子。第一节课依旧是做题。教室里一片安静,只能听到写字的沙沙声。

下课铃响之后,教室里慢慢地热闹了起来,不过考虑到今晚班主任在,7班的同学们都表现的比较收敛。9班的同学们倒是无所顾虑,又不是自己班的班主任,该吵吵该闹闹,该睡觉的就睡觉。老班坐在讲台上,并没有走的意思。

“陈新云和金雨朵。你们两个去我办公室把我批好的数学作业搬过来吧。”我站了起来,第四大组后面倒数第二排的位置上的一个女孩也站了起来,我看了过去,她也看了过来。

“走吧!”

我一下子有些没反应过来,这声音有些奇怪,和其他女孩子比起来显得更粗一些,略带一点不太和谐的沙哑,甚至可以说和男孩子的声音有点相似。回过神来才意识到,是那个姓金的女孩子在说话。我迅速跟了上去。

繁星闪烁,晚风吹过,既清凉又柔和,路灯发着昏黄的光,两个人影一短一长,一前一后,相隔的不近不远,在光里慢慢地行进着。我沉默地跟在她后面,她也走在前头一言不发。推开办公室的门,屋里很昏暗,街上的灯光透过窗边浓密的树叶斑驳地照在地上。很奇怪,办公室里没有人开灯。她一把抱起一大叠作业本,不过有些不太稳,我上前帮她扶正。看不清脸,她微微点头朝我致谢。我慢慢抱起另一叠,起身离开办公室。

拉上门之后,我依然走在她后面,路上我们依旧彼此沉默着,办公室与教学楼隔得不算远,走进教室,老班问我们没有拿错吧,他特地用我俩的作业本做了标记。我把作业本放下,突然发现最上面那本的封面上不是自己的名字,而是一个并不熟悉的名字。

金雨朵。字迹漂亮工整,小巧却有力。

那她的那叠……

……

第二节下课,正好老班不在教室,百无聊赖之际,便拿着纸到处找人下五子棋,突然发现庄晓正瘫坐在座位上,上节课课间好像没见过这家伙。教室外头正喧闹连天。我坐到庄晓旁边去,发现他抽屉里有几包辣条。“怎么有好吃的不拿出来?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我掏出一包来就准备撕开,“你上节课下课跑哪里去了,”

“乐你个头啊,乐死了要。”庄晓一脸苍白,“你搞什么?肾虚?”我伸手就往他腰上挠,他连忙伸手来挡。

“我真的服了,这辣条有毒!”庄晓指了指被我撕到一半的辣条,我赶忙扔到一边,“你拉肚子去啦?”

庄晓点点头,我告诉他我是和金雨朵一起去搬的作业,他一脸惊恐,说还好当时拉肚子去了,不然他可不想再遇见这个为他带来“J哥”称呼的家伙了。不过我觉得,她好像没有所说的那么可怕,虽然她声音比较粗哑,样貌气质上非常的“假小子”,但她也有柔和的一面。她有一个很美的名字,字也写的很好看。

“哦对了,你这会儿可以去走廊上看看,说不定能看到她的施暴现场……哎哟我擦!肚子又开始疼了,老陈,班主任要是问我去哪了,就告诉他我去厕所了……”

庄晓跑出去后,我也打算去楼道里转转,刚踏进走廊半步,一个男生踉踉跄跄地退了过来,嘴里喊着“姐我错了”!,一个熟悉的身影突然冲上前来揪住那个男生的耳朵,“你再说一遍,谁是宫爆老奶奶?”。男生赶忙认怂。

这不就是金雨朵吗?

金雨朵松开揪住耳朵的手扬长而去,徒留眼前的这个男生在原地骂着,“妈的,长得跟个老太婆一下,声音像个男的,这种女的一辈子找不到男朋友!”

我承认,虽然自己班里也不是没有女暴徒(小马哥落泪),但眼前这一幕的确很有视觉冲击力,这番话要是让金雨朵听到了,估计这家伙又要被追着打了,不过,哪有这样说人家女生坏话的,挨揍不是活该嘛!当然了,我脑补了一下庄晓当时的遭遇,不由得裆下一紧……

正好想上厕所,便慢慢往卫生间走去。楼道上相当喧闹,就跟进了菜市场似的。看来根本没人在教室里坐得住。虽然非常吵,不过我还是能够听得出其中那个嗓门最大,略带粗哑的极具特点的女声——也就是金雨朵。她正在和一群女生聊天,大大咧咧地边说边笑,时不时路过几个男生会开她几句玩笑,她上去就是一个飞踢,那几个男生便一边躲闪一边大喊女侠饶命。我被这一幕逗乐了,前方突然看到刚进厕所的庄晓,我快步冲进去拍了拍他,“喂,你不是比我先去的厕所吗,还是说这是你课间拉的第二次?”庄晓摇摇头,说他从教学楼外面绕了个大圈。我也大概知道原因了,嘲笑了他一番,我跟他说其实还好,没有特别夸张,他说我站着说话不腰疼……

出了卫生间门,上课铃也响了,想到台上坐着的老班,我也是飞快地跑回班上坐回讲台边。然而老班他人并不在。可能是因为大家以为盛老师和前天的杜老师一样,在最后一节课直接回家了。所以教室里喧闹依旧,没有任何一点要安静下来的意思。

沈木夕经过我身边,把作业本放到我面前,“刚刚课间老班让我提醒你发作业本,你不在我就我直接帮你发掉了一部分,对了。”沈木夕笑着指了指我的封面,“你的名字能不能写好看点,我差点没认出来这是你。”我不好意思地摸摸头,告诉她剩下的那部分留给我来发就行。

班中还在喧闹,我问沈木夕要不要管一下让他们安静下来,她说没必要,这周又不是她做值日班长。我说要是每个值日班长都和你一样的想法该有多好……分发完作业本,我坐了下来。讲台边上的位置到底还是让我很不习惯,不过倒也有好处——我只需要侧过一点身子来,就可以大概看到整个教室的情况。朱彦军和钱途估计是在讲笑话,一个人绘声绘色地讲,一个人笑得人仰马翻。再往远一点就看到了金雨朵,她的位置离后门很近,正和边上的人聊得火热,虽然没有楼道里那么狂野那么高分贝,但我总感觉能幻听到她那独特的嗓音。目光回到眼前,我靠在椅背上,右手夹着笔,左手端着作业本。封皮上,“陈新云”三个字歪歪扭扭地写在上面,宛如鬼画符。想到这些难看的字可能也被金雨朵看到过,就突然感觉有些难为情。

随意地翻了翻自己的作业本,才发现自己以前写字这么丑,看来以后得好好练字了呢。我微微侧目,余光里,其他人仍然在打闹嬉戏,而金雨朵那边好像也不再大吵大闹,正安静地埋头看书,后门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打开了,一个人影伫立在门边。

我感到一阵冰凉感席卷了全身,大脑瞬间一片空白。教室里的喧闹声还在持续着。而我已经没有任何兴趣加入他们的狂欢,我保持住刚刚一只手拿笔一只手拿书的姿势,强装镇定地一页页翻过去,用笔在错题上圈圈改改。

我感觉我的心悬到了嗓子眼,余光中,人影开始慢慢地走动,走到最后一排的位置,靠后的同学大概已经反应了过来,只是他们也不敢再吱声。人影顺着组间的间隙慢慢走着,越来越多的同学沉默了下来,人影也越走越往前,然而爽朗的笑声依旧没有停止。我不敢再看,赶紧收回目光,全心全意地盯着面前的作业本。

“砰!!!!!!!!!”

一声巨响回荡在几乎凝固了的空气里,尽管有所准备,但我还是被吓得一个激灵。周围的人好像也都被吓蒙了,一个个表情惊恐而呆滞。望向响声传来的地方,老班站在第一排的位置,满脸通红地注视着钱途,钱途的桌子已经被一脚踢翻,试卷,文具,作业本掉了一地。很显然,他还没有从刚刚的惊吓中回过神来。而一旁的朱彦军虽然幸免于难,却也被吓得不轻。

喧闹在一瞬间,变成了死寂。

沉默持续了足足有一分多钟,老班才余怒未消地坐回讲台上。我松下一口气来,又过了大概半分钟,钱途才蹲下身子开始收拾散落一地的书和文具。这一下,班级里再也没了半点噪声,所有人都把头低了下去,不敢再有任何骚动。

“陈新云。”老班平静地叫了声我的名字。

教室里的空气再一次凝固了。

莫吉托气泡水
  在网上看到了一片积雨云觉得...

  在网上看到了一片积雨云觉得很好看然后画了下来

  在网上看到了一片积雨云觉得很好看然后画了下来

八妹撩电影
超级写实的好莱坞科幻动作大片,未来世界人类终究要退出舞台
超级写实的好莱坞科幻动作大片,未来世界人类终究要退出舞台
新 · 鬼
很难画出汪教授的帅气……

很难画出汪教授的帅气……

很难画出汪教授的帅气……

夜弦Dusk

  两年前做的了,做了镜玄、屠丽、须灵犀、奉眠几个角色

  两年前做的了,做了镜玄、屠丽、须灵犀、奉眠几个角色

夜弦Dusk

  厚涂练习作品。感谢您的喜欢! 使用软件:photoshop。 临摹的是《指环王》(The Lord of the Rings)中的阿拉贡二世(Aragorn II)

  厚涂练习作品。感谢您的喜欢! 使用软件:photoshop。 临摹的是《指环王》(The Lord of the Rings)中的阿拉贡二世(Aragorn II)

玄猫星云
找找手感,希望工作再忙也把这个...

找找手感,希望工作再忙也把这个爱好坚持下去。

找找手感,希望工作再忙也把这个爱好坚持下去。

莫吉托气泡水
一间坐落在森林深处的给小刺猬住...

一间坐落在森林深处的给小刺猬住的小屋子。

一间坐落在森林深处的给小刺猬住的小屋子。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