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军娘

13675浏览    625参与
鹤知归
身已许国,也想许卿❤️ 👮‍...

身已许国,也想许卿❤️


👮‍♀️:带着马马回家看媳妇儿咯!

👨‍⚕️:幸好今天戴了假发。

身已许国,也想许卿❤️



👮‍♀️:带着马马回家看媳妇儿咯!

👨‍⚕️:幸好今天戴了假发。

寒绛绛
长枪之向,天地同伤,一骑战八方...

长枪之向,天地同伤,一骑战八方。

长枪之向,天地同伤,一骑战八方。

祈月

【藏策】似云如烟4

*BG
*年下

---

夕阳自斑驳的城边落下,放眼望去,遍地布满著被反覆烧毁的痕迹,余晖下穿梭其中,彷彿还能看见那时的狼烟四起,又能聽见一声声的嘶喊与哨令,与金戈铁马间相互碰撞的声响。

伴著这一切,云烟般的过往历历在目,就好似身在沙场,看见天策府的士兵们纵马挥戈,只为守下这一大唐,他们不问生死地奋力抵禦著狼牙兵的袭击,直至最後也不曾放弃。

所谓尽诛宵小天策义,便是这么一回事了吧。

随着李锦烟的介绍,两人一马以悠閒的步调绕着天策府走,对于一路上那些战后的痕迹,李锦烟总是轻描淡写地带过。

叶云感慨万千,他不断地想著,那年的战乱李锦烟大概也身在其中吧,正是她以这样单薄的身板,为世人守下了...

*BG
*年下

---

夕阳自斑驳的城边落下,放眼望去,遍地布满著被反覆烧毁的痕迹,余晖下穿梭其中,彷彿还能看见那时的狼烟四起,又能聽见一声声的嘶喊与哨令,与金戈铁马间相互碰撞的声响。

伴著这一切,云烟般的过往历历在目,就好似身在沙场,看见天策府的士兵们纵马挥戈,只为守下这一大唐,他们不问生死地奋力抵禦著狼牙兵的袭击,直至最後也不曾放弃。

所谓尽诛宵小天策义,便是这么一回事了吧。

随着李锦烟的介绍,两人一马以悠閒的步调绕着天策府走,对于一路上那些战后的痕迹,李锦烟总是轻描淡写地带过。

叶云感慨万千,他不断地想著,那年的战乱李锦烟大概也身在其中吧,正是她以这样单薄的身板,为世人守下了大唐……

……幸好,她还在。他心道。

叶云将额头轻靠在李锦烟的后背,原先稍稍抓着衣摆的手也悄然环上了腰际。

“军娘,什么时候换妳来山庄看看呢?”叶云鼓起勇气开口。

“你这是在邀请我吗?”李锦烟有些意外,笑着反问。

“嗯,要是军娘喜欢我们山庄,能留下来更好。”

叶云心说,这样便能护著妳了。

“哈哈哈,说什么呢。”

原以为只是玩笑,回过头的李锦烟却看见了少年人似是忧愁的模样。

随着目光看去,是一崩塌的小城。

李锦烟瞭然:“你在担心我吗?”

“……嗯。”叶云索性抱得更紧一些,“和我回山庄吧,军娘。”

“別担心,我这不是好好的吗?”见叶云这副模样,李锦烟无奈地笑了。

“那话……以后只能对你心悅的姑娘说,知道吗?”

“知道了。”

傍晚。

晚膳过后,两人又沉默地逛了好一阵,才回到了叶云初来的城门口。

“真的不留下来过夜吗?”李锦烟问。

“是的……东西还放在洛阳城的客栈里。”叶云道。

“好,那路上小心。”

“嗯。”走了几步后,叶云才回头:“……若是军娘改变心意的话,我会再来接妳。”

“说什么呢。”李锦烟笑了,“別忘记刚才和你说的呀,这话你留着吧。”

此时的李锦烟还不知道,正是少年这一句话,在往后持续纠缠了她好些年日。

小8相公

【剑三 有间医馆】第一个故事

第一个故事:若有来生,许我一世长安


长安还是那个长安,还是大唐的国都,只是战争结束后,却不同于往日的繁华的感觉。如今以是玄宗回到大明宫的第三个年头,一切似乎又回到了以前的太平。

开始我以为,回不去的是过去,后来我才明白,回不去的是自己。

自安史之乱平定后,我独自返回长安,租了间门面开了个医馆为生。战争已经结束,但人们还是需要医者来抚平伤痛。

说到长安,我还真是想起了一个人,一个女人,也叫长安。那是发生在安史之乱快结束时的故事:

安史之乱开始时,我进了天策军成为一名军医。每日都有很多天策的战士死去,医者仁心,我虽然心痛但却没时间为他们吊唁,因为有更多的伤员等着我去救。

终于,...

第一个故事:若有来生,许我一世长安



长安还是那个长安,还是大唐的国都,只是战争结束后,却不同于往日的繁华的感觉。如今以是玄宗回到大明宫的第三个年头,一切似乎又回到了以前的太平。

开始我以为,回不去的是过去,后来我才明白,回不去的是自己。

自安史之乱平定后,我独自返回长安,租了间门面开了个医馆为生。战争已经结束,但人们还是需要医者来抚平伤痛。

说到长安,我还真是想起了一个人,一个女人,也叫长安。那是发生在安史之乱快结束时的故事:

安史之乱开始时,我进了天策军成为一名军医。每日都有很多天策的战士死去,医者仁心,我虽然心痛但却没时间为他们吊唁,因为有更多的伤员等着我去救。

终于,前方传来捷报,安禄山被其子安庆绪所杀,叛军节节退败。我所在的这支部队负责掩护玄宗回京。

这天,我救治完最后一个伤员,刚准备稍作休息,突然一个人急匆匆的闯进我的营帐,来人是名身背金蛇重剑的男子,面容俊俏不凡,只是一身白袍上染满血污。男子怀中抱着一名身穿战甲奄奄一息的女子。那女子我认得,她叫常安,是天策府李承恩将军麾下的先锋,也是李将军的末徒。

那男子见到我,急道“军医,快救救她,她还有口气!”

“莫慌,快把她放下来!”

她身上伤口大小共七十二处,致命伤口有二十多处。若是普通人估计早就活不到现在,而她一名女子却挺到了现在,我不禁好奇到底是什么力量让她顶着剧痛也要活下去。

替她处理了伤口,她依旧昏睡着。

“军医,她怎么还没醒?”男子着急的问我。

“常将军的伤非常重……醒过来估计要一段时间……”

男子眼中闪过一道希望“她会醒过来对么?”

“会的,一定会的。”我只得安慰他这么说。至于这女将军能不能醒过来完全是听天由命了。

看那男子的打扮好像是藏剑山庄的少爷,却怎会跑到这沙场上来?

“恕我冒昧,”我问道“公子可是姓叶?”

男子点头道“在下叶穆杰,家父叶蒙。”

“那叶公子怎会出现在这战场之上。”

叶穆杰坐在常安榻前,缓缓开口道“军医,你可愿听我讲个故事。”

那一年,她跟着李承恩将军来拜访藏剑山庄。在天策众人中,叶穆杰一眼就看到了李将军身后那名英姿飒爽的军娘,此时的常安只有十七岁,却已经是一副巾帼不让须眉是气质。

李将军和叶庄主每日在一起讨论的事情自是叶穆杰听不懂也不愿意听的,他便偷偷溜出去。

这天,在山庄的一处景物旁,他看到了常安。此时正逢江南春季,桃花盛开,她一身南皇铠甲,马尾高束站在桃花下别有一番景致。

那个时候的叶穆杰还是个翩翩的风流公子,欲上前调戏一番,没想却被常安撂倒在地。

“这么凶小心嫁不出去!”

换来的却是少女的一声冷哼“本将军自从入了天策就没想过嫁人!”

当天常安被李将军叫到楼外楼训斥了一番“逆徒!竟敢打伤叶公子!还不道歉!”

倒是叶庄主劝道“李将军,是小侄不对在先。小将军并无过错。再者说,小辈间切磋武艺实属正常。”

“既然庄主这么说,常安听令!从明日起,你便和穆杰公子一道切磋武学!”

此后的一月内,两个年轻人便每日在山庄中“研习”武学。累了,两人便席地而坐。

“你叫什么名字?”

“常安。”

“哈?长安?我是问你名字,没有问你你家住哪。”

“我就叫常安。姓常,名安,全名叫常安。听懂了吗?二货。”

“哈哈哈,竟然用地名起名字,还真是奇怪。”

后来,叶穆杰才知道常安的父母也是天策的军人,常安出生时母亲难产而死,同年,其父战死。李承恩将军可怜她,便收她为徒,带回天策府抚养,取名安,意为永保天下平安。

二人时而泛舟西湖,他发现,她安静时是这么美,就犹如这片安静的湖水般。她喜欢听他讲一些文人雅士的故事。这时,仿佛她也是名普通的少女。

 

常安临回天策的前一天,他带着她去了灵隐寺。

“常安,你许了什么愿望?”佛前,他问她。

她淡淡道“愿佛祖保佑我大唐太平安康。”

“那……”他问道“女孩子都向往能有一段美满的姻缘,你呢?”

“我天策军人,理应以国为家。”她答道“你呢?你的愿望又是什么?”

“我……愿守我心爱女子一世长安。”

“大伯,侄儿想要帮山庄分忧。”

“哦?侄儿想要做什么?”对于这个侄子,叶英甚是疼爱。

“侄儿想要接掌为天策府打造兵器的差事。”

因为只有这样,他才有理由经常跑去天策。

她会带着他去牧场上骑马唱歌,带他去演武场任他被师兄们“调戏”。有时,两人也会安静的坐在凌烟阁顶看夕阳,听她讲那些名将的故事。

小辈的心意,李承恩将军和叶庄主自然明了。终于,叶英庄主亲自去天策提亲。天策和藏剑所有人在内都认为这是一段美满姻缘,必定传为佳话。

李承恩将军看着爱徒,道“常安,你的意见是?”

“我拒绝。”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她拒绝的不带一丝犹豫。

朱剑秋军师打圆场道“各位,常安年纪尚小,此时不宜谈论谈婚论嫁之事。”

事后,他问她“你难道一点都不喜欢我么?”

“喜欢,”她毫不遮掩。

“那又为什么……”

“我是军人,马革裹尸是我的宿命。过的是刀尖上的生活,有一天没一天的日子。不知道哪一天,我就会为国捐躯。但我无怨无悔,因为我是天策的人。而你不一样,你是叶家的希望,应该娶一名贤惠的女子相伴一生。倘若我应允了这门亲事,便是我太自私了。”

“那我便等你,等到你不再是军人那天。”

“下辈子吧。”她望着夕阳说道。

安史之乱爆发了,天策府倾其之力,势要保卫大唐山河。

出征前夕,他们坐在凌烟阁顶说了很多

“我……我要走了……”

“我等你。”

“我是说……我不一定会活着回来……”

“那我陪着你一起去。”

“不行!”她打断道“你不能去!”

“那你答应我一定要活着回来。”

“好,我答应你。一定会活着回来。”

“常安……”

“嗯?”

“等你回来,让我许你一世长安可好。”

“好。”

虽说她保证了她会活着回来,但他还是不放心。便回到山庄取了金蛇剑,准备随她一起上沙场。可不想却被父亲叶蒙关到了地牢中,不许他去。他在地牢中一关几年,外界的事情他一概不知。他怨过父亲胆小,但他被藏剑弟子从地牢中放出来之时才知道,当年父亲把他关起来后,便率领自己门下弟子亲赴沙场,此时,山庄里挂着缟素。

他在父亲的灵位前跪了一夜,便毅然决然的背起金蛇。

从江南出发,一路上尽是生灵涂炭,景象惨不忍睹。他一路打听,得知常安奉命保护玄宗,算是比较安全的,心也渐渐放宽。

常安的最后命令是率领一支部队引开叛军的视线,从而保证玄宗赢得更多的时间等待援军到来。

那日,他好不容易追上常安的部队,到时却早已是尸横遍野,地上的尸体有天策的,也有叛军的。有些尸体已经发僵,这片空地安静的可怕,仿佛不像刚刚结束了一场惨烈的战争。

“常安!”他便喊便翻着尸体寻找。

而回答他的只有乌鸦的叫声。

但他坚信她一定还活着。她说过“君子言而信。”

当他在众多尸体中找到她时,她虽身受重伤,但仍有一息尚存。

“太好了!你还活着!”他抱起她“走,我们去找大夫。”

常安醒过来是在三天后的一个下午,叶穆杰高兴的拉着我说“军医!你看!她醒了!”

常安脸上挤出一丝笑容“二货,我说过我会活着回来。”

“感觉怎么样?”叶穆杰坐在榻前问道。

“嗯……你先出去,我要和军医探讨探讨病情。”她眨着眼睛说道。

“可是……”

“哎呀好了!”她柳眉倒竖“皮又痒了是不是?等本将军好了非要揍你一顿不可!”

等到叶穆杰出账后,她转过头,淡淡的问我“军医,我还有多久可以活?”

“别想了,将军好好养病吧。”

“不……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清楚的很……只是我还有些话要和他说。”

“那……在下叫叶公子进来。”

其实那些话,叶穆杰在帐外听得一清二楚。

“二货,带我走吧”

“去哪里?”

“天策。”

“好。”

“等我们到了天策,我就让师父为我们主婚,好不好?”

“好。”

那是我最后一次见到常安。

安史之乱结束后,我偶然在长安见到了叶穆杰。

后来我听说,他们在前往天策的途中,常安便去世了。

“今生,我没有守住诺言。”

“没关系,我等你下辈子。”

“若有来生,我愿为普通女子,你可愿许我一世长安?”

“我叶穆杰愿守常安世世长安。”

酩尽.
第一次用马克笔也是第一次上色(...

第一次用马克笔也是第一次上色(……)

第一次用马克笔也是第一次上色(……)

解灵然
草稿纸上一只草率的军娘

草稿纸上一只草率的军娘

草稿纸上一只草率的军娘

一个小号omg

之前微博抽奖的单。

吸溜~军娘真的好飒。

之前微博抽奖的单。

吸溜~军娘真的好飒。

十年三秋

我,似鸽鲨手

我,么的感情

我,似鸽菌娘

我,也似鸽马娘

我,似鸽鲨手

我,么的感情

我,似鸽菌娘

我,也似鸽马娘

小洛又叫洛朝辞

——在我面前也敢卖假药?
——不然,下次避开你?

——我要上战场了,这次放过你。
——我一定治好你脸上的刀疤,所以你必须活着回来。

燕云花哥CN:@小洛又叫洛朝辞
燕云军娘CN:@叶楚楚Nono  

摄影:@最好的咖啡味的牛奶糖 

——在我面前也敢卖假药?
——不然,下次避开你?

——我要上战场了,这次放过你。
——我一定治好你脸上的刀疤,所以你必须活着回来。

燕云花哥CN:@小洛又叫洛朝辞
燕云军娘CN:@叶楚楚Nono  

摄影:@最好的咖啡味的牛奶糖 

王焯傑serena

金钗插凤 掩映乌云

铠甲披银 光欺瑞雪

踏宝镫鞋翘尖红 提画戟手舒嫩玉

柳腰端跨 叠胜带紫色飘摇

玉体轻盈 挑绣袍红霞笼罩

脸堆三月桃花 眉扫初春柳叶

锦袋暗藏打将石 年方二八女将军

金钗插凤 掩映乌云

铠甲披银 光欺瑞雪

踏宝镫鞋翘尖红 提画戟手舒嫩玉

柳腰端跨 叠胜带紫色飘摇

玉体轻盈 挑绣袍红霞笼罩

脸堆三月桃花 眉扫初春柳叶

锦袋暗藏打将石 年方二八女将军

绝世而独立
颓废了,,十分潦草但还好完成✅

颓废了,,十分潦草但还好完成✅

颓废了,,十分潦草但还好完成✅

红烧奶咕咕

同漂亮军娘的截图,军娘的返图~成男成女牵手真的好撩呀

同漂亮军娘的截图,军娘的返图~成男成女牵手真的好撩呀

抚筝师芈
想把花木兰、贞德都画成军娘 ​...

想把花木兰、贞德都画成军娘 ​​​

想把花木兰、贞德都画成军娘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