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冢真

2100浏览    4参与
莉莉莉莉🌈
和朋友聊天的一个残梗 因为重装...

和朋友聊天的一个残梗 因为重装了微信 现在连聊天记录也没有了 半夜伤心

和朋友聊天的一个残梗 因为重装了微信 现在连聊天记录也没有了 半夜伤心

莉莉莉莉🌈

难道就没有小作者很想写这篇批达不溜批吗??????

难道就没有小作者很想写这篇批达不溜批吗??????

BANEBOOM

祖父

以前写的那个塚真AU的千字番外,当时觉得有点有病就没发上来,时过境迁看看觉得不有病了,发上来……


*


手塚一整个下午都在真田家陪真田的爷爷下将棋,替天国的手塚爷爷输了三盘。手塚国光一边磨着政治棋一边漫无边际地走神,他想起爷爷说过真田弦右卫门年轻时也曾经是个全堂水陆的弄潮儿,抱上孙子才开始改邪归正;赶上泡沫破裂,他用退休金现钱圈了现在真田道场这片地皮,眼看着道场结结实实地盖起来。大概年轻时实在太荒唐,弦右卫门晚来心折古风,养得一手好弦一郎,指望真田弦一郎继承他的道场,将“真田流”发扬光大。手塚也会一点剑道,玩票性质,是不二闲着无聊的时候口授的,程度大概是在对手配合的情况下可以像模像样...

以前写的那个塚真AU的千字番外,当时觉得有点有病就没发上来,时过境迁看看觉得不有病了,发上来……


*


手塚一整个下午都在真田家陪真田的爷爷下将棋,替天国的手塚爷爷输了三盘。手塚国光一边磨着政治棋一边漫无边际地走神,他想起爷爷说过真田弦右卫门年轻时也曾经是个全堂水陆的弄潮儿,抱上孙子才开始改邪归正;赶上泡沫破裂,他用退休金现钱圈了现在真田道场这片地皮,眼看着道场结结实实地盖起来。大概年轻时实在太荒唐,弦右卫门晚来心折古风,养得一手好弦一郎,指望真田弦一郎继承他的道场,将“真田流”发扬光大。手塚也会一点剑道,玩票性质,是不二闲着无聊的时候口授的,程度大概是在对手配合的情况下可以像模像样地演。他欣赏过真田爷爷的“真田流”,难以评价;手塚直觉认为有点胡闹。

真田爷爷对手塚国一的孙子和自己孙子的关系反应相当镇定。真田弦一郎午饭时接到电话,说不得不去“教训后辈”便提前告辞了。他走后真田弦右卫门瞅着手塚,忽然说:“我一点也不觉得奇怪。”

“您指什么?”

“手塚国一年轻的时候,我就看出了一点这个意思。”

手塚发现装出没有心领神会的样子实在很难。好在真田爷爷放过了这个话题,他还没老糊涂,知道自己应该在弦一郎面前保持晚节,对手塚国光则无需顾忌太多。他对手塚与长辈对弈时的谦抑态度表示欣赏,两人随即交流了几招剑道,手塚迫不得已学习了一遍“真田流”的精华;他运动神经很不错,得到了弦右卫门的高度赞扬,饶是如此,手塚也有些暗自庆幸真田没有目睹这一切。

此时此刻手塚所见前路美满,结局也未必很糟。如果一切顺利,幸村会放真田辞职,因为祖父希望他专心继承家里的道场。手塚相信这会让真田内心交战的激烈情绪得到平复;他的手下也有的是昔日三观堂堂正正的好少年,时光漫长个个都磨练出一身江湖险恶的适应性。大团浓密枝叶被风揉搓的声音刮得满天都是;老人的声音比风声难以忽略得多。

“我年轻的时候,”真田爷爷说,手塚抱着听一次少一次的遗憾心情认真倾听着,“和弦一郎没什么一样的地方。弦一郎像手塚国一,是个彻头彻尾的正派人。我和手塚是同事,四十岁上他还看不起我;又干了二十年,成了两个没脾气的老头,偶尔还能一块儿下下棋。”

手塚说:“爷爷一直很尊敬您。”

“那是当然。”

真田爷爷轻描淡写地接下了外交辞令。手塚不算擅长交际的人,因此当他发现他和真田祖孙都能达成某种神奇的默契时不禁大为感动。弦右卫门继续牵扯不清地絮叨一些陈年旧事,老人的思维又闪烁又迟缓,真田爷爷还喜欢用一些古语或来自他的年代的难解的缩写表意,手塚实在无法认真对待。真田爷爷的大意是手塚有点像自己年轻的时候,世界真是古怪,一辈子看不对眼的两个男人养的孙子居然都像对方……在手塚看来这念头有点不得不乞灵于神秘主义的软弱意味,并且手塚爷爷从来没表达过类似的感慨。他自己也不这么认为:他和当年号称睡过价码不等五颜六色的女人、收过大小独色帮五颜六色的献金的外道警察真田弦右卫门并无本质的相似。

“手塚国一没活过八十岁。”

真田爷爷忽然说。——“手塚喜欢爬山。从我认识他起,手塚那家伙对膳食和女人就谨慎得像个老头子一样。真田弦右卫门和一桌洋人拼过酒,电视上演《武田信玄》那年在新宿,人家还拿一包厢的年轻女人招待我……”

手塚觉得真田爷爷在试图激怒他,想看一看他生气的样子像不像手塚国一年轻的时候;他对此感到怜悯,程度却无法激起神色的变化。暮色把摇荡的神奈川焊得严丝合缝,走廊里传来女眷交谈和走动的声音。


FIN.

蓮桂

骑马乘船。(二)

freetalk:

情节大概想了想。——就是没什么情节(写屁啊)。我写写腿腿和甜甜感情的发展(×

两千字。太喜欢写对话大概是病。腿腿我没写过,我觉得他是聪明冷静有点天然、总之情商不大对劲的类型。甜甜意外的有常识,明明在原作中他是被吐槽角色。村哥美人天才魔王浑身是挂浑身是病,幸真特别ry,不准备让他正面出场。不二没怎么写过,——“对待同志像春天般亲切”(。

……能写我桃真是好啊即使不带CP……


×


论幸村精市为了公众形象可以做到什么地步。——真田不敢自以为了解他的上司,尽管他们几乎是朝夕相处地共事了三年。幸村和他年纪相仿,出国深造过,具体履历成谜,三年前...

freetalk:

情节大概想了想。——就是没什么情节(写屁啊)。我写写腿腿和甜甜感情的发展(×

两千字。太喜欢写对话大概是病。腿腿我没写过,我觉得他是聪明冷静有点天然、总之情商不大对劲的类型。甜甜意外的有常识,明明在原作中他是被吐槽角色。村哥美人天才魔王浑身是挂浑身是病,幸真特别ry,不准备让他正面出场。不二没怎么写过,——“对待同志像春天般亲切”(。

……能写我桃真是好啊即使不带CP……


×


论幸村精市为了公众形象可以做到什么地步。——真田不敢自以为了解他的上司,尽管他们几乎是朝夕相处地共事了三年。幸村和他年纪相仿,出国深造过,具体履历成谜,三年前空降到真田所在的部门全权掌管。幸村精市过分美貌,笑容优雅难以亲近,行事风格有点外道;他好像很倚重真田,不过真田不确定幸村是否真的像看起来那么喜欢他。幸村大概是能亲手掐死小兔子然后毫不心软地栽赃给亲生妹妹的人物,真田弦一郎清楚这一点。

此刻他双手被铐在身后,宽胶带在脚腕上缠了几圈。货箱中温暖得令人恶心,这条路无比颠簸(或许是不二周助的驾驶技术欠奉),他伸张着麻木的手指试图摸到一根别针之类的东西解开手铐,心里明白不会找到。手塚在货箱里陪坐,显然是监视着他。真田试图对他怒目而视,手塚一脸淡然地看回来,真田又下定决心不首先开口讲话;现在大约零点,距离他们突围出来已经过了两个小时左右,不二终于踩了刹车。真田被锁在紧闭的货箱里,抽动鼻子希望辨别出自己所在的地点,这努力归于徒劳,他毕竟不是警犬。真田觉得一条光荣的警犬都比此时的他更有尊严。

幸村。他茫然地想着那张脸,无论愤怒或阴鸷都十分优美的五官;幸村会怎样对待他,或者他盖住脸的尸体——真田接着想到了手塚,他的旧友有他所不能理解的另一重生活。他们一同去爬御岳山,在被炉中取暖,互相剥橘子吃,熟悉彼此的亲友,那时的手塚国光是否已经开始了他的犯罪活动(“事业”,真田想);他忽然发现他完全不了解他周围的人。

货箱的门板打开。手塚跨进来一步,令人气愤地毫无损伤的左臂穿过真田的膝弯。真田发出质疑的声音,他被手塚抱在怀里,肌肉僵硬得像塑料;一个男人的声音(并不是不二)在他头顶稍高些的位置问道:“手塚,很重吧。”

“不太重。”

真田弦一郎有些气愤,他的意识非常清晰。他相信自己并不轻。他尽量不动声色地转动脖子,在夜色中辨认建筑物的轮廓;手塚察觉了这一点,收紧手臂把真田的脸按在自己怀里。另一个男人嗤笑一声。

“为什么不蒙住眼睛?”

“真田是我的朋友。”手塚回答。

你千万别想我被感动,真田继续愤怒地想。他们进入门廊,空气有种腐朽的木头气味,然后进入大厅;一阵欢欣安慰的惊呼声。手塚把他放在沙发旁边,仍旧没有遮盖他的眼睛。手塚的同党困惑地看着他们的首领。

“这位真田警官是我的朋友。”

手塚说。一个留着月代头的男人尤其慌张地盯了真田一会儿,然后问手塚:

“……我不确定这真的没问题……”

真田胃部一阵下沉。手塚坦荡地将自己的家底展示出来,意味着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必定不可能放真田走路。手塚的信心一般不是无来由的,此时他将一根手指放在嘴唇上,躁动的团伙安定下来。真田毫不掩饰地打量着这些人的脸,他们中的部分对他回以怒视。

“就是这家伙把毒蛇陷进去了,手塚组长——”

正对面盘坐在地板上的青年用拳头砸着膝盖咬牙喊道。此人头发上简直泼了半瓶发胶,每一绺头发都刺猬似的竖起,眼睛是挺特别的紫色;他旁边的扶手椅上坐着个娃娃脸的少年,颇有手塚风格的面无表情,套着地板袜的脚轻轻踢了踢前辈的肩膀。

“安静,桃前辈。”

桃城闭上了嘴;与其是听从了越前,不如说自己开始觉得没趣。手塚并未理会他,把脸转向近处双人沙发上坐着的月代头青年。他身边坐着刚刚陪伴着手塚的黑框眼镜,黑框眼镜膝盖上摊着一台看不出品牌的黑漆漆的笔记本。大石焦虑地开口:

“就像桃城说的,海堂在‘另一方’手里。刚刚不二和阿隆去接英二回来了。和冰帝碰头的时间改在明天,交易可以照常进行,多亏我们一向信誉良好;贞治估算损失不会超过百分之十五。我不知道,抱歉,——不过你是怎么想的,手塚?”

手塚眨了眨眼睛。

“不用在意真田。”

被这句话激怒的不止他的下属。乾在一边讳莫如深地微笑,噼噼啪啪敲打键盘;大石和桃城狐疑地看着他疑似知情人士的表情,终于都默默吞了声。真田张了张嘴,几乎想问问现在的情况到底是他妈的什么意思;一般来说他家教甚严,很少会像现在一样想说脏话。

手塚环视了他的属下。“还有什么疑问吗,”他看了看刚才发难的竖毛青年,“桃城。”

那一瞬间桃城像是想问六十个问题,但他知趣地别开了目光。

“没有。”

大石用一块桌布那么大的手帕擦着额角的汗珠。他关心切近的生活问题,问手塚:

“真田君要住在哪里?”

手塚转过脸来,以不太现实的冷静腔调回答道:“跟我睡?”

“不行!”桃城喊道,显得不那么知趣起来,“组长你半夜会被这家伙掐死!”

“闭嘴!”真田忽然暴喝一声。桃城本能地向越前脚边畏缩几寸,扬起下巴瞪着真田。真田缓口气,转过头对手塚说:“不行。——你该不是真的想……”

手塚挺认真地和他对视。

“我们……睡过。你和我的组员们都不熟吧。”

这里没人会想歪,只有乾看着电脑屏幕歪起嘴角笑了一声。大石开始若无其事地叠他的手帕,被桃城求助的眼神灼烧着裸露的额头,想了想说了句:“房间很紧张。”

桃城不可思议地看着他。大石耸耸肩膀,悄声补充:“我说实际情况。”

桃城开始把希望寄托在他满脸睡意的后辈身上。

“越前!”

越前戒备地表示:“我要睡自己的床。”

“我们可以睡一张床,手塚组长睡另一张。”

“我才不想和你睡一张床,桃前辈。”

越前眨着猫一样的眼睛说道。桃城张大了嘴巴,无言地把脸埋在膝盖上。今天的世界对他满怀恶意。


TBC.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