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冰心

7235浏览    234参与
浅忧
噔噔咚—— 今日份史盲造雷(?...

噔噔咚——

今日份史盲造雷(?)

事 塑料姐妹花


(我要不要把近现代相关的重开一个合集……)

噔噔咚——

今日份史盲造雷(?)

事 塑料姐妹花


(我要不要把近现代相关的重开一个合集……)

南翔不爱吃饭
花两天时间做出一百颗冰心瓜子!果然每一道菜失传都是有原因的…
花两天时间做出一百颗冰心瓜子!果然每一道菜失传都是有原因的…
物语

忆起,她是韩克拉玛寒(四)

出九五虚拟招待所后,夏天和夏宇要回夏家和家人道别,兰陵王也跟着回去和大少爷叶赫那拉·思仁道别。

令和achord则是带着一部分人去各个异能家族告知,这半个月最好都不要随意出门。

修和寒带着另一部分人巡视。

大战还未开始,悲伤和恐慌的情绪就已经蔓延在每一个普通异能行者的心中。即使他们相信铁克禁卫军,但还是避免不了心中的恐惧。

“雄哥,我们回来了。”夏宇和夏天回到家中就看到所有人都聚集在客厅里。夏美和夏雄的眼睛都有些红,一看就是刚刚哭过了。

“老妈,夏美。”夏天慌乱的安慰道,“你们别哭啊,我们一定会赢的。”

“雄哥,我们会安全回来的。”夏宇在看到雄哥也看着自己,心里有些开...

出九五虚拟招待所后,夏天和夏宇要回夏家和家人道别,兰陵王也跟着回去和大少爷叶赫那拉·思仁道别。

令和achord则是带着一部分人去各个异能家族告知,这半个月最好都不要随意出门。

修和寒带着另一部分人巡视。

大战还未开始,悲伤和恐慌的情绪就已经蔓延在每一个普通异能行者的心中。即使他们相信铁克禁卫军,但还是避免不了心中的恐惧。

“雄哥,我们回来了。”夏宇和夏天回到家中就看到所有人都聚集在客厅里。夏美和夏雄的眼睛都有些红,一看就是刚刚哭过了。

“老妈,夏美。”夏天慌乱的安慰道,“你们别哭啊,我们一定会赢的。”

“雄哥,我们会安全回来的。”夏宇在看到雄哥也看着自己,心里有些开心,“这次大战后,铁时空可以平静很长一段时间的。”

夏雄上前紧紧握住两人的手,“你们一定要万分小心,我,夏美,还有你们阿公,还有死人,都会在家里等你们回来的。”

“兰陵王,我们出去说。”叶思仁感伤过后,注意到了后面的兰陵王。

“是,大少爷。”兰陵王应声跟了上去。

“兰陵王,我知道你这次去是存了死志。”叶思仁看着被说中了的兰陵王露出惊讶的神色时,心里都是悲伤。“如果我和你说,冰心没死。你会不会活着回来?”

“大少爷?”兰陵王满脸的不可相信,“可是冰心是在我的怀里离开的啊?”

转而,兰陵王就强迫自己认清现实。

“这话说来话长。”叶思仁转而长话短说,“当日所葬的只不过是个假人罢了。”

“黠谷医仙私下找过我,他和我说,冰心不是不可以救,只不过要在她魂体消散的前一刻保存到专门用来温养魂体的器具里,用自身的异能去慢慢的修复。终有一日,她就可以回来。”叶思仁说到此处,脸上浮现出了不忍的神色。这让兰陵王心里跳了一下。

“可是啊,这温养的人也是有条件的。”叶思仁说到这儿,兰陵王就明白了。

“寒撞到我和黠谷医仙交流后,主动承担了这个任务。”叶思仁说,“可是这哪里是简单的事。温养魂体时,除去分享的异能之外,还要承受着魂体离去前所承受的痛苦。”

“不知道该不该庆幸。”叶思仁回忆着说,“在你们去对付火焰使者的前一天,冰心的魂体终于修复的差不多了。于是黠谷医仙让魂体回到了冰心的身体里。为什么冰心直到现在还没出现,也是因为黠谷医仙在调整。相信在你们回来后,冰心就可以完好无损的出现在你面前。”

“所以,寒那天回来之后才会格外的虚弱。”兰陵王现在只觉得浑身发冷。

“所以,兰陵王。”叶思仁看着他说,“就算为了冰心,以及回报寒的心意,你也一定要活着回来。”

……

“属下遵命。”兰陵王沉重应下承诺。

“怎么会这样……”夏雄等人在客厅里都听的一清二楚。

在叶思仁和兰陵王神神秘秘的出去时,夏兰荇德·流就留了个心眼。他总感觉这人神色一看就像有事,于是他将我听我听我悄悄听放在了叶思仁的身上。

“我还在几天后带她去了异能医院。”夏天彻底红了眼睛,“我怎么能……怎么能那样做?”

此时,就连一向看不惯寒的夏美也不说话了。

此刻,话题中的主人公正在巡视。她和修分两路巡视,现在已经到了韩克拉玛家族附近。

“此处巡视完后,就回去。”韩克拉玛寒说。

“是。”

绕了韩克拉玛家族外围一圈,最后没发现什么异动。

她带着其他人没有任何留恋的离开了这里。

就在她离去后,原本紧闭的门打开了,一位白发老人和很多韩克拉玛家族的长老就站在那里,看着她离去的背影。

“罢了罢了。”那位白发老人说完,就领着所有人又回去了,大门又合上了。

“如何?”寒在和修碰面后,问他。

“暂无。”呼延觉罗修回答,“走吧。”

“好。”

两人在回去的路上,碰到了一同回来的夏宇,兰陵王,夏天三人。

三人再见到寒的时候,神色都有些不对劲。

“寒,谢谢。”兰陵王对她道谢。

“想谢我就平安回来,她还在等你。”韩克拉玛寒说完就一人先离开了。

“冰心没死,寒救了她。”呼延觉罗修第一时间反应过来。

“是。”

兰陵王将他所知告诉了修。

“别辜负她的心意。”修先是沉默片刻,随后对兰陵王说。等他们赶回铁克禁卫军的时候,寒已经和其他人打成了一片。

是真的打。

她和他们在比试,一是双方了解对方的实力,二是转移一下他们的注意力,缓解他们的压力。

achord和令也在,他们就站在旁边。

“修大师,你们回来了。”achord看到修他们后立刻说。

“嗯。”

“你们要一起来么?”寒在结束比试后,对他们发出了邀请。夏天还因为冰心一事有些担心寒现在的情况,不敢应战。

夏宇没出声,他要看看另外两人的反应。

兰陵王没有应答。他也如同夏天一样有些担心她现在的情况。

毕竟异能损耗,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恢复的。

“怎么玩?”呼延觉罗修淡淡的笑着问。

“也没特定的玩法。”韩克拉玛寒见他应声,脸上也多些笑意。“就直接打喽,你和谁打?”

“你。”

“好。”

夏天和兰陵王两人见状想上前劝说时,夏宇拦住了他们。“寒可不是需要呵护的温室花朵。”

修寒两人在其他人围成的圈子里站定后,都做好了战斗姿势。

“哎呀,异能对打没意思啦。”achord眼睛转了转,又开始搞事情了。“你们比比拳脚好了。”

其他人见状,也立刻应和了起来。

“可以吗?”呼延觉罗修在听到achord开口时就皱了下眉,在听到其他人的应和后,他还是先问了寒。

“可以。”寒立刻就应下了。

两人就这么不动用异能,拳脚相碰。

直到最后呼延觉罗修的手在她的脖颈处时,她这才停下动作,认输。

“哇哦~”在achord出声时,修寒二人才反应过来他们二人现在的姿势。寒背对着修,修手还轻轻放置在寒的脖颈处。

两人这个姿势在其他人眼里就像是修从背后抱住了寒,寒依偎在修的怀里。再加上修手放置的位置,原本就比较暧昧的姿势就显得更加的……

两人迅速分开。

“achord。”呼延觉罗修的死亡视线重出江湖,盯着还想起哄的achord。

achord在接受到修大师的死亡视线后,立刻老实了。

后来,其他人也都开始加入这个比试的阵营里。

原本比试只是异能对异能的,在修寒二人的启发下,比试开始五花八门起来,甚至有些还往着奇怪的方向前进。

这半天,一直以来都以肩负着守护时空重任而不得不逼着自己成长成熟严肃的他们玩的很开心。

有的甚至就如同五六岁孩童那般,和自己要好的朋友在地上打闹。

修寒二人见此情形,心中都松了口气。

直到晚饭时,他们这才散开。

今晚过后,就是他们要上战场的时候了。




笑醉山外

冰心如故知何处

           灯火阑珊夜色寒,

           西窗孤影久凭栏。

           梦回客去花初落,

           酒醒棋残泪未...

           灯火阑珊夜色寒,

           西窗孤影久凭栏。

           梦回客去花初落,

           酒醒棋残泪未干。

           半世闲吟皆寂寞,

           百年回首叹尘缘。

           冰心如故知何处,

           漫卷疏帘望远山。


衣衣(国服嫦娥)
资深嫦娥玩家,放下你手中的冰心,血书,才能使你更强
资深嫦娥玩家,放下你手中的冰心,血书,才能使你更强
特塞尔

为什么我不喜欢冰心的作品?

原因很简单,我感觉她的文章,还是诗,情感很空洞。看似饱满而浓烈,实际上就像充满氮气的包装一样,或许外面结实,里面还是空。我踩不爆,但我知道里面是空气。

我看她的文章,感觉很难受,虚情假意的感觉(或许并不那么夸张)。

她用的是小学特有的一味的为了抒情而抒情的文字。

我不喜欢她的作品。

以后可能会后悔,呀我为什么当时要写这么一篇幼稚的文章啊!

但我真的不会删。我没那个必要。也算纪念一下现在的情感了。

不赞同的欢迎讨论,我不删评论。

原因很简单,我感觉她的文章,还是诗,情感很空洞。看似饱满而浓烈,实际上就像充满氮气的包装一样,或许外面结实,里面还是空。我踩不爆,但我知道里面是空气。

我看她的文章,感觉很难受,虚情假意的感觉(或许并不那么夸张)。

她用的是小学特有的一味的为了抒情而抒情的文字。

我不喜欢她的作品。

以后可能会后悔,呀我为什么当时要写这么一篇幼稚的文章啊!

但我真的不会删。我没那个必要。也算纪念一下现在的情感了。

不赞同的欢迎讨论,我不删评论。

绿茶煮酒

大战结束了,所有人都活着回来了。

  为了庆祝胜利,灸舞盟主包下死人团长的老屁股,酒水畅饮。

  所有生还的参与大战的人员聚在一起,喧闹嘈杂,喜气洋洋,享受以惨烈代价换来的和平。

  铁时空的功臣、战场上的主帅,在欢呼声中走到台前,接受属于他们的荣耀。

  只有一人,似乎与这喧闹格格不入,像是误入派对的路人。

  一杯,两杯,三杯。

  烈酒入喉,辛辣的液体顺着食道滑进胃里,渗入每根血管。

  持续十年的大战中,他是冲在最前面的圣战禁卫军统领。

  害怕吗?

  没有。

  已经没有人在他出征前为他唱歌送行了,也没有人等他回来了。

  杀戮、死亡、分别,战场上每天上演的场...

大战结束了,所有人都活着回来了。

  为了庆祝胜利,灸舞盟主包下死人团长的老屁股,酒水畅饮。

  所有生还的参与大战的人员聚在一起,喧闹嘈杂,喜气洋洋,享受以惨烈代价换来的和平。

  铁时空的功臣、战场上的主帅,在欢呼声中走到台前,接受属于他们的荣耀。

  只有一人,似乎与这喧闹格格不入,像是误入派对的路人。

  一杯,两杯,三杯。

  烈酒入喉,辛辣的液体顺着食道滑进胃里,渗入每根血管。

  持续十年的大战中,他是冲在最前面的圣战禁卫军统领。

  害怕吗?

  没有。

  已经没有人在他出征前为他唱歌送行了,也没有人等他回来了。

  杀戮、死亡、分别,战场上每天上演的场景。

  断肢、残臂、鲜血,鲜活的生命戛然而止,止于战争,变成三千世界中的一粒尘埃。

  他后背刻着几道疤痕,有的还未愈合,留着溃烂腐败的血。

  那是战士的奖章。

  相比于永远留在战场上的战士,他已足够幸运,还能活着回来再看她一眼。

  开心吗?

  也没有。

  四杯,五杯,六杯。

  不能再喝了,她不喜欢我喝酒,一会还要看她去呢。

  他摇摇晃晃站起来,悄悄退去,没打扰任何人。

  大喜日子,应该和最重要的人一起庆祝。

  墓园内,他的指尖轻轻的抚过墓碑上笑靥如花的面庞,就像抚摸着她的脸。

  冰冷的墓碑上,她笑的温暖,那笑容直达内心深处。

  终于,忍不住将嘴唇贴了上去。墓碑冰凉,却烫的他红了眼眶。

  “那裏來的駱駝客呀 沙里洪巴嘿哟嘿”

  墓里葬的是他们结婚时她穿的婚纱,当初他朝夏美要的,还被夏流阿公骂了一顿。

  要说对不起的,只有夏美了,那个满心是他的女孩。

  可终究无缘无分,夏美她,值得更好的。

  “拉薩來的駱駝客呀 沙里洪巴嘿哟嘿”

  寂静的墓园回荡着他的声音,似呢喃,似无奈。

  这是他们的约定,但是现在只有他一个人唱这首歌了。

  就好像她离开那天,他抱着她,一个人唱完沙里洪巴。

  “駱駝馱的是啥東西呀 沙里洪巴嘿哟嘿”

  想他一生效忠叶赫那拉家,被猜疑,被忌惮。最终却落个家破人亡,妻离子散的下场。

  老掌门算计一生,到头来还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駱駝馱的姜皮子呀 沙里洪巴嘿哟嘿”

  可惜他的冰心,他的挚爱,死在老掌门的算计中。

  “姜皮子花椒啥價錢呀 沙里洪巴嘿哟嘿”

  夏家人真的很好,为他偷得与爱人重逢的三天时光。

  还有寒,抱歉当初我想一走了之。

  “三兩三錢三分三呀 沙里洪巴嘿哟嘿”

  我答应过你,要好好的,可是没有你,我又怎么会好好的。

  一滴泪滑落,砸在他带来的花束上。

  那是她最喜欢的花。

  “門上掛的破皮靴呀 沙里洪巴嘿哟嘿”

  如今大战结束,铁时空百年无忧。

  叶赫那拉家在夏宇的带领下,投靠白道异能界,不在做见不得人的勾当。

  十年前,大仇得报,似乎,也没什么可留恋的了。

  “有錢沒錢你請進來的 沙里洪巴嘿哟嘿”

  对不起冰心,我要食言了。


—————————————————————

我对兰陵王下手了

be美学 yyds

美幺

「弃」当乌克娜娜来到铁时空

更新不定,谨慎入坑,及时弃坑,你好我也好。


        【前提:当乌克娜娜在红月消失后来到了黑色物质,盟主和夏天他们去救冰心的时候发现有两个冰心…】


        在阿公一阵耍宝后,夏天一行人成功定位进入到黑色物质。


        周围黑...

更新不定,谨慎入坑,及时弃坑,你好我也好。


        【前提:当乌克娜娜在红月消失后来到了黑色物质,盟主和夏天他们去救冰心的时候发现有两个冰心…】

        

        在阿公一阵耍宝后,夏天一行人成功定位进入到黑色物质。


        周围黑沉沉的,充满了压抑寂静的窒息感,所有人都是简单的学生服,乖乖巧巧地端坐在位置上。


        不同于现实中学生们的调皮活泼,黑色物质里的学生们全部面无表情,两眼呆呆地望着前方,整个人没有活的生机。


        夏天他们抓紧时间,分头行动寻找冰心。


        “冰心!”


        听到动静的夏天下意识地朝发出声音的兰陵王所在处望去,顿时,他不解地歪了歪头,如果兰陵王面前的人是冰心,那…


        夏天蹙眉打量着面前这个与寒长得一模一样的女生,怎么会有两个冰心?


        “盟主…”


        显然,兰陵王也发现了不对劲。


        灸舞心知这件事没这么简单,但他们没有这么多时间纠结:“先离开这里。”


        “盟主说的没错。”修同样神色严肃。


        夏家。


        兰陵王静静地抱着怀里的女孩,他知道她是真的冰心,他不会认错她的。


        冰心虚弱的躺在他怀里,呼吸弱的不堪一击。


        黠谷医仙皱眉摇头:“她体内的异能流失的非常快,本来就是撑着最后一口气,现在似乎又受到分身互吸的影响,更加虚弱了。”


        兰陵王下意识地抱紧了怀里的女孩,声音不自觉地带了些哽咽:“拜托你,救救她!”


        黠谷医仙叹道:“我是有个办法,就是不知道那女孩愿不愿意…”


        分身相遇,强的一方会汲取弱的一方的能量补充自己,在黑色物质时受到压制并不明显,但出来后,就完全不一样了。


        如果不是有寒一直供给冰心能量,冰心是不可能坚持到现在的,只是,寒的能量要同时负担两个人,还要抵抗来自分身的不可拒因素,不过是越来越力不从心而已。


        不得已,夏天他们商量了下,只好将另一个冰心送去了古墓医院。


        乌克娜娜幽幽转醒,体内的力量渐渐回转,她觉得自己的情况没有那么糟糕,但是在看到飘呀飘一袭白衣和古装的艾瑞克时,还是没忍住打了个大大的感叹号。


        “艾瑞克,飘呀飘,你们怎么?”


        “蛤~?”小聋女头微微一偏,眼神茫然。


        “姑姑~”过儿很有耐心地在小聋女耳边温柔解释,“她说…”


        “我听得到~”小聋女鼓了鼓颊,奶嘟嘟的小脸严肃认真,眼睛亮晶晶的,跟乌克娜娜印象里的飘呀飘有些不一样,还有艾瑞克…他好像不认识自己…


        这不由得让乌克娜娜怀疑,这里,真的是萌学园吗?


        而接下来小聋女和过儿奇奇怪怪的检察方式更加确信了乌克娜娜的这一想法。


        当灸舞和修敲门进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酷酷的乌克娜娜沉着俊脸,她全身被包裹的严严实实,浑身都散发着不开心的气息。


        灸舞和修默契地对视一眼,而后修率先开口:“你好,我是修,这位是铁时空的灸舞盟主,请问你是?”


        什么铁时空?


        乌克娜娜听着面前的少年说着她听不懂的话,蹙眉不耐,但还是回答了他的问题:“乌克娜娜。”

更新不定,谨慎入坑,及时弃坑,你好我也好。


“乌克娜娜?”灸舞温声喃喃,转头看向修:确定是哪个时空的了吗?


  修:幻时空


  灸舞轻轻点头,这次去黑色物质的事情非同小可,如果连别的时空都被牵扯进来,不知道这老掌门的手还伸到了哪里。


  他瞥了眼修,修立马会意,用压缩传音术快速地让乌克娜娜了解到如今的情况。


  “原来是这样。”知道了前因后果,乌克娜娜眼里的冰冷才算退却了些,不过,她还有个疑问,“既然如此,那我从黑色物质出来为什么没事?”


  “异能医生说,你体内有特殊的能量护,猜测你是被这意外的能量吸引进黑色物质的。”修看着乌克娜娜,淡淡道。


  意外的能量?


  乌克娜娜陷入了深思,是因为那轮红月的关系吗?


  她微叹。


  艾瑞克,和大家,都还好吗?


  灸舞不难猜出她在想什么,孤身到了另一个时空,任谁也会不习惯:“你放心好了,等你伤好了,我们会带你回去的。”


  乌克娜娜露出笑容:“真的吗?谢谢。”


  “对了,有件事需要麻烦你哦。”灸舞想起兰陵王的请求,向乌克娜娜将前因后果娓娓道来。


  乌克娜娜没有拒绝:“当然可以,什么时候开始呢?”


  “等你伤再好些吧。”灸舞温和笑道。


  三天后。

  夏家。


  由修和雄哥联手撑起防护罩结界,黠谷医仙让寒和冰心躺在一起。


  乌克娜娜站在黠谷医仙身边,摘下了银色手套,将自己的使卷使能量缓缓注入到漂浮在空中的镜面,属于寒冰的冷冽瞬间蔓延占据整个防护罩,连站在防护罩外面的夏美都觉得寒冷。


  冰的力量打进镜面,却只激起片片涟漪,乌克娜娜见此,不甘心地加大能量输出:“冰风暴!”


  这次,镜面终于反射冰的能量进入到寒和冰心的体内,持续不断。


  “快住手,已经足够了。”眼见着乌克娜娜脸色越来越苍白,一旁盯着的黠谷医仙连忙出声制止。


  -


  由于乌克娜娜的帮助,现在冰心可以和寒还有乌克娜娜共同能量而生存,也不至于让寒一个人苦苦支撑,只不过,这种方法只能维持一个星期,也就是说,一周后,如果找不到办法,冰心还是会死。


  听到这个消息,寒和乌克娜娜心里都很不是滋味,但醒来后的冰心似乎很坦然地就接受了这个事实:“我从来没想过,自己还能见到兰陵王。能再和兰陵王度过一周的时间,我已经很心满意足了,谢谢你们。”

青空摇篮

冰心 天婴 改写

Sit somnus occultatus in praesepio,

马槽里可有睡眠?

Qui cogitas cum caelum ascipiat

他思索着,凝注天空

Pro nuntio misso pastoribus in deserto

为着向旷野牧人宣报的天音

Verbis pretiosis angelorum et voce clara. 

珍重的诏语和清亮的歌声

Sit...

Sit somnus occultatus in praesepio,

马槽里可有睡眠?

Qui cogitas cum caelum ascipiat

他思索着,凝注天空

Pro nuntio misso pastoribus in deserto

为着向旷野牧人宣报的天音

Verbis pretiosis angelorum et voce clara. 

珍重的诏语和清亮的歌声

Sit forti et labore princeps vestitus 

此为敢勇之王子,披戴劳苦之衣

Qui sacrificium praebet hominibus. 

无上牺牲,赐予世人

Tempute laudare te,sine murmure

此刻颂赞,静默无言

Dies salutare meus,Dies mortis tuus. 

救赎功成之日,为君命尽之时

Dolor infinitus et vulneres innumeris

无尽苦楚,无涯伤痛

Per fluminem lacrimae et marem sanguinis. 

使我漂过泪泉,泛过血海

Et fac me inmensam gratiam tuam merear

配得无量恩宠

Habeo lacrimas in oculis mei solus

我双眼惟有泪滴

Et sanguis in venam extinguitur. 

热血盈满胸腔

Ad currere crucis et coronam spineam tu,

奔赴着十字架,奔赴着荆棘冠

Sub astra in caelo et quietis noctibus

天上星辰之下,静夜之中

in praesipio quid ferre coepit puer parvus. 

马槽婴孩所承负者

Quod peccatum mundi autem pondum. 

为世罪之重

In canticum millium angelorum

在万千天使的歌声里

In universum vastum et pacificum

广阔和平的宇宙中

Infans de excelsis est natus.

天婴诞生。

塞北冬青

一则数据整理


“文化方面,女校非常之少,在惠阳府城仅有一县立女子师范学校,共210余人,在师范与预科两班仅得30人左右,这30人稍为有相当年龄,其余百多人通通都是十多岁的孩子,这种现象因顽风俗所包围,是以所稍长的女子,父兄就不许伊们入校了.......至于那间女子师范学校,所以的校长教职员思想陈腐不堪,不但不敢望他以新文化灌输青年,一个好好的女子进学校去,怕更要给他们做成一个宗法社会的中坚份子.......”


谭竹山     1926.5.30于广州,1926.7.1刊载于《妇女之声》第二十期


所以我很喜欢看谭竹山的文章,...

一则数据整理


“文化方面,女校非常之少,在惠阳府城仅有一县立女子师范学校,共210余人,在师范与预科两班仅得30人左右,这30人稍为有相当年龄,其余百多人通通都是十多岁的孩子,这种现象因顽风俗所包围,是以所稍长的女子,父兄就不许伊们入校了.......至于那间女子师范学校,所以的校长教职员思想陈腐不堪,不但不敢望他以新文化灌输青年,一个好好的女子进学校去,怕更要给他们做成一个宗法社会的中坚份子.......”


谭竹山     1926.5.30于广州,1926.7.1刊载于《妇女之声》第二十期



所以我很喜欢看谭竹山的文章,她不喊口号不说空话虚话只在书斋里面坐着想出来的话,大声喊出去大家听了会振奋却只是振奋的话

作为一位女同志,家里条件又很好,不当小姐太太,亲自去学去看,做实干派


(P.S.虽然她与陈延年也许就是个八卦,但是我觉得,在实干派上,志同道合,d内理论家宣传家这种“魅力型”领袖太多,可gm需要的更是千千万万这样工作刻苦扎实的实干派)


塞北冬青

导论:争取赋权——中国现代女作家与中国gm

想了想最近看得与女性相关的书,放其中一本的导论

关于丁玲的两篇写的很好,字里行间都能感受到作者对她的欣赏,丁玲也的确是天上的安琪儿,有她独特的魅力与灵气,还有独到的见解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想了想最近看得与女性相关的书,放其中一本的导论

关于丁玲的两篇写的很好,字里行间都能感受到作者对她的欣赏,丁玲也的确是天上的安琪儿,有她独特的魅力与灵气,还有独到的见解



失 珲

【觉醒年代  |巾帼 | 】

——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诗经》


🌿高君曼 —— 百合花

在中国百合具有百年好合美好家庭、伟大的爱之含意,有深深祝福的意义。百合花能给刚结婚的新人生活的空间建立好的风水。百合象征夫妻恩爱,具备自制力,抵抗外界的诱惑,才能保持不被污染的纯真。系因其鳞茎由许多白色鳞片层环抱而成,状如莲花,因而取 “百年好合”之意命名。


🌿赵纫兰 —— 荷花


自鸦片|战争以后,尤其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荷花也成为美化人们生活、陶冶情操的珍贵...

【觉醒年代  |巾帼 | 】

——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诗经》


🌿高君曼 —— 百合花

在中国百合具有百年好合美好家庭、伟大的爱之含意,有深深祝福的意义。百合花能给刚结婚的新人生活的空间建立好的风水。百合象征夫妻恩爱,具备自制力,抵抗外界的诱惑,才能保持不被污染的纯真。系因其鳞茎由许多白色鳞片层环抱而成,状如莲花,因而取 “百年好合”之意命名。


🌿赵纫兰 —— 荷花


自鸦片|战争以后,尤其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荷花也成为美化人们生活、陶冶情操的珍贵花卉,被誉为十大名花之一。荷花花语是清白、高尚而谦虚(高风亮节),“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周敦颐《爱莲说》),表示坚贞、纯洁、无邪、清正的品质。低调中显现出了高雅。荷花是花中品德高尚的花。


🌿易群先 —— 郁金香


新品种由彭丽媛女士命名的国泰郁金香,“国泰”赋予这款紫色郁金香以世界和平、国家昌盛、人民安康的全新内涵。现已成为国家外事活动、大型庆典、中外花展、高档殿堂场所装点陈列,以及高规格礼仪馈赠用花 。红色郁金香话语——爱的告白、喜悦、热烈的爱意。


🌿冰心 —— 栀子花


从此花从冬季开始孕育花苞直到近夏至才会绽放,含苞期愈长清芬愈久远,栀子树的叶也是经年在风霜雪雨中翠绿不凋。于是虽然看似不经意的绽放也是经历了长久的努力与坚持。或许栀子花这样的生长习性更符合这一花语。不仅是爱情的寄予平淡、持久、温馨、脱俗的外表下蕴涵的是美丽、坚韧、醇厚的生命本质。


🌿白兰——木兰


因为木兰开花时洁白无瑕,所以木兰花的花语是高尚的灵魂。木兰开花时节,洁白的花朵傲立枝头,赏心悦目,典雅清新,站于树下,不由让人产生敬意,流连忘返。木兰花代表着一种勇敢无畏,优雅大方的高贵品质。希望会是一朵木兰。



——

以上内容选自百度百科,莫要过度解读



巾帼不让须眉。

她们的生命

是蓬勃的笑意。




贪痴

   姓名:冰心

   原名:谢婉莹

   性别:女

   异能:《繁星.春水》:繁星可以对自己进行分身(但分化的越多攻击强度反而会降低)。春水可以为由异能产生的不致死伤害进行治疗。

   人际关系:巴金,季羡林,李长之

    爱好:养猫,海边捡贝壳

    名言:我自己是凡人,我只求凡人的幸福。...


   姓名:冰心

   原名:谢婉莹

   性别:女

   异能:《繁星.春水》:繁星可以对自己进行分身(但分化的越多攻击强度反而会降低)。春水可以为由异能产生的不致死伤害进行治疗。

   人际关系:巴金,季羡林,李长之

    爱好:养猫,海边捡贝壳

    名言:我自己是凡人,我只求凡人的幸福。

            墙角的花!你孤芳自赏时天地便小了!

            父爱是沉默的,如果你感受到了那就不是父爱了。

     主要成就:中国诗人,现代作家,翻译家,儿童文学作家,社会活动家,散文家。笔名冰心取自“一片冰心在玉壶”。

1919年8月的《晨报》上,冰心发表了第一篇散文《二十一日听审的感想》和第一篇小说《两个家庭》。

1923年出国留学前后,开始陆续发表总名为《寄小读者》的通讯散文,成为中国儿童文学的奠基之作。1946年在日本被东京大学聘为第一位外籍女教授,讲授“中国新文学”课程,于1951年返回中国。后被称为"世纪老人"。

花后有朝暮.

今天偶尔刷到了一些关于冰心的言论

评论里大部分都是不好的,说她的诗很矫情,人长的丑,不会教育,嫉妒林徽因写下《我们太太的客厅》……

看了这些其实很痛心,并不是说他们的评价有多么不好,反而是那些人好像站在了道德的最顶端,不经任何思考,只把那些不好的地方,一遍又一遍的放大,然后死咬着不放

更有趣的是,有人像测评商品一样,拔草《繁星·春水》,难道这本书里全都是废话吗?单凭这些一股脑的否认冰心的所有这种人长没长脑子?

我的名字中也有借鉴冰心的地方,所以可能会有私心,如果谁觉得我说的不对,当我是tm在放屁好吧

今天偶尔刷到了一些关于冰心的言论

评论里大部分都是不好的,说她的诗很矫情,人长的丑,不会教育,嫉妒林徽因写下《我们太太的客厅》……

看了这些其实很痛心,并不是说他们的评价有多么不好,反而是那些人好像站在了道德的最顶端,不经任何思考,只把那些不好的地方,一遍又一遍的放大,然后死咬着不放

更有趣的是,有人像测评商品一样,拔草《繁星·春水》,难道这本书里全都是废话吗?单凭这些一股脑的否认冰心的所有这种人长没长脑子?

我的名字中也有借鉴冰心的地方,所以可能会有私心,如果谁觉得我说的不对,当我是tm在放屁好吧

芹菜啊

冰心语录

      星星——只能白了青年人的发,不能灰了青年人的心。 

 ——冰心《繁星·春水》  


      青年人呵! 

为着后来的回忆, 小心着意的描你现在的图画。 

 ——冰心《繁星·春水》


    成功的花, ...

      星星——只能白了青年人的发,不能灰了青年人的心。 

 ——冰心《繁星·春水》  

      




      青年人呵! 

为着后来的回忆, 小心着意的描你现在的图画。 

 ——冰心《繁星·春水》






    成功的花, 人们只惊羡她现时的明艳! 然而当初她的芽儿, 浸透了奋斗的泪泉, 洒遍了牺牲的血雨。 

 ——冰心《繁星·春水》







      天上的星辰,骤雨般落在大海上,嗤嗤繁响。海波如山一般的汹涌,一切楼屋都在地上旋转,天如同一张蓝纸卷了起来。树叶子满空飞舞,鸟儿归巢,走兽躲到它的洞穴。万象纷乱中,只要我能寻到她,投到她的怀里……天地一切都信她!她对于我的爱,不因着万物毁灭而更变! 

 ——冰心《寄小读者》

丁丁课堂
冰心林徽因的关系你知道吗?
冰心林徽因的关系你知道吗?
小H

中国文豪来喽!【4】鲁迅篇

  9

  “嘟——嘟——”

  手机开着免提,会议室里除了某人在唠叨着“好久没见到美丽的林徽因小姐了甚是想念”,其他人都在等待着电话的接通。


  我沉默地看完了冰心小姐友情提供的《赵树理出行任务记录》。

  我是无神论者,但现在倒希望所谓的神将孤勇者引向正途。

  薄薄的两页,记录了赵同志唯一一次独自出行任务。

  丰沛的情感渗透了纸张,记录者对赵先生的崇敬之意溢于言表,尤其是最后一行加黑加粗的“请各位高层人士莫要再让队长先生单独完成任务”。

  从中,我深切的感受到赵同志的完美无缺,尤其是他极为惊人的方向感甚让人惊叹。

  当时我……好像在日本执行任务,因此完全错过了了...

  9

  “嘟——嘟——”

  手机开着免提,会议室里除了某人在唠叨着“好久没见到美丽的林徽因小姐了甚是想念”,其他人都在等待着电话的接通。


  我沉默地看完了冰心小姐友情提供的《赵树理出行任务记录》。

  我是无神论者,但现在倒希望所谓的神将孤勇者引向正途。

  薄薄的两页,记录了赵同志唯一一次独自出行任务。

  丰沛的情感渗透了纸张,记录者对赵先生的崇敬之意溢于言表,尤其是最后一行加黑加粗的“请各位高层人士莫要再让队长先生单独完成任务”。

  从中,我深切的感受到赵同志的完美无缺,尤其是他极为惊人的方向感甚让人惊叹。

  当时我……好像在日本执行任务,因此完全错过了了解赵先生惊天地泣鬼神识路能力的宝贵机会。

  是不是应该多多关心后辈?我不断自我反思。


  电话通了。

  “噢,鲁迅先生……任务正在进行中——”对面的声音兴致索然,显然仅仅是在履行职责汇报而已。

  “抱歉,林小姐。”虽然很不礼貌,但我也不得不打断了林徽因的任务汇报,“赵树理……他和你在一起吗?”

  “哦?”林徽因好像忽然来了兴致,“不在哦。”  

  “好了,我知道了。”果然……我承认,这准是我人生中的第二大失误——仅次于认识了某只轻浮的蠢狗。

  “您该不会不知道……吧。”

  “……”

  “哈,麻烦了。”林徽因显然猜到了,轻笑着,“希望还能见到活的赵先生。”

  她好像很愉悦。

  …………

  失误,我应该直接打给赵树理的。

  10

  会议室又是鲜有的静默,就连郭沫若那家伙都没再说什么烂话。

  我冷静下来,开始分析现状。

  从他当年的丰功伟绩中可以看出,我们的工作量大概翻了一倍,不仅要找“书”,还要找人。

  南极洲可以排除。


  我们好像都小瞧赵树理了,手机定位显示,他好像真的平安到达日本横滨。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希望没啥幺蛾子。

  “喂?鲁哥?”我承认,这个过度活泼的声音确实让我松了一口气,会议室里凝滞的空气开始流动。

  “你到横滨了?!”我问道。

  “当然……哥你不可置信语气是咋回事?也太小瞧我了吧。”赵同志不满地嚷嚷着,“我当然在横滨了!我可是很好地在独立完成你的任务!划重点,独立!”

  “啊,真能做。”我棒读道,他能到横滨我都觉得是菩萨显灵了,任务啥的,就别想了。

  “……老赵你不用这样,我们不会嘲笑你。”和赵树理关系最好的老舍叹了一口气,看似很同情地说道。

  “……我就那么不可信吗!”赵树理吵吵着,为自己喊冤。

  “的确……您之前……”冰心刚想念出赵树理先生的伟大事迹,又被赵树理急忙打断了,“那是以前!”

  “是吗?”某个脑子有问题的家伙插嘴道,“我怎么听说现在你出去买酱油依旧会迷路?”

  “你怎么知道……不对,哪有这种事!”我都能想象出赵树理焦头烂额的样子了,他语无伦次地又说了一大通“箴言”:“我真的在横滨找到了超棒的房子……现在正在和‘超腹黑’商讨……哦对,是‘死了又活活了又死’带我去的……三仙姑帮了大忙啊……”

  “……”果然,像我这样的庸俗之辈是无法完全理解的。

  “所以说,你现在在哪儿?长途电话很贵。”我打断了他的长篇大论,恐怕以他的路痴属性,即使是瞎狗碰上死猫到了横滨,却也只能满脸迷茫满街转。

  “额……”不出我所料,他果然迟疑了,“那个……横滨超高大上的一个地儿!就是室内有点个暗……”


  我忽然有种不详的预感。

  “唉……超……啊不,森先生,还是你和鲁哥说说吧。”


  他说……谁?

  

  “啊,周君。”电话那头的人中文说的很不错,“好久不见啊。”

  “……”

  比我想象的要糟糕一万倍。


  我瞬间挂掉了电话。

  我迎着所有人莫名其妙的眼神,很淡定地说:“诸位,情况紧急,立即出发。”

  …………

  

  

  我竟然更了(虽然又短又小)!!前文有改动,主要是赵树理的任务(我自己都觉得“探探路”真是太扯了),还有迅哥儿在怼人方面的本事也有所提升。

  

Qii柒

【原创】终极一家续___________新生℉

感谢【安安静静小透明】老板的粮票。

求大家多多评论区和我互动呀~~求点赞/推荐/收藏~~爱你们啾咪。

——————————————

ROUND257

 
  用【障】的结界分离了惊雷和寒的本尊,在寒极度虚弱之际加以刺激。好巧不巧,就促成了寒和冰心的彻底融合。 
 
  记忆如潮水般的涌出,当年在她母亲离世后被强行带走的记忆瞬间席卷,叶思仁趴在她母亲的床边悲痛唤着“NANA”的声音犹在耳边。 
 
  那种真切的无助感,那种无奈和无力,仿佛历历在目,一如被叶宇暝控制的刚才。 
 
  一滴不知名的泪水从寒的眼角滑落,她的目光哀戚,竟...

感谢【安安静静小透明】老板的粮票。

求大家多多评论区和我互动呀~~求点赞/推荐/收藏~~爱你们啾咪。

——————————————

ROUND257

 
  用【障】的结界分离了惊雷和寒的本尊,在寒极度虚弱之际加以刺激。好巧不巧,就促成了寒和冰心的彻底融合。 
 
  记忆如潮水般的涌出,当年在她母亲离世后被强行带走的记忆瞬间席卷,叶思仁趴在她母亲的床边悲痛唤着“NANA”的声音犹在耳边。 
 
  那种真切的无助感,那种无奈和无力,仿佛历历在目,一如被叶宇暝控制的刚才。 
 
  一滴不知名的泪水从寒的眼角滑落,她的目光哀戚,竟不知眼泪为谁而流。 
 
  许是因为她的母亲?或是因为当时年幼的记忆?还是现在的叶宇暝?亦或是消逝的冰心?或者...她自己? 
 
  那滴泪水转瞬即逝,快得像是不曾出现过。 
 
  回过神来的她眨了眨眼,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似乎有了感应的惊雷。 
 
  与往常并不相同,此时的惊雷仿佛有了生命一般,鼓棒中间有着若隐若现的雷光流动,看上去在台面上轻轻跳跃,像是在呼唤着自己的主人。 
 
  挡住叶宇暝能看到惊雷的视线,寒慢慢起身,装作和平日一般的虚弱,但是身形却在不断地向后挪动,直到她的脚跟轻轻磕到了叶宇暝床头柜子的柜脚。 
 
  虽然隔着一层黑色的结界,但也是寒第一次感受到了结界内惊雷传来的嗡动。 
 
  叶宇暝...你似乎困不住我了呢... 
 
  寒的嘴角勾起了好看的弧度。 
 
  收起斩神刀,叶宇暝抬头正巧瞥见了寒转瞬消失的笑容,在她冰冷的面庞上绽开,如同夏花灿烂,不禁让他有些失神。 
 
  背过手去,寒的指尖轻抖,只听到如同玻璃炸开碎裂一般的脆响,叶宇暝面露惊愕,喷出一口鲜血。 
 
  黑色结界【障】的破碎伴随着巨大的反噬之力,让他的双目瞬间充血,瞬间近乎失明,轰轰的巨大声响充斥着他双耳的鼓膜,想要触碰到寒而伸出的手顿时停在了半空。 
 
  突然失去了五感之二,叶宇暝出现了从未表露过的惊慌。 
 
  他觉得自己仿佛又回到了,又置身于那个寂静又黑暗的实验室中。 
 
  他浑身的肌肉都紧绷了起来,努力将自己缩成一团,收回的双手插到了自己抓乱的发丝之间。 
 
  在叶宇暝慌乱之际,惊雷直接飞进了寒的掌心。 
 
  顺势将手合拢,将抓住惊雷的手抬到身前,生怕叶宇暝再次突然暴起。 
 
  可是叶宇暝却没有看向她,只是自顾自地缩在一起,口中不断低喃着“对不起”。 
 
  看到与往日大不相同的叶宇暝,寒也十分疑惑。 
 
  为什么他会突然那么恐惧? 
 
  没有了平时的和阴冷凶光,叶宇暝现在眼眸中是满满的弱小和受伤。现在的他仿佛就是一个刚刚从猎人陷阱中逃回的小兽,而不是那个平日里凶猛的孤狼。 
 
  寒的目光也变得柔软了下来,她收起惊雷,缓缓地蹲下身子,靠近缩在一起的叶宇暝。 
 
  骤然失去两感让叶宇暝的其他三感变得更加灵敏。 
 
  寒细碎的发尖轻轻略过他的手臂,让他紧张的肌肉有所缓和,女生身上的淡淡香气让他的呼吸也逐渐平稳。 
 
  一把抓住寒的手腕,叶宇暝轻晃着头,去试探着女生的位置,脱口道:“小妏,是你吗?” 


王者荣耀青春
冰心和不详出哪个你知道了吗?项羽出装大探秘!
冰心和不详出哪个你知道了吗?项羽出装大探秘!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