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军玫组

240浏览    23参与
墨鸦(高二长弧ing)

盛宴伯爵x白鹰之舞的小片段

   好奇怪。盛宴伯爵是个哭包。


    当初饿得没力气走路时会哭,后来白鹰被他摁着咬了后也哭了。到现在,白鹰没有给他咬时也哭,就算白鹰心软了给他咬,也只会换来伯爵先生越来越汹涌的眼泪。

   白鹰已经不只一次惹哭了这位娇生惯养的吸血鬼先生,他开始怀疑谢必安先生那句,用来评价哭泣时的美智子小姐的“女性多是水做的”,原话其实是“吸血鬼多是水做的”。

   可是明明血剑先生他们都不会哭,至少白鹰没见过。

   那为什么伯爵先生这么喜欢哭呢?...


   好奇怪。盛宴伯爵是个哭包。


    当初饿得没力气走路时会哭,后来白鹰被他摁着咬了后也哭了。到现在,白鹰没有给他咬时也哭,就算白鹰心软了给他咬,也只会换来伯爵先生越来越汹涌的眼泪。

   白鹰已经不只一次惹哭了这位娇生惯养的吸血鬼先生,他开始怀疑谢必安先生那句,用来评价哭泣时的美智子小姐的“女性多是水做的”,原话其实是“吸血鬼多是水做的”。

   可是明明血剑先生他们都不会哭,至少白鹰没见过。

   那为什么伯爵先生这么喜欢哭呢?

   白鹰不清楚,于是他问伯爵先生:

   “杰克,为什么你这么容易流泪?”

   伯爵先生舔去白鹰手腕上残留的血,刚哭完不久的酒红色眼睛湿漉漉,倒映着白鹰的影子。

   “觉得我不应该会这样吗?”

   白鹰微微地点了一下头。他从没见过其他萨贝达的恋人会哭——像伯爵这样,没有一点声音地往下坠眼泪。


    但偏偏白鹰只要一看他哭,心就扑通扑通响。

   伯爵笑了笑,吻上白鹰的嘴唇。


   来自自己的血腥味儿激得白鹰压低声音哼了下,双手环住伯爵的脖颈回吻爱人。


   其实无所谓地,那眼泪是不是假的,白鹰根本无所谓。


   只要身旁的这个人属于自己就好。

墨鸦(高二长弧ing)

bbbbbbbb

   另一面到底啥时出啊。我想写萨贝达带着两位新人女士去匹配,却遇上杰克里最不好说话的金纹大触。


    萨贝达什么场面都经历过了,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技巧也纯熟的很,瞧了眼一旁坐着的海伦娜和玛格丽莎,心里盘算着以后怎么从这两个新人处套点消息用来威胁“同伴”,一边对着忧心忡忡的女士们露出个安抚的爽朗笑容,清清嗓子站起来就装出礼貌商量的样子冲对面帘子后坐着的监管者喊话。

    什么能不能放过旁边两位柔弱的新人女士,和什么自己愿意留下来送死,在金纹大触听来好笑得几乎让他忍不...

   另一面到底啥时出啊。我想写萨贝达带着两位新人女士去匹配,却遇上杰克里最不好说话的金纹大触。



    萨贝达什么场面都经历过了,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技巧也纯熟的很,瞧了眼一旁坐着的海伦娜和玛格丽莎,心里盘算着以后怎么从这两个新人处套点消息用来威胁“同伴”,一边对着忧心忡忡的女士们露出个安抚的爽朗笑容,清清嗓子站起来就装出礼貌商量的样子冲对面帘子后坐着的监管者喊话。

    什么能不能放过旁边两位柔弱的新人女士,和什么自己愿意留下来送死,在金纹大触听来好笑得几乎让他忍不住去做个拜访——好看清萨贝达脸上生动的恶意。坐在桌角的访客不满地嘟囔,女士们轻声向年轻勇敢的雇佣兵道谢,而青年热情洋溢的声音还在喋喋不休。

    于是金纹决定冒昧答应萨贝达的请求。他只杀两个人。

    萨贝达上身的所有旧伤都被金色的流质强硬割开,鲜血从翻出的肉中淌出,一点一点地渗进弥漫着腐臭气息的泥土地里,血液与黑土的混合颜色让杰克想起久远的时光。

    金纹向来守信。

    在第三次将唯一的访客挂上狂欢之椅后,金纹终于转而专心对付旁边已然倒地的萨贝达。——访客没有选择观战,倒是极大地方便了金纹的行动。金纹随手——相信亲爱的戈尔登先生,他真的只是随手而已——将雇佣兵砸上红教堂的中间一排靠椅,看着浑身是血的雇佣兵猛地将嘴里的碎肉咳出,缓慢地在椅子上爬动了下,就着和被砸落时差不多的姿势躺好了,金纹才慢悠悠地坐下。
    女士们不会来治疗雇佣兵。就像金纹的承诺那样,他只杀两位,却没有指明是谁。监管者们都有一副怪脾气,谁知道如果你将受难的可怜人从遭罪的地狱救出来,死神的镰刀会不会停在你的脖子上呢。    玛格丽莎沉默着破译,萨贝达满含痛苦的喘气声就响在她身边。她从未想过被放过的代价是这样的。也可能是监管者的问题吧。她这么安慰自己。可能以后遇到的监管者,会愿意仁慈地把四个人都放出去呢?
    海伦娜小姐没有再弄丢盲杖。萨贝达在第二次赶去干扰杰克前还特意在她的手腕上编了个结,另一头系在盲杖上。这样就不会弄丢了。青年笑着拍拍少女的肩膀,无声的鼓励和安抚无疑是庄园里算得上温暖的事物。可惜冷眼旁观不是。    海伦娜小姐和玛格丽莎女士低着头,看着眼前的密码机。戈尔登为了逗一逗这个跳梁小丑般的雇佣兵,攥着萨贝达的左胳膊从所有的哒哒作响的密码机旁都拖过了一次,天知道玛格丽莎在破译完最后一台时,抬头看见一团血淋淋的人状物体被衣冠楚楚的开膛手先生拖过自己面前时有多恐惧。
    金纹很满意这一次的演出,但他还不想如此快速地结束。    

    于是他礼貌地请女士们再稍作停留,转身将萨贝达拖来丢在已开启的大门前。善解人意的怪物在面具下微笑着。这交易是萨贝达自己选择的不是吗?用他生动感人的表演外加一位无辜的访客,来换取两位初来乍到的怯弱女士的信任,以及戈尔登从来到庄园至今为止的第二次平局。

    躺在地上的萨贝达连眼睛都睁不开,一旁的倒地标志里快要灌满鲜血,总让人觉得下一秒萨贝达就会发出恐惧又痛苦无比的喊声,然后消失在原地。囚犯的灵魂连带尸体,都会永远被传送回庄园。

   但那标志好像永远不会满似的,玛格丽莎和海伦娜在无限的等待和恐惧之中开始麻木,甚至生出了一点点恶毒希冀——如果萨贝达能快些死去就好了,她们就不会在这儿受尽折磨。但女士们终归是善良的,对吗?

   萨贝达终于“死去”了,但谁都知道他将会在庄园里重生。他迷失前突然抬起了脸,而戈尔登看到了,女士们什么都不知道,因为金纹随即投降了。




         ——对萨贝达来说,这是一场公平的交易。

         被活活折磨到放血而死,这没什么大不了的,那些避开访客们的目光、在暗地暴露自己的监管者们没少这么做过。只有太过单纯的家伙,比如奈布,才会真的相信这个庄园不过是一个轮回的地方。

         欧丽蒂丝庄园,一个监管者与求生者的斗兽场。总有围观的观众会想亲自试一试当屠夫或逃亡者的游戏,于是庄园主逼迫监管者收起暴虐本性,逼迫求生者收起反抗手段,让客人们玩得尽兴,让厮杀变成孩童们的玩乐。

         他一早就察觉了坐在的对面的人,毕竟他和戈尔登的积怨太深,靠一点儿的直觉都能知道是对方。

         对长着利爪的雄狮龇牙咧嘴不是什么正确做法,但用来挑衅十分管用。

         于是萨贝达赢了。他赢了戈尔登。用二人莫名其妙的和解以及默契,别无他意。

墨鸦(高二长弧ing)

【d5/杰佣】为了第三章不那么突兀,修修修修修

(2)

——大家好,又是我,奈布•萨贝达。

   ——上一章,我因为一点点小原因而失利,不过没事,这一次我肯定不会再中招。

作为游戏ar的艾米丽•黛儿女士换了身打扮,闪闪发亮的像个歌坛天后。

   “艾姐你这衣服真漂亮。”

   “谢谢,我也这么认为。”

   “所以能给我讲讲通关诀窍吗。”OwO

   她微微一笑,撩起裙摆一脚把奈布蹬进了游戏入口。

——好吧,虽然套不出话,但游戏还是要玩的。...

(2)







   ——大家好,又是我,奈布•萨贝达。

   ——上一章,我因为一点点小原因而失利,不过没事,这一次我肯定不会再中招。







   作为游戏ar的艾米丽•黛儿女士换了身打扮,闪闪发亮的像个歌坛天后。

   “艾姐你这衣服真漂亮。”

   “谢谢,我也这么认为。”

   “所以能给我讲讲通关诀窍吗。”OwO

   她微微一笑,撩起裙摆一脚把奈布蹬进了游戏入口。







   ——好吧,虽然套不出话,但游戏还是要玩的。







   同样的出生地点,一间只有一扇门的小书房。

   早在上局,奈布就已经把房间里的物品搜刮得一干二净,第二次查房节奏自然快了不少。







   找到的纱布和地图放在裤口袋里,尼泊尔军刀是在最初进游戏时抽出来的,虽然知道不会撞到小怪,但还是暂时握在手里。

   ——毕竟我身上除了裤子口袋就没地方了。:)

   小纸条、日记之类的我都读过了,没必要再浪费时间,匆匆翻了下确认没有新信息后,奈布果断推开门进入走廊。







   “嘶……”还是太冷了。

   不大舒服地缩了缩,奈布懒得再去看地图,直奔着先前有物品的房间去。







   【获得物品:小型双肩背包(该局绑定物品)x1,瓶装水x2,巧克力x1,纱布x3,地图x1】

   【绑定物品:尼泊尔军刀(完好)】



   按照刚才得来的经验,他没再去逛那些只提供资料信息的房间,而是趁还没到杰克的饭点,赶紧儿查看上次没来得及去的二楼。







   ——说来奇怪,这张地图上没有二楼。



   顺着旋转楼梯上去,能看到二楼又是一条走廊——不过没有一楼那么长,也没有那么暗。

   奈布尝试着去推离他最近的门,却发现这扇分明是虚掩着的门无论他用多大的力都推不开。



   ——是要等杰克开始行动才能打开吗。

   ——那可有点麻烦了……因为上局杰克假意离开时,我最后看到他的脚拐向了楼梯。

   ——虽然是个骗我放下戒心的幌子,但也可能是种提醒。







   “咔哒”。



   秒针指向十二点刹那,表盘上方的日月转动为全日。

   第一声钟鸣响起。



   古堡要开始热闹了。



   就像上局一样,黑暗的角落里开始有东西窸窸窣窣地爬动,逐渐朝奈布涌过来。

   奈布挪动脚跟,站到有光的地方。

   ——那群不明生物果然扑不上来。







   第二声钟鸣。



   ——好吧,时间不等人。



   奈布顺手将背包卡进花盆和墙角的间隔,两掌撑住二楼栏杆翻身往下跳,踩着第四声钟鸣的尾巴落地蹲身,就地一滚翻进餐桌下面。

   他躺地看着那两柄击杀我的长剑,面有表情地发现它俩竟然还被擦干净了,血痕锈迹都没了。







   奈布默默地给这位萍水相逢的古堡主人下了个定义。



   这位杰克公爵,和这个游戏画风一致,是个某种意义上很正经的,憨憨。







   第四声钟响。



   奈布看着反射出自己影子的长剑,忽然想起还在战场上时,和他同队的也有这么一个人喜欢把他的刀擦拭干净。

   唐人小,总是非常孩子气地和他炫耀那把他阿姊送给他的刀。据说是唐已逝的阿爸的佩刀。

   后来唐和他父亲一样,埋葬在了异国的土地。连个墓都没修,奈布都不知道上哪去坐会儿陪陪他,听他絮叨那些埋进他梦里的家乡。







   第七声钟响。



   “哒”。

   来了。

   脚步声由远及近,最后再次停在奈布的脚底。







   奈布飞快收敛了情绪,后知后觉地想到,鬼哼歌的声音变轻了。

   不是上次如老旧钢琴的低哑的嘶声,而是像奈布偶尔听过的、中提琴样的很好听,每一节的末尾还会微微上挑。



   吃个饭就心情这么好?

   真叫雇佣兵摸不着头脑。







   好在,这次他没掉食物下来,倒也可使奈布好好地闭上眼睛躺着休息一会。



   熟悉的椅凳擦过地面的声音,奈布把眼皮挑开些,瞧见他露出的、细得皮包骨的足踝及那双精致的黑皮鞋,一前一后划动走了两步,然后靠拢,停在了自己的面前。







   接着红布被撩起来,男人眨着漂亮瑰色眼睛瞧奈布。



   这么近距离观察这位公爵的脸,奈布不由感叹了一下。



   皮肤真白啊睫毛真长啊模样真俊俏啊。



   ……嗯?脸?







   奈布一个激灵猛地坐起来。



   头顶的那两柄长刀再一次准确无误地接待了他的脑袋。



   ——……你们俩真是难得的好剑呢,而且和我默契满分。uu。













   在变为光点消失瞬间,奈布冷漠地想着。

   ——我这是造什么孽哦。







         tbc.

———————————————————

   还在想第二局游戏写什么佣受cp。

   鸦哥痴呆.jpg

   算了先把第三章弄出来。


墨鸦(高二长弧ing)

【d5/杰佣】名字太蠢了就不写标题了

小修后重新扔上来。

第三章才写一半。

我讨厌黑杰克。


(1)


   大家好,我叫奈布•萨贝达,是个退休军人,目前正在玩实感恐怖游戏,还是个合集。

   现在我的情况非常尴尬,因为我躲在大厅的长桌底下,怀里抱着背包,头顶上方插满各种各样沾着干掉血迹的尖锐利器,而杀人鬼坐在我脚正对方向吃饭。

   好吧,动动脑子都知道那不是饭。


 


   很浓的血腥味,还混着些奇奇怪怪的气味,按照恐怖游戏的套路,杀人鬼的“饭”大概是些内脏啊人肉啊啥子玩意吧。

   奈布冷笑一声。呵,就这些,...

小修后重新扔上来。

第三章才写一半。

我讨厌黑杰克。


(1)


   大家好,我叫奈布•萨贝达,是个退休军人,目前正在玩实感恐怖游戏,还是个合集。

   现在我的情况非常尴尬,因为我躲在大厅的长桌底下,怀里抱着背包,头顶上方插满各种各样沾着干掉血迹的尖锐利器,而杀人鬼坐在我脚正对方向吃饭。

   好吧,动动脑子都知道那不是饭。


 


   很浓的血腥味,还混着些奇奇怪怪的气味,按照恐怖游戏的套路,杀人鬼的“饭”大概是些内脏啊人肉啊啥子玩意吧。

   奈布冷笑一声。呵,就这些,根本吓不到我的。

   好歹自己也是在前线摸爬滚打呆了三年的,对这些早就习惯了。


   “啪嗒”。


 


   咦,什么东西掉下来了?

   奈布努力地伸长脖子往脚底看,然后瞅到了一坨粉白红。

   脑子掉下来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哥们你吃个饭为什么还会掉食物到地上啊你几岁了啊!!!!!


 


   奈布一边内心无能狂怒,一边努力缩起身子,默默祈祷这个杀人鬼没有把掉到地上的食物捡起来的习惯。

   唔呼,上面的咀嚼吞咽声停了。


 


   ……?

 

 


   &#%$*‡!!!!他不会还真的来捡了吧!!!!

   别掀桌布别掀桌布别掀桌布。

   别俯身别蹲下别来捡。

   奈布死死盯着脚底方向,右手攥住军刀,做好被鬼发现的心理准备。

   时间仿佛被无限拖慢了一样,在他几乎要以为鬼竟然被5G网速卡住的时候,奈布终于看到有什么东西出现在了视线中。


 


   好吧。他有些无奈地翻个白眼。

   看来这盘游戏的鬼大概是杀不了的。


   一大团泛着金属光泽的半流体,缓缓地从暗红色桌布与实木地板间探了进来,铺盖在地面上找寻着丢失的美味。


   真像水银,被碰到了会死吧。


 


   “!”。奈布飞快提膝抬高左腿,堪堪避开一根忽然生长出来的液触,又在膝盖上传来轻微的刺痛时不得不认命地往下放了点儿。

   是个倒过来的蜡烛台,不知道被使用过几次,最高的尖端完全是暗沉的红。刚才就是被它扎到了,设计者真是有够恶毒的。

   鬼还在摸索着,明明那块带着酱汁的脑子就在他的“手”的左边一些儿,他偏偏往奈布的右脚这边靠近,逼着奈布不得不只凭上身使力撑住双腿停在狭小的空中,免得被鬼发现,或是被那些作案工具弄伤。


   ——我可不希望我的血引来他的注意。


 


   这个姿势有够痛苦的,才一会儿奈布的左臂就开始有点儿痉挛了,大概撑不了多久了。

   ——如果我倒了,说不定还能翻身滚出去,趁鬼没反应过来,拿军刀割开他的喉咙,说不定就能直接通关。

   奈布苦哈哈地盯着鬼的触手,终于在快脱力的时候看到他够到了他的宝贝主食。

   奈布猛地两眼放光,期待他赶紧儿把这脑子拿走吃掉,好让自己把双腿放下来歇歇。

   就这样,在奈布他炽热的目光下,鬼终于慢慢地、慢慢地,把那团掺着白酱的粉红人体器官卷进了液体之中,包裹起来。


   然后我们亲爱的萨贝达,听到了咬破薄皮吸吮的声音。


 


   感情您的手直接通向您的嘴巴是吧??!?那我能不能麻烦你直接把脑子塞进你的胃里然后带着你不存在的智商赶紧给!爷!爬!

   身体僵硬的奈布内心翻涌着千言万语,眼神空洞地盯着头上的长剑。

   动作这么慢,装什么优雅呢,这个鬼生前还是个公爵吧,怕不是个缺根筋怪老头哦。呵呵。


 


 


   最后的最后的最后,在奈布已经准备翻身爬出去拖着自己无力的双腿和手臂,与这个混蛋杀人鬼决一死战时,他慢悠悠地把液触收了上去。

   重获新生的奈布如一条咸鱼般,面无表情放下腿,安详躺好。

   啊,双腿有个着落点的感觉真好。


 


   奈布趁机把身体放松下来休息,侧耳静听响动。

   ——如果这种时候还被掀桌发现……那也太不值得了。

   椅跟划过地面发出声响,古堡的主人用餐时间结束,鬼哼着不知名字的小曲,一步一步向门口走去。


 


   “哒”“哒”“哒”“……”


 


   ——竟然只用了六步就走到了门口,这鬼比我高了不少啊。

   ——我没酸,谢谢。

   ——:)


 


   该起来去查查有没有新刷出来的地点了,毕竟这位“主人”都出现了,古堡也该热闹了吧。

   奈布这么想着,却冷不丁又听到了鬼的哼歌声。


 


   “dengdengdengdu……”


 


   就在我旁边。


 


   如坠冰窟。


   奈布僵硬地转动脑袋,寻找那双带着短跟的尖头皮鞋。

   ——不在头顶,不在两侧,也不在脚下。

   ——那他是,站在哪儿?


 


   ——液体。


   脑袋里突然冒出了这个词。


   ——他是液体构成的。


 


   头皮发麻,奈布睁大眼睛,努力将视线凝固在桌布的一点上,逼迫自己冷静下来。

   液体代表着什么意思,他突然想不到了。或者说,他的大脑已经放弃去思索这个词带来的意义,只余遗留的本能使奈布攥紧手中的弯刀,防备即将到来的危险。


   接着,他眼睁睁看到一只带着白手套的手、一只右手,挑起了面前的红布。


   外貌完全不能称之为人的液体怪物歪着头,嘴唇部位裂开长长的缝隙,一直延伸到他的脑后。


   这局游戏中的杀人鬼,杰克。


 


   “good evening~”


 


   奈布猛地双臂撑地腾坐起来。


 



   奈布直起身坐了起来。


   飞快摘下游戏头盔随手一丢,他硬挺挺地倒在床上陷入沉思。


   大脑卡壳,竟然忘了头顶上那些要人命的家伙,直接被两柄长剑击杀。


 


   太丢脸了。竟然是被自己蠢死的。


 


   缄默一会儿,奈布恶狠狠地对着天花板骂了句脏话。


   ——小孩子不要学,我这是为了开导和激励自己。


 

   总之,他绝对不能接受这个结果。

 

   ——我要把这个憨憨游戏打通关。


 


 

   ——一定要。


 


 


 

tbc.

————————————————————————————————————

  后期all佣。占下tag。

   我讨厌lof的憨批格式。

   我讨厌我自己。


岚•默
今年画的美人攻杰克。目测应该是...

今年画的美人攻杰克。目测应该是初设的白纹?。

今年画的美人攻杰克。目测应该是初设的白纹?。

岚•默

【存档】坑

你🐴的。

我什么时候才能放过自己。


1.杰佣。


①   金纹大触杰x另一面佣。

——————


   堪比反面教材的欧丽蒂丝爱情事故。


   金纹掐住佣兵的脖子,直接把他从地上拎了起来。

   白发的佣兵咬着牙,死活不肯发出一丁点儿声音。

   “您似乎比您那些兄弟们更加坚强呢。”

   金纹的面具彻底因支撑不住而裂开,化作残片砸落地面,发出轻快的响声。

   半流质的金色液体缓缓滑动,在他脸上、大概是嘴的位置,空出一道黑缝。

  ...

你🐴的。

我什么时候才能放过自己。


1.杰佣。


①   金纹大触杰x另一面佣。

——————


   堪比反面教材的欧丽蒂丝爱情事故。


   金纹掐住佣兵的脖子,直接把他从地上拎了起来。

   白发的佣兵咬着牙,死活不肯发出一丁点儿声音。

   “您似乎比您那些兄弟们更加坚强呢。”

   金纹的面具彻底因支撑不住而裂开,化作残片砸落地面,发出轻快的响声。

   半流质的金色液体缓缓滑动,在他脸上、大概是嘴的位置,空出一道黑缝。

   “那么,让游戏继续吧,萨贝达先生?”


②   白纹大触杰x刺客披风佣。

——————


   本能性的被那个人吸引。


  


③   原皮杰x原皮佣。(公测)

——————


   今天也在沙雕中谈恋爱的两人。


④   原皮杰x原皮佣。(内测,角色双死亡)

——————


   怪物和勇敢者相拥而眠,死亡是他们可悲爱情最后的见证。


⑤   玫瑰爵杰x明艳红佣。

——————


   男朋友太喜欢种花/说骚话怎么办。


⑥   浅叶爵杰x匿踪绿佣。

——————


   死板和死板在一起后会发生什么呢。


⑦   糕点师杰x柴郡猫佣。(佣咕咕没出前,不考虑写)

——————


   你又不是爱丽丝,总想着能看到柴郡猫做什么。


   全庄园都知道,杰克家的糕点师养了一只看不见的猫。

   所有人都知道,糕点师非常非常喜欢自己的猫。

   可没有人知道,他早就失去他的猫了。


⑧   绅士加利杰x思明佣。

——————


   慵懒的绅士与漂亮的小先生。


⑨   雾鹗杰x寄生佣。

——————


   求求你们两个会说兽语的别总用人话秀恩爱好吗?


⑩   冷面大副杰x蓝鲨老兵。

——————


   海洋赐予了我一件宝物。


——————————————————


   看心情选坑填吧。

   不填了,鸦哥他懒。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