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冥主

35443浏览    885参与
Vesper💔

记梗.骨冥

算是我故事的背景吧。

骨和冥是发小,长大都成了战士。后来龙骨成为墓土之主,冥是墓土二把手。

战争后,虽暂时击退黑暗生物但光之子损失惨重,冥是战争中被污染却唯一存活的光之子,并意外的发现不再受黑暗生物的攻击。但留下了后遗症,有时会控制不住自己,变成发疯的怪物。


袭击民众,摧毁房屋和基建设施,给子民生活带来严重的影响,引起众怒。

冥自请前往荒漠,远离人群,且利用自己能与黑暗生物沟通的能力,或许能起到安抚作用,维持世界的平衡与平静。

墓土领主龙骨在两难之下,无奈送冥到墓土荒漠。

龙骨封其冥主头衔,组织随行队伍,在冥主不知何时会再次发狂的情况下,仪式结束就匆匆上路。

那地方是遍布黑暗...

算是我故事的背景吧。

骨和冥是发小,长大都成了战士。后来龙骨成为墓土之主,冥是墓土二把手。

战争后,虽暂时击退黑暗生物但光之子损失惨重,冥是战争中被污染却唯一存活的光之子,并意外的发现不再受黑暗生物的攻击。但留下了后遗症,有时会控制不住自己,变成发疯的怪物。


袭击民众,摧毁房屋和基建设施,给子民生活带来严重的影响,引起众怒。

冥自请前往荒漠,远离人群,且利用自己能与黑暗生物沟通的能力,或许能起到安抚作用,维持世界的平衡与平静。

墓土领主龙骨在两难之下,无奈送冥到墓土荒漠。

龙骨封其冥主头衔,组织随行队伍,在冥主不知何时会再次发狂的情况下,仪式结束就匆匆上路。

那地方是遍布黑暗生物的贫瘠之地,随行的光之子大多受不了这恶劣的环境,心火熄灭,一个一个倒在任务的路上。最后只剩下几个人。

冥:“我的朋友,我不在时请守护好暮土。”

骨:“我们,还会再见吗”

冥:“快回去吧,这里很危险。”

…………

两人沉默许久,龙骨转身离开。

听到身后传来“我们还会再见”

龙骨猛的回头,已空无一人。


后来龙骨回到墓土,看着冥没有带走的一些旧物,他放空了很久,知道他们再也不会相见了,但龙骨不能把这份悲伤让旁人看出,戴上面具依然是冷漠又沉稳的样子。他封锁了那个房间,抹去冥主在墓土的旧名、销毁相关的资料、也不许别人提起一丝一毫。只留下了一张书本大小的颜料已经干裂的双人画像。


-光之子会在每一次巨鸟轮回(死亡重生)后会继承前世的记忆和力量,所以理论上光之子是每一次轮回都是同一个人,并且变强。-


当龙骨再次见到冥主时是百年和平时期的墓土边境集市。

龙骨去边境视察工作,逛路边摊看到有人卖螃蟹壳手工提灯,好奇就靠近。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

“都快一百年了才来捧兄弟我的生意。”

龙骨半天都说不出话,不知面具下是何表情,眼前的人戴着连帽斗篷和围巾遮得严严实实。

龙骨:“你是在和我说话吗”

那人摘下帽子拉了下围巾露出面容,说:“……我在和后面的美女说话”

(冷场)

龙骨:“…………冥?”

冥主:“嘘!”

(待续)

杰西没带卡

善恶

  “醒了?”男人拿着醒酒汤走到冥主跟前。

  

  冥主只感觉自己脑子晕乎乎的。分不清这是梦境还是现实。

  

  “我叫骨,你以后叫我阿骨就行了。”男人,也就是摘了面具的龙骨,看着面泛红晕的冥主,将汤递给了他。

  

  (统一回复:这个世界设定是暮土高层身份保密,戴面具,谁也不知道对方是谁,长什么样)

  

  冥主没接,贱兮兮地将手摸上龙骨脸庞:“原来你叫骨啊,嘿嘿,长的真帅,要是做我对象,我绝对不会亏待你!我保证!有我在一天,我就护你一天!”

  

  “你喝多了,快把汤喝了。”

  

  “不喝,我喜欢你,你做我对象好不好。”冥主依旧是一脸贱兮兮的笑。

 ...

  “醒了?”男人拿着醒酒汤走到冥主跟前。

  

  冥主只感觉自己脑子晕乎乎的。分不清这是梦境还是现实。

  

  “我叫骨,你以后叫我阿骨就行了。”男人,也就是摘了面具的龙骨,看着面泛红晕的冥主,将汤递给了他。

  

  (统一回复:这个世界设定是暮土高层身份保密,戴面具,谁也不知道对方是谁,长什么样)

  

  冥主没接,贱兮兮地将手摸上龙骨脸庞:“原来你叫骨啊,嘿嘿,长的真帅,要是做我对象,我绝对不会亏待你!我保证!有我在一天,我就护你一天!”

  

  “你喝多了,快把汤喝了。”

  

  “不喝,我喜欢你,你做我对象好不好。”冥主依旧是一脸贱兮兮的笑。

  

  “行啊,快把汤......唔。”不等龙骨说完,神志不清醒的冥主就亲了上来,把龙骨压在身下。

  

  “噗,就你还当yi?”龙骨自然是万分激动,以这个身份跟冥主在一起,好像还不错。

  

  龙骨一个挺身,钳住冥主后颈,提溜到床沿,将冥主的头抵在床上,让他背对自己,扒掉裤子,就开始了激战......过程省略,自行脑补。

  

  

  第二天,冥主在一个温暖怀抱中醒来,身体酸疼得要命,遍布红痕和牙印,他尝试动弹,却被怀抱箍得更紧。

  

  龙骨看着怀里的冥主,小心试探道:“我们正式在一起了?”

  

  “昂,不然呢,该干的都干了,不该干的也干了,怎么,你还想不负责吗?”冥主对于自己成0这件事耿耿于怀,瞥了一眼龙骨,开始生闷气。

  

  “哦,在一起了呀~那,老婆,我们继续昨晚的事,我还没尽兴呢……”

  

  “滚啊!呃!”

  

  

  .........

  

  

  

  另一边,暮土众高层开始向驯龙大赛冠军得主——冥主抛橄榄枝,希望冥主能到暮土掌管冥龙。

  

  “......时间自由,工资丰厚,挂名即可......暮土高层寄。”冥主拿着信,开始犹豫不决。

  

  龙骨从身后抱住冥主:“你想去吗?时间看上去挺自由的,而且现在又没有战乱,拿这样一笔工资,我觉得不错。”

  

  龙骨当然不会告诉冥主这封信是他寄的。

  

  “我不知道,我怕我不能胜任。”

  

  “不是说了挂名吗,你去任职以后,你负责赚钱养家,我负责貌美如花~”

  

  最终,冥主还是在龙骨的再三建议下前往了暮土。

  

  

    光纪元1020年,冥主成为冥龙之主,与阿努比斯这位暮土领主平起平坐。

  

  光纪元1021年,“瞑”以冥龙之主的身份和平民“骨”大婚。

  

  ~~~~~~~~~~~

  

  未完,彩蛋还有,小学生文笔,不喜勿喷

ve没话

策反4

  冥主(冥钰)×领主骨     名字私心

一些个以下犯上 ?幼训染

我当你的棋子,你做我的囚鸟

小学生文笔


  

  

  

  

    这个问题显而易见...光翼对光子来说是荣耀更是对此的证明,谁都无比珍惜自己的斗篷,更别说龙骨了。


      龙骨竟后背一凉,"你知道...

  冥主(冥钰)×领主骨     名字私心

一些个以下犯上 ?幼训染

我当你的棋子,你做我的囚鸟

小学生文笔

     

    

  

  

  

  

    这个问题显而易见...光翼对光子来说是荣耀更是对此的证明,谁都无比珍惜自己的斗篷,更别说龙骨了。

  

      龙骨竟后背一凉,"你知道你说了什么吗?"

   

      冥钰就是知道斗篷的重要性才这么说的"如果没有光翼你就再也没有机会了,这是你做出来的举动告诉我的"

     

     龙骨双拳紧握狠不得让他自己试试,当然如果不是因为他手上的锁链还真就这么做了。

   

     冥钰见他不言还给了他选择"掉翼的方法有很多,我可以给你选择的余地"

  

     "有病?"有区别吗...

    

      冥钰不作理会,一把便将人推进黑水看着他一点点掉翼。黑水腐蚀着龙骨的斗篷,心火越来越暗龙骨痛苦的半跪在地虚弱的看向冥钰,可眼神里的怒火像似要将他燃尽。冥钰便带着讽刺的看他"我不救你,你上的来吗?"

龙骨不怒反笑"有本事你下来"冥钰意外的看着他,像是在做决定其实就是在拖着时间,看看能坚持多久。

    

  冥钰见龙骨的光翼快要耗尽,便下了决定"我不选"

     

      龙骨此时已经连生气的力气都没了,半跪着的腿渐渐颤抖起来"冥钰!"

    

     被喊到的人玩味的笑看他"怎么不行了?"

    龙骨便闭口不答,见他心火快要熄灭,冥钰就迅速起身将他提起。

      还是那个房间,这次却些许不同,屋内的烛光足够照亮整个房间,暮土的寒风在此停歇。床上躺着的人缓缓的睁开双眸起身观察着周围陌生又熟悉的房间使龙骨有些恍惚,他的双手被释放相反的是脚上却多了束缚,门外传来脚步声,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是谁了。龙骨便警惕起来,推开门的冥钰便被这副样子逗笑"我不吃人"说着在石桌上摆放着粥饭。

     

     "你就差了"龙骨讽刺着他,眼睛死死盯着眼前的人,曾经的他们将后背交于对方,现在的他却狠不得将他手刃。冥钰怎么可能不懂荣耀对他的重要性可他竟然亲手将他的光芒泯灭。

    

      龙骨看着眼前递过来的粥厌恶的别开脸"我不吃"

    

      冥钰感受到了他的杀意便说"死有很多种,你要选择饿死?"

    

       龙骨的拳头死握着,直至鲜血流出掌心"你什么时候管这么多了"

    

       房间里一下子就寂静了起来,谁都没有动作,见他这宁死不屈的样子,冥钰也只好做罢,将粥饭放在石桌上便转身离开了。

  

  

  

  

  

  

  

  

  

Allow°

年轻人的时间都有一定的水分

年轻人的时间都有一定的水分

余生长醉

笼中鸟??2

  ·互穿向

  ·以前的龙骨用加粗字,过去的冥也是

  

  

  

  “这里……”龙骨睁开眼看了看天花板和自己房间一样便翻身准备再次入睡,那琥珀色竖瞳的眼睛将那人的睡颜清晰的印了出来,额间的红石闪着微弱的光芒,龙骨的第一反应就是趁他还没醒赶紧逃,龙骨轻手轻脚的下了床,穿好衣服,拿起来对面桌上的阿努比斯面具,打开了门,就看到了在门口的脏辫“脏辫怎么了?”

  

  脏辫开到来人是龙骨正要开口,便看见龙骨作了一个嘘的手势,示意换个地方说,到了一个小山丘后龙骨开口道“在这里说吧”脏辫的神情出卖了他,龙骨的右眼皮跳几下预感不会是什么好事“老大,就是在昨天...

  ·互穿向

  ·以前的龙骨用加粗字,过去的冥也是

  

  

  

  “这里……”龙骨睁开眼看了看天花板和自己房间一样便翻身准备再次入睡,那琥珀色竖瞳的眼睛将那人的睡颜清晰的印了出来,额间的红石闪着微弱的光芒,龙骨的第一反应就是趁他还没醒赶紧逃,龙骨轻手轻脚的下了床,穿好衣服,拿起来对面桌上的阿努比斯面具,打开了门,就看到了在门口的脏辫“脏辫怎么了?”

  

  脏辫开到来人是龙骨正要开口,便看见龙骨作了一个嘘的手势,示意换个地方说,到了一个小山丘后龙骨开口道“在这里说吧”脏辫的神情出卖了他,龙骨的右眼皮跳几下预感不会是什么好事“老大,就是在昨天晚上你开完会走出神殿我那颗精心研制的穿越过去球砸到了你,让后你穿到了未来,也就是现在而现在的你穿到了以前”龙骨撸了一篇脏辫刚才说的“所以说我现在在未来,那么那只在我房间的冥龙是怎么回事”脏辫回到“在和平后冥主对你展开了追求,然后你们就在一起了”龙骨听后心里慢慢骂出一个脏字脏辫又补了一句“大人现在到了冥龙虚弱期的高峰期老大你加油这是你之前写的注意事项”

  龙骨还不明所以接过脏辫给的纸条,打开一看上面写着祖宗虚弱期注意事项那张纸条不长内容多,其中一条写着在冥醒来前必须在他身边。龙骨看到这一条就加快了飞行速度。

  

  龙骨看到冥还躺在床上松了一口气将面具轻轻的放在桌子,蹑手蹑脚坐在床边躺下缓缓闭上了眼。

  

  ——————————————

  另一个世界:

  

  龙骨边走边思考,他要不要回去墓土,在记忆中的这个时间线他还在监牢里,不知不觉便走到了晨导的断崖处“走到这儿了,算了先回墓土吧”

 龙骨走在这金黄色慢慢的沙漠里跟着钟声 前往神庙,在神庙门口的晨岛长老看到龙骨,脸上充满了高兴“龙骨,你逃出来了,有没有受伤”龙骨:“没事”晨岛悬着的那颗心稍微的放了下来“没事就好”龙骨想到了什么“晨岛长老暮土现在的状况怎么样”晨岛长老表情复杂“这不好说,索性没出什么人命”龙骨的那心放了下来。

  晨岛的表情严肃了起来“但现在的墓土可以说的危险重重,那里的居民已被安放到霞谷,不如你先去霞谷我给他们说一下”龙骨沉思了一会儿“好”

  

  

昼落
 单主约的自家光崽 (是稿子所...

 单主约的自家光崽

(是稿子所以不要抱图(⑉°з°)-♡) 

 单主约的自家光崽

(是稿子所以不要抱图(⑉°з°)-♡) 

ve没话

策反3

  冥主(冥钰)×领主骨     名字私心

一些个以下犯上 ?幼训染

我当你的棋子,你做我的囚鸟

    龙骨逃跑的事很快就被冥钰发现了,冥钰却毫不慌张,反而在想着该如何光明正大的把他锁在身边比如定个罪,在这个境遇里又能跑多远?


     " 最近冥龙总是无原发怒殃及了光子,扰乱了秩序...太奇怪了不是吗?今年的冥龙不同往日那样安稳,是不是有...."...

  冥主(冥钰)×领主骨     名字私心

一些个以下犯上 ?幼训染

我当你的棋子,你做我的囚鸟

    龙骨逃跑的事很快就被冥钰发现了,冥钰却毫不慌张,反而在想着该如何光明正大的把他锁在身边比如定个罪,在这个境遇里又能跑多远?

  

     " 最近冥龙总是无原发怒殃及了光子,扰乱了秩序...太奇怪了不是吗?今年的冥龙不同往日那样安稳,是不是有...."长老没说完见到来人就闭嘴了。冥钰平静的看着这位长老"你有事要禀报?"  那长老神色自若道"是,冥龙又开始异常了" 冥钰故作难色"这怕是和前任领主脱不了干系"长老们都安静的如出一辙直到支持冥钰的长老开口"您的意思是..."一旁的长老向他摇头,便都闭嘴了。

       冥钰又沉重的开口"我曾是他最忠诚的臣子,冥龙暴动这件事本就是因为他失败了才让我上的,如今龙骨又戴罪潜逃,定是要抓拿回来的"长老们便不好再说些什么照办了。

      

       可惜的是在暮土范围内都不见其踪迹

       龙骨顺着四龙图中的白鸟一同飞去了霞谷,他与霞谷双子在战场上有些情义便在这安顿下来,期间卡卡和平菇都有问过他的状况,可为了局面只好说没什么事...龙骨也算享受了几天生活。

       

  

       冥钰与他再次见面时,是在霞谷双子的宴席上,为了庆祝飞行节的到来。两人面面相觑,霞谷双子便安排他们坐在一起,欣赏飞行大赛。冥钰就这么愉快的的找到了他丢失小鸟,龙骨也不是没想到他会来,这样耗下去也不是办法总要面对的。难道他会怕了他不成?

冥钰便笑看着他"怎么知道要回去了,怎么一副不情愿的样子"龙骨可没心情理他... ...

      

      大赛结束后就该离开了,意外的惊喜,和不意外的灾祸。

     

      在踏进暮土那刻起,龙骨便成为了他的囚徒。冥钰拿起锁链扣在龙骨的腕上,不解的看着他"有病?"  冥钰解释般说道"你有罪,冥龙的暴动是因为你"

      

      "关我什么事..."龙骨的眼神很不屑像似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说的像似我能操控冥龙"

冥钰便不羞不恼的说"我只是说了原因,没人在乎别的,现在的你没有发言权"  说着还拉了拉锁链促使龙骨跟上他的脚步。

     "... ...."

     在审判的台上,在定下"无名之罪"即使有对龙骨忠心之人此刻也不敢多言,之前对龙骨不满的长老正好借此机会想要报复他,却并没有得偿所愿,因为领主为龙骨施行的罪罚仅仅只是将他囚禁起来。无论那方都同意了这个惩罚,现在人人都相信新主对旧主或许还留有旧情。

    这个结果你还满意吗... ...

    

    冥钰在这之后便将龙骨再次带回四龙图这里经历冥龙暴动后鲜少有人经过,但有过一次便放心不下。冥钰迟来的怒反而使他冲动"其实你不需要翼吧"

阿白

冥龙短篇传记——《重生》

  当一只鲲遥丧失了最后一缕心火,放弃了所有的希望来到伊甸寻求新生时,他就会幻化成冥龙,抹去以前的所有记忆,以新的身份重活于世。


  这只冥龙就是如此,他已经不记得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在伊甸的游荡了。他同他的几百个弟兄一样,在暮土和伊甸的边缘漫无目的地游荡着,没有需求,没有渴望。


  或许们是光之王国里心灵最纯洁的生物之一,却和别的生物一样难逃苦难。


  暮土的军队每过一段时间就会组织大规模猎杀冥龙的行动,可冥龙对此毫无介意。毕竟他们单纯的脑子想不清楚被捕的危险,直到感受到利刃刺入身体的剧痛,他们才会本能地做出挣扎的反应。就算身旁有正在被捕的弟兄,他们也丝毫不会伸出援手,每个冥龙......

  当一只鲲遥丧失了最后一缕心火,放弃了所有的希望来到伊甸寻求新生时,他就会幻化成冥龙,抹去以前的所有记忆,以新的身份重活于世。


  这只冥龙就是如此,他已经不记得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在伊甸的游荡了。他同他的几百个弟兄一样,在暮土和伊甸的边缘漫无目的地游荡着,没有需求,没有渴望。


  或许们是光之王国里心灵最纯洁的生物之一,却和别的生物一样难逃苦难。


  暮土的军队每过一段时间就会组织大规模猎杀冥龙的行动,可冥龙对此毫无介意。毕竟他们单纯的脑子想不清楚被捕的危险,直到感受到利刃刺入身体的剧痛,他们才会本能地做出挣扎的反应。就算身旁有正在被捕的弟兄,他们也丝毫不会伸出援手,每个冥龙都是独立的个体,对身边的事情丝毫不关心。


  这样原始又单纯的日子持续了几百年,终于被人打破了。


  有一天,这只冥龙在伊甸的中心看到了一个旅人,他的斗篷破破烂烂,脸和手被红石雨砸的焦黑,显然活不了多久。


  为自己追求新生的旅人很多,冥龙对此不感兴趣。但是那人手里小心翼翼捧着的东西让冥龙停了下来,用头顶的红光照着那人。


  那人颤巍巍地抬起头,看着充满压迫感的红光直射在自己身上,听着漆黑的骨头蠕动着发出恐怖的咯吱声,他以为自己会即刻命陨,等了片刻,发觉冥龙只是用红灯照着他而并无恶意时,长期紧绷的肌肉才放松下来,瘫坐在地上。


  喘了几口气后,那人意识到自己已无力气再向前走半步。他绝望地冲着天上的冥龙笑着说:“看啊,我已经没力气走路了,拜托帮个忙吧,这是...我的心火。”


  他小心翼翼地把手中的东西举过头顶,冥龙向着他动了动,没再有过多反应。


  那人见着冥龙的反应,却大受鼓舞:“我就知道你能明白!带我的心火走,带它去暴风眼的中心...”


  匆匆说完,那人就化为一尊雕像,与路边的石头融为一体,化作伊甸的一部分了。


  冥龙用头碰了碰心火,这一刻,心火填满了他空虚的躯干,之前他曾不在意的一幕幕回忆再次出现在他脑海中:当回想起几百年来自己弟兄们被暮土士兵捕获带走杀死的一幕时,他竟诞生了某种愤恨的情感;他想起自己在遥远的从前曾游荡到暮土的边境,对那些在粉红薄暮中盛开着的花草无比羡慕...


  他找回了思想,也不再单纯。他有了需求,也有了渴望。


  他感谢那位在绝望中,传递给一个无望的族群希望的旅人。出于莫大的感恩,他守约来到了暴风眼的中:看着炙热的岩浆轰鸣着冲上天空,与天空上的雷云混在一起,漫天的红石和黑灰洒落下来,狂风想将他拉入岩浆的怀抱,融入这混乱的一部分。


  这就是伊甸的原貌:混乱、危险且没有生机。可就是这样不堪的伊甸,却孕育出整个欣欣向荣的光之王国,见证着它的新生与毁灭。


  在这世间,也只有抛弃了一切,回归最原始和单纯的冥龙,才能有幸看到这世界的本质。


  混乱中,冥龙看到了自己曾是只鲲遥,想起了在圣岛那段无忧无虑地在湛蓝的天空中徘徊的样子,面对心上人躲在云里不敢出来的样子;被暮土士兵追杀到伊甸,绝望的一步一步踏入飞石、岩浆与狂风之中的样子...


  看到这儿,冥龙不禁觉得讽刺,曾经的自己以及无数光之王国的旅人苦苦追寻的重生,只是以另一种方式维持现状罢了,苦难将永远存在。


  鲲遥是他的过去,冥龙是他的现在以及更远的将来。重生终究不是他所追寻的,他知道自己要做什么。


  自此以后,冥龙呆在了伊甸。他告诉自己的族群暮土士兵的危险,组建了令光之王国闻风丧胆的“冥龙兵军团”。他有了外界给予他的新的名字——冥主,成为了伊甸的守门人,在伊甸的门口,他一遍遍地赶走追求重生的旅人,尽管现实总是不尽人意,但冥主仍然固执地继续做着。


  完——

  

  Ps:短篇传记系列的第一篇文,此系列意为讲述角色个人经历,体现角色性格。如有语言上的问题,请指出,作者不胜感激。写文不易,喜欢的话请点个赞啊。(*˘︶˘*).。.:*♡

赤言

  p1 即使你是统领冥龙的暗生物mafia你老婆想和你穿情侣玩偶装你就必须陪她穿

  p2 夜莺与玫瑰

  p1 即使你是统领冥龙的暗生物mafia你老婆想和你穿情侣玩偶装你就必须陪她穿

  p2 夜莺与玫瑰

ve没话

<冥骨>策反2

 这章带点强迫注意避雷🙏

冥主(冥钰)×领主骨     名字私心

一些个以下犯上 ?幼训染

我当你的棋子,你做我的囚鸟


  

  

  

  

  石桌上的烛火摇曳着映在两人的脸庞泛着微红的暖光,可屋内的气氛冷到极点。龙骨的手腕依旧被抓着,疼痛促使着他想要远离。泛红的眼睛盯着冥钰"真是够了!王位我都给你了还要怎样?"冥钰讥笑着看他"你到底是真不懂还是在装傻?"龙骨便不顾疼痛脱开他的掌心,皱眉的看着他"我... ..."没等他说完一个......

 这章带点强迫注意避雷🙏

冥主(冥钰)×领主骨     名字私心

一些个以下犯上 ?幼训染

我当你的棋子,你做我的囚鸟


  

  

  

  

  石桌上的烛火摇曳着映在两人的脸庞泛着微红的暖光,可屋内的气氛冷到极点。龙骨的手腕依旧被抓着,疼痛促使着他想要远离。泛红的眼睛盯着冥钰"真是够了!王位我都给你了还要怎样?"冥钰讥笑着看他"你到底是真不懂还是在装傻?"龙骨便不顾疼痛脱开他的掌心,皱眉的看着他"我... ..."没等他说完一个带侵略性的吻夺走了他的呼吸,冥钰用舌尖撬开齿关加深这个吻,龙骨便在窒息感来临时一把退开他急促的喘息着。冥钰却一反常态的正经样对他说"这样够明显了"龙骨的反应却告诉冥钰他是厌恶这样的感情的。"放开我!"冥钰对他的反应并不意外,毕竟一直都是他在用炽热的眼光灼烧着他,这么多年了竟然都没有发现,当下也不指望龙骨能回头看他。"我还有耐心和你耗下去,但以防受伤的鸟儿乱飞这次我肯定会好好锁住"龙骨却不屑的看着他"早知道我昨天就走了"冥钰却回了他玩味的笑"来不及了"

     

      或许来得及——

    

     龙骨作为上任领主怎么可能没有归心于他的人?运气好的话,逃走都是早晚的事。你最好看住了。

      

     在这之后冥钰便时不时的来看他,也不像之前那样做越界的事... ...这倒不像之前那个疯子龙骨这样想着,却被冥钰下个动作打破这个想法。冥钰的脸贴在脖颈处呼吸悉数的打在龙骨的颈肩,使他身形一颤... ...眉头皱成一团,别开脸。"遇到麻烦了"冥钰的音色哀伤起来,这倒是少见的模样。龙骨也不做动作直到那人开口"我控制不了冥龙了,"

   

      龙骨明白这意味着什么,暮土将再一次陷入困境,这心念的土地不再有人踏足。"你作为冥主怎么会控制不了冥龙?" 龙骨心下一紧,像是意识到什么... ...之前的暴动,冥钰能控制冥龙这件事只有他们两人知道,久到他都快要忘记了,听到冥龙暴动下意识就喊了冥钰办事。

     

    反应过来的龙骨厌恶的拉开两人的距离"你都计划好了?"

      

    冥钰噗嗤的笑了,"真的好傻,这么久了还没反应过来,和你的感情一样迟钝"

     

     "要不是继承者,你怎样才能成为领主"顺着还拿出一颗王的棋子松开便落在地上,"我会比你更合适,直到你承认顺服我为止"这宣战的口吻倒是让龙骨感到挑衅顺着掉落的棋子再看向冥钰"我拭目以待"在冥钰走后他拿出了之前得手的钥匙。

      

      机会是不容错过的,龙骨试着打开锁链,啪嗒一声他就自由了。离开时他把王的棋子放回了原位,再小心翼翼地躲避着冥龙凭借他对暮土的了解这并不是难事。

  

  

  

  

  

   

余生长醉

笼中鸟??(1)

  ·囚禁疯批play注意避雷

  ·穿越向

  “这……是哪里”龙骨睁开眼发现这里什么也看不见他的周围一片漆黑,门被打开余光通过慢慢打开的门透进来,“那影子怎么…”不等龙骨后半句思索完那影子的主人便进来了,龙骨看着眼前这个陌生既又熟悉的人,龙骨透过外面的镜子看到自己身处在笼子里根本就没有闲工夫去管其他的了,直接愤怒的向冥开骂“冥!你又特么把我关在笼子里,赶紧把我放了”冥轻笑了一声:“宝贝你在说什么啊,我只是太爱你了,想把你永远留在我身边”龙骨现在是一脸懵逼,因为这剧情话他好像在哪里听过,感觉似曾相识,龙骨叹了一口气让冥把和平条约拿来,冥打开笼子把那张和平条约拿...

  ·囚禁疯批play注意避雷

  ·穿越向

  “这……是哪里”龙骨睁开眼发现这里什么也看不见他的周围一片漆黑,门被打开余光通过慢慢打开的门透进来,“那影子怎么…”不等龙骨后半句思索完那影子的主人便进来了,龙骨看着眼前这个陌生既又熟悉的人,龙骨透过外面的镜子看到自己身处在笼子里根本就没有闲工夫去管其他的了,直接愤怒的向冥开骂“冥!你又特么把我关在笼子里,赶紧把我放了”冥轻笑了一声:“宝贝你在说什么啊,我只是太爱你了,想把你永远留在我身边”龙骨现在是一脸懵逼,因为这剧情话他好像在哪里听过,感觉似曾相识,龙骨叹了一口气让冥把和平条约拿来,冥打开笼子把那张和平条约拿给了龙骨并欣喜的说:“宝贝,我就知道你会…”冥还没说完龙骨就朝他脸上来了一拳,并阴沉着脸嘴中硬生生说出一个字“滚”好在冥接住了他的拳头。

  

  冥愣在原地,龙骨抓住机会连忙跑了出去,龙骨边跑边想“在记忆中我会在到达门口时会被他抓住,我记得从这边楼梯口上去会到阳台,但那里上面有一颗红石”龙骨看了看已剩的光能药剂“够了”在快到达阳台的时候一个身影挡在面前那双猩红的眼睛在黑暗中仿佛发着红光,一个沉重的声音传来“你要去哪”龙骨停在原地,冥主想从他的脸上看出什么,但他并没有看到而是看到的是欣喜中计的欣喜,当他回过神为时已晚眼前的龙骨是个幻想而真正的龙骨早已到了伊甸大门,然后他出去一关门然后来了一句“就这?”

冥主重度爱好者

加了个滤镜 感觉还行 冥主真的超帅好不好

加了个滤镜 感觉还行 冥主真的超帅好不好

杰西没带卡

善恶

  “吼!”来自四面八方的冥龙吼叫着冲向冥主,将冥主围在中间。

  

  冥主护额上的红石闪了闪,似是察觉到了冥龙的杀意,将一股股力量传输进冥主体内。

  

  冥主只感到身体间涌起一股火热,眼眸猩红更甚,随之,这力量便从冥主身体冲出,袭击着不断向冥主冲近的冥龙。

  

  众冥龙只感到一股威压降临,令他们不得不臣服,同时,他们感到自己与冥主产生了某种联系——一股来自同源的力量。

  

  看台上的人被这一幕惊呆了,他们不解为何冥主上场会引发冥龙暴动,也不明白为什么冥龙会突然停止袭击,还隐隐有些臣服于冥主的迹象。一时间,议论纷纷。

  

  龙骨被人们的议论声吵醒,听到众冥...

  “吼!”来自四面八方的冥龙吼叫着冲向冥主,将冥主围在中间。

  

  冥主护额上的红石闪了闪,似是察觉到了冥龙的杀意,将一股股力量传输进冥主体内。

  

  冥主只感到身体间涌起一股火热,眼眸猩红更甚,随之,这力量便从冥主身体冲出,袭击着不断向冥主冲近的冥龙。

  

  众冥龙只感到一股威压降临,令他们不得不臣服,同时,他们感到自己与冥主产生了某种联系——一股来自同源的力量。

  

  看台上的人被这一幕惊呆了,他们不解为何冥主上场会引发冥龙暴动,也不明白为什么冥龙会突然停止袭击,还隐隐有些臣服于冥主的迹象。一时间,议论纷纷。

  

  龙骨被人们的议论声吵醒,听到众冥龙袭击冥主的事心脏漏了一拍,但当看到台下没有受伤的冥主才长舒了一口气。

  

  这一边,冥龙缓缓飞到冥主近前,低下了头,代表对其的臣服。

  

  最终,不出意外的,冥主赢得了那两千蜡烛。

  

  “啊哈哈哈哈哈哈!”冥主不顾形象地奸笑着,“此生不用再跑图了!哈哈哈哈哈!白枭团长,我请你们吃顿好的!”

  

  

  酒局后

  

  

  冥主喝的烂醉,走路都走不直,眼前一黑,栽在了雪地上,脸上还浮现着获得两千蜡烛后的贱笑。

  

  一个身影从远方踏雪而来,走到冥主跟前,俯视着他。

  

  这个身影看了一会儿,最终还是长叹一口气,一把抱起冥主,带他回了自己家。

  

  冥主迷迷糊糊的睁开眼,一个熟悉的人映入眼帘,心跳快了快,他不知道这是不是梦,面前人的容颜简直和冥主心中的白月光一模一样。

  

  那是一场大战中,冥主被众长老包围,是他跳出带着冥主逃走,与敌人厮杀。

  

  不过后来,冥主想论功行赏时,那个他却消失了。那道从天而降救了冥主的容颜从此被冥主刻进了脑子里。

  

  

  ~~~~~~~

  

  无脑产物,不喜勿喷,祝大家新年快乐哈

ve没话

<冥骨>策反

  冥主(冥钰)×领主骨     名字私心

一些个以下犯上 ?幼训染

我当你的棋子,你做我的囚鸟

小学生文笔


  

   近来暮土冥龙暴动,长老们都慌了神个个都向领主反应"主啊,近来冥龙愈发躁动,已经没有光子敢靠近暮土,人心惶惶啊!还望您能缓解"。王位上的人面露难色因为他知道这事他办不了,他虽贵为领主如今却无法控制冥龙,目光便望向了那人"就让冥钰来解决此事"被叫到的人毫不意外的朝他挑了眉。向...

  冥主(冥钰)×领主骨     名字私心

一些个以下犯上 ?幼训染

我当你的棋子,你做我的囚鸟

小学生文笔

     

  

   近来暮土冥龙暴动,长老们都慌了神个个都向领主反应"主啊,近来冥龙愈发躁动,已经没有光子敢靠近暮土,人心惶惶啊!还望您能缓解"。王位上的人面露难色因为他知道这事他办不了,他虽贵为领主如今却无法控制冥龙,目光便望向了那人"就让冥钰来解决此事"被叫到的人毫不意外的朝他挑了眉。向前行了礼便接下了这个任务"义不容辞"。

     但殊不知冥龙的暴动就是出自他手,抚平这件事对他冥钰来说就是一句话的事,但他故意托住时间,况且有人陪同下他也不方便行动,期间还让几只冥龙故意盯上他们,冥钰就挡在他们身前,借此机会让冥龙们冷静下来。没过多久冥龙恢复正常,冥钰算是功劳最大的自然是少不了奖赏。

      "你想要什么?"王位上的人问他。冥钰在众人的目光下开口"王位"或者是你。

       这声王位把在场所以人都惊住了包括龙骨,"等等我没听错吧他要王位?"   "胆子太大了吧"  "虽是有功之臣也不可妄言"稀碎的话语传到两人耳中,冥钰就挺直站在那里,眼睛坚定的望着他,龙骨也毫不退让的看着他,仿佛听不到他们的讨论声。长老忍不住开口"功臣还是贼子,开口便要了王位?!" 有的却支持冥钰"如今冥龙暴动都是这位解决的,领主只要强者"。 龙骨皱眉平静的说"住口!"没有任何台阶下,这铁了心要让他下台。大家便都一言不发,冥钰倒是笑着开口了"怎么我要的奖赏是你给不了的?"龙骨此时脸上布满黑线,你说呢?可嘴上却说着"我们本就是过命之交,当下你确实强些,你要这王位我无话可说。"说完便起身下位走在冥钰面前,冥钰拉住他的手半跪着虔诚的吻了他的手背。"我让位"这将是龙骨最后一次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既然领主都这么说了,我们便认了。"

     这不就是你们想看到的吗。

      很快消息就转到了其他境遇领主耳中,暮土易主了还是前任领主自己同意的,简直不敢相信让位这么一说,霞谷的双子便惋惜的摇摇头。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在禁阁开会时新的暮土领主还会带着龙骨,后面就见不到了。大概是为了让各位看看传言是否有假。

      暮土本就昏暗,现在房间里更是漆黑一片,突然一束微光缓缓朝他走来。龙骨面对来人有些不耐"怎么限制自由还不够吗?长老们可真是一点都不管你这新领主。"

      "你也知道他们尊称一声主,就该知道谁才是主宰者,我可不像你会乖乖听话想想就傻"说完还耻笑一声。"你该感谢我让你脱离那里"听着这些话让龙骨心里压抑的愤怒一下就点燃了,拿起拳头就往冥钰那砸却被一把抓住手腕,随即冥钰在腕处留下了温热的吻。龙骨的身形一僵,试着把手抽回却被更用力的抓住惩罚似的用尖牙咬破了皮肉。突如其来的疼痛让龙骨皱眉不耐烦的说"你又在搞什么?"

       "王位可是你让的,现在的你不也应该听命于我吗?"冥钰故作天真的问。

       龙骨抵不过他炽热的眼神别过头说"对,但你自己看看你在做什么?"

      "你不觉得你有错吗?"给我这么一个机会冥钰松开他的手腕,不断冒出的鲜血滴在了

龙骨的裤腿上。不解的的问"我有什么错?"   冥钰便答"天真,你让位就是错的,现在你是要被主宰的"翅膀受伤的鸟是飞不走的。见龙骨不言便戏虐道"你不明白我的意思吗?"

 龙骨下意识往后退开,拉开距离好像这样就能安全一些然后摇头。冥钰看着他往里坐去,便皱起眉头"或许我可以把你和它锁在一起"龙骨手腕上的血还在不断的滴在床上冥钰又拉起他的手腕用力的强迫他往外,龙骨疼的眉毛拧作一团生气的吼了声"放手!"但冥钰并没有放而是吮着他的伤口,另一只手摁住他的肩膀便让龙骨精神紧绷起来。冥钰抬头看着他眼神渐深"我能让你明白我的意思"

冥主重度爱好者

发发帅气的老公 冥主好帅嘻嘻 春节限定喜庆冥主~

发发帅气的老公 冥主好帅嘻嘻 春节限定喜庆冥主~

赤言

  p1鹿狐冥和兔鹿鲲(?

  p2,滤镜比我会画画

  p1鹿狐冥和兔鹿鲲(?

  p2,滤镜比我会画画

D哒是骨推

  拿对联绑是好文明,冥听就是会啊

  拿对联绑是好文明,冥听就是会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