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写文

12474浏览    1401参与
黎安.

黎家的故事~

草率的人物说明!

黎安,老大,性格神秘,音乐天赋,弟控妹控颜控!!!

黎瑾熙,老二,性格温顺,音乐技能,超温油,作死小能手

黎冰冰,老三,活泼开朗,漂亮,好看的一批!!!

黎云辰,老亖,全家的希望,叛逆开朗,跆拳道技能,超会!!!

黎诺涵,小五,小乖,超乖,认真做作业技能!!!

(想想怎么写才能显得不那么沙雕的生活故事)

草率的人物说明!

黎安,老大,性格神秘,音乐天赋,弟控妹控颜控!!!

黎瑾熙,老二,性格温顺,音乐技能,超温油,作死小能手

黎冰冰,老三,活泼开朗,漂亮,好看的一批!!!

黎云辰,老亖,全家的希望,叛逆开朗,跆拳道技能,超会!!!

黎诺涵,小五,小乖,超乖,认真做作业技能!!!

(想想怎么写才能显得不那么沙雕的生活故事)

intruder

爱情公寓

你们以为写小说是过家家吗?

我可以不要人气金钱名誉

我要坚持自我

我不会再昧着良心改小说了

够了!

你们以为写小说是过家家吗?

我可以不要人气金钱名誉

我要坚持自我

我不会再昧着良心改小说了

够了!

岚岚岚岚岚宁

扎心甜

  • 原名  花吐症      又名   戏谑式恋爱[图片]

她和苏结婚一周年了。


相互理解与包容永远是婚姻的奏鸣曲。


但摩擦与争论也始终是爱情的协奏曲。


从相知相识相爱相守不相离,历经风雨,走过荆棘,一起披着光芒行走,学会做彼此的港口。


她们曾在波罗的海观看海鸥飞翔,在礁石上等待日出迎着早晨第一缕曙光亲吻。


她们也曾在那芝加哥街头看流浪歌手的自弹自唱。


她们也曾在那葡萄牙杜罗河畔吵架...

  • 原名  花吐症      又名   戏谑式恋爱

她和苏结婚一周年了。


相互理解与包容永远是婚姻的奏鸣曲。

 

但摩擦与争论也始终是爱情的协奏曲。

 

从相知相识相爱相守不相离,历经风雨,走过荆棘,一起披着光芒行走,学会做彼此的港口。

 

她们曾在波罗的海观看海鸥飞翔,在礁石上等待日出迎着早晨第一缕曙光亲吻。

 

她们也曾在那芝加哥街头看流浪歌手的自弹自唱。

 

她们也曾在那葡萄牙杜罗河畔吵架,随后各退一步笑着拥抱彼此。

 

最后啊,她们在西陵峡的竹楼里对唱互诉衷肠,之后又酣畅淋漓地把酒店里的床给做塌了,第二天彼此红着俏脸尴尬不已……

 

--这烟火人间与你,是我坚持下去的动力。

 

她回味着去年的欢声笑语,品尝着去年的情深意切。

 

迎着KTV的旋转灯,享用着独自一人的空荡荡。

 

到了年末,她们吵架的次数越来越多,她在漆黑夜里默默流泪的次数也越来越多。

 

何况前几天她太久见不到苏,到公司去找她谈谈晚归的事,却发现苏在公司下面的咖啡店里跟一个女的谈笑,她不想问,她害怕。

 

最近苏早出晚归的频率越来越高,以前一个月一次,现在是基本每天都不回来。

 

她强迫自己学会适应。

 

可她实在办不到。

 

--是新鲜感过了,是吗?

 

她这么想。

 

她们曾迎着外界的异样目光,渴望得到外界的认可。

 

最后悟彻世界是自己的,与其他人无关。

 

承诺过白头偕老,海誓山盟。

 

最后也不知道是你变了,还是我变了。

 

想陪你度过漫长岁月,可你嫌我烦了,我要怎么办啊。

 

咽下泪水混杂的鸡尾酒,她喝不了酒,胃会难受。

 

但现在她不管胃里灼烧似的痛感,神经被酒牵着走。

 

苦酒入喉心作痛。

 

她……应该忘记了吧。

 

结婚一周年纪念日,才一年,就已经变心了是吗?

 

山盟海誓都是假的,情比金坚也是假的,还是我,太自作多情了?

 

她记性从小就不好,众所周知。

 

会不会是忘了,应该是忘了,最好是忘了,她有点害怕了,怕什么?怕苏的敷衍,怕苏的应付,怕苏的谎言。

 

敷衍,应付,谎言,这些都是甜蜜的毒药,她不过是在尝试饮鸩止渴罢了。

 

孤独的妻子结婚纪念日在KTV独自品味寂寞的滋味,看看多可怜啊。

 

她的世界是黑白空间,等待着一个人的色彩来渲染。

 

瞄了瞄手机屏幕,十一点十八分,屏蔽掉所有信息,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我不想放在心上,玩就要玩的开心,为什么要在意那个女人。

 

收拾残局然后利索离开最后再以笑容面对生活,这才是她的作风啊。

 

“啪塔…”门开了?!

 

她转过身,惊讶不已,突然脑子里冒出一句话“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苏黑色西装肩上披着路灯的光芒,嘴角翘起,眼角弯得像个孩子。

 

如果一瞬间就是永恒,我宁愿与时间的尽头作斗争。

 

因为你是我的一瞬间。

 

“亲爱的,我回来了。真的是,亲爱的你跑那么远干什么,一个人在KTV包房里出事了怎么办,今天是结婚纪念日我们……”

 

人的心就像一个百合,它有多少瓣,心就有多少个分岔,你一瓣一瓣地将它掰开,原来里面还藏着一个芯。           

 

她快哭了,不,她已经哭了。

 

混蛋,干嘛来那么晚,地址都挑好时间让甘筱悦发给你了,为什么,这么晚来接我,我差点以为……你真的不爱我了。

 

“亲爱的,别哭啦,跟我去一个地方。”

 

“……嗯?去哪?”这个人真是,总喜欢在我绝望的时候又给我传递希望,怎么办,越来越离不开你了,到时候你真的不要我了,我能不能放开手?会不会死缠烂打?会不会…一了百了。

 

“嘿嘿,你去了你就知道了。”苏在我的鼻子上小鸡啄米般的吻了一口,眼里只有我的影子。

 

哼,故作神秘,我倒要看看,你给我的‘补偿`是什么。

 

手牵手,苏的手永远是暖的,她的手永远是冰的。

初中的时候,她是夏天的移动空调,刘是冬日里的行走暖阳。

 

这一次手牵手,像是寒刀入了暖鞘,相克又相生,相似又互补。

 

到了公司苏的办公室,此时办公室里暗的什么都看不见,刘带她里这里摸黑?

 

苏却突然转身打开了灯的开关“宝贝,快看,我送给你的结婚一周年纪念日礼物。”

 

一时间暗室逢灯她的眼睛睁不开,强忍着一会适应了光,睁开眼睛,她却感觉自己拥有了整个世界。

“这…我的天哪,这是什么?!”她瞳孔惊艳的神态蔓延出来,手不自觉的捂上嘴巴掩饰自己的赞叹之意。

 

摆在她面前的,是一件中式嫁衣,是一件龙凤褂。

 

“宝贝你之前结婚时想弄中式婚礼,但我们当时穷到揭不开锅,只好匆匆弄了一个西式婚礼。此后我便一直心里压着这件事,我想补偿你,作为你的灯塔,却没有给你足够的灯光。”

 

她看着这件中式嫁衣,设计复古而有层次,平裁与立裁互补结合使这件红衣更立体直观的展现了它的美,精致的盘金绣与珠绣加以衬托使之层次分明。立领盘扣搭配上精美的刺绣和流苏花边,袖口及手腕处,袖口有石榴花图案修饰,加以金线交错点缀。

 

收腰的版型更自然衬托身材,搭配上大红的颏色和龙凤呈祥的图案,很复古,但开又的设计塑造裙摆又独特,如夏花之绚烂 ,让人移不开眼睛,裙摆大气,端庄叉典雅。整体不俗气较为特别,又保留了传统的盘扣设计,为这件嫁衣起了点晴的作用。

 

但这些都不重要,她喜欢这件似火红衣,她更爱她身边的这个人,现在恨不得马上干柴烈火地用实际行动告诉她自己现在到底是怎么想的。

 

“I'm going to love you for a long time without”她自言自语道。

 

  *我打算爱你很久很久没有想要放弃的念头。

 

看着她,苏突然笑了,是那种拿到糖的孩子的那种傻笑,眼角弯弯如弦月,嘴角上扬得意忘形,在她的嘴角偷偷亲了一下。

 

苏怎么可能不笑,她甚至想拉过身旁的爱人来一个法式舌吻,就着办公桌上来一场快活的健康运动,再冷漠的女人,身体也是多情的。

 

“Ican't give you the world, but my world can.”苏情不自禁的从口中流露出这句话。

 

*给不了你全世界但我的世界可以全部给你。

 

随后苏又笑了笑,补了一句。

 

“ so you are my world.”


  *所以你是我的全世界

 

苏可是从讨论手绘图案,选料刺绣再到整烫缝合,最后镶滚结扣完工她都参与其中。

 

那天她在咖啡馆里看见的苏,其实是在与人讨论时间方案与商讨价钱,而且这件事还是瞒着她来的,苏想悄悄给她一个惊喜,不敢光明正大的跑去定制,只好邀请负责人过来,然后自己亲自监工。

 

说是监工,实际上图案大半是苏她自己设计,料子也是自己亲自挑选,刺绣也在旁边帮绣娘搭把手到最后完工的时候,衣服还留着苏她自己的余温。

 

以针为笔,以线为墨,书写对你的情意绵绵。

 

愿有岁月可回首,且以深情共白头。

 

“混蛋,我爱你。”她这么直勾勾的看着苏说。

 

“宝贝我也爱你。”苏也这么直勾勾的盯着她道。

 

我的心因你而笑。

 

我的爱与你同在。





吹个五彩的泡泡

王者峡谷

职业选手

副cp:老中路+队长正x上路坤

主cp:辅助昊x打野丞

副cp:新中路权x射手淳


蹲不蹲?


职业选手

副cp:老中路+队长正x上路坤

主cp:辅助昊x打野丞

副cp:新中路权x射手淳


蹲不蹲?



CN凌轩_ Kevin
你的脑洞具现化机器qwq @称...

你的脑洞具现化机器qwq @称喵w
说好了,我今天睡前更这个。
你已经答应我明天更新了!✌

你的脑洞具现化机器qwq @称喵w
说好了,我今天睡前更这个。
你已经答应我明天更新了!✌

乌班

临睡前的头脑风暴

我想要有人在风吹起时,把我飞舞的刘海塞回进耳边,我想要有人愿意在我失声疼哭的时候拾捡破碎掉落一地的思想碎片。是真正的人,不是我幻想中的人物,不是西西莉亚,不是珍妮,不是奥布丽。虽然她们的原型真实存在,可这些角色都是虚假的,像泡沫,只要手指轻轻一触就破,不堪一击。我虚构出她们用以填充这透明胶纸做出的空壳。我需要透亮的爱,不是像那种你在称赞我美丽时,眼神中带着怜惜的爱。我需要一种能抚平呼吸的东西,一种能缓解我局促不安的镇定剂。是的,就连珍妮也是假的,我不想再梦到你死去了,卡珊德拉,卡珊德拉,你快回来吧!


如果我能丢弃掉这些幻想就好了,这些巩固住我骨架深入我骨髓的幻想,不再需要赛壬人鱼或者海洋...

我想要有人在风吹起时,把我飞舞的刘海塞回进耳边,我想要有人愿意在我失声疼哭的时候拾捡破碎掉落一地的思想碎片。是真正的人,不是我幻想中的人物,不是西西莉亚,不是珍妮,不是奥布丽。虽然她们的原型真实存在,可这些角色都是虚假的,像泡沫,只要手指轻轻一触就破,不堪一击。我虚构出她们用以填充这透明胶纸做出的空壳。我需要透亮的爱,不是像那种你在称赞我美丽时,眼神中带着怜惜的爱。我需要一种能抚平呼吸的东西,一种能缓解我局促不安的镇定剂。是的,就连珍妮也是假的,我不想再梦到你死去了,卡珊德拉,卡珊德拉,你快回来吧!


如果我能丢弃掉这些幻想就好了,这些巩固住我骨架深入我骨髓的幻想,不再需要赛壬人鱼或者海洋。落日每天都有,可只有当我不哭泣时才会察觉到它的存在。只有当我幸福时才愿意相信索拉海滩真实存在。我要在任何时候都看见落日,这样才能保全我无处安置的敏感。


我就快坚持不住了,你什么时候才愿意回来呢,你是不是就藏在那些隐秘的不为为人知的地方?不再驾驶的破旧老车,被埋葬在大树底下的老衣柜,窗户跟帘子之间?我怎么哪里都找不到你?啊,我无处安置的敏感的特性啊,难道要它和你一起躲藏起来吗?或者死去?


请你千万记住,只有当我发疯的时候万万不能回来见我。你知道的,我这头野兽只会在深夜现形发作嚎叫。我躺在手术台上,那里没有其他医生,就只有你,解剖我的人是你,是你手持手术刀在我尸身上大显神迹,把我分割分割再分割,我将会彻底崩溃肢解,完工以后就变成了很多很多澳大利亚森林大火受伤的野生袋鼠,或是考拉,或是狼人,或是吸血鬼,或是其他的什么动物,你这个让我又爱又恨的人。你躺在车底下的血泊中,血迹站了起来把它的手臂越伸越长掐住我的脖子最后把我拉进深渊,你的眼睛没有阖上你冷眼任由土地活埋我淹死我。


我对你的恨不是区区一把手枪抵住胸膛那么简单的事,我恨你就像全世界的核弹聚集起来同时间引爆一样,炸死所有活物毁坏生态平衡。我恨你,我恨你甚至想要闯进你鲜红的血液里阻碍你的循环系统,我要你破灭,我要你毁坏,我要你为我挣扎,白天挣扎,夜晚也挣扎,让我们连夜晚都共用同个被子变成一个茧两只虫,让我们从午夜开始挣扎一直到清晨白天中午下午傍晚黑夜吧。


而我爱你,我爱你就像一场起誓要把全球森林都烧尽的大火,这火是不会灭的,它会一直烧一直烧,它会让整个人类族群绝种让所有文明灭绝一直烧一直烧直到最后烧死你也烧死我,你看,我如此爱你。


不,珍妮没有你万分之一美,你不清楚你自己是多么遭人唾弃厌恶又惹人喜爱,你不知道你是上帝送来的被诅咒着的被眷顾着的恩赐。让我疼爱你你也疼爱我直到最后一把火炬泯灭直到每棵树都拜倒在烈火的毒手下直到木鱼咚咚咚响直到世界终于因为核弹毁灭吧。


你好像无论说什么我都无力招架承受不住。我在大厦的顶楼跳下去的时候却又从梦中惊醒,我梦到你只用了一根火柴就点燃了我们两人在树荫下立的墓碑,我梦到我赤脚奔跑在路上,草地开合着眼睛,上面的玻璃碎片刺伤我的双脚,我还梦到生命与死亡相爱并且把你当成我遭受苦难的贺礼送走给黑暗,这并不是我想要的,这并不是我想要的啊!


我还梦到昨晚我给手机充电时不小心触电而死,你就睡在那里,你听到我的死亡可是你一点反应都不愿意给我,你在我的尸体旁睡得安稳。还好今天早晨我只要一起床就看见了落日,看见你才是电流的受害者,你在梦中复活又在现实里死去。卡珊德拉,卡珊德拉!我们终于可以相爱了。


乌班

吊诡的事接踵而至。梦里我掉光牙齿,但现实是每颗牙齿都完好无缺。太奇怪了。家乡充满一群我叫不出名字的亲戚,他们由衷的亲情太过温暖,热得我脑袋发胀。此刻我坐在餐厅的廉价塑料椅上,人们谈天说地,光怪陆离的场景不断反射进我眼睛。那些电视剧都上了年纪,颜色变成发霉的幻想。饭桌上的话忽近忽远,没有目的地像无头苍蝇一样窜逃进我耳里。他们以为他们在餐桌上聊得甚欢,但其实他们每个人都在跟自己对话,他们说的每句话是给自己听的。


过高的气温烫伤了人们的心智,他们开始互相夸耀,开始吹嘘自己从前的辉煌事迹,导致他们说的话都有股恶臭的酒气,熏得我作呕反胃。我冲进厕所把多年来进食过的东西催得一干二净,像堵塞多年的排水...

吊诡的事接踵而至。梦里我掉光牙齿,但现实是每颗牙齿都完好无缺。太奇怪了。家乡充满一群我叫不出名字的亲戚,他们由衷的亲情太过温暖,热得我脑袋发胀。此刻我坐在餐厅的廉价塑料椅上,人们谈天说地,光怪陆离的场景不断反射进我眼睛。那些电视剧都上了年纪,颜色变成发霉的幻想。饭桌上的话忽近忽远,没有目的地像无头苍蝇一样窜逃进我耳里。他们以为他们在餐桌上聊得甚欢,但其实他们每个人都在跟自己对话,他们说的每句话是给自己听的。


过高的气温烫伤了人们的心智,他们开始互相夸耀,开始吹嘘自己从前的辉煌事迹,导致他们说的话都有股恶臭的酒气,熏得我作呕反胃。我冲进厕所把多年来进食过的东西催得一干二净,像堵塞多年的排水沟被清理完毕,顺畅。我摸到喉道里每个细胞组织都在撕心裂肺地叫嚣。只要一照镜子我就会想起陀思妥耶夫斯基是如何在《罪与罚》中描写索尼娅的。那个浅黄色头发的漂亮女人。长得极高,瘦骨嶙峋、皮肤惨白、病恹恹、因为常常哭泣而布着血丝的眼白、百日咳导致的通红双颊、她有着触目惊心的美丽。可我不是她,我还没有那么消瘦。我不想再吃了,可是我还想吐。卡珊德拉,我讨厌夏天,可我生在这里,我怎么就生在了这里呢?



CN凌轩_ Kevin
不会有热度的,就是最近太闲了。

不会有热度的,就是最近太闲了。

不会有热度的,就是最近太闲了。

余生斯年

【挑战写文】emmm

事情是这样的

[图片]
[图片]于是无聊在家的我就开写了。

[图片]
[图片]文笔掉渣,轻骂....(最好别骂哈哈哈哈哈)


事情是这样的


于是无聊在家的我就开写了。


文笔掉渣,轻骂....(最好别骂哈哈哈哈哈)


苏小醒

追凌

不是我不爱你了

是我没有勇气去爱你了

不是我不爱你了

是我没有勇气去爱你了

CN凌轩_ Kevin

今晚睡前两更。
目标还是要有的?【大概吧。】

今晚睡前两更。
目标还是要有的?【大概吧。】

纪德啊

《MONSTER》29——目

      朝着自己所想的方向,哈罗德想办法进入了deepweb——那是一个普通人绝对不能随意进入的地方。那是互联网上不能被搜索引擎抓取到的内容——就像人们和同事的网上聊天记录,存在网盘里的仅自己可见的音频视频,设置了仅显示三天朋友圈,那三天之外的朋友圈内容就是属于搜索引擎无能为力的范围了。这部分的数据量比搜索引擎能够抓取到的多得多就比较正常了,至于是不是 96% 和 4% 的比例就不知道了。 因为使用deepweb确实很难被追踪到,所以具体有多少也很难去界定。有数据指出浏览deepweb所用的特殊浏览器...

      朝着自己所想的方向,哈罗德想办法进入了deepweb——那是一个普通人绝对不能随意进入的地方。那是互联网上不能被搜索引擎抓取到的内容——就像人们和同事的网上聊天记录,存在网盘里的仅自己可见的音频视频,设置了仅显示三天朋友圈,那三天之外的朋友圈内容就是属于搜索引擎无能为力的范围了。这部分的数据量比搜索引擎能够抓取到的多得多就比较正常了,至于是不是 96% 和 4% 的比例就不知道了。 因为使用deepweb确实很难被追踪到,所以具体有多少也很难去界定。有数据指出浏览deepweb所用的特殊浏览器年下载量在 5000 万,日活只有数十万。指望这少部分deepweb用户创造 96% 的互联网数据量也不可信,即使他们每个人都占着千兆带宽的网络不停地复制粘贴上传下载也做不到。也有人将当今互联网上的搜索服务比喻为像在地球的海洋表面的拉起一个大网的搜索,大量的表面信息固然可以通过这种方式被查找得到,可是还有相当大量的信息由于隐藏在深处而被搜索引擎错失掉。绝大部分这些隐藏的信息是须通过动态请求产生的网页信息,而标准的搜索引擎却无法对其进行查找。传统的搜索引擎"看"不到,也获取不了这些存在于网络深处的内容,除非通过特定的搜查这些页面才会动态产生。于是相对的,deepweb就隐藏了起来——当他好不容易登进去时,网页上还显示着“你是否确定要进入”。

      既然考虑了熟人作案,那么最直接的方法就是直接调查那些人的名字——之前哈罗德早已去大学调查过张莹的人际关系,并将那些和张莹名字都记在自己的本子上。在经过他一个个地调查调查后,只剩下最后一个名字了——塞巴斯蒂安·滕森。而与这个名字相关的——是一个组群和一部宝可梦的改版游戏。组群的名字由一堆奇怪的字母组成,哈罗德并没有看懂这是什么意思,也猜不出那时哪门语言,便也没多加多加思考便进入了组群。然而就当他询问塞巴斯蒂安·滕森时,他连一条警告都没有收到就被直接踢出了群。

      虽然哈罗德几次还想再进入该群,不过都以无果而终。不过这样塞巴斯蒂安·滕森这个名字就显得十分可疑了。那么这部宝可梦的游戏里有隐藏着什么玄机呢?

      当然,除了嫌疑人,让哈罗德起疑心的还有两个人——宫野理生和兰迪。宫野理生这个人说来奇怪也不奇怪,说不奇怪也奇怪。之前明明只见过一次,而第二次见面就说在杂志上看过自己的文章,觉得自己值得信任,对自己很是放心,所以拜托自己调查案件。虽然她说是女人的直觉,但再怎么说还是多多少少有些不太寻常的。而且第一次见面时她留给自己那张明信片的行为给人的感觉就像是是故意而为之的一样。而且哈罗德自己费了一番力气都没有谷嗝到关于这个少女的信息,看来这个白衣少女确实不简单。难道说她本身也和案件有关?

      不过,对兰迪的怀疑则是其它的性质了。

      就在他正准备退出deepweb的时候,一个有趣的东西跳入了他的眼球中——那是一篇短篇小说,准确来讲是用键盘一个字一个字敲打,写在deepweb里的名为《格里高利甲虫的研究》小说,作者是——查尔斯·马尔克斯。


      随着前面的人一个接一个地像抽卡一样一个又一个里去,兰迪和汉娜站在了那位敬仰已久的东欧大作家面前——准确来讲是是兰迪敬仰已久的东欧大作家——一头银丝鬈成一团,像一团棉花糖,宛如智慧的根茎在头皮的土壤上盘桓。就在刚刚,排在兰迪前面的那位书迷还和作家打趣道他的头发就像波拉尼奥和鲍勃·迪伦的一样。现在兰迪近距离地看着这个大作家从黑色羊毛衫上露出的那个脑袋,想着——前面那个人是对的,确实很像。

      他们的三人之间的对话之间还隔着几秒的沉默,是的,沉默。当这位大作家看着兰迪和汉娜两人时,他莫名地抬了一下他的眉头。兰迪沉默的原因则是第一次亲眼见到这位作家,之前哪怕是照片都没有看过。

      大作家先开口了:“哦,是一对情侣吗?看上去如果忽略这位小姐的穿着的话,两人简直就像高中生呢。”

      大作家说的小姐自然就是只汉娜了。虽然之前兰迪也被人说过像高中生,不过这次是他们两个人一起被这么说,两人便感到稍微有些害羞,四目相对地笑了笑。

      作家接着问:“你们多少岁?搞不好真是高中生吧?”

      “em······21岁。”兰迪回答。

      “我也21岁,不过再过一段时间我就要过22岁的生日了。” 

      兰迪这才意识到汉娜其实是比自己年龄大的。

      “原来如此,这位小哥看上去确实是看上去比较喜欢大姐姐的哪种呢。”作家说着,接着拿出了最近发售的那本《卡夫卡永远不能成为海明威》那本书,问道:“那么我该写上什么名字呢?”

      兰迪和汉娜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兰迪·特兰是吗?我记得某个美剧里的一位和你一样的华裔也姓特兰呢。”

      兰迪下意识的用食指挠了挠脸颊,微微一笑。

      “不过我还真没想到呢。虽然不是高中生,不过这大概也算我读者中最年轻的了吧。原来现在的年轻人都喜欢看这种‘稀奇古怪’的书了吗。”

      听到这位作家自己说自己的书“稀奇古怪”,也不知道是褒扬还是自谦,一时也接不上话。好在作家没有继续“为难”兰迪,自己把话接了下去。而接下来便全是兰迪和这位作家的对话,诸如“你是从哪一本开始读我的书的”或者“你最喜欢的是哪一本来着”。每一个话题,兰迪都能具有独特性地发表自己的“长篇大论”,把作家逗得哈哈大笑。而高兴的作家也对兰迪分享了他来美国时的一些趣事,他并非来开始就来了纽约,而是先来到洛杉矶,刚来洛杉矶他便看到许多拿着手机和摄像机的人,一开始以为他们是在拍电影。后来才知道他们是在录制发在自己社交APP上的短视频和什么vlog,让自己一头雾水。而兰迪表示自己15岁的时候便开始读作家的作品的时候,作家的兴致显得更加地高涨了。排在他们两个后面的卡尔似乎也被兰迪所谓的“长篇大论”吸引住了,眼神里不禁流露出了惊讶的表情。随着对话的深入,兰迪似乎也显得越来越兴奋,不仅脸涨的通红,而且话也比平时多了好几倍。简直就像是一位在一部电视剧中本来就没有多少台词,而在某一集他的主场当中说完一整季台词的某配角人物的样子。这是汉娜少见的兰迪——准确来讲是从没见过。——他似乎忘记了后面还排着其他人。 直到后面的人重重地咳了一声,他兴奋的表情戛然而止。

      在离开之前兰迪还不忘问一下作家下次准备写什么题材的作品。作家只是将双手托在下巴下,表示——还没想好。

      兰迪·特兰吗?真是个有趣的小读者。❤

 

      “你刚刚讲的那些关于书的东西简直太精彩了!”

      卡尔双手握拳与胸前,瞳孔如同揉碎的星光般洒在兰迪的脸上,只是这些星光只让兰迪觉得刺眼,不仅打了个寒颤。

      “欸,有吗?我刚刚只是随便说说的。”

      “可那还是很精彩啊。我本来以为你只是个单纯的书呆子而已,没想到你的大脑里居然都藏着这么多有趣的东西。你之前怎么没跟我讲这些?”

      卡尔似乎还想讲个不停,不过汉娜也不想让自己的男朋友陷入这种尴尬的场合,便又立刻和卡尔说话来分散他的注意力,以免他又作什么妖——毕竟他之前还喝了酒的——虽然自己让他不要喝那么多的。

        这——兰迪一个豆豆眼,只想说一句“我之前好像也不是和你很熟2333”。

      “那么,你愿意当我的小说助理吗?”

      “欸?!”


低空飞行

卖画与医闹

    房间里的气氛有些压抑。我趁着大人不注意跑了出来。病床上爷爷正在费力地呼吸,似乎每次呼吸都是在试图熄灭他的生命之火。我听到大人们在窃窃私语。

    “那些画……”

    “嘘!老头子还活着呢!”

    他们急匆匆地走过。

    爷爷是个画家,他把一生都献给了油画。他还没生病的时候,常常在画累了的时候就把我叫去他的画室,用粘了油画颜料的双手抱起我。他的手似乎永远沾着颜料,沾着一...

    房间里的气氛有些压抑。我趁着大人不注意跑了出来。病床上爷爷正在费力地呼吸,似乎每次呼吸都是在试图熄灭他的生命之火。我听到大人们在窃窃私语。

    “那些画……”

    “嘘!老头子还活着呢!”

    他们急匆匆地走过。

    爷爷是个画家,他把一生都献给了油画。他还没生病的时候,常常在画累了的时候就把我叫去他的画室,用粘了油画颜料的双手抱起我。他的手似乎永远沾着颜料,沾着一股画纸画笔的味道。

    “囡囡以后要好好学画,继承爷爷的这间画室!”他嘿嘿地笑着,笑着笑着却又沉默了。

    “囡囡。”爷爷突然开口,声音却落寞了,“你要保护好爷爷的画室,好吗?”

    “爷爷?”我看到他的眼中竟有泪。

    他深吸了一口气,又像如释重负一般笑了起来:“你看我!人老了,老是想些有的没的。去吧囡囡,去学习吧。你妈妈该检查你的功课了。”

    我狐疑地看着他,他却如什么都没发生一般,又拿起了画笔。

    他的手上粘了经年而渗进皮肤的颜料。他的手像一个调色盘。

    我听见尖利的长声,如同急刹的汽车的呼啸。

    爷爷死了。我听见妈妈的轻啜。我走进病房,方才的那些人也在。他们的双眼看着前来检查的医生。

    “确认死亡。”

    我仿佛听见他们喉咙深处的狂笑。他们眼角的皱纹向上翻卷,像盖着爷爷的被子层层叠叠。

    葬礼结束那天,妈妈拉着我的手回到家,却发现房门开着,那些人正站在门口。其中的一个满脸横肉地横在门口,叼着一根烟,撇眼看着我们。烟雾弥散在走廊里。霓虹灯闪烁在其中。我想到了爷爷的手。他的调色盘。

    妈妈的脸色有些苍白。她似乎握紧了我的手。

    “你们在干什么?”她终于开口了。

    那个胖男人没有理她。另一个人从房子里走出来,拎着爷爷的画。

    妈妈的声音带着哭腔。“你们在干什么?!这是老爷子的画!他才刚走!你们给我放下!”

    那个男人把已经短的快看不见的烟头吐掉,极不耐烦地说:“臭婊子管你屁事。识相点就赶快滚。我们也是拿钱办事的。”他似乎想笑,厚厚的嘴唇蠕动了一下,腥黄的口水挂在嘴边呼之欲出。

    “这是我家!你们这是非法闯入!我要…我要报警!你们再不走……”

    那个胖男人扇了妈妈一巴掌,又将她踢开。

    “说过了,别他妈管闲事。里面的,好了没?磨磨蹭蹭的。”

    他们走了。爷爷的画室空了。

    

    第二天,妈妈画了很浓的妆掩盖她脸上的伤。不断有客人来家里慰问,谈话间却不断地向爷爷的画室看去。

    “听说了吗?老爷子的画…”

    “知道,被放到二手市场上买了。”

    “原来几千的画现在只要200哦!”

    一堆人笑做一团。笑声中夹杂着这样的话:“看来他的画也不过如此嘛!”“诶呦去买一幅吗?此时不买更待何时啊?”“我也正想着!一起去呗…”

    妈妈却如牵线木偶,一声不吭。只是木讷地看着他们,将饭菜摆上餐桌。

    桌旁的白花盛开地热烈。

    凌晨时分,妈妈房间的灯却还开着。我打开门。

    她跪倒在那儿,脸色白得可怕。一旁的白花被鲜血染红,如曼珠沙华一般优雅地散落着。

    我坐在医院手术室前的走廊上。

    一个男人走近。脸上挂着一抹奇异的笑容。他坐了下来,金属质冰凉的椅子发出了清冷的一声,在空荡荡的走廊显得格外刺耳。我抬头看他。他的眼角红红的,皱纹也是层层叠叠地,像是戴了许多层假面般的。他注意到我,从包里掏出一瓶易拉罐装的可乐。

    “小朋友,这么晚了在等谁啊?”

    我没有回答他。

    他却毫不在意。“饮料。喝么?”

    我怪异地看了他一眼,扭过头去。“不,谢谢。”

    他笑了一下,又将易拉罐放进包中。我隐约听见金属碰撞的声音。

    “你知道,”他似乎知道我听到了什么,开玩笑似地说,“我就喜欢喝这个可乐!每次都带个两三罐。虽然医生已经劝我别再喝这玩意儿了。嘿嘿,忍不住啊。”

    手术室前的灯熄灭了。

    他起身走了。椅子又发出轻响。

    我站起身。一切都安静得可怕。

    一切都安静得可怕。

白鹿.

【原创】岭南纪

我没见过雪。


岭南的冬天很潮湿,但从来也没有下过雪。


我打小就住在这座山上,虽然我连它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我跟我师父住在一起,一个童颜鹤发的老头子。他总也不在山里,回来便把自己关在房间,叮叮咚咚不知道在做什么。


他教我读书,写字,论道,也叫我去山里采草药抓兔子,给他的“杂草院子”除草抓蛐蛐,但他从不带我下山。我小时候偷偷溜出去过,可不知怎么,那条我日日夜夜走的林荫小道突然间怎么也走不出去,我一直跑一直跑,从草坡滚了下去,浑身都是前一天晚上浇了雨水的泥土草木香,我磕磕绊绊地跑着,后来那天夜里又下了场小雨,我就躲在一棵大榕树下哭,哭着喊师父,哭着哭着就睡着了。


梦里好冷...


我没见过雪。


岭南的冬天很潮湿,但从来也没有下过雪。


我打小就住在这座山上,虽然我连它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我跟我师父住在一起,一个童颜鹤发的老头子。他总也不在山里,回来便把自己关在房间,叮叮咚咚不知道在做什么。


他教我读书,写字,论道,也叫我去山里采草药抓兔子,给他的“杂草院子”除草抓蛐蛐,但他从不带我下山。我小时候偷偷溜出去过,可不知怎么,那条我日日夜夜走的林荫小道突然间怎么也走不出去,我一直跑一直跑,从草坡滚了下去,浑身都是前一天晚上浇了雨水的泥土草木香,我磕磕绊绊地跑着,后来那天夜里又下了场小雨,我就躲在一棵大榕树下哭,哭着喊师父,哭着哭着就睡着了。


梦里好冷,攀上我脸颊的草带着未干的雨水夹杂着冷漠的风一下一下刮蹭着我的脸。我打了个寒噤,突然有什么东西落在我的脸上抹着,很轻很软,带着淡淡的香味,然后有一个很温暖的带着毛绒绒的罩子把我笼住,那个味道就在我周围弥漫开。后来我知道,那是很名贵的龙涎香,只有皇室的人才有资格拥有。我有些模模糊糊地从眼缝中看到一身玄衣,身上突然一轻的时候好像朝着眼前薅了一把,便抓住了一根温热的绳子,我紧紧攥着,他好像轻轻笑了一声。


等我醒了,被那个老头子提溜着快秃了毛的拂尘追着打了一早上,我气急败坏,连午饭也没给他烧,气得他抄起烧火棍又要打我。我没躲,堪堪受了一下,疼得我半天说不出话。老头好像愣住了,我这才咬牙切齿地挤出一句话:“我要下山!”


老头没说话,他低着头,我看不清他的神色,后来他猛地抬头,神色晦暗,转身就走了,扔了打火棍,什么也没说。


我紧紧握着手里那块墨色的玉石,那块温润的石头一直在我手里,余温未散。



(os:窥屏怪第一回发文,是老早以前自个儿存在备忘录里的一小段,本来指望自己能随便开个坑玩,结果拜倒在拖延癌的裙带之下orz……文笔一般还望各路英雄好汉指点迷津以资鼓励23333٩(˃̶͈̀௰˂̶͈́)و)

旧 辞 ☁️
嗯还好 这个像素也是没事了我觉...

嗯还好

这个像素也是没事了我觉得我应该换个手机了

摸摸黑执事

夏尔小时候好好看✨

嗯写文瓶颈期

我也不知道怎么了没啥脑洞了

嗯  我努努力

再去把魔道重刷一遍🌚✨

加油吧哦里给

嗯还好

这个像素也是没事了我觉得我应该换个手机了

摸摸黑执事

夏尔小时候好好看✨

嗯写文瓶颈期

我也不知道怎么了没啥脑洞了

嗯  我努努力

再去把魔道重刷一遍🌚✨

加油吧哦里给

🤩

她只能是我的

小果从人群中挤到会议室里放下咖啡。对着领导弯着

眉眼,咧着嘴勉强挤了一个微笑,样子极囧。还没

等领导发话呢就迅速转身小跑着出去了。

领导:“这孩子。”

小果这一出门,就给陆锦猝不及防地撞了个满怀。

“我去,谁啊!"饶小果张口就来,仰头看着那张棱

角分明,十分精致的脸,咳咳,虽然戴着口罩,但

从那双 blingbling的眼睛来看,是个俊小生。随即

便后悔极了,心里有无数草泥马奔过,立马改口

:“对,对,对,对不起。”小果咬了咬牙,十分

难堪。:真是的,今天也太背了吧。陆锦倒没说什

么,点了个头就进会议室了。

工作谈得很融洽,没多长时间陆锦就出来了,门...

小果从人群中挤到会议室里放下咖啡。对着领导弯着

眉眼,咧着嘴勉强挤了一个微笑,样子极囧。还没

等领导发话呢就迅速转身小跑着出去了。

领导:“这孩子。”

小果这一出门,就给陆锦猝不及防地撞了个满怀。

“我去,谁啊!"饶小果张口就来,仰头看着那张棱

角分明,十分精致的脸,咳咳,虽然戴着口罩,但

从那双 blingbling的眼睛来看,是个俊小生。随即

便后悔极了,心里有无数草泥马奔过,立马改口

:“对,对,对,对不起。”小果咬了咬牙,十分

难堪。:真是的,今天也太背了吧。陆锦倒没说什

么,点了个头就进会议室了。

工作谈得很融洽,没多长时间陆锦就出来了,门口

的“粉丝”们依然情绪高涨,举着手机狂拍不停。

陆锦:“那个,我想要刚刚撞我的那个女生的资

料,帮我要一份。”

“好的,马上给您。”


清蜓
我要帮我可怜的高三机油写寒假作...

我要帮我可怜的高三机油写寒假作业和编导作业了,近期可能会被高中阅读文言文和各色作文迷晕脑壳,决定回归月更选手了。你蜓太难了。

我要帮我可怜的高三机油写寒假作业和编导作业了,近期可能会被高中阅读文言文和各色作文迷晕脑壳,决定回归月更选手了。你蜓太难了。

山月

【改图】现状


我是挺对不起你们的,但写文会对不起我自己。


ps:图来自网络,侵删。第一张是改图,后面都是原图。我懒,所以只改了一张。

【改图】现状


我是挺对不起你们的,但写文会对不起我自己。


ps:图来自网络,侵删。第一张是改图,后面都是原图。我懒,所以只改了一张。

牛奶咖啡
肝了2天,终于把嘻哈闯世界5(...

肝了2天,终于把嘻哈闯世界5(设想)宣传图肝完了;后续将尽量在每一集后补上设想剧情图片;感谢大家关注!

肝了2天,终于把嘻哈闯世界5(设想)宣传图肝完了;后续将尽量在每一集后补上设想剧情图片;感谢大家关注!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