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冰川姐妹

4821浏览    54参与
不会起名字的展林

“减肥” “提神” “做爱”

一篇无比草生的小短文,看着一乐就行了。

起因是一个入群申请。(见下图)

[图片] 

  日菜一直相信,假期的午后最适合用来补觉,而今天她也是这么打算的。躺在看着手机的纱夜腿上,感受着照在身上的和煦阳光,日菜感觉到自己的眼皮愈发的沉重。

直到看着手机的纱夜随口的说出一句:

  “日菜你胖了。”

  “姐姐!”

  日菜脑中的困意一扫而空,如弹簧一般地坐起身,小脸气鼓鼓的,用瞪圆的眼睛盯着纱夜,想要使自己看起来尽可能的有压迫感。

  然而日菜的尝试并没有在纱夜的身上起到多大的作用,她头也不回的回复道:

  “你天天躺在我腿上,我当然知道。”“而且,不用说我,就连你粉丝都说了。”...

一篇无比草生的小短文,看着一乐就行了。

起因是一个入群申请。(见下图)

 

  日菜一直相信,假期的午后最适合用来补觉,而今天她也是这么打算的。躺在看着手机的纱夜腿上,感受着照在身上的和煦阳光,日菜感觉到自己的眼皮愈发的沉重。

直到看着手机的纱夜随口的说出一句:

  “日菜你胖了。”

  “姐姐!”

  日菜脑中的困意一扫而空,如弹簧一般地坐起身,小脸气鼓鼓的,用瞪圆的眼睛盯着纱夜,想要使自己看起来尽可能的有压迫感。

  然而日菜的尝试并没有在纱夜的身上起到多大的作用,她头也不回的回复道:

  “你天天躺在我腿上,我当然知道。”“而且,不用说我,就连你粉丝都说了。”

  纱夜抬起头,将手中的手机推到了日菜的面前。日菜定睛一看,竟然是一个SNS的话题,内容是#冰川日菜胖了。

  面对如山的铁证,原本就底气不足的日菜心中最后一丝的锐气也消耗殆尽了。原本高昂的头也渐渐低了下来眼中的压也慢慢消失了。

  “那……姐姐,你说该怎么办?”

  “你刚才是不是都快睡着了?你现在这样不行的,一到假期吃了就睡。要多健身,而且不要一吃完饭就睡觉。”

  “但是,我就是很困啊……”表面上来看,日菜在这场对决中暂时落了下风,然而小天才绝不会轻言放弃,她的大脑同时在飞快地运转,寻找反败为胜的机会。

  “但是,我睡觉姐姐都不反对啊……”日菜开始了她的反击。“每次姐姐都让我睡在腿上,我也能睡的特别香。”

  “明明姐姐不反对我在吃饭后睡觉,而且平时总是姐姐让我多吃一点东西。姐姐也要为我长胖负责!”多年的相处使日菜早已非常熟悉这一套战术,如何在自己的姐姐那里讨到好处。

  这一套组合拳的效果立竿见影。“嘛……也是。不过日菜胖了还主要是你的责任,不要怪到别人头上。”纱夜放下了手上的手机,与日菜四目相对。对于日菜来说,这意味重大利好。

  “所以…姐姐也要帮我一起减肥哦。”

  日菜迈出了其计划中的最关键的一步。

  窗外照进的日光照亮了了纱夜稀碎的发丝,她摇了摇头,用双手稍稍整理了一下有些混乱的青蓝色长发。用认真的目光看着日菜的双眼,红色的双唇略微开合,郑重地给出了回复:

  “好。”

  在纱夜看来,自己的一系列举措是为了体现出自己对于日菜要求的重视以及想要认真解决问题的态度。然而从日菜的角度来看,自己姐姐的这一系列举动只让她越发隐藏不住自己的真实想法。

  “那…从今天开始?”

  “嗯。”

  “日…菜……你在干什么?”

  这一切发生的过于迅速,以至于叫出自己妹妹名字第一个字时的纱夜还是坐在床上,而第二个字出口时就已经被压在身下。

  “诶……姐姐不是答应我从今天开始帮我减肥的吗?我听说,做爱是一个很好的减肥方式,而且还能提神。”

  “话是这么说,可是你这也太……”

  纱夜剩下的话语还没来得及说出口,日菜就用自己的双唇封堵了纱夜任何抱怨的可能。

  “姐姐要说话算话哦。”日菜在心中说道,她知道,这份话语一定能够通过心电感应传达到纱夜的脑中。双胞胎就是有这一点好处,当二人在做爱,没有办法通过语言来交流时,能够将彼此的心意传达给对方。

不会起名字的展林

【さよひな】同居30题(17)庆祝某个纪念日

渣文笔警告,ooc警告

一个小小的尝试,要是反响不好那就删了吧……


  “姐姐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是个要上班的日子。”

  “姐姐知道现在是几点吗?”

  “嗯,是晚上九点。”

  “那姐姐为什么不上楼回家,要在这个大雪天和我一起绕着家来回绕圈呢?”

  “没什么,只是想走走。”

  “姐姐还真的是不坦率呢。”

  “什么?”

  “今天是二月十四号号情人节,姐姐晚上请我去出去吃饭,现在带着我在楼下转散步,都是因为……”

  “日菜!不要再说了。”

  “……是因为姐姐准备礼物想要送给我却开不了口。姐姐一直都是这样呢……心里想了很多事情却都…...

渣文笔警告,ooc警告

一个小小的尝试,要是反响不好那就删了吧……


  “姐姐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是个要上班的日子。”

  “姐姐知道现在是几点吗?”

  “嗯,是晚上九点。”

  “那姐姐为什么不上楼回家,要在这个大雪天和我一起绕着家来回绕圈呢?”

  “没什么,只是想走走。”

  “姐姐还真的是不坦率呢。”

  “什么?”

  “今天是二月十四号号情人节,姐姐晚上请我去出去吃饭,现在带着我在楼下转散步,都是因为……”

  “日菜!不要再说了。”

  “……是因为姐姐准备礼物想要送给我却开不了口。姐姐一直都是这样呢……心里想了很多事情却都……”

  “日菜!!!”

  “诶……姐姐不想让我继续说吗?可是我还想说下去诶,姐姐不会拒绝我的请求吧。”

  “除非姐姐……吻我,要不然我就继续说?”

  “日菜!”

  嗯,姐姐觉得呢。

  “就只有这一次……”

不会起名字的展林

【さよひな】同居30题(16)出浴后的怦然心跳

渣文笔警告,ooc警告

这是一篇毫无质量的小短打

有ykls元素,注意避雷

设定是工作后同居的双子

  

  纱夜喜欢在长途飞行之后泡澡,特别是像今天出差回到家之后。热水能使她僵硬的肌肉放送,也能让她一直紧绷着大脑,得到暂且的放松。

  不过今天纱夜的脑中还有一件事挥之不去。

  凌晨十二点踏入家门时,只有漆黑而寂静的房间迎接她,丝毫不见同居人的身影。纱夜原本想掏出手机给日菜打一个电话。但又转念一想,能使日菜无法回家迎接多日未见的她的事情,一定是非常重要的,还是不要打扰她为好。

  但今天这反常的情况,还是一直在纱夜的脑中萦绕。原来是因为彻底放松自己的泡澡时间,...

渣文笔警告,ooc警告

这是一篇毫无质量的小短打

有ykls元素,注意避雷

设定是工作后同居的双子

  

  纱夜喜欢在长途飞行之后泡澡,特别是像今天出差回到家之后。热水能使她僵硬的肌肉放送,也能让她一直紧绷着大脑,得到暂且的放松。

  不过今天纱夜的脑中还有一件事挥之不去。

  凌晨十二点踏入家门时,只有漆黑而寂静的房间迎接她,丝毫不见同居人的身影。纱夜原本想掏出手机给日菜打一个电话。但又转念一想,能使日菜无法回家迎接多日未见的她的事情,一定是非常重要的,还是不要打扰她为好。

  但今天这反常的情况,还是一直在纱夜的脑中萦绕。原来是因为彻底放松自己的泡澡时间,也不得不提结束。纱夜匆匆忙忙地换好家居服,决定还是给日菜打个电话。

  思考着在电话里要说的话,纱夜看到了床上的背影。说是背影,是因为床上的那人,完全是脸朝下地瘫在床上。就好像是在走到床边的瞬间失去了意识,整个人陷入了床的怀抱。

  放在以前,纱夜一定会先责备日菜穿着外衣就上床。然而今天她却不打算这么做。她尽可能不弄出声音地在床边坐下,用手抚摸着日菜精心打理贷短发。

  然而指尖却传来了不悦的触感。大量的发胶使得原本轻盈柔顺的短发变得厚重生涩,也失去了纱夜最喜欢的质感。不用说,纱夜也大概能够猜出今天晚上自己的妹妹是因为摄影才会这么晚回家。

  纱夜坐在床边,将手轻轻地放在日菜的背上,感受着她身体每一次微小的起伏。然而时钟的时针马上就要指向一点,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

  纱夜先轻轻地起身把日菜随手扔在床上的包包收好,便开始帮日菜脱掉穿在外面的大衣。现在看来,不要说是洗澡了,就算是帮日菜换掉外衣都是不可能的了,今天纱夜可能给日菜一个小小的特权,穿着外衣上床睡觉。

  不过纱夜也拿她没有办法。看着躺在床上,即便是被翻了个面也丝毫没有要醒来迹象的日菜,纱夜苦笑着叹了一口气:

  “日菜你胖了啊……”

  纱夜自己爬上了床躲进了被窝之中。然而因为害怕吹风机吵到日菜,纱夜就能等自己的长发逐渐变干。所以她还暂时不能入睡。

  纱夜靠着床头,原本想继续发呆放空自己,却没有想到睡在旁边的日菜像是一只闻到熟悉味道的狗狗一样,一点一点地往纱夜的怀中蹭去。

  纱夜以为她醒了,却发现怀中的日菜然而双眼紧闭,只不过是嘴边微微上扬,偶尔还砸吧几下。不知道在梦中遇到了什么。

  纱夜伸出自己的右臂搂住日菜的身体,轻轻抚摸着她的右臂。低头看着日菜的脑袋,脑中浮现出前几天去湊さ和今井さん家中做客时看到的撸猫场景。

  “果然睡着的日菜还是更像猫猫吧。”

不会起名字的展林

【さよひな】同居30题(15)替对方挑衣服

渣文笔警告,ooc警告

这真的就是一个小短打

设定是工作后同居的二人

感谢群友提供了思路和文中很多细节

  

  “姐姐,快点了哦,再不出门就要迟到了哟。”

  穿好衣服的日菜抱着满心的疑惑边喊便向卧室走去。本来一个会迟到的纱夜就已经非常少见了,一个可能迟到参加Roselia聚会的纱夜就更加少见了。所以已经在门口等待许久的日菜非常好奇到底是什么让自己的姐姐迟迟不肯出门。

  “姐姐?”

  映入日菜眼帘的,是仍然身着居家服的纱夜的背影,和摆在床上的各种衣物。

  “日菜,”纱夜头也不回地说到,“你帮我看看怎么搭配比较好。”

  “姐姐穿这一套比较好哦。”稍稍思考之后,日菜飞...

渣文笔警告,ooc警告

这真的就是一个小短打

设定是工作后同居的二人

感谢群友提供了思路和文中很多细节

  

  “姐姐,快点了哦,再不出门就要迟到了哟。”

  穿好衣服的日菜抱着满心的疑惑边喊便向卧室走去。本来一个会迟到的纱夜就已经非常少见了,一个可能迟到参加Roselia聚会的纱夜就更加少见了。所以已经在门口等待许久的日菜非常好奇到底是什么让自己的姐姐迟迟不肯出门。

  “姐姐?”

  映入日菜眼帘的,是仍然身着居家服的纱夜的背影,和摆在床上的各种衣物。

  “日菜,”纱夜头也不回地说到,“你帮我看看怎么搭配比较好。”

  “姐姐穿这一套比较好哦。”稍稍思考之后,日菜飞快地给出了答案。“不过姐姐可能要快一点了,时间要来不及了。”

  纱夜也没有过多的迟疑,在卧室中开始换了起来。虽然自己在穿什么这个问题上遇到了问题,她还是不忘叮嘱日菜。

  “记得多穿一点,今天下雪了,很冷。”

  日菜一边习惯性的嗯嗯几声,一边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纱夜不知道,一个小恶魔刚刚降临在了她的身后。

  “姐姐也要记得多穿一点哦,戴个围巾吧。”小恶魔开始露出她小小的獠牙。

  “可是我的围巾只有一条,是你送给我的那一条。而且......”纱夜整理着穿好的外衣,抬头看了眼日菜,低下头迟疑地说到:

  “既然你戴了我就不戴了,要是被Roselia其他人看出是情侣款就不好了。”纱夜转过头,想要藏住自己略显桃红的耳根,却在自己背后留出了危险的视觉盲区。

  “欸~可是我觉得那条围巾很适合姐姐这套衣服哦。”

  小恶魔一点一点地向她的目标靠近。

  “日菜我们走......”

  纱夜回头的瞬间,口中的话语还没有来得及说出口,视线就被日菜青蓝色的短发所填满。脖颈上传来一阵短暂却又清晰的痛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纱夜飞奔到化妆镜前,看着自己脖子上桃红的印记,那是小恶魔留下的痕迹。

  “欸......这样就没办法了,姐姐还是戴围巾吧。”

  小恶魔的低语从纱夜的背后传来。

  

  “啊哈哈......说起来纱夜,为什么到了屋里还有戴着围巾?是因为是和日菜情侣款吗?”

  “嗯嗯。リサちん说的对,姐姐你说是吧。”

不会起名字的展林

【さよひな】同居30题(14)帮对方吹头发

  渣文笔警告,ooc警告

  这是一个毫无质量的小短打

  依旧工作后同居的二人

  

  吹风机在背后响起的那一瞬间,纱夜就开始后悔了。

  为什么会允许日菜给自己吹头发。

  纱夜记得今天晚上加班回来时,道出了日常的“我回来了”却没有得到回复。到客厅一看,只看到播放着节目的电视,和露出一小部分的日菜脑袋。

  纱夜心中马上有了答案。是今天自己加班,放了日菜一吃起晚饭的鸽子,自己的妹妹才会摆出这种态度。

  二人之间保持着这种沉默,纱夜在走进卧室时偷看了一眼自己妹妹的表情。直直盯着电视的眼神,气鼓鼓的小嘴,甚至连躺在日菜身边的那只捡来的猫的眼神中都多了几丝敌意。

  思考...

  渣文笔警告,ooc警告

  这是一个毫无质量的小短打

  依旧工作后同居的二人

  

  吹风机在背后响起的那一瞬间,纱夜就开始后悔了。

  为什么会允许日菜给自己吹头发。

  纱夜记得今天晚上加班回来时,道出了日常的“我回来了”却没有得到回复。到客厅一看,只看到播放着节目的电视,和露出一小部分的日菜脑袋。

  纱夜心中马上有了答案。是今天自己加班,放了日菜一吃起晚饭的鸽子,自己的妹妹才会摆出这种态度。

  二人之间保持着这种沉默,纱夜在走进卧室时偷看了一眼自己妹妹的表情。直直盯着电视的眼神,气鼓鼓的小嘴,甚至连躺在日菜身边的那只捡来的猫的眼神中都多了几丝敌意。

  思考着该如何抚慰自己妹妹的情绪,纱夜走进了浴室。呆在浴缸里的时间明显比以往长了很多,纱夜仍然没有想出解决方案。

  苦恼地走出浴室时,纱夜却看到刚才在客厅出现的景象再次出现在了卧室里。只不过这一次日菜和猫盯着的是她,不是电视。

  “姐姐让我给你吹头发我就原谅你。”

  

  听着吹风机的声音,感受着暖风和日菜手指的动作,纱夜心中仍有一个疑惑没有解开,为什么自己的妹妹会以给自己吹头发来作为原谅自己的条件。

  姐妹二人因为工作的原因,不要说吹头发,就算是同时要用浴室的机会都很少。因此一般也遇不到洗澡先后顺序的问题,吹头发自然也是自己解决。

  这可能是一个原因,但纱夜仍然无法消解自己心中是疑惑。越发深入的思考,纱夜的脸也愈发地红润起来,不是因为吹风机的热风,是她在暖风和自己妹妹贴心的抚摸下自然的反应。

  “希望日菜能早点吹干。”她在心中小声说到。

  一阵后颈处传来的痛觉将纱夜拉出了自己的世界。大脑没来得及思考,下意识地用指责的语气叫出了日菜的名字:

  “日菜!”

  “对不起姐姐,刚才……”虽然看不到日菜的表情,不过仅靠语气,纱夜就敢打赌说日菜已经消气了。

  “……刚才看姐姐的后颈太入神,不小心多吹了一会,姐姐被烫到了吗?”

  纱夜本想反客为主,在这场赌气大赛中重新占据上风,她伸出手想要确认一下刚才痛觉传来的区域:

  “嘛……”

  可是话说出半句,手伸到半路,比赛的另一方先她出手了。纱夜的后颈上传来了如棉花糖一般柔软的触感,好像一层云彩落在了她的后颈上。在这云彩中,突然落下一阵骤雨。潮湿的触感轻快的划过,在她的皮肤上留下了一层极薄的水珠。

  “姐姐这样就不疼了吧。”

  对方终结了这场比赛。

  

  后记:

  感谢阅读。

  感谢群友为笔者写作这篇文章提供了很大的帮助,非常感谢他们所分享的的感受。

不会起名字的展林

【さよひな】同居30题(13)午睡

渣文笔警告,ooc警告

依旧是毫无质量的小短打

设定仍旧是工作后同居的二人

   

  对于偶像来说,是不存在周末休息这种东西的,对此,冰川日菜也是牢记在心。不过,在这个美好的夏日清晨早早起床的后果就是,整个早上脑袋都是昏昏沉沉的。

  更不用说中午还吃不上姐姐做的饭。“真的是噜不起来啊……”

  不过万幸的是下午没有工作,而且冰川纱夜这两天也能够休息,难得二人共同的共同假期,一定要好好安排。

  “我回……来…了…?”

  明亮却又安静的家让日菜不禁收小了自己的声音。阳光从客厅的窗户照进来,给地面涂上了一层淡白的色彩。只能听到微风吹动窗帘和厨房中洗碗机工作的声音...

渣文笔警告,ooc警告

依旧是毫无质量的小短打

设定仍旧是工作后同居的二人

   

  对于偶像来说,是不存在周末休息这种东西的,对此,冰川日菜也是牢记在心。不过,在这个美好的夏日清晨早早起床的后果就是,整个早上脑袋都是昏昏沉沉的。

  更不用说中午还吃不上姐姐做的饭。“真的是噜不起来啊……”

  不过万幸的是下午没有工作,而且冰川纱夜这两天也能够休息,难得二人共同的共同假期,一定要好好安排。

  “我回……来…了…?”

  明亮却又安静的家让日菜不禁收小了自己的声音。阳光从客厅的窗户照进来,给地面涂上了一层淡白的色彩。只能听到微风吹动窗帘和厨房中洗碗机工作的声音。

  日菜在玄关换好鞋,尽可能的不弄出声音。餐桌上自己早上出门时没来得及收拾的餐具已经消失了,自己这一周来堆在客厅的各种杂物也已经被收拾的井井有条。

  日菜把自己的东西在沙发上放好,小心翼翼地向卧室走去。不出所料,一个有些瘦弱的身影正躺在床上,大半身体露在被子外边,在微风的吹拂下,规律地起伏。

  “姐姐真的是很辛苦呢。”

  日菜小声地对自己说到。身为纱夜的妹妹,她世界上唯一一个知道在自己姐姐令人羡慕的外表之下是多少的努力。纱夜本没有睡午觉的习惯,只是会偶尔在假期通过午睡来稍微弥补一下自己不足的睡眠时间。

  对于日菜来说,这样的姐姐是自己的专属。一个放下所有的伪装,暂时忘记各种烦扰的事情,完完全全放松下来的姐姐。

  日菜安静地换好居家服。轻轻地爬上床,稍微提了提纱夜没有盖好的被子。对于两个人来说,被子有点小,日菜慢慢靠近纱夜的后背,却尽可能的避免任何肢体接触,她可不想吵醒姐姐。

  清风吹拂着二人窗口的花草,日菜即便是闭上了眼睛,脑中仍然是纱夜青蓝色长发散发出的清香,和其中隐隐约约透出的白皙脖颈。她闭着双眼,身体一点一点朝着纱夜的方向贴近。

  左手偷偷地爬上了纱夜的肩头,害怕打扰到这美丽肉体的主人。距离越来越近,日菜把脑袋埋到了纱夜的脖颈之中。顺滑的发丝划过她的脸庞,嘴唇碰到了埋藏在其中的肉体,有点温暖,就像夏日的暖阳。

  “这次是姐姐先动手的哦~”‘

不会起名字的展林

【さよひな】同居30题(12)一方卧病在床

渣文笔警告,ooc警告

是一个毫无质量的小短打

设定依旧是工作后同居的二人

  

  冰川日菜沉重地撞在家门上,想用铁门的冰冷来缓解一下自己灼热的双颊,手慢慢地在口袋中摸索着家门钥匙。

  听见家门关上的声音,日菜的双腿瞬间软了下来,发热的身体接触到了玄关冰冷的地面,她努力的把双手收到胸前,想要护住自己手中的的黑色小盒

  “明明是这么重要的日子。”

  “姐姐……”

   

  刺眼的日光照得日菜难以睁开眼睛,隐隐约约中可以看到一个人面庞的轮廓,以及被太阳照亮的青蓝色的发丝。

  “姐…姐……?”

  “日菜我出差的这几天你是不是没照顾好自己?你看,生病了吧。”

  ...

渣文笔警告,ooc警告

是一个毫无质量的小短打

设定依旧是工作后同居的二人

  

  冰川日菜沉重地撞在家门上,想用铁门的冰冷来缓解一下自己灼热的双颊,手慢慢地在口袋中摸索着家门钥匙。

  听见家门关上的声音,日菜的双腿瞬间软了下来,发热的身体接触到了玄关冰冷的地面,她努力的把双手收到胸前,想要护住自己手中的的黑色小盒

  “明明是这么重要的日子。”

  “姐姐……”

   

  刺眼的日光照得日菜难以睁开眼睛,隐隐约约中可以看到一个人面庞的轮廓,以及被太阳照亮的青蓝色的发丝。

  “姐…姐……?”

  “日菜我出差的这几天你是不是没照顾好自己?你看,生病了吧。”

  “我回家的时候看到你躺在玄关的地上,真的被你吓坏了,赶紧把你搬到了床上,以后不准再这样累到自己了。”

  明明是说教的话,在日菜听来却像春日的微风一样令人放松。身体的不适已经消失大半,仍然灼热的额头,也有包裹着冰袋的毛巾来应对。

  突然想起了什么,日菜伸手拿掉了额头上的毛巾,却在起身的半途被纱夜扶住了肩膀。

  “先好好休息。”

  纱夜扶着日菜的肩膀,帮助她靠着床头坐好。

  “可是……”

  “先把这个吃了。”

  日菜接过纱夜从床头拿来的一个小玻璃杯和铁勺,手指在结了水雾的杯子表面按出了指印。杯子的里面,是层次分明的白色奶冻和蓝紫色蓝莓果酱。

  床边看着书的纱夜头也不回的说道:“你在厨房准备的那些食材我都收起来了,你不用担心。其中的水果和牛奶我拿来给你做了这个。”

  日菜用勺子在杯中挖了一小点送入口中,瞬间蓝莓的酸甜与牛奶的奶香充斥了口腔,清凉的感觉从口腔直达全身。

  “这味道真的是太噜了。姐姐什么时候学会的。”

  “就是自己学的,你喜欢就好。”纱夜目不转睛地看着眼前的书,想要藏住自己泛红的耳根。

  “还有,你给我准备的礼物我收到了。”

  直到这时,日菜才发现纱夜的青蓝色的长发上,夹着自己昨晚挑选的白向日葵发夹。

不会起名字的展林

【さよひな】同居30题(11)讨论关于宠物的话题

渣文笔警告,ooc警告

这是一个毫无质量的小短打

设定依旧是工作后同居的二人

  

  “日菜!我不是跟你说过不要在家里养宠物的吗?我们俩工作都忙,没有时间照顾它们的。”

  刚刚下班回家的冰川纱夜对着在厨房里做饭的冰川日菜说到,同时竭力忽视掉来自暗处恐惧的目光。

  “诶——可是猫猫很独立的哦?只要每天喂它吃饭,铲屎就可以了哦?狗狗的话还要每天……”

  似乎是被自己妹妹还没有说出口的话语刺激,纱夜打断了日菜。

  “你是从哪里找到的这只猫的?”

  纱夜一点一点地扭头,寻找着暗处目光的来源。

  “是从公司附近捡到的。我下班的时候出门时它就跟着我,我一停下来她就来回蹭着...

渣文笔警告,ooc警告

这是一个毫无质量的小短打

设定依旧是工作后同居的二人

  

  “日菜!我不是跟你说过不要在家里养宠物的吗?我们俩工作都忙,没有时间照顾它们的。”

  刚刚下班回家的冰川纱夜对着在厨房里做饭的冰川日菜说到,同时竭力忽视掉来自暗处恐惧的目光。

  “诶——可是猫猫很独立的哦?只要每天喂它吃饭,铲屎就可以了哦?狗狗的话还要每天……”

  似乎是被自己妹妹还没有说出口的话语刺激,纱夜打断了日菜。

  “你是从哪里找到的这只猫的?”

  纱夜一点一点地扭头,寻找着暗处目光的来源。

  “是从公司附近捡到的。我下班的时候出门时它就跟着我,我一停下来她就来回蹭着我的腿。”

  “那种感觉实在是太噜啦,我就只好把它抱回来了……不过姐姐放心,我已经去宠物医院给它洗过澡了,之后也会带她去驱虫什么的。”

  听着日菜的叙述,纱夜也在找到了那双眼睛。出乎她意料的是,四目相对,那双眼睛中的恐惧逐渐消失了,她能看到目光的主人正在慢慢向她走来。

  纱夜伸出手,轻轻抚摸着被自己妹妹擅自带回家的不速之客,感觉到心中的某一个地方被触动了。

  “我也不是不喜欢猫,只是要是能有狗狗就……”

  不知不觉间,戴着围裙,将短发在脑后绑成一个小辫子的日菜已经走到了纱夜的身边。

  日菜随手解开了脑后的辫子,顺了顺头发顺势蹲在纱夜的面前。

  纱夜看着面前的眼睛从一双变成了两双。

  “嘻嘻,我就知道姐姐会这么说。那从今天开始,我就做姐姐专属的狗狗好不好。”日菜将双手握拳,放在脸颊的两边,多年的偶像生涯让她明白这样的姿势最能让人心动。

  纱夜收回抚摸着早已躺在地上的猫咪的肚子的手,放到了日菜的脑袋上,却把自己的脑袋转向一边,想要藏住自己已经泛红耳根。

  “嘛……也不是不可以。”

不会起名字的展林

【さよひな】同居30题(10)早安吻

一个小茶番

是工作后同居的双子

   

  “丸山さん?”

  冰川纱夜一脸迷惑地看着手机上的来电显示,在围裙上擦了擦手接了起来。

  “氷川さん!不好意思打扰了,我们今天上午有个摄影可是ヒナちん还没有来!明明昨天有跟她强调过要早点到的。”

  “千聖ちん一直在打她的电话打不通,还要麻烦您看一下她出么……不好意思出门了没有。”

  纱夜按下手机麦克风的静音键,阴沉着脸走进卧室,出乎意料的看到躺在床上的日菜眨巴的双眼。

  “日菜!醒了就赶紧起床,丸山さん她们都来催了。”

  纱夜用手指着还没有挂断的电话,提醒日菜时间的紧急。

  “姐姐吻我一下我就起来 ...

一个小茶番

是工作后同居的双子

   

  “丸山さん?”

  冰川纱夜一脸迷惑地看着手机上的来电显示,在围裙上擦了擦手接了起来。

  “氷川さん!不好意思打扰了,我们今天上午有个摄影可是ヒナちん还没有来!明明昨天有跟她强调过要早点到的。”

  “千聖ちん一直在打她的电话打不通,还要麻烦您看一下她出么……不好意思出门了没有。”

  纱夜按下手机麦克风的静音键,阴沉着脸走进卧室,出乎意料的看到躺在床上的日菜眨巴的双眼。

  “日菜!醒了就赶紧起床,丸山さん她们都来催了。”

  纱夜用手指着还没有挂断的电话,提醒日菜时间的紧急。

  “姐姐吻我一下我就起来 ”

  “氷川さん?怎么样了?ヒナちん出发了吗。”

  一头是电话中紧张的丸山彩和paspla成员,另一头是漏出小恶魔般笑容的自己妹妹。被夹在中间的纱夜好像并没有太多的选择:

  

  “就只有今天这一次。”

不会起名字的展林

【さよひな】同居30题(9)相隔两地的电话

渣文笔警告,私设警告,菜鸡警告

四舍五入算个刀子?

还请各位读者雅正


  离开日本,去美国读书的那天,冰川纱夜跟冰川日菜说,她们很幸运,生活在一个离别最不像离别的时代。虽然在接下来的数年里,二人将相隔十一个时区,上万公里,但得益于现代科技,她们的心将永远不会分开。

  纱夜也不记得在自己留学四年中的什么时候发现自己说过的话连自己都说服不了。墙上的时钟指针无声地走着,再过十几分钟,就是她和日菜每周固定的通话时间。

  手机摆在床头,纱夜靠着墙坐在床上,手臂紧紧地抱着收起的双腿,脑袋埋在其中。窗帘缝中漏进的晨光射过在她凌乱的长发在墙上落下影子,却点不亮她布满血丝的双眼。...

渣文笔警告,私设警告,菜鸡警告

四舍五入算个刀子?

还请各位读者雅正


  离开日本,去美国读书的那天,冰川纱夜跟冰川日菜说,她们很幸运,生活在一个离别最不像离别的时代。虽然在接下来的数年里,二人将相隔十一个时区,上万公里,但得益于现代科技,她们的心将永远不会分开。

  纱夜也不记得在自己留学四年中的什么时候发现自己说过的话连自己都说服不了。墙上的时钟指针无声地走着,再过十几分钟,就是她和日菜每周固定的通话时间。

  手机摆在床头,纱夜靠着墙坐在床上,手臂紧紧地抱着收起的双腿,脑袋埋在其中。窗帘缝中漏进的晨光射过在她凌乱的长发在墙上落下影子,却点不亮她布满血丝的双眼。

  昨晚又是一个不眠之夜。

  纱夜已经数不清楚,这是她第几次通宵了。大学四年里,学习到深夜,到东方鱼肚泛白已是家常便饭。她对于凌晨4点自己房间外的世界是什么样子了如指掌。

  在昨晚之前的时间里,她很清楚自己努力学习是为了什么,也知道自己可能得到什么,因此更觉得这都是自己应当做的,也应该做好的。

  与此同时在地球另一边的日本。日菜在自己租住的小屋中刚刚吃完晚饭,正在收拾餐具。再过一会儿就是她和姐姐一周一次的电话时间,她已经做好准备要把自己过去一周看得到的所有噜的事情跟姐姐分享。

  在厨房里的日菜,突然听到客厅中手机的铃声,匆匆忙忙地洗了手跑到客厅拿起手机,惊喜地发现是姐姐打来的Line电话。

  “姐姐!今天怎么这么早!”

  日菜的声音依旧是那么阳光,在这个北半球的冬天给人以夏日般的温暖。

  电话那头的沉默持续了一会。

  “日菜,我今天要跟你说一个事情。”

  纱夜的声音比以往稍显低沉,散发着让人不敢接近的寒气。

  “嗯。不过姐姐你怎么了,是身体有点不舒服吗,听起来有的不对劲。”日菜敏锐地察觉到今天姐姐和以往有些不同。

  “没事。我之前在我导师的推荐下,申请了一所大学的硕士,昨天我收到邮件说我被录取了。”

  地球那边的纱夜依旧把头深埋在抱起的双腿中,用一只手拿着电话贴在耳边,紧闭着双眼,一字一顿地说出来这个句子。

  “真的?!恭喜姐姐啊,为什么不早点跟我说啊!那个那个,姐姐申请的是哪所大学啊?姐姐在硕士是要学习什么专业?和现在一样吗?”

  意料之中的反应不断地摧毁着纱夜的心理防线,为了保存自己最后的理智,她没有回答这些接踵而来的问题。

  “日菜,你还记得我们上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吗?”

  “嗯……是两年前吧?那年暑假姐姐回来我们在家住了一段时间,想在想想真的是好噜啊。啊,姐姐问这个干嘛?”

  “如果我去读硕士的话,可能暑假就要开始做准备,租房子、实习等等等,可能就回不了家了。”纱夜顿了顿,深吸一口气继续说到:“之后也没有时间,我可能要到毕业后才能回日本。”

  说出心中的话等待回复的这段时间,纱夜感觉自己的内心没有丝毫的放松,反而愈发的沉重,就好像要把她压到窒息一般。

  “没关系的哦。”

  “这对姐姐来说是最好的嘛。”

  电话那头的简单回复彻底冲垮了纱夜心中最后一道防线,紧闭的双眼阻拦不住泪水从眼角流出,她必须使出全身的力气才能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带着哭腔

  “但是这样的话,日菜和她的姐姐就要经过四年多之后才能重新见面,你不会难受吗?”

  “姐姐你怎么了?你是不是哭了?”

  日菜还是发现了,无论纱夜如何努力的掩饰,透过短短的电波,日菜还是发现了一万一千公里外自己姐姐最细微的异样。

  既然日菜已经看透了她最后一层的伪装,纱夜也没有任何掩饰的必要。她抬起头看着窗外的朝阳,任由泪水一滴一滴地落在自己的身上。

  “日菜,你知道为什么到现在才告诉你我申请了硕士这件事吗?”

  “我的导师当时给我推荐了一个真的非常好的机会,我和爸爸妈妈还有Roselia的成员商量了好久。”

  “但其实我是不想去的。因为我想早点毕业回国陪你。”

  “在美国的这些时间,你知道吗。我想了很多,我发现其实一直以来都是我在挥霍着你对我无限的包容,甚至将这份温柔视为理所应当。”

  “高中的时候我对你说了那么多过分的话,做了那么多过分的事,你却从来没有放弃过我。每天在家都会和我搭话。”

  “你知道吗,有多少个在纽约的夜晚,我是回忆着你向我搭话时的笑容,抱着对于当时自己行为的无限悔意入睡的。”

  “我厌恶这样的我自己,我想改变这样的我自己。”

  “所以我努力学习,想早一点毕业回国。我想把那些我们二人之间因为我的过错失去的时间都找回来。”

  “你刚才说了,我们上次见面是两年前。”那个暑假我真的好快乐,我还记得那个时候我们两个人之间的点点滴滴。”

  “你知道吗?刚回来那天晚上我和Roselia一起出去喝酒的时候没醉,只是故意装醉,因为我知道你一定会把我带到你的房间去,我就是想多看看睡着时候的你。”

  “所以,之前在申请的时候,我没有找你商量,再麻烦其他人对你保密。”

  “因为我知道你的答案会是什么,你总是这样。总是为我考虑的太多,为自己考虑的太少,我觉得这样对你太不公平。”

  纱夜跳动的心脏慢慢平缓下来,将自己数年来内心积攒的所有的话语一股脑地说出口,冉冉升起的朝阳洒在她的头发上,在她宝石般的眸子中反射出温柔的倒影。

  “日菜,告诉我,你真的希望我接受这份offer吗?”

  “当然,姐姐不要说傻话了。”

  毫不犹豫,毫不动摇。

  泪水划过日菜姣好的面庞,轻轻地滴到玻璃桌子上,反射着窗外皎白的月光。

  “我啊,一直觉得我跟姐姐是一体的哦。高中的时候我发现,每次姐姐不开心的时候,我都觉得胸口闷闷的,姐姐开心的时候,我的心中也跟着一起轻快起来。”

  “不知道姐姐是不是也有这种感觉,这可能就是双胞胎的心电感应吧。”

  “所以,姐姐在美国的这些日子,我对姐姐的心情其实是了如指掌的哦。每次我只要觉得胸口闷闷的,喘不过气来我就知道姐姐可能心情不好。如果我感觉呼吸特别轻松,连空气都变得香甜的话,我觉知道姐姐一定很开心。”

  “我有的时候都会想姐姐是因为什么心情不好,姐姐又是因为什么而快乐,是学习的事情、跟同学的相处?还是其他事情。”

  “所以,我跟姐姐是一体的哦,不仅仅因为我们是双胞胎,更因为我们的悲欢都是相通的。”

  “姐姐的快乐就是我的快乐,姐姐的痛苦就是我的痛苦。”

  “所以,姐姐不要伤心了。现在我的胸口就好难受。”

  “无论最终结果如何,只要是对姐姐好的,能让姐姐快乐起来的选择,日菜都一定会支持。”

  “姐姐,你还记得我们之前一起在天台上观星吗?我当时就觉得,宇宙这么大,有那么多的星球,有这么多的元素,这一切组合起来有那么多的可能性,我跟姐姐却能如此幸运的在这个有趣的世界相遇,真的是太噜了。”

  “所以,姐姐,一定要开心起来哦。因为我们能有彼此的存在,难道不就已经是一件无比幸福的事情了吗?”


后记:

  感谢阅读!

  特别感谢我群群友所给予的启发,他们都聪明才智帮助笔者打开了一个全新的思路

不会起名字的展林

【さよひな】同居30题(8)吐槽对方的生活习惯

ooc警告,渣文笔警告

设定依旧是工作后同居的二人

这次尝试了一下更多的从日菜的视角来写,不知道效果怎么样


  冬天是冰川日菜最喜欢的季节。

  原因也很简单,穿着轻薄的居家服坐在家里和姐姐一起看窗外满天的鹅毛飞雪,这种事情想想就噜到飞起。更何况到了冬天,人也像是要冬眠一样,早上喜欢在床上多待一会,在假期更是如此,就像是现在这样。

  窗外的阳光透过洁白的雪片照进屋子,洒在两个人身上,日菜静静地看着睡在面前纱夜被照亮的面庞。以往这个时候,纱夜应该已经起床洗漱完毕了,但今天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却没有像往常一样。不过这是二人假期的第一天,晚这么几十分钟也没什么。

  当...

ooc警告,渣文笔警告

设定依旧是工作后同居的二人

这次尝试了一下更多的从日菜的视角来写,不知道效果怎么样


  冬天是冰川日菜最喜欢的季节。

  原因也很简单,穿着轻薄的居家服坐在家里和姐姐一起看窗外满天的鹅毛飞雪,这种事情想想就噜到飞起。更何况到了冬天,人也像是要冬眠一样,早上喜欢在床上多待一会,在假期更是如此,就像是现在这样。

  窗外的阳光透过洁白的雪片照进屋子,洒在两个人身上,日菜静静地看着睡在面前纱夜被照亮的面庞。以往这个时候,纱夜应该已经起床洗漱完毕了,但今天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却没有像往常一样。不过这是二人假期的第一天,晚这么几十分钟也没什么。

  当然对于日菜来说,姐姐晚起越久,越噜。

  看着姐姐的面庞,日菜才发现自己没有怎么见到过姐姐睡着的样子。平时姐姐都会工作到很晚才睡,虽然日菜总是努力想要等到姐姐,却屡屡失败,大脑总是不争气的被瞌睡虫占领。即便是姐妹一起上床,日菜也总是先入睡的那个。

  早上就更不用说了,日菜喜欢赖床,也习惯了每天早上被姐姐叫醒,今天醒的难得比姐姐早,少了姐姐声音也好像少了些什么。

  身体慢慢苏醒,日菜才感觉到被子里的姐姐缩成了像胎儿一样的形状,明明比日菜高了5厘米,但是被子里的纱夜却是比日菜还小的一团。

  “原来姐姐睡着的时候是这个样子啊,之前从来没有见过呢。”

  虽然日菜忍住没有把心中的想法说出口,但表情还是出卖了她真实的内心,只不过对面那个人也看不到。

  “哼,都是姐姐的错,我睡觉的样子被姐姐每次都看光光,我却从来没有看见过姐姐睡着时的样子。都怪姐姐每次工作到那么晚,起床又那么早。”

  日菜记得自己曾经读到过,一个人睡觉时的样子会体现出这个人的心理状态。不知道她自己睡着时是什么样的,但姐姐现在这个样子,好像是说是缺乏安全感的体现?

  “果然姐姐还是很辛苦的吧。”

  看到姐姐没有醒过来的迹象,日菜开始了更大胆的尝试,被子里的两只手不安分地动起来。一点点凭着感觉摸索,像蜻蜓点水一样,慢慢触碰着姐姐的皮肤。

  她发现姐姐的手臂和手紧紧地收在胸前,好像是想抱紧害怕失去的东西。

  日菜的指尖突然感觉到了动作,她还没有来得及闭上眼,收回手,就看到了纱夜碧色的双眼,其中好像还隐约倒映着自己的面庞。

  日菜被吓了一跳,也忘记收回自己在大胆探索的手指,天才的大脑在这一刻突然停止了运转。反倒是纱夜,虽然刚刚睡醒,但却已有一种对一整天胸有成竹的感觉。

  “日菜!都已经这个时候了还不起床!”

  纱夜飞快地坐起身,开始了每日的标准流程。

  在以前,日菜会在双人床上来回翻滚,用屡试不爽的声音跟姐姐撒娇,但今天却不一样。反应过来的天才大脑驱动身体一个猛喵扑食,趁纱夜还没有来得及下床,用手臂把身体挂在姐姐的身上,顺势把脑袋送进姐姐的怀中。

  “姐姐~今天是假期,陪我多睡一会嘛。平时姐姐工作到那么晚,又起得那么早,假期就应该好好补觉啊!”

  日菜用毛茸茸的小脑袋来回蹭着纱夜的怀抱,反正炸毛多一点少一点也没有什么区别。

  “而且,每次都是姐姐看到我睡着的样子,我却从来没有看到过姐姐睡着的样子。”“姐姐从来没有告诉我,我睡着的时候是什么样,其实我超级好奇的。”

  日菜抬头偷瞄了一眼姐姐的表情,看起来有戏。她松开了抱着纱夜的手臂,顶着一头已经被蹭的像鸡窝一样的短发,坐直眨巴着眼睛微微抬头看向比自己略高的姐姐。

  “姐姐不想知道姐姐睡着时候是什么样子的嘛?”

  纱夜一直觉得自己是一个很有原则的人,除了在面对自己的妹妹的时候。可能是因为日菜的撒娇起了作用,也有可能是因为日菜的鸡窝头让纱夜看得有些哭笑不得,纱夜最终还是选择了妥协。

  “就一会哦。”

  “好!”

  虽然开着暖气,但是被窝中二人用身体捂出来的温暖还是有点不一样,有着共枕人的香气。不过这份温暖却不能用来解释纱夜脸上泛起的红晕。

  “所以……日菜我睡着的时候是什么样的?”

  “姐姐要不然这样吧,接下来几天我来叫你起床?”

“不!不行。”


后记:

  感谢阅读!

  私心推一波提问箱:

  https://www.popiask.cn/Emm_Lin

  有什么想问的想说的,想要提意见或者批评,都可以说!我一定会认真回答的!

萝卜sama小智障
冰川双子之求姐姐亲一下 日菜内...

冰川双子之求姐姐亲一下

日菜内心OS[我只是说着玩的,怎么回事]

冰川双子之求姐姐亲一下

日菜内心OS[我只是说着玩的,怎么回事]

萝卜sama小智障

画了个情头?

还是很喜欢日菜每天诱惑纱夜啊~

画了个情头?

还是很喜欢日菜每天诱惑纱夜啊~

不会起名字的展林

【さよひな】同居30题(1)相拥入眠

设定是在美留学两年的纱夜第一次回家

这个设定我很喜欢,估计我的双子文都会用这个设定


  冰川纱夜不喜欢喝很多酒。


  两年来在海外留学,她耳濡目染地也和同学们学会了喝一点酒,不过也就仅限于小酌怡情的水平。她不喜欢醉到让自己无法控制自己的行为,她觉得这样就没有办法保持自己一如既往的自律。


  当然出于作为姐姐要做出榜样的自觉,这些事情她通通没有告诉日菜。所以,当深夜日菜在家门口扶住满身酒气的纱夜时,她居然开始怀疑这个人是不是她的姐姐。


  “日菜……日菜……”


  嗯,看起来是自己的姐姐。


  冰川日菜一边稳住怀中的纱夜,一边在脑中飞速的回忆任何...

设定是在美留学两年的纱夜第一次回家

这个设定我很喜欢,估计我的双子文都会用这个设定


  冰川纱夜不喜欢喝很多酒。


  两年来在海外留学,她耳濡目染地也和同学们学会了喝一点酒,不过也就仅限于小酌怡情的水平。她不喜欢醉到让自己无法控制自己的行为,她觉得这样就没有办法保持自己一如既往的自律。


  当然出于作为姐姐要做出榜样的自觉,这些事情她通通没有告诉日菜。所以,当深夜日菜在家门口扶住满身酒气的纱夜时,她居然开始怀疑这个人是不是她的姐姐。


  “日菜……日菜……”


  嗯,看起来是自己的姐姐。


  冰川日菜一边稳住怀中的纱夜,一边在脑中飞速的回忆任何相关能够帮助她理解现在情况的线索。


  “姐姐是昨天回的国,到今天下午都在倒时差。晚上起来说要出去和Roselia的成员一起吃饭……!”


  “所以,姐姐是和Roselia的成员一起喝酒喝成这样的吗?”


  虽然已经几乎不可能从当事人口中得到确认,日菜还是小声说出了答案。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要把纱夜尽快地转移到床上,要不然日菜也不能支撑比她高的姐姐太久。


  “洗澡是不可能了,姐姐的房间……干脆直接让姐姐和我一起睡吧。”


  日菜的大脑飞速运转,想出了这个略带私心的解决方案。


  “不过姐姐明天早上起来可能会骂我……不管啦!今天晚上我就要和姐姐一起睡!”


  丝毫没有考虑到纱夜有可能听见的可能,日菜笑着说出了自己心中的小算盘。


  不同于预想中,她要把纱夜抱回房间。当她慢慢朝着自己房间移动时,纱夜也非常配合地一步一步走着。这不经让日菜心中有点小小的害怕。自己的计划,是不是都已经被姐姐听到?


  她转头看看靠在自己肩头的纱夜的脑袋。眼睛依旧是闭着的,嘴上倒是不胡言乱了,开始轻轻地传出规律的呼吸声。


  “估计是睡着了吧。”日菜在心中对自己说到。


  把纱夜放到自己的床上后,日菜在自己手机联系人里找到了今井丽莎,高中时代的友人在提供和姐姐相关的情报时一直都非常可靠,希望这次也不例外 。


  “リサちん,今天晚上姐姐是和Roselia的成员一起喝酒了吗?姐姐回家之后醉的好厉害,以后你们要管管姐姐不能让她喝那么多。”


  确认,发送。日菜飞快地发完消息钻进被窝。单人床对于两个人来说还是有点小,日菜抱紧纱夜,把自己的脑袋埋在姐姐的怀里。


  可能是姐姐怀中阔别两年的温暖让日菜安心,不出一会,纱夜就听到怀中规律的呼吸声,和自己之前假装的一模一样。她稍稍深吸了一口气,害怕惊醒怀中的人,鼻腔中闻到了一种和两年前不同的陌生香味。


  “看来,家里换洗发水了啊……”


  她微笑着,小声对自己说到。


  叮咚一声,纱夜看到是桌上日菜的手机有新消息提醒。只不过她不知道这条新消息,将会在明天早上揭穿她小小的心机。


【新消息】

今井丽莎:

“啊哈哈……纱夜是稍微喝了一点酒,不过喝的不多。我记得她是说她自己能走回家的哦,没有醉到日菜你说的那样啦。”

萝卜sama小智障
【等.....等一下啊hina...

【等.....等一下啊hina.....】

【不等~姐姐~】

【等.....等一下啊hina.....】

【不等~姐姐~】

咩咩兔

双子生日快乐!

垃圾食品姐妹花(不)

(吉他是乱画的)

双子生日快乐!

垃圾食品姐妹花(不)

(吉他是乱画的)

冰雨不是冰鱼鱼

双子生快-----

突然get到了这俩的萌点!

摸鱼质量不高请见谅💦

双子生快-----

突然get到了这俩的萌点!

摸鱼质量不高请见谅💦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