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冯亦同

117浏览    30参与
俞律藝術
年初一的蝴蝶兰冯亦同敬和俞公新...

年初一的蝴蝶兰
冯亦同敬和俞公新作《年初一的牡丹》

庚子年的初一不寻常
牡丹开在你的东苑
蝴蝶兰飞进我的台城
清新的香气胜过炮竹
鲜红的花瓣映照春联

穿新鞋戴新帽
一身新装的春姑娘啊
从洛阳来,从宝岛来
带来大中华的祝福
带来五千年的喜气和吉祥

热热闹闹,跳踢踏舞
敲锣打鼓,扭大秧歌
让所有的日子都来吧!
拍全家福,回看春晚
将口罩和手机都放在一边

以蝴蝶兰和牡丹的名义
唱一支春天的歌
生生不息的鲜花调
永远不老的中国年

年初一的蝴蝶兰
冯亦同敬和俞公新作《年初一的牡丹》

庚子年的初一不寻常
牡丹开在你的东苑
蝴蝶兰飞进我的台城
清新的香气胜过炮竹
鲜红的花瓣映照春联

穿新鞋戴新帽
一身新装的春姑娘啊
从洛阳来,从宝岛来
带来大中华的祝福
带来五千年的喜气和吉祥

热热闹闹,跳踢踏舞
敲锣打鼓,扭大秧歌
让所有的日子都来吧!
拍全家福,回看春晚
将口罩和手机都放在一边

以蝴蝶兰和牡丹的名义
唱一支春天的歌
生生不息的鲜花调
永远不老的中国年

俞律藝術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年初一的牡丹大...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
年初一的牡丹

大年初一
友人送来一盆牡丹
她单衣薄衫
第一次走进𣲙雪

她染上东来紫气
好比小姑娘过年
要着新衣穿新鞋

晨霜给她凃香粉
旭日在她腮上抹胭脂
第一阵春风椎她点头一笑

她第一次学拜年
只会点头一笑
没学会打躬磕头作揖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
年初一的牡丹

大年初一
友人送来一盆牡丹
她单衣薄衫
第一次走进𣲙雪

她染上东来紫气
好比小姑娘过年
要着新衣穿新鞋

晨霜给她凃香粉
旭日在她腮上抹胭脂
第一阵春风椎她点头一笑

她第一次学拜年
只会点头一笑
没学会打躬磕头作揖

俞律藝術

俞律致豁懵樓詩窗《磨墨》

拿起毛筆

習慣于先磨墨


一盂水

一錠墨

一方硯

還有我的手

組成一個永遠不變的推磨運動


用力磨墨

一勺水變黑

而大腦成爲空白了


不再思考

只有一個動作


手酸的時候

才發現墨也在磨我


人磨墨

墨磨人

墨經不起磨

越磨越短

人也經不起磨

腦細胞越磨越少


我不想把毛筆浸入磨好的墨汁了

我不知道寫什麽了


俞律致豁懵樓詩窗《磨墨》

拿起毛筆

習慣于先磨墨


一盂水

一錠墨

一方硯

還有我的手

組成一個永遠不變的推磨運動


用力磨墨

一勺水變黑

而大腦成爲空白了

 

不再思考

只有一個動作

 

手酸的時候

才發現墨也在磨我


人磨墨

墨磨人

墨經不起磨

越磨越短

人也經不起磨

腦細胞越磨越少


我不想把毛筆浸入磨好的墨汁了

我不知道寫什麽了

 


 


俞律藝術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
《什么是艺术家的老》

京剧的锣鼓太震耳
听不清旁座的讲话

我一直在等徐琴芳的回答
她只是模糊地答了两个字
记得

她是位京剧名角
一个女人挂胡须唱老生
一个似与不似之间的老头子

在台上她抖一百遍胡须仍是女人
在台下她是个美丽的女人

当年她拜上海名师苏少卿
加工老谭派唱腔
我坐在她旁边听
她的嗓子像月亮遮着云

她的美丽捧着她青年时当电影明星
她主演的《荒江女侠》连续片
使“荒江女侠”成为徐琴芳的同义语

有一天她在头发中找到一丝白
女明星对鬓丝是很敏感的

她平时是票友
那就下海吧
京剧之海比银幕宽广

年复一年的西皮二黄
日复一日的鬓丝添白
像海中的浪花开开谢谢

京剧的大海中
有一朵大花名为徐琴芳

一九八一年岁暮
我去上海看她
她已经离开她的舞...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
《什么是艺术家的老》

京剧的锣鼓太震耳
听不清旁座的讲话

我一直在等徐琴芳的回答
她只是模糊地答了两个字
记得

她是位京剧名角
一个女人挂胡须唱老生
一个似与不似之间的老头子

在台上她抖一百遍胡须仍是女人
在台下她是个美丽的女人

当年她拜上海名师苏少卿
加工老谭派唱腔
我坐在她旁边听
她的嗓子像月亮遮着云

她的美丽捧着她青年时当电影明星
她主演的《荒江女侠》连续片
使“荒江女侠”成为徐琴芳的同义语

有一天她在头发中找到一丝白
女明星对鬓丝是很敏感的

她平时是票友
那就下海吧
京剧之海比银幕宽广

年复一年的西皮二黄
日复一日的鬓丝添白
像海中的浪花开开谢谢

京剧的大海中
有一朵大花名为徐琴芳

一九八一年岁暮
我去上海看她
她已经离开她的舞台
走进文史研究馆
研究什么是艺术家的老

她请我看一位年轻女伶的戏
在戏院前排并肩坐着
正要倾谈阔別的长梦
开锣了

她说
好多年没唱戏了
有点怕锣鼓
我们逃出去喝酒吧

俞律藝術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烂漫的烂漫》...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
《烂漫的烂漫》

我看过许多次梅兰芳演戏
他是永远的艺术大师
全世界都图谋捕捉住他的美

当他从上场门轻步走上舞台时
台下迫不及待地响起中国特色的欢呼
我在梅兰芳才配接受的殊荣里
睁大眼睛
再睁大眼睛
要最大限度地捕捉住
一个男人扮演的女人的中庸

结果是永远的枉然
因为每一个下一次看他演出时
都无法回避他眼神中的减法
美的递减就是生命的递减
是一个京剧的“哭头”

梅兰芳已经远去
谁也无法捕捉住他创造的美

人间的一切美都在逃走
留下的是惆怅
惆怅也是一种美
你在享受这种美的情趣中
应当悟出
虽然捕捉不住美
但美是可再生的

梅兰芳会再生
一切的美都在再生
我们曾经有过梅兰芳的烂漫
梅兰芳在再生中
正带来烂漫的烂漫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
《烂漫的烂漫》

我看过许多次梅兰芳演戏
他是永远的艺术大师
全世界都图谋捕捉住他的美

当他从上场门轻步走上舞台时
台下迫不及待地响起中国特色的欢呼
我在梅兰芳才配接受的殊荣里
睁大眼睛
再睁大眼睛
要最大限度地捕捉住
一个男人扮演的女人的中庸

结果是永远的枉然
因为每一个下一次看他演出时
都无法回避他眼神中的减法
美的递减就是生命的递减
是一个京剧的“哭头”

梅兰芳已经远去
谁也无法捕捉住他创造的美

人间的一切美都在逃走
留下的是惆怅
惆怅也是一种美
你在享受这种美的情趣中
应当悟出
虽然捕捉不住美
但美是可再生的

梅兰芳会再生
一切的美都在再生
我们曾经有过梅兰芳的烂漫
梅兰芳在再生中
正带来烂漫的烂漫

俞律藝術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玩具》人的一...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
《玩具》

人的一生
都是从玩开始
以玩结束

小孩子出世
妈妈就要逗他玩
他拉着妈妈的头发玩
他摸着爸爸的胡须玩
上幼儿园了
和老师一起玩

老人干一辈子
先一步步向前走
后一步步往后退
一边退
一边玩

旅游是玩
打牌是玩
学书法绘画作诗
是安置老景的玩

我的重孙茂哥四岁了
他快快活活玩了四年
我比他大九十岁
从退休玩起
已经玩了三十年
我懂得什么是玩了

和茂哥玩
他眉飞色舞
将我当玩具
于是他也成为我的玩具
我是他的大玩具
他是我的小玩具

玩是快乐
玩是得意
玩是忘乎所以

茂哥很快就要五岁
六岁七岁……
他就不肯当我的玩具了
那我也不能当他的玩具了
要抓紧时间好好玩啊

玩是最真实的人生
玩会玩出好身体好智慧
还有好人
当我离开自己时
茂哥会买一个玩具送我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
《玩具》

人的一生
都是从玩开始
以玩结束

小孩子出世
妈妈就要逗他玩
他拉着妈妈的头发玩
他摸着爸爸的胡须玩
上幼儿园了
和老师一起玩

老人干一辈子
先一步步向前走
后一步步往后退
一边退
一边玩

旅游是玩
打牌是玩
学书法绘画作诗
是安置老景的玩

我的重孙茂哥四岁了
他快快活活玩了四年
我比他大九十岁
从退休玩起
已经玩了三十年
我懂得什么是玩了

和茂哥玩
他眉飞色舞
将我当玩具
于是他也成为我的玩具
我是他的大玩具
他是我的小玩具

玩是快乐
玩是得意
玩是忘乎所以

茂哥很快就要五岁
六岁七岁……
他就不肯当我的玩具了
那我也不能当他的玩具了
要抓紧时间好好玩啊

玩是最真实的人生
玩会玩出好身体好智慧
还有好人
当我离开自己时
茂哥会买一个玩具送我

俞律藝術
灯下和诗冯亦同读俞公《杨大姐》...

灯下和诗
冯亦同读俞公《杨大姐》

我也熟悉那盞灯
如同熟悉那棵石榴树
花开在火红的五月
与灯光一起朗照
长长的人生路
长过九十载
长过一百岁
从城南到城北
从青丝到白头

大姐是一本书
大哥也是一本书
岁月因他们增色
诗文因他们添彩
石榴花是最美的插图
灯光不熄
阳光接班

如果有黑的印记
一定是他们的墨迹
仍然是灯光与阳光
永远的光明行
永远的光明吟

(亦同敬奉俞律诗翁和杨苡先生,问候冬安。)
 

灯下和诗
冯亦同读俞公《杨大姐》

我也熟悉那盞灯
如同熟悉那棵石榴树
花开在火红的五月
与灯光一起朗照
长长的人生路
长过九十载
长过一百岁
从城南到城北
从青丝到白头

大姐是一本书
大哥也是一本书
岁月因他们增色
诗文因他们添彩
石榴花是最美的插图
灯光不熄
阳光接班

如果有黑的印记
一定是他们的墨迹
仍然是灯光与阳光
永远的光明行
永远的光明吟

(亦同敬奉俞律诗翁和杨苡先生,问候冬安。)
 

俞律藝術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杨大姐》有一...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
《杨大姐》

有一位南京文讲所的学员问我
杨苡老师出过许多书
能向她要一本么

我说杨苡老师家在南京中心
告诉你她家地址
你去
她喜欢爱书的青年

我有经验
走进杨苡老师家
眼睛会发亮

进门左边就是书橱
我从来不推开橱门
只是静坐在旁边
听她讲里面的故事

只要她身边有新书
她总会送一本给我
写上惠赠例语
每一个字都和书一样重

小园里那棵石榴树认识我
成熟的石榴裂开来
像一本翻开的书

有一次走进她大门时
她说
你们都这么高
我想说
您比我们高大一百倍
不过我知道她不爱恭维

告别了
我说再见杨大姐
我知道
称她杨老师
或者杨先生
不会比称她杨大姐使她高兴

我抱着杨大姐的书回家
天已经很晩了
但黑暗不进门
(兼应德安兄《有您在,灯亮着》)
(图片摄影/冯亦同)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
《杨大姐》

有一位南京文讲所的学员问我
杨苡老师出过许多书
能向她要一本么

我说杨苡老师家在南京中心
告诉你她家地址
你去
她喜欢爱书的青年

我有经验
走进杨苡老师家
眼睛会发亮

进门左边就是书橱
我从来不推开橱门
只是静坐在旁边
听她讲里面的故事

只要她身边有新书
她总会送一本给我
写上惠赠例语
每一个字都和书一样重

小园里那棵石榴树认识我
成熟的石榴裂开来
像一本翻开的书

有一次走进她大门时
她说
你们都这么高
我想说
您比我们高大一百倍
不过我知道她不爱恭维

告别了
我说再见杨大姐
我知道
称她杨老师
或者杨先生
不会比称她杨大姐使她高兴

我抱着杨大姐的书回家
天已经很晩了
但黑暗不进门
(兼应德安兄《有您在,灯亮着》)
(图片摄影/冯亦同)

俞律藝術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和平》


如果没有蟋蟀

秋天太沉闷了


如果没有秋天

蟋蟀还有机会成名么


蟋蟀是最有人性的虫

我买苏州精制的盆儿给它安家


盆儿有盖作门关闭

我在它门上写横批


蟀蟀为秋而鸣

我在它大门横批上写“秋声”


蟀蟀为表现本领而斗

我在它大门横批上写“勇士”


我封了一个勇士

它的牙齿像两把大刀

大声吼着找决斗的对象

我又封了一个勇士满足它决斗欲


两位勇士斗出了残酷的结局

一个被咬断了腿

一个被打掉了牙


这个血的场面使我震惊

这个悲剧是我制造的

我忏悔...


如果没有蟋蟀

秋天太沉闷了

 

如果没有秋天

蟋蟀还有机会成名么

 

蟋蟀是最有人性的虫

我买苏州精制的盆儿给它安家

 

盆儿有盖作门关闭

我在它门上写横批

 

蟀蟀为秋而鸣

我在它大门横批上写“秋声”

 

蟀蟀为表现本领而斗

我在它大门横批上写“勇士”

 

我封了一个勇士

它的牙齿像两把大刀

大声吼着找决斗的对象

我又封了一个勇士满足它决斗欲

 

两位勇士斗出了残酷的结局

一个被咬断了腿

一个被打掉了牙

 

这个血的场面使我震惊

这个悲剧是我制造的

我忏悔了

 

秋深了

蟋蟀还在鸣

鸣声里内含着悟

 

它们互相格斗了千千万万年

现在悟出了什么

 

如果它们为我的忏悔而悟

我愿终身忏悔

将它们大门上的横批改写为“和平” 

诗家冯亦同和俞公蟋蟀诗

《秋虫与小雪》

 

今年的秋天真长

东园的诗翁

为好斗的蟋蟀封号

将秋声赠歌者

以勇士称胜者

隔着楚河汉界

看那缺牙和断腿

仁慈的老人

又在思忖该横批

忏悔还是和平

 

上帝啊,我的老天

该怪你的懈怠

忘记掀小雪的盖头了

她在天路上跺脚呢

急得秋枫都涨红了脸

银杏叶一路撒传单

出来吧,小雪姑娘

惟你能化干戈为玉帛


玉帛呀,冬的姐妹

一个比一个漂亮

让她们统统出嫁

银装素裹的世界

就会宁静又安详

哈哈,象东园诗翁

那雪白的银须一样!

 

(丽锦聚后,秋意未散。

戏赠诗翁、胡子一粲:

小雪该上路了。)


剑明和恩师的蟋蟀诗

 

蟋蟀是最有人性的虫

又是最无人性的虫

它们总被一只大手点燃激情

从而生出勇士的冲动

 

蟀蟀总是寻找决斗的对象

英勇着,为秋战而终

蟀蟀不知道巴掌大的盆儿外

还有另外的天空

 

蟋蟀是要斗的秋虫

它们与同类战斗

它们与异类撕杀

在斜阳下成就了其乐无穷

 

多少无畏的撕鸣

让它们成为了真正的秋虫

多少无端的决斗

却没能使它们成为英雄

 

蟀蟀互相格斗了千万年

却不知道点拨它们拼命的是人

还是魔鬼,结局是一个笑话

所以,没有谁为此忏悔

 

 


俞律藝術
冬天的童话诗家冯亦同和俞公《立...

冬天的童话
诗家冯亦同和俞公《立冬废话》

冬天忘记自己的冷?
地球人也得负责任!

你是谁?好大的口气
老天爷还是外星人?

甭管我是谁,渴死了
我是你身边的小草呀

诗人正行吟在钟山下
只听得脚下的喧哗声

我是粉黛乱子草
来自非洲大草原

我是翡翠公主
来自不远的东瀛

我是不会飞的火烈鸟
真想早点飞走

我是草原蓝调
奇怪的名字也是草

还地中海爱琴海
稀奇古怪得像精灵

大地的精灵和毛发
五洲的四季和草民

都在立冬的植物园
向诗人递上请愿书

地球人,醒醒吧
白雪公主要私奔冥王星了!

(亦同附记:今晨游中山植物园,归来读俞公诗,以所见记所感。诗中草名,均系实有,并非虚构。)

冬天的童话
诗家冯亦同和俞公《立冬废话》

冬天忘记自己的冷?
地球人也得负责任!

你是谁?好大的口气
老天爷还是外星人?

甭管我是谁,渴死了
我是你身边的小草呀

诗人正行吟在钟山下
只听得脚下的喧哗声

我是粉黛乱子草
来自非洲大草原

我是翡翠公主
来自不远的东瀛

我是不会飞的火烈鸟
真想早点飞走

我是草原蓝调
奇怪的名字也是草

还地中海爱琴海
稀奇古怪得像精灵

大地的精灵和毛发
五洲的四季和草民

都在立冬的植物园
向诗人递上请愿书

地球人,醒醒吧
白雪公主要私奔冥王星了!

(亦同附记:今晨游中山植物园,归来读俞公诗,以所见记所感。诗中草名,均系实有,并非虚构。)



俞律藝術

俞律:笔架山轶闻

[图片]

黄山险处

有座笔架山

笔架上为什么没架笔


我游黄山

笔架山对我说

你架上来吧


我是笔么

白云不承认我是笔

笔是尖的

而我是秃头


自从盘古开天辟地

我就为我们的祖宗记录历史了

啊,无限大的春秋寒暑呀

笔尖就这样磨平了

磨成了秃顶


我站在青天上

把片片白云当削笔刀

将我的秃笔削尖

总有一天

我的秃头会削成尖头

我就可继续录写祖宗传下来的青史了


中锋着笔

中锋不是偏锋

中锋是直笔


青天是我的纸

我在天上动笔

节奏欢快清晰


写...


黄山险处

有座笔架山

笔架上为什么没架笔

 

我游黄山

笔架山对我说

你架上来吧

 

我是笔么

白云不承认我是笔

笔是尖的

而我是秃头

 

自从盘古开天辟地

我就为我们的祖宗记录历史了

啊,无限大的春秋寒暑呀

笔尖就这样磨平了

磨成了秃顶

 

我站在青天上

把片片白云当削笔刀

将我的秃笔削尖

总有一天

我的秃头会削成尖头

我就可继续录写祖宗传下来的青史了

 

中锋着笔

中锋不是偏锋

中锋是直笔

 

青天是我的纸

我在天上动笔

节奏欢快清晰

 

写大字呀

一笔一划都不含糊苟且

让老眼昏花的老人看清楚

他们是过来人

他们是过去现在未来的见证人


诗家冯亦同和

冯亦同:你是梦笔生花人

——读俞公《笔架山轶闻》代黄山答诗翁

 

九十三个春秋

聚在一支湖笔尖上

对黄山七十二峰说

让我归家吧

我要回到笔架山

 

风卷云舒

翠屏开合

莲峰含笑

天都迎宾

光明顶上人声喧

他在哪里?

他在哪里?

还没有到时辰

笔架山正挤着呢!

 

君不见墨海泛金

洛阳纸贵皆国手

观海的石猴说

我认得你

你不属于这一波

你还得在后海留守

 

始信峰上的飞鸟

衔来一封信

字字狂草道分明:

梦笔生花欢迎你!

你是六朝松下客

你是惜余春堂主

且把你的行囊放下

更将你的衣带放宽

老友新朋都等着你

人字瀑下冲个凉

太平湖畔开诗会

都是梦笔生花人

何必上那笔架山

 

哈,哈哈,哈哈哈

七十二阵山风齐回应

 (霜降天不冷,晴暖胜阳春,亦同信笔胡言,逗诗翁、剑明师徒一笑)

 附注:梦笔生花、猴子观海,均为黄山景点。


胡子和恩师俞老
《黄山笔架峰》

不要从精美的摄影上看我
不要从半山的云雾中找我
我只是一个满面沧桑的老人
在一千三百多米的高度
站立成书法的坐标,为你引路
 
笔架,只是我的外形
岩石与根才是我的骨骼
这样,当你拿起架上的笔时
才能拥抱这份不愿意拥抱的寂寞
写出人生的蜿蜒与凉簿
 
有多少著名的神笔
嫉妒过我,因为它们悠闲
陪伴在红木打造的案头
就像一个总在描红的少女
潇洒的笔,怎能写苍老的风流


俞律藝術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桂花开了》

连续晴天
秋风不再冷淡
将小园里一群群其貌不扬的琐碎小花
吹成了金黄色的小精灵

园里浮动起金黄色的香
我解衣散步
兴奋得无所措手足

几十株桂花一齐都开了
秋风忙碌起来
将秋香送进家家户户

都说秋香比春香好
洁净的秋香为少年人涤去杂念
不像春香会撩逗人
连老人都要起下少年心

一阵阵秋香使人手足聪明起来
好似触摸冰霜
感觉到天地在初寒中的美

我家窗口的一株桂树认识我
它离我太近
它的枝叶好像扎根在我身上

我每天都给它浇水
它在风中向我点头
它真的认识我了

我刚才出门赴宴
只喝了一杯酒就回家了
回家看我的金黄色的小精灵

它一直在等我
已经很焦虑了
它找不到我了

在满地秋风里
它显得很慌乱
当它看见我迈着慌乱的步子走近它
立刻伸长枝杆
给我一个秋天的最香拥抱...


连续晴天
秋风不再冷淡
将小园里一群群其貌不扬的琐碎小花
吹成了金黄色的小精灵

园里浮动起金黄色的香
我解衣散步
兴奋得无所措手足

几十株桂花一齐都开了
秋风忙碌起来
将秋香送进家家户户

都说秋香比春香好
洁净的秋香为少年人涤去杂念
不像春香会撩逗人
连老人都要起下少年心

一阵阵秋香使人手足聪明起来
好似触摸冰霜
感觉到天地在初寒中的美

我家窗口的一株桂树认识我
它离我太近
它的枝叶好像扎根在我身上

我每天都给它浇水
它在风中向我点头
它真的认识我了

我刚才出门赴宴
只喝了一杯酒就回家了
回家看我的金黄色的小精灵

它一直在等我
已经很焦虑了
它找不到我了

在满地秋风里
它显得很慌乱
当它看见我迈着慌乱的步子走近它
立刻伸长枝杆
给我一个秋天的最香拥抱


老人与小花

馮亦同读俞公《桂花开了》


金灿灿的小花

在绿丛中捉迷藏

是谁走漏了消息

啊,迷人的桂子香

 

桂子桂子,你莫躲

看看老人家多慈祥

刚刚过去的国节庆

他人逢喜事精神爽

一支健笔耕耘七十秋

金色朝阳铸成纪念章

 

桂子说爷爷名菊味

想必是喜欢菊花啦

我们这些小不点

老人家,看不上?

太阳公公哈哈笑:

第九十三个重阳节

我送诗翁一顶金桂冠

拜托月桂姑娘来帮忙

 

小花小花,金灿灿

好一顶桂冠织起来

给菊味爷爷戴头上!


剑明和恩师俞老《桂花开了》

 

我也被这香韵迷醉了

在这弥漫的秋光里

和着千年不变的一抹夜色

感知这妖娆的律动

 

不知您窗前的它

是不是也和我窗前的一样

有过对白夜的感染

有过对皎洁月色的幻想

 

在秦淮河,在桃叶渡

虽然寂静的水上没有了渡船

我与您仍守在南岸

奢望李香君改画桂花扇

 

只等待,再送来一场柔情

而且与旧时爱情无关

掬一把失眠的星星撒开

让童心的明眸将诗意点燃

 

我想,您也会和我一样

存心在今晚梦回少年

回到三月的瘦西湖

去约会金秋羞涩的桂香

 


俞律藝術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 《重阳回首》

[图片]
重阳节属于老人

老人每天都过重阳节

重阳节是供老人研究老的


因为老

一批又一批逝水流年不知哪里去了

因为老

一批又一批的日子不知从哪里来的

这是不懂数学者的数学自慰


重阳节有两个太阳

一个叫得

一个叫失


一技蜡烛

越燃越短

把泪一般流在烛台上

凝结的蜡集中起来

放进嘴咀嚼

能嚼出种种滋味来


嚼过的蜡烛油搓成圆柱

插进蜡烛心

点上火

它又亮了


照亮一首诗

照亮一篇散文或小说

照亮一个人的啼笑

[图片]

 剑明和恩师《重阳回首》


您一生布...


重阳节属于老人

老人每天都过重阳节

重阳节是供老人研究老的

 

因为老

一批又一批逝水流年不知哪里去了

因为老

一批又一批的日子不知从哪里来的

这是不懂数学者的数学自慰

 

重阳节有两个太阳

一个叫得

一个叫失

 

一技蜡烛

越燃越短

把泪一般流在烛台上

凝结的蜡集中起来

放进嘴咀嚼

能嚼出种种滋味来

 

嚼过的蜡烛油搓成圆柱

插进蜡烛心

点上火

它又亮了

 

照亮一首诗

照亮一篇散文或小说

照亮一个人的啼笑



 剑明和恩师《重阳回首》

 

您一生布衣,从杨州走来

走出小巷,走过旧时十里洋场

一直穿着的那双布鞋

走过了散文小说与等身的诗行

 

您说布鞋好,踩不痛小草

踏不化白雪,正合舞台的清唱

多少人生悲喜,戏在足下

吼一段老生,可唤醒多少重旧

 

得与失,两个太阳

抵不走一技蜡烛的光芒

烛泪是声色的,如水墨丹青

凝成秦准灯影,凝成京剧高吭

 

多少流年染红了斜阳

岁岁重阳,都属于笔底的霞光

不必登高,我看见了松柏

因为您的高度正适合我来仰望


 《重阳之约》

亦同和俞公重阳诗

重阳有两个太阳

一个在春天

一个在秋天

同样的明媚

同样的璀璨

秋阳比春阳更亮堂


重阳是两个九九

一个算春天

一个算秋天

加减乘除随天意

算盘是年轮

手机是掌纹


重阳是两首诗

前一首传统

后一首创新

押九字头的韵

抒久字头的情


重阳说:

我在东苑的篱下

跟菊味对诗呢

茶都凉了

你还不来!

(亦同按:胡子老弟捷足先登了)





俞律藝術

俞律【扬州巷子吟】馮亦同、胡劍明、朱小俊和詩


扬州巷子吟

俞 律

扬州早不是我儿时的扬州了

儿时的扬州

现在躲在巷子里韬光养晦啦


我就是爱上扬州

不是骑鹤上扬州

是穿布鞋上扬州逛小巷子


布鞋走进巷子

脚底感受古老的轻松

不会踏痛扬州


小巷狹窄

把扬州几千年岁月

压缩在深巷人家的小门里


深巷迎面逢人

各自弯弯腰

退避礼让


巷子里安静

没有汽车追逐人

按响我儿时听不懂的喇叭


巷口挂着种种乡土巷名

我都还记得

但记不得它们的笑容了


巷子真长

好像没有尽头

走着走着

会希望遇上我的祖宗们...


扬州巷子吟

俞 律

扬州早不是我儿时的扬州了

儿时的扬州

现在躲在巷子里韬光养晦啦


我就是爱上扬州

不是骑鹤上扬州

是穿布鞋上扬州逛小巷子

 

布鞋走进巷子

脚底感受古老的轻松

不会踏痛扬州

 

小巷狹窄

把扬州几千年岁月

压缩在深巷人家的小门里

 

深巷迎面逢人

各自弯弯腰

退避礼让

 

巷子里安静

没有汽车追逐人

按响我儿时听不懂的喇叭

 

巷口挂着种种乡土巷名

我都还记得

但记不得它们的笑容了

 

巷子真长

好像没有尽头

走着走着

会希望遇上我的祖宗们

 

忽然走到巷底了

看见扬州了

扬州原来这样的大啊


冯亦同敬和俞公的同题诗

扬州巷子吟

 

你长我一转

小巷长你

两千五百岁

何其年长的故里

何其长的扬州小巷

 

她是我们的扬子江

扬子江因她而得名

且不管谁得谁的名

反正都是她看着

小小的我们长大

依偎着她长大的呀

 

像妈妈,像奶奶

像外婆,像老师

长长的扬州小巷

窄窄的扬州小巷

你是历史的洞箫

有五孔,二十四孔

醉了老李和小杜

醉了马可•波罗

醉了唐诗宋词

醉了水浒三国

醉了扬州八怪

醉了个园的竹枝

和何园的花窗

 

世上有太多的巷子

世上有无数的诗行

佩得上一个吟字的

只有你一一

扬子江的姐妹

母亲的城啊

是您,给了我们

永远的古道

和年少的热肠!


剑明和恩师俞老《扬州巷子吟》

扬州一夜

 

我是踏月而来的

唱着“扬州城巷子深……”

走过先生儿时的巷口

想像年轮里的一切激情与悲喜

那天,竹影下我发现

我与这里的月色没有距离

 

旧时庭院写满“声声慢”

朱自清走过的小径

如今芳草寂寂

郑板桥写过的乱石铺街上

我与一枝一叶重逢

在回首时,我真的爱上扬州了

 

当是穿越时空的一夜

我是听着《广陵散》入睡的

轻轻阖上双眼走入韵脚

如果不是梦见你

如果梦里没有星空皎洁

我怎能拾起烟花三月的诗句

【朱小俊和诗】

我的小巷乡愁

 

我从小就住在南河下那深深的小巷

庭院深深,思念绵绵,乡愁悠悠

如今迈入老年,倍感小巷依然长长

 

于我而言,乡愁啊,就是一个少年

打井水装满水缸,如同练哑铃,两臂肌肉鼓起

就是盼着夏天结伴跳进运河游泳玩浪

 

乡愁啊,就是自制铁圈滚在悠长的石路上

就是饿了来一碗虾子酱油干拌面

加猪油,加胡椒,再加点青蒜

 

乡愁啊,就是盼着过年蒸各色包子甩吃

就是来人客人可去瘦西湖逛上一逛

唉,小巷在心,乡愁难忘!记忆永远!


俞律藝術
唱和奇想答俞公、胡子 我在汤山...

唱和奇想
答俞公、胡子

我在汤山与你们唱和
隔着钟山之阳
那块硕大无朋的石材
六百年了它还躺着
站起来的是四方城
是曹寅拍朱元璋马屁竖起的治隆唐宋碑
曹老爷子再也想不到
他孙子笔下的禁书
竟出落成世界名著
和红楼艺文苑那样
花团锦簇的好风景

海棠诗社的才女们
还等着他去品评哩
莫打扰他们的雅集
我想推荐穴居葫芦洞五十万年前的汤山人
南京最早的原住民
真正意义上的直立人

从蓝天下挺直了脊梁
拥有比初心更初的心
刚刚学会取火、打猎
祭祀、歌舞与唱和
给他们三片叶子
当口弦吹吧一一
满山跑的老祖宗!
一片栖霞山的红叶
一片牛首山的青桐
一片来自东苑诗窗下
那枚永不凋零的
绿叶……

(亦同附注:最后一句引用俞公为他的老友孙成惠公题写的书名。)...

唱和奇想
答俞公、胡子

我在汤山与你们唱和
隔着钟山之阳
那块硕大无朋的石材
六百年了它还躺着
站起来的是四方城
是曹寅拍朱元璋马屁竖起的治隆唐宋碑
曹老爷子再也想不到
他孙子笔下的禁书
竟出落成世界名著
和红楼艺文苑那样
花团锦簇的好风景

海棠诗社的才女们
还等着他去品评哩
莫打扰他们的雅集
我想推荐穴居葫芦洞五十万年前的汤山人
南京最早的原住民
真正意义上的直立人

从蓝天下挺直了脊梁
拥有比初心更初的心
刚刚学会取火、打猎
祭祀、歌舞与唱和
给他们三片叶子
当口弦吹吧一一
满山跑的老祖宗!
一片栖霞山的红叶
一片牛首山的青桐
一片来自东苑诗窗下
那枚永不凋零的
绿叶……

(亦同附注:最后一句引用俞公为他的老友孙成惠公题写的书名。)

图片摄影:胡子

俞律藝術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
《唱和》答胡子

三个现在的南京人
以诗为胶
紧粘在一起唱和

站在钟山顶上唱和
山风播送我们的吟诵
高处的吟诵惊动了古人

他们从六代豪华里走出来
经历唐词诗宋词元曲的洗礼
还和民国的新诗拥抱着

他们在冥冥之中注意到我们
想参加我们的唱和
组织南京的古今唱和

以诗为胶
古人今人结合在一起唱和
多么深刻多么厚重呢

而且
古人的乡音重
是真正原始的南京话呀

~~~~~~~~~~

致俞老冯老之《唱和》

胡子

你给我的礼物
不需要快递
写在纸上,飘在空中
就像桂花的香气

我给你的礼物
不必回礼
在一盏茶的间隙
顿时领悟,心有灵犀

我们隔着今晚的月色
忘却昨日春风秋雨
一笑或是一哭
都赖于真诚的会意

诗...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
《唱和》答胡子

三个现在的南京人
以诗为胶
紧粘在一起唱和

站在钟山顶上唱和
山风播送我们的吟诵
高处的吟诵惊动了古人

他们从六代豪华里走出来
经历唐词诗宋词元曲的洗礼
还和民国的新诗拥抱着

他们在冥冥之中注意到我们
想参加我们的唱和
组织南京的古今唱和

以诗为胶
古人今人结合在一起唱和
多么深刻多么厚重呢

而且
古人的乡音重
是真正原始的南京话呀

~~~~~~~~~~

致俞老冯老之《唱和》

胡子

你给我的礼物
不需要快递
写在纸上,飘在空中
就像桂花的香气

我给你的礼物
不必回礼
在一盏茶的间隙
顿时领悟,心有灵犀

我们隔着今晚的月色
忘却昨日春风秋雨
一笑或是一哭
都赖于真诚的会意

诗情唱和,唱和
即使在迢迢千里
也有拥抱,也有相许
一如花径上我们总是偶遇



俞律藝術
【诗家冯亦同先生新作】《迟到的...

【诗家冯亦同先生新作】
《迟到的菊花诗》
和剑明、俞老:

重阳己过
东篱下不见人影
我问疯长的野草
悠闲的蟋蟀说
他去斯德哥尔摩
领奖去啦
多嘴的八哥也嚷嚷
哪里会是残雪
霜降还没到呢!

我只好直奔主题
秋菊哪里去了?
一阵热风吹来:
你不知道
她打官司的事?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
池塘里蛙声一片:

全怪你们南山人
爱吃什么菊花脑
(捞?孬?恼!
三个声音在打架)
我终于听清
心里在打鼓:
是呀,是呀
这真是秋天,不
这是秋菊——
比秋天还大的烦恼!

(亦同附言:同秋菊开个玩笑,求教于俞公和胡子[微笑][抱拳])

【诗家冯亦同先生新作】
《迟到的菊花诗》
和剑明、俞老:

重阳己过
东篱下不见人影
我问疯长的野草
悠闲的蟋蟀说
他去斯德哥尔摩
领奖去啦
多嘴的八哥也嚷嚷
哪里会是残雪
霜降还没到呢!

我只好直奔主题
秋菊哪里去了?
一阵热风吹来:
你不知道
她打官司的事?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
池塘里蛙声一片:

全怪你们南山人
爱吃什么菊花脑
(捞?孬?恼!
三个声音在打架)
我终于听清
心里在打鼓:
是呀,是呀
这真是秋天,不
这是秋菊——
比秋天还大的烦恼!

(亦同附言:同秋菊开个玩笑,求教于俞公和胡子[微笑][抱拳])

俞律藝術
【诗家冯亦同和俞公】《岁月的双...

【诗家冯亦同和俞公】
《岁月的双桨》

喜闻杨苡、俞律先生获中国作协颁发的“从事文学创作七十周年荣誉证书”,兼和俞公新作《静静的河》:

不是瀑布
不是小溪
是静水深流
因宁静而致远
因沉潜而绵长
有白鹭驻足
有燕子筑巢
有岸风梳柳
有渔人泛舟
是岁月的双奖啊
在浩荡的波心上
摇白了少年头
摇皱了红颜
七十是里程碑
也是功勋章

不,不不
我是笔,也是桨
只因有那样的笔在
有那样的迎接晨光的帆和旗在
生命才不会熄火
每个方块字都会呼喊
给我以力
给我以光
你是最美的老人河

(2019国庆节,冯亦同作)

【诗家冯亦同和俞公】
《岁月的双桨》

喜闻杨苡、俞律先生获中国作协颁发的“从事文学创作七十周年荣誉证书”,兼和俞公新作《静静的河》:

不是瀑布
不是小溪
是静水深流
因宁静而致远
因沉潜而绵长
有白鹭驻足
有燕子筑巢
有岸风梳柳
有渔人泛舟
是岁月的双奖啊
在浩荡的波心上
摇白了少年头
摇皱了红颜
七十是里程碑
也是功勋章

不,不不
我是笔,也是桨
只因有那样的笔在
有那样的迎接晨光的帆和旗在
生命才不会熄火
每个方块字都会呼喊
给我以力
给我以光
你是最美的老人河

(2019国庆节,冯亦同作)


俞律藝術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
静静的河

这里有一条静静的河
我家在它北岸的楼上
河的南岸也有一幢楼
楼上住着我不知道的人

我常常开窗向南望
南岸的楼上也有北望的窗
经常探出一个如银的白头来
他向北望
不知他是不是望见我

南北相对
我的头也同样的白
隔着这条静静的河
将河水都映白了

不知道他在望什么
一双被皱纹紧围的昏花眼
能看得清什么呢?
除了看自己的旧梦

老人的旧梦都很丰富的
酒杯里的七情六欲
面包里的喜怒哀乐

你爱过吗
你被爱过吗
你恨过吗
你被恨过吗
你伤害过人吗
你被人伤害过吗

有时他向北挥手
不知他向谁挥手
我有时向南挥手
南面是白茫茫的一片

两个白头
中间隔着一条静静的河
它静静地流着流着

它很累
快睡着了
像一个没有过错的老...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
静静的河

这里有一条静静的河
我家在它北岸的楼上
河的南岸也有一幢楼
楼上住着我不知道的人

我常常开窗向南望
南岸的楼上也有北望的窗
经常探出一个如银的白头来
他向北望
不知他是不是望见我

南北相对
我的头也同样的白
隔着这条静静的河
将河水都映白了

不知道他在望什么
一双被皱纹紧围的昏花眼
能看得清什么呢?
除了看自己的旧梦

老人的旧梦都很丰富的
酒杯里的七情六欲
面包里的喜怒哀乐

你爱过吗
你被爱过吗
你恨过吗
你被恨过吗
你伤害过人吗
你被人伤害过吗

有时他向北挥手
不知他向谁挥手
我有时向南挥手
南面是白茫茫的一片

两个白头
中间隔着一条静静的河
它静静地流着流着

它很累
快睡着了
像一个没有过错的老人
在忏悔

俞律藝術
秋月如诗敬和俞公、胡子吟秋之作...

秋月如诗
敬和俞公、胡子吟秋之作

月光是汉字
写不完的情诗
对影成三人
收进唐代《三叶集》
橘香弥满南国
团扇风动六朝
我们泛舟秦淮秋水
与凤凰台客携手
与半山园主对饮
个中真趣唯钟山能解
天下丹枫难敌栖霞红

只因长江已过尽千帆
只因石头也化作花雨
人虽老,天心在
秋意浓,月徘徊
好个中秋还没有过去
满月为写万首爱情诗
她哪里舍得别离!

(亦同附言:离宁一周,欠诗债累累,晴光满窗,无处不成“情语”也。)

秋月如诗
敬和俞公、胡子吟秋之作

月光是汉字
写不完的情诗
对影成三人
收进唐代《三叶集》
橘香弥满南国
团扇风动六朝
我们泛舟秦淮秋水
与凤凰台客携手
与半山园主对饮
个中真趣唯钟山能解
天下丹枫难敌栖霞红

只因长江已过尽千帆
只因石头也化作花雨
人虽老,天心在
秋意浓,月徘徊
好个中秋还没有过去
满月为写万首爱情诗
她哪里舍得别离!

(亦同附言:离宁一周,欠诗债累累,晴光满窗,无处不成“情语”也。)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