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冬至

86022浏览    4658参与
一刻艾

冬至,已至。 这个日子,对于在大千世界中渺如微尘的我们,究竟意味着什么? 姬昌也曾苦苦思索过这个问题。 读过封神演义小说、看过封神榜电视剧的人们都知道,姬昌是周文王的名字,正是他的儿子武王发带兵攻入朝歌,推翻商纣王的统治。 而此刻,这个名为姬昌的男人正蹲监牢。他被商纣王软禁在羑里,大臣们正在设法搜罗珍宝美女以便开展营救,但眼下还为时尚早。 

[图片]

人一旦无聊,就会思考。天寒地冻,姬昌裹着暖洋洋的皮草,百无聊赖,蹲在地上,望着距离我们三千年、却同样高远、湛蓝的天空,开始思考世界与人的奥秘。 蹲了很久,这个男人捡起一根枯枝,在地面...

冬至,已至。 这个日子,对于在大千世界中渺如微尘的我们,究竟意味着什么? 姬昌也曾苦苦思索过这个问题。 读过封神演义小说、看过封神榜电视剧的人们都知道,姬昌是周文王的名字,正是他的儿子武王发带兵攻入朝歌,推翻商纣王的统治。 而此刻,这个名为姬昌的男人正蹲监牢。他被商纣王软禁在羑里,大臣们正在设法搜罗珍宝美女以便开展营救,但眼下还为时尚早。 



人一旦无聊,就会思考。天寒地冻,姬昌裹着暖洋洋的皮草,百无聊赖,蹲在地上,望着距离我们三千年、却同样高远、湛蓝的天空,开始思考世界与人的奥秘。 蹲了很久,这个男人捡起一根枯枝,在地面上写写画画起来。 他画了一个符号,上坤,下乾。 坤符代表大地的力量,蕴含着阴气,阴气在上而趋于下沉。乾符代表广阔、光明的天空,散发阳气,阳气在下,但是它的趋势是上升。 



阴降而升,天地交融而贯通,阴阳和合,万物于是萌动、进而生发、进而壮大、进而臻于至善,事情就这样成了。 姬昌对着弯弯扭扭的画痕左看右看,觉得很满意,把树枝扔到一边,拍了拍手上的灰,决定把这个符号命名为泰,“这就是天地交泰了”。 天地交,泰。泰卦是流传至今的《周易》之第十一卦。 冬至就是天地交泰的第一个日子,人们认为,在这一天,阳气开始初生,因此,等到周王朝统一天下,人们就把冬至当做新年的开始。 


冬至一阳生,但是万物还在蛰伏,天寒地冻,风景依然凋零、凄冷,只有风在街道上匆匆奔走。 当然,对于后人而言,若是就这样把新年过了,未免太着急了。 倒不如再等等,等到阳气饱满、春色有了三五分光再说过大年的事吧。此时此刻,在这一年之中最漫长的寒冷夜晚,围炉安坐,为过往的一年留下思索、回味与展望的余地。 不妨,向内关照自己的本心,回顾一年来自己做到了什么,得到了什么,还有什么尚未没来得及排上日程:那些还没有实现的梦想、还没顾得上去看望的朋友、还没读完的书……这些都值得我们不断思考、感悟与憧憬。 


当然也要总结下自己的成长,比如内在发生的改变,在臻于至善的路上又走了多远,在心中集聚了多么深沉或蓬勃的力量。 无论何时,我们都要追求身心一如。
当我们的心能笃定与安然,身心就浑然一体。心是隐藏的躯体,身体就是明明白白的心。我们关照的内心,同时也要呵护身体。尤其在严寒之时,人体是异常脆弱的,六藏、九窍、百骸均需要悉心养护与调理。 



一刻艾融合古法艾灸和现代科技,深度调养周身的筋骨关节,抵御深冬的不适与疼痛。 昼短夜长,有爱相伴就是温暖,尽管北风肆虐,让我们与家人、亲人与朋友们送上彼此最真挚的关怀,走入长夜温柔的良宵,静待春光破晓。

沉栖洛渊

2021·魔道祖师冬至短文·原著向【皆在】③云梦

文案在此→2021·魔道祖师冬至短文·原著向【皆在】(文案)

第一篇→①清河不净世

第二篇→②义城

欢迎看看别的文→魔道祖师共情体|明了(文案)

----------------------------------------------------------------

··***···云梦(魏无羡(一小点蓝忘机)、江澄、江厌离、江枫眠、虞紫鸢、魏长泽、藏色散人)

  冬至就在明日,在外闲居了几月,魏无羡和蓝忘机赶在这几天回姑苏过节。途径云梦,去找江澄吃了顿饭...

文案在此→2021·魔道祖师冬至短文·原著向【皆在】(文案)

第一篇→①清河不净世

第二篇→②义城

欢迎看看别的文→魔道祖师共情体|明了(文案)

----------------------------------------------------------------

··***···云梦(魏无羡(一小点蓝忘机)、江澄、江厌离、江枫眠、虞紫鸢、魏长泽、藏色散人)

  冬至就在明日,在外闲居了几月,魏无羡和蓝忘机赶在这几天回姑苏过节。途径云梦,去找江澄吃了顿饭。

  插科打诨,跟蓝忘机秀了把恩爱。

  一切好似无甚区别。

  待到快要把江澄气死了,魏无羡才施施然准备回去。

  江澄站在桌边对他翻了个白眼。

  而就在魏无羡站起来的那一瞬间,周边景象一阵扭曲,三人面色一变同时警戒,然而眼前一暗,魏无羡只来得及听到蓝忘机喊了一声“魏婴”,便失去了知觉。

=·=·=·=

  “魏婴,魏婴,醒醒。”

  魏无羡醒来时发现自己正躺在什么上面,被人半抱在怀里,睁开眼,入眼的是蓝忘机满是担忧的脸,也不知道自己是晕了多久……他朝蓝忘机笑了笑,“我没事……这……这里是?!”魏无羡坐起身,朝周边看了下才发觉不对。

  “暂不知是何地,探查过,周边建筑与云梦莲花坞相似,没有任何灵力波动,也没有任何漏洞,做下这一切的人修为很高……这并非现世之地。”蓝忘机扶了下他,道,眉头微蹙,面上满是警戒。他看着魏无羡这久违的熟悉面容,顿了顿,感受到魏无羡语气中的惊讶,有些不解,“你知道此地?”

  何止是知道!“当然不是现世,这是我以前在云梦住的房间。早就成灰了。”魏无羡悠悠的看着这些熟悉的摆设,每一件都明晰至极,甚至他自己一些即将遗忘的细节都还原了,不由得让人深思这后面有什么阴谋。他看向有些惊讶的蓝忘机,笑道:“原来的莲花坞你没怎么见过,细节上跟现在翻新过的莲花坞有些许不同,你认不出来也是正常的,既然还在莲花坞里,这么熟悉的地方……去会会江澄,看看是怎么一回事!”

  他说什么,蓝忘机自然都是依他的,然而刚走到外间,就听到门外传来一个温柔的女声:“阿羡,你在里边吗?阿澄在不在你这?去哪了这是……”

  这个声音,魏无羡简直是不能再熟悉了,熟悉但是如今却只存留在他的记忆里的声音。

  魏无羡不可置信地转身看向蓝忘机,差点撞上去,眼眶已然是发红。

  蓝忘机无言,只是伸手揽住他,给予无声的安慰。

  “师姐……”魏无羡声音中都在发颤,低声喃喃道。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这个声音俨然是江厌离的!

  门外人敲了敲门:“阿羡,你没在么?不对啊……蓝二公子过来了这边不是来找你么……”

  这就不太对了,屋内人对视一眼,都看到对方眼底的慎重——不知道是谁在背后搞出这一切在这装神弄鬼,不过——打开了门,决定水来土掩,是人是鬼,会一会便知!

  魏无羡带着一小点的期盼,期盼,还能让他看到一次江厌离……

  很出乎意料的,门外,当真是江厌离,没有任何虚幻……

  还未反应过来,江厌离笑道:“蓝二公子果然在阿羡这……有看到阿澄吗?该用膳了你们都不见人影的……”

  魏无羡摇摇头,声音有点发颤:“……没看到,师姐……”

  还没说点什么,门外传来江澄的声音:“姐,我在这。”

  魏无羡抬起头,江澄明显地停滞了一下,给他使了个眼色,示意待会再说。

  魏无羡摸了摸脸,想来这会的脸也是原来的了,怪不得两个人看到自己都愣了,心下了然,什么也没说。

  “阿澄你去哪里了,阿羡那是蓝二公子来了顾不上吃饭了,你呢,上哪去了……”江厌离打趣地道。

  熟悉的语气腔调,跟记忆中的江厌离没有一丝区别,这些就像是江厌离本就知道这些而对他的打趣……压下心底的不解和戒备,魏无羡难得有些许羞意:“师姐……”

  “不离他们两远点,我怕眼睛瞎掉。”江澄没好气道,“姐,不是说可以吃了吗,走了走了。”

  江厌离转身朝外头走去,“说的什么话,还有,阿澄你啥时候才能找个道侣哦……”

  “……姐!!”

  魏无羡同蓝忘机对视一眼,跟上去,一切都过于自然,自然到好像是……决定静观其变。

  反正来都来了……

  就是有哪里奇奇怪怪的。

  ……

  要进膳厅时,江澄落后江厌离几步,等魏无羡走近了,道:“一切都很奇怪,跟以往的莲花坞毫无区别,像是幻境,但是却很真实……就像是还有……”

  “很像还有一方天地存于这世间,别无二致……”不然也无法解释这背后究竟是什么个缘由,将他们召集起来,有何用意?

  “不管怎么说,静观其变……要是真的有,能够再见他们一面,也是无憾……”魏无羡看着周边这些熟悉的建筑景物,说到最后,一时间语气中是低落与期许。

  “魏婴。”蓝忘机握住了他的手。

  “没事没事,走吧蓝湛。不过……”魏无羡笑起来,看着蓝忘机,“‘他们’好像都知道我和你……”他眨眨眼,眼中满是戏谑,隐隐看到蓝忘机那隐在发间的粉红耳垂。

  “……”蓝忘机扭过头去。

  魏无羡哈哈笑起来,提布拉着蓝忘机进了膳厅。

  至于江澄?

  在他们两个开始旁若无人的时候,就已经翻着白眼先进去了。

  眼不见为净!!

  “在里边就听到了你的笑声,阿湛一来,阿婴你都像是不用吃饭了呢……”

  魏无羡拉着蓝忘机走进去,听到说话的声音已经有些怔愣,待看到说话的人,他愣在了原地,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一对夫妇,喃喃道:“……阿爹、阿娘……”

  俨然是魏长泽和藏色散人!

  “怎么?不认识我和你爹了啊?”藏色笑道。

  蓝忘机率先反应过来,猝不及防见家长的慌张被他完好地隐藏在心底,风(强)轻(装)云(镇)淡(定)地朝两人行礼:“见过伯父伯母。”

  “停停停……这就是你不对了,还这么称呼,不改口啊?”藏色一脸的不赞同,拉了一把眉头紧蹙目带审视的魏长泽,站起身朝蓝忘机道:“叫爹娘!”

  这一句可算是唤回了魏无羡的神智,几乎要说不出话来,下意识地看向蓝忘机,就听蓝忘机道:“……爹、娘……”

  “嗯嗯嗯这才对嘛!诶,孩子都改口了,你收收这副德行,别这样看人家了!”藏色看着蓝忘机一脸的满意,又看向身边面色不大好的魏长泽像是要将审视进行到底似的瞪着蓝忘机,哭笑不得地拉了拉他。

  随后藏色走到魏无羡身边:“阿婴,终于回神了?”

  “娘……”魏无羡还有些恍神,处于巨大的惊喜中,被藏色狠狠地抱了一下。

  藏色的身量比他低,魏无羡下意识地倾了倾身子,忽的想起来上一次被长辈这么抱还是很小的时候,依稀从记忆中翻出来,脸上一红,强行想要转移话题缓解尴尬,道:“娘……难道不是喊你婆婆吗……”

  “……你也不看看啊你这小身板跟阿湛能比吗?本来该是喊岳父岳母的呢……但还是叫爹娘比较亲近啊,你说是不是,阿湛?”藏色没好气地拍了拍魏无羡的手,笑着看向蓝忘机。

  “……是……”蓝忘机有些许窘迫,已经很久没有长辈这么亲近的跟他说话了,而这还是自家道侣的母亲,一时间除了应和,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那些个风轻云淡都是强装的……

  本来魏无羡被藏色这么一说还想反驳,看蓝忘机这幅少见的模样又忍不住笑起来,朝藏色道:“娘,蓝湛脸皮薄,你就别打趣他了哈哈哈哈……”

  蓝忘机无奈地看了看他,被藏色拉着问东问西去了。

  魏无羡看着魏长泽,一时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爹……”

  刚刚看着蓝忘机审视的目光已经没有了,魏长泽拍了拍魏无羡的肩,有些感慨,也有些欣慰:“……你多这么大了……”

  他笑着拉魏无羡坐下:“……你娘那是‘丈母娘看女婿’……咳咳看儿婿,越看越满意,咱两说会话!”

  被父亲如此打趣,魏无羡也是脸一红,颇为不好意思。

  这边说的火热,另一边也不多让。

  江澄见到江枫眠和虞紫鸢时眼眶都红了。

  男儿有泪不轻弹,那是未到伤心处。

  “都是当宗主的人了,哭什么哭。”虞紫鸢走到他身边,语气万分嫌弃,却也是红了眼眶,抱住了江澄,好一会才放开来:“长大了。”

  江澄脸红得很,看向江枫眠:“阿爹。”

  他看见江枫眠朝他笑着:“阿澄长大了。”

  记忆里头这种笑容多是对着魏无羡才会有的,江澄还未能反应过来,有些许的难以理解。

  许是他面上的表情太过明显,江枫眠好想知道他在想什么一样,有些许的停滞,道:“你是要做宗主的,自然是要对你严厉些……阿婴他……”江枫眠看向了不远处四人,道:“他是长泽和藏色的儿子……本是要你们两相互扶持……”

  “不是因为你不喜阿娘所以对我也……”江澄脱口而出,说完又有些后悔。

  虞紫鸢哼了一声,拉着江澄坐下,不去看江枫眠。

  “三娘……”江枫眠无奈的看着虞紫鸢,又看向江澄,脸上的表情分明像是在说——提这个做什么……

  江厌离笑出声,看着江澄:“阿澄,若是阿爹不喜欢阿娘,又怎么会有我们姐弟二人啊……你想岔啦,阿爹那是说不出口,是吧阿爹?”

  “阿离……三娘……”江枫眠惨遭揭老底,语气中满是无奈。

  江澄有一些坐不住了,这刚跟爹娘见面,自己净说些不好听的话做什么……

  江枫眠凑到虞紫鸢旁边说话去了,江厌离把一小盘剥好的莲子递给江澄,悄声道:“阿爹是爱你的,别乱想了,而且这些都跟阿羡无关的啊……不说这个了,阿澄,你怎么还不找个道侣啊?”

  没有想到江厌离又提起了这个话题,引得江枫眠跟虞紫鸢也都看了过来。

  虞紫鸢看向另一边相谈甚欢其乐融融的四人,道:“连魏婴都找到道侣了,你怎么还不找一个?”

  江澄瞪大眼睛——这情况能一样???

  没给他说什么的机会,虞紫鸢又道:“咱也不求你能找个像他那样好的,但也别太挑剔啊……”

  “听你娘说,你还被世家仙子们拉进了相亲黑名单?这可不行……”

  得,连江枫眠都加入了催相亲催婚阵营,江澄看着几步之遥的魏无羡那边一派祥和,有苦说不出——谁来救救他!!

  最后还是兄弟救了他一“命”。

  那边聊得差不多,魏无羡看着江澄这边的状况和他那生无可恋的表情差点笑岔气,跟爹娘说了声,拉着蓝忘机走了过去。

  “江叔叔、虞夫人……师姐。”

  魏无羡喊完了人,竟是一时无言。

  江厌离笑着道:“阿羡,现在要叫江夫人啦!还有……蓝二公子随着阿羡称呼便好啦。”

  虞紫鸢没好气地掐了掐她的脸:“说什么呢!”

  “不对吗阿爹……”江厌离笑着看向江枫眠。

  魏无羡也跟着笑起来,恢复了那副嬉皮笑脸的模样:“江夫人。”然后拉了拉蓝忘机:“蓝湛,你咋不说话啊?”

  蓝忘机瞧见他眼底都是想看他笑话的狡黠笑意,无奈,朝江枫眠和虞紫鸢行了一礼:“江……叔叔、江夫人。”

  “还有师姐呢!”魏无羡笑得开怀。

  “……师姐。”

  江厌离笑着点头。

  虞紫鸢看着魏无羡跟蓝忘机好半晌不语,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嗯”了一声就转过头去了。

  魏无羡摸了摸鼻子,有些不知所措。

  年少时要说没几分怨气那是不可能的,可结局……如今倒也是释怀没什么好提的了。

  江枫眠没说什么,看着两人良久,道:“好好过。”

  魏无羡同蓝忘机对视一眼,郑重地点了点头。

  “哎,别沉默啊,吃饭吧!”江厌离笑着招呼众人。

  大概是近乡情怯,这会话都说不出来,还不如坐下来吃饭再聊些家长里短。

  一顿饭其乐融融。

……

  然而天下总有分离时。

  在藏色同魏长泽郑重其事地把他交待给蓝忘机时,魏无羡有几分好笑,但更多的是离别在即的伤感。

  他隐约觉得,这么一别,或是以后就再也不会有机会再相见了……

  暗自吸了吸鼻子,他伸手抱住藏色:“我们会过的好的,娘。”

  蓝忘机一脸的严肃,朝着魏长泽作保证。

  魏无羡感觉在蓝忘机说出“爹,请您放心”时,进账得像是下一秒就要发誓了。

  倒也是在无形之中冲淡了几分离愁别绪。


  江澄那边该说的也说了,还想说什么也没时间了,见魏无羡跟蓝忘机起身,也站了起来。

  虽说不知道怎么才会回到现世……

  魏无羡突然地想起来一件事,还没多做思考,已经问出口了:“师姐,金孔……金子轩那……人呢?”怎么没跟你在一块?

  江厌离笑出声,说的有些神秘:“或许你过些时候就知道了……”

  这是什么意思?还会再见面么??

  江澄同魏无羡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震惊和不解。

  可没给他们什么询问的机会,四周景物扭曲,人影消散。

  睁开眼,已然是莲花坞他们先前吃饭的那个亭子,桌上的参与饭菜酒肉无不在告诉他们——方才那一番遭遇不过是一场幻梦,而此时梦已经醒了。

  魏无羡是在蓝忘机怀中醒来的,蓝忘机昏过去之前只来得及接住魏无羡,就滑坐下去,靠着亭柱昏睡过去了。

  相比他们两,江澄就惨多了,这会醒了也是从地上爬起来的,没办法,他站起来比两人早,离座椅远了点,人已睡着哪还能站得稳……没直接滚到池子里已经算是不错的了。

  对此,讨论完这一突发事件之后,魏无羡对江澄进行了无情的嘲笑。

  要走前,魏无羡已经同蓝忘机上了回姑苏的船,江澄突然叫住他,“魏无羡。”

  多年的兄弟也不是白当的,魏无羡叹了口气,道:“江澄,都过去了,也没什么好提的,也不必说什么,今后过得好便是了。”

  说完魏无羡笑着转身,嘴欠地道:“下次见了,师妹!”

  “滚!”

  有再多的伤感都被魏无羡气跑了!

  “哈哈哈哈哈……”

  魏无羡看着江澄转身离开,又看向江中飞起的鸟,语气中有着感慨:“无憾啊……”

  “嗯。”蓝忘机握着他的手,没有说什么,只是看着他。

  魏无羡转过头来,收拾好心情,笑道:“过去的过去,新的一天还会更好!”说完他凑到蓝忘机旁边:“蓝湛,见家长的滋味如何?”

  蓝忘机看他一脸幸灾乐祸,想了想从根源上解决问题,揽着人亲了上去,堵住了魏无羡的嘴。

  不管如何,这都改变不了魏无羡是他道侣的事实啊。


Tbc.

------------------------------------------

鹅鹅鹅,冬至都过多久了……腊八都过了

笑死,我这文还没写完。

那就祝大家腊八快乐!

这篇还没完哈

先给大家做个预告→下一篇是金陵台,阿羡、舅舅、师姐、金凌、金孔雀都会出现!

(顶锅遁……)

各位看官给点赏呗~求小红心小蓝手鸭~~


9X0AwKV1mr
深情感人,听得热泪盈眶,这才是最美的声音
深情感人,听得热泪盈眶,这才是最美的声音
月亮与白日梦

冬至吃什么?

冬至,又称日南至、冬节、亚岁等,兼具自然与人文两大内涵,既是二十四节气中一个重要的节气,也是中国民间的传统祭祖节日。冬至是四时八节之一,被视为冬季的大节日,在古代民间有“冬至大如年”的讲法。冬至习俗因地域不同而又存在着习俗内容或细节上的差异。在中国南方地区,有冬至祭祖、宴饮的习俗。

到了冬至必不可少的一定是汤圆、饺子、馄饨,有的地方还会吃羊肉汤或者赤豆糯米饭,每个地方习俗不同吃的东西也就不同。在这一天和家人一起围坐在一起或者和朋友们一起吃一顿汤圆、饺子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图片]

冬至,又称日南至、冬节、亚岁等,兼具自然与人文两大内涵,既是二十四节气中一个重要的节气,也是中国民间的传统祭祖节日。冬至是四时八节之一,被视为冬季的大节日,在古代民间有“冬至大如年”的讲法。冬至习俗因地域不同而又存在着习俗内容或细节上的差异。在中国南方地区,有冬至祭祖、宴饮的习俗。

到了冬至必不可少的一定是汤圆、饺子、馄饨,有的地方还会吃羊肉汤或者赤豆糯米饭,每个地方习俗不同吃的东西也就不同。在这一天和家人一起围坐在一起或者和朋友们一起吃一顿汤圆、饺子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天意!

冬至,晚安

那年的雪

又飘进这个冬天

滚烫的街灯

清冷的月

却退隐到记忆深处

 

时间错译了你的言语

再还原不出当时情绪

我便任凭听者误读

误读出你的爱意

借此 说服了自己

只是不知 你自始至终的沉默里

是出于愧疚的纵容

还是不屑于我的卑鄙

 

狂风掠去唇齿间未吐的诗行

剩下的情思 不够熬半盏冬酿

暖不了游离的笔尖

灌不醉旧时光

只好全怪冬至 相思结了霜

 

 

但我还是要邀请你 

奉上我的迟钝与贫瘠

你若是来

我发誓 只谈情 不说爱

你若不来...

那年的雪

又飘进这个冬天

滚烫的街灯

清冷的月

却退隐到记忆深处

 

时间错译了你的言语

再还原不出当时情绪

我便任凭听者误读

误读出你的爱意

借此 说服了自己

只是不知 你自始至终的沉默里

是出于愧疚的纵容

还是不屑于我的卑鄙

 

狂风掠去唇齿间未吐的诗行

剩下的情思 不够熬半盏冬酿

暖不了游离的笔尖

灌不醉旧时光

只好全怪冬至 相思结了霜

 

 

但我还是要邀请你 

奉上我的迟钝与贫瘠

你若是来

我发誓 只谈情 不说爱

你若不来

我便烧了所有待寄的书信取暖

在逐渐下沉的黑夜里

看余烬被雪掩埋

沾湿了又冰封的字句

“冬至”

“晚安”

 

ACID

我试着描述越来越近

我哥拒绝用一切强者的词称呼我,

比如——

“强弩之末”。


这就使我养成了“谦卑”的习惯——

“在下不过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无名小卒罢了。”

这句话直等于,接下来你将被我暴打。

虽然我不说,但是你不叫爸爸我不会停手。


和哥哥相处的时间令我如坐针毡。

我完全想象不到下一秒他会用什么古老字典犄角旮旯里的词,只为了来讽刺我。

他坐在沙发上,我坐在沙发上。

他拿着我的期末成绩,张口是四个字,然后起身走了。

可恶,他到底说了什么,

我冲进书房,

没听过,

我面容悲壮严肃,我面无表情,我泪流如河,翻书——这本里面也没有,他到底说了什么,现在已经是地球话都已经无法解释了吗…...

我哥拒绝用一切强者的词称呼我,

比如——

“强弩之末”。


这就使我养成了“谦卑”的习惯——

“在下不过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无名小卒罢了。”

这句话直等于,接下来你将被我暴打。

虽然我不说,但是你不叫爸爸我不会停手。


和哥哥相处的时间令我如坐针毡。

我完全想象不到下一秒他会用什么古老字典犄角旮旯里的词,只为了来讽刺我。

他坐在沙发上,我坐在沙发上。

他拿着我的期末成绩,张口是四个字,然后起身走了。

可恶,他到底说了什么,

我冲进书房,

没听过,

我面容悲壮严肃,我面无表情,我泪流如河,翻书——这本里面也没有,他到底说了什么,现在已经是地球话都已经无法解释了吗……


野有狐猫
冬至并没有想象中几多寒凉,不如...

冬至并没有想象中几多寒凉,不如说,画室的暖气真是热极了。

这么一个处处沉寂的冬天,反而被我们过得像个炽烈的夏季,心绪焦躁的人,来势汹汹的新课,步步紧逼的考试。只可惜一字一句如许平铺直叙,旁人永远无法体会个中滋味。

如果诙谐的说今晚——一个理应忙碌的晚课,一个看似与他日无异的夜晚,忽然有四五盒饺子气势腾腾的闯了进来,把毫无防备的我们尽数放倒,再把我们紧绷的神经一把扯松。然而等我们回过神来,它们却已经无辜的躺在地上,四敞八开的散发热气,好像我们现在不吃饺子,就相当于无理取闹。

不管是三鲜馅的,还是猪肉大葱、韭菜或是白菜馅的,都像是一个模板里的出来的,大小重量分毫不差,我们猜测大抵是工业产物,...

冬至并没有想象中几多寒凉,不如说,画室的暖气真是热极了。

这么一个处处沉寂的冬天,反而被我们过得像个炽烈的夏季,心绪焦躁的人,来势汹汹的新课,步步紧逼的考试。只可惜一字一句如许平铺直叙,旁人永远无法体会个中滋味。

如果诙谐的说今晚——一个理应忙碌的晚课,一个看似与他日无异的夜晚,忽然有四五盒饺子气势腾腾的闯了进来,把毫无防备的我们尽数放倒,再把我们紧绷的神经一把扯松。然而等我们回过神来,它们却已经无辜的躺在地上,四敞八开的散发热气,好像我们现在不吃饺子,就相当于无理取闹。

不管是三鲜馅的,还是猪肉大葱、韭菜或是白菜馅的,都像是一个模板里的出来的,大小重量分毫不差,我们猜测大抵是工业产物,直呼没有灵魂。

现在回想,那味道真的普通的离谱,任何馅的饺子全都软烂的如出一辙,只是不知道为什么,饺子进了肚子,笑声却传出喉咙。

笑声此起彼伏,“快乐”从不知道什么叫“考试日期临近”,这一定是某种蛊惑,只有心怀向往的人才能中蛊。

明天重要吗?谁知道呢。我只知道那个饺子真的不好吃,虽然我们五个人吃了四盒半。

陌九
明天就是小雪人的生辰了,如果有...

明天就是小雪人的生辰了,如果有空就写一篇生辰贺礼。一直想写他们过冬至,这周放假终于补上了。🥰

明天就是小雪人的生辰了,如果有空就写一篇生辰贺礼。一直想写他们过冬至,这周放假终于补上了。🥰

Linq

英文书法-24节气-冬至
补写冬至篇,之前没时间写来着😂😂
/Flourishing 6倍速
珠光草绿色
#英文花体字#英文书法#英文手写#flourishing#英文花体字 #花体字 #艺术字 #手写#艺术 #书法 #写字#每日练字打卡   #24节气 #冬至 #冬至节 #冬至专属话题 #冬至汤圆  #冬季#最美下雪天 #12月 #新年

英文书法-24节气-冬至
补写冬至篇,之前没时间写来着😂😂
/Flourishing 6倍速
珠光草绿色
#英文花体字#英文书法#英文手写#flourishing#英文花体字 #花体字 #艺术字 #手写#艺术 #书法 #写字#每日练字打卡   #24节气 #冬至 #冬至节 #冬至专属话题 #冬至汤圆  #冬季#最美下雪天 #12月 #新年

时肆舟

雪,悄然落下……

 (今年5月份的诶……应该是第一篇原创来着)


我叫冬至。

    没错,我是人间二十四节气中的冬至。

    别不信,我还有个哥哥叫做“立冬”。

   我们自出现起就生活在天上,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我也只有哥哥一个亲人和其他节气朋友。

   大一点的时候,透过云团往下看,可以看到哥哥口中的“人间”。

   我觉得人间特别漂亮,尤其是小时候在一些节日时去看,可以看到城池中许多明亮的灯火和在河中飘散的...

 (今年5月份的诶……应该是第一篇原创来着)


我叫冬至。

    没错,我是人间二十四节气中的冬至。

    别不信,我还有个哥哥叫做“立冬”。

   我们自出现起就生活在天上,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我也只有哥哥一个亲人和其他节气朋友。

   大一点的时候,透过云团往下看,可以看到哥哥口中的“人间”。

   我觉得人间特别漂亮,尤其是小时候在一些节日时去看,可以看到城池中许多明亮的灯火和在河中飘散的、散发着暖光的荷花。

   ……真是奇怪,荷花为什么会发光呢?放在河里不会灭吗?

   再后来,我长大了。

   逐渐的,河里不再有发光的荷花,人们的衣服越来越短,夜里也不再安静了。

   最后,我们在人间的地位也大不如前了……

   

    冬天了。

    哥哥在他生日那天又下凡了,很快就到我的生日了。

    虽然我已经去人间很多次,次数都多得数不过来了,但我还是很期待。

    不仅是因为想看人间又出现了哪些好玩的玩意儿,更是因为一个小女孩。

    几年前我下凡时,偷偷化身成一个十二三岁的女生,去了游乐场。

   我没有去过几次,每次都是哥哥带着我,理由是“如果被发现在人间没有身份的话会很麻烦”。

   虽然不是很懂,但我听了哥哥的话,一般都只是去荡个秋千或者不化形去玩。

    那样的话,人类就没法看见我啦。

    直到那一年,我化作人形去了一家新开的游乐场时,却遭到了意外。

    这居然是一家预定制的,要登记。

    本以为会被赶出去,却没想到一个十三四岁的女孩突然递给保安一张票,并带着歉意的笑说:“这是我朋友,我忘给她票了,结果她自己先偷偷过来了。”

     和保安交涉完,女孩转过身来对我说:“你是不是也是第一次来这?妈妈原本答应我和我一起来的,结果又食言了。你陪我玩吧。”

    过了几秒钟,女孩又说到:“我叫程苒,你呢?”

   “我叫冬至。”


    程苒的性格很有趣,她告诉我,她的父亲早年出轨,和她的妈妈离婚了。而她的妈妈因工作的繁忙而没有时间,自小就想有一个朋友陪自己玩。

    可是,她真的没有朋友吗?

    “他们都太忙了啊,”程苒瘪瘪嘴,“就连最闲的李耀都被他妈妈抓去补习了。”

    “那……我每年这个时候都来陪你玩,好不好?”

     “为什么非要是这个时候,并且要每年呢?”少女歪歪头

      “因为……我是节气使啊……”

       我本以为程苒不会相信,结果她只是失落地点了点头:“好吧,那我每年都来这找你。”

      “好。”


       哥哥说过,答应了别人就不能食言。

       我每年都应约来找程苒,但哥哥对此却表示出了不友好。

      “交个好朋友没有问题,”那晚,哥哥的脸色十分平静,“但是人的寿命是有限的,当她因疾病,横祸,或是自然死亡后,你会非常伤心的。”

     我不喜欢哥哥这样说,我依然和程苒玩的很好。

     直到今年。

     下凡那天,我做好节气使该做的工作,和程苒手拉手走在公园小路时,她突然对我说:“冬至……你,有想过喜欢一个人吗?”

     程苒那时已经16岁了,漂亮的脸上还带着些许稚嫩。

      她的手很凉。

     “啊?”我愣了愣,接着说到:“我喜欢哥哥,也喜欢你啊。”

     程苒张了张口,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只笑了笑:“没事。”

     “?”


     程苒的母亲去世了。

     在程苒生日那天,为了买礼物出车祸去世了。

     程苒很伤心,我却做不了什么。

     最近我不能下凡,只能在天上看着程苒。

     ……她的性格越来越冷了。

     我真的好怕她会忘了我。


     终于到了我的生日。我迫不及待地下去找程苒,可当落到地面,回头时,却见一辆飞驰的车向朝这跑来的程苒撞去。

     我瞳孔骤缩,血在那一刻喷了一身。

     程苒住院了。

     ……她还是忘了我。

    我永远记得,程苒醒来的那天,神情迷茫又带这些冷漠地看着我:“……你是谁?”

    ……我好心疼她。

   “我是……碰巧见到的路人。”

    既然忘了,那就算了吧。

   “……谢谢了”

    ……早晚都会离开的。

    “小苒!你没事吧!”外面传开程苒小姨惊慌的声音。

    “没事……我走了。”

    那一年的第一场雪,在我离开医院后悄然落下。


    几十年,对人来说几乎是苍茫一生,对我们来说却不过是弹指间的时间。

    我终于懂得了程苒那天想说的话。

    但我不想去打扰她美好的生活。

    她以优异的成绩毕业,从事了一份待遇很好的工作,遇到了此生的伴侣,最后有了自己的孩子、孙子。

    桃花树下,一家人其乐融融,任谁都不会忍心破坏。

    墙角,一道白影悄然离去。


END.

右眼痣

辜月十八

—“死亡不是人生的终点,被遗忘才是。”《寻梦环游记》


我看见人们火光映射出的瞳仁。火烤得脸庞生疼,绒毛都要化掉。可他们还是年复一年,眼中有虔诚的光。

我注视着金色被点燃,焦黑由四周向中心蔓延,变蜷曲,至灰烬。他们念“岁岁年年,佑平安。”你问我当时是何种心情,我答:“缅怀”。

那些未曾谋面的先人,我尝尽法子去描摹相貌,想象他们经历的生活,可脑里像海浪拍打过的滩涂,什么都不曾留下,原来我也什么都不曾知道。但我尚且知晓他们的存在。风吹拂过他们的发丝,爱过一个人,走过这一生。

巴克曼的《时间的礼物》中说过:“只能一生换一生,不能一命换一命。”假如海浪能销毁你存在过的一切证据,没有你的世...


—“死亡不是人生的终点,被遗忘才是。”《寻梦环游记》


我看见人们火光映射出的瞳仁。火烤得脸庞生疼,绒毛都要化掉。可他们还是年复一年,眼中有虔诚的光。

我注视着金色被点燃,焦黑由四周向中心蔓延,变蜷曲,至灰烬。他们念“岁岁年年,佑平安。”你问我当时是何种心情,我答:“缅怀”。

那些未曾谋面的先人,我尝尽法子去描摹相貌,想象他们经历的生活,可脑里像海浪拍打过的滩涂,什么都不曾留下,原来我也什么都不曾知道。但我尚且知晓他们的存在。风吹拂过他们的发丝,爱过一个人,走过这一生。

巴克曼的《时间的礼物》中说过:“只能一生换一生,不能一命换一命。”假如海浪能销毁你存在过的一切证据,没有你的世界,会是什么样子?不是死亡,我的意思是——消亡。抹去世人对你的一切记忆——这是一生换一生的代价。

一个个体,富有充沛情感的灵魂被掩埋在这个世界的底部。这个时空,某个时刻,他们会在不真切的印象中有一种恍然若失的感知。不过,这种感觉很快就会……嗯,你知道的,随着人潮消失。他们这辈子也无法解释的了那个时刻他们流下的泪究竟意味什么。

人生中会做无数次选择,每一个支路口的选择致使你迈向无法回头的结局。所有人的共同结局有一个名字,叫做死亡。第一次,当你的呼吸停止时,医学上判定了你的死亡,;第二次,你的葬礼举行完毕,社会宣布的了你的死亡;第三次,世上最后一个记住你的人消失了,你永远永远地死了,这叫一生。

生者用敬意与爱意怀念每一个逝去的亡灵。

中国人与那个世界沟通的媒介是火,火光里他像我走来,翻滚的蒸汽中他的身影看得是那样真切。相隔两端的爱人轻轻在她眼角落下一吻,她笑,泪水坠进熊熊烈火。人鬼情未了。

        

一份爱足矣,血脉流转,越万千。



百事可口一样的。

第十五封信

先生

展信佳:

元旦汇演取消了,把排练的时间空出来,我终于可以安安心心学习了

前些天是冬至

我补你一个迟到的:

冬至安康

那晚乐器社偷偷搞了个团建

据说是很多年的冬至日传统了

我有些事去晚了

只赶上了后半场

怎么形容那种感受呢

在门口就闻到了浓郁酸辣的香气

我一闻就知道有人做了香菇牛肉粉丝汤

进门互相寒暄,弹琴的人让我点歌,唱歌的人和抱着电吉他的人来来回回走动

见我们来迟,也很自然的将话筒传递,让我们做自我介绍

我于氤氲笼罩了四方桌的最深处看了眼已喝的两颊红扑扑的队长,他突然摇摇晃晃站起来让我唱首歌

我恍然间感觉自己也醉了

我一直是伴奏

我待过很多团队,乐器...

先生

展信佳:

元旦汇演取消了,把排练的时间空出来,我终于可以安安心心学习了

前些天是冬至

我补你一个迟到的:

冬至安康

那晚乐器社偷偷搞了个团建

据说是很多年的冬至日传统了

我有些事去晚了

只赶上了后半场

怎么形容那种感受呢

在门口就闻到了浓郁酸辣的香气

我一闻就知道有人做了香菇牛肉粉丝汤

进门互相寒暄,弹琴的人让我点歌,唱歌的人和抱着电吉他的人来来回回走动

见我们来迟,也很自然的将话筒传递,让我们做自我介绍

我于氤氲笼罩了四方桌的最深处看了眼已喝的两颊红扑扑的队长,他突然摇摇晃晃站起来让我唱首歌

我恍然间感觉自己也醉了

我一直是伴奏

我待过很多团队,乐器队也好合唱团也好

我一直是伴奏,主伴奏副伴奏甚至首席

我好像有些感动

说不上来为什么

我唱了什么,我也不记得了

那晚我似乎也喝了一些

我记得我酒量一直很好

但为什么感觉轻飘飘,很梦幻呢

前任队长昨晚加了我好友

他一个一个加

给每个人都发了一句:

冬至安康

我觉得这句话很暖,也够了

那么,这个冬至后我希望您也开心一点

我触摸不到你

但你应该是温暖的


难过的时候就唱首歌吧

或者,你愿意一直唱

阿笙
咱就是说咱赶个末班车 (可恶明...

咱就是说咱赶个末班车

(可恶明明早就写完了硬是拖到现在发)

咱就是说咱赶个末班车

(可恶明明早就写完了硬是拖到现在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