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写诗

1589浏览    4586参与
阿零呐

《咖啡伴侣》

炒作

是一件特别没有人权的事儿

不过

谁他妈在乎呢

炒作

是一件特别没有人权的事儿

不过

谁他妈在乎呢

後知後覺-hindsight

试试经营LOFTER

来自文科班的结晶

代抄同学写给老师的生日贺诗呀


平水韵六麻和韵祝寿陈老师二首

程门何事集蜂蛱,昨夜石莲初放花。似血红泪化时雨,如兰馥语生春华。传薪振珮女函客,设帐舌耕贤衽钗。千古风尘已渺渺,百年人事一杯茶。

冬风未解红尘意,潮过枯塘始有花。双壁尘书痕入梦,孤莲蝉露月生华。倾栽桃李胜兰草,授解圣贤比玉钗。一片冰心今亦在,江天此去望无涯。

试试经营LOFTER

来自文科班的结晶

代抄同学写给老师的生日贺诗呀


平水韵六麻和韵祝寿陈老师二首

程门何事集蜂蛱,昨夜石莲初放花。似血红泪化时雨,如兰馥语生春华。传薪振珮女函客,设帐舌耕贤衽钗。千古风尘已渺渺,百年人事一杯茶。

冬风未解红尘意,潮过枯塘始有花。双壁尘书痕入梦,孤莲蝉露月生华。倾栽桃李胜兰草,授解圣贤比玉钗。一片冰心今亦在,江天此去望无涯。

薄吹消春冻
大家元宵喜乐!!! 在此略献薄...

大家元宵喜乐!!!

在此略献薄技,拙笔一幅

大致意思如下:

百姓安坐家中,夜里月亮闲处山巅。欢喜情绪是为何得以接续?(因为)此般安享之乐是有无私英勇的人(在为汝肩负)。

暂题《庚子元夕藏头一首》

奴不才不敏,诸位只作是小乐一下罢

大家元宵喜乐!!!

在此略献薄技,拙笔一幅

大致意思如下:

百姓安坐家中,夜里月亮闲处山巅。欢喜情绪是为何得以接续?(因为)此般安享之乐是有无私英勇的人(在为汝肩负)。

暂题《庚子元夕藏头一首》

奴不才不敏,诸位只作是小乐一下罢

乌班

乌色羊群

落日将近时

我从皲裂

挣扎出

一朵玫瑰

从砂石中

解救出自己

用面粉和石块

提炼出黄昏

握拳挥散

袅袅水烟

遥远的面纱

吹哨人

苏醒 点燃 

旧境和废墟

盘桓旋转 越过

凝固的空气

潭水滋养

的枯树

乌色羊群


落日将近时

我从皲裂

挣扎出

一朵玫瑰

从砂石中

解救出自己

用面粉和石块

提炼出黄昏

握拳挥散

袅袅水烟

遥远的面纱

吹哨人

苏醒 点燃 

旧境和废墟

盘桓旋转 越过

凝固的空气

潭水滋养

的枯树

乌色羊群


典衣沽酒不是在卡文就是手机被没收了

淡黄柳(伤春?我在写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

留春何计,费尽莺与燕。

池上梁间闲啼遍。

乱红故故不语,

直向墙下裙中转。

忍相看。

谁家傍街楼,玉笛声、风吹散。

旧年景,新愁如何换。

唯有明月,淡收晚烟,栖上阑干东畔。


——————


实打实的反季节产品。

我还是好菜。

留春何计,费尽莺与燕。

池上梁间闲啼遍。

乱红故故不语,

直向墙下裙中转。

忍相看。

谁家傍街楼,玉笛声、风吹散。

旧年景,新愁如何换。

唯有明月,淡收晚烟,栖上阑干东畔。



——————



实打实的反季节产品。

我还是好菜。

典衣沽酒不是在卡文就是手机被没收了

江城子(春游-大冬天的我在想什么)

寻春新到平芜岸,

东风好、恰开宴。

花叶相搀,乱煞伊人面。

水抱闲云我抱琴,

七弦上、落桃瓣。

促席更坐添杯满。

酒影深、柳色浅。

谁笑我痴,便醉无人管。

兴尽归时上吟歌,

流水逝、芳草远。


——————

我球球大家顺手点个小红心吧

写诗词真的是,打字一个字找老半天,特耗时间了……

寻春新到平芜岸,

东风好、恰开宴。

花叶相搀,乱煞伊人面。

水抱闲云我抱琴,

七弦上、落桃瓣。

促席更坐添杯满。

酒影深、柳色浅。

谁笑我痴,便醉无人管。

兴尽归时上吟歌,

流水逝、芳草远。



——————

我球球大家顺手点个小红心吧

写诗词真的是,打字一个字找老半天,特耗时间了……

典衣沽酒不是在卡文就是手机被没收了

感皇恩(想归隐)

斜月雾中渡,满山清笛。

东山野鹤篱前栖。

不惊人语,分得晨露沾衣。

拄杖立寒潭,送伊归。

朝云去散,暮鸟飞回。

天涯岁序知有期。

劝罢金缕,倒寻来路山居。

更梅影与我,入石溪。


——————


我菜得真实,平仄和押韵轮番把我按在地上摩擦。

斜月雾中渡,满山清笛。

东山野鹤篱前栖。

不惊人语,分得晨露沾衣。

拄杖立寒潭,送伊归。

朝云去散,暮鸟飞回。

天涯岁序知有期。

劝罢金缕,倒寻来路山居。

更梅影与我,入石溪。


——————


我菜得真实,平仄和押韵轮番把我按在地上摩擦。

典衣沽酒不是在卡文就是手机被没收了

七律(泉林之思)

案牍斜行眼昏昏,偶日宦游过沙溪。

翠苔长侵岸边路,晚日直上水中堤。

村童横牛吹歌处,耕人荷锄笑语时。

长恨此身非我有,羡尔归去赶/黄/鸡。

————

我只是不想写作业,想休息想玩而已……

案牍斜行眼昏昏,偶日宦游过沙溪。

翠苔长侵岸边路,晚日直上水中堤。

村童横牛吹歌处,耕人荷锄笑语时。

长恨此身非我有,羡尔归去赶/黄/鸡。

————

我只是不想写作业,想休息想玩而已……

典衣沽酒不是在卡文就是手机被没收了

小重山(春暮)

深院芳阶片红扫,

侍儿金盘里、青梅小。

望断残枝花渐老。

银屏上、西江路迢迢。

恨伊春归早。

懒向画筝试、清平调。

却傍一帘暮雨悄,

已自添、新旧愁多少。


——————

明明是数九寒冬,我一边瑟瑟发抖,一边痴心妄想着一个关于春天的梦(?)(不是)


深院芳阶片红扫,

侍儿金盘里、青梅小。

望断残枝花渐老。

银屏上、西江路迢迢。

恨伊春归早。

懒向画筝试、清平调。

却傍一帘暮雨悄,

已自添、新旧愁多少。



——————

明明是数九寒冬,我一边瑟瑟发抖,一边痴心妄想着一个关于春天的梦(?)(不是)


典衣沽酒不是在卡文就是手机被没收了

风入松(岁暮归乡)(bushi)

云树绕城水绕郭,

佳气临江起。

背倚长风解轻舟,

有青山、送我归去。

向晚孤鸿明灭,舟头漫迎疏雨。

俄而风定碧波滑,

上下逐月影。

人在碧虚云在水,

当此际、沉沉千里。

一枕乡心似箭,梦中直到楚尾。


——

不,我并没有回到家乡。

家乡之于如今的我是无意义的。

一切只是我的妄想而已,甚至这样难得的一首快词,也是胡乱摸的罢了。

云树绕城水绕郭,

佳气临江起。

背倚长风解轻舟,

有青山、送我归去。

向晚孤鸿明灭,舟头漫迎疏雨。

俄而风定碧波滑,

上下逐月影。

人在碧虚云在水,

当此际、沉沉千里。

一枕乡心似箭,梦中直到楚尾。


——

不,我并没有回到家乡。

家乡之于如今的我是无意义的。

一切只是我的妄想而已,甚至这样难得的一首快词,也是胡乱摸的罢了。

典衣沽酒不是在卡文就是手机被没收了

夜游宫(无病呻吟大型真实现场)

三更枯桐杂雨,

扰人枕、不成眠意。

睡起双眸清无泪。

有病魂,知我惊,昨梦里。

月斜孤灯纸。

重翻检、酒痕诗字。

欲索红笺相来续。

书半行,猛觉着,无人寄。


——————

还是无病呻吟,没有写出新意啊……

三更枯桐杂雨,

扰人枕、不成眠意。

睡起双眸清无泪。

有病魂,知我惊,昨梦里。

月斜孤灯纸。

重翻检、酒痕诗字。

欲索红笺相来续。

书半行,猛觉着,无人寄。



——————

还是无病呻吟,没有写出新意啊……

霍长年

江城子-撒气 (霍长年)

    长路漫漫暮无隅,天尽头,是荒秋,孤鸿独去,晚风扶残柳。踏遍古今沧桑事,同易安,舟载愁。

    独倚庭前见远山,夕日颓,草木欢,我自风流,那韶光知否?亦当重长高傲骨,会有日,笑沧洲。

    长路漫漫暮无隅,天尽头,是荒秋,孤鸿独去,晚风扶残柳。踏遍古今沧桑事,同易安,舟载愁。

    独倚庭前见远山,夕日颓,草木欢,我自风流,那韶光知否?亦当重长高傲骨,会有日,笑沧洲。

Chelseaaa

稀碎咕嘟

风儿栖息树叶

那几日 晨光熹微 杨树林摇曳

落下窸窸窣窣又稀稀碎碎


海鸟扎根岩石

那几日 海浪翻涌 热带鱼翩跹

留下咕嘟咕嘟又孤独孤独

风儿栖息树叶

那几日 晨光熹微 杨树林摇曳

落下窸窸窣窣又稀稀碎碎


海鸟扎根岩石

那几日 海浪翻涌 热带鱼翩跹

留下咕嘟咕嘟又孤独孤独

阿零呐

《手机》

手机啊


你可真好玩

手机啊


你可真好玩


阿零呐

《为何我年纪轻轻就看破了红尘?》

真钦佩我自己


看到了每一段恋情的结局




铁打的法棍


流水的烤蔬菜


法棍只是


外面太硬心太软


他太孤单




巴望的鱼


终于等来了


她的小珊瑚


我知道她会的


海里有的是鱼群


和珊瑚群


总有一天他们会找到的


即便不一定


永远是这一丛


但她不会伤心


不会伤心


没有记忆的鱼不伤心




疮痍的我


曾经也是杜比无损环绕的


但是就是不听劝


不过谁还没有过年少不知事




疮痍的我


会武功


我不需要


暂时不需要


我很满


我...

真钦佩我自己


看到了每一段恋情的结局




铁打的法棍


流水的烤蔬菜


法棍只是


外面太硬心太软


他太孤单




巴望的鱼


终于等来了


她的小珊瑚


我知道她会的


海里有的是鱼群


和珊瑚群


总有一天他们会找到的


即便不一定


永远是这一丛


但她不会伤心


不会伤心


没有记忆的鱼不伤心




疮痍的我


曾经也是杜比无损环绕的


但是就是不听劝


不过谁还没有过年少不知事




疮痍的我


会武功


我不需要


暂时不需要


我很满


我已经快要


漫出来了



架架略略呜哇呜哇啊啊啊啊啊略略略

(刚好播到的重金属)



阿零呐

《总要有个题目——我朋友的女朋友 我儿子的男朋友》

我有一个


朋友


对 一个朋友


他有一个女朋友


他有一个微博小号


他很希望有人能发现在小号里


逼逼赖赖的自己


但也不希望被人看透


所以



和他的女朋友


幸福生活啊


奥利奥

我有一个


朋友


对 一个朋友


他有一个女朋友


他有一个微博小号


他很希望有人能发现在小号里


逼逼赖赖的自己


但也不希望被人看透


所以



和他的女朋友


幸福生活啊


奥利奥


阿零呐

《同步我的微博》

坐着喝酒穿长衫的是文青


站着喝酒穿短衫的是愤青


无论他们在人群之中显得多有个性


他们也只是随波逐流的群体们


围观的是路人 或许平平无奇


但他们和长衫短衫一样


他们都是时代的产物


只有孔乙己


才是永远的


不变的


孔乙己 ​​​

坐着喝酒穿长衫的是文青


站着喝酒穿短衫的是愤青


无论他们在人群之中显得多有个性


他们也只是随波逐流的群体们


围观的是路人 或许平平无奇


但他们和长衫短衫一样


他们都是时代的产物


只有孔乙己


才是永远的


不变的


孔乙己 ​​​


知澍

#练笔#禁一切

五律
无题
风来雨也骤,苦叶残花瘦
皎皎心中珠,迢迢梦不就
言诗可寄愁,下笔纸空皱
但此夜怀君,停云已赋旧

五律
无题
风来雨也骤,苦叶残花瘦
皎皎心中珠,迢迢梦不就
言诗可寄愁,下笔纸空皱
但此夜怀君,停云已赋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