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冯嫽

165浏览    2参与
江左小熊猫

【清明祭·西汉军事-外交组】天下有雪

谨以此文,致敬大汉盛世的襟怀与胆魄。

清酒一壶,遥祭先辈。你们从未远去。


【预警】文中历史事件发生的时间,有的不太可能下雪;在此出于文学需要忽视季节限制,无法接受的读者请绕道。


一、张骞


张骞往小炉子里舔了几块炭,回头看看那酣睡时唇角犹自带笑的匈奴妻子,眼角不禁氤氲些微湿意。

然后轻手轻脚起身,背上简单得可谓寒碜的小包裹,执过因日日擦拭而依然如新的节杖,掀开帐帘。

山北雪晴,河西月明,正是良夜。

堂邑父在不远处安静等待。


身后是魂之所萦的长安,繁花锦绣,酣梦温柔。

却有折花人、窃梦者虎视眈眈。

前路是未知的西域,天地浩瀚,生死未卜。

却为守护花与梦撒下雨露...

谨以此文,致敬大汉盛世的襟怀与胆魄。

清酒一壶,遥祭先辈。你们从未远去。


【预警】文中历史事件发生的时间,有的不太可能下雪;在此出于文学需要忽视季节限制,无法接受的读者请绕道。


一、张骞


张骞往小炉子里舔了几块炭,回头看看那酣睡时唇角犹自带笑的匈奴妻子,眼角不禁氤氲些微湿意。

然后轻手轻脚起身,背上简单得可谓寒碜的小包裹,执过因日日擦拭而依然如新的节杖,掀开帐帘。

山北雪晴,河西月明,正是良夜。

堂邑父在不远处安静等待。


身后是魂之所萦的长安,繁花锦绣,酣梦温柔。

却有折花人、窃梦者虎视眈眈。

前路是未知的西域,天地浩瀚,生死未卜。

却为守护花与梦撒下雨露和星光。


张骞节杖西指,奔赴长安的壮阔未来。


二、卫青、霍去病


卫青披着一身风雪跨入院门,就见自家小外甥对着中庭梨花树挥动小木剑——那是卫青给布置的功课,每天挥剑两百下。

不过这娃通常自己加码到四百下。卫青看霍去病火烧云似透红的小脸儿,也不知是冻的还是热的。下午听说那个消息时满腹的悲愤和憋屈瞬间就转为心疼:

“去病,雪这么大,一会儿再练。”

“舅舅!舅舅回来啦!”霍去病扔了小木剑,像只毛茸茸的雪团子一样滚过来,声音欢快得炸开一朵朵小烟花。


卫青把自己和小外甥收拾匀净了,裹上一件长姐亲手缝制的厚氅,将霍去病也搂在怀里,就靠着窗边观雪。

鹅毛一样,却没有鹅毛的温软。卫青想起自己一个时辰前出宫,刘彻背对着他站在冷得彻骨透心的鹅毛雪中。他一回首望那背影,心间就仿佛被尖细的锈铁丝飞快划过,渗出点点密密的血。

“舅舅,你不高兴吗?”霍去病仰着小脸,十分肯定,“发生什么事了?”

对自己这个舅舅的情绪变化,小外甥总是非常敏感。卫青心头一暖,垂首和他额头相抵,轻轻蹭了蹭,然后尽量用简单易懂的表达说明了马邑之谋的惨淡收场。

卫青讲完,瞅瞅霍去病若有所思的小模样,不禁有点好笑,逗他道:“去病想什么呢?如果去病是王将军,会怎么做?”

霍去病一震,眼里锋芒大盛,奶声奶气却也嗓门儿敞亮:“果断打!用强弩!”想了想又补充,“以后还要好好练骑兵!”

卫青怔怔地望着小外甥半晌,恍惚间仿佛看见一个青年将军,眸光凛冽,火焰色披风将鹅毛大雪烧得滚烫。

卫青抖动着肩膀,无声地笑起来。


并不十分遥远的将来。

城彼朔方与封狼居胥,将在青史一页永绽光华。


三、苏武


苏武已不记得,这是在北海的第几个年头了。

没有鸿雁飞过的天,像枯骨一样苍白。大雪无垠,安静而放肆地泻下。

苏武用冻得红肿如小胡萝卜的手指,一下一下,慢慢薅着羊毛。

垂垂老矣的公羊,在这苦寒之地待久了,和牧羊人一样瘦骨伶仃。

却也和牧羊人一样,依然顽强生长。


节杖原先的流苏几乎都被换过了。那些精致的丝线一缕缕萎落,但很快就被羊毛补上。苏武用不太利索的手指把羊毛编成一条条细细的小辫子,让流苏看起来不至于太寒碜。

编着编着就不禁失笑。

远在长安的小女儿,之前总是嚷嚷爹爹给她编小辫。苏武每次都编得乱七八糟,小姑娘一照镜子就被气得哇哇哭。

谁成想如今,编辫子的技艺倒是精进。


宝贝,不知道爹爹还能不能回家为你编小辫。

你是爹爹的女儿。

可爹爹,也是大汉的儿郎。

所以,你要记得——

只要爹爹还在,爹爹对你的爱就在。

只要爹爹还在,节杖就在;

大汉的尊严与荣光,就在。


四、冯嫽


安靡乎老了,枯树皮一般皲裂的脸,虬结的须发像这北地的大雪一样白。

但他却倔强地手杵拐杖立于漫天风雪中,受过伤的腿微微颤抖,脊背却挺得笔直。

裹成一只粽子似的小孙儿个头才及安靡乎的腰,只好拉着爷爷裤腿不满地嘟囔道:“好冷呀,我们究竟要等谁啊?”

安靡乎笑着摸摸小孙儿的脑袋,满腔厚重深情,融冰化雪:

“等一位故人。”


他这位故人,把因战乱失去双亲而颠沛流离几于倒毙的他收留作解忧公主的侍卫。他便见证了数十年来这对汉人主仆以巾帼之身行须眉之事:

促成乌、汉西逐匈奴,刺杀“暴恶失众”的泥靡,解乌就屠自立之乱……哪一桩不是险象环生!而这两个女子始终那样英风飒然,奔走斡旋,或以战求和,或化干戈为玉帛,生生撑起了大汉的西域经略。

——谁能不为之心折呢!


而今乌孙国主怯弱,局势再起动荡。这位故人虽在数年前随解忧公主东归长安,却到底心系乌孙,自请再为汉使,西行镇抚。

当年还乡时,她已是青丝如霜;现在,想必更是满头白雪。

可那又怎样。她永远像她爱在衣襟上绣制的石榴花一样,明媚灿烂,绽放在安靡乎的心里,永不凋零。


茫茫雪原上渐渐传来车铃声。

安靡乎的眼睛像炬火般亮起。

周围的乌孙男女早已欢呼起来,喊出了那个即便两千多年后仍被伊犁人由衷敬爱的姓字:

“冯夫人!”


五、甘延寿、陈汤


听闻陈汤矫诏的消息时,甘延寿吓得病都好了大半。

“反正事情已经这样了,就干下去呗!”入营帐不久的陈汤眉毛胡须上都是细碎的冰碴子,倒像一个老头儿。

可谁家老头儿能这么混球!

甘延寿简直不知道该拿这个混球怎么办才好——他好像从来就不知道该拿这个混球怎么办才好。

陈汤见甘延寿还咬着牙一副狰狞的样子,臂膀一展就揽过他肩膀,“延寿啊……”

“延寿个鬼!”甘延寿觉得自己这名字实在太讽刺了,“你就是来折老子寿的!爪子松开!”

“这可真冤枉我。你看你之前还只能躺着咳嗽,现在都下地嚷嚷了。”陈汤低头看看甘延寿赤裸的双足——方才这人因为过于激动,鞋都没穿就扑过来要跟他算账——又看看榻边那双旧得没眼看的鹿皮软靴,笑道,“冷不冷,我让王裁缝特制的靴子暖和吧。等打完这仗再添双新的——听说当年霍骠骑剥了单于近臣坐骑的皮给他舅舅制靴,这次我直接剥单于坐骑嘿嘿嘿嘿。”

甘延寿白眼翻到天上,甩开陈汤的手回身蹬鞋更衣,然后在枕头下一阵摸索,小心翼翼地捧出一个包裹。

陈汤好奇地看甘延寿解开包裹。

那是两面洗得发白的旌旗。

一面“卫”字旗,一面“霍”字旗。


城彼朔方与封狼居胥。

每个大汉男儿的骄傲与仰望。

——你们没有走完的路,由我们替你们走完。

陈汤大笑起来,淌下热泪。

果然,想打这一仗的,怎么可能只有一个陈汤呢!


帐外大雪如幡,疾风若鼓,黑云滚滚仿佛铁马奔腾。

汉家的士兵们静默而立。一张张苍老或年轻的脸,就像这个帝国筚路蓝缕的曾经,与不可限量的未来。

甘延寿内心有岩浆沸腾。


扬鞭挥师。“甘”“陈”“卫”“霍”四面旌旗迎风而展。

那是大汉的国威与军魂。

——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


END


后记:

1、骞哥必须放在第一个。有他开路,后边这些人才能走得越来越顺当。甘延寿、陈汤压轴,因为他们为汉匈之争划上一个历史性的符号,那篇“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的上奏,值得全文背诵。

2、龙城之战的前十年,正史关于卫青的记录十分简单,只列其历任建章监、侍中、太中大夫等职。然而,这十年却给人留下无限遐想空间——这是一颗大汉super star安静而野蛮生长的十年,还见证了另一颗super star的童年。本文算是一个小小的构想。限于篇幅,只能浅尝辄止。还有若干脑洞,留待以后再写。嘿嘿。

3、史书仅见记载苏武两子(苏元、苏通国)。小女儿是本文虚构。

4、安靡乎是虚构人物。不知道乌孙人的姓名怎么个起法,就,随缘了……

5、石榴花是西安市花。张骞从西域带回各种植物种子,其中就有石榴种,首先便在长安城养殖,可称渊源甚久。并且,石榴花还被古人视作端午驱魔辟邪,带来吉祥之花。所以文中私设冯嫽喜欢石榴花。

6、我写着写着居然萌上了陈甘,而且好像还把他俩设定成了霍卫粉……我是该面壁呢还是该面壁呢,捂脸。

以上。再次致敬大汉,致敬先辈。你们让我们知道自己从何处、怎样走到今天。

希望我们的前行不负初心。

白塔
敢爱敢恨,敢做敢当。人生一世,...

敢爱敢恨,敢做敢当。

人生一世,须为这样的女子。

敢爱敢恨,敢做敢当。

人生一世,须为这样的女子。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