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冰月

14699浏览    316参与
我单角龙兽世界第一

石纪元乙女 西方神话

 全员不是人设定!

 私设和脑内的黄色废料可以堆山!

 ooc归我,角色归原箸

 千/幻/司/冰/羽/龙


  石神千空/魅魔/


 和很多同类一样体术不强。


十分厌恶同类们为了力量不惜出卖身体的行为,因此被同类孤立。


为了方便封印住了魅魔吸引人类的体质。


比起说魔法更相信科学,智商高到不可思议。


偶尔会对做为助手的你用魅魔体质。


但你因为太憨憨不受影响。


[又打算做体质强度的测定吗前辈?]


血红的妖瞳染上一丝不易察觉的惊慌,他别过头,尖尖的耳朵带着一点微粉...

 全员不是人设定!

 私设和脑内的黄色废料可以堆山!

 ooc归我,角色归原箸

 千/幻/司/冰/羽/龙





  石神千空/魅魔/


 和很多同类一样体术不强。


十分厌恶同类们为了力量不惜出卖身体的行为,因此被同类孤立。


为了方便封印住了魅魔吸引人类的体质。


比起说魔法更相信科学,智商高到不可思议。


偶尔会对做为助手的你用魅魔体质。


但你因为太憨憨不受影响。


[又打算做体质强度的测定吗前辈?]


血红的妖瞳染上一丝不易察觉的惊慌,他别过头,尖尖的耳朵带着一点微粉。


[嗯,接下来做下一步实验]


今天的魅魔也在苦恼于他的能力为什么对你一个人类没用呢╮(╯▽╰)╭




浅雾幻/雾妖/


没有固定的实体,飘渺的性格。


喜欢骗路人迷路到危险的地方,几乎和普通雾妖差不多。


不同的大概是他有着你给的人类之心。


最开始,他只是躲在树干后面看着路过的你。


之后会给你送一些花花,和你聊天。


再之后把你悄悄骗到他宅子里和他喝茶。


他没有做过出格的事,还经常把要害你的人骗走。


轻浮的性格下是骑士的心呢



狮子王司/兽人/


有强大的力量和特有的自信。


毛发很浓密(指头发),但不打结。


能把自己的欲望控制的很好,对重要的人很温柔。


帮你改正过很多常人对动物的偏见,就比如说熊主要把精力放在锻炼身体上所以性欲不强之类的。


不能摸头,但可以摸头发。


不随便打女性,但对破坏石像有特殊的疯狂。


不过之后改正了。



冰月/蛇族/


眯眯眼,不太喜欢除你以外的人类。


很会用枪(别想歪了是长一一枪一一!刺人的那种)


做时喜欢用冰冷的尾部缠住你的大腿一点一点向腿根游走来刺激你。


很努力的练习长枪,是同类里战斗力最高的。


性格有点捉摸不透,睡觉时喜欢抱着你。


[……对不起冰月……你抱的太紧了]


感觉到抱着的力量轻了点,你松了口气。


宊然,你的脖子被他的牙轻轻扺住了。


他用牙齿磨着你的脖子,最后舔舐了一下。


你屏着呼吸,等待着他下一步的行动。


[睡吧]


他松开嘴,把头埋在了你肩上。


真是捉摸不定。



西园寺羽京/妖精/


很温柔,可以容忍大部分事情。


容易被欢乐气氛感染,听力非常好。


擅长用弓箭,严肃的时候很帅气。


比起其他妖精好像更不太会花言巧语,也不背什么花语,外语很利害。


喜欢坐在树上观察四周,远远望去,他比起说妖精,更像是魔法弓箭手探险家。


皮肤很白,阳光照在他身上时像中世纪油画一样细腻美丽。


眼睛很好看,很干净的眼神。


容易被温柔的人感动的他也是一样的温柔。



七海龙水/海妖/


很自信,有强大的野心和很正的金钱观。


喜欢打响指,尊重所有女性并都把她们称为美女。


他知道你不会吃这种醋,也不故意做什么过分的事让你吃醋。


未来海王最强候选人,不过本人对这事主要是没什么兴趣当游戏看。


不管摸腹肌鱼尾还是鳞片都没问题,有几率抓着你的手按到他身上,看着你脸红的像西红柿会笑的很开心。


偶尔会呆在珊瑚礁后面回忆似的发呆,坐到他旁边的话可以听到他难得的歌声。


海妖的歌声果然名不虚传呢。















我好累啊,,,话说石纪元乙女圈好冷😭,希望这部番快点热起来,我想吃粮啊!!!

VISS

月中笼

       *冰月&龙水


       “我想要这个!”他遥遥指着台下的少年。

       “无意义的投资并不算个好消遣,龙水。”

       “是吗?”男孩架着胳膊,“送他一杆长枪如何?”

       这一天竞技场诞...

       *冰月&龙水



       “我想要这个!”他遥遥指着台下的少年。

       “无意义的投资并不算个好消遣,龙水。”

       “是吗?”男孩架着胳膊,“送他一杆长枪如何?”

       这一天竞技场诞生了两样新纪录,最年轻的黑马,和第一件逃走的商品。





       “被刺杀在座位上。嗯,想想父亲做过的事,是很相称的死法。”

       “还不下手吗?看来你认得我。”

       “新工作适应得不错,杀手先生?”

       男孩摊开双手,微微抬头,落地窗外高楼的灯光映在他脸上。

       “那天是我赌赢了,而且赔率不低。”

       他竖起一根手指:

       “冰月先生,有没有兴趣赌一把?”


       “七海龙水。”

       他指向自己。

       “和你的雇主。”

       又指向窗外。

       “哪一个,更值得?”


       “你觉得这样就能说服别人?”

       面罩下的声音沉闷而平稳。

       “因为我还活着。”男孩捡起地毯上的弹壳,仔细端详,“哼哼,还是我送的枪好用吧?”

       “它们领域不同,要看主人会不会用。”

       “看来你已经有答案了。”男孩挺直背,在黑暗中对他微笑。


西涼惡霸

真的很凉,我也真的很喜欢强强。

真的很凉,我也真的很喜欢强强。

西涼惡霸

“月。”狮子王司偏过脸来,一双摄人心魄的眼睛半垂着,他似乎很平静地在看某样物件。夜色如水,静缪的风掠过树林牵起沙沙声。而这四周的氛围却像猎人环伺着一匹落单的野兽,凝重得引人窒息。过了一会这个披着狮子兽皮的男人动了动,他丝毫不受这种气压影响,整个人浑然天成一股应当应分的威武俊逸;长发随着动作幅度扬起再坠下,温和的声音从那边传来:“我其实不是很在意这月亮悬于何处,它归宿何地。轮转到哪个地方都无所谓,不过它很公平将光照到半个世界的人,至于另外半个世界存在什么样的人…需要征服一方才有定论。”


他活动自己的手腕,彻底的合上了眼。不过这段时间不长,却是能使一杆枪贯穿咽喉。但是这个夜里没有出现张狂的腥...

“月。”狮子王司偏过脸来,一双摄人心魄的眼睛半垂着,他似乎很平静地在看某样物件。夜色如水,静缪的风掠过树林牵起沙沙声。而这四周的氛围却像猎人环伺着一匹落单的野兽,凝重得引人窒息。过了一会这个披着狮子兽皮的男人动了动,他丝毫不受这种气压影响,整个人浑然天成一股应当应分的威武俊逸;长发随着动作幅度扬起再坠下,温和的声音从那边传来:“我其实不是很在意这月亮悬于何处,它归宿何地。轮转到哪个地方都无所谓,不过它很公平将光照到半个世界的人,至于另外半个世界存在什么样的人…需要征服一方才有定论。”


他活动自己的手腕,彻底的合上了眼。不过这段时间不长,却是能使一杆枪贯穿咽喉。但是这个夜里没有出现张狂的腥红、凝滞的呼吸、悲怆的情节。只是赏一轮圆月而已。而被狮子王司投以目光的感觉,其实就像:你是肉质肥嫩的麋鹿,感到浑身颤栗;你是蚂蚁,甚觉浩瀚。你是对他有助消化的药草,头皮发麻。哪怕短暂的柔情都像是一个肉食王者的怜悯,连塞牙缝的资格都不存在。始终冷静自如,摆出獠牙扬名立威。


时间的流逝是所有人都掌握不住的。细沙会流干净,河流也会被树根或是烈阳占据与蒸发。黑暗里保持寂静,过了一会,竟然有了一句回应,原来还有第二个人,在这个沉默的世界中。明明历经了文明却又丧失了文明,复苏再孕育的过程中没有太多人类参与,只有提早从桎梧挣脱出来的旧人类。就好像灭绝不够透彻的害虫再度侵占宿主。


可是星星月亮太阳一直都参与了这场浩大的更替,没有谁缺席过。黑暗里的那个人极缓地、深深地吐了一口气,狮子王司则是面朝着月亮,冷辉撒在他的颊上、睫上;给他镀上属于月亮的特有魅力。树丛影影绰绰,狮子王司以轻叹为开头,继而拂开自己的披肩,伸出手臂张开五指挡住了视距所限的所有光,最后捏紧。


“无法碰触,掩其光;欲占其位,捕其影。藏于夜,星捧云遮,是月。”狮子王司仰着自己的下颚,一双眸子混进原始世界的星点,明亮的晃眼。“藏在夜里还是遮不住光,你还有待磨砺,冰月。”

格陵蘭紙簍

[推特風結果][Dr.Stone/千幻/冰百]#收到幾個愛心就回幾個沒有預定要出的同人誌的標題跟大綱

整合在推特玩的風的結果

#收到幾個愛心就回幾個沒有預定要出的同人誌的標題跟大綱

只是開開腦洞,不過如果真的有想看的請大聲說出來吧(wink


《好き好き好き好きだ》

千幻。

文明復興後雖然大家都各奔東西但仍有聯繫,只有幻完全消失在大家眼前。幻總會突然出現因此千空一開始不在意,後來不管到世界各地發表研究也不見他的蹤影千空開始主動尋找,發明的儀器找到忍者隱士別人失散的親人也還是找不到他想見的人,最後到了像極奇跡洞穴的蝙蝠洞,忍不住向洞穴大聲喊喜歡你(標題是回音),奇跡地把幻喊出來。
「小千空,你終於找到我了。體力還夠嗎?」
「所以我早就說不喜歡玩捉迷藏吧,幻。」


《...

整合在推特玩的風的結果

#收到幾個愛心就回幾個沒有預定要出的同人誌的標題跟大綱

只是開開腦洞,不過如果真的有想看的請大聲說出來吧(wink


《好き好き好き好きだ》

千幻。

文明復興後雖然大家都各奔東西但仍有聯繫,只有幻完全消失在大家眼前。幻總會突然出現因此千空一開始不在意,後來不管到世界各地發表研究也不見他的蹤影千空開始主動尋找,發明的儀器找到忍者隱士別人失散的親人也還是找不到他想見的人,最後到了像極奇跡洞穴的蝙蝠洞,忍不住向洞穴大聲喊喜歡你(標題是回音),奇跡地把幻喊出來。
「小千空,你終於找到我了。體力還夠嗎?」
「所以我早就說不喜歡玩捉迷藏吧,幻。」



《化石》

 千幻。

Hermit x Doctor (隱士x醫生)超逆轉定位幻想paro 

(造型請參照GBF) 

(標題是動詞)

千空因為石化隱疾隱於世上。在研究期間走出村落遇到跟隨馬戲團來的幻,被幻的解除石化魔術迷住,追著幻求解法。

「破解了的話就不是魔術了喔?」

原來幻以魔術師身份掩飾真正身份:解除石化的醫生。小時候曾經因神秘大叔(荊棘)的關係意外獲得力量。第一次知道能力是在觸碰石化的鳥時。

千空的現象比之前解的還要棘手,眼見千空情況日益惡化,幻懇求千空自己,千空怕幻也會中招拒絕,幻硬上,結果真正的魔法降臨成功解除石化。



《孤世二人》

冰百冰無差。

 女王×忠犬

寶島在未來又遇到危機,危急下解除了冰月石化,跟隨自己的人和自己跟隨的人都不在了,冰月要求連百舌一起解除。二人共同作戰天下無雙,同時有種天下只有你我的落寞。冰月決定不理塵世去修行,百舌跟著他。

「モズ君,你跟著我做甚麼呢?以你的能力,現在當王該沒有人能阻止你。」

「我說過了吧?不學會你那『尾張貫流槍術』別指望甩下我。師匠。」


至於後來百舌應用了哪種槍術,又是另一則故事了。


苜蓿轻摇絮柳纷飞

除草

是之前画的女冰月和赠图的羽京

除草

是之前画的女冰月和赠图的羽京

Sa咲

【石纪元七罪Paro】

石神千空——傲慢Pride

浅雾幻——色欲Lust

克罗姆——暴食Gluttony

西园寺羽京——怠惰Sloth

七海龙水——贪婪Greed

狮子王司——暴怒Wrath

冰月——嫉妒Envy

设定策划:@九命妖狐 

服装初期:@九命妖狐 

服装细化:Sa咲

绘图:Sa咲

后製排版:@九命妖狐 

◇七罪Paro为个人向

◇禁止未经授权使用设定进行梦向创作

◇禁止未经授权改动服装设定等

◇禁止未经授权加工图片

◇禁止未经允许私自印製图片

◇允许绘画七罪Paro设定,唯自作设定发言禁止

◇允许用作头像封面等,...

【石纪元七罪Paro】

石神千空——傲慢Pride

浅雾幻——色欲Lust

克罗姆——暴食Gluttony

西园寺羽京——怠惰Sloth

七海龙水——贪婪Greed

狮子王司——暴怒Wrath

冰月——嫉妒Envy

设定策划:@九命妖狐 

服装初期:@九命妖狐 

服装细化:Sa咲

绘图:Sa咲

后製排版:@九命妖狐 

◇七罪Paro为个人向

◇禁止未经授权使用设定进行梦向创作

◇禁止未经授权改动服装设定等

◇禁止未经授权加工图片

◇禁止未经允许私自印製图片

◇允许绘画七罪Paro设定,唯自作设定发言禁止

◇允许用作头像封面等,唯需注明Paro及绘师

茶盖那个阿丸

司酱好难画不会画美人留下眼泪。。

葱葱真好

以及一些没什么用的摸鱼

(还夹杂了一只小冰月,不知道为什么自从看了他的幼崽期样子就十分蠢蠢欲动♂)

司酱好难画不会画美人留下眼泪。。

葱葱真好

以及一些没什么用的摸鱼

(还夹杂了一只小冰月,不知道为什么自从看了他的幼崽期样子就十分蠢蠢欲动♂)

布布狗叽

冰月好帅(口水)

最后一张是小银狼

冰月好帅(口水)

最后一张是小银狼

你乙哥

冰百

只能這樣 救不了

冰百

只能這樣 救不了

桃疏木

【石纪元乙女】叫三遍他的名字

内含千/幻/金/银/龙/羽/司/冰/百舌

这回应该算是真正的全人物了吧?我的肝隐隐作痛ing

老梗

人物太多所以人物tag只打了一部分


石神千空.ver


“千空!”

自顾自地在干自己手上的事情,看起来完全沉浸在了另一个世界,一点理会你的意思也没有。


“石神千空!”

好像才发现你在叫他,却并没有很放在心上,好一会儿才发出一个简单到让人火大的音节:“哈?”


“笨蛋千空——!!”

露出嫌弃的表情捂紧耳朵,但还是停下了手上的动作,边叹着气边无奈地走到你身旁。

“真是的,别因为我纵容你就得寸进尺啊。……所以呢,把我叫过来做什么?”

笑嘻嘻地看着他:...

内含千/幻/金/银/龙/羽/司/冰/百舌

这回应该算是真正的全人物了吧?我的肝隐隐作痛ing

老梗

人物太多所以人物tag只打了一部分


石神千空.ver


“千空!”

自顾自地在干自己手上的事情,看起来完全沉浸在了另一个世界,一点理会你的意思也没有。


“石神千空!”

好像才发现你在叫他,却并没有很放在心上,好一会儿才发出一个简单到让人火大的音节:“哈?”


“笨蛋千空——!!”

露出嫌弃的表情捂紧耳朵,但还是停下了手上的动作,边叹着气边无奈地走到你身旁。

“真是的,别因为我纵容你就得寸进尺啊。……所以呢,把我叫过来做什么?”

笑嘻嘻地看着他:“没什么呀,就是叫叫你嘛。”

“哦。”他的反应却很淡定。

你有点好奇:“你不生气吗?”

“为什么要生气?”他略微抬起眼,掏了掏耳朵,“这种事情早就有预料了。”

“诶?那你还这么听话?”不由得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打量着眼前人,“你真的是千空吗?”

脑门被不轻不重的力度敲了一下。

“笨蛋。”谁让那是你叫的呢?


浅雾幻.ver


“浅雾幻。”

突然被叫到名字的男人有些不解地眨眨眼:“咦?”


“浅雾幻!”

“唔,虽说看起来是一本正经的样子……”幻凑近你的脸,含着笑意的眼睛稍稍眯起,像是在探究什么秘密,“但是语气却很雀跃呢,莫非在打什么坏主意吗?”


“幻!”

迅速地在他逼近的脸上啾了一下,你再一次欢快地唤了一声他的名字。

“哎呀,”他的眼睛因为惊讶而睁大了些,右手抚上被你亲到的地方。

你嘿嘿地笑着,“心灵魔术师,有没有被我吓到?”

他张臂环住你,在看向你闪闪发光的双眼时,也不由自主地笑了起来,嘴上却还是故弄玄虚地说:“惊吓倒是没有——”

“嗯?”

“但的确是个很不错的惊喜哦~”


金狼.ver


“金狼。”

浑身僵硬的男人像是忽然受到了刺激,面色一凛仿佛如临大敌,“怎、怎么了?!”


“金狼!”

猛然拔高的声音拉回他紧张的情绪,他的身体渐渐缓和下来,在你无奈的目光中紧抿着唇。

“抱歉。”


“金狼……”

很轻地叹息了一声,你牵住他垂在身侧的手,慢慢地,和他十指相扣。

“没关系的。”你认真地说。

他突然就着你牵着的手用力将你拉入怀中,嗓音颤抖,却又带着某种不容忽视的坚定。

“我会努力学习的。”

下一次,一定会给你一个完美的约会。


银狼.ver


“银狼!”

安静的空间中骤然响起的女声把某个偷偷摸摸的身影吓了一跳。

时间仿佛瞬间凝固。

银狼缓缓地、一点一点地转过头,扯出了一个极其难看的笑容。


“银狼。”

声音低沉下去,像是藏匿着暗潮涌动。

银狼急急忙忙地想要自我辩解:“你、你听我解释……!”


“银狼!”

清冷的月光倾洒在屋内,将里面的景象照得那样清晰。

银狼听出了话语中透着的浓浓失望,慌乱感如潮水般袭来,顾不得其他的什么,他一把放下手上的东西,扑到了你的身上。

“对对对不起!!!”他的声音像是下一秒就能哭出来。

你却难得没有心软,而是严厉地看着他,一字一顿地说:“所以,前几天我的拉面,都是你偷吃的吗?!”

“是、是啦……”心虚的声音,“但谁让拉面那么好吃啊!”

“可那是我辛辛苦苦做的!”你气愤地大喊道,再也不想看到银狼这张脸,直接一个手肘顶过去,再用脚猛地一踹,然后“啪”地一下关上门。

“今晚你就别想进家门了!混蛋银狼!!”

“不不不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七海龙水.ver


“……龙水。”

冬天的早晨,你这边的被窝一如既往的冰冷。你“嘶”了一口气,将自己往右滚了一下,贴住一具滚烫的身躯,小声地叮咛了一声对方的名字。

“怎么了?”刚醒来的他声音听起来有些闷闷的。


“龙水~”

你把没有温度的脚塞进他的腿里汲取温暖。

冷意让他一下子清醒过来,低头看了一眼嬉皮笑脸的你,他挠了挠自己金色的头发,伸手抓住你作乱的脚。

“还是我来用手给你暖吧。”他说,而后微微挑起眉,意有所指地道,“还是说,你想要……?”


“七海龙水!”

愣了几秒后迅速反应过来,你一下子红了脸,气急败坏地叫了一声他的名字。

用力推了他一下——当然没有推动,你鼓着腮帮子瞪他:“你的脑子里都在想什么啊!”

他甚至还很认真地思考了一会儿,然后郑重其事地回答:“你啊。”

“其实本来的答案应该是‘贪婪’和‘欲望’的。”龙水继续一本正经地道,然后一个翻身将你压在身下,“但是现在……”

“你就是我全部的贪婪,是我欲望之所向。”


西园寺羽京.ver


“羽京?”

试探着喊了一声他的名字。

羽京此时闭着眼,阳光透过窗户抖落在他的身上,帽檐投下的阴影罩住半边他那张少年气十足的脸,给人以一种岁月静好的平和。


“羽京。”

蹑手蹑脚地走近沙发,你再次轻轻地唤了他一声。

没有回应。

你静静地注视他,用目光描绘着他的面部轮廓。


“羽京……”

微不可闻的喟叹在空气中飘散,你执起他的手,落下一个蜻蜓点水的吻,“辛苦啦。”

不知道什么时候,羽京睁开了眼睛,仔细观察的话,还能发现脸上飘着淡淡的红晕。

“我吵醒你了吗?”你有些不好意思地说。

“不,没有。”他摇了摇头,“其实,在你喊我第一次的时候,我就已经醒了。”

你眨眨眼:“这样啊。”

“因为想知道,你想对我说什么,所以!……对、对不起……”

“为什么要跟我道歉呀?”你觉得他慌张的样子很可爱,“没有必要说对不起哦。”

“能像这样把我的心意告诉羽京,是多么好的事情啊!”


狮子王司.ver


“司!”

“嗯?要我帮忙拿吗?”接过了你手上的购物袋,稍微掂量了一下,“嗯……对你来说的确是有点重呢。”


“司。”

他温柔地笑起来,双眸如水般粼粼发光:“还需要我做什么吗?”


“司!”

面上飞快地掠过一丝错愕,但他还是很敏捷地接住了你扑过来的身子,询问道:“怎么了?”

“你怎么能对我那么好啊!”你也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心情,明明应该感到高兴的,但是看着无条件纵容你的司,又有种说不出的复杂。

“因为我喜欢你啊。”他敛下眼睑温声道,“喜欢你,所以想把这个世界美好的东西都给你,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但、但是!”你总感觉又哪里不对,可也实在没办法反驳,只好憋出一句,“这样子,我岂不是很容易被你宠坏嘛。”

“嗯,那样似乎也不错呢。”

“诶、诶?”

“开玩笑的。”

“总、总之,虽然现在好像没办法做到和你一样的程度,但是,我会努力的!像司喜欢我一样喜欢司,然后把这个世界美好的东西都给你!”

“嗯,我很高兴哦。”


冰月.ver


“冰月。”

“嗯?”男人的回应言简意赅,嗓音略显清冷,恰如他的名字一般。


“冰月。”

第二次呼唤使他给了你一道施舍般的眼神。

“叫我做什么?”


“冰月。”

不屈不挠的第三次总算让这个男人的面部表情出现了一丝松动,虽然你并不能完全隔着他黑色的面罩读出他的心思,但你至少知道,你的坚持到底有了意义。

“所以才说你很麻烦。”他像是在叹气。

强大如斯的冰月也会叹气吗?

你的脑中下意识地浮现出了这个疑问。

“既没有强到足够优秀,也不至于弱到应该死亡。”他用冷淡的声音如此说。

“那你会杀我吗?”你突然问,发言大胆到连自己都有点不可思议。

他定定地看了你好几分钟,低哼了一声后,转身携着那柄等人高的管枪离开了。

这算是……不会吧?

你不敢确定地想,脸上的笑容控制不住地上扬。

“你还要在后面站到什么时候。”

“抱歉!我马上就来!”


百舌.ver


“百舌!”

大门被强力踹开,你皱着眉扫视了一眼室内/淫/靡/的景象,虽说应该称得上是司空见惯的场景,却依旧刺目得可笑。

美人怀中坐的最强战士并不在意你的到来,依旧自顾自的和周围的美女们调笑,酒水顺着他的嘴角滴至胸膛,平添几分/涩/情。


“百舌!”

跨步走到他面前,用凌厉的眼神将隶属于首领后宫的女人们逼退,你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啊呀啊呀,”百舌笑起来,舌尖舔了一圈他的唇,“将这些小美人都遣散……你是想自己来吗?”


“百舌!”

咬牙切齿地挤出他的名字,你简直不敢相信这是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的幼驯染。

“这是你第几次了?”你强行咽下涌到口中的斥骂,眼眶红到发烫,“她们是首领的女人!你到底在做什么??”

“我在和她们玩耍啊。”他漫不经心地道,“反正首领也不享用,那为什么不让我来接受呢?”

“你怎么知道首领不享用!”脱口而出的一句话让你瞬间梗住,你立刻改口,“即便不享用,她们也不是作为属下的你能够玷污的!”

“玷污……吗。”他咀嚼着这个词,收回脸上的所有笑意,“所以呢,你现在想做什么?”

“我……!”明明有千言万语想说,你却一个字也吐不出来。

“既然没有办法取代她们,那我劝你还是早点闭嘴的好。”百舌冷冷地道,“还是说,你依旧存在着‘想要嫁给首领’这种愚蠢的念头?”

你没有办法回答。

心底不断地翻滚着排山倒海般的涩意和酸气,让你忍不住想要干呕。

一直注意着你的百舌眸光彻底暗下。

“你该走了。”他毫不留情地驱客道。

你强行逼迫自己与他对视:“是。我该走了。”

走到门口的时候,你停下脚步,叫了今天第四次他的名字。

“再见,百舌。”

再也不见。


——

妈呀百舌这个越写我越爽,就很想搞成短篇你们知道吗。

这个男人写之前我觉得他简直难搞极了,但是写到中途,却又觉得那种宝岛上的青梅竹马的酸酸甜甜苦苦双箭头很刺激。

互相守护又互相伤害,在荆棘丛中极力拥抱。

【所以你们看出来他们其实是双箭头了没?】

感觉百舌这个段子都不算是段子了,害。设定有些太多了,更适合当短篇开头。

最后一句:想要红心蓝手和评论!!!

桃疏木

【石纪元乙女】来养猫吧?

内含千/幻/司/龙/羽/冰

猫化梗

云吸猫人士已经尽量找资料并且咨询养猫人士了,还有错误大家多多谅解哈


石神千空.ver


是在路上捡到的猫。第一次遇见它的时候它正趴在小巷口仰起头看星星,见你走近也一点都不怕,明明是一张猫脸,却硬生生地体现出科学家的严谨来。


本来以为可能是邻居家的猫出来玩耍了,所以并没有在意,没想到第二天却看到它在和附近以凶狠而出名的流浪猫打架——而且招式单调力度软绵绵,很快就惨败在垃圾桶边上。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受伤再加上被抢走了食物的原因,整只猫看上去有点怏怏的。


你抱着它跑到了最近的宠物医院。


治疗的过程中意外的乖巧,甚...

内含千/幻/司/龙/羽/冰

猫化梗

云吸猫人士已经尽量找资料并且咨询养猫人士了,还有错误大家多多谅解哈


石神千空.ver


是在路上捡到的猫。第一次遇见它的时候它正趴在小巷口仰起头看星星,见你走近也一点都不怕,明明是一张猫脸,却硬生生地体现出科学家的严谨来。


本来以为可能是邻居家的猫出来玩耍了,所以并没有在意,没想到第二天却看到它在和附近以凶狠而出名的流浪猫打架——而且招式单调力度软绵绵,很快就惨败在垃圾桶边上。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受伤再加上被抢走了食物的原因,整只猫看上去有点怏怏的。


你抱着它跑到了最近的宠物医院。


治疗的过程中意外的乖巧,甚至对医生使用的工具产生了极大的好奇心,本来无精打采的猫眼一下子睁大了,亮亮的好像你们初见时天上的星星。


包扎完后,你就带着它回到了家。


没有经验的你在照顾它的时候经常会出一些小问题,但它适应力实在良好,完全不在意的样子,而且听话得不得了,连在洗澡时都非常乖顺。


唯一让你苦恼的是,虽然不会乱挠破坏家具,但它对一些科技产物好像很感兴趣,有一次你甚至看到它跳到桌上拉开你的抽屉,取出了里面的旧手机,然后像碰到了什么新奇事物一样地把手机拆·开·了!


你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甚至感到一丝后怕。于是每次离家前都会认认真真地将它能触碰到的插头外面贴上绝缘胶带,生怕在你不在的时候它因为好奇一个爪子伸进去就这么没了。


偶尔会对你撒娇。真的,非常非常偶尔。而且一般都是在你完全封锁了它接触科技产物的途径后,这家伙会很勉强地蹭蹭你的脸,迫不得已还会在你身上踩奶。当它施展出最后一招的时候你几乎就缴械投降了,而达到目的后的它往往会甩甩尾巴走猫,兴奋地开始拆解你收集起来的破旧的遥控器、游戏机、手机之类的东西。


一般不会和你吵架,不知道为什么你总有种它不屑于和你这种愚蠢的人类争论的错觉。


但有一次在你扔了它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石头后,气到炸毛,怎么哄都哄不好。你只好从垃圾桶里翻出那些被丢掉的石头,不停道歉再加上猫草攻势,才终于让它原谅你。


嗯,总的来说,是一只很具有科研精神并拥有独特脾气的猫咪呢。


浅雾幻.ver


是一只银渐层英短,几乎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就对它“一见钟情”了。


只花了很短的时间就和它熟悉了起来,熟悉过后的粘人属性也愈发明显。最喜欢呆在你怀里窝着,常常跟在你身后走动,每次你回家打开门后,都能看到它躺在玄关处等你回来。


似乎对处理猫际关系得心应手,和其他猫咪关系好像都不错的样子,有时候会碰见它跟附近的猫开趴(?);同时也很擅长讨人欢心,每一个来你家拜访过的朋友在离开时都对它很恋恋不舍。自家的猫咪太过受欢迎什么的……这大概也是一个铲屎官甜蜜的烦恼吧?


不过即便在和外人相处时表现得很亲近,但作为和它关系最亲密的铲屎官,你清楚地知道,它对你和对别人的态度是完全不一样的。毕竟,虽然乖巧任抱,但至今为止,你还没有见到过除自己以外第二个能够撸到它的人!


不喜欢你的前男友,每次他来访时都会情绪激烈,虽然不至于乱挠人,但的确是很抗拒。在你说自己分手的时候,它看起来仿佛很开心,尾巴很轻柔地左右摆动着,可当看到你控制不住地大哭后,它却跟着你难过,还会很体贴地叼来纸巾让你擦眼泪。


狮子王司.ver


最开始是为了对付乡下奶奶家肆虐的老鼠所以才抱来的猫,结果在一起生活了两个月后,再也没办法简单地说出让“它和奶奶继续生活”这样的话,所以将它带回了城里的家。


应该算是猫中的战斗机?抓老鼠的姿态非常敏捷帅气,而且招式干脆利落,一点也没有某些猫的那种折磨猎物的习性,一击毙命就完事了。


武力值不可小觑,在你快被疯狂的野狗吓得要哭时,它能在听到你的声音后很快地从家里窜出来,接着毛发直立面相凶狠地跟体型是它好几倍的狗对峙,并成功取得了胜利。


虽说战力值高得惊人,但在平和状态时却很温顺,和奶奶相处得非常融洽,也经常陪周围人家的孩子们一起玩。可以说是很亲人了。


对物质方面的东西并不挑剔,唯一让你不解的是特别喜欢跟你一起睡,睡觉前掀开被子总能见到它静静躺在床上的身影,唯独在这一点固执的不行。就算你要睡觉而它还不准备睡,但第二天醒来总能见到扒在你脖子上的猫猫。


很少对你发脾气,记忆中仅有的一次,是你说要带它去绝育。登时它就整只猫发狂起来,张开嘴就想要咬你,可在齿间碰到你手指的那一瞬间,却又变作了伸出舌头温柔地舔舐。


所以你还是没能带它去绝育。


但令人意外的是,它的发情很克制,没有随地撒尿的现象,即便会控制不住地低嚎,只要被你揉一揉就能缓解症状。


七海龙水.ver


价格非常非常非常贵!而且真的挑剔得不行!


只要哪里不合心意就会直白地表现出来,而且特别聪明,总能在触及到你的底线之前,通过各种手段来换取你的妥协。


一旦满足了它的各类要求后就会变得很好说话,让你能够全方位无死角地吸猫吸个尽兴。


按理讲应该是完全不懂“价值”这样的概念的,但不清楚是不是来自动物的第六感,它好像能够准确地给所有生活中碰到的物品定价。


有时候和它进行博弈,你会有种它在讨价还价的感觉。


是一只非常贪心的猫。得到了你的夸奖以后,在你自言自语地苦恼,到底该给它哪一种奖励比较好、并将两样东西放在它面前让它自己抉择的时候,会伸出两只爪子把两样东西都扒拉到自己那边。


虽然它的贪婪偶尔让你感到有些哭笑不得,但其实是一只很懂得分寸的猫:只要你明令禁止的事情都不会去做,有什么除了衣食住额外想要的东西,会通过努力自己取得。


对船模很感兴趣。在某天你整理家翻出了儿时的珍藏后,就经常往书房跑,一呆就是几小时。特别兴奋的时候会把模型从箱子里掏出来,但从来没有损坏过它们,甚至在离开以后还会把东西整理好。


似乎乐衷于看到你变得更优秀。在你取得成就的时候,会很大方地放开所有权限任你揉搓抚摸,甚至还会屈尊降贵地给你你最喜欢的肉垫。


西园寺羽京.ver


你从来没有见过那么乖巧的猫。


平时很安静,在你认真做事的时候从来不会打扰你;哪怕你出门工作了,它也永远呆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从不在家里随意破坏;在你喂食的时候会对你撒娇,“喵喵”地叫着,声音软软的,很依赖你的样子。


听觉敏锐,一有风吹草动就会露出警惕的模样,但只要一看到你就会瞬间安心下来。


生病的时候胃口会很不好,即便装了满满的一碗也不会动,可如果你将食物喂到它嘴边,它会很乖巧地一口一口吃下去,吃完还会蹭蹭你的手。


是一只体贴到连吃醋都不愿意表现出来的小笨猫。


朋友的猫在你家暂住几天,它明明不喜欢,却还是听话地和另一只猫好好相处;你故意让它分享自己最喜欢的猫玩具,以为它终于会闹小脾气了,没想到却只是用湿漉漉的大眼睛委屈地看你一眼,然后不舍地用小爪子把玩具往外面推。


最后还是你心疼的不行,把玩具塞回它窝里,然后抱住它亲亲它的脸。


虽然是一只小笨猫,但你还是最喜欢它啦。


冰月.ver


你家猫中的高岭之花,高冷得连你这个主人想撸它都得三思而后行。


小时候其实还挺可爱的,结果长大以后,性格不知怎么的越养越歪。唔……似乎非常遵守弱肉强食这一自然准则?和优秀的猫更加合得来,在家中关系最好的是一只叫“焰”的小母猫。


嗜好奇怪,不喜欢猫薄荷也对猫草不感兴趣,猫玩具在它眼里好像就是垃圾。但却莫名很喜欢管状物,有铅笔套的铅笔排第一,然后是普通削尖了的铅笔,再不济筷子也勉强可以接受。


不吃鱼也不吃肉,除了猫粮几乎没有别的东西能让它开尊口。讨厌你身上有别的味道,只要一闻到你身上的味道,不管是香的还是臭的,都会抓着你的手狂舔,动作极其凶狠,如果你想逃脱还会毫不留情地动武——你从来没有看轻过它,打败街坊无敌手的称号不是白来的。


你至今都记得有一次,你作死跟着朋友们一起去了猫咖。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所以即便看上去凶巴巴难以接近,但是吃醋还是很厉害的嘛。


猫有时候也真是神奇的生物啊。


——

大家好,又见面啦❤

想要评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